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雙生

雙生

我是愛他的,直到現在依然愛他。
  曾經,我以為遠離就能忘記他,不去愛他,后來我發現,遠離只是從視覺上遮住了愛的眼神,卻永遠無法扭回那顆愛他的心。
  現在,她就躺在我的不遠處,是我殺死了她,也可以說,是我殺死了自己。我曾經想過,與其讓她一個人占有他,不如讓我們大家都失去他。可是面對他,愛讓我無從下手,可是面對她,恨讓我沒有絲毫的顧忌,她死了,他還存在,而我依然不可能得到他,但是同樣她也無法再擁有他,這個結局對我來說,足夠。
  
  “姐,是你嗎?”我看著她,近乎是在看著我自己,佐藤在一邊,上前來扶著我的肩膀:“我說過,你們真的好像。”她愣愣的看著我,估計也像是在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些驚愕:“那天,你姐夫跟我說起你,我還不相信,沒想到……”話沒說完,她沖上前來,一把摟住我,放聲痛哭。
  “爸媽如果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我抱著姐姐,感覺到她連身體的筋骨都和我一樣,軟軟的肉,小小的骨。“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顯然很想知道答案。
  其實,要說到這件事情,還要從我的姐夫佐藤龍一說起,他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仿佛唯一的目的,就是一種介質,就是一條線,上天安排他,就是要他把我們兩個姐妹從兩個不同的方向拉到一起。別人說,這叫緣分,要我說,這就是怨憤,佐藤就是一根締結我和姐姐冤家扣的奪命鎖。
  兩年前,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EMBA,總裁培訓班……一旦讓我回憶起這段頗具戲劇性的過去,首先竄出來的就是這些關鍵詞。現在,我把它們串起來,就是關于我、佐藤和姐姐的故事。
  
  2020年,就在夏蟬剛剛從泥土里爬上樹梢的時節,我從島城的一所重點大學畢業了,帶著那么些許的單純和躊躇滿志,我開始了自己的求職之旅。興許事情就是那么隨機緣而遇,在我拎著皮箱離開宿舍的時候,在校園的公告板上看到了那則招聘信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招聘助教一名,有意者請前往一號教學樓201面談。
  鬼使神差的,我來到了201,面試的是香港合作方面的一個校長,他說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和我所在的學校共同開辦了一個EMBA課程,他們需要一個助教,就是平時與墨爾本方面聯絡教務事宜,負責學員接待,做外教的翻譯助理等等大事、小事、雜事兼備的這么一個角色。
  由于對外性極強,面對國外都是教授級人物,面對國內又都是總裁級人物,于是他們需要一個英語流利、處事靈活,長相夠格的女孩。校長說完這些條件,從上到下又打量了我一番,點點頭,似乎我就是合適的人選,不知為何,我想都沒想就對這份工作產生了一些興趣,有一種叫做挑戰的細胞在我體內蔓延開來,就這樣當場簽訂了勞動合同。
  
  上班的第一天,我扎了一個及腰的馬尾,額頭梳得精光,很是干練利索,特意選了一身天藍色的職業套裝。這是第一期EMBA的培訓課程,也是我上班的第一天,當三十多個學員都陸續到齊了之后,教室的門被緩緩關上,一切似乎就要凝結在那個祥和的上午。
  上課的間隙,外交John忽然示意我去拿一個教具,在下一個環節的教學中他會用到。我離開教室,輕輕關上門,來到走廊。要知道,整個二樓都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課程的領地,教室在走廊的一端,教務辦公室在走廊的另一端,樓梯入口就在正當間,前后不過百米的距離,就是這個短短的距離,我的人生開始了戲劇性的轉折。
  在我取教具回來的時候,佐藤出現了,他一米七五的個子,分頭,白皙的面龐上駕著一副金絲邊眼鏡。他是從教室方向走過來的,遠遠的,我就發現他盯著我直看,那眼神不是好色,而是帶有一些深意,我也直直的看著他,因為他的樣子好像我前些天夢中的一個主角。
  就在前些天,我曾經做過一個奇怪的夢,夢里的小城好像已經被日本人占領了,人們走在馬路上,只要看到日本人,都會背過身去,不敢回頭,直到日本人走遠。那天,我走在熟悉的路上,遠遠來了一隊日本軍人,我像其他路人一樣,趕緊背過身轉過頭,等待著那隊人馬趕緊過去。在漫長的等待中,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輕輕拍起,我一回頭,是一個著日本軍裝的男人,我心想,這下壞了,沒想到,他很溫柔的朝我笑著,夢中的那張臉,竟然和眼前的這個人一模一樣。
  隨著我和這個男人的距離慢慢拉近,我們就這么盯著對方,沒有羞怯,沒有尷尬,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就這么遠遠的對望著,似乎以前就相識,那心中應該也有各自的疑惑,就在將要擦肩而過的瞬間,他突然問:“EMBA在哪里上課?”“您是?”我的問話剛一出,他很脆快的說:“我叫佐藤龍一,是第一期的學員。”“日本人?”我幾乎是驚呼著說道。“我是,善良的日本人。”他操著流利的中文回答。其實,他誤解我了,我之所驚呼,是因為他除了和我夢中的日本軍人一模一樣外,居然還真的是個日本人。那一刻,我有點驚異于那個夢的神奇、準確、先兆。我不好意思笑笑:“我也是非常善良的中國人,教室在那邊,您走反方向了,請跟我來。”
  將佐藤安排到他的座位,我便坐到一旁例行我的助教職責,不知道為什么,我發現佐藤的眼睛沒有看外教,而是依舊在不停的打量我。我在想,這個人難道是對我一見鐘情了?說心里話,在日本人當中,佐藤的個頭和長相還真不賴,不用說日本,就是在中國,也是一個蠻陽光的大男孩。那時的我正待字閨中,不免春夢蕩漾起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緣分?這就是月老不遠萬里牽來的紅線?
  EMBA總裁班因為是在職培訓,通常都會選擇周六、周日上課。第二天的課程,不知道為什么佐藤沒有來,我從早晨到了辦公室就開始等待他的身影,一直到當天的課程結束,他始終都沒有出現,我的心不知為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那感覺就像有一種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在眼前一閃,忽然又消失了,這份工作突然也顯得沒有意義起來。
  星期一,是我輪休的日子,心里想著佐藤,似乎什么事也不順心,忽然手機響了起來,一看顯示的號碼,是個座機,非常陌生,但是忽然有種感覺,應該說是強烈的感覺,那是佐藤。接起電話,那端傳來一個男人粗聲粗氣甚至有些恐怖的聲音:“小姐,小姐,你好呀。”我噗嗤一下笑出來:“佐藤先生,你好。”“呀,你居然知道是我?”佐藤清脆的變回了自己的聲音。“你怎么知道這個號碼是我的?”他有些好奇的追問。“預感唄。”我驕傲的回答。“看來我們真是心有靈犀,一見,一見……”佐藤不知道為何語塞了。雖然我很想他能說出一見鐘情那個詞,可還是故作清高的打斷他的話,糾正著說:“一見如故。”“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佐藤笑著回答。
  調侃過后,我問他打電話來有何貴干,佐藤說外教留的作業里面,有幾個問題他不明白,想找我當面求教。我說,至于那么急嗎?作業不是要下周末才交嘛,我明天上班,到時學校見吧。可佐藤說必須今天見,他竟然自己主動提出來要到我家里。聽了這話,我半開玩笑說:“我父母可都在家呢?”“我又不是壞人。”他以為我誤解了,有些著急。“哼,壞人從來不說自己是壞人。”我故意氣他。電話那端靜默了片刻,我們倆同時咯咯笑了起來。
  
  放下電話,我精心打扮了起來,知道有個國際友人待會兒要來,爸媽也忙了起來,因為正趕中午飯點兒了,他們準備包餃子款待一下日本朋友。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我大學四年從未有過如此惦念一個人,如此想時時刻刻與他見面,哪怕只是靜靜的坐在他身邊,而這個與我一面之緣的佐藤,讓我產生了前所未有的依賴感、惦念感。難道,這就是愛情?
  半個小時候后,我站在路口,佐藤乘出租車到了,下了車,他執意要去樓下的超市買點東西,被我死活給拖上了樓。到了家里,見到我的父母,他很禮貌的鞠了一躬,第一句話竟然問:“你們家就這一個小公主?”母親笑著說:“你的中文說得真好。”佐藤做了個謝謝的手勢。母親接著回答:“就這一個,我們那時候趕上了第一批計劃生育。”“哦,哦。”佐藤一邊點頭,一邊不停的打量父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作業呢,快拿出來。”我故意帶著老師的口吻說。“好的,小百合老師。”佐藤邊從包里向外拿本子邊說。“啊?小百合?”我有些糊涂,我啥時候有這名字了。“我以后就叫你小百合吧,你就是佐藤小百合。”佐藤此刻有些霸道。“為什么?為什么跟你姓,你為什么不能叫張龍一,跟我姓。”我有些執拗。
  佐藤又從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筆記本,很有日本特色,遞給我:“初次見面,微薄小禮。”我接過那筆記本,打開,里面別著一支漂亮的鋼筆,在筆記本的扉頁上,非常整齊的用中文寫著:贈:小百合。其實,別看我嘴上不認可,當佐藤用他的姓氏冠以我小百合的名字時,我真的有了一種親近感,似乎他也在暗示什么。我默許了,抬頭看著他,發現他也正在看著我,我們倆微微一笑,就這樣融化在彼此的眼神中。
  
  不知為何,我與佐藤之間,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近感,彼此好像前世就認識,頗有一點《紅樓夢》中賈寶玉和林黛玉初識的感覺。佐藤,他這個人很開朗,說不了幾句話,就會哈哈笑上一陣子,從外表你感覺他很率真,很正直。
  但是,他這個人有時又讓人感覺很神秘,似乎他的存在就是形單影只的一個人,你甚至不知道他的年齡,他的婚姻,他的家人,他的生活。我曾經悄悄翻看過他的報名表,那上面的基本信息都是空的,我不知道校長為什么會允許獨他可以上交這樣一份不合格的報名表,這份不完整的報名表似乎又在暗示著佐藤身份的神秘。一度,我曾經以為他是一個國際間諜,一度,我還以為他是一個政界的特殊人物。
  有人可能會想了,既然你對佐藤有那么多的喜歡和那么多的好奇,為什么不問一問他。其實,我在每次的聊天暢談中都有變相問過他,可是每次一涉及到這些話題,他總是用幽默的回答給扯開了。這樣說吧,有一次我問他到底比我大幾歲,他忽然哈哈大笑著說:“我?永遠二十八歲。”還有一次,我試探著問他:“你在中國,想不想念日本的家人,你的孩子多大了?”他又哈哈大笑著說:“孩子?我的孩子遍及世界各地。”
  其實,我明白,有些事情他不想提及,我也逐漸感覺到,他不想告訴你的事情,你是怎么問都問不出來的,但是如果他想告訴你的事情,你不用問,他自然會說。
  在EMBA總裁培訓班,佐藤很打眼,他中文流利,為人熱情,課堂上發言踴躍大方,很快就被眾多優秀的總裁們推舉為班長。自然,除了日常的交往,他因為班長的身份,也和我的工作來往甚密。這似乎給了他一個理由,除了每周末在總裁班上課見面,每天下班之前,佐藤都會親自來學校找我,問一問有沒有什么教務方面的事情,每次問完了,他都找借口賴著不走,其實是在等我下班。
  在徐徐的海風中,下班時有了佐藤的陪伴,我的心里甜甜的,我們漫步在校園里,一邊走一邊說笑著,當我快要到車站時,他會突然說:“晚上帶你去吃飯吧。”其實,我知道,這句話他在心里已經憋了很久,我點點頭默許。
  日子就這樣在甜蜜中度過,種種跡象表明,我和佐藤是在戀愛了,只是那種愛純潔得沒有絲毫欲望的占據,很像是父母年代的愛情,單純而熱烈。可是,面對佐藤,我透明的像一張白紙,沒有歷史,沒有背景,他一眼就能看穿。而面對我,佐藤依然像層迷霧,化不去,柔不開。
  有一天,我突然又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接來一聽,居然是佐藤,他樂呵呵的對我說:“小百合,趕緊記住這個號碼,這是我剛申請辦理的,是給你和我媽媽專用的,這樣有事情,你一下子就能找到我。”一瞬間,我有點受寵若驚。
  確實是這樣,記得以前每次通知上課的事情,一遇到佐藤在外出差,任憑同事們誰給他打電話,他都不會接聽,可是怪了,當我打給他時,他無論在哪里,無論在忙什么,都會第一時間接聽,于是,在我的單位,對于佐藤的事情,同事們都委托我去辦,那層意思不言而喻。
  我雀躍著,像只快樂的小鳥,就是因為佐藤為我單獨辦了一個電話號碼,而從這里面,我也洞悉到了他的一點信息,他還有媽媽。
  有天晚上,佐藤親自開口給我講了他的私人情況。他說,他的媽媽也在中國,就住在島城,他平時和媽媽住在一起,在島城,他除了和我最要好,還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賈波,那人在工商局工作,在島城傾心傾力給他辦了不少事情,他們是很鐵的哥們。他在中國已經有八年的時間了,來島城是近一年,在這里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詢公司。說到這里,他提出改天要帶我去他的公司看一看。
  女人也許就是這樣,當佐藤主動開口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心里突然有一種感動,現在想想,這些不是他本該早就告訴我的嗎,可那時就是這樣,佐藤每靠近一點,我便沒有抱怨,只有感動。
  第二天九點多,當我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口的同事藍姐很做作的叫了聲:“佐藤先生,您來了。”我心里一驚,不知為何心咚咚跳了起來。佐藤笑著走進來,對校長說:“唐校長,你好,今天來,要向你借一個人。”唐校長笑著說:“咱們本來就是一家,用人,你就直接說。”佐藤指指我:“是這樣的,我們這些同學,想要做一本通訊錄,帶照片的,我想讓張老師到我公司幫忙給排版整理一下。”“好呀,沒問題。”唐校長答應了:“小張,跟佐藤先生過去吧。”這時門口的藍姐忽然說:“趕緊去,趕緊回,這里還有很多事情呢。”我是愛他的,直到現在依然愛他。
  曾經,我以為遠離就能忘記他,不去愛他,后來我發現,遠離只是從視覺上遮住了愛的眼神,卻永遠無法扭回那顆愛他的心。
  現在,她就躺在我的不遠處,是我殺死了她,也可以說,是我殺死了自己。我曾經想過,與其讓她一個人占有他,不如讓我們大家都失去他。可是面對他,愛讓我無從下手,可是面對她,恨讓我沒有絲毫的顧忌,她死了,他還存在,而我依然不可能得到他,但是同樣她也無法再擁有他,這個結局對我來說,足夠。
  
  “姐,是你嗎?”我看著她,近乎是在看著我自己,佐藤在一邊,上前來扶著我的肩膀:“我說過,你們真的好像。”她愣愣的看著我,估計也像是在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些驚愕:“那天,你姐夫跟我說起你,我還不相信,沒想到……”話沒說完,她沖上前來,一把摟住我,放聲痛哭。
  “爸媽如果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我抱著姐姐,感覺到她連身體的筋骨都和我一樣,軟軟的肉,小小的骨。“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顯然很想知道答案。
  其實,要說到這件事情,還要從我的姐夫佐藤龍一說起,他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仿佛唯一的目的,就是一種介質,就是一條線,上天安排他,就是要他把我們兩個姐妹從兩個不同的方向拉到一起。別人說,這叫緣分,要我說,這就是怨憤,佐藤就是一根締結我和姐姐冤家扣的奪命鎖。
  兩年前,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EMBA,總裁培訓班……一旦讓我回憶起這段頗具戲劇性的過去,首先竄出來的就是這些關鍵詞。現在,我把它們串起來,就是關于我、佐藤和姐姐的故事。
  
  2020年,就在夏蟬剛剛從泥土里爬上樹梢的時節,我從島城的一所重點大學畢業了,帶著那么些許的單純和躊躇滿志,我開始了自己的求職之旅。興許事情就是那么隨機緣而遇,在我拎著皮箱離開宿舍的時候,在校園的公告板上看到了那則招聘信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招聘助教一名,有意者請前往一號教學樓201面談。
  鬼使神差的,我來到了201,面試的是香港合作方面的一個校長,他說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和我所在的學校共同開辦了一個EMBA課程,他們需要一個助教,就是平時與墨爾本方面聯絡教務事宜,負責學員接待,做外教的翻譯助理等等大事、小事、雜事兼備的這么一個角色。
  由于對外性極強,面對國外都是教授級人物,面對國內又都是總裁級人物,于是他們需要一個英語流利、處事靈活,長相夠格的女孩。校長說完這些條件,從上到下又打量了我一番,點點頭,似乎我就是合適的人選,不知為何,我想都沒想就對這份工作產生了一些興趣,有一種叫做挑戰的細胞在我體內蔓延開來,就這樣當場簽訂了勞動合同。
  
  上班的第一天,我扎了一個及腰的馬尾,額頭梳得精光,很是干練利索,特意選了一身天藍色的職業套裝。這是第一期EMBA的培訓課程,也是我上班的第一天,當三十多個學員都陸續到齊了之后,教室的門被緩緩關上,一切似乎就要凝結在那個祥和的上午。
  上課的間隙,外交John忽然示意我去拿一個教具,在下一個環節的教學中他會用到。我離開教室,輕輕關上門,來到走廊。要知道,整個二樓都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課程的領地,教室在走廊的一端,教務辦公室在走廊的另一端,樓梯入口就在正當間,前后不過百米的距離,就是這個短短的距離,我的人生開始了戲劇性的轉折。
  在我取教具回來的時候,佐藤出現了,他一米七五的個子,分頭,白皙的面龐上駕著一副金絲邊眼鏡。他是從教室方向走過來的,遠遠的,我就發現他盯著我直看,那眼神不是好色,而是帶有一些深意,我也直直的看著他,因為他的樣子好像我前些天夢中的一個主角。
  就在前些天,我曾經做過一個奇怪的夢,夢里的小城好像已經被日本人占領了,人們走在馬路上,只要看到日本人,都會背過身去,不敢回頭,直到日本人走遠。那天,我走在熟悉的路上,遠遠來了一隊日本軍人,我像其他路人一樣,趕緊背過身轉過頭,等待著那隊人馬趕緊過去。在漫長的等待中,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輕輕拍起,我一回頭,是一個著日本軍裝的男人,我心想,這下壞了,沒想到,他很溫柔的朝我笑著,夢中的那張臉,竟然和眼前的這個人一模一樣。
  隨著我和這個男人的距離慢慢拉近,我們就這么盯著對方,沒有羞怯,沒有尷尬,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就這么遠遠的對望著,似乎以前就相識,那心中應該也有各自的疑惑,就在將要擦肩而過的瞬間,他突然問:“EMBA在哪里上課?”“您是?”我的問話剛一出,他很脆快的說:“我叫佐藤龍一,是第一期的學員。”“日本人?”我幾乎是驚呼著說道。“我是,善良的日本人。”他操著流利的中文回答。其實,他誤解我了,我之所驚呼,是因為他除了和我夢中的日本軍人一模一樣外,居然還真的是個日本人。那一刻,我有點驚異于那個夢的神奇、準確、先兆。我不好意思笑笑:“我也是非常善良的中國人,教室在那邊,您走反方向了,請跟我來。”
  將佐藤安排到他的座位,我便坐到一旁例行我的助教職責,不知道為什么,我發現佐藤的眼睛沒有看外教,而是依舊在不停的打量我。我在想,這個人難道是對我一見鐘情了?說心里話,在日本人當中,佐藤的個頭和長相還真不賴,不用說日本,就是在中國,也是一個蠻陽光的大男孩。那時的我正待字閨中,不免春夢蕩漾起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緣分?這就是月老不遠萬里牽來的紅線?
  EMBA總裁班因為是在職培訓,通常都會選擇周六、周日上課。第二天的課程,不知道為什么佐藤沒有來,我從早晨到了辦公室就開始等待他的身影,一直到當天的課程結束,他始終都沒有出現,我的心不知為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那感覺就像有一種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在眼前一閃,忽然又消失了,這份工作突然也顯得沒有意義起來。
  星期一,是我輪休的日子,心里想著佐藤,似乎什么事也不順心,忽然手機響了起來,一看顯示的號碼,是個座機,非常陌生,但是忽然有種感覺,應該說是強烈的感覺,那是佐藤。接起電話,那端傳來一個男人粗聲粗氣甚至有些恐怖的聲音:“小姐,小姐,你好呀。”我噗嗤一下笑出來:“佐藤先生,你好。”“呀,你居然知道是我?”佐藤清脆的變回了自己的聲音。“你怎么知道這個號碼是我的?”他有些好奇的追問。“預感唄。”我驕傲的回答。“看來我們真是心有靈犀,一見,一見……”佐藤不知道為何語塞了。雖然我很想他能說出一見鐘情那個詞,可還是故作清高的打斷他的話,糾正著說:“一見如故。”“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佐藤笑著回答。
  調侃過后,我問他打電話來有何貴干,佐藤說外教留的作業里面,有幾個問題他不明白,想找我當面求教。我說,至于那么急嗎?作業不是要下周末才交嘛,我明天上班,到時學校見吧。可佐藤說必須今天見,他竟然自己主動提出來要到我家里。聽了這話,我半開玩笑說:“我父母可都在家呢?”“我又不是壞人。”他以為我誤解了,有些著急。“哼,壞人從來不說自己是壞人。”我故意氣他。電話那端靜默了片刻,我們倆同時咯咯笑了起來。
  
  放下電話,我精心打扮了起來,知道有個國際友人待會兒要來,爸媽也忙了起來,因為正趕中午飯點兒了,他們準備包餃子款待一下日本朋友。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我大學四年從未有過如此惦念一個人,如此想時時刻刻與他見面,哪怕只是靜靜的坐在他身邊,而這個與我一面之緣的佐藤,讓我產生了前所未有的依賴感、惦念感。難道,這就是愛情?
  半個小時候后,我站在路口,佐藤乘出租車到了,下了車,他執意要去樓下的超市買點東西,被我死活給拖上了樓。到了家里,見到我的父母,他很禮貌的鞠了一躬,第一句話竟然問:“你們家就這一個小公主?”母親笑著說:“你的中文說得真好。”佐藤做了個謝謝的手勢。母親接著回答:“就這一個,我們那時候趕上了第一批計劃生育。”“哦,哦。”佐藤一邊點頭,一邊不停的打量父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作業呢,快拿出來。”我故意帶著老師的口吻說。“好的,小百合老師。”佐藤邊從包里向外拿本子邊說。“啊?小百合?”我有些糊涂,我啥時候有這名字了。“我以后就叫你小百合吧,你就是佐藤小百合。”佐藤此刻有些霸道。“為什么?為什么跟你姓,你為什么不能叫張龍一,跟我姓。”我有些執拗。
  佐藤又從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筆記本,很有日本特色,遞給我:“初次見面,微薄小禮。”我接過那筆記本,打開,里面別著一支漂亮的鋼筆,在筆記本的扉頁上,非常整齊的用中文寫著:贈:小百合。其實,別看我嘴上不認可,當佐藤用他的姓氏冠以我小百合的名字時,我真的有了一種親近感,似乎他也在暗示什么。我默許了,抬頭看著他,發現他也正在看著我,我們倆微微一笑,就這樣融化在彼此的眼神中。
  
  不知為何,我與佐藤之間,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近感,彼此好像前世就認識,頗有一點《紅樓夢》中賈寶玉和林黛玉初識的感覺。佐藤,他這個人很開朗,說不了幾句話,就會哈哈笑上一陣子,從外表你感覺他很率真,很正直。
  但是,他這個人有時又讓人感覺很神秘,似乎他的存在就是形單影只的一個人,你甚至不知道他的年齡,他的婚姻,他的家人,他的生活。我曾經悄悄翻看過他的報名表,那上面的基本信息都是空的,我不知道校長為什么會允許獨他可以上交這樣一份不合格的報名表,這份不完整的報名表似乎又在暗示著佐藤身份的神秘。一度,我曾經以為他是一個國際間諜,一度,我還以為他是一個政界的特殊人物。
  有人可能會想了,既然你對佐藤有那么多的喜歡和那么多的好奇,為什么不問一問他。其實,我在每次的聊天暢談中都有變相問過他,可是每次一涉及到這些話題,他總是用幽默的回答給扯開了。這樣說吧,有一次我問他到底比我大幾歲,他忽然哈哈大笑著說:“我?永遠二十八歲。”還有一次,我試探著問他:“你在中國,想不想念日本的家人,你的孩子多大了?”他又哈哈大笑著說:“孩子?我的孩子遍及世界各地。”
  其實,我明白,有些事情他不想提及,我也逐漸感覺到,他不想告訴你的事情,你是怎么問都問不出來的,但是如果他想告訴你的事情,你不用問,他自然會說。
  在EMBA總裁培訓班,佐藤很打眼,他中文流利,為人熱情,課堂上發言踴躍大方,很快就被眾多優秀的總裁們推舉為班長。自然,除了日常的交往,他因為班長的身份,也和我的工作來往甚密。這似乎給了他一個理由,除了每周末在總裁班上課見面,每天下班之前,佐藤都會親自來學校找我,問一問有沒有什么教務方面的事情,每次問完了,他都找借口賴著不走,其實是在等我下班。
  在徐徐的海風中,下班時有了佐藤的陪伴,我的心里甜甜的,我們漫步在校園里,一邊走一邊說笑著,當我快要到車站時,他會突然說:“晚上帶你去吃飯吧。”其實,我知道,這句話他在心里已經憋了很久,我點點頭默許。
  日子就這樣在甜蜜中度過,種種跡象表明,我和佐藤是在戀愛了,只是那種愛純潔得沒有絲毫欲望的占據,很像是父母年代的愛情,單純而熱烈。可是,面對佐藤,我透明的像一張白紙,沒有歷史,沒有背景,他一眼就能看穿。而面對我,佐藤依然像層迷霧,化不去,柔不開。
  有一天,我突然又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接來一聽,居然是佐藤,他樂呵呵的對我說:“小百合,趕緊記住這個號碼,這是我剛申請辦理的,是給你和我媽媽專用的,這樣有事情,你一下子就能找到我。”一瞬間,我有點受寵若驚。
  確實是這樣,記得以前每次通知上課的事情,一遇到佐藤在外出差,任憑同事們誰給他打電話,他都不會接聽,可是怪了,當我打給他時,他無論在哪里,無論在忙什么,都會第一時間接聽,于是,在我的單位,對于佐藤的事情,同事們都委托我去辦,那層意思不言而喻。
  我雀躍著,像只快樂的小鳥,就是因為佐藤為我單獨辦了一個電話號碼,而從這里面,我也洞悉到了他的一點信息,他還有媽媽。
  有天晚上,佐藤親自開口給我講了他的私人情況。他說,他的媽媽也在中國,就住在島城,他平時和媽媽住在一起,在島城,他除了和我最要好,還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賈波,那人在工商局工作,在島城傾心傾力給他辦了不少事情,他們是很鐵的哥們。他在中國已經有八年的時間了,來島城是近一年,在這里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詢公司。說到這里,他提出改天要帶我去他的公司看一看。
  女人也許就是這樣,當佐藤主動開口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心里突然有一種感動,現在想想,這些不是他本該早就告訴我的嗎,可那時就是這樣,佐藤每靠近一點,我便沒有抱怨,只有感動。
  第二天九點多,當我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口的同事藍姐很做作的叫了聲:“佐藤先生,您來了。”我心里一驚,不知為何心咚咚跳了起來。佐藤笑著走進來,對校長說:“唐校長,你好,今天來,要向你借一個人。”唐校長笑著說:“咱們本來就是一家,用人,你就直接說。”佐藤指指我:“是這樣的,我們這些同學,想要做一本通訊錄,帶照片的,我想讓張老師到我公司幫忙給排版整理一下。”“好呀,沒問題。”唐校長答應了:“小張,跟佐藤先生過去吧。”這時門口的藍姐忽然說:“趕緊去,趕緊回,這里還有很多事情呢。”
  我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藍姐這個人,她屬于那種死不開眼的伙計,校長這邊都給佐藤面子,她卻偏要我趕緊回來。不知道為什么,她一下令,連唐校長都沒反駁。我聽其他同事講過,似乎這藍姐和唐校長之間有點什么,說到這里,我還要八卦一下,記得有天晚上12點多,藍姐給我打電話,安排一件突發事情,我聽到她那電話背景音里有一種電視頻率,感覺是香港衛視中文臺,在我們這邊是收不到那個頻道的,除非你是港澳同胞或者外國人,家里就可以申請這些頻道,而唐校長不就是香港人嗎?那一瞬間,我突然很八婆,她剛掛斷電話,我立刻撥通了唐校長的電話,把藍姐委托我的事情,特意跟他匯報了一下,仔細聽那電話背景,是同一個頻道。于是,我斷定當時藍姐和唐校長在一起,晚上12點,同一個頻道,其他的話,不言而喻了。
  佐藤素日里就看不慣藍姐,因為她總是對我指手畫腳,今天說了這話,佐藤自然不高興,但是他從來不會表現出來,而是突然對藍姐說:“哎,你這普通話可真不標準呀,連我個日本人都不如。”藍姐有些不服氣:“哪句不標準了,佐藤先生,還請指教。”佐藤就開始啊、喔、鵝、衣、烏、魚的和她胡攪蠻纏起來,期間說藍姐是天山老妖,總之就是變相在罵她,連一旁的同事都聽出來了。
  帶著我走出辦公室,佐藤說:“解恨吧。”“額?”我糊涂了。“早就看她不順眼了,總是找小百合的麻煩。”佐藤拍拍我的頭,似乎我是他養的寵物貓。“謝謝。”我笑著說。
  打上出租,來到了南京路,佐藤的辦公室就在21層,一開門,先脫掉鞋子,真是日本人的禮數。他的公司大約有100多平米的樣子,員工有四個,清一色的男孩,都穿著統一的藏藍色的西裝。因為這里沒有女人,突然我心里有了一種放松感,嫣然好像是這里的老板娘。
  佐藤掏出錢包,對其中一個助理說:“去超市買些排骨來,今天中午張老師在咱們這里吃飯。”那助理面無表情泱泱的走了。佐藤去泡咖啡,我看到辦公室有塊白板,擦干凈,在上面寫下了佐藤龍一幾個字,就在這時,我聽到屏風背面,那個被安排去買排骨的助理對另一個說;“真是變態,今天愛男人,明天愛女人。”我不知道他們在說誰,但明顯感覺是在說佐藤,心想興許是他對待員工太嚴厲了吧。這時,佐藤走出來,看到我在白板上留下了他的名字,拿起馬克筆,在他名字的旁邊寫上了張雅茹幾個字。我看看他,那感覺很有小時候的默契,和自己心儀的男生站在黑板前,寫上他的名字,暗示自己的感情,他也順勢寫上我的名字,暗示兩人天生一對。
  吃飯前,佐藤打了一個電話,特意叫來了他的鐵哥們賈波,但是賈波見到我的第一句話,讓我好生迷惑,當佐藤向他介紹我的時候,沒等佐藤開口,賈波笑著來了一句:“我認識,前天不是剛一起吃的烤肉嗎?”佐藤說:“你沒見過。”賈波辯駁著說:“就是她,那天就是她。”我好生糊涂,前天我并未見過賈波,況且前天我也沒和佐藤在一起,我想追問,又覺得不禮貌。
  我敢肯定,那個和賈波一起吃烤肉的一定是另一個女孩,因為前天佐藤說他晚上有事,就沒來接我下班。但是那個賈波見到的女孩必然和我極度相似,并不單純是長得像,如果只是單純長得像,賈波不會那么肯定,那個女孩一定是個頭,打扮都和我一樣,肯定連長長的馬尾也一樣,否則賈波不會那么肯定的說見過我,而是會說我和那天吃烤肉的女孩長得很像,但是發型不一樣。
  可是,天下縱使有兩個人長得極為相似,又怎么會連扮相也一樣。那個女孩是誰?我心中充滿了疑惑,當我望向佐藤時,他一臉沒事兒人,也不想解釋什么。
  吃飯時,六個大男人圍著我一個女孩,還真有些不習慣,佐藤不斷向我碗里夾排骨,我想喝水,怯怯的問了聲:“有水嗎?”其實,我并沒有想讓佐藤去倒,他竟然立刻站起來:“有。”聲音剛落下,水杯送到了我面前,幾個工作人員一起看著我,他們估計在想,平日里需要他們服侍的老板,現在怎么變得像仆人一樣。而這時的賈波顯然有些不太自然。
  從佐藤的公司回來,我似乎添了心事,只要佐藤不和我在一起,我就感覺他一定是和那個和我長相極為相似的女孩在一起。如果佐藤真的有女朋友,我也認了,大家就不要走得這樣近,我很想直接問問他,我們到底是什么關系,但是又怕丟了面子。
  恰好,我們單位的辦公室主任從加拿大探親回來,給我捎了兩瓶冰葡萄酒。于是,我給佐藤寫了一封郵件:”佐藤先生,我男朋友從加拿大回來了,帶了兩瓶冰葡萄酒,給你留一瓶吧。“第二天一大早,佐藤打來了電話:“小壞蛋,我哭了一晚上,連眼睛都哭腫了。””怎么了?“我故意問。”“你男朋友回來了?”他問我。看來,昨晚佐藤的傷心是因為我男朋友回來了,如果他已經有女朋友了,那就不會為此傷心了,我心花怒放,笑著說:“傻瓜,是男性朋友,是我們辦公室的王主任回來了。”他聽后,顯然也很開心,說:“小壞蛋。”
  以后的日子里,我不再去追究佐藤的那個與我極為相似的女性朋友,因為他一直在我身邊展示著曖昧。你知道嗎,他有多么貼心,有時在工作的中途,我會收到羅密歐送來的黑森林蛋糕,落款是:大壞蛋。同事們都很羨慕,但是都不知道是誰,只有我知道,平日里稱我是小壞蛋的他,一定就是大壞蛋。有時,佐藤的公司有商務會議,他會跑去校長那里借用我,其實我一不懂日文,二不懂商業,每次都是跟在他身后,像個陪襯,我曾經多次對他說,我還是別去了,他會說,你知道嗎,你只要坐在那里,即使什么話都不說,也很有分量。哎呀,就我這個丑樣子,我故意說,你要是不好,我還帶你,我的眼光可好了,我看著好的人,基本百分之百都說好。他的話說的我心里甜甜的,像涂了蜜糖。而且像佐藤這樣身份和長相的人,能對我認可,能帶我出席各種場合,說明,我還是很好的,想到這里,我更加多了一份自信。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佐藤走得越來越近了,他無論去哪里都會叫上我,單位沒事的時候,我會泡在他公司里,有點秘書的感覺,幫他打一些文件,或是陪他參加一些商務會議,佐藤說,他不需要我做什么,只要跟在他身邊,就那么靜靜的坐在那里。
  到了周末,佐藤帶我喝茶、踏青,我們談天說地,但是對于他的過去,他的背景,從他嘴里都沒提起,他仿佛就是為現在而存在。我們之間的感情純潔而透明,我認為這就是愛,我從來沒想過要他拉起我的手,他也沒想過要以任何方式親近我,這種友情和愛,朦朧而美好。
  佐藤對我很信任,他的郵箱放心的讓我處理,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他的郵箱中,有一封來自征婚網站的通知,說是有個朋友關注他。我嘗試著登上了那家網站,用佐藤的郵箱登陸,結果還真進去了,看到在那里,佐藤的英文名字,叫愛麗絲,那不是個女孩名字嗎,我真的很好奇,看到佐藤尋找的好友名單,清一色都是男士,有北京的、上海的、深圳的,都是些大都市,我心里暗想,這家伙真有心眼,到處結識朋友,出去旅游還真的節省資源呀。
  可是,他為什么要以女性的名字注冊,再去尋找男性呢?如果將來見面,那不就露餡了嗎?他這是唱得哪一出呢?
  同樣讓我感到疑惑的,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有一次,佐藤家里的電腦系統壞了,他在電話里說讓我去幫他看看,我說沒空。他竟然笑著說,不來也好,否則他媽媽會以為他把女朋友帶回家了。
  我聽得云里霧里,一直搞不清楚什么意思,他是說他的媽媽會以為我是他新交的女朋友?我只能這樣猜測,依然是不再追問,直到我見到姐姐,一切的誤會和誤解都明白了。
  其實,在與我交往的時候,佐藤已經有了女朋友,第一次見面時,他之所以盯著我直看,是因為他驚愕于天下竟然有長的如此相像的人,賈波那天一起吃烤肉的,不是我,但是一個和我長的及其相像的女人,估計這份像不是單純的像,而是像到了骨子里,否則他也不會見到我就會以為是她,難道那個她除了和我長得像,扮相也一樣嗎?我們知道,長得像是一回事,興許我長馬尾,她是短發,可是如果我和她有一星半點的扮相上的差異。賈波頂多說句:“你和前天晚上一起吃烤肉的女孩,長得好像啊。”既然他那么肯定是我和一起吃的烤肉,那個女孩一定和我極其相似。這也就是為什么佐藤第一次到我家,問我媽媽家里就一個小公主嗎?那言外之意就是還有一個和我相像的女孩存在于這個世界上。
  至于佐藤說,他媽媽以為他把女朋友帶回家了,據我分析,他媽媽一定見過他的女朋友,但是他的女朋友現在不在身邊,我那天如果去,因為極度相像,他媽媽會懷疑是他女朋友來了,而不會考慮是另外一個人,也不是我所猜想的以為我是佐藤的新女朋友。
  那么,那個人到底是誰?有一點可以肯定,她長得和我如出一轍,而且年紀相仿。我想問佐藤,但不知該如何開口,他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從不談過去,不談他身邊的人。那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問:“哥哥,你女朋友什么時候來小城。”“女朋友?”他定定的看著我。“女朋友在哪里?”他又拋給我一句模棱兩可的回答。我在辨別著他的回答,這回答里,分明包含了兩種意思,一,他現在還沒有女朋友,二,我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有了這話,我對那個女人沒有了追究的意義,哥哥他沒有女朋友,雖然我也不是他的女朋友,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誰又知道會發生什么。
  成為佐藤的女朋友,這應該說是我的一個夢想,興許是為了那份矜持,我對誰也沒說起。日子就這樣流逝著,佐藤施展了一種曖昧,他會在你傷心時,撫摸你的頭,在你高興時,突然敲你腦袋一下,嚇嚇你。他喜歡在外人面前,親切的介紹:“這是我的小妹妹,在小城唯一的親人。”搞得很多人都以為我也是日本人。
  佐藤太細致了,細致的有時像個女人,出去聚會,他會給我留個座位,吃飯時,我只需輕輕用胳膊肘碰他一下,他就知道我想吃哪道菜,但是夠不著,又不好意思站起來。他明白我的心理,懂得我的每一個眼神,而又服侍的那么入微。
  佐藤太愛玩真實的謊言了,每次我在半含半露中問起他的女朋友或者家事的時候,他都會用模棱兩可來回答。記得最傷人的一次就是,有一天中午,我在班上,他忽然給我打電話,要我去臺東吃飯,我問他在臺東干嘛,他說拍婚紗照,聽到這幾個字,我的心緊緊一收,但是依然故作鎮靜的問:“新娘是哪里人呀?”他壞笑著:“波斯尼亞、坦桑尼亞、摩洛哥混血。”說完哈哈哈哈笑起來,接著說:“哪里呀,女朋友還沒有呢。”我的心放下了,但是那天工作太忙,我并沒有去。
  過了沒有多久,有一天佐藤讓我和他去看一處復式的房子,我心里很忐忑,感覺像是在準備婚房,在出租車上,我狠狠心問道:”哥,你要結婚了。“他依然笑笑說:“結你個頭,女朋友在哪里?”聽了他的話,我的心放下了。
  在我內心的迷霧深處,佐藤身邊應該有一個和我長相極度相似的女孩,但是從佐藤的嘴里,他從來沒有承認過那女孩,自然他也沒有說過我就是他的女朋友,但是他帶著我所經歷的這一切,都讓我如墜夢里般的感覺自己就是他的女朋友。
  直到三個月后,佐藤給我發來了一條短信:后天我結婚,新娘很像你。那一瞬間,我明白了,以前的那些話都是真實的謊言,他根本從一開始就有女朋友,買房子、拍婚紗照,這些一樣不落都是他當時正在做的事情。
  我有些恨他,為什么要說真實的謊言,為什么要釋放曖昧,為什么看起來很喜歡我,結婚時卻選擇了她。也許,那個她本身就是在我之前來到了佐藤的身邊,是我遲到了,而佐藤又為什么帶著我去做本該和她去做的事情,我的心中充滿了恨,充滿了求而不得的憤怒,我選擇了遠離佐藤,更換了電話號碼,切斷了一切和他的聯系。
  在佐藤結婚的頭天晚上,我破天荒的接受了一個追求者的邀請,他追求我很久了,我一直拒絕,那天晚上他提出請我吃飯,我爽快的答應了,我說:“不要吃飯了,我們去唱歌吧。”KTV包間里,只有我和他,我唱著:“后來,我終于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是你已遠去,消失在人海。后來,終于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唱完了這首歌,我放聲大哭,哭得那個追求者不知所措,我問他,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他虔誠的點點頭,我把和佐藤的相識從頭講起,哭的稀里嘩啦。
  第二天一早,這個追求者給我打電話,他說:“丫頭,昨晚你哭得厲害,我沒說,怕你傷心。”“那現在說吧。”我回答。“你真的很愛他。”停頓了片刻,他接著說:“從你昨晚長久歇斯底里的哭泣,說明你是真的愛他。”說完他掛上了電話。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淚水再次洶涌而出,我看看表,再過一刻鐘就十點了,佐藤即將迎娶那個人,會有禮炮,會有歡呼,我甚至能看到佐藤著黑色的禮服,那風度翩翩的樣子,而那個著白色婚紗的女人,我知道和我一個模樣,但卻不是我。

  幾個星期后,父母突然問起佐藤的近況,我順口說:“結婚了。”然后惡狠狠的補充:“那新娘和我長很很像。”聽了這話,母親的臉色有些凝重,拉住我詳細的問起來,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這一夜,父親和母親都沒有睡,他們堅定的相信,二十多年前,他們確實丟了一個孩子。
  從母親的回憶中我得知,當年母親懷了一對雙胞胎,第一個孩子出生時,她明明聽到了哭聲,可醫生卻告訴她孩子死了,第二個出生的我被放進了保溫箱。父母沒有過多去追問,也沒有去看看那個死掉孩子的尸體,就這樣離開了坊子八九醫院。
  顯然,當時的醫生說了謊,我的那個雙胞胎姐姐并沒有死,而是送與了他人,而父母過度聽信醫生的話,以為孩子死了,直到聽說佐藤的新娘和我長得一模一樣,他們的心被觸動了,有種感覺那是他們曾經被宣告死亡的老大,于是,父母非要讓我去見一見佐藤的新婚妻子,我矛盾了。
  自從我切斷了和佐藤的聯系后,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他的消息了,我不知道這期間他是否找過我,還是沉浸在自己的新婚蜜月中,確切的說,就是他想聯系我,估計也聯系不上了,我想這就是我對他的懲罰。
  但是如今,為了父母的這個心愿,我必須和佐藤聯系,我主動撥通了他的電話,佐藤知道是我,在電話里一直保持沉默,我冷冷的說:“你結婚了,我很不開心。“為什么。”佐藤明知故問。“因為,我愛你。”我咬牙切齒的回答。“你永遠是我的小妹妹,我不能害你。”佐藤說完,掛上了電話。
  害我,冥冥中我似乎明白這是什么意思,這是在指向什么,這還要源于佐藤的一個秘密。
  有一次,佐藤讓我幫他做幾份合同,他在島城最好的酒店長包了一間總統套房,我就在那里幫助他起草合同,用的是佐藤的私人電腦,佐藤很會搞小浪漫,制造小情調,每過半個小時,必定會有門鈴聲,一個菲律賓的男服務員會出現在門口,他用英文告訴我,佐藤先生讓他送東西過來,有時是咖啡,有時是甜點,有時是小花,我明白,佐藤這是怕我一個人做合同孤單無聊,變著方兒的來給我調節氣氛。
  在休息的空擋,我突然心生想法,想看看佐藤的電腦里都有些什么,先去看看他喜歡的網站吧,進入佐藤的收藏夾,里面全都是什么粉色天空、藍色男孩之類的網站,那時我年輕,也沒深思,打開他的F盤,里面有游戲、文件,還有video,我想看看他都下載了些什么電影,打開文件夾的一瞬間,我驚呆了,因為是預覽狀態,每個電影都是第一個鏡頭的縮影,我看到清一色都是男男相擁的鏡頭,我忽然想,難道佐藤還好這一口,喜歡看同性戀電影,又一想剛才那些網站,不都是同性戀的嗎?突然,一個熟悉的人映入眼簾,有一個電影的縮影是賈波,而佐藤正被他壓在身下,我驚呆了,難道佐藤不單純是愛好那么簡單,而妥妥的就是同性戀?
  我一下子回想到了佐藤公司員工私下罵他變態的情節,又一下子回想起上次在佐藤公司吃飯,當佐藤幫我倒水回來時,賈波不悅的神色,還有,對了還有他在交友網站上以女性身份尋找男友的信息,這才是真正的佐藤,他是一個同性戀,確切的說,在同性關系中,他擅長扮演女性,他所謂的不想害我,原來是基于他的這一嗜好。
  可是,佐藤哪里知道,即使他是同性戀,我還是愛他,如果他迎娶的是一個和我毫不相干的女人,也許我心中的恨會少一些,可是他居然娶了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女人,而且很有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姐姐,想到這里,我怨氣不散。
  我覺得,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東西,被這個姐姐生生奪走了,恨,充滿我的胸膛,我寧可佐藤來害我,我不認為他這是在保護我。
  我把父母的事情告訴了佐藤,他回家詢問了他的新婚嬌妻,她說自己從小是被抱養的,她的父母是軍區的首長,當年不能生育,聽佐藤說了我的情況,她立刻給養父母打電話,確認她的出生地點正是我當年出生的坊子八九醫院。
  
  于是,我和姐姐相見了,就是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好像是為了彌補這些年的感情欠缺,姐姐對我們一家很是上心,她讓佐藤出錢幫忙修復了家中的老宅,帶我去買名牌的衣服,她和佐藤去哪個國家游玩,都會帶上我。
  你覺得此刻的我幸福嗎?痛苦,前所未有的痛苦,三個人一起坐在餐桌前,我叫著姐姐、姐夫,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曾經對我那么好,現在卻是人夫,我心里撕裂一般的疼痛,讓佐藤消失吧,我多少次下這樣的決心,姐姐成了寡婦,我去陰間陪著佐藤,為了他,做鬼我都樂意。
  我在計劃著,計劃著讓佐藤不用那么痛苦的死去,可是面對他,我無法下手,如果姐姐,如果從沒有姐姐,就不會有人跟我爭奪佐藤,還是讓姐姐消失吧。
  佐藤出差了,這對我來說,是個再好不過的機會,姐姐有家族糖尿病,這點是遺傳了父親的基因,這些年為了給父親治病,我多少也了解了一些治療糖尿病的手段。
  那天臨睡前,佐藤從巴黎打電話過來,說他看好了一件晚裝,問姐姐想要什么顏色,姐姐說粉色,佐藤又問小百合喜歡什么顏色,姐姐問我,那表情帶著甜蜜,我說,也是粉色。
  早晨,我把準備好的降糖藥達美康,一盒的劑量研成了粉末,又在里面加上了十片安眠藥,放進了姐姐的牛奶里,姐姐絲毫沒有任何防備,就在姐姐端起杯子的一瞬間,我也沒有絲毫的后悔,而是盼著她趕緊把牛奶喝下。
  姐姐喝完了,不多時感覺有些困,我扶她上床,緊接著她的身子猛烈的顫抖起來,眼睛睜得特別大,死前捶死的掙扎,向我伸過手來,我冷冷的看著她,如釋重負。
  沒多久姐姐陷入了低血糖的昏迷,她失去了意識,身體還在抽動,不知道為什么,我恨不得再向她扎上兩刀,我終于明白了,最毒婦人心到底是什么意思。
  姐姐靜靜的躺著,沒有了呼吸,她的臉很白,那雙與我極度相似的眼睛,緊緊的閉著。
  
  三天后,佐藤回來了,我換上姐姐的衣服,他一進門,我就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小百合,你這是怎么了。”他居然能分辨出我不是姐姐。我有些生氣:“我就是大百合。”“別鬧了,你姐姐呢?”佐藤輕輕推開我,似乎有些預感的向臥室走去,我拉住他:“我和姐姐有什么不同嗎?為什么,是她,不是我?”我發瘋的問。“我不能害你。”佐藤回答。“那你的意思是,你就忍心害姐姐嗎?”我不服氣。“我和你姐姐,不是害與不害的問題,我愛上她的時候,以為我不會再對男人感興趣了,可是當見到賈波,我發現我骨子里還是愿意做一個同性戀。”佐藤說完垂下了頭。
  “我不在乎。”我哭著說。”可是我在乎。”佐藤瞪著我。“告訴我,如果不是和姐姐先認識,讓你選擇,你會選擇誰?”我追問。“賈波。”他又是摸愣兩可的回答。
  我生氣的沖向臥室,姐姐靜靜的躺著,佐藤走過去,出奇的平靜,回頭看著我:“你終于做了。”我不允許任何人搶我的東西。”我歇斯底里的回答。“你知道嗎?你姐姐遠比你痛苦。”佐藤的雙眼噙滿了淚水。我愣愣的看著他。“我和李承的事情,其實在婚前你姐姐也多少知道一些,可是她那股倔強,和你有時還真的很像,就這樣義無反顧的結婚了,你知道我們的新婚之夜是怎么度過的嗎?你姐姐獨守空房,我去了賈波那里,因為他正在為我的結婚,而萬分痛苦。”佐藤的手插進了頭發里,用力的撕扯著。“那天晚上,還有一個人在痛苦。”我靜靜的說,看著佐藤。“告訴我,你都做了什么?”佐藤使勁的搖著我的肩膀。
  我想了想,似乎告訴他姐姐死的每一個細節,對我來說都很痛快,我想讓佐藤更加痛苦,我把如何制造姐姐低血糖死亡的每一個細節都告訴了他。
  那天,姐姐,我,佐藤在臥室里共同度過了一晚。第二天,佐藤告訴我,你走吧,當做什么也沒發生,永遠爛在肚子里。
  我走了,幾天后,公安局來電話,說姐夫殺死姐姐后,自殺了,留下了一封遺書。
  “佐藤,我知道你最愛的是我,至死你都在保護我。”我沖到大海邊怒吼著:“姐姐,我恨你!”
  姐姐和佐藤安葬了下來了,按照佐藤留下的遺囑,我辦理了留學日本的手續,順帶繼承了佐藤在日本名古屋的一所老宅和一些家業。
  我曾經想過,以我對佐藤偏執的愛,也許我該選擇在富士山的火山口縱身一躍,去另一個世界,繼續帶著我、佐藤和姐姐的糾纏,一起共生共滅。而我,卻茍且的,讓佐藤頂下自己的罪名,一個人悠哉的享受著新生活,連死的勇氣都沒有,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原來,我最愛的,是我自己……我是愛他的,直到現在依然愛他。
  曾經,我以為遠離就能忘記他,不去愛他,后來我發現,遠離只是從視覺上遮住了愛的眼神,卻永遠無法扭回那顆愛他的心。
  現在,她就躺在我的不遠處,是我殺死了她,也可以說,是我殺死了自己。我曾經想過,與其讓她一個人占有他,不如讓我們大家都失去他。可是面對他,愛讓我無從下手,可是面對她,恨讓我沒有絲毫的顧忌,她死了,他還存在,而我依然不可能得到他,但是同樣她也無法再擁有他,這個結局對我來說,足夠。
  
  “姐,是你嗎?”我看著她,近乎是在看著我自己,佐藤在一邊,上前來扶著我的肩膀:“我說過,你們真的好像。”她愣愣的看著我,估計也像是在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些驚愕:“那天,你姐夫跟我說起你,我還不相信,沒想到……”話沒說完,她沖上前來,一把摟住我,放聲痛哭。
  “爸媽如果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我抱著姐姐,感覺到她連身體的筋骨都和我一樣,軟軟的肉,小小的骨。“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顯然很想知道答案。
  其實,要說到這件事情,還要從我的姐夫佐藤龍一說起,他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仿佛唯一的目的,就是一種介質,就是一條線,上天安排他,就是要他把我們兩個姐妹從兩個不同的方向拉到一起。別人說,這叫緣分,要我說,這就是怨憤,佐藤就是一根締結我和姐姐冤家扣的奪命鎖。
  兩年前,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EMBA,總裁培訓班……一旦讓我回憶起這段頗具戲劇性的過去,首先竄出來的就是這些關鍵詞。現在,我把它們串起來,就是關于我、佐藤和姐姐的故事。
  
  2020年,就在夏蟬剛剛從泥土里爬上樹梢的時節,我從島城的一所重點大學畢業了,帶著那么些許的單純和躊躇滿志,我開始了自己的求職之旅。興許事情就是那么隨機緣而遇,在我拎著皮箱離開宿舍的時候,在校園的公告板上看到了那則招聘信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招聘助教一名,有意者請前往一號教學樓201面談。
  鬼使神差的,我來到了201,面試的是香港合作方面的一個校長,他說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和我所在的學校共同開辦了一個EMBA課程,他們需要一個助教,就是平時與墨爾本方面聯絡教務事宜,負責學員接待,做外教的翻譯助理等等大事、小事、雜事兼備的這么一個角色。
  由于對外性極強,面對國外都是教授級人物,面對國內又都是總裁級人物,于是他們需要一個英語流利、處事靈活,長相夠格的女孩。校長說完這些條件,從上到下又打量了我一番,點點頭,似乎我就是合適的人選,不知為何,我想都沒想就對這份工作產生了一些興趣,有一種叫做挑戰的細胞在我體內蔓延開來,就這樣當場簽訂了勞動合同。
  
  上班的第一天,我扎了一個及腰的馬尾,額頭梳得精光,很是干練利索,特意選了一身天藍色的職業套裝。這是第一期EMBA的培訓課程,也是我上班的第一天,當三十多個學員都陸續到齊了之后,教室的門被緩緩關上,一切似乎就要凝結在那個祥和的上午。
  上課的間隙,外交John忽然示意我去拿一個教具,在下一個環節的教學中他會用到。我離開教室,輕輕關上門,來到走廊。要知道,整個二樓都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課程的領地,教室在走廊的一端,教務辦公室在走廊的另一端,樓梯入口就在正當間,前后不過百米的距離,就是這個短短的距離,我的人生開始了戲劇性的轉折。
  在我取教具回來的時候,佐藤出現了,他一米七五的個子,分頭,白皙的面龐上駕著一副金絲邊眼鏡。他是從教室方向走過來的,遠遠的,我就發現他盯著我直看,那眼神不是好色,而是帶有一些深意,我也直直的看著他,因為他的樣子好像我前些天夢中的一個主角。
  就在前些天,我曾經做過一個奇怪的夢,夢里的小城好像已經被日本人占領了,人們走在馬路上,只要看到日本人,都會背過身去,不敢回頭,直到日本人走遠。那天,我走在熟悉的路上,遠遠來了一隊日本軍人,我像其他路人一樣,趕緊背過身轉過頭,等待著那隊人馬趕緊過去。在漫長的等待中,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輕輕拍起,我一回頭,是一個著日本軍裝的男人,我心想,這下壞了,沒想到,他很溫柔的朝我笑著,夢中的那張臉,竟然和眼前的這個人一模一樣。
  隨著我和這個男人的距離慢慢拉近,我們就這么盯著對方,沒有羞怯,沒有尷尬,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就這么遠遠的對望著,似乎以前就相識,那心中應該也有各自的疑惑,就在將要擦肩而過的瞬間,他突然問:“EMBA在哪里上課?”“您是?”我的問話剛一出,他很脆快的說:“我叫佐藤龍一,是第一期的學員。”“日本人?”我幾乎是驚呼著說道。“我是,善良的日本人。”他操著流利的中文回答。其實,他誤解我了,我之所驚呼,是因為他除了和我夢中的日本軍人一模一樣外,居然還真的是個日本人。那一刻,我有點驚異于那個夢的神奇、準確、先兆。我不好意思笑笑:“我也是非常善良的中國人,教室在那邊,您走反方向了,請跟我來。”
  將佐藤安排到他的座位,我便坐到一旁例行我的助教職責,不知道為什么,我發現佐藤的眼睛沒有看外教,而是依舊在不停的打量我。我在想,這個人難道是對我一見鐘情了?說心里話,在日本人當中,佐藤的個頭和長相還真不賴,不用說日本,就是在中國,也是一個蠻陽光的大男孩。那時的我正待字閨中,不免春夢蕩漾起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緣分?這就是月老不遠萬里牽來的紅線?
  EMBA總裁班因為是在職培訓,通常都會選擇周六、周日上課。第二天的課程,不知道為什么佐藤沒有來,我從早晨到了辦公室就開始等待他的身影,一直到當天的課程結束,他始終都沒有出現,我的心不知為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那感覺就像有一種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在眼前一閃,忽然又消失了,這份工作突然也顯得沒有意義起來。
  星期一,是我輪休的日子,心里想著佐藤,似乎什么事也不順心,忽然手機響了起來,一看顯示的號碼,是個座機,非常陌生,但是忽然有種感覺,應該說是強烈的感覺,那是佐藤。接起電話,那端傳來一個男人粗聲粗氣甚至有些恐怖的聲音:“小姐,小姐,你好呀。”我噗嗤一下笑出來:“佐藤先生,你好。”“呀,你居然知道是我?”佐藤清脆的變回了自己的聲音。“你怎么知道這個號碼是我的?”他有些好奇的追問。“預感唄。”我驕傲的回答。“看來我們真是心有靈犀,一見,一見……”佐藤不知道為何語塞了。雖然我很想他能說出一見鐘情那個詞,可還是故作清高的打斷他的話,糾正著說:“一見如故。”“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佐藤笑著回答。
  調侃過后,我問他打電話來有何貴干,佐藤說外教留的作業里面,有幾個問題他不明白,想找我當面求教。我說,至于那么急嗎?作業不是要下周末才交嘛,我明天上班,到時學校見吧。可佐藤說必須今天見,他竟然自己主動提出來要到我家里。聽了這話,我半開玩笑說:“我父母可都在家呢?”“我又不是壞人。”他以為我誤解了,有些著急。“哼,壞人從來不說自己是壞人。”我故意氣他。電話那端靜默了片刻,我們倆同時咯咯笑了起來。
  
  放下電話,我精心打扮了起來,知道有個國際友人待會兒要來,爸媽也忙了起來,因為正趕中午飯點兒了,他們準備包餃子款待一下日本朋友。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我大學四年從未有過如此惦念一個人,如此想時時刻刻與他見面,哪怕只是靜靜的坐在他身邊,而這個與我一面之緣的佐藤,讓我產生了前所未有的依賴感、惦念感。難道,這就是愛情?
  半個小時候后,我站在路口,佐藤乘出租車到了,下了車,他執意要去樓下的超市買點東西,被我死活給拖上了樓。到了家里,見到我的父母,他很禮貌的鞠了一躬,第一句話竟然問:“你們家就這一個小公主?”母親笑著說:“你的中文說得真好。”佐藤做了個謝謝的手勢。母親接著回答:“就這一個,我們那時候趕上了第一批計劃生育。”“哦,哦。”佐藤一邊點頭,一邊不停的打量父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作業呢,快拿出來。”我故意帶著老師的口吻說。“好的,小百合老師。”佐藤邊從包里向外拿本子邊說。“啊?小百合?”我有些糊涂,我啥時候有這名字了。“我以后就叫你小百合吧,你就是佐藤小百合。”佐藤此刻有些霸道。“為什么?為什么跟你姓,你為什么不能叫張龍一,跟我姓。”我有些執拗。
  佐藤又從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筆記本,很有日本特色,遞給我:“初次見面,微薄小禮。”我接過那筆記本,打開,里面別著一支漂亮的鋼筆,在筆記本的扉頁上,非常整齊的用中文寫著:贈:小百合。其實,別看我嘴上不認可,當佐藤用他的姓氏冠以我小百合的名字時,我真的有了一種親近感,似乎他也在暗示什么。我默許了,抬頭看著他,發現他也正在看著我,我們倆微微一笑,就這樣融化在彼此的眼神中。
  
  不知為何,我與佐藤之間,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近感,彼此好像前世就認識,頗有一點《紅樓夢》中賈寶玉和林黛玉初識的感覺。佐藤,他這個人很開朗,說不了幾句話,就會哈哈笑上一陣子,從外表你感覺他很率真,很正直。
  但是,他這個人有時又讓人感覺很神秘,似乎他的存在就是形單影只的一個人,你甚至不知道他的年齡,他的婚姻,他的家人,他的生活。我曾經悄悄翻看過他的報名表,那上面的基本信息都是空的,我不知道校長為什么會允許獨他可以上交這樣一份不合格的報名表,這份不完整的報名表似乎又在暗示著佐藤身份的神秘。一度,我曾經以為他是一個國際間諜,一度,我還以為他是一個政界的特殊人物。
  有人可能會想了,既然你對佐藤有那么多的喜歡和那么多的好奇,為什么不問一問他。其實,我在每次的聊天暢談中都有變相問過他,可是每次一涉及到這些話題,他總是用幽默的回答給扯開了。這樣說吧,有一次我問他到底比我大幾歲,他忽然哈哈大笑著說:“我?永遠二十八歲。”還有一次,我試探著問他:“你在中國,想不想念日本的家人,你的孩子多大了?”他又哈哈大笑著說:“孩子?我的孩子遍及世界各地。”
  其實,我明白,有些事情他不想提及,我也逐漸感覺到,他不想告訴你的事情,你是怎么問都問不出來的,但是如果他想告訴你的事情,你不用問,他自然會說。
  在EMBA總裁培訓班,佐藤很打眼,他中文流利,為人熱情,課堂上發言踴躍大方,很快就被眾多優秀的總裁們推舉為班長。自然,除了日常的交往,他因為班長的身份,也和我的工作來往甚密。這似乎給了他一個理由,除了每周末在總裁班上課見面,每天下班之前,佐藤都會親自來學校找我,問一問有沒有什么教務方面的事情,每次問完了,他都找借口賴著不走,其實是在等我下班。
  在徐徐的海風中,下班時有了佐藤的陪伴,我的心里甜甜的,我們漫步在校園里,一邊走一邊說笑著,當我快要到車站時,他會突然說:“晚上帶你去吃飯吧。”其實,我知道,這句話他在心里已經憋了很久,我點點頭默許。
  日子就這樣在甜蜜中度過,種種跡象表明,我和佐藤是在戀愛了,只是那種愛純潔得沒有絲毫欲望的占據,很像是父母年代的愛情,單純而熱烈。可是,面對佐藤,我透明的像一張白紙,沒有歷史,沒有背景,他一眼就能看穿。而面對我,佐藤依然像層迷霧,化不去,柔不開。
  有一天,我突然又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接來一聽,居然是佐藤,他樂呵呵的對我說:“小百合,趕緊記住這個號碼,這是我剛申請辦理的,是給你和我媽媽專用的,這樣有事情,你一下子就能找到我。”一瞬間,我有點受寵若驚。
  確實是這樣,記得以前每次通知上課的事情,一遇到佐藤在外出差,任憑同事們誰給他打電話,他都不會接聽,可是怪了,當我打給他時,他無論在哪里,無論在忙什么,都會第一時間接聽,于是,在我的單位,對于佐藤的事情,同事們都委托我去辦,那層意思不言而喻。
  我雀躍著,像只快樂的小鳥,就是因為佐藤為我單獨辦了一個電話號碼,而從這里面,我也洞悉到了他的一點信息,他還有媽媽。
  有天晚上,佐藤親自開口給我講了他的私人情況。他說,他的媽媽也在中國,就住在島城,他平時和媽媽住在一起,在島城,他除了和我最要好,還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賈波,那人在工商局工作,在島城傾心傾力給他辦了不少事情,他們是很鐵的哥們。他在中國已經有八年的時間了,來島城是近一年,在這里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詢公司。說到這里,他提出改天要帶我去他的公司看一看。
  女人也許就是這樣,當佐藤主動開口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心里突然有一種感動,現在想想,這些不是他本該早就告訴我的嗎,可那時就是這樣,佐藤每靠近一點,我便沒有抱怨,只有感動。
  第二天九點多,當我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口的同事藍姐很做作的叫了聲:“佐藤先生,您來了。”我心里一驚,不知為何心咚咚跳了起來。佐藤笑著走進來,對校長說:“唐校長,你好,今天來,要向你借一個人。”唐校長笑著說:“咱們本來就是一家,用人,你就直接說。”佐藤指指我:“是這樣的,我們這些同學,想要做一本通訊錄,帶照片的,我想讓張老師到我公司幫忙給排版整理一下。”“好呀,沒問題。”唐校長答應了:“小張,跟佐藤先生過去吧。”這時門口的藍姐忽然說:“趕緊去,趕緊回,這里還有很多事情呢。”
  我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藍姐這個人,她屬于那種死不開眼的伙計,校長這邊都給佐藤面子,她卻偏要我趕緊回來。不知道為什么,她一下令,連唐校長都沒反駁。我聽其他同事講過,似乎這藍姐和唐校長之間有點什么,說到這里,我還要八卦一下,記得有天晚上12點多,藍姐給我打電話,安排一件突發事情,我聽到她那電話背景音里有一種電視頻率,感覺是香港衛視中文臺,在我們這邊是收不到那個頻道的,除非你是港澳同胞或者外國人,家里就可以申請這些頻道,而唐校長不就是香港人嗎?那一瞬間,我突然很八婆,她剛掛斷電話,我立刻撥通了唐校長的電話,把藍姐委托我的事情,特意跟他匯報了一下,仔細聽那電話背景,是同一個頻道。于是,我斷定當時藍姐和唐校長在一起,晚上12點,同一個頻道,其他的話,不言而喻了。
  佐藤素日里就看不慣藍姐,因為她總是對我指手畫腳,今天說了這話,佐藤自然不高興,但是他從來不會表現出來,而是突然對藍姐說:“哎,你這普通話可真不標準呀,連我個日本人都不如。”藍姐有些不服氣:“哪句不標準了,佐藤先生,還請指教。”佐藤就開始啊、喔、鵝、衣、烏、魚的和她胡攪蠻纏起來,期間說藍姐是天山老妖,總之就是變相在罵她,連一旁的同事都聽出來了。
  帶著我走出辦公室,佐藤說:“解恨吧。”“額?”我糊涂了。“早就看她不順眼了,總是找小百合的麻煩。”佐藤拍拍我的頭,似乎我是他養的寵物貓。“謝謝。”我笑著說。
  打上出租,來到了南京路,佐藤的辦公室就在21層,一開門,先脫掉鞋子,真是日本人的禮數。他的公司大約有100多平米的樣子,員工有四個,清一色的男孩,都穿著統一的藏藍色的西裝。因為這里沒有女人,突然我心里有了一種放松感,嫣然好像是這里的老板娘。
  佐藤掏出錢包,對其中一個助理說:“去超市買些排骨來,今天中午張老師在咱們這里吃飯。”那助理面無表情泱泱的走了。佐藤去泡咖啡,我看到辦公室有塊白板,擦干凈,在上面寫下了佐藤龍一幾個字,就在這時,我聽到屏風背面,那個被安排去買排骨的助理對另一個說;“真是變態,今天愛男人,明天愛女人。”我不知道他們在說誰,但明顯感覺是在說佐藤,心想興許是他對待員工太嚴厲了吧。這時,佐藤走出來,看到我在白板上留下了他的名字,拿起馬克筆,在他名字的旁邊寫上了張雅茹幾個字。我看看他,那感覺很有小時候的默契,和自己心儀的男生站在黑板前,寫上他的名字,暗示自己的感情,他也順勢寫上我的名字,暗示兩人天生一對。
  吃飯前,佐藤打了一個電話,特意叫來了他的鐵哥們賈波,但是賈波見到我的第一句話,讓我好生迷惑,當佐藤向他介紹我的時候,沒等佐藤開口,賈波笑著來了一句:“我認識,前天不是剛一起吃的烤肉嗎?”佐藤說:“你沒見過。”賈波辯駁著說:“就是她,那天就是她。”我好生糊涂,前天我并未見過賈波,況且前天我也沒和佐藤在一起,我想追問,又覺得不禮貌。
  我敢肯定,那個和賈波一起吃烤肉的一定是另一個女孩,因為前天佐藤說他晚上有事,就沒來接我下班。但是那個賈波見到的女孩必然和我極度相似,并不單純是長得像,如果只是單純長得像,賈波不會那么肯定,那個女孩一定是個頭,打扮都和我一樣,肯定連長長的馬尾也一樣,否則賈波不會那么肯定的說見過我,而是會說我和那天吃烤肉的女孩長得很像,但是發型不一樣。
  可是,天下縱使有兩個人長得極為相似,又怎么會連扮相也一樣。那個女孩是誰?我心中充滿了疑惑,當我望向佐藤時,他一臉沒事兒人,也不想解釋什么。
  吃飯時,六個大男人圍著我一個女孩,還真有些不習慣,佐藤不斷向我碗里夾排骨,我想喝水,怯怯的問了聲:“有水嗎?”其實,我并沒有想讓佐藤去倒,他竟然立刻站起來:“有。”聲音剛落下,水杯送到了我面前,幾個工作人員一起看著我,他們估計在想,平日里需要他們服侍的老板,現在怎么變得像仆人一樣。而這時的賈波顯然有些不太自然。
  從佐藤的公司回來,我似乎添了心事,只要佐藤不和我在一起,我就感覺他一定是和那個和我長相極為相似的女孩在一起。如果佐藤真的有女朋友,我也認了,大家就不要走得這樣近,我很想直接問問他,我們到底是什么關系,但是又怕丟了面子。
  恰好,我們單位的辦公室主任從加拿大探親回來,給我捎了兩瓶冰葡萄酒。于是,我給佐藤寫了一封郵件:”佐藤先生,我男朋友從加拿大回來了,帶了兩瓶冰葡萄酒,給你留一瓶吧。“第二天一大早,佐藤打來了電話:“小壞蛋,我哭了一晚上,連眼睛都哭腫了。””怎么了?“我故意問。”“你男朋友回來了?”他問我。看來,昨晚佐藤的傷心是因為我男朋友回來了,如果他已經有女朋友了,那就不會為此傷心了,我心花怒放,笑著說:“傻瓜,是男性朋友,是我們辦公室的王主任回來了。”他聽后,顯然也很開心,說:“小壞蛋。”
  以后的日子里,我不再去追究佐藤的那個與我極為相似的女性朋友,因為他一直在我身邊展示著曖昧。你知道嗎,他有多么貼心,有時在工作的中途,我會收到羅密歐送來的黑森林蛋糕,落款是:大壞蛋。同事們都很羨慕,但是都不知道是誰,只有我知道,平日里稱我是小壞蛋的他,一定就是大壞蛋。有時,佐藤的公司有商務會議,他會跑去校長那里借用我,其實我一不懂日文,二不懂商業,每次都是跟在他身后,像個陪襯,我曾經多次對他說,我還是別去了,他會說,你知道嗎,你只要坐在那里,即使什么話都不說,也很有分量。哎呀,就我這個丑樣子,我故意說,你要是不好,我還帶你,我的眼光可好了,我看著好的人,基本百分之百都說好。他的話說的我心里甜甜的,像涂了蜜糖。而且像佐藤這樣身份和長相的人,能對我認可,能帶我出席各種場合,說明,我還是很好的,想到這里,我更加多了一份自信。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佐藤走得越來越近了,他無論去哪里都會叫上我,單位沒事的時候,我會泡在他公司里,有點秘書的感覺,幫他打一些文件,或是陪他參加一些商務會議,佐藤說,他不需要我做什么,只要跟在他身邊,就那么靜靜的坐在那里。
  到了周末,佐藤帶我喝茶、踏青,我們談天說地,但是對于他的過去,他的背景,從他嘴里都沒提起,他仿佛就是為現在而存在。我們之間的感情純潔而透明,我認為這就是愛,我從來沒想過要他拉起我的手,他也沒想過要以任何方式親近我,這種友情和愛,朦朧而美好。
  佐藤對我很信任,他的郵箱放心的讓我處理,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他的郵箱中,有一封來自征婚網站的通知,說是有個朋友關注他。我嘗試著登上了那家網站,用佐藤的郵箱登陸,結果還真進去了,看到在那里,佐藤的英文名字,叫愛麗絲,那不是個女孩名字嗎,我真的很好奇,看到佐藤尋找的好友名單,清一色都是男士,有北京的、上海的、深圳的,都是些大都市,我心里暗想,這家伙真有心眼,到處結識朋友,出去旅游還真的節省資源呀。
  可是,他為什么要以女性的名字注冊,再去尋找男性呢?如果將來見面,那不就露餡了嗎?他這是唱得哪一出呢?
  同樣讓我感到疑惑的,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有一次,佐藤家里的電腦系統壞了,他在電話里說讓我去幫他看看,我說沒空。他竟然笑著說,不來也好,否則他媽媽會以為他把女朋友帶回家了。
  我聽得云里霧里,一直搞不清楚什么意思,他是說他的媽媽會以為我是他新交的女朋友?我只能這樣猜測,依然是不再追問,直到我見到姐姐,一切的誤會和誤解都明白了。
  其實,在與我交往的時候,佐藤已經有了女朋友,第一次見面時,他之所以盯著我直看,是因為他驚愕于天下竟然有長的如此相像的人,賈波那天一起吃烤肉的,不是我,但是一個和我長的及其相像的女人,估計這份像不是單純的像,而是像到了骨子里,否則他也不會見到我就會以為是她,難道那個她除了和我長得像,扮相也一樣嗎?我們知道,長得像是一回事,興許我長馬尾,她是短發,可是如果我和她有一星半點的扮相上的差異。賈波頂多說句:“你和前天晚上一起吃烤肉的女孩,長得好像啊。”既然他那么肯定是我和一起吃的烤肉,那個女孩一定和我極其相似。這也就是為什么佐藤第一次到我家,問我媽媽家里就一個小公主嗎?那言外之意就是還有一個和我相像的女孩存在于這個世界上。
  至于佐藤說,他媽媽以為他把女朋友帶回家了,據我分析,他媽媽一定見過他的女朋友,但是他的女朋友現在不在身邊,我那天如果去,因為極度相像,他媽媽會懷疑是他女朋友來了,而不會考慮是另外一個人,也不是我所猜想的以為我是佐藤的新女朋友。
  那么,那個人到底是誰?有一點可以肯定,她長得和我如出一轍,而且年紀相仿。我想問佐藤,但不知該如何開口,他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從不談過去,不談他身邊的人。那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問:“哥哥,你女朋友什么時候來小城。”“女朋友?”他定定的看著我。“女朋友在哪里?”他又拋給我一句模棱兩可的回答。我在辨別著他的回答,這回答里,分明包含了兩種意思,一,他現在還沒有女朋友,二,我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有了這話,我對那個女人沒有了追究的意義,哥哥他沒有女朋友,雖然我也不是他的女朋友,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誰又知道會發生什么。
  成為佐藤的女朋友,這應該說是我的一個夢想,興許是為了那份矜持,我對誰也沒說起。日子就這樣流逝著,佐藤施展了一種曖昧,他會在你傷心時,撫摸你的頭,在你高興時,突然敲你腦袋一下,嚇嚇你。他喜歡在外人面前,親切的介紹:“這是我的小妹妹,在小城唯一的親人。”搞得很多人都以為我也是日本人。
  佐藤太細致了,細致的有時像個女人,出去聚會,他會給我留個座位,吃飯時,我只需輕輕用胳膊肘碰他一下,他就知道我想吃哪道菜,但是夠不著,又不好意思站起來。他明白我的心理,懂得我的每一個眼神,而又服侍的那么入微。
  佐藤太愛玩真實的謊言了,每次我在半含半露中問起他的女朋友或者家事的時候,他都會用模棱兩可來回答。記得最傷人的一次就是,有一天中午,我在班上,他忽然給我打電話,要我去臺東吃飯,我問他在臺東干嘛,他說拍婚紗照,聽到這幾個字,我的心緊緊一收,但是依然故作鎮靜的問:“新娘是哪里人呀?”他壞笑著:“波斯尼亞、坦桑尼亞、摩洛哥混血。”說完哈哈哈哈笑起來,接著說:“哪里呀,女朋友還沒有呢。”我的心放下了,但是那天工作太忙,我并沒有去。
  過了沒有多久,有一天佐藤讓我和他去看一處復式的房子,我心里很忐忑,感覺像是在準備婚房,在出租車上,我狠狠心問道:”哥,你要結婚了。“他依然笑笑說:“結你個頭,女朋友在哪里?”聽了他的話,我的心放下了。
  在我內心的迷霧深處,佐藤身邊應該有一個和我長相極度相似的女孩,但是從佐藤的嘴里,他從來沒有承認過那女孩,自然他也沒有說過我就是他的女朋友,但是他帶著我所經歷的這一切,都讓我如墜夢里般的感覺自己就是他的女朋友。
  直到三個月后,佐藤給我發來了一條短信:后天我結婚,新娘很像你。那一瞬間,我明白了,以前的那些話都是真實的謊言,他根本從一開始就有女朋友,買房子、拍婚紗照,這些一樣不落都是他當時正在做的事情。
  我有些恨他,為什么要說真實的謊言,為什么要釋放曖昧,為什么看起來很喜歡我,結婚時卻選擇了她。也許,那個她本身就是在我之前來到了佐藤的身邊,是我遲到了,而佐藤又為什么帶著我去做本該和她去做的事情,我的心中充滿了恨,充滿了求而不得的憤怒,我選擇了遠離佐藤,更換了電話號碼,切斷了一切和他的聯系。
  在佐藤結婚的頭天晚上,我破天荒的接受了一個追求者的邀請,他追求我很久了,我一直拒絕,那天晚上他提出請我吃飯,我爽快的答應了,我說:“不要吃飯了,我們去唱歌吧。”KTV包間里,只有我和他,我唱著:“后來,我終于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是你已遠去,消失在人海。后來,終于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唱完了這首歌,我放聲大哭,哭得那個追求者不知所措,我問他,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他虔誠的點點頭,我把和佐藤的相識從頭講起,哭的稀里嘩啦。
  第二天一早,這個追求者給我打電話,他說:“丫頭,昨晚你哭得厲害,我沒說,怕你傷心。”“那現在說吧。”我回答。“你真的很愛他。”停頓了片刻,他接著說:“從你昨晚長久歇斯底里的哭泣,說明你是真的愛他。”說完他掛上了電話。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淚水再次洶涌而出,我看看表,再過一刻鐘就十點了,佐藤即將迎娶那個人,會有禮炮,會有歡呼,我甚至能看到佐藤著黑色的禮服,那風度翩翩的樣子,而那個著白色婚紗的女人,我知道和我一個模樣,但卻不是我。

  幾個星期后,父母突然問起佐藤的近況,我順口說:“結婚了。”然后惡狠狠的補充:“那新娘和我長很很像。”聽了這話,母親的臉色有些凝重,拉住我詳細的問起來,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這一夜,父親和母親都沒有睡,他們堅定的相信,二十多年前,他們確實丟了一個孩子。
  從母親的回憶中我得知,當年母親懷了一對雙胞胎,第一個孩子出生時,她明明聽到了哭聲,可醫生卻告訴她孩子死了,第二個出生的我被放進了保溫箱。父母沒有過多去追問,也沒有去看看那個死掉孩子的尸體,就這樣離開了坊子八九醫院。
  顯然,當時的醫生說了謊,我的那個雙胞胎姐姐并沒有死,而是送與了他人,而父母過度聽信醫生的話,以為孩子死了,直到聽說佐藤的新娘和我長得一模一樣,他們的心被觸動了,有種感覺那是他們曾經被宣告死亡的老大,于是,父母非要讓我去見一見佐藤的新婚妻子,我矛盾了。
  自從我切斷了和佐藤的聯系后,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他的消息了,我不知道這期間他是否找過我,還是沉浸在自己的新婚蜜月中,確切的說,就是他想聯系我,估計也聯系不上了,我想這就是我對他的懲罰。
  但是如今,為了父母的這個心愿,我必須和佐藤聯系,我主動撥通了他的電話,佐藤知道是我,在電話里一直保持沉默,我冷冷的說:“你結婚了,我很不開心。“為什么。”佐藤明知故問。“因為,我愛你。”我咬牙切齒的回答。“你永遠是我的小妹妹,我不能害你。”佐藤說完,掛上了電話。
  害我,冥冥中我似乎明白這是什么意思,這是在指向什么,這還要源于佐藤的一個秘密。
  有一次,佐藤讓我幫他做幾份合同,他在島城最好的酒店長包了一間總統套房,我就在那里幫助他起草合同,用的是佐藤的私人電腦,佐藤很會搞小浪漫,制造小情調,每過半個小時,必定會有門鈴聲,一個菲律賓的男服務員會出現在門口,他用英文告訴我,佐藤先生讓他送東西過來,有時是咖啡,有時是甜點,有時是小花,我明白,佐藤這是怕我一個人做合同孤單無聊,變著方兒的來給我調節氣氛。
  在休息的空擋,我突然心生想法,想看看佐藤的電腦里都有些什么,先去看看他喜歡的網站吧,進入佐藤的收藏夾,里面全都是什么粉色天空、藍色男孩之類的網站,那時我年輕,也沒深思,打開他的F盤,里面有游戲、文件,還有video,我想看看他都下載了些什么電影,打開文件夾的一瞬間,我驚呆了,因為是預覽狀態,每個電影都是第一個鏡頭的縮影,我看到清一色都是男男相擁的鏡頭,我忽然想,難道佐藤還好這一口,喜歡看同性戀電影,又一想剛才那些網站,不都是同性戀的嗎?突然,一個熟悉的人映入眼簾,有一個電影的縮影是賈波,而佐藤正被他壓在身下,我驚呆了,難道佐藤不單純是愛好那么簡單,而妥妥的就是同性戀?
  我一下子回想到了佐藤公司員工私下罵他變態的情節,又一下子回想起上次在佐藤公司吃飯,當佐藤幫我倒水回來時,賈波不悅的神色,還有,對了還有他在交友網站上以女性身份尋找男友的信息,這才是真正的佐藤,他是一個同性戀,確切的說,在同性關系中,他擅長扮演女性,他所謂的不想害我,原來是基于他的這一嗜好。
  可是,佐藤哪里知道,即使他是同性戀,我還是愛他,如果他迎娶的是一個和我毫不相干的女人,也許我心中的恨會少一些,可是他居然娶了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女人,而且很有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姐姐,想到這里,我怨氣不散。
  我覺得,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東西,被這個姐姐生生奪走了,恨,充滿我的胸膛,我寧可佐藤來害我,我不認為他這是在保護我。
  我把父母的事情告訴了佐藤,他回家詢問了他的新婚嬌妻,她說自己從小是被抱養的,她的父母是軍區的首長,當年不能生育,聽佐藤說了我的情況,她立刻給養父母打電話,確認她的出生地點正是我當年出生的坊子八九醫院。
  
  于是,我和姐姐相見了,就是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好像是為了彌補這些年的感情欠缺,姐姐對我們一家很是上心,她讓佐藤出錢幫忙修復了家中的老宅,帶我去買名牌的衣服,她和佐藤去哪個國家游玩,都會帶上我。
  你覺得此刻的我幸福嗎?痛苦,前所未有的痛苦,三個人一起坐在餐桌前,我叫著姐姐、姐夫,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曾經對我那么好,現在卻是人夫,我心里撕裂一般的疼痛,讓佐藤消失吧,我多少次下這樣的決心,姐姐成了寡婦,我去陰間陪著佐藤,為了他,做鬼我都樂意。
  我在計劃著,計劃著讓佐藤不用那么痛苦的死去,可是面對他,我無法下手,如果姐姐,如果從沒有姐姐,就不會有人跟我爭奪佐藤,還是讓姐姐消失吧。
  佐藤出差了,這對我來說,是個再好不過的機會,姐姐有家族糖尿病,這點是遺傳了父親的基因,這些年為了給父親治病,我多少也了解了一些治療糖尿病的手段。
  那天臨睡前,佐藤從巴黎打電話過來,說他看好了一件晚裝,問姐姐想要什么顏色,姐姐說粉色,佐藤又問小百合喜歡什么顏色,姐姐問我,那表情帶著甜蜜,我說,也是粉色。
  早晨,我把準備好的降糖藥達美康,一盒的劑量研成了粉末,又在里面加上了十片安眠藥,放進了姐姐的牛奶里,姐姐絲毫沒有任何防備,就在姐姐端起杯子的一瞬間,我也沒有絲毫的后悔,而是盼著她趕緊把牛奶喝下。
  姐姐喝完了,不多時感覺有些困,我扶她上床,緊接著她的身子猛烈的顫抖起來,眼睛睜得特別大,死前捶死的掙扎,向我伸過手來,我冷冷的看著她,如釋重負。
  沒多久姐姐陷入了低血糖的昏迷,她失去了意識,身體還在抽動,不知道為什么,我恨不得再向她扎上兩刀,我終于明白了,最毒婦人心到底是什么意思。
  姐姐靜靜的躺著,沒有了呼吸,她的臉很白,那雙與我極度相似的眼睛,緊緊的閉著。
  
  三天后,佐藤回來了,我換上姐姐的衣服,他一進門,我就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小百合,你這是怎么了。”他居然能分辨出我不是姐姐。我有些生氣:“我就是大百合。”“別鬧了,你姐姐呢?”佐藤輕輕推開我,似乎有些預感的向臥室走去,我拉住他:“我和姐姐有什么不同嗎?為什么,是她,不是我?”我發瘋的問。“我不能害你。”佐藤回答。“那你的意思是,你就忍心害姐姐嗎?”我不服氣。“我和你姐姐,不是害與不害的問題,我愛上她的時候,以為我不會再對男人感興趣了,可是當見到賈波,我發現我骨子里還是愿意做一個同性戀。”佐藤說完垂下了頭。
  “我不在乎。”我哭著說。”可是我在乎。”佐藤瞪著我。“告訴我,如果不是和姐姐先認識,讓你選擇,你會選擇誰?”我追問。“賈波。”他又是摸愣兩可的回答。
  我生氣的沖向臥室,姐姐靜靜的躺著,佐藤走過去,出奇的平靜,回頭看著我:“你終于做了。”我不允許任何人搶我的東西。”我歇斯底里的回答。“你知道嗎?你姐姐遠比你痛苦。”佐藤的雙眼噙滿了淚水。我愣愣的看著他。“我和李承的事情,其實在婚前你姐姐也多少知道一些,可是她那股倔強,和你有時還真的很像,就這樣義無反顧的結婚了,你知道我們的新婚之夜是怎么度過的嗎?你姐姐獨守空房,我去了賈波那里,因為他正在為我的結婚,而萬分痛苦。”佐藤的手插進了頭發里,用力的撕扯著。“那天晚上,還有一個人在痛苦。”我靜靜的說,看著佐藤。“告訴我,你都做了什么?”佐藤使勁的搖著我的肩膀。
  我想了想,似乎告訴他姐姐死的每一個細節,對我來說都很痛快,我想讓佐藤更加痛苦,我把如何制造姐姐低血糖死亡的每一個細節都告訴了他。
  那天,姐姐,我,佐藤在臥室里共同度過了一晚。第二天,佐藤告訴我,你走吧,當做什么也沒發生,永遠爛在肚子里。
  我走了,幾天后,公安局來電話,說姐夫殺死姐姐后,自殺了,留下了一封遺書。
  “佐藤,我知道你最愛的是我,至死你都在保護我。”我沖到大海邊怒吼著:“姐姐,我恨你!”
  姐姐和佐藤安葬了下來了,按照佐藤留下的遺囑,我辦理了留學日本的手續,順帶繼承了佐藤在日本名古屋的一所老宅和一些家業。
  我曾經想過,以我對佐藤偏執的愛,也許我該選擇在富士山的火山口縱身一躍,去另一個世界,繼續帶著我、佐藤和姐姐的糾纏,一起共生共滅。而我,卻茍且的,讓佐藤頂下自己的罪名,一個人悠哉的享受著新生活,連死的勇氣都沒有,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原來,我最愛的,是我自己……我是愛他的,直到現在依然愛他。
  曾經,我以為遠離就能忘記他,不去愛他,后來我發現,遠離只是從視覺上遮住了愛的眼神,卻永遠無法扭回那顆愛他的心。
  現在,她就躺在我的不遠處,是我殺死了她,也可以說,是我殺死了自己。我曾經想過,與其讓她一個人占有他,不如讓我們大家都失去他。可是面對他,愛讓我無從下手,可是面對她,恨讓我沒有絲毫的顧忌,她死了,他還存在,而我依然不可能得到他,但是同樣她也無法再擁有他,這個結局對我來說,足夠。
  
  “姐,是你嗎?”我看著她,近乎是在看著我自己,佐藤在一邊,上前來扶著我的肩膀:“我說過,你們真的好像。”她愣愣的看著我,估計也像是在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些驚愕:“那天,你姐夫跟我說起你,我還不相信,沒想到……”話沒說完,她沖上前來,一把摟住我,放聲痛哭。
  “爸媽如果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我抱著姐姐,感覺到她連身體的筋骨都和我一樣,軟軟的肉,小小的骨。“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顯然很想知道答案。
  其實,要說到這件事情,還要從我的姐夫佐藤龍一說起,他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仿佛唯一的目的,就是一種介質,就是一條線,上天安排他,就是要他把我們兩個姐妹從兩個不同的方向拉到一起。別人說,這叫緣分,要我說,這就是怨憤,佐藤就是一根締結我和姐姐冤家扣的奪命鎖。
  兩年前,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EMBA,總裁培訓班……一旦讓我回憶起這段頗具戲劇性的過去,首先竄出來的就是這些關鍵詞。現在,我把它們串起來,就是關于我、佐藤和姐姐的故事。
  
  2020年,就在夏蟬剛剛從泥土里爬上樹梢的時節,我從島城的一所重點大學畢業了,帶著那么些許的單純和躊躇滿志,我開始了自己的求職之旅。興許事情就是那么隨機緣而遇,在我拎著皮箱離開宿舍的時候,在校園的公告板上看到了那則招聘信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招聘助教一名,有意者請前往一號教學樓201面談。
  鬼使神差的,我來到了201,面試的是香港合作方面的一個校長,他說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和我所在的學校共同開辦了一個EMBA課程,他們需要一個助教,就是平時與墨爾本方面聯絡教務事宜,負責學員接待,做外教的翻譯助理等等大事、小事、雜事兼備的這么一個角色。
  由于對外性極強,面對國外都是教授級人物,面對國內又都是總裁級人物,于是他們需要一個英語流利、處事靈活,長相夠格的女孩。校長說完這些條件,從上到下又打量了我一番,點點頭,似乎我就是合適的人選,不知為何,我想都沒想就對這份工作產生了一些興趣,有一種叫做挑戰的細胞在我體內蔓延開來,就這樣當場簽訂了勞動合同。
  
  上班的第一天,我扎了一個及腰的馬尾,額頭梳得精光,很是干練利索,特意選了一身天藍色的職業套裝。這是第一期EMBA的培訓課程,也是我上班的第一天,當三十多個學員都陸續到齊了之后,教室的門被緩緩關上,一切似乎就要凝結在那個祥和的上午。
  上課的間隙,外交John忽然示意我去拿一個教具,在下一個環節的教學中他會用到。我離開教室,輕輕關上門,來到走廊。要知道,整個二樓都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課程的領地,教室在走廊的一端,教務辦公室在走廊的另一端,樓梯入口就在正當間,前后不過百米的距離,就是這個短短的距離,我的人生開始了戲劇性的轉折。
  在我取教具回來的時候,佐藤出現了,他一米七五的個子,分頭,白皙的面龐上駕著一副金絲邊眼鏡。他是從教室方向走過來的,遠遠的,我就發現他盯著我直看,那眼神不是好色,而是帶有一些深意,我也直直的看著他,因為他的樣子好像我前些天夢中的一個主角。
  就在前些天,我曾經做過一個奇怪的夢,夢里的小城好像已經被日本人占領了,人們走在馬路上,只要看到日本人,都會背過身去,不敢回頭,直到日本人走遠。那天,我走在熟悉的路上,遠遠來了一隊日本軍人,我像其他路人一樣,趕緊背過身轉過頭,等待著那隊人馬趕緊過去。在漫長的等待中,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輕輕拍起,我一回頭,是一個著日本軍裝的男人,我心想,這下壞了,沒想到,他很溫柔的朝我笑著,夢中的那張臉,竟然和眼前的這個人一模一樣。
  隨著我和這個男人的距離慢慢拉近,我們就這么盯著對方,沒有羞怯,沒有尷尬,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就這么遠遠的對望著,似乎以前就相識,那心中應該也有各自的疑惑,就在將要擦肩而過的瞬間,他突然問:“EMBA在哪里上課?”“您是?”我的問話剛一出,他很脆快的說:“我叫佐藤龍一,是第一期的學員。”“日本人?”我幾乎是驚呼著說道。“我是,善良的日本人。”他操著流利的中文回答。其實,他誤解我了,我之所驚呼,是因為他除了和我夢中的日本軍人一模一樣外,居然還真的是個日本人。那一刻,我有點驚異于那個夢的神奇、準確、先兆。我不好意思笑笑:“我也是非常善良的中國人,教室在那邊,您走反方向了,請跟我來。”
  將佐藤安排到他的座位,我便坐到一旁例行我的助教職責,不知道為什么,我發現佐藤的眼睛沒有看外教,而是依舊在不停的打量我。我在想,這個人難道是對我一見鐘情了?說心里話,在日本人當中,佐藤的個頭和長相還真不賴,不用說日本,就是在中國,也是一個蠻陽光的大男孩。那時的我正待字閨中,不免春夢蕩漾起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緣分?這就是月老不遠萬里牽來的紅線?
  EMBA總裁班因為是在職培訓,通常都會選擇周六、周日上課。第二天的課程,不知道為什么佐藤沒有來,我從早晨到了辦公室就開始等待他的身影,一直到當天的課程結束,他始終都沒有出現,我的心不知為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那感覺就像有一種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在眼前一閃,忽然又消失了,這份工作突然也顯得沒有意義起來。
  星期一,是我輪休的日子,心里想著佐藤,似乎什么事也不順心,忽然手機響了起來,一看顯示的號碼,是個座機,非常陌生,但是忽然有種感覺,應該說是強烈的感覺,那是佐藤。接起電話,那端傳來一個男人粗聲粗氣甚至有些恐怖的聲音:“小姐,小姐,你好呀。”我噗嗤一下笑出來:“佐藤先生,你好。”“呀,你居然知道是我?”佐藤清脆的變回了自己的聲音。“你怎么知道這個號碼是我的?”他有些好奇的追問。“預感唄。”我驕傲的回答。“看來我們真是心有靈犀,一見,一見……”佐藤不知道為何語塞了。雖然我很想他能說出一見鐘情那個詞,可還是故作清高的打斷他的話,糾正著說:“一見如故。”“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佐藤笑著回答。
  調侃過后,我問他打電話來有何貴干,佐藤說外教留的作業里面,有幾個問題他不明白,想找我當面求教。我說,至于那么急嗎?作業不是要下周末才交嘛,我明天上班,到時學校見吧。可佐藤說必須今天見,他竟然自己主動提出來要到我家里。聽了這話,我半開玩笑說:“我父母可都在家呢?”“我又不是壞人。”他以為我誤解了,有些著急。“哼,壞人從來不說自己是壞人。”我故意氣他。電話那端靜默了片刻,我們倆同時咯咯笑了起來。
  
  放下電話,我精心打扮了起來,知道有個國際友人待會兒要來,爸媽也忙了起來,因為正趕中午飯點兒了,他們準備包餃子款待一下日本朋友。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我大學四年從未有過如此惦念一個人,如此想時時刻刻與他見面,哪怕只是靜靜的坐在他身邊,而這個與我一面之緣的佐藤,讓我產生了前所未有的依賴感、惦念感。難道,這就是愛情?
  半個小時候后,我站在路口,佐藤乘出租車到了,下了車,他執意要去樓下的超市買點東西,被我死活給拖上了樓。到了家里,見到我的父母,他很禮貌的鞠了一躬,第一句話竟然問:“你們家就這一個小公主?”母親笑著說:“你的中文說得真好。”佐藤做了個謝謝的手勢。母親接著回答:“就這一個,我們那時候趕上了第一批計劃生育。”“哦,哦。”佐藤一邊點頭,一邊不停的打量父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作業呢,快拿出來。”我故意帶著老師的口吻說。“好的,小百合老師。”佐藤邊從包里向外拿本子邊說。“啊?小百合?”我有些糊涂,我啥時候有這名字了。“我以后就叫你小百合吧,你就是佐藤小百合。”佐藤此刻有些霸道。“為什么?為什么跟你姓,你為什么不能叫張龍一,跟我姓。”我有些執拗。
  佐藤又從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筆記本,很有日本特色,遞給我:“初次見面,微薄小禮。”我接過那筆記本,打開,里面別著一支漂亮的鋼筆,在筆記本的扉頁上,非常整齊的用中文寫著:贈:小百合。其實,別看我嘴上不認可,當佐藤用他的姓氏冠以我小百合的名字時,我真的有了一種親近感,似乎他也在暗示什么。我默許了,抬頭看著他,發現他也正在看著我,我們倆微微一笑,就這樣融化在彼此的眼神中。
  
  不知為何,我與佐藤之間,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近感,彼此好像前世就認識,頗有一點《紅樓夢》中賈寶玉和林黛玉初識的感覺。佐藤,他這個人很開朗,說不了幾句話,就會哈哈笑上一陣子,從外表你感覺他很率真,很正直。
  但是,他這個人有時又讓人感覺很神秘,似乎他的存在就是形單影只的一個人,你甚至不知道他的年齡,他的婚姻,他的家人,他的生活。我曾經悄悄翻看過他的報名表,那上面的基本信息都是空的,我不知道校長為什么會允許獨他可以上交這樣一份不合格的報名表,這份不完整的報名表似乎又在暗示著佐藤身份的神秘。一度,我曾經以為他是一個國際間諜,一度,我還以為他是一個政界的特殊人物。
  有人可能會想了,既然你對佐藤有那么多的喜歡和那么多的好奇,為什么不問一問他。其實,我在每次的聊天暢談中都有變相問過他,可是每次一涉及到這些話題,他總是用幽默的回答給扯開了。這樣說吧,有一次我問他到底比我大幾歲,他忽然哈哈大笑著說:“我?永遠二十八歲。”還有一次,我試探著問他:“你在中國,想不想念日本的家人,你的孩子多大了?”他又哈哈大笑著說:“孩子?我的孩子遍及世界各地。”
  其實,我明白,有些事情他不想提及,我也逐漸感覺到,他不想告訴你的事情,你是怎么問都問不出來的,但是如果他想告訴你的事情,你不用問,他自然會說。
  在EMBA總裁培訓班,佐藤很打眼,他中文流利,為人熱情,課堂上發言踴躍大方,很快就被眾多優秀的總裁們推舉為班長。自然,除了日常的交往,他因為班長的身份,也和我的工作來往甚密。這似乎給了他一個理由,除了每周末在總裁班上課見面,每天下班之前,佐藤都會親自來學校找我,問一問有沒有什么教務方面的事情,每次問完了,他都找借口賴著不走,其實是在等我下班。
  在徐徐的海風中,下班時有了佐藤的陪伴,我的心里甜甜的,我們漫步在校園里,一邊走一邊說笑著,當我快要到車站時,他會突然說:“晚上帶你去吃飯吧。”其實,我知道,這句話他在心里已經憋了很久,我點點頭默許。
  日子就這樣在甜蜜中度過,種種跡象表明,我和佐藤是在戀愛了,只是那種愛純潔得沒有絲毫欲望的占據,很像是父母年代的愛情,單純而熱烈。可是,面對佐藤,我透明的像一張白紙,沒有歷史,沒有背景,他一眼就能看穿。而面對我,佐藤依然像層迷霧,化不去,柔不開。
  有一天,我突然又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接來一聽,居然是佐藤,他樂呵呵的對我說:“小百合,趕緊記住這個號碼,這是我剛申請辦理的,是給你和我媽媽專用的,這樣有事情,你一下子就能找到我。”一瞬間,我有點受寵若驚。
  確實是這樣,記得以前每次通知上課的事情,一遇到佐藤在外出差,任憑同事們誰給他打電話,他都不會接聽,可是怪了,當我打給他時,他無論在哪里,無論在忙什么,都會第一時間接聽,于是,在我的單位,對于佐藤的事情,同事們都委托我去辦,那層意思不言而喻。
  我雀躍著,像只快樂的小鳥,就是因為佐藤為我單獨辦了一個電話號碼,而從這里面,我也洞悉到了他的一點信息,他還有媽媽。
  有天晚上,佐藤親自開口給我講了他的私人情況。他說,他的媽媽也在中國,就住在島城,他平時和媽媽住在一起,在島城,他除了和我最要好,還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賈波,那人在工商局工作,在島城傾心傾力給他辦了不少事情,他們是很鐵的哥們。他在中國已經有八年的時間了,來島城是近一年,在這里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詢公司。說到這里,他提出改天要帶我去他的公司看一看。
  女人也許就是這樣,當佐藤主動開口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心里突然有一種感動,現在想想,這些不是他本該早就告訴我的嗎,可那時就是這樣,佐藤每靠近一點,我便沒有抱怨,只有感動。
  第二天九點多,當我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口的同事藍姐很做作的叫了聲:“佐藤先生,您來了。”我心里一驚,不知為何心咚咚跳了起來。佐藤笑著走進來,對校長說:“唐校長,你好,今天來,要向你借一個人。”唐校長笑著說:“咱們本來就是一家,用人,你就直接說。”佐藤指指我:“是這樣的,我們這些同學,想要做一本通訊錄,帶照片的,我想讓張老師到我公司幫忙給排版整理一下。”“好呀,沒問題。”唐校長答應了:“小張,跟佐藤先生過去吧。”這時門口的藍姐忽然說:“趕緊去,趕緊回,這里還有很多事情呢。”
  我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藍姐這個人,她屬于那種死不開眼的伙計,校長這邊都給佐藤面子,她卻偏要我趕緊回來。不知道為什么,她一下令,連唐校長都沒反駁。我聽其他同事講過,似乎這藍姐和唐校長之間有點什么,說到這里,我還要八卦一下,記得有天晚上12點多,藍姐給我打電話,安排一件突發事情,我聽到她那電話背景音里有一種電視頻率,感覺是香港衛視中文臺,在我們這邊是收不到那個頻道的,除非你是港澳同胞或者外國人,家里就可以申請這些頻道,而唐校長不就是香港人嗎?那一瞬間,我突然很八婆,她剛掛斷電話,我立刻撥通了唐校長的電話,把藍姐委托我的事情,特意跟他匯報了一下,仔細聽那電話背景,是同一個頻道。于是,我斷定當時藍姐和唐校長在一起,晚上12點,同一個頻道,其他的話,不言而喻了。
  佐藤素日里就看不慣藍姐,因為她總是對我指手畫腳,今天說了這話,佐藤自然不高興,但是他從來不會表現出來,而是突然對藍姐說:“哎,你這普通話可真不標準呀,連我個日本人都不如。”藍姐有些不服氣:“哪句不標準了,佐藤先生,還請指教。”佐藤就開始啊、喔、鵝、衣、烏、魚的和她胡攪蠻纏起來,期間說藍姐是天山老妖,總之就是變相在罵她,連一旁的同事都聽出來了。
  帶著我走出辦公室,佐藤說:“解恨吧。”“額?”我糊涂了。“早就看她不順眼了,總是找小百合的麻煩。”佐藤拍拍我的頭,似乎我是他養的寵物貓。“謝謝。”我笑著說。
  打上出租,來到了南京路,佐藤的辦公室就在21層,一開門,先脫掉鞋子,真是日本人的禮數。他的公司大約有100多平米的樣子,員工有四個,清一色的男孩,都穿著統一的藏藍色的西裝。因為這里沒有女人,突然我心里有了一種放松感,嫣然好像是這里的老板娘。
  佐藤掏出錢包,對其中一個助理說:“去超市買些排骨來,今天中午張老師在咱們這里吃飯。”那助理面無表情泱泱的走了。佐藤去泡咖啡,我看到辦公室有塊白板,擦干凈,在上面寫下了佐藤龍一幾個字,就在這時,我聽到屏風背面,那個被安排去買排骨的助理對另一個說;“真是變態,今天愛男人,明天愛女人。”我不知道他們在說誰,但明顯感覺是在說佐藤,心想興許是他對待員工太嚴厲了吧。這時,佐藤走出來,看到我在白板上留下了他的名字,拿起馬克筆,在他名字的旁邊寫上了張雅茹幾個字。我看看他,那感覺很有小時候的默契,和自己心儀的男生站在黑板前,寫上他的名字,暗示自己的感情,他也順勢寫上我的名字,暗示兩人天生一對。
  吃飯前,佐藤打了一個電話,特意叫來了他的鐵哥們賈波,但是賈波見到我的第一句話,讓我好生迷惑,當佐藤向他介紹我的時候,沒等佐藤開口,賈波笑著來了一句:“我認識,前天不是剛一起吃的烤肉嗎?”佐藤說:“你沒見過。”賈波辯駁著說:“就是她,那天就是她。”我好生糊涂,前天我并未見過賈波,況且前天我也沒和佐藤在一起,我想追問,又覺得不禮貌。
  我敢肯定,那個和賈波一起吃烤肉的一定是另一個女孩,因為前天佐藤說他晚上有事,就沒來接我下班。但是那個賈波見到的女孩必然和我極度相似,并不單純是長得像,如果只是單純長得像,賈波不會那么肯定,那個女孩一定是個頭,打扮都和我一樣,肯定連長長的馬尾也一樣,否則賈波不會那么肯定的說見過我,而是會說我和那天吃烤肉的女孩長得很像,但是發型不一樣。
  可是,天下縱使有兩個人長得極為相似,又怎么會連扮相也一樣。那個女孩是誰?我心中充滿了疑惑,當我望向佐藤時,他一臉沒事兒人,也不想解釋什么。
  吃飯時,六個大男人圍著我一個女孩,還真有些不習慣,佐藤不斷向我碗里夾排骨,我想喝水,怯怯的問了聲:“有水嗎?”其實,我并沒有想讓佐藤去倒,他竟然立刻站起來:“有。”聲音剛落下,水杯送到了我面前,幾個工作人員一起看著我,他們估計在想,平日里需要他們服侍的老板,現在怎么變得像仆人一樣。而這時的賈波顯然有些不太自然。
  從佐藤的公司回來,我似乎添了心事,只要佐藤不和我在一起,我就感覺他一定是和那個和我長相極為相似的女孩在一起。如果佐藤真的有女朋友,我也認了,大家就不要走得這樣近,我很想直接問問他,我們到底是什么關系,但是又怕丟了面子。
  恰好,我們單位的辦公室主任從加拿大探親回來,給我捎了兩瓶冰葡萄酒。于是,我給佐藤寫了一封郵件:”佐藤先生,我男朋友從加拿大回來了,帶了兩瓶冰葡萄酒,給你留一瓶吧。“第二天一大早,佐藤打來了電話:“小壞蛋,我哭了一晚上,連眼睛都哭腫了。””怎么了?“我故意問。”“你男朋友回來了?”他問我。看來,昨晚佐藤的傷心是因為我男朋友回來了,如果他已經有女朋友了,那就不會為此傷心了,我心花怒放,笑著說:“傻瓜,是男性朋友,是我們辦公室的王主任回來了。”他聽后,顯然也很開心,說:“小壞蛋。”
  以后的日子里,我不再去追究佐藤的那個與我極為相似的女性朋友,因為他一直在我身邊展示著曖昧。你知道嗎,他有多么貼心,有時在工作的中途,我會收到羅密歐送來的黑森林蛋糕,落款是:大壞蛋。同事們都很羨慕,但是都不知道是誰,只有我知道,平日里稱我是小壞蛋的他,一定就是大壞蛋。有時,佐藤的公司有商務會議,他會跑去校長那里借用我,其實我一不懂日文,二不懂商業,每次都是跟在他身后,像個陪襯,我曾經多次對他說,我還是別去了,他會說,你知道嗎,你只要坐在那里,即使什么話都不說,也很有分量。哎呀,就我這個丑樣子,我故意說,你要是不好,我還帶你,我的眼光可好了,我看著好的人,基本百分之百都說好。他的話說的我心里甜甜的,像涂了蜜糖。而且像佐藤這樣身份和長相的人,能對我認可,能帶我出席各種場合,說明,我還是很好的,想到這里,我更加多了一份自信。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佐藤走得越來越近了,他無論去哪里都會叫上我,單位沒事的時候,我會泡在他公司里,有點秘書的感覺,幫他打一些文件,或是陪他參加一些商務會議,佐藤說,他不需要我做什么,只要跟在他身邊,就那么靜靜的坐在那里。
  到了周末,佐藤帶我喝茶、踏青,我們談天說地,但是對于他的過去,他的背景,從他嘴里都沒提起,他仿佛就是為現在而存在。我們之間的感情純潔而透明,我認為這就是愛,我從來沒想過要他拉起我的手,他也沒想過要以任何方式親近我,這種友情和愛,朦朧而美好。
  佐藤對我很信任,他的郵箱放心的讓我處理,有一天我突然發現他的郵箱中,有一封來自征婚網站的通知,說是有個朋友關注他。我嘗試著登上了那家網站,用佐藤的郵箱登陸,結果還真進去了,看到在那里,佐藤的英文名字,叫愛麗絲,那不是個女孩名字嗎,我真的很好奇,看到佐藤尋找的好友名單,清一色都是男士,有北京的、上海的、深圳的,都是些大都市,我心里暗想,這家伙真有心眼,到處結識朋友,出去旅游還真的節省資源呀。
  可是,他為什么要以女性的名字注冊,再去尋找男性呢?如果將來見面,那不就露餡了嗎?他這是唱得哪一出呢?
  同樣讓我感到疑惑的,還有另外一件事情,有一次,佐藤家里的電腦系統壞了,他在電話里說讓我去幫他看看,我說沒空。他竟然笑著說,不來也好,否則他媽媽會以為他把女朋友帶回家了。
  我聽得云里霧里,一直搞不清楚什么意思,他是說他的媽媽會以為我是他新交的女朋友?我只能這樣猜測,依然是不再追問,直到我見到姐姐,一切的誤會和誤解都明白了。
  其實,在與我交往的時候,佐藤已經有了女朋友,第一次見面時,他之所以盯著我直看,是因為他驚愕于天下竟然有長的如此相像的人,賈波那天一起吃烤肉的,不是我,但是一個和我長的及其相像的女人,估計這份像不是單純的像,而是像到了骨子里,否則他也不會見到我就會以為是她,難道那個她除了和我長得像,扮相也一樣嗎?我們知道,長得像是一回事,興許我長馬尾,她是短發,可是如果我和她有一星半點的扮相上的差異。賈波頂多說句:“你和前天晚上一起吃烤肉的女孩,長得好像啊。”既然他那么肯定是我和一起吃的烤肉,那個女孩一定和我極其相似。這也就是為什么佐藤第一次到我家,問我媽媽家里就一個小公主嗎?那言外之意就是還有一個和我相像的女孩存在于這個世界上。
  至于佐藤說,他媽媽以為他把女朋友帶回家了,據我分析,他媽媽一定見過他的女朋友,但是他的女朋友現在不在身邊,我那天如果去,因為極度相像,他媽媽會懷疑是他女朋友來了,而不會考慮是另外一個人,也不是我所猜想的以為我是佐藤的新女朋友。
  那么,那個人到底是誰?有一點可以肯定,她長得和我如出一轍,而且年紀相仿。我想問佐藤,但不知該如何開口,他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從不談過去,不談他身邊的人。那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問:“哥哥,你女朋友什么時候來小城。”“女朋友?”他定定的看著我。“女朋友在哪里?”他又拋給我一句模棱兩可的回答。我在辨別著他的回答,這回答里,分明包含了兩種意思,一,他現在還沒有女朋友,二,我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有了這話,我對那個女人沒有了追究的意義,哥哥他沒有女朋友,雖然我也不是他的女朋友,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誰又知道會發生什么。
  成為佐藤的女朋友,這應該說是我的一個夢想,興許是為了那份矜持,我對誰也沒說起。日子就這樣流逝著,佐藤施展了一種曖昧,他會在你傷心時,撫摸你的頭,在你高興時,突然敲你腦袋一下,嚇嚇你。他喜歡在外人面前,親切的介紹:“這是我的小妹妹,在小城唯一的親人。”搞得很多人都以為我也是日本人。
  佐藤太細致了,細致的有時像個女人,出去聚會,他會給我留個座位,吃飯時,我只需輕輕用胳膊肘碰他一下,他就知道我想吃哪道菜,但是夠不著,又不好意思站起來。他明白我的心理,懂得我的每一個眼神,而又服侍的那么入微。
  佐藤太愛玩真實的謊言了,每次我在半含半露中問起他的女朋友或者家事的時候,他都會用模棱兩可來回答。記得最傷人的一次就是,有一天中午,我在班上,他忽然給我打電話,要我去臺東吃飯,我問他在臺東干嘛,他說拍婚紗照,聽到這幾個字,我的心緊緊一收,但是依然故作鎮靜的問:“新娘是哪里人呀?”他壞笑著:“波斯尼亞、坦桑尼亞、摩洛哥混血。”說完哈哈哈哈笑起來,接著說:“哪里呀,女朋友還沒有呢。”我的心放下了,但是那天工作太忙,我并沒有去。
  過了沒有多久,有一天佐藤讓我和他去看一處復式的房子,我心里很忐忑,感覺像是在準備婚房,在出租車上,我狠狠心問道:”哥,你要結婚了。“他依然笑笑說:“結你個頭,女朋友在哪里?”聽了他的話,我的心放下了。
  在我內心的迷霧深處,佐藤身邊應該有一個和我長相極度相似的女孩,但是從佐藤的嘴里,他從來沒有承認過那女孩,自然他也沒有說過我就是他的女朋友,但是他帶著我所經歷的這一切,都讓我如墜夢里般的感覺自己就是他的女朋友。
  直到三個月后,佐藤給我發來了一條短信:后天我結婚,新娘很像你。那一瞬間,我明白了,以前的那些話都是真實的謊言,他根本從一開始就有女朋友,買房子、拍婚紗照,這些一樣不落都是他當時正在做的事情。
  我有些恨他,為什么要說真實的謊言,為什么要釋放曖昧,為什么看起來很喜歡我,結婚時卻選擇了她。也許,那個她本身就是在我之前來到了佐藤的身邊,是我遲到了,而佐藤又為什么帶著我去做本該和她去做的事情,我的心中充滿了恨,充滿了求而不得的憤怒,我選擇了遠離佐藤,更換了電話號碼,切斷了一切和他的聯系。
  在佐藤結婚的頭天晚上,我破天荒的接受了一個追求者的邀請,他追求我很久了,我一直拒絕,那天晚上他提出請我吃飯,我爽快的答應了,我說:“不要吃飯了,我們去唱歌吧。”KTV包間里,只有我和他,我唱著:“后來,我終于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是你已遠去,消失在人海。后來,終于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唱完了這首歌,我放聲大哭,哭得那個追求者不知所措,我問他,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他虔誠的點點頭,我把和佐藤的相識從頭講起,哭的稀里嘩啦。
  第二天一早,這個追求者給我打電話,他說:“丫頭,昨晚你哭得厲害,我沒說,怕你傷心。”“那現在說吧。”我回答。“你真的很愛他。”停頓了片刻,他接著說:“從你昨晚長久歇斯底里的哭泣,說明你是真的愛他。”說完他掛上了電話。
  不知道為什么,我的淚水再次洶涌而出,我看看表,再過一刻鐘就十點了,佐藤即將迎娶那個人,會有禮炮,會有歡呼,我甚至能看到佐藤著黑色的禮服,那風度翩翩的樣子,而那個著白色婚紗的女人,我知道和我一個模樣,但卻不是我。

  幾個星期后,父母突然問起佐藤的近況,我順口說:“結婚了。”然后惡狠狠的補充:“那新娘和我長很很像。”聽了這話,母親的臉色有些凝重,拉住我詳細的問起來,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這一夜,父親和母親都沒有睡,他們堅定的相信,二十多年前,他們確實丟了一個孩子。
  從母親的回憶中我得知,當年母親懷了一對雙胞胎,第一個孩子出生時,她明明聽到了哭聲,可醫生卻告訴她孩子死了,第二個出生的我被放進了保溫箱。父母沒有過多去追問,也沒有去看看那個死掉孩子的尸體,就這樣離開了坊子八九醫院。
  顯然,當時的醫生說了謊,我的那個雙胞胎姐姐并沒有死,而是送與了他人,而父母過度聽信醫生的話,以為孩子死了,直到聽說佐藤的新娘和我長得一模一樣,他們的心被觸動了,有種感覺那是他們曾經被宣告死亡的老大,于是,父母非要讓我去見一見佐藤的新婚妻子,我矛盾了。
  自從我切斷了和佐藤的聯系后,已經好幾個月沒有他的消息了,我不知道這期間他是否找過我,還是沉浸在自己的新婚蜜月中,確切的說,就是他想聯系我,估計也聯系不上了,我想這就是我對他的懲罰。
  但是如今,為了父母的這個心愿,我必須和佐藤聯系,我主動撥通了他的電話,佐藤知道是我,在電話里一直保持沉默,我冷冷的說:“你結婚了,我很不開心。“為什么。”佐藤明知故問。“因為,我愛你。”我咬牙切齒的回答。“你永遠是我的小妹妹,我不能害你。”佐藤說完,掛上了電話。
  害我,冥冥中我似乎明白這是什么意思,這是在指向什么,這還要源于佐藤的一個秘密。
  有一次,佐藤讓我幫他做幾份合同,他在島城最好的酒店長包了一間總統套房,我就在那里幫助他起草合同,用的是佐藤的私人電腦,佐藤很會搞小浪漫,制造小情調,每過半個小時,必定會有門鈴聲,一個菲律賓的男服務員會出現在門口,他用英文告訴我,佐藤先生讓他送東西過來,有時是咖啡,有時是甜點,有時是小花,我明白,佐藤這是怕我一個人做合同孤單無聊,變著方兒的來給我調節氣氛。
  在休息的空擋,我突然心生想法,想看看佐藤的電腦里都有些什么,先去看看他喜歡的網站吧,進入佐藤的收藏夾,里面全都是什么粉色天空、藍色男孩之類的網站,那時我年輕,也沒深思,打開他的F盤,里面有游戲、文件,還有video,我想看看他都下載了些什么電影,打開文件夾的一瞬間,我驚呆了,因為是預覽狀態,每個電影都是第一個鏡頭的縮影,我看到清一色都是男男相擁的鏡頭,我忽然想,難道佐藤還好這一口,喜歡看同性戀電影,又一想剛才那些網站,不都是同性戀的嗎?突然,一個熟悉的人映入眼簾,有一個電影的縮影是賈波,而佐藤正被他壓在身下,我驚呆了,難道佐藤不單純是愛好那么簡單,而妥妥的就是同性戀?
  我一下子回想到了佐藤公司員工私下罵他變態的情節,又一下子回想起上次在佐藤公司吃飯,當佐藤幫我倒水回來時,賈波不悅的神色,還有,對了還有他在交友網站上以女性身份尋找男友的信息,這才是真正的佐藤,他是一個同性戀,確切的說,在同性關系中,他擅長扮演女性,他所謂的不想害我,原來是基于他的這一嗜好。
  可是,佐藤哪里知道,即使他是同性戀,我還是愛他,如果他迎娶的是一個和我毫不相干的女人,也許我心中的恨會少一些,可是他居然娶了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女人,而且很有可能是我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姐姐,想到這里,我怨氣不散。
  我覺得,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東西,被這個姐姐生生奪走了,恨,充滿我的胸膛,我寧可佐藤來害我,我不認為他這是在保護我。
  我把父母的事情告訴了佐藤,他回家詢問了他的新婚嬌妻,她說自己從小是被抱養的,她的父母是軍區的首長,當年不能生育,聽佐藤說了我的情況,她立刻給養父母打電話,確認她的出生地點正是我當年出生的坊子八九醫院。
  
  于是,我和姐姐相見了,就是文章開頭的那一幕。
  好像是為了彌補這些年的感情欠缺,姐姐對我們一家很是上心,她讓佐藤出錢幫忙修復了家中的老宅,帶我去買名牌的衣服,她和佐藤去哪個國家游玩,都會帶上我。
  你覺得此刻的我幸福嗎?痛苦,前所未有的痛苦,三個人一起坐在餐桌前,我叫著姐姐、姐夫,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曾經對我那么好,現在卻是人夫,我心里撕裂一般的疼痛,讓佐藤消失吧,我多少次下這樣的決心,姐姐成了寡婦,我去陰間陪著佐藤,為了他,做鬼我都樂意。
  我在計劃著,計劃著讓佐藤不用那么痛苦的死去,可是面對他,我無法下手,如果姐姐,如果從沒有姐姐,就不會有人跟我爭奪佐藤,還是讓姐姐消失吧。
  佐藤出差了,這對我來說,是個再好不過的機會,姐姐有家族糖尿病,這點是遺傳了父親的基因,這些年為了給父親治病,我多少也了解了一些治療糖尿病的手段。
  那天臨睡前,佐藤從巴黎打電話過來,說他看好了一件晚裝,問姐姐想要什么顏色,姐姐說粉色,佐藤又問小百合喜歡什么顏色,姐姐問我,那表情帶著甜蜜,我說,也是粉色。
  早晨,我把準備好的降糖藥達美康,一盒的劑量研成了粉末,又在里面加上了十片安眠藥,放進了姐姐的牛奶里,姐姐絲毫沒有任何防備,就在姐姐端起杯子的一瞬間,我也沒有絲毫的后悔,而是盼著她趕緊把牛奶喝下。
  姐姐喝完了,不多時感覺有些困,我扶她上床,緊接著她的身子猛烈的顫抖起來,眼睛睜得特別大,死前捶死的掙扎,向我伸過手來,我冷冷的看著她,如釋重負。
  沒多久姐姐陷入了低血糖的昏迷,她失去了意識,身體還在抽動,不知道為什么,我恨不得再向她扎上兩刀,我終于明白了,最毒婦人心到底是什么意思。
  姐姐靜靜的躺著,沒有了呼吸,她的臉很白,那雙與我極度相似的眼睛,緊緊的閉著。
  
  三天后,佐藤回來了,我換上姐姐的衣服,他一進門,我就給了他一個深深的擁抱:“小百合,你這是怎么了。”他居然能分辨出我不是姐姐。我有些生氣:“我就是大百合。”“別鬧了,你姐姐呢?”佐藤輕輕推開我,似乎有些預感的向臥室走去,我拉住他:“我和姐姐有什么不同嗎?為什么,是她,不是我?”我發瘋的問。“我不能害你。”佐藤回答。“那你的意思是,你就忍心害姐姐嗎?”我不服氣。“我和你姐姐,不是害與不害的問題,我愛上她的時候,以為我不會再對男人感興趣了,可是當見到賈波,我發現我骨子里還是愿意做一個同性戀。”佐藤說完垂下了頭。
  “我不在乎。”我哭著說。”可是我在乎。”佐藤瞪著我。“告訴我,如果不是和姐姐先認識,讓你選擇,你會選擇誰?”我追問。“賈波。”他又是摸愣兩可的回答。
  我生氣的沖向臥室,姐姐靜靜的躺著,佐藤走過去,出奇的平靜,回頭看著我:“你終于做了。”我不允許任何人搶我的東西。”我歇斯底里的回答。“你知道嗎?你姐姐遠比你痛苦。”佐藤的雙眼噙滿了淚水。我愣愣的看著他。“我和李承的事情,其實在婚前你姐姐也多少知道一些,可是她那股倔強,和你有時還真的很像,就這樣義無反顧的結婚了,你知道我們的新婚之夜是怎么度過的嗎?你姐姐獨守空房,我去了賈波那里,因為他正在為我的結婚,而萬分痛苦。”佐藤的手插進了頭發里,用力的撕扯著。“那天晚上,還有一個人在痛苦。”我靜靜的說,看著佐藤。“告訴我,你都做了什么?”佐藤使勁的搖著我的肩膀。
  我想了想,似乎告訴他姐姐死的每一個細節,對我來說都很痛快,我想讓佐藤更加痛苦,我把如何制造姐姐低血糖死亡的每一個細節都告訴了他。
  那天,姐姐,我,佐藤在臥室里共同度過了一晚。第二天,佐藤告訴我,你走吧,當做什么也沒發生,永遠爛在肚子里。
  我走了,幾天后,公安局來電話,說姐夫殺死姐姐后,自殺了,留下了一封遺書。
  “佐藤,我知道你最愛的是我,至死你都在保護我。”我沖到大海邊怒吼著:“姐姐,我恨你!”
  姐姐和佐藤安葬了下來了,按照佐藤留下的遺囑,我辦理了留學日本的手續,順帶繼承了佐藤在日本名古屋的一所老宅和一些家業。
  我曾經想過,以我對佐藤偏執的愛,也許我該選擇在富士山的火山口縱身一躍,去另一個世界,繼續帶著我、佐藤和姐姐的糾纏,一起共生共滅。而我,卻茍且的,讓佐藤頂下自己的罪名,一個人悠哉的享受著新生活,連死的勇氣都沒有,這一刻,我突然明白了,原來,我最愛的,是我自己……我是愛他的,直到現在依然愛他。
  曾經,我以為遠離就能忘記他,不去愛他,后來我發現,遠離只是從視覺上遮住了愛的眼神,卻永遠無法扭回那顆愛他的心。
  現在,她就躺在我的不遠處,是我殺死了她,也可以說,是我殺死了自己。我曾經想過,與其讓她一個人占有他,不如讓我們大家都失去他。可是面對他,愛讓我無從下手,可是面對她,恨讓我沒有絲毫的顧忌,她死了,他還存在,而我依然不可能得到他,但是同樣她也無法再擁有他,這個結局對我來說,足夠。
  
  “姐,是你嗎?”我看著她,近乎是在看著我自己,佐藤在一邊,上前來扶著我的肩膀:“我說過,你們真的好像。”她愣愣的看著我,估計也像是在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些驚愕:“那天,你姐夫跟我說起你,我還不相信,沒想到……”話沒說完,她沖上前來,一把摟住我,放聲痛哭。
  “爸媽如果看到你,一定會很高興。”我抱著姐姐,感覺到她連身體的筋骨都和我一樣,軟軟的肉,小小的骨。“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顯然很想知道答案。
  其實,要說到這件事情,還要從我的姐夫佐藤龍一說起,他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仿佛唯一的目的,就是一種介質,就是一條線,上天安排他,就是要他把我們兩個姐妹從兩個不同的方向拉到一起。別人說,這叫緣分,要我說,這就是怨憤,佐藤就是一根締結我和姐姐冤家扣的奪命鎖。
  兩年前,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EMBA,總裁培訓班……一旦讓我回憶起這段頗具戲劇性的過去,首先竄出來的就是這些關鍵詞。現在,我把它們串起來,就是關于我、佐藤和姐姐的故事。
  
  2020年,就在夏蟬剛剛從泥土里爬上樹梢的時節,我從島城的一所重點大學畢業了,帶著那么些許的單純和躊躇滿志,我開始了自己的求職之旅。興許事情就是那么隨機緣而遇,在我拎著皮箱離開宿舍的時候,在校園的公告板上看到了那則招聘信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招聘助教一名,有意者請前往一號教學樓201面談。
  鬼使神差的,我來到了201,面試的是香港合作方面的一個校長,他說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和我所在的學校共同開辦了一個EMBA課程,他們需要一個助教,就是平時與墨爾本方面聯絡教務事宜,負責學員接待,做外教的翻譯助理等等大事、小事、雜事兼備的這么一個角色。
  由于對外性極強,面對國外都是教授級人物,面對國內又都是總裁級人物,于是他們需要一個英語流利、處事靈活,長相夠格的女孩。校長說完這些條件,從上到下又打量了我一番,點點頭,似乎我就是合適的人選,不知為何,我想都沒想就對這份工作產生了一些興趣,有一種叫做挑戰的細胞在我體內蔓延開來,就這樣當場簽訂了勞動合同。
  
  上班的第一天,我扎了一個及腰的馬尾,額頭梳得精光,很是干練利索,特意選了一身天藍色的職業套裝。這是第一期EMBA的培訓課程,也是我上班的第一天,當三十多個學員都陸續到齊了之后,教室的門被緩緩關上,一切似乎就要凝結在那個祥和的上午。
  上課的間隙,外交John忽然示意我去拿一個教具,在下一個環節的教學中他會用到。我離開教室,輕輕關上門,來到走廊。要知道,整個二樓都是墨爾本公立皇家大學課程的領地,教室在走廊的一端,教務辦公室在走廊的另一端,樓梯入口就在正當間,前后不過百米的距離,就是這個短短的距離,我的人生開始了戲劇性的轉折。
  在我取教具回來的時候,佐藤出現了,他一米七五的個子,分頭,白皙的面龐上駕著一副金絲邊眼鏡。他是從教室方向走過來的,遠遠的,我就發現他盯著我直看,那眼神不是好色,而是帶有一些深意,我也直直的看著他,因為他的樣子好像我前些天夢中的一個主角。
  就在前些天,我曾經做過一個奇怪的夢,夢里的小城好像已經被日本人占領了,人們走在馬路上,只要看到日本人,都會背過身去,不敢回頭,直到日本人走遠。那天,我走在熟悉的路上,遠遠來了一隊日本軍人,我像其他路人一樣,趕緊背過身轉過頭,等待著那隊人馬趕緊過去。在漫長的等待中,突然我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輕輕拍起,我一回頭,是一個著日本軍裝的男人,我心想,這下壞了,沒想到,他很溫柔的朝我笑著,夢中的那張臉,竟然和眼前的這個人一模一樣。
  隨著我和這個男人的距離慢慢拉近,我們就這么盯著對方,沒有羞怯,沒有尷尬,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就這么遠遠的對望著,似乎以前就相識,那心中應該也有各自的疑惑,就在將要擦肩而過的瞬間,他突然問:“EMBA在哪里上課?”“您是?”我的問話剛一出,他很脆快的說:“我叫佐藤龍一,是第一期的學員。”“日本人?”我幾乎是驚呼著說道。“我是,善良的日本人。”他操著流利的中文回答。其實,他誤解我了,我之所驚呼,是因為他除了和我夢中的日本軍人一模一樣外,居然還真的是個日本人。那一刻,我有點驚異于那個夢的神奇、準確、先兆。我不好意思笑笑:“我也是非常善良的中國人,教室在那邊,您走反方向了,請跟我來。”
  將佐藤安排到他的座位,我便坐到一旁例行我的助教職責,不知道為什么,我發現佐藤的眼睛沒有看外教,而是依舊在不停的打量我。我在想,這個人難道是對我一見鐘情了?說心里話,在日本人當中,佐藤的個頭和長相還真不賴,不用說日本,就是在中國,也是一個蠻陽光的大男孩。那時的我正待字閨中,不免春夢蕩漾起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緣分?這就是月老不遠萬里牽來的紅線?
  EMBA總裁班因為是在職培訓,通常都會選擇周六、周日上課。第二天的課程,不知道為什么佐藤沒有來,我從早晨到了辦公室就開始等待他的身影,一直到當天的課程結束,他始終都沒有出現,我的心不知為何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失落,那感覺就像有一種你夢寐以求的東西在眼前一閃,忽然又消失了,這份工作突然也顯得沒有意義起來。
  星期一,是我輪休的日子,心里想著佐藤,似乎什么事也不順心,忽然手機響了起來,一看顯示的號碼,是個座機,非常陌生,但是忽然有種感覺,應該說是強烈的感覺,那是佐藤。接起電話,那端傳來一個男人粗聲粗氣甚至有些恐怖的聲音:“小姐,小姐,你好呀。”我噗嗤一下笑出來:“佐藤先生,你好。”“呀,你居然知道是我?”佐藤清脆的變回了自己的聲音。“你怎么知道這個號碼是我的?”他有些好奇的追問。“預感唄。”我驕傲的回答。“看來我們真是心有靈犀,一見,一見……”佐藤不知道為何語塞了。雖然我很想他能說出一見鐘情那個詞,可還是故作清高的打斷他的話,糾正著說:“一見如故。”“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佐藤笑著回答。
  調侃過后,我問他打電話來有何貴干,佐藤說外教留的作業里面,有幾個問題他不明白,想找我當面求教。我說,至于那么急嗎?作業不是要下周末才交嘛,我明天上班,到時學校見吧。可佐藤說必須今天見,他竟然自己主動提出來要到我家里。聽了這話,我半開玩笑說:“我父母可都在家呢?”“我又不是壞人。”他以為我誤解了,有些著急。“哼,壞人從來不說自己是壞人。”我故意氣他。電話那端靜默了片刻,我們倆同時咯咯笑了起來。
  
  放下電話,我精心打扮了起來,知道有個國際友人待會兒要來,爸媽也忙了起來,因為正趕中午飯點兒了,他們準備包餃子款待一下日本朋友。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我大學四年從未有過如此惦念一個人,如此想時時刻刻與他見面,哪怕只是靜靜的坐在他身邊,而這個與我一面之緣的佐藤,讓我產生了前所未有的依賴感、惦念感。難道,這就是愛情?
  半個小時候后,我站在路口,佐藤乘出租車到了,下了車,他執意要去樓下的超市買點東西,被我死活給拖上了樓。到了家里,見到我的父母,他很禮貌的鞠了一躬,第一句話竟然問:“你們家就這一個小公主?”母親笑著說:“你的中文說得真好。”佐藤做了個謝謝的手勢。母親接著回答:“就這一個,我們那時候趕上了第一批計劃生育。”“哦,哦。”佐藤一邊點頭,一邊不停的打量父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作業呢,快拿出來。”我故意帶著老師的口吻說。“好的,小百合老師。”佐藤邊從包里向外拿本子邊說。“啊?小百合?”我有些糊涂,我啥時候有這名字了。“我以后就叫你小百合吧,你就是佐藤小百合。”佐藤此刻有些霸道。“為什么?為什么跟你姓,你為什么不能叫張龍一,跟我姓。”我有些執拗。
  佐藤又從包里拿出一個精致的筆記本,很有日本特色,遞給我:“初次見面,微薄小禮。”我接過那筆記本,打開,里面別著一支漂亮的鋼筆,在筆記本的扉頁上,非常整齊的用中文寫著:贈:小百合。其實,別看我嘴上不認可,當佐藤用他的姓氏冠以我小百合的名字時,我真的有了一種親近感,似乎他也在暗示什么。我默許了,抬頭看著他,發現他也正在看著我,我們倆微微一笑,就這樣融化在彼此的眼神中。
  
  不知為何,我與佐藤之間,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親近感,彼此好像前世就認識,頗有一點《紅樓夢》中賈寶玉和林黛玉初識的感覺。佐藤,他這個人很開朗,說不了幾句話,就會哈哈笑上一陣子,從外表你感覺他很率真,很正直。
  但是,他這個人有時又讓人感覺很神秘,似乎他的存在就是形單影只的一個人,你甚至不知道他的年齡,他的婚姻,他的家人,他的生活。我曾經悄悄翻看過他的報名表,那上面的基本信息都是空的,我不知道校長為什么會允許獨他可以上交這樣一份不合格的報名表,這份不完整的報名表似乎又在暗示著佐藤身份的神秘。一度,我曾經以為他是一個國際間諜,一度,我還以為他是一個政界的特殊人物。
  有人可能會想了,既然你對佐藤有那么多的喜歡和那么多的好奇,為什么不問一問他。其實,我在每次的聊天暢談中都有變相問過他,可是每次一涉及到這些話題,他總是用幽默的回答給扯開了。這樣說吧,有一次我問他到底比我大幾歲,他忽然哈哈大笑著說:“我?永遠二十八歲。”還有一次,我試探著問他:“你在中國,想不想念日本的家人,你的孩子多大了?”他又哈哈大笑著說:“孩子?我的孩子遍及世界各地。”
  其實,我明白,有些事情他不想提及,我也逐漸感覺到,他不想告訴你的事情,你是怎么問都問不出來的,但是如果他想告訴你的事情,你不用問,他自然會說。
  在EMBA總裁培訓班,佐藤很打眼,他中文流利,為人熱情,課堂上發言踴躍大方,很快就被眾多優秀的總裁們推舉為班長。自然,除了日常的交往,他因為班長的身份,也和我的工作來往甚密。這似乎給了他一個理由,除了每周末在總裁班上課見面,每天下班之前,佐藤都會親自來學校找我,問一問有沒有什么教務方面的事情,每次問完了,他都找借口賴著不走,其實是在等我下班。
  在徐徐的海風中,下班時有了佐藤的陪伴,我的心里甜甜的,我們漫步在校園里,一邊走一邊說笑著,當我快要到車站時,他會突然說:“晚上帶你去吃飯吧。”其實,我知道,這句話他在心里已經憋了很久,我點點頭默許。
  日子就這樣在甜蜜中度過,種種跡象表明,我和佐藤是在戀愛了,只是那種愛純潔得沒有絲毫欲望的占據,很像是父母年代的愛情,單純而熱烈。可是,面對佐藤,我透明的像一張白紙,沒有歷史,沒有背景,他一眼就能看穿。而面對我,佐藤依然像層迷霧,化不去,柔不開。
  有一天,我突然又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接來一聽,居然是佐藤,他樂呵呵的對我說:“小百合,趕緊記住這個號碼,這是我剛申請辦理的,是給你和我媽媽專用的,這樣有事情,你一下子就能找到我。”一瞬間,我有點受寵若驚。
  確實是這樣,記得以前每次通知上課的事情,一遇到佐藤在外出差,任憑同事們誰給他打電話,他都不會接聽,可是怪了,當我打給他時,他無論在哪里,無論在忙什么,都會第一時間接聽,于是,在我的單位,對于佐藤的事情,同事們都委托我去辦,那層意思不言而喻。
  我雀躍著,像只快樂的小鳥,就是因為佐藤為我單獨辦了一個電話號碼,而從這里面,我也洞悉到了他的一點信息,他還有媽媽。
  有天晚上,佐藤親自開口給我講了他的私人情況。他說,他的媽媽也在中國,就住在島城,他平時和媽媽住在一起,在島城,他除了和我最要好,還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賈波,那人在工商局工作,在島城傾心傾力給他辦了不少事情,他們是很鐵的哥們。他在中國已經有八年的時間了,來島城是近一年,在這里成立了一家信息咨詢公司。說到這里,他提出改天要帶我去他的公司看一看。
  女人也許就是這樣,當佐藤主動開口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心里突然有一種感動,現在想想,這些不是他本該早就告訴我的嗎,可那時就是這樣,佐藤每靠近一點,我便沒有抱怨,只有感動。
  第二天九點多,當我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時候,忽然聽到門口的同事藍姐很做作的叫了聲:“佐藤先生,您來了。”我心里一驚,不知為何心咚咚跳了起來。佐藤笑著走進來,對校長說:“唐校長,你好,今天來,要向你借一個人。”唐校長笑著說:“咱們本來就是一家,用人,你就直接說。”佐藤指指我:“是這樣的,我們這些同學,想要做一本通訊錄,帶照片的,我想讓張老師到我公司幫忙給排版整理一下。”“好呀,沒問題。”唐校長答應了:“小張,跟佐藤先生過去吧。”這時門口的藍姐忽然說:“趕緊去,趕緊回,這里還有很多事情呢。”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追捕殺人兇手
下一篇:知青歲月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