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像煙火一樣的往事之哭泣

婚后第一天,高健波從審訊室里出來,看著這個曾經深愛的女人,女人的名字叫南溪,高健波瘋狂的撕著南溪的頭發,你究竟愛我還是愛他。

南溪說,我愛他比愛你多一點,是你殺死了他,你一槍打死我吧!

回憶……

街邊黑屋子里,南溪小姨跟一個老男人在瘋狂折磨著南溪,等南溪小姨出去,老男人伸出黑黝黝的臉,說,外甥侄女,你還是老老實實跟著我。

南溪在原地轉了幾圈,恍恍惚惚好像記起了什么。那是2004年夏天,南溪一個人在家看歷史書,突然腦后有人喊南溪是婊子,聲音震耳欲聾,南溪驚慌的站起來,在屋子里打轉轉,聲音是從村長屋子出來的,突然南溪跟著了魔一樣,記起一個人的名字叫郭黑子,不,老色鬼,南溪兩眼發直,拿起電話打了110

南溪:喂,我被郭黑子蹂躪了。

放下電話突然回過神來,還是看歷史書。忘記了剛才發生的事情。

一個老男人進來,誰!南溪道!

郭黑子!不認識,不不,出出去!

南溪拿起菜刀要攆出去,行行!不出去我脫衣服讓你看看

郭黑子啊!南溪說,跟我小姨結婚吧

怎么掛了110電話,郭黑子就來了呢,

小姨和南溪被郭黑子劫持了,小姨跟郭黑子結婚了,現在屋子里,南溪變得瘋瘋傻傻,瘋狂的跑出去,跑到老公警隊,看見貌似高健波的一個男人,誰!不知道,脫下衣服,看我被蹂躪了。那個警察不說話,鎮定地不說話,檢查南溪下體,沒吱聲!

唉,穿上衣服,那個警察伸出手輕輕的撩起南溪的頭發,輕吻南溪的嘴唇,抱在了一起,南溪回過神來,那個男人牽著南溪的手出去,甜蜜!

回黑屋子,郭黑子過來站在做坐在屋角的我,屋外那個警察對著南溪腦后喊,吻吻吻上,要不別別別,不然出不去,南溪想為了小姨,難過,吻吧,郭黑子把南溪蹂躪了,黑壓壓的一片,幾天后……

幾年后!那個男人是南溪的情人,救出了我,陪我走出了陰霾,忘記了高建波!

南溪回過神來!

高建波伸手拽著南溪的一條腿將南溪拖到螞蟻河邊,按在水里,掙扎,想,愛你,不,放過我

高健波說,我不是你的高健波,我叫王志鵬,那個男人死了!

回憶,街角,友亮飯店門口,李志國老隊長和張國棟,還有三五個男人,將南溪按在地上,脫下南溪的褲子,手伸到南溪下體里面撕扯!

一個帥帥的男人將南溪救出,醫院里搶救,李志國回過神來,將南溪用手銬扣在病床邊,遞過一晚米飯,病床前,南溪膽怯吃一口,突然,有毒。

南溪,說,你你你

李志國跟他們幾個哥們說,走出去!

南溪,掙脫,逃出,回家,忘記,,

南溪回過神來,王志鵬死死按住南溪,完了,口鼻不能呼吸,怎么辦,南溪掙扎著,絕望,突然頭的上方出現一個男人,放手,王志鵬驚慌的放開手,,逃跑,怎么辦。

南溪從地上爬起來,逃跑,回過頭來看見那個男人看著她,對!想起來,那個男人是誰!

王志鵬看見那個同事想,搶我的女人,對!槍呢!發瘋的跑過去,用槍對著太陽穴,一槍!

不!南溪拼命的喊!突然,一個女人用手砸暈了南溪!把槍塞到南溪手里!

王志鵬兩眼發直,慢吞吞地說,南溪怎么辦!忘記我!

南溪蘇醒,愛人,男人,我的情人,你的名字叫李曉波,站起來,手里拿著槍,忘記吧!怎么辦呀,李曉波!深深愛的人,閉上你的眼睛!對不起為了我,我為了我愛的人,愛我的人,去選擇另一條道路!

王志鵬拿出曾經用過手銬,扣住了曾經的愛人!南溪兩眼發直,嘴瑟瑟發抖!

回到審訊室,王志鵬心想既然你不愛我,我讓你住在我心里,說,你的犯罪經過,南溪是,說是不是你殺死了我的同事。

王志鵬說,我最親愛的人,手槍和指紋,只要你說,是誰出賣我局的機密,我就放過你,,,

男人陰沉的臉,房間里面,墻上的照片,南溪,劉國濤,李占敖,愛情和背叛,男人用手里匕首扣掉了三個人的頭像,男人用手里的刀片扎著自己的手指,用手擠壓自己手指,血流出,拿出一張白紙用力的涂著!

王志鵬輕輕抬起頭,強裝鎮定,身上的衛衣,說實話便衣,從抽屜拿出一根煙,輕輕地煙霧,吹著,對著床邊綁著的裸體女人的胸口吹了起來,用手輕輕地摸索著,怎么辦?用手在那個裸體女人下體伸進去拿出來,去死,索性陪陪我吧!男人的手,在女人的隱私部位,伸進去拿出來,摸摸黑絲內衣。拿出刀片,用手切下一根手指。

男人輕撩頭發,出門,回到辦公室,審訊室里王志鵬和同事折磨著南溪,把南溪蹂躪了,用手撤掉了處女膜,并用手撕扯南溪的胸口,用嘴撕咬南溪的嘴。

王志鵬從審訊室出來,拿著檔案袋,回頭輕輕地喊田慧榮我愛你,看在遠處田慧榮,王志鵬的下體微翹,再也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只是身體上的需要!

田慧榮是局里大美女,長的嫵媚動人,皮膚白皙,走到哪里,都讓人流口水!男人都是視覺動物,都有著蠢蠢欲動的心,看見她,都恨不得得到她,辦公室男人的眼睛都偷偷探出頭來看看田慧榮。

田慧榮走進局長辦公室,撩一下自己頭發,坐在李局長大腿上,擺弄著老局長的鼻子,輕輕一吻。

田慧榮站起來雙手環抱著李局長的脖子,說“我知道你喜歡南溪,只可惜李局長你這個大冤種!不能抱得美人歸呀,不過我也說了,如果你不跟我好好合作!讓你的南溪見鬼去吧!”

李局長說:“唉,真拿你沒辦法,田慧榮我求求你,別把我的秘密說出去,其實,李曉波就是斗不過我,不然局長的位置早就是他的了。”

南歐,去了歐洲比利時學習,她的同事在歐洲給她租好了房子,比利時閣樓的的裝修比較簡約,窗外綠綠的草地,一片祥和,南歐靜靜地享受陽光的溫存,沒有孤獨,沒有煩惱。

兩個月的學習,國外的學習生活,讓南歐長了不少見識,一天,南歐去比利時街上的便利店,接到國內南溪出事的消息,馬上結束了兩個月的學習生活,買了飛機票回國,請了最好的律師,聯系王志鵬,說,姐夫,姐姐怎么了,你這個人,給我記住了,人面獸心,我姐付出了這么多,你為什么這么對她!

王志鵬說,“二妹我沒有呀,是你家南溪殺人,我讓她嫁給李曉波做鬼妻多好呀!沒事好事多磨!”。

南溪坐在冰冷的監獄里,回憶過去的點點滴滴想,跟王志鵬的過去,是愛情還是孽緣!永遠不愿再想起那些痛苦的夜晚!不愿意忘記這些痛苦的家暴!沒想到自己的初戀情人,不愿意原諒自己的過去。

看著鐵窗在的光線,老鼠,陰暗的牢房里,南溪坐在床上,想著和王志鵬的過去,沒想到自己深愛過的人,竟然是個殺人如麻的惡魔!李曉波死了南溪心如止水!愿意與李曉波在冰冷的地獄里!

審訊,剛巧是一個叫劉賓警察帶著律師過來審訊,偷偷在南溪耳邊耳語道:“你妹妹南歐讓我告訴你有什么話,就直說”

南溪,抬抬頭,喃喃道:“王志鵬是個殺人犯,我看見……”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陳年與往事
下一篇:千年紅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