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很“遠”也很“近”!

近日在《郴州日報》12月19日周末版看到了這樣一篇文章《山溝溝里走出的魯迅文學獲得者》,文章里說到:1968年農歷6月出生在湖南省郴州市安仁縣平背鄉樸塘村一個普通教師家庭的作家譚旭東,獲得了第五屆魯迅文學獎,沒想到他最早的文學起步是就讀于淮北煤炭師范學院時發表在《中國煤炭報》等報刊的文學習作。

文學夢,曾是80年代很多人的夢想,記得當時的許多文學期刊動不動的發行量就超過一百多萬份,《第二次握手》曾揉動過我青春的心扉,《一半是男人、一半是女人》曾使我如癡如醉,大型的文學期刊我也是愛不釋手,1982年我在當時的《白沙工人報》發表了第一篇習作《小草禮贊》,并鉤起了自已的文學夢想,一張郵票八分,不知投了多少稿,然而大多數是查無音訊,于是我才覺得自已根本就缺乏文學的靈氣,也死了這份心。

直到前幾年,當時街洞公司黨委工作部的周部長找到我,要我多向白沙網站及《白沙工人報》投稿,為公司的宣傳報道盡一份力,當然稿子不會讓你白寫,公司有一定的獎勵,于是我又忙碌起自己爬格子的生活,好在電腦的使用減少了自已的不少勞作,網絡媒體的興起使文章發表有了用武之地,不打牌、少應酬使自已有了更多的業余時間,一路走來,也頗有收獲,先后幾次被評為局、集團公司、《煤炭資訊網》的優秀通訊員,特別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中國煤炭報》也有了自已的“大作”,這是自已最開心的事情,同時寫稿使自已每年增加了好幾千元的收入,“土記者”的稱號也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與“成就感”,最重要的是豐富了自已的業余生活。

特別是網絡媒體,現代高技的運用,拉近了編輯、讀者、作者之間的距離,你、我很“遠”也很“近”!,“遠”指的是空間的距離,雖然很遠,但借助現代的網絡,我們彼此交流可以變得很短很短,也許數秒種就可以在網上看到自已發表的文章,這的確是一件很愜意的事,就在10月份,《中國煤炭報》的編輯周娟老師幾經周折給我打來電話,說我的一篇文章有新聞價值,但還需修改,需要進行進一步采訪,結果在周老師的指導下,經過進一步采訪與改寫,結果這篇《枝頭掛碩果 荒山孕希望》的文章刊登在今年10月18日的《中國煤炭報》第六版頭條上。今年8月11日刊登在《煤炭資訊網》的《“兩招”治難題 煤炭流失少》只有幾個小時就被《人民網》轉載,隨后數十家網站跟進,如今我只要在百度輸入自己的名字,網上很快就會看到我在《煤炭資訊網》、《中國煤炭網》發表的最新習作,真所謂,鼠標一點,輕松交流,你、我很“遠”也很“近”!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千年紅
下一篇:新年暢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