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恨天高

恨天高

王大勇是個手藝人,剃頭刮臉,一把刀玩得嫻熟自如,他非常喜歡這個工作,叫人低頭人低頭,叫人仰臉他就得麻溜仰起來點兒,拿捏著人家的腦袋,沒有不聽話的。剃刀所到之處,那些個長短不一亂如雜草的頭發被腰斬,發屑紛紛跌落,一種除之而后快的感覺油然而生,太爽了,領導別人的感覺也不過如此吧。
  在他的眼中,社會就是一個大柴垛,他就是最下面那個層次,既要死撐硬抗來自中上層的層層排擠和壓力,又要忍受底面的潮濕和陰暗,想要出頭之日那更是百年難遇。心中有太多的怨恨得不到宣泄,比如趕上了文革,失去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又比如遺傳了父母的身高,害得他對誰都要仰視;再比如同齡的姑娘都自命不凡,寧可嫁土坷垃里刨食的莊稼漢,都不愿和他這個手藝人見上一面。最讓人頭疼的是理發店的悄然興起,他們在店里隨時恭候,洗發,精剪,染色,電推子,電吹風,把頭發燙得曲里拐彎的,卻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歡迎和喜愛,像他這樣帶著鍋燒水擺攤剃頭的人越來越沒市場了。為了留住顧客,他越發小心翼翼地招待,誰都不敢怠慢,他的圍布總是干干凈凈,沒有污漬,毛巾潔白如新,沒有異味,他提供的洗頭水不熱不涼,溫度剛剛好,誰家有行動不便的老人,只需打個招呼,便帶著工具上門服務,無論跑了多少里地,并不多取分文。
  大勇自然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小時候,父母不敢短他的吃喝,巴望著他多吃點兒,長高點兒,被說得急了,“不是我不想長高,那是天太高了呀”,此話語出驚人,隨得一雅號“恨天高”。說恨天高活得不自信緣于他的家庭,你還別不信,一家人站在一起就是個小人國,都是一米五左右,高的也就一米五七、一米五八的樣子,這身材找媳婦舍錢砸都不一定砸得住,兄弟四個卻只有一個妹妹,換親也顧不過來,所以一家人相比其他家庭多付出了幾倍的努力,村里誰家有個紅白喜事,他家人總是屁顛屁顛地跑去幫忙,不怯力氣,爭著干又臟又累的活兒,老父親帶領一家老小起早貪黑侍弄那幾畝地,輪番種煙葉,西瓜、甜瓜,甜秫桿,花生等各種費心勞力的經濟作物,意圖多掙個辛苦錢,把孩子們的婚房都蓋起來,也攢點兒底氣不是。恨天高則意圖再長高點兒,長褲褪蓋著大半個腳面,隱藏著腳上的高跟鞋,別人的褲子爛屁股爛膝蓋,他爛褲腿兒,每走一步都掃一下地面,不爛它也沒有理由啊。
  大勇的口袋里時常備兩種香煙,價格貴的自然是等著禮讓別人的,再點頭哈腰地給點上,悄悄摸出自己的便宜煙,陪著抽幾口,閑話幾句。臉上的肌肉都笑酸了,沒誰對他的婚事上心,既便是勉強見了面,也是一錘子的買賣,沒姑娘看上他,反而把他釘在了遺傳的恥辱柱上。二十五六歲的時候,大勇的母親從四川的娘家帶回來一個姑娘,總算是幫兒子完成了終身大事。川妹子證件齊全,模樣周正,叫什么碧,這個字叫出來罵人似的,鄉親們還真不習慣,一個新名字應運而生,天天,她比大勇高一點兒,大勇不恨她還能恨誰?愛之深恨之切嘛。至始至終,恨天高一家對天天的來歷諱莫如深。
  按理說,大勇老大不小才娶上媳婦,應該珍惜才對,恰恰相反,他變得暴躁易怒,胡攪蠻纏,動輒大吵大鬧,斥責謾罵,天天說話四川味兒特濃,說得快了更是讓人一頭霧水。恨天高懂啊,要不咋說傻大個小能人哩,他不但和天天吵得熱火朝天,還忙里偷閑給圍觀者當翻譯。大伙兒樂得看熱鬧,懂不懂不要緊,照樣看得有滋有味。高潮處,恨天高順手抄起家伙兒,不管手里拿的是鐵鍬、鋤頭還是鋼叉都毫不猶豫地攛出去,沒砸住,拾起來再瞄準,天天拔腿就跑,他在后面窮追不舍,結局往往驚人地相似,不依不饒的恨天高路遇一位德高望重的大爺,大爺三言兩語就把他說服了,他心服口服地表示感激之情,大爺,你侄子長這么大沒少叫你操心啊,還是你老有遠見有格局,啥事都能看透,說話有理有據,總能說到我心里去。聽人勸吃飽飯,嘚,不追了,我聽你的。
  恨天高那么聰明的人咋會做傻事呢,個中原因他心里很清楚,但是不能說出來。
  天天才嫁過那幾天,后悔了,小兩口正給玉米施肥,一言不合吵了幾句,沒想到眨眼的功夫人就沒影了,她揚言,絕不后悔,無奈于人生地不熟兜兜轉轉一直沒有找到通公共汽車的柏油路,眼看日落西山星輝閃耀她絕望地坐在地頭放聲大哭。天天逃走的消息引起了村民的各種猜測,出于顧慮沒有人愿意幫忙去找。恨天高一家,派了一個人到縣城的汽車終點站守株待兔,其余的人兵分幾路鉆進玉米地又是喊又是打聽,喉嚨都喊啞了,一個個汗流浹背,一身的玉米天花和草屑,臉上,脖子上,手臂上,玉米葉子劃拉的血道子更是觸目驚心。幾小時后,精疲力竭的恨天高聽到了天天的哭聲,沒有驚喜,沒有憐憫,只有滿腔憤怒,他沖上去一番拳打腳踢,所有的憋屈一瞬間爆發,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猛獸,排山倒海,咆哮奔騰,狂風暴雨過后,咦?打人的感覺真奇妙,積壓在心底的怨恨找到了疏泄的渠道,一瀉千里,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被神仙劫持,他馴服地交出恐懼,怯懦,卑微,又仿佛經歷了一場蛻變,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勇猛,剛強,男人味道,內心是前所未有的輕松、愜意,每個毛孔都透著舒坦,渾身上下都是得勁,再聽聽天天的哀嚎,心里是止不住的得意洋洋啊。
  明擺著要吃虧,從來不敢打架,今天終于打了一回,并大獲全勝,那種勝利者的自豪感不言而喻,自信滿滿。從此,恨天高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打老婆,當然他是有分寸的,皮開肉綻不可取,那是要花錢的,更不能傷筋動骨,家里地里的活兒誰干?留下個巴掌印即可,最好是有點兒青紫綠紅的挫傷,這種發泄方式高效,快捷,過癮,十分痛快,有時候沒有具體的理由,我就是想打你,個頭是爹娘給的不是錯,在外面討生活受夠了窩囊氣,回家不能再給你看扁了,況且不嚴加看管,再讓你偷跑了,我就虧大了,怕是以后再也娶不到媳婦了。
  恨天高是有男人味了,鄉親們對他卻是越發鄙夷。他爹在鄰里面前訕笑,俺大勇的脾氣老賴,在場的人連他的腔都不接。女人們說家里閨女說啥都不能遠嫁,沒娘家撐腰受了委屈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沒有,一窩老鼠不嫌臊,融入婆家生活原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天天懷孕了,依舊洗衣做飯下地干活兒,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凈凈,他朝她臉上打,誰家鍋碗不碰勺?說不到一塊兒就打?腦袋被驢踢了吧。
  男人眼中恨天高就是個二蛋,無理取鬧,你出去剃頭掙錢了,天天在家歇著啦?老婆咋樣心里沒點兒數嗎?
  打老婆那狂勁兒誰都沒得比,老實人發起火來挺恐怖的。
  嘁,甩出去那么多家伙兒啥時候砸中過?是天天機敏跑得快?躲得快?都說家丑不可外揚,他倒好,玩點兒花里胡哨,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英勇無比,上躥下跳,演給誰看啊?鞋合不合適腳趾頭知道,屎殼郎爬煤堆上,咋蹦跶都顯不出那一疙瘩。
  之前老在一起喝酒,現在遞我好煙我都不接,請我不也不去,天天叫我哥,這哥的臉往哪兒擱?說他好幾回了,他說他憋不住,幾天不動手,心里就憋得難受,這還跟吸了大煙一樣?分明是欺軟怕硬的角兒。
  大伙說著說著,話題不由自主地就跑到了四川的咸菜上,天天腌的咸菜太好吃啦,想起來就要流口水。天天為人和善也不小氣,誰去討要咸菜或腌制咸菜的方法,都不會空手而歸。她話不多,總是一副若有所失的神情,也難怪,男人的話她不敢有絲毫忤逆。
  第二年〔1986年〕,天天生了個男孩,計劃生育抓得正緊,這是件多么令人高興的事啊,多少家庭求之不得。她用花布拼接成一個布兜兜,把兒子系在背上,家里地里全憑她一把手。村里人見了都說四川女人真有成色,帶娃干活兩不誤,還巴明起早的,誰娶了她真是燒高香了,偏偏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村西頭有條石子路,通向古橋鄉政府,那里有小學、初中和高中,學生們去上學,鄉干部去開會,鄉親們去趕會都是走這條路。路兩邊是高大的泡桐,遮天蔽日,陰森森的。天天也成了這條路的常客,她掃落葉,拉回家漚農家肥,葉落的時候天不亮都開始掃了。學生娃通常結伴而行,如果某天掉了隊,尤其是去早讀的路上,黑黢黢的,都會這樣安慰自己,或許天天就在前面呢。他們也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你的寶寶叫啥呀?”
  “王百嶺。”
  “他奶奶不帶他,他姥娘也不喜歡他嗎?還是他姥娘家離這兒太遠啦。”
  “對頭。很遠。”
  “很遠是多遠?要翻過一百座山嗎?”
  有伙伴插嘴,“一百座山那么遠就要坐飛機了。”
  孩子們有說有笑嘰嘰喳喳地漸漸走遠了,天天拄著掃帚立在原地,止不住潸然淚下,“幺兒離外婆家豈止是百嶺啊”。
  鄉干部王亭騎個自行車也天天路過這里,他在鄉政府上班,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天天侍弄的三畝多棉花,太漂亮啦,植株不高,枝條上的棉鈴一個接一個,排得滿滿的,看上去盡是綠球球,到了吐絮期,白茫茫一片,像一片白云落在了田間。
  既然天天有這種技術,何不加以推廣帶動全鄉經濟發展呢,王亭的建議立馬得到了各位同仁的認可和支持,隨著手相關事宜,這一天,幾個同事下班后來參觀天天的棉花地。
  亭叔,你說天天家的棉桃雞蛋大小,我看你比劃得比鵝蛋都大。
  亭叔正比劃,“砰”,棉桃開了。
  一行人有說有笑,好不愜意。時近中午,烈日當空,太陽照得人頭暈眼花,汗珠直滾,好在路旁樹枝繁葉茂,撐起一道綠色長廊,遮擋了似火驕陽。因為正放暑假,一路上少了邊走邊玩追逐打鬧的學生,樹上的鳥兒也不知道藏哪兒去了,清靜寂寥,死氣沉沉的。
  大老遠看見地頭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再近一些,仔細看看,不對啊,這好像是歪著一個人,“天天。”
  天天不應,破草帽蓋了半個臉,她靠著噴霧器斜躺在地上,花襯衫濕透了貼在身上,衣襟上有嘔吐物,一條粘液掛在嘴角,正淌著半透明的液體。“嚇,中毒了吧。”這都晌午了還不回家,有啥想不開?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如此下策,恨天高你個王八蛋!
  幾個人從附近借來輛架子車,手忙腳亂地抬上去,直奔鄉衛生院,又差人給恨天高捎信,天天喝藥了,送古橋了。
  接到信兒的恨天高眼前一黑,差點兒背過氣去,扶著門框穩穩神,老天爺哩,你這是干啥哩,天天,好好的你這、這是中邪啦?他跨上自行車一路狂奔,你不能這樣啊,我答應你帶孩子回四川探親的,孩子不能沒有娘啊,太突然,太意外,天天,你咋想的?
  醫院的走廊下,亭叔看見大勇來到掐滅了煙,說出來的話顯然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搶救過了,正在觀察,如果人醒不過來,你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吧,坦白從寬,看上面這種事是咋定性的,別等著人家找上門來銬你。”
  “亭叔,我沒有打她呀,這幾個月我都沒動手。”
  亭叔略有詫異,繼而不屑地說,“說這有用嗎?何須動手,動動嘴就能把人逼死。”
  天吶!一記悶雷把恨天高雷得七葷八素,腦袋嗡嗡直叫,嗖地冒出一身冷汗,曾經以為自己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家之主,沒想到竟如此不堪一擊,你們居然認為人是我逼死的,這,這屎盆子扣得恰如其分,沒準兒還會死無對證。
  “幾個月?上上月鄉領導視察麥收情況,你舉把掃帚追得天天滿場跑,你可忘了?那個婦聯主任咋開導你的?”
  這我怎么能忘呢,那個大姐對天天深表同情和關懷,這都改革開放了,婦女社會地位提高了,咋還有這種情況?大勇啊,媳婦到咱家咱應該善待啊,將來你妹出了門婆家人打她你愿意嗎。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你這樣的家風,誰還敢給你的那些兄弟說媒哩。夫妻間要相互體諒,相互包容,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遇事多溝通一下,不要沖動,都是你的理,難道都是天天的錯?要想公道打個顛倒,是不是?像天天這樣勤勞能干的女人你打著燈籠哪兒找啊,知足吧。
  這番話正擊中七寸,恨天高耷拉下來腦袋,許久無語,他做夢都希望身高不是短板,弟弟們都能成個家,原來自己所追求的與事實背道而馳了。天天當然不錯,言聽計從,識大體,明事理,前些日子二弟商量定親時,她直接許了女方所有喜被用的棉花,解除了后顧之憂,皆大歡喜。
  “那位大姐批評我之后,我就改了,沒有跟天天生氣,這是真的。”
  “這事得講證據,空口無憑,你好好想想。”
  恨天高眼睜睜地看著亭叔離開,不知所措,失魂落魄地來到天天的床位,監護儀看不懂,但知道吊瓶里的水還有很多,他順著床腿蹲下去,縮成一團,臉埋在雙膝之間,淚水汩汩從指縫間流出。
  “是天天家屬吧?”一個女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引到了辦公室,“你也不用太擔心,現在她生命體征平穩,已無大礙。送來時農藥味很大,確實有中毒跡象,好在剛才他們來時帶著藥瓶,使我們的搶救工作迅速而對癥,但給她洗胃時并沒有發現什么東西,一點兒食物也沒有,所以也不排除饑餓,疲勞,中暑這方面的因素。”
  “噴霧器漏水,沒舍得換新的。”恨天高眼前一亮,發掘到了原因。
  啪,啪,女醫生氣得直拍桌子,“開玩笑吶,農藥是會揮發的,天熱出了汗毛孔張開,毒液滲入同樣能要人命,就沒有一點安全意識,一個噴霧器值多少錢?她可是你的家人,你的老婆,在酷暑、饑餓中趕著干活兒,大中午啦,是頭驢也得歇歇晌加把料,這是個人啊,一條人命啊,幸好有人看見,搶救的也算及時,否則這個人就不說了,你想干啥哩,就是買不起噴霧器?人在做,天在看,想看看法律會不會治你的罪?”
  我啥都不想,只想天天快點醒過來,我把錢交出來,叫她當家。
  王大勇,你就是個混蛋,既然你千方百計地阻攔不愿她離開,為何不珍惜她,明知她手無分文,噴霧器漏水的事給你說過不止一次,你壓根就沒有往心里去,這種事你也等著她求你嗎?自以為是地裝男子漢裝著裝著就不知道自己是誰啦,你就是個跳梁小丑,滑稽搞笑,不是別人要看你笑話,是你主動讓別人取笑,為了博取眼球你耍不完的把戲,你活給別人看,你牛給別人看,卻一次又一次傷害了最親近的人,讓自己成了一個笑話,天天不與你爭高下論短長,給足了面子,你為了自己所謂的臉面活在虛偽之中,煩惱郁悶,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瓜娃子啊。天天是在疲勞,饑餓,天熱的情況下中毒的,免疫力低下,能不能扛過去,還是個未知數。
  來探望天天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都說好人慘遭厄運,老天爺會睜開眼的,并沒有去指責大勇,大勇心里反而拔涼拔涼的,如芒在背,你們連唾棄我的心思都沒有了?不免越發慌恐,焦慮。天天醒來時已是深夜,才伸了一個懶腰,發現這是在醫院,男人瞪著血紅的眼睛守在床邊,驚喜欲狂,她立馬回想到了一些片段,急切地辯解道,“嶺他爸,我沒有喝藥,真的沒有,一丁點兒都沒有。”
  “沒有。是噴霧器漏水,滲入皮膚了。你總算醒過來了。”大勇繃不住了,淚如泉涌,“我錯了,以后我再也不會打你了。”
  天天聽著,眼睛里的幸福像池中漣漪那樣蕩漾開來,帶著幾分羞澀。
  終于,大勇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敞開嗓子,涕淚橫流,哭聲中有劫后重生的喜悅,也有不可名狀的愧疚。
王大勇是個手藝人,剃頭刮臉,一把刀玩得嫻熟自如,他非常喜歡這個工作,叫人低頭人低頭,叫人仰臉他就得麻溜仰起來點兒,拿捏著人家的腦袋,沒有不聽話的。剃刀所到之處,那些個長短不一亂如雜草的頭發被腰斬,發屑紛紛跌落,一種除之而后快的感覺油然而生,太爽了,領導別人的感覺也不過如此吧。
  在他的眼中,社會就是一個大柴垛,他就是最下面那個層次,既要死撐硬抗來自中上層的層層排擠和壓力,又要忍受底面的潮濕和陰暗,想要出頭之日那更是百年難遇。心中有太多的怨恨得不到宣泄,比如趕上了文革,失去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又比如遺傳了父母的身高,害得他對誰都要仰視;再比如同齡的姑娘都自命不凡,寧可嫁土坷垃里刨食的莊稼漢,都不愿和他這個手藝人見上一面。最讓人頭疼的是理發店的悄然興起,他們在店里隨時恭候,洗發,精剪,染色,電推子,電吹風,把頭發燙得曲里拐彎的,卻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歡迎和喜愛,像他這樣帶著鍋燒水擺攤剃頭的人越來越沒市場了。為了留住顧客,他越發小心翼翼地招待,誰都不敢怠慢,他的圍布總是干干凈凈,沒有污漬,毛巾潔白如新,沒有異味,他提供的洗頭水不熱不涼,溫度剛剛好,誰家有行動不便的老人,只需打個招呼,便帶著工具上門服務,無論跑了多少里地,并不多取分文。
  大勇自然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小時候,父母不敢短他的吃喝,巴望著他多吃點兒,長高點兒,被說得急了,“不是我不想長高,那是天太高了呀”,此話語出驚人,隨得一雅號“恨天高”。說恨天高活得不自信緣于他的家庭,你還別不信,一家人站在一起就是個小人國,都是一米五左右,高的也就一米五七、一米五八的樣子,這身材找媳婦舍錢砸都不一定砸得住,兄弟四個卻只有一個妹妹,換親也顧不過來,所以一家人相比其他家庭多付出了幾倍的努力,村里誰家有個紅白喜事,他家人總是屁顛屁顛地跑去幫忙,不怯力氣,爭著干又臟又累的活兒,老父親帶領一家老小起早貪黑侍弄那幾畝地,輪番種煙葉,西瓜、甜瓜,甜秫桿,花生等各種費心勞力的經濟作物,意圖多掙個辛苦錢,把孩子們的婚房都蓋起來,也攢點兒底氣不是。恨天高則意圖再長高點兒,長褲褪蓋著大半個腳面,隱藏著腳上的高跟鞋,別人的褲子爛屁股爛膝蓋,他爛褲腿兒,每走一步都掃一下地面,不爛它也沒有理由啊。
  大勇的口袋里時常備兩種香煙,價格貴的自然是等著禮讓別人的,再點頭哈腰地給點上,悄悄摸出自己的便宜煙,陪著抽幾口,閑話幾句。臉上的肌肉都笑酸了,沒誰對他的婚事上心,既便是勉強見了面,也是一錘子的買賣,沒姑娘看上他,反而把他釘在了遺傳的恥辱柱上。二十五六歲的時候,大勇的母親從四川的娘家帶回來一個姑娘,總算是幫兒子完成了終身大事。川妹子證件齊全,模樣周正,叫什么碧,這個字叫出來罵人似的,鄉親們還真不習慣,一個新名字應運而生,天天,她比大勇高一點兒,大勇不恨她還能恨誰?愛之深恨之切嘛。至始至終,恨天高一家對天天的來歷諱莫如深。
  按理說,大勇老大不小才娶上媳婦,應該珍惜才對,恰恰相反,他變得暴躁易怒,胡攪蠻纏,動輒大吵大鬧,斥責謾罵,天天說話四川味兒特濃,說得快了更是讓人一頭霧水。恨天高懂啊,要不咋說傻大個小能人哩,他不但和天天吵得熱火朝天,還忙里偷閑給圍觀者當翻譯。大伙兒樂得看熱鬧,懂不懂不要緊,照樣看得有滋有味。高潮處,恨天高順手抄起家伙兒,不管手里拿的是鐵鍬、鋤頭還是鋼叉都毫不猶豫地攛出去,沒砸住,拾起來再瞄準,天天拔腿就跑,他在后面窮追不舍,結局往往驚人地相似,不依不饒的恨天高路遇一位德高望重的大爺,大爺三言兩語就把他說服了,他心服口服地表示感激之情,大爺,你侄子長這么大沒少叫你操心啊,還是你老有遠見有格局,啥事都能看透,說話有理有據,總能說到我心里去。聽人勸吃飽飯,嘚,不追了,我聽你的。
  恨天高那么聰明的人咋會做傻事呢,個中原因他心里很清楚,但是不能說出來。
  天天才嫁過那幾天,后悔了,小兩口正給玉米施肥,一言不合吵了幾句,沒想到眨眼的功夫人就沒影了,她揚言,絕不后悔,無奈于人生地不熟兜兜轉轉一直沒有找到通公共汽車的柏油路,眼看日落西山星輝閃耀她絕望地坐在地頭放聲大哭。天天逃走的消息引起了村民的各種猜測,出于顧慮沒有人愿意幫忙去找。恨天高一家,派了一個人到縣城的汽車終點站守株待兔,其余的人兵分幾路鉆進玉米地又是喊又是打聽,喉嚨都喊啞了,一個個汗流浹背,一身的玉米天花和草屑,臉上,脖子上,手臂上,玉米葉子劃拉的血道子更是觸目驚心。幾小時后,精疲力竭的恨天高聽到了天天的哭聲,沒有驚喜,沒有憐憫,只有滿腔憤怒,他沖上去一番拳打腳踢,所有的憋屈一瞬間爆發,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猛獸,排山倒海,咆哮奔騰,狂風暴雨過后,咦?打人的感覺真奇妙,積壓在心底的怨恨找到了疏泄的渠道,一瀉千里,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被神仙劫持,他馴服地交出恐懼,怯懦,卑微,又仿佛經歷了一場蛻變,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勇猛,剛強,男人味道,內心是前所未有的輕松、愜意,每個毛孔都透著舒坦,渾身上下都是得勁,再聽聽天天的哀嚎,心里是止不住的得意洋洋啊。
  明擺著要吃虧,從來不敢打架,今天終于打了一回,并大獲全勝,那種勝利者的自豪感不言而喻,自信滿滿。從此,恨天高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打老婆,當然他是有分寸的,皮開肉綻不可取,那是要花錢的,更不能傷筋動骨,家里地里的活兒誰干?留下個巴掌印即可,最好是有點兒青紫綠紅的挫傷,這種發泄方式高效,快捷,過癮,十分痛快,有時候沒有具體的理由,我就是想打你,個頭是爹娘給的不是錯,在外面討生活受夠了窩囊氣,回家不能再給你看扁了,況且不嚴加看管,再讓你偷跑了,我就虧大了,怕是以后再也娶不到媳婦了。
  恨天高是有男人味了,鄉親們對他卻是越發鄙夷。他爹在鄰里面前訕笑,俺大勇的脾氣老賴,在場的人連他的腔都不接。女人們說家里閨女說啥都不能遠嫁,沒娘家撐腰受了委屈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沒有,一窩老鼠不嫌臊,融入婆家生活原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天天懷孕了,依舊洗衣做飯下地干活兒,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凈凈,他朝她臉上打,誰家鍋碗不碰勺?說不到一塊兒就打?腦袋被驢踢了吧。
  男人眼中恨天高就是個二蛋,無理取鬧,你出去剃頭掙錢了,天天在家歇著啦?老婆咋樣心里沒點兒數嗎?
  打老婆那狂勁兒誰都沒得比,老實人發起火來挺恐怖的。
  嘁,甩出去那么多家伙兒啥時候砸中過?是天天機敏跑得快?躲得快?都說家丑不可外揚,他倒好,玩點兒花里胡哨,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英勇無比,上躥下跳,演給誰看啊?鞋合不合適腳趾頭知道,屎殼郎爬煤堆上,咋蹦跶都顯不出那一疙瘩。
  之前老在一起喝酒,現在遞我好煙我都不接,請我不也不去,天天叫我哥,這哥的臉往哪兒擱?說他好幾回了,他說他憋不住,幾天不動手,心里就憋得難受,這還跟吸了大煙一樣?分明是欺軟怕硬的角兒。
  大伙說著說著,話題不由自主地就跑到了四川的咸菜上,天天腌的咸菜太好吃啦,想起來就要流口水。天天為人和善也不小氣,誰去討要咸菜或腌制咸菜的方法,都不會空手而歸。她話不多,總是一副若有所失的神情,也難怪,男人的話她不敢有絲毫忤逆。
  第二年〔1986年〕,天天生了個男孩,計劃生育抓得正緊,這是件多么令人高興的事啊,多少家庭求之不得。她用花布拼接成一個布兜兜,把兒子系在背上,家里地里全憑她一把手。村里人見了都說四川女人真有成色,帶娃干活兩不誤,還巴明起早的,誰娶了她真是燒高香了,偏偏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村西頭有條石子路,通向古橋鄉政府,那里有小學、初中和高中,學生們去上學,鄉干部去開會,鄉親們去趕會都是走這條路。路兩邊是高大的泡桐,遮天蔽日,陰森森的。天天也成了這條路的常客,她掃落葉,拉回家漚農家肥,葉落的時候天不亮都開始掃了。學生娃通常結伴而行,如果某天掉了隊,尤其是去早讀的路上,黑黢黢的,都會這樣安慰自己,或許天天就在前面呢。他們也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你的寶寶叫啥呀?”
  “王百嶺。”
  “他奶奶不帶他,他姥娘也不喜歡他嗎?還是他姥娘家離這兒太遠啦。”
  “對頭。很遠。”
  “很遠是多遠?要翻過一百座山嗎?”
  有伙伴插嘴,“一百座山那么遠就要坐飛機了。”
  孩子們有說有笑嘰嘰喳喳地漸漸走遠了,天天拄著掃帚立在原地,止不住潸然淚下,“幺兒離外婆家豈止是百嶺啊”。
  鄉干部王亭騎個自行車也天天路過這里,他在鄉政府上班,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天天侍弄的三畝多棉花,太漂亮啦,植株不高,枝條上的棉鈴一個接一個,排得滿滿的,看上去盡是綠球球,到了吐絮期,白茫茫一片,像一片白云落在了田間。
  既然天天有這種技術,何不加以推廣帶動全鄉經濟發展呢,王亭的建議立馬得到了各位同仁的認可和支持,隨著手相關事宜,這一天,幾個同事下班后來參觀天天的棉花地。
  亭叔,你說天天家的棉桃雞蛋大小,我看你比劃得比鵝蛋都大。
  亭叔正比劃,“砰”,棉桃開了。
  一行人有說有笑,好不愜意。時近中午,烈日當空,太陽照得人頭暈眼花,汗珠直滾,好在路旁樹枝繁葉茂,撐起一道綠色長廊,遮擋了似火驕陽。因為正放暑假,一路上少了邊走邊玩追逐打鬧的學生,樹上的鳥兒也不知道藏哪兒去了,清靜寂寥,死氣沉沉的。
  大老遠看見地頭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再近一些,仔細看看,不對啊,這好像是歪著一個人,“天天。”
  天天不應,破草帽蓋了半個臉,她靠著噴霧器斜躺在地上,花襯衫濕透了貼在身上,衣襟上有嘔吐物,一條粘液掛在嘴角,正淌著半透明的液體。“嚇,中毒了吧。”這都晌午了還不回家,有啥想不開?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如此下策,恨天高你個王八蛋!
  幾個人從附近借來輛架子車,手忙腳亂地抬上去,直奔鄉衛生院,又差人給恨天高捎信,天天喝藥了,送古橋了。
  接到信兒的恨天高眼前一黑,差點兒背過氣去,扶著門框穩穩神,老天爺哩,你這是干啥哩,天天,好好的你這、這是中邪啦?他跨上自行車一路狂奔,你不能這樣啊,我答應你帶孩子回四川探親的,孩子不能沒有娘啊,太突然,太意外,天天,你咋想的?
  醫院的走廊下,亭叔看見大勇來到掐滅了煙,說出來的話顯然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搶救過了,正在觀察,如果人醒不過來,你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吧,坦白從寬,看上面這種事是咋定性的,別等著人家找上門來銬你。”
  “亭叔,我沒有打她呀,這幾個月我都沒動手。”
  亭叔略有詫異,繼而不屑地說,“說這有用嗎?何須動手,動動嘴就能把人逼死。”
  天吶!一記悶雷把恨天高雷得七葷八素,腦袋嗡嗡直叫,嗖地冒出一身冷汗,曾經以為自己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家之主,沒想到竟如此不堪一擊,你們居然認為人是我逼死的,這,這屎盆子扣得恰如其分,沒準兒還會死無對證。
  “幾個月?上上月鄉領導視察麥收情況,你舉把掃帚追得天天滿場跑,你可忘了?那個婦聯主任咋開導你的?”
  這我怎么能忘呢,那個大姐對天天深表同情和關懷,這都改革開放了,婦女社會地位提高了,咋還有這種情況?大勇啊,媳婦到咱家咱應該善待啊,將來你妹出了門婆家人打她你愿意嗎。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你這樣的家風,誰還敢給你的那些兄弟說媒哩。夫妻間要相互體諒,相互包容,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遇事多溝通一下,不要沖動,都是你的理,難道都是天天的錯?要想公道打個顛倒,是不是?像天天這樣勤勞能干的女人你打著燈籠哪兒找啊,知足吧。
  這番話正擊中七寸,恨天高耷拉下來腦袋,許久無語,他做夢都希望身高不是短板,弟弟們都能成個家,原來自己所追求的與事實背道而馳了。天天當然不錯,言聽計從,識大體,明事理,前些日子二弟商量定親時,她直接許了女方所有喜被用的棉花,解除了后顧之憂,皆大歡喜。
  “那位大姐批評我之后,我就改了,沒有跟天天生氣,這是真的。”
  “這事得講證據,空口無憑,你好好想想。”
  恨天高眼睜睜地看著亭叔離開,不知所措,失魂落魄地來到天天的床位,監護儀看不懂,但知道吊瓶里的水還有很多,他順著床腿蹲下去,縮成一團,臉埋在雙膝之間,淚水汩汩從指縫間流出。
  “是天天家屬吧?”一個女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引到了辦公室,“你也不用太擔心,現在她生命體征平穩,已無大礙。送來時農藥味很大,確實有中毒跡象,好在剛才他們來時帶著藥瓶,使我們的搶救工作迅速而對癥,但給她洗胃時并沒有發現什么東西,一點兒食物也沒有,所以也不排除饑餓,疲勞,中暑這方面的因素。”
  “噴霧器漏水,沒舍得換新的。”恨天高眼前一亮,發掘到了原因。
  啪,啪,女醫生氣得直拍桌子,“開玩笑吶,農藥是會揮發的,天熱出了汗毛孔張開,毒液滲入同樣能要人命,就沒有一點安全意識,一個噴霧器值多少錢?她可是你的家人,你的老婆,在酷暑、饑餓中趕著干活兒,大中午啦,是頭驢也得歇歇晌加把料,這是個人啊,一條人命啊,幸好有人看見,搶救的也算及時,否則這個人就不說了,你想干啥哩,就是買不起噴霧器?人在做,天在看,想看看法律會不會治你的罪?”
  我啥都不想,只想天天快點醒過來,我把錢交出來,叫她當家。
  王大勇,你就是個混蛋,既然你千方百計地阻攔不愿她離開,為何不珍惜她,明知她手無分文,噴霧器漏水的事給你說過不止一次,你壓根就沒有往心里去,這種事你也等著她求你嗎?自以為是地裝男子漢裝著裝著就不知道自己是誰啦,你就是個跳梁小丑,滑稽搞笑,不是別人要看你笑話,是你主動讓別人取笑,為了博取眼球你耍不完的把戲,你活給別人看,你牛給別人看,卻一次又一次傷害了最親近的人,讓自己成了一個笑話,天天不與你爭高下論短長,給足了面子,你為了自己所謂的臉面活在虛偽之中,煩惱郁悶,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瓜娃子啊。天天是在疲勞,饑餓,天熱的情況下中毒的,免疫力低下,能不能扛過去,還是個未知數。
  來探望天天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都說好人慘遭厄運,老天爺會睜開眼的,并沒有去指責大勇,大勇心里反而拔涼拔涼的,如芒在背,你們連唾棄我的心思都沒有了?不免越發慌恐,焦慮。天天醒來時已是深夜,才伸了一個懶腰,發現這是在醫院,男人瞪著血紅的眼睛守在床邊,驚喜欲狂,她立馬回想到了一些片段,急切地辯解道,“嶺他爸,我沒有喝藥,真的沒有,一丁點兒都沒有。”
  “沒有。是噴霧器漏水,滲入皮膚了。你總算醒過來了。”大勇繃不住了,淚如泉涌,“我錯了,以后我再也不會打你了。”
  天天聽著,眼睛里的幸福像池中漣漪那樣蕩漾開來,帶著幾分羞澀。
  終于,大勇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敞開嗓子,涕淚橫流,哭聲中有劫后重生的喜悅,也有不可名狀的愧疚。
王大勇是個手藝人,剃頭刮臉,一把刀玩得嫻熟自如,他非常喜歡這個工作,叫人低頭人低頭,叫人仰臉他就得麻溜仰起來點兒,拿捏著人家的腦袋,沒有不聽話的。剃刀所到之處,那些個長短不一亂如雜草的頭發被腰斬,發屑紛紛跌落,一種除之而后快的感覺油然而生,太爽了,領導別人的感覺也不過如此吧。
  在他的眼中,社會就是一個大柴垛,他就是最下面那個層次,既要死撐硬抗來自中上層的層層排擠和壓力,又要忍受底面的潮濕和陰暗,想要出頭之日那更是百年難遇。心中有太多的怨恨得不到宣泄,比如趕上了文革,失去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又比如遺傳了父母的身高,害得他對誰都要仰視;再比如同齡的姑娘都自命不凡,寧可嫁土坷垃里刨食的莊稼漢,都不愿和他這個手藝人見上一面。最讓人頭疼的是理發店的悄然興起,他們在店里隨時恭候,洗發,精剪,染色,電推子,電吹風,把頭發燙得曲里拐彎的,卻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歡迎和喜愛,像他這樣帶著鍋燒水擺攤剃頭的人越來越沒市場了。為了留住顧客,他越發小心翼翼地招待,誰都不敢怠慢,他的圍布總是干干凈凈,沒有污漬,毛巾潔白如新,沒有異味,他提供的洗頭水不熱不涼,溫度剛剛好,誰家有行動不便的老人,只需打個招呼,便帶著工具上門服務,無論跑了多少里地,并不多取分文。
  大勇自然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小時候,父母不敢短他的吃喝,巴望著他多吃點兒,長高點兒,被說得急了,“不是我不想長高,那是天太高了呀”,此話語出驚人,隨得一雅號“恨天高”。說恨天高活得不自信緣于他的家庭,你還別不信,一家人站在一起就是個小人國,都是一米五左右,高的也就一米五七、一米五八的樣子,這身材找媳婦舍錢砸都不一定砸得住,兄弟四個卻只有一個妹妹,換親也顧不過來,所以一家人相比其他家庭多付出了幾倍的努力,村里誰家有個紅白喜事,他家人總是屁顛屁顛地跑去幫忙,不怯力氣,爭著干又臟又累的活兒,老父親帶領一家老小起早貪黑侍弄那幾畝地,輪番種煙葉,西瓜、甜瓜,甜秫桿,花生等各種費心勞力的經濟作物,意圖多掙個辛苦錢,把孩子們的婚房都蓋起來,也攢點兒底氣不是。恨天高則意圖再長高點兒,長褲褪蓋著大半個腳面,隱藏著腳上的高跟鞋,別人的褲子爛屁股爛膝蓋,他爛褲腿兒,每走一步都掃一下地面,不爛它也沒有理由啊。
  大勇的口袋里時常備兩種香煙,價格貴的自然是等著禮讓別人的,再點頭哈腰地給點上,悄悄摸出自己的便宜煙,陪著抽幾口,閑話幾句。臉上的肌肉都笑酸了,沒誰對他的婚事上心,既便是勉強見了面,也是一錘子的買賣,沒姑娘看上他,反而把他釘在了遺傳的恥辱柱上。二十五六歲的時候,大勇的母親從四川的娘家帶回來一個姑娘,總算是幫兒子完成了終身大事。川妹子證件齊全,模樣周正,叫什么碧,這個字叫出來罵人似的,鄉親們還真不習慣,一個新名字應運而生,天天,她比大勇高一點兒,大勇不恨她還能恨誰?愛之深恨之切嘛。至始至終,恨天高一家對天天的來歷諱莫如深。
  按理說,大勇老大不小才娶上媳婦,應該珍惜才對,恰恰相反,他變得暴躁易怒,胡攪蠻纏,動輒大吵大鬧,斥責謾罵,天天說話四川味兒特濃,說得快了更是讓人一頭霧水。恨天高懂啊,要不咋說傻大個小能人哩,他不但和天天吵得熱火朝天,還忙里偷閑給圍觀者當翻譯。大伙兒樂得看熱鬧,懂不懂不要緊,照樣看得有滋有味。高潮處,恨天高順手抄起家伙兒,不管手里拿的是鐵鍬、鋤頭還是鋼叉都毫不猶豫地攛出去,沒砸住,拾起來再瞄準,天天拔腿就跑,他在后面窮追不舍,結局往往驚人地相似,不依不饒的恨天高路遇一位德高望重的大爺,大爺三言兩語就把他說服了,他心服口服地表示感激之情,大爺,你侄子長這么大沒少叫你操心啊,還是你老有遠見有格局,啥事都能看透,說話有理有據,總能說到我心里去。聽人勸吃飽飯,嘚,不追了,我聽你的。
  恨天高那么聰明的人咋會做傻事呢,個中原因他心里很清楚,但是不能說出來。
  天天才嫁過那幾天,后悔了,小兩口正給玉米施肥,一言不合吵了幾句,沒想到眨眼的功夫人就沒影了,她揚言,絕不后悔,無奈于人生地不熟兜兜轉轉一直沒有找到通公共汽車的柏油路,眼看日落西山星輝閃耀她絕望地坐在地頭放聲大哭。天天逃走的消息引起了村民的各種猜測,出于顧慮沒有人愿意幫忙去找。恨天高一家,派了一個人到縣城的汽車終點站守株待兔,其余的人兵分幾路鉆進玉米地又是喊又是打聽,喉嚨都喊啞了,一個個汗流浹背,一身的玉米天花和草屑,臉上,脖子上,手臂上,玉米葉子劃拉的血道子更是觸目驚心。幾小時后,精疲力竭的恨天高聽到了天天的哭聲,沒有驚喜,沒有憐憫,只有滿腔憤怒,他沖上去一番拳打腳踢,所有的憋屈一瞬間爆發,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猛獸,排山倒海,咆哮奔騰,狂風暴雨過后,咦?打人的感覺真奇妙,積壓在心底的怨恨找到了疏泄的渠道,一瀉千里,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被神仙劫持,他馴服地交出恐懼,怯懦,卑微,又仿佛經歷了一場蛻變,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勇猛,剛強,男人味道,內心是前所未有的輕松、愜意,每個毛孔都透著舒坦,渾身上下都是得勁,再聽聽天天的哀嚎,心里是止不住的得意洋洋啊。
  明擺著要吃虧,從來不敢打架,今天終于打了一回,并大獲全勝,那種勝利者的自豪感不言而喻,自信滿滿。從此,恨天高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打老婆,當然他是有分寸的,皮開肉綻不可取,那是要花錢的,更不能傷筋動骨,家里地里的活兒誰干?留下個巴掌印即可,最好是有點兒青紫綠紅的挫傷,這種發泄方式高效,快捷,過癮,十分痛快,有時候沒有具體的理由,我就是想打你,個頭是爹娘給的不是錯,在外面討生活受夠了窩囊氣,回家不能再給你看扁了,況且不嚴加看管,再讓你偷跑了,我就虧大了,怕是以后再也娶不到媳婦了。
  恨天高是有男人味了,鄉親們對他卻是越發鄙夷。他爹在鄰里面前訕笑,俺大勇的脾氣老賴,在場的人連他的腔都不接。女人們說家里閨女說啥都不能遠嫁,沒娘家撐腰受了委屈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沒有,一窩老鼠不嫌臊,融入婆家生活原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天天懷孕了,依舊洗衣做飯下地干活兒,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凈凈,他朝她臉上打,誰家鍋碗不碰勺?說不到一塊兒就打?腦袋被驢踢了吧。
  男人眼中恨天高就是個二蛋,無理取鬧,你出去剃頭掙錢了,天天在家歇著啦?老婆咋樣心里沒點兒數嗎?
  打老婆那狂勁兒誰都沒得比,老實人發起火來挺恐怖的。
  嘁,甩出去那么多家伙兒啥時候砸中過?是天天機敏跑得快?躲得快?都說家丑不可外揚,他倒好,玩點兒花里胡哨,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英勇無比,上躥下跳,演給誰看啊?鞋合不合適腳趾頭知道,屎殼郎爬煤堆上,咋蹦跶都顯不出那一疙瘩。
  之前老在一起喝酒,現在遞我好煙我都不接,請我不也不去,天天叫我哥,這哥的臉往哪兒擱?說他好幾回了,他說他憋不住,幾天不動手,心里就憋得難受,這還跟吸了大煙一樣?分明是欺軟怕硬的角兒。
  大伙說著說著,話題不由自主地就跑到了四川的咸菜上,天天腌的咸菜太好吃啦,想起來就要流口水。天天為人和善也不小氣,誰去討要咸菜或腌制咸菜的方法,都不會空手而歸。她話不多,總是一副若有所失的神情,也難怪,男人的話她不敢有絲毫忤逆。
  第二年〔1986年〕,天天生了個男孩,計劃生育抓得正緊,這是件多么令人高興的事啊,多少家庭求之不得。她用花布拼接成一個布兜兜,把兒子系在背上,家里地里全憑她一把手。村里人見了都說四川女人真有成色,帶娃干活兩不誤,還巴明起早的,誰娶了她真是燒高香了,偏偏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村西頭有條石子路,通向古橋鄉政府,那里有小學、初中和高中,學生們去上學,鄉干部去開會,鄉親們去趕會都是走這條路。路兩邊是高大的泡桐,遮天蔽日,陰森森的。天天也成了這條路的常客,她掃落葉,拉回家漚農家肥,葉落的時候天不亮都開始掃了。學生娃通常結伴而行,如果某天掉了隊,尤其是去早讀的路上,黑黢黢的,都會這樣安慰自己,或許天天就在前面呢。他們也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你的寶寶叫啥呀?”
  “王百嶺。”
  “他奶奶不帶他,他姥娘也不喜歡他嗎?還是他姥娘家離這兒太遠啦。”
  “對頭。很遠。”
  “很遠是多遠?要翻過一百座山嗎?”
  有伙伴插嘴,“一百座山那么遠就要坐飛機了。”
  孩子們有說有笑嘰嘰喳喳地漸漸走遠了,天天拄著掃帚立在原地,止不住潸然淚下,“幺兒離外婆家豈止是百嶺啊”。
  鄉干部王亭騎個自行車也天天路過這里,他在鄉政府上班,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天天侍弄的三畝多棉花,太漂亮啦,植株不高,枝條上的棉鈴一個接一個,排得滿滿的,看上去盡是綠球球,到了吐絮期,白茫茫一片,像一片白云落在了田間。
  既然天天有這種技術,何不加以推廣帶動全鄉經濟發展呢,王亭的建議立馬得到了各位同仁的認可和支持,隨著手相關事宜,這一天,幾個同事下班后來參觀天天的棉花地。
  亭叔,你說天天家的棉桃雞蛋大小,我看你比劃得比鵝蛋都大。
  亭叔正比劃,“砰”,棉桃開了。
  一行人有說有笑,好不愜意。時近中午,烈日當空,太陽照得人頭暈眼花,汗珠直滾,好在路旁樹枝繁葉茂,撐起一道綠色長廊,遮擋了似火驕陽。因為正放暑假,一路上少了邊走邊玩追逐打鬧的學生,樹上的鳥兒也不知道藏哪兒去了,清靜寂寥,死氣沉沉的。
  大老遠看見地頭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再近一些,仔細看看,不對啊,這好像是歪著一個人,“天天。”
  天天不應,破草帽蓋了半個臉,她靠著噴霧器斜躺在地上,花襯衫濕透了貼在身上,衣襟上有嘔吐物,一條粘液掛在嘴角,正淌著半透明的液體。“嚇,中毒了吧。”這都晌午了還不回家,有啥想不開?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如此下策,恨天高你個王八蛋!
  幾個人從附近借來輛架子車,手忙腳亂地抬上去,直奔鄉衛生院,又差人給恨天高捎信,天天喝藥了,送古橋了。
  接到信兒的恨天高眼前一黑,差點兒背過氣去,扶著門框穩穩神,老天爺哩,你這是干啥哩,天天,好好的你這、這是中邪啦?他跨上自行車一路狂奔,你不能這樣啊,我答應你帶孩子回四川探親的,孩子不能沒有娘啊,太突然,太意外,天天,你咋想的?
  醫院的走廊下,亭叔看見大勇來到掐滅了煙,說出來的話顯然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搶救過了,正在觀察,如果人醒不過來,你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吧,坦白從寬,看上面這種事是咋定性的,別等著人家找上門來銬你。”
  “亭叔,我沒有打她呀,這幾個月我都沒動手。”
  亭叔略有詫異,繼而不屑地說,“說這有用嗎?何須動手,動動嘴就能把人逼死。”
  天吶!一記悶雷把恨天高雷得七葷八素,腦袋嗡嗡直叫,嗖地冒出一身冷汗,曾經以為自己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家之主,沒想到竟如此不堪一擊,你們居然認為人是我逼死的,這,這屎盆子扣得恰如其分,沒準兒還會死無對證。
  “幾個月?上上月鄉領導視察麥收情況,你舉把掃帚追得天天滿場跑,你可忘了?那個婦聯主任咋開導你的?”
  這我怎么能忘呢,那個大姐對天天深表同情和關懷,這都改革開放了,婦女社會地位提高了,咋還有這種情況?大勇啊,媳婦到咱家咱應該善待啊,將來你妹出了門婆家人打她你愿意嗎。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你這樣的家風,誰還敢給你的那些兄弟說媒哩。夫妻間要相互體諒,相互包容,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遇事多溝通一下,不要沖動,都是你的理,難道都是天天的錯?要想公道打個顛倒,是不是?像天天這樣勤勞能干的女人你打著燈籠哪兒找啊,知足吧。
  這番話正擊中七寸,恨天高耷拉下來腦袋,許久無語,他做夢都希望身高不是短板,弟弟們都能成個家,原來自己所追求的與事實背道而馳了。天天當然不錯,言聽計從,識大體,明事理,前些日子二弟商量定親時,她直接許了女方所有喜被用的棉花,解除了后顧之憂,皆大歡喜。
  “那位大姐批評我之后,我就改了,沒有跟天天生氣,這是真的。”
  “這事得講證據,空口無憑,你好好想想。”
  恨天高眼睜睜地看著亭叔離開,不知所措,失魂落魄地來到天天的床位,監護儀看不懂,但知道吊瓶里的水還有很多,他順著床腿蹲下去,縮成一團,臉埋在雙膝之間,淚水汩汩從指縫間流出。
  “是天天家屬吧?”一個女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引到了辦公室,“你也不用太擔心,現在她生命體征平穩,已無大礙。送來時農藥味很大,確實有中毒跡象,好在剛才他們來時帶著藥瓶,使我們的搶救工作迅速而對癥,但給她洗胃時并沒有發現什么東西,一點兒食物也沒有,所以也不排除饑餓,疲勞,中暑這方面的因素。”
  “噴霧器漏水,沒舍得換新的。”恨天高眼前一亮,發掘到了原因。
  啪,啪,女醫生氣得直拍桌子,“開玩笑吶,農藥是會揮發的,天熱出了汗毛孔張開,毒液滲入同樣能要人命,就沒有一點安全意識,一個噴霧器值多少錢?她可是你的家人,你的老婆,在酷暑、饑餓中趕著干活兒,大中午啦,是頭驢也得歇歇晌加把料,這是個人啊,一條人命啊,幸好有人看見,搶救的也算及時,否則這個人就不說了,你想干啥哩,就是買不起噴霧器?人在做,天在看,想看看法律會不會治你的罪?”
  我啥都不想,只想天天快點醒過來,我把錢交出來,叫她當家。
  王大勇,你就是個混蛋,既然你千方百計地阻攔不愿她離開,為何不珍惜她,明知她手無分文,噴霧器漏水的事給你說過不止一次,你壓根就沒有往心里去,這種事你也等著她求你嗎?自以為是地裝男子漢裝著裝著就不知道自己是誰啦,你就是個跳梁小丑,滑稽搞笑,不是別人要看你笑話,是你主動讓別人取笑,為了博取眼球你耍不完的把戲,你活給別人看,你牛給別人看,卻一次又一次傷害了最親近的人,讓自己成了一個笑話,天天不與你爭高下論短長,給足了面子,你為了自己所謂的臉面活在虛偽之中,煩惱郁悶,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瓜娃子啊。天天是在疲勞,饑餓,天熱的情況下中毒的,免疫力低下,能不能扛過去,還是個未知數。
  來探望天天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都說好人慘遭厄運,老天爺會睜開眼的,并沒有去指責大勇,大勇心里反而拔涼拔涼的,如芒在背,你們連唾棄我的心思都沒有了?不免越發慌恐,焦慮。天天醒來時已是深夜,才伸了一個懶腰,發現這是在醫院,男人瞪著血紅的眼睛守在床邊,驚喜欲狂,她立馬回想到了一些片段,急切地辯解道,“嶺他爸,我沒有喝藥,真的沒有,一丁點兒都沒有。”
  “沒有。是噴霧器漏水,滲入皮膚了。你總算醒過來了。”大勇繃不住了,淚如泉涌,“我錯了,以后我再也不會打你了。”
  天天聽著,眼睛里的幸福像池中漣漪那樣蕩漾開來,帶著幾分羞澀。
  終于,大勇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敞開嗓子,涕淚橫流,哭聲中有劫后重生的喜悅,也有不可名狀的愧疚。
王大勇是個手藝人,剃頭刮臉,一把刀玩得嫻熟自如,他非常喜歡這個工作,叫人低頭人低頭,叫人仰臉他就得麻溜仰起來點兒,拿捏著人家的腦袋,沒有不聽話的。剃刀所到之處,那些個長短不一亂如雜草的頭發被腰斬,發屑紛紛跌落,一種除之而后快的感覺油然而生,太爽了,領導別人的感覺也不過如此吧。
  在他的眼中,社會就是一個大柴垛,他就是最下面那個層次,既要死撐硬抗來自中上層的層層排擠和壓力,又要忍受底面的潮濕和陰暗,想要出頭之日那更是百年難遇。心中有太多的怨恨得不到宣泄,比如趕上了文革,失去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又比如遺傳了父母的身高,害得他對誰都要仰視;再比如同齡的姑娘都自命不凡,寧可嫁土坷垃里刨食的莊稼漢,都不愿和他這個手藝人見上一面。最讓人頭疼的是理發店的悄然興起,他們在店里隨時恭候,洗發,精剪,染色,電推子,電吹風,把頭發燙得曲里拐彎的,卻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歡迎和喜愛,像他這樣帶著鍋燒水擺攤剃頭的人越來越沒市場了。為了留住顧客,他越發小心翼翼地招待,誰都不敢怠慢,他的圍布總是干干凈凈,沒有污漬,毛巾潔白如新,沒有異味,他提供的洗頭水不熱不涼,溫度剛剛好,誰家有行動不便的老人,只需打個招呼,便帶著工具上門服務,無論跑了多少里地,并不多取分文。
  大勇自然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小時候,父母不敢短他的吃喝,巴望著他多吃點兒,長高點兒,被說得急了,“不是我不想長高,那是天太高了呀”,此話語出驚人,隨得一雅號“恨天高”。說恨天高活得不自信緣于他的家庭,你還別不信,一家人站在一起就是個小人國,都是一米五左右,高的也就一米五七、一米五八的樣子,這身材找媳婦舍錢砸都不一定砸得住,兄弟四個卻只有一個妹妹,換親也顧不過來,所以一家人相比其他家庭多付出了幾倍的努力,村里誰家有個紅白喜事,他家人總是屁顛屁顛地跑去幫忙,不怯力氣,爭著干又臟又累的活兒,老父親帶領一家老小起早貪黑侍弄那幾畝地,輪番種煙葉,西瓜、甜瓜,甜秫桿,花生等各種費心勞力的經濟作物,意圖多掙個辛苦錢,把孩子們的婚房都蓋起來,也攢點兒底氣不是。恨天高則意圖再長高點兒,長褲褪蓋著大半個腳面,隱藏著腳上的高跟鞋,別人的褲子爛屁股爛膝蓋,他爛褲腿兒,每走一步都掃一下地面,不爛它也沒有理由啊。
  大勇的口袋里時常備兩種香煙,價格貴的自然是等著禮讓別人的,再點頭哈腰地給點上,悄悄摸出自己的便宜煙,陪著抽幾口,閑話幾句。臉上的肌肉都笑酸了,沒誰對他的婚事上心,既便是勉強見了面,也是一錘子的買賣,沒姑娘看上他,反而把他釘在了遺傳的恥辱柱上。二十五六歲的時候,大勇的母親從四川的娘家帶回來一個姑娘,總算是幫兒子完成了終身大事。川妹子證件齊全,模樣周正,叫什么碧,這個字叫出來罵人似的,鄉親們還真不習慣,一個新名字應運而生,天天,她比大勇高一點兒,大勇不恨她還能恨誰?愛之深恨之切嘛。至始至終,恨天高一家對天天的來歷諱莫如深。
  按理說,大勇老大不小才娶上媳婦,應該珍惜才對,恰恰相反,他變得暴躁易怒,胡攪蠻纏,動輒大吵大鬧,斥責謾罵,天天說話四川味兒特濃,說得快了更是讓人一頭霧水。恨天高懂啊,要不咋說傻大個小能人哩,他不但和天天吵得熱火朝天,還忙里偷閑給圍觀者當翻譯。大伙兒樂得看熱鬧,懂不懂不要緊,照樣看得有滋有味。高潮處,恨天高順手抄起家伙兒,不管手里拿的是鐵鍬、鋤頭還是鋼叉都毫不猶豫地攛出去,沒砸住,拾起來再瞄準,天天拔腿就跑,他在后面窮追不舍,結局往往驚人地相似,不依不饒的恨天高路遇一位德高望重的大爺,大爺三言兩語就把他說服了,他心服口服地表示感激之情,大爺,你侄子長這么大沒少叫你操心啊,還是你老有遠見有格局,啥事都能看透,說話有理有據,總能說到我心里去。聽人勸吃飽飯,嘚,不追了,我聽你的。
  恨天高那么聰明的人咋會做傻事呢,個中原因他心里很清楚,但是不能說出來。
  天天才嫁過那幾天,后悔了,小兩口正給玉米施肥,一言不合吵了幾句,沒想到眨眼的功夫人就沒影了,她揚言,絕不后悔,無奈于人生地不熟兜兜轉轉一直沒有找到通公共汽車的柏油路,眼看日落西山星輝閃耀她絕望地坐在地頭放聲大哭。天天逃走的消息引起了村民的各種猜測,出于顧慮沒有人愿意幫忙去找。恨天高一家,派了一個人到縣城的汽車終點站守株待兔,其余的人兵分幾路鉆進玉米地又是喊又是打聽,喉嚨都喊啞了,一個個汗流浹背,一身的玉米天花和草屑,臉上,脖子上,手臂上,玉米葉子劃拉的血道子更是觸目驚心。幾小時后,精疲力竭的恨天高聽到了天天的哭聲,沒有驚喜,沒有憐憫,只有滿腔憤怒,他沖上去一番拳打腳踢,所有的憋屈一瞬間爆發,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猛獸,排山倒海,咆哮奔騰,狂風暴雨過后,咦?打人的感覺真奇妙,積壓在心底的怨恨找到了疏泄的渠道,一瀉千里,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被神仙劫持,他馴服地交出恐懼,怯懦,卑微,又仿佛經歷了一場蛻變,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勇猛,剛強,男人味道,內心是前所未有的輕松、愜意,每個毛孔都透著舒坦,渾身上下都是得勁,再聽聽天天的哀嚎,心里是止不住的得意洋洋啊。
  明擺著要吃虧,從來不敢打架,今天終于打了一回,并大獲全勝,那種勝利者的自豪感不言而喻,自信滿滿。從此,恨天高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打老婆,當然他是有分寸的,皮開肉綻不可取,那是要花錢的,更不能傷筋動骨,家里地里的活兒誰干?留下個巴掌印即可,最好是有點兒青紫綠紅的挫傷,這種發泄方式高效,快捷,過癮,十分痛快,有時候沒有具體的理由,我就是想打你,個頭是爹娘給的不是錯,在外面討生活受夠了窩囊氣,回家不能再給你看扁了,況且不嚴加看管,再讓你偷跑了,我就虧大了,怕是以后再也娶不到媳婦了。
  恨天高是有男人味了,鄉親們對他卻是越發鄙夷。他爹在鄰里面前訕笑,俺大勇的脾氣老賴,在場的人連他的腔都不接。女人們說家里閨女說啥都不能遠嫁,沒娘家撐腰受了委屈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沒有,一窩老鼠不嫌臊,融入婆家生活原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天天懷孕了,依舊洗衣做飯下地干活兒,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凈凈,他朝她臉上打,誰家鍋碗不碰勺?說不到一塊兒就打?腦袋被驢踢了吧。
  男人眼中恨天高就是個二蛋,無理取鬧,你出去剃頭掙錢了,天天在家歇著啦?老婆咋樣心里沒點兒數嗎?
  打老婆那狂勁兒誰都沒得比,老實人發起火來挺恐怖的。
  嘁,甩出去那么多家伙兒啥時候砸中過?是天天機敏跑得快?躲得快?都說家丑不可外揚,他倒好,玩點兒花里胡哨,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英勇無比,上躥下跳,演給誰看啊?鞋合不合適腳趾頭知道,屎殼郎爬煤堆上,咋蹦跶都顯不出那一疙瘩。
  之前老在一起喝酒,現在遞我好煙我都不接,請我不也不去,天天叫我哥,這哥的臉往哪兒擱?說他好幾回了,他說他憋不住,幾天不動手,心里就憋得難受,這還跟吸了大煙一樣?分明是欺軟怕硬的角兒。
  大伙說著說著,話題不由自主地就跑到了四川的咸菜上,天天腌的咸菜太好吃啦,想起來就要流口水。天天為人和善也不小氣,誰去討要咸菜或腌制咸菜的方法,都不會空手而歸。她話不多,總是一副若有所失的神情,也難怪,男人的話她不敢有絲毫忤逆。
  第二年〔1986年〕,天天生了個男孩,計劃生育抓得正緊,這是件多么令人高興的事啊,多少家庭求之不得。她用花布拼接成一個布兜兜,把兒子系在背上,家里地里全憑她一把手。村里人見了都說四川女人真有成色,帶娃干活兩不誤,還巴明起早的,誰娶了她真是燒高香了,偏偏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村西頭有條石子路,通向古橋鄉政府,那里有小學、初中和高中,學生們去上學,鄉干部去開會,鄉親們去趕會都是走這條路。路兩邊是高大的泡桐,遮天蔽日,陰森森的。天天也成了這條路的常客,她掃落葉,拉回家漚農家肥,葉落的時候天不亮都開始掃了。學生娃通常結伴而行,如果某天掉了隊,尤其是去早讀的路上,黑黢黢的,都會這樣安慰自己,或許天天就在前面呢。他們也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你的寶寶叫啥呀?”
  “王百嶺。”
  “他奶奶不帶他,他姥娘也不喜歡他嗎?還是他姥娘家離這兒太遠啦。”
  “對頭。很遠。”
  “很遠是多遠?要翻過一百座山嗎?”
  有伙伴插嘴,“一百座山那么遠就要坐飛機了。”
  孩子們有說有笑嘰嘰喳喳地漸漸走遠了,天天拄著掃帚立在原地,止不住潸然淚下,“幺兒離外婆家豈止是百嶺啊”。
  鄉干部王亭騎個自行車也天天路過這里,他在鄉政府上班,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天天侍弄的三畝多棉花,太漂亮啦,植株不高,枝條上的棉鈴一個接一個,排得滿滿的,看上去盡是綠球球,到了吐絮期,白茫茫一片,像一片白云落在了田間。
  既然天天有這種技術,何不加以推廣帶動全鄉經濟發展呢,王亭的建議立馬得到了各位同仁的認可和支持,隨著手相關事宜,這一天,幾個同事下班后來參觀天天的棉花地。
  亭叔,你說天天家的棉桃雞蛋大小,我看你比劃得比鵝蛋都大。
  亭叔正比劃,“砰”,棉桃開了。
  一行人有說有笑,好不愜意。時近中午,烈日當空,太陽照得人頭暈眼花,汗珠直滾,好在路旁樹枝繁葉茂,撐起一道綠色長廊,遮擋了似火驕陽。因為正放暑假,一路上少了邊走邊玩追逐打鬧的學生,樹上的鳥兒也不知道藏哪兒去了,清靜寂寥,死氣沉沉的。
  大老遠看見地頭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再近一些,仔細看看,不對啊,這好像是歪著一個人,“天天。”
  天天不應,破草帽蓋了半個臉,她靠著噴霧器斜躺在地上,花襯衫濕透了貼在身上,衣襟上有嘔吐物,一條粘液掛在嘴角,正淌著半透明的液體。“嚇,中毒了吧。”這都晌午了還不回家,有啥想不開?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如此下策,恨天高你個王八蛋!
  幾個人從附近借來輛架子車,手忙腳亂地抬上去,直奔鄉衛生院,又差人給恨天高捎信,天天喝藥了,送古橋了。
  接到信兒的恨天高眼前一黑,差點兒背過氣去,扶著門框穩穩神,老天爺哩,你這是干啥哩,天天,好好的你這、這是中邪啦?他跨上自行車一路狂奔,你不能這樣啊,我答應你帶孩子回四川探親的,孩子不能沒有娘啊,太突然,太意外,天天,你咋想的?
  醫院的走廊下,亭叔看見大勇來到掐滅了煙,說出來的話顯然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搶救過了,正在觀察,如果人醒不過來,你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吧,坦白從寬,看上面這種事是咋定性的,別等著人家找上門來銬你。”
  “亭叔,我沒有打她呀,這幾個月我都沒動手。”
  亭叔略有詫異,繼而不屑地說,“說這有用嗎?何須動手,動動嘴就能把人逼死。”
  天吶!一記悶雷把恨天高雷得七葷八素,腦袋嗡嗡直叫,嗖地冒出一身冷汗,曾經以為自己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家之主,沒想到竟如此不堪一擊,你們居然認為人是我逼死的,這,這屎盆子扣得恰如其分,沒準兒還會死無對證。
  “幾個月?上上月鄉領導視察麥收情況,你舉把掃帚追得天天滿場跑,你可忘了?那個婦聯主任咋開導你的?”
  這我怎么能忘呢,那個大姐對天天深表同情和關懷,這都改革開放了,婦女社會地位提高了,咋還有這種情況?大勇啊,媳婦到咱家咱應該善待啊,將來你妹出了門婆家人打她你愿意嗎。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你這樣的家風,誰還敢給你的那些兄弟說媒哩。夫妻間要相互體諒,相互包容,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遇事多溝通一下,不要沖動,都是你的理,難道都是天天的錯?要想公道打個顛倒,是不是?像天天這樣勤勞能干的女人你打著燈籠哪兒找啊,知足吧。
  這番話正擊中七寸,恨天高耷拉下來腦袋,許久無語,他做夢都希望身高不是短板,弟弟們都能成個家,原來自己所追求的與事實背道而馳了。天天當然不錯,言聽計從,識大體,明事理,前些日子二弟商量定親時,她直接許了女方所有喜被用的棉花,解除了后顧之憂,皆大歡喜。
  “那位大姐批評我之后,我就改了,沒有跟天天生氣,這是真的。”
  “這事得講證據,空口無憑,你好好想想。”
  恨天高眼睜睜地看著亭叔離開,不知所措,失魂落魄地來到天天的床位,監護儀看不懂,但知道吊瓶里的水還有很多,他順著床腿蹲下去,縮成一團,臉埋在雙膝之間,淚水汩汩從指縫間流出。
  “是天天家屬吧?”一個女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引到了辦公室,“你也不用太擔心,現在她生命體征平穩,已無大礙。送來時農藥味很大,確實有中毒跡象,好在剛才他們來時帶著藥瓶,使我們的搶救工作迅速而對癥,但給她洗胃時并沒有發現什么東西,一點兒食物也沒有,所以也不排除饑餓,疲勞,中暑這方面的因素。”
  “噴霧器漏水,沒舍得換新的。”恨天高眼前一亮,發掘到了原因。
  啪,啪,女醫生氣得直拍桌子,“開玩笑吶,農藥是會揮發的,天熱出了汗毛孔張開,毒液滲入同樣能要人命,就沒有一點安全意識,一個噴霧器值多少錢?她可是你的家人,你的老婆,在酷暑、饑餓中趕著干活兒,大中午啦,是頭驢也得歇歇晌加把料,這是個人啊,一條人命啊,幸好有人看見,搶救的也算及時,否則這個人就不說了,你想干啥哩,就是買不起噴霧器?人在做,天在看,想看看法律會不會治你的罪?”
  我啥都不想,只想天天快點醒過來,我把錢交出來,叫她當家。
  王大勇,你就是個混蛋,既然你千方百計地阻攔不愿她離開,為何不珍惜她,明知她手無分文,噴霧器漏水的事給你說過不止一次,你壓根就沒有往心里去,這種事你也等著她求你嗎?自以為是地裝男子漢裝著裝著就不知道自己是誰啦,你就是個跳梁小丑,滑稽搞笑,不是別人要看你笑話,是你主動讓別人取笑,為了博取眼球你耍不完的把戲,你活給別人看,你牛給別人看,卻一次又一次傷害了最親近的人,讓自己成了一個笑話,天天不與你爭高下論短長,給足了面子,你為了自己所謂的臉面活在虛偽之中,煩惱郁悶,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瓜娃子啊。天天是在疲勞,饑餓,天熱的情況下中毒的,免疫力低下,能不能扛過去,還是個未知數。
  來探望天天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都說好人慘遭厄運,老天爺會睜開眼的,并沒有去指責大勇,大勇心里反而拔涼拔涼的,如芒在背,你們連唾棄我的心思都沒有了?不免越發慌恐,焦慮。天天醒來時已是深夜,才伸了一個懶腰,發現這是在醫院,男人瞪著血紅的眼睛守在床邊,驚喜欲狂,她立馬回想到了一些片段,急切地辯解道,“嶺他爸,我沒有喝藥,真的沒有,一丁點兒都沒有。”
  “沒有。是噴霧器漏水,滲入皮膚了。你總算醒過來了。”大勇繃不住了,淚如泉涌,“我錯了,以后我再也不會打你了。”
  天天聽著,眼睛里的幸福像池中漣漪那樣蕩漾開來,帶著幾分羞澀。
  終于,大勇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敞開嗓子,涕淚橫流,哭聲中有劫后重生的喜悅,也有不可名狀的愧疚。
王大勇是個手藝人,剃頭刮臉,一把刀玩得嫻熟自如,他非常喜歡這個工作,叫人低頭人低頭,叫人仰臉他就得麻溜仰起來點兒,拿捏著人家的腦袋,沒有不聽話的。剃刀所到之處,那些個長短不一亂如雜草的頭發被腰斬,發屑紛紛跌落,一種除之而后快的感覺油然而生,太爽了,領導別人的感覺也不過如此吧。
  在他的眼中,社會就是一個大柴垛,他就是最下面那個層次,既要死撐硬抗來自中上層的層層排擠和壓力,又要忍受底面的潮濕和陰暗,想要出頭之日那更是百年難遇。心中有太多的怨恨得不到宣泄,比如趕上了文革,失去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又比如遺傳了父母的身高,害得他對誰都要仰視;再比如同齡的姑娘都自命不凡,寧可嫁土坷垃里刨食的莊稼漢,都不愿和他這個手藝人見上一面。最讓人頭疼的是理發店的悄然興起,他們在店里隨時恭候,洗發,精剪,染色,電推子,電吹風,把頭發燙得曲里拐彎的,卻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歡迎和喜愛,像他這樣帶著鍋燒水擺攤剃頭的人越來越沒市場了。為了留住顧客,他越發小心翼翼地招待,誰都不敢怠慢,他的圍布總是干干凈凈,沒有污漬,毛巾潔白如新,沒有異味,他提供的洗頭水不熱不涼,溫度剛剛好,誰家有行動不便的老人,只需打個招呼,便帶著工具上門服務,無論跑了多少里地,并不多取分文。
  大勇自然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小時候,父母不敢短他的吃喝,巴望著他多吃點兒,長高點兒,被說得急了,“不是我不想長高,那是天太高了呀”,此話語出驚人,隨得一雅號“恨天高”。說恨天高活得不自信緣于他的家庭,你還別不信,一家人站在一起就是個小人國,都是一米五左右,高的也就一米五七、一米五八的樣子,這身材找媳婦舍錢砸都不一定砸得住,兄弟四個卻只有一個妹妹,換親也顧不過來,所以一家人相比其他家庭多付出了幾倍的努力,村里誰家有個紅白喜事,他家人總是屁顛屁顛地跑去幫忙,不怯力氣,爭著干又臟又累的活兒,老父親帶領一家老小起早貪黑侍弄那幾畝地,輪番種煙葉,西瓜、甜瓜,甜秫桿,花生等各種費心勞力的經濟作物,意圖多掙個辛苦錢,把孩子們的婚房都蓋起來,也攢點兒底氣不是。恨天高則意圖再長高點兒,長褲褪蓋著大半個腳面,隱藏著腳上的高跟鞋,別人的褲子爛屁股爛膝蓋,他爛褲腿兒,每走一步都掃一下地面,不爛它也沒有理由啊。
  大勇的口袋里時常備兩種香煙,價格貴的自然是等著禮讓別人的,再點頭哈腰地給點上,悄悄摸出自己的便宜煙,陪著抽幾口,閑話幾句。臉上的肌肉都笑酸了,沒誰對他的婚事上心,既便是勉強見了面,也是一錘子的買賣,沒姑娘看上他,反而把他釘在了遺傳的恥辱柱上。二十五六歲的時候,大勇的母親從四川的娘家帶回來一個姑娘,總算是幫兒子完成了終身大事。川妹子證件齊全,模樣周正,叫什么碧,這個字叫出來罵人似的,鄉親們還真不習慣,一個新名字應運而生,天天,她比大勇高一點兒,大勇不恨她還能恨誰?愛之深恨之切嘛。至始至終,恨天高一家對天天的來歷諱莫如深。
  按理說,大勇老大不小才娶上媳婦,應該珍惜才對,恰恰相反,他變得暴躁易怒,胡攪蠻纏,動輒大吵大鬧,斥責謾罵,天天說話四川味兒特濃,說得快了更是讓人一頭霧水。恨天高懂啊,要不咋說傻大個小能人哩,他不但和天天吵得熱火朝天,還忙里偷閑給圍觀者當翻譯。大伙兒樂得看熱鬧,懂不懂不要緊,照樣看得有滋有味。高潮處,恨天高順手抄起家伙兒,不管手里拿的是鐵鍬、鋤頭還是鋼叉都毫不猶豫地攛出去,沒砸住,拾起來再瞄準,天天拔腿就跑,他在后面窮追不舍,結局往往驚人地相似,不依不饒的恨天高路遇一位德高望重的大爺,大爺三言兩語就把他說服了,他心服口服地表示感激之情,大爺,你侄子長這么大沒少叫你操心啊,還是你老有遠見有格局,啥事都能看透,說話有理有據,總能說到我心里去。聽人勸吃飽飯,嘚,不追了,我聽你的。
  恨天高那么聰明的人咋會做傻事呢,個中原因他心里很清楚,但是不能說出來。
  天天才嫁過那幾天,后悔了,小兩口正給玉米施肥,一言不合吵了幾句,沒想到眨眼的功夫人就沒影了,她揚言,絕不后悔,無奈于人生地不熟兜兜轉轉一直沒有找到通公共汽車的柏油路,眼看日落西山星輝閃耀她絕望地坐在地頭放聲大哭。天天逃走的消息引起了村民的各種猜測,出于顧慮沒有人愿意幫忙去找。恨天高一家,派了一個人到縣城的汽車終點站守株待兔,其余的人兵分幾路鉆進玉米地又是喊又是打聽,喉嚨都喊啞了,一個個汗流浹背,一身的玉米天花和草屑,臉上,脖子上,手臂上,玉米葉子劃拉的血道子更是觸目驚心。幾小時后,精疲力竭的恨天高聽到了天天的哭聲,沒有驚喜,沒有憐憫,只有滿腔憤怒,他沖上去一番拳打腳踢,所有的憋屈一瞬間爆發,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猛獸,排山倒海,咆哮奔騰,狂風暴雨過后,咦?打人的感覺真奇妙,積壓在心底的怨恨找到了疏泄的渠道,一瀉千里,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被神仙劫持,他馴服地交出恐懼,怯懦,卑微,又仿佛經歷了一場蛻變,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勇猛,剛強,男人味道,內心是前所未有的輕松、愜意,每個毛孔都透著舒坦,渾身上下都是得勁,再聽聽天天的哀嚎,心里是止不住的得意洋洋啊。
  明擺著要吃虧,從來不敢打架,今天終于打了一回,并大獲全勝,那種勝利者的自豪感不言而喻,自信滿滿。從此,恨天高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打老婆,當然他是有分寸的,皮開肉綻不可取,那是要花錢的,更不能傷筋動骨,家里地里的活兒誰干?留下個巴掌印即可,最好是有點兒青紫綠紅的挫傷,這種發泄方式高效,快捷,過癮,十分痛快,有時候沒有具體的理由,我就是想打你,個頭是爹娘給的不是錯,在外面討生活受夠了窩囊氣,回家不能再給你看扁了,況且不嚴加看管,再讓你偷跑了,我就虧大了,怕是以后再也娶不到媳婦了。
  恨天高是有男人味了,鄉親們對他卻是越發鄙夷。他爹在鄰里面前訕笑,俺大勇的脾氣老賴,在場的人連他的腔都不接。女人們說家里閨女說啥都不能遠嫁,沒娘家撐腰受了委屈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沒有,一窩老鼠不嫌臊,融入婆家生活原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天天懷孕了,依舊洗衣做飯下地干活兒,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凈凈,他朝她臉上打,誰家鍋碗不碰勺?說不到一塊兒就打?腦袋被驢踢了吧。
  男人眼中恨天高就是個二蛋,無理取鬧,你出去剃頭掙錢了,天天在家歇著啦?老婆咋樣心里沒點兒數嗎?
  打老婆那狂勁兒誰都沒得比,老實人發起火來挺恐怖的。
  嘁,甩出去那么多家伙兒啥時候砸中過?是天天機敏跑得快?躲得快?都說家丑不可外揚,他倒好,玩點兒花里胡哨,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英勇無比,上躥下跳,演給誰看啊?鞋合不合適腳趾頭知道,屎殼郎爬煤堆上,咋蹦跶都顯不出那一疙瘩。
  之前老在一起喝酒,現在遞我好煙我都不接,請我不也不去,天天叫我哥,這哥的臉往哪兒擱?說他好幾回了,他說他憋不住,幾天不動手,心里就憋得難受,這還跟吸了大煙一樣?分明是欺軟怕硬的角兒。
  大伙說著說著,話題不由自主地就跑到了四川的咸菜上,天天腌的咸菜太好吃啦,想起來就要流口水。天天為人和善也不小氣,誰去討要咸菜或腌制咸菜的方法,都不會空手而歸。她話不多,總是一副若有所失的神情,也難怪,男人的話她不敢有絲毫忤逆。
  第二年〔1986年〕,天天生了個男孩,計劃生育抓得正緊,這是件多么令人高興的事啊,多少家庭求之不得。她用花布拼接成一個布兜兜,把兒子系在背上,家里地里全憑她一把手。村里人見了都說四川女人真有成色,帶娃干活兩不誤,還巴明起早的,誰娶了她真是燒高香了,偏偏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村西頭有條石子路,通向古橋鄉政府,那里有小學、初中和高中,學生們去上學,鄉干部去開會,鄉親們去趕會都是走這條路。路兩邊是高大的泡桐,遮天蔽日,陰森森的。天天也成了這條路的常客,她掃落葉,拉回家漚農家肥,葉落的時候天不亮都開始掃了。學生娃通常結伴而行,如果某天掉了隊,尤其是去早讀的路上,黑黢黢的,都會這樣安慰自己,或許天天就在前面呢。他們也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你的寶寶叫啥呀?”
  “王百嶺。”
  “他奶奶不帶他,他姥娘也不喜歡他嗎?還是他姥娘家離這兒太遠啦。”
  “對頭。很遠。”
  “很遠是多遠?要翻過一百座山嗎?”
  有伙伴插嘴,“一百座山那么遠就要坐飛機了。”
  孩子們有說有笑嘰嘰喳喳地漸漸走遠了,天天拄著掃帚立在原地,止不住潸然淚下,“幺兒離外婆家豈止是百嶺啊”。
  鄉干部王亭騎個自行車也天天路過這里,他在鄉政府上班,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天天侍弄的三畝多棉花,太漂亮啦,植株不高,枝條上的棉鈴一個接一個,排得滿滿的,看上去盡是綠球球,到了吐絮期,白茫茫一片,像一片白云落在了田間。
  既然天天有這種技術,何不加以推廣帶動全鄉經濟發展呢,王亭的建議立馬得到了各位同仁的認可和支持,隨著手相關事宜,這一天,幾個同事下班后來參觀天天的棉花地。
  亭叔,你說天天家的棉桃雞蛋大小,我看你比劃得比鵝蛋都大。
  亭叔正比劃,“砰”,棉桃開了。
  一行人有說有笑,好不愜意。時近中午,烈日當空,太陽照得人頭暈眼花,汗珠直滾,好在路旁樹枝繁葉茂,撐起一道綠色長廊,遮擋了似火驕陽。因為正放暑假,一路上少了邊走邊玩追逐打鬧的學生,樹上的鳥兒也不知道藏哪兒去了,清靜寂寥,死氣沉沉的。
  大老遠看見地頭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再近一些,仔細看看,不對啊,這好像是歪著一個人,“天天。”
  天天不應,破草帽蓋了半個臉,她靠著噴霧器斜躺在地上,花襯衫濕透了貼在身上,衣襟上有嘔吐物,一條粘液掛在嘴角,正淌著半透明的液體。“嚇,中毒了吧。”這都晌午了還不回家,有啥想不開?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如此下策,恨天高你個王八蛋!
  幾個人從附近借來輛架子車,手忙腳亂地抬上去,直奔鄉衛生院,又差人給恨天高捎信,天天喝藥了,送古橋了。
  接到信兒的恨天高眼前一黑,差點兒背過氣去,扶著門框穩穩神,老天爺哩,你這是干啥哩,天天,好好的你這、這是中邪啦?他跨上自行車一路狂奔,你不能這樣啊,我答應你帶孩子回四川探親的,孩子不能沒有娘啊,太突然,太意外,天天,你咋想的?
  醫院的走廊下,亭叔看見大勇來到掐滅了煙,說出來的話顯然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搶救過了,正在觀察,如果人醒不過來,你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吧,坦白從寬,看上面這種事是咋定性的,別等著人家找上門來銬你。”
  “亭叔,我沒有打她呀,這幾個月我都沒動手。”
  亭叔略有詫異,繼而不屑地說,“說這有用嗎?何須動手,動動嘴就能把人逼死。”
  天吶!一記悶雷把恨天高雷得七葷八素,腦袋嗡嗡直叫,嗖地冒出一身冷汗,曾經以為自己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家之主,沒想到竟如此不堪一擊,你們居然認為人是我逼死的,這,這屎盆子扣得恰如其分,沒準兒還會死無對證。
  “幾個月?上上月鄉領導視察麥收情況,你舉把掃帚追得天天滿場跑,你可忘了?那個婦聯主任咋開導你的?”
  這我怎么能忘呢,那個大姐對天天深表同情和關懷,這都改革開放了,婦女社會地位提高了,咋還有這種情況?大勇啊,媳婦到咱家咱應該善待啊,將來你妹出了門婆家人打她你愿意嗎。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你這樣的家風,誰還敢給你的那些兄弟說媒哩。夫妻間要相互體諒,相互包容,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遇事多溝通一下,不要沖動,都是你的理,難道都是天天的錯?要想公道打個顛倒,是不是?像天天這樣勤勞能干的女人你打著燈籠哪兒找啊,知足吧。
  這番話正擊中七寸,恨天高耷拉下來腦袋,許久無語,他做夢都希望身高不是短板,弟弟們都能成個家,原來自己所追求的與事實背道而馳了。天天當然不錯,言聽計從,識大體,明事理,前些日子二弟商量定親時,她直接許了女方所有喜被用的棉花,解除了后顧之憂,皆大歡喜。
  “那位大姐批評我之后,我就改了,沒有跟天天生氣,這是真的。”
  “這事得講證據,空口無憑,你好好想想。”
  恨天高眼睜睜地看著亭叔離開,不知所措,失魂落魄地來到天天的床位,監護儀看不懂,但知道吊瓶里的水還有很多,他順著床腿蹲下去,縮成一團,臉埋在雙膝之間,淚水汩汩從指縫間流出。
  “是天天家屬吧?”一個女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引到了辦公室,“你也不用太擔心,現在她生命體征平穩,已無大礙。送來時農藥味很大,確實有中毒跡象,好在剛才他們來時帶著藥瓶,使我們的搶救工作迅速而對癥,但給她洗胃時并沒有發現什么東西,一點兒食物也沒有,所以也不排除饑餓,疲勞,中暑這方面的因素。”
  “噴霧器漏水,沒舍得換新的。”恨天高眼前一亮,發掘到了原因。
  啪,啪,女醫生氣得直拍桌子,“開玩笑吶,農藥是會揮發的,天熱出了汗毛孔張開,毒液滲入同樣能要人命,就沒有一點安全意識,一個噴霧器值多少錢?她可是你的家人,你的老婆,在酷暑、饑餓中趕著干活兒,大中午啦,是頭驢也得歇歇晌加把料,這是個人啊,一條人命啊,幸好有人看見,搶救的也算及時,否則這個人就不說了,你想干啥哩,就是買不起噴霧器?人在做,天在看,想看看法律會不會治你的罪?”
  我啥都不想,只想天天快點醒過來,我把錢交出來,叫她當家。
  王大勇,你就是個混蛋,既然你千方百計地阻攔不愿她離開,為何不珍惜她,明知她手無分文,噴霧器漏水的事給你說過不止一次,你壓根就沒有往心里去,這種事你也等著她求你嗎?自以為是地裝男子漢裝著裝著就不知道自己是誰啦,你就是個跳梁小丑,滑稽搞笑,不是別人要看你笑話,是你主動讓別人取笑,為了博取眼球你耍不完的把戲,你活給別人看,你牛給別人看,卻一次又一次傷害了最親近的人,讓自己成了一個笑話,天天不與你爭高下論短長,給足了面子,你為了自己所謂的臉面活在虛偽之中,煩惱郁悶,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瓜娃子啊。天天是在疲勞,饑餓,天熱的情況下中毒的,免疫力低下,能不能扛過去,還是個未知數。
  來探望天天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都說好人慘遭厄運,老天爺會睜開眼的,并沒有去指責大勇,大勇心里反而拔涼拔涼的,如芒在背,你們連唾棄我的心思都沒有了?不免越發慌恐,焦慮。天天醒來時已是深夜,才伸了一個懶腰,發現這是在醫院,男人瞪著血紅的眼睛守在床邊,驚喜欲狂,她立馬回想到了一些片段,急切地辯解道,“嶺他爸,我沒有喝藥,真的沒有,一丁點兒都沒有。”
  “沒有。是噴霧器漏水,滲入皮膚了。你總算醒過來了。”大勇繃不住了,淚如泉涌,“我錯了,以后我再也不會打你了。”
  天天聽著,眼睛里的幸福像池中漣漪那樣蕩漾開來,帶著幾分羞澀。
  終于,大勇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敞開嗓子,涕淚橫流,哭聲中有劫后重生的喜悅,也有不可名狀的愧疚。
王大勇是個手藝人,剃頭刮臉,一把刀玩得嫻熟自如,他非常喜歡這個工作,叫人低頭人低頭,叫人仰臉他就得麻溜仰起來點兒,拿捏著人家的腦袋,沒有不聽話的。剃刀所到之處,那些個長短不一亂如雜草的頭發被腰斬,發屑紛紛跌落,一種除之而后快的感覺油然而生,太爽了,領導別人的感覺也不過如此吧。
  在他的眼中,社會就是一個大柴垛,他就是最下面那個層次,既要死撐硬抗來自中上層的層層排擠和壓力,又要忍受底面的潮濕和陰暗,想要出頭之日那更是百年難遇。心中有太多的怨恨得不到宣泄,比如趕上了文革,失去了知識改變命運的機會;又比如遺傳了父母的身高,害得他對誰都要仰視;再比如同齡的姑娘都自命不凡,寧可嫁土坷垃里刨食的莊稼漢,都不愿和他這個手藝人見上一面。最讓人頭疼的是理發店的悄然興起,他們在店里隨時恭候,洗發,精剪,染色,電推子,電吹風,把頭發燙得曲里拐彎的,卻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歡迎和喜愛,像他這樣帶著鍋燒水擺攤剃頭的人越來越沒市場了。為了留住顧客,他越發小心翼翼地招待,誰都不敢怠慢,他的圍布總是干干凈凈,沒有污漬,毛巾潔白如新,沒有異味,他提供的洗頭水不熱不涼,溫度剛剛好,誰家有行動不便的老人,只需打個招呼,便帶著工具上門服務,無論跑了多少里地,并不多取分文。
  大勇自然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小時候,父母不敢短他的吃喝,巴望著他多吃點兒,長高點兒,被說得急了,“不是我不想長高,那是天太高了呀”,此話語出驚人,隨得一雅號“恨天高”。說恨天高活得不自信緣于他的家庭,你還別不信,一家人站在一起就是個小人國,都是一米五左右,高的也就一米五七、一米五八的樣子,這身材找媳婦舍錢砸都不一定砸得住,兄弟四個卻只有一個妹妹,換親也顧不過來,所以一家人相比其他家庭多付出了幾倍的努力,村里誰家有個紅白喜事,他家人總是屁顛屁顛地跑去幫忙,不怯力氣,爭著干又臟又累的活兒,老父親帶領一家老小起早貪黑侍弄那幾畝地,輪番種煙葉,西瓜、甜瓜,甜秫桿,花生等各種費心勞力的經濟作物,意圖多掙個辛苦錢,把孩子們的婚房都蓋起來,也攢點兒底氣不是。恨天高則意圖再長高點兒,長褲褪蓋著大半個腳面,隱藏著腳上的高跟鞋,別人的褲子爛屁股爛膝蓋,他爛褲腿兒,每走一步都掃一下地面,不爛它也沒有理由啊。
  大勇的口袋里時常備兩種香煙,價格貴的自然是等著禮讓別人的,再點頭哈腰地給點上,悄悄摸出自己的便宜煙,陪著抽幾口,閑話幾句。臉上的肌肉都笑酸了,沒誰對他的婚事上心,既便是勉強見了面,也是一錘子的買賣,沒姑娘看上他,反而把他釘在了遺傳的恥辱柱上。二十五六歲的時候,大勇的母親從四川的娘家帶回來一個姑娘,總算是幫兒子完成了終身大事。川妹子證件齊全,模樣周正,叫什么碧,這個字叫出來罵人似的,鄉親們還真不習慣,一個新名字應運而生,天天,她比大勇高一點兒,大勇不恨她還能恨誰?愛之深恨之切嘛。至始至終,恨天高一家對天天的來歷諱莫如深。
  按理說,大勇老大不小才娶上媳婦,應該珍惜才對,恰恰相反,他變得暴躁易怒,胡攪蠻纏,動輒大吵大鬧,斥責謾罵,天天說話四川味兒特濃,說得快了更是讓人一頭霧水。恨天高懂啊,要不咋說傻大個小能人哩,他不但和天天吵得熱火朝天,還忙里偷閑給圍觀者當翻譯。大伙兒樂得看熱鬧,懂不懂不要緊,照樣看得有滋有味。高潮處,恨天高順手抄起家伙兒,不管手里拿的是鐵鍬、鋤頭還是鋼叉都毫不猶豫地攛出去,沒砸住,拾起來再瞄準,天天拔腿就跑,他在后面窮追不舍,結局往往驚人地相似,不依不饒的恨天高路遇一位德高望重的大爺,大爺三言兩語就把他說服了,他心服口服地表示感激之情,大爺,你侄子長這么大沒少叫你操心啊,還是你老有遠見有格局,啥事都能看透,說話有理有據,總能說到我心里去。聽人勸吃飽飯,嘚,不追了,我聽你的。
  恨天高那么聰明的人咋會做傻事呢,個中原因他心里很清楚,但是不能說出來。
  天天才嫁過那幾天,后悔了,小兩口正給玉米施肥,一言不合吵了幾句,沒想到眨眼的功夫人就沒影了,她揚言,絕不后悔,無奈于人生地不熟兜兜轉轉一直沒有找到通公共汽車的柏油路,眼看日落西山星輝閃耀她絕望地坐在地頭放聲大哭。天天逃走的消息引起了村民的各種猜測,出于顧慮沒有人愿意幫忙去找。恨天高一家,派了一個人到縣城的汽車終點站守株待兔,其余的人兵分幾路鉆進玉米地又是喊又是打聽,喉嚨都喊啞了,一個個汗流浹背,一身的玉米天花和草屑,臉上,脖子上,手臂上,玉米葉子劃拉的血道子更是觸目驚心。幾小時后,精疲力竭的恨天高聽到了天天的哭聲,沒有驚喜,沒有憐憫,只有滿腔憤怒,他沖上去一番拳打腳踢,所有的憋屈一瞬間爆發,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猛獸,排山倒海,咆哮奔騰,狂風暴雨過后,咦?打人的感覺真奇妙,積壓在心底的怨恨找到了疏泄的渠道,一瀉千里,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被神仙劫持,他馴服地交出恐懼,怯懦,卑微,又仿佛經歷了一場蛻變,他感覺到了自己的勇猛,剛強,男人味道,內心是前所未有的輕松、愜意,每個毛孔都透著舒坦,渾身上下都是得勁,再聽聽天天的哀嚎,心里是止不住的得意洋洋啊。
  明擺著要吃虧,從來不敢打架,今天終于打了一回,并大獲全勝,那種勝利者的自豪感不言而喻,自信滿滿。從此,恨天高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打老婆,當然他是有分寸的,皮開肉綻不可取,那是要花錢的,更不能傷筋動骨,家里地里的活兒誰干?留下個巴掌印即可,最好是有點兒青紫綠紅的挫傷,這種發泄方式高效,快捷,過癮,十分痛快,有時候沒有具體的理由,我就是想打你,個頭是爹娘給的不是錯,在外面討生活受夠了窩囊氣,回家不能再給你看扁了,況且不嚴加看管,再讓你偷跑了,我就虧大了,怕是以后再也娶不到媳婦了。
  恨天高是有男人味了,鄉親們對他卻是越發鄙夷。他爹在鄰里面前訕笑,俺大勇的脾氣老賴,在場的人連他的腔都不接。女人們說家里閨女說啥都不能遠嫁,沒娘家撐腰受了委屈連個訴苦的地方都沒有,一窩老鼠不嫌臊,融入婆家生活原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天天懷孕了,依舊洗衣做飯下地干活兒,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凈凈,他朝她臉上打,誰家鍋碗不碰勺?說不到一塊兒就打?腦袋被驢踢了吧。
  男人眼中恨天高就是個二蛋,無理取鬧,你出去剃頭掙錢了,天天在家歇著啦?老婆咋樣心里沒點兒數嗎?
  打老婆那狂勁兒誰都沒得比,老實人發起火來挺恐怖的。
  嘁,甩出去那么多家伙兒啥時候砸中過?是天天機敏跑得快?躲得快?都說家丑不可外揚,他倒好,玩點兒花里胡哨,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英勇無比,上躥下跳,演給誰看啊?鞋合不合適腳趾頭知道,屎殼郎爬煤堆上,咋蹦跶都顯不出那一疙瘩。
  之前老在一起喝酒,現在遞我好煙我都不接,請我不也不去,天天叫我哥,這哥的臉往哪兒擱?說他好幾回了,他說他憋不住,幾天不動手,心里就憋得難受,這還跟吸了大煙一樣?分明是欺軟怕硬的角兒。
  大伙說著說著,話題不由自主地就跑到了四川的咸菜上,天天腌的咸菜太好吃啦,想起來就要流口水。天天為人和善也不小氣,誰去討要咸菜或腌制咸菜的方法,都不會空手而歸。她話不多,總是一副若有所失的神情,也難怪,男人的話她不敢有絲毫忤逆。
  第二年〔1986年〕,天天生了個男孩,計劃生育抓得正緊,這是件多么令人高興的事啊,多少家庭求之不得。她用花布拼接成一個布兜兜,把兒子系在背上,家里地里全憑她一把手。村里人見了都說四川女人真有成色,帶娃干活兩不誤,還巴明起早的,誰娶了她真是燒高香了,偏偏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村西頭有條石子路,通向古橋鄉政府,那里有小學、初中和高中,學生們去上學,鄉干部去開會,鄉親們去趕會都是走這條路。路兩邊是高大的泡桐,遮天蔽日,陰森森的。天天也成了這條路的常客,她掃落葉,拉回家漚農家肥,葉落的時候天不亮都開始掃了。學生娃通常結伴而行,如果某天掉了隊,尤其是去早讀的路上,黑黢黢的,都會這樣安慰自己,或許天天就在前面呢。他們也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話,“你的寶寶叫啥呀?”
  “王百嶺。”
  “他奶奶不帶他,他姥娘也不喜歡他嗎?還是他姥娘家離這兒太遠啦。”
  “對頭。很遠。”
  “很遠是多遠?要翻過一百座山嗎?”
  有伙伴插嘴,“一百座山那么遠就要坐飛機了。”
  孩子們有說有笑嘰嘰喳喳地漸漸走遠了,天天拄著掃帚立在原地,止不住潸然淚下,“幺兒離外婆家豈止是百嶺啊”。
  鄉干部王亭騎個自行車也天天路過這里,他在鄉政府上班,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天天侍弄的三畝多棉花,太漂亮啦,植株不高,枝條上的棉鈴一個接一個,排得滿滿的,看上去盡是綠球球,到了吐絮期,白茫茫一片,像一片白云落在了田間。
  既然天天有這種技術,何不加以推廣帶動全鄉經濟發展呢,王亭的建議立馬得到了各位同仁的認可和支持,隨著手相關事宜,這一天,幾個同事下班后來參觀天天的棉花地。
  亭叔,你說天天家的棉桃雞蛋大小,我看你比劃得比鵝蛋都大。
  亭叔正比劃,“砰”,棉桃開了。
  一行人有說有笑,好不愜意。時近中午,烈日當空,太陽照得人頭暈眼花,汗珠直滾,好在路旁樹枝繁葉茂,撐起一道綠色長廊,遮擋了似火驕陽。因為正放暑假,一路上少了邊走邊玩追逐打鬧的學生,樹上的鳥兒也不知道藏哪兒去了,清靜寂寥,死氣沉沉的。
  大老遠看見地頭一堆花花綠綠的東西,再近一些,仔細看看,不對啊,這好像是歪著一個人,“天天。”
  天天不應,破草帽蓋了半個臉,她靠著噴霧器斜躺在地上,花襯衫濕透了貼在身上,衣襟上有嘔吐物,一條粘液掛在嘴角,正淌著半透明的液體。“嚇,中毒了吧。”這都晌午了還不回家,有啥想不開?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如此下策,恨天高你個王八蛋!
  幾個人從附近借來輛架子車,手忙腳亂地抬上去,直奔鄉衛生院,又差人給恨天高捎信,天天喝藥了,送古橋了。
  接到信兒的恨天高眼前一黑,差點兒背過氣去,扶著門框穩穩神,老天爺哩,你這是干啥哩,天天,好好的你這、這是中邪啦?他跨上自行車一路狂奔,你不能這樣啊,我答應你帶孩子回四川探親的,孩子不能沒有娘啊,太突然,太意外,天天,你咋想的?
  醫院的走廊下,亭叔看見大勇來到掐滅了煙,說出來的話顯然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搶救過了,正在觀察,如果人醒不過來,你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吧,坦白從寬,看上面這種事是咋定性的,別等著人家找上門來銬你。”
  “亭叔,我沒有打她呀,這幾個月我都沒動手。”
  亭叔略有詫異,繼而不屑地說,“說這有用嗎?何須動手,動動嘴就能把人逼死。”
  天吶!一記悶雷把恨天高雷得七葷八素,腦袋嗡嗡直叫,嗖地冒出一身冷汗,曾經以為自己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家之主,沒想到竟如此不堪一擊,你們居然認為人是我逼死的,這,這屎盆子扣得恰如其分,沒準兒還會死無對證。
  “幾個月?上上月鄉領導視察麥收情況,你舉把掃帚追得天天滿場跑,你可忘了?那個婦聯主任咋開導你的?”
  這我怎么能忘呢,那個大姐對天天深表同情和關懷,這都改革開放了,婦女社會地位提高了,咋還有這種情況?大勇啊,媳婦到咱家咱應該善待啊,將來你妹出了門婆家人打她你愿意嗎。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你這樣的家風,誰還敢給你的那些兄弟說媒哩。夫妻間要相互體諒,相互包容,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遇事多溝通一下,不要沖動,都是你的理,難道都是天天的錯?要想公道打個顛倒,是不是?像天天這樣勤勞能干的女人你打著燈籠哪兒找啊,知足吧。
  這番話正擊中七寸,恨天高耷拉下來腦袋,許久無語,他做夢都希望身高不是短板,弟弟們都能成個家,原來自己所追求的與事實背道而馳了。天天當然不錯,言聽計從,識大體,明事理,前些日子二弟商量定親時,她直接許了女方所有喜被用的棉花,解除了后顧之憂,皆大歡喜。
  “那位大姐批評我之后,我就改了,沒有跟天天生氣,這是真的。”
  “這事得講證據,空口無憑,你好好想想。”
  恨天高眼睜睜地看著亭叔離開,不知所措,失魂落魄地來到天天的床位,監護儀看不懂,但知道吊瓶里的水還有很多,他順著床腿蹲下去,縮成一團,臉埋在雙膝之間,淚水汩汩從指縫間流出。
  “是天天家屬吧?”一個女醫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引到了辦公室,“你也不用太擔心,現在她生命體征平穩,已無大礙。送來時農藥味很大,確實有中毒跡象,好在剛才他們來時帶著藥瓶,使我們的搶救工作迅速而對癥,但給她洗胃時并沒有發現什么東西,一點兒食物也沒有,所以也不排除饑餓,疲勞,中暑這方面的因素。”
  “噴霧器漏水,沒舍得換新的。”恨天高眼前一亮,發掘到了原因。
  啪,啪,女醫生氣得直拍桌子,“開玩笑吶,農藥是會揮發的,天熱出了汗毛孔張開,毒液滲入同樣能要人命,就沒有一點安全意識,一個噴霧器值多少錢?她可是你的家人,你的老婆,在酷暑、饑餓中趕著干活兒,大中午啦,是頭驢也得歇歇晌加把料,這是個人啊,一條人命啊,幸好有人看見,搶救的也算及時,否則這個人就不說了,你想干啥哩,就是買不起噴霧器?人在做,天在看,想看看法律會不會治你的罪?”
  我啥都不想,只想天天快點醒過來,我把錢交出來,叫她當家。
  王大勇,你就是個混蛋,既然你千方百計地阻攔不愿她離開,為何不珍惜她,明知她手無分文,噴霧器漏水的事給你說過不止一次,你壓根就沒有往心里去,這種事你也等著她求你嗎?自以為是地裝男子漢裝著裝著就不知道自己是誰啦,你就是個跳梁小丑,滑稽搞笑,不是別人要看你笑話,是你主動讓別人取笑,為了博取眼球你耍不完的把戲,你活給別人看,你牛給別人看,卻一次又一次傷害了最親近的人,讓自己成了一個笑話,天天不與你爭高下論短長,給足了面子,你為了自己所謂的臉面活在虛偽之中,煩惱郁悶,你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瓜娃子啊。天天是在疲勞,饑餓,天熱的情況下中毒的,免疫力低下,能不能扛過去,還是個未知數。
  來探望天天的人來了一撥又一撥,都說好人慘遭厄運,老天爺會睜開眼的,并沒有去指責大勇,大勇心里反而拔涼拔涼的,如芒在背,你們連唾棄我的心思都沒有了?不免越發慌恐,焦慮。天天醒來時已是深夜,才伸了一個懶腰,發現這是在醫院,男人瞪著血紅的眼睛守在床邊,驚喜欲狂,她立馬回想到了一些片段,急切地辯解道,“嶺他爸,我沒有喝藥,真的沒有,一丁點兒都沒有。”
  “沒有。是噴霧器漏水,滲入皮膚了。你總算醒過來了。”大勇繃不住了,淚如泉涌,“我錯了,以后我再也不會打你了。”
  天天聽著,眼睛里的幸福像池中漣漪那樣蕩漾開來,帶著幾分羞澀。
  終于,大勇孩子似的嚎啕大哭,敞開嗓子,涕淚橫流,哭聲中有劫后重生的喜悅,也有不可名狀的愧疚。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被封了?
下一篇:陳年與往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