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陳年與往事

陳年與往事

夏陳年曾經在我最無助的時候,

為我撿起了一地碎紙,

那是,我寫給陸往事的情書。

放學路上,夏陳年騎著他那小破自行車,

蹭一下橫在我的面前。

“葉大膽。”他捋著長長的劉海。

“感謝我。”他說。

“謝你什么?”我在路邊坐了下來,今天,我不想跟他生氣,就這綽號,遠不足以讓我生氣。

他停好自行車,大步跨到我的面前,彎下腰,看著我,“我怎么覺得你想哭。”

“我哭?太小看我了,一封情書而已,撕了,我還能繼續寫。”

“江湖女俠葉大膽。”他朝我豎起了大拇指,“不過,陸往事那小子有什么好的,我真沒看出來。”

有些人,一見,你就喜歡,是宿命。

那時候,我加入了學校的報社。

我的第一個采訪對象,就是陸往事。

因為他,是我們學校的圍棋高手。

我要為他寫一篇稿子,講述他學習圍棋的心路歷程。

我清楚地記得,他那身深藍色的運動衣。

聽說,他全身都是名牌。

所以這樣的人,應該是很傲嬌的吧。

事實是,非常非常傲嬌。

他皺著眉,一臉的不屑,“找你來采訪我?”

我挺了挺胸,“沒看過我寫的文章嗎?校周刊每期必登。”

他“噗嗤”一笑,“校周刊?這也好炫耀?”

那笑,在我面前化作十萬米陽光,居然有男生笑起來這么好看。

像,飛輪海的辰亦儒。

“你知道辰亦儒嗎?”我看著夏陳年。

“誰?”

“一個明星。”

他拿出手機,打開了百度,把搜索出來的照片對著我,“就他?”

“像不像陸往事?”

他哈哈大笑起來,“像個鬼。”

我對他的嘲笑不以為然,我心頭的白月光,他懂個毛。

陸往事坐上他的腳踏車,問我:“不回家嗎?”

我搖搖頭,“你先走,不屑與你同路。”

他吹著口哨,居然是《諾》。

“別玷污我的蘇詩丁。”我沖他喊。

他搖頭晃腦,把自行車騎出了S形。

我看著他的背影,

眼里一陣霧氣。

我寫給陸往事的情書在某一天突然發酵,

校園里的故事一個接著一個,

說我寫了幾百封情書,

說我在男生宿舍樓下坐了一晚上,

還說我,對所有接近他的女生拳腳相加。

拳腳相加?這,別人對我還差不多。

“神了,葉大膽,去哪里學了少林功夫。”我坐在這么隱蔽的位子,居然都能被夏陳年發現。

我環顧了下四周,“噓。”

他捧著書包,湊著我的耳朵,“這里是死角。”

我其實真的特別想哭,

但不能在他面前,絕不。

“我發誓。”他突然認真地說,“沒有泄露過情書的內容。”

“怎么可能是你,都給撕碎了,你怎么看。”

他伸了個懶腰,“怎么,打算一直這么躲著?我認識的葉大膽哪里去了。”

“不是躲。”我無奈地說,“只是不想給陸往事造成負擔。”

“你居然還是個重情重義的女子。”

那是陸往事第一次主動找我說話,

他雙手插在褲兜里,

他們家的豪車和司機都在路邊等著,

我這是演的哪出偶像劇。

他咳了幾聲,“沒想到你對于寫情書還真是樂此不疲。”

“所以,你被感動了嗎?”

他居然笑了,那萬米陽光又出現了。

“別寫了,以后每天放學你都在這里等著,我送你回家。”

這還真的是偶像劇,

或許,這就是戀愛。

我沒把這個真實的故事告訴夏陳年,

我必須保密,只有保密才能繼續。

在陸往事的豪車上,

我與他幾乎不說話,

光是看著他的側臉,我都覺得心滿意足。

我怯懦的扯著衣角,

有時候還會厚顏無恥的靠在他的肩上。

我想,司機師傅就是我們的見證人。

見證著一個平民女的蛻變。

見到陸往事父母的那天,

是這出偶像劇轉變為驚悚劇的致命時刻。

那兩雙充滿疑惑的眼睛上下打量著我,

讓我無所適從。

也就是那天以后,

我的偶像劇算是玩完了。

陸往事說:“我要訂婚了。”

這五個字還真的,好意思說的出口。

那我算什么?

我急急忙忙的跑去找夏陳年,

他是唯一一個不會笑話我的。

我要把這個傷感的故事,

全部告訴他。

當我看到他的時候,

他躺在白色的床單上,

閉著眼,沒有表情。

他的枕邊放著一刀皺皺巴巴的紙,

他母親告訴我,這是他生前的囑咐。

我刷一下嚎啕大哭,

“你還沒聽我的驚悚劇哪,你還沒叫我‘葉大膽’,你還沒對我吹完整的《喏》的口哨,你還沒,還沒騎過我回家,但你,把這些撕碎的情書都粘起來干什么呀,你要告訴我啊。”

有些人,一見,你就喜歡,是宿命。

夏陳年看到葉輕言的時候,就喜歡她。

喜歡她傻乎乎的遞情書,喜歡她把一首歌單曲循環。

喜歡她強顏歡笑的樣子,

也喜歡她的眼里只有陸往事。

于是夏陳年,悄悄地把撕碎的情書粘起來,

一頁一頁的鋪平。

他躲在遠處,看著葉輕言坐進豪車,

他想說,傻丫頭,別以為那就是偶像劇。

他在耳機里反復聽著《諾》,

聽著那句:你曾說你不能沒有我。

原來不能沒有你的人,

是我。

陸往事站在那里,

看著我。

我已經哭了整整一周,

我的手里,緊緊撰著那刀情書。

他走了過來,“要不,再試試吧。”

我把紙遞給他。

“你都粘起來了?”他笑了。

那笑容里頭,不見了萬米陽光。

“但是,心卻粘不了了。”

我轉身離開,

從什么時候開始,

一切都變成了陳年與往事

他叫夏陳年,我大學里唯一的好朋友。

分宿舍的時候,他給我拿了行李箱,

我笑著說他太瘦,

他卻說他有用不完的力氣。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

他會與我做朋友,

居然還為我有了那種赴湯蹈火的決心。

生來不喜歡女生的我,

自然也樂得有這么一個“保鏢”。

好幾次他胃疼,

坐在我身邊嗷嗷大叫。

我常說他小毛小病小題大做。

原來我,

錯的那么離譜。

我有時間去給陸往事寫情書,

卻沒有時間陪他看病。

我有好多話,

沒來得及說,

我的陳年,

已然消散。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