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龍春戲院之五

龍春戲院之五

林德祥下了馬車,便去敲門。
  “誰呀?是姨夫嗎?”
  聽是剛來的小雅琴聲,他進門便問:“怎么是你開門吶?”
  “嗯,我出外趕上了。”小雅琴羞咪咪地說。
  她看劉秉臣跟在后,不好意思的隨聲打個招呼:“臣哥,你也跟去了?”
  “嗯。”劉秉臣點點頭,隨后,跟林德祥進了屋。他把收房租的皮包交給了林德祥,便回下屋去了。
  “哎呀,走一天了。”妻子文潔聽到動靜從里屋出來,瞅瞅林德祥,“瞅你,累夠嗆吧。”說著,她過來扶林德祥把大衣脫下,放在衣掛上。
  “可不,這一天把二道溝那邊房租都收上來了。還多虧秉臣呢。”林德祥一屁服坐在太師椅上,遞過皮包,一口氣地說,“你把這錢收好。”
  文潔接過包摸了摸,放進小錢柜里看一眼:“喲!錢可不少了,快擱不下了。趕明個兒呀,你快送錢莊去吧。”
  “是啊。”林德祥點下頭,“明天我就和秉臣一起送去。”
  “我去給你把酒溫溫。”文潔回眸瞟一眼他,“準備吃飯吧,我叫老萬給你炒兩碟菜。”她轉身去了廚房。
  飯桌上,林德祥說起去高俊杰家里的事,他婉轉的提到高夫人的形態舉止如何高雅,著人溫融,隱示出在外接待的優勢之處。文潔聽得明白,知道自己所短,只可點頭稱是,維夫所然。吃喝著,林德祥想起高夫人送的兩瓶法國香水,思忖一會兒,他從兜里拿出一瓶香水,遞給文潔:“喂,給你個稀奇玩意。法國香水。是那高俊杰夫人叫我送給你的。”
  “這玩意……”文潔拿過來瞅瞅,“我怎好用啊。”
  “哎,等出門兒用唄。”林德祥瞅她一笑。
  “我還能出門兒?”文潔一撇嘴,又轉過來別勁兒說,“別說,這回呀,雅琴來啦,我還真能脫身出去了。我也時髦時髦。”
  她仰臉抹抹頭發,提起了小腳,林德祥瞅著只是笑。
  “哦,笑我這腳了。”文潔瞥瞥他,“要不是這腳哦,我才不忿勁兒呢。”
  “是啊,”林德祥心也明白,“誰知趕上這社會了,不興裹小腳了。”
  “哎,既然趕上這社會了。”文潔對他和怡春園之女的事,已有所聞,心明鏡似的,可為維夫尊嚴,便順夫所意,溫盈隨應,“德祥哦,你要是想干啥的話……嗯,我是不會擋你的。”說著她隨手把一酒盅端起,“只要你把外事作好,我順你意就是了。維護咱這大家業,還全仗你呢。大哥、二哥那邊也沒個能出頭理事的人。來,我陪你喝一盅。”
  林德祥見妻說這番話,心里真是愧疚不安,微微舉起杯中酒,羞腆靦靦:“哦,哦,我只是……”他默承而是,未作辯較,把酒喝盡。笑對愛妻關切地說,“我看雅琴來家,你還能清閑點,這回呀,有時間我陪你去看戲。”
  “那好哇,今晚上,你就領我去咱戲園子看戲唄。”文潔歡爽地把酒喝干,興致地瞅著丈夫說,“我聽小六子告訴我,今晚是全套《失空斬》,我可愿意看這場戲了。”
  林德祥應了,把飯吃完。一瞅時間還早,驀然想起高俊杰夫婦要看戲的事,便急忙對文潔說:“我想起來了,今個兒收房租時,高俊杰夫人提看戲的事,我答應了。你趕快去告訴秉臣,到戲園子取兩張包廂票送去,就手一塊去。”他又瞅瞅文潔,“哎,你也好好打扮打扮吶。”
  “嗯,好那我去。”
  文潔應聲去了里屋告訴雅琴去找秉臣送戲票。隨后她便急忙梳理換裝。
  王文潔雖已是倆子之母,又是抿子腳。可人長的潔白、端莊,氣質高雅;再穿身旗袍式的羔毛提花絲綢長袍,頭發盤卷成團集,插上帶翠墜的金發扦,看上去既高貴又典雅。她打扮完畢瞅了瞅,特意拿出那瓶法國香水,往身上一灑,從里屋走了出來。
  林德祥穿戴好在外屋等她出門兒,著眼一看,哦!驚呆得不知所然。自結婚以來,他還頭一次看妻子如此艷麗,心中好似喜歡,不止嘆贊打趣道:“哎喲!真是啊。在家也沒看你個啥模樣,這一出門打扮,也如出水芙蓉哦。”
  “哼!”王文潔神氣的瞄他一眼,把嘴一瞥,“走吧!”
  林德祥湊近搭她出門一嗅:“呵!好香哦,還灑上香水了。”
  “趕時髦嘛。”王文潔抿嘴一笑,“你不是叫我出門用嘛。也別瞎了人家的一番心思呀。”
  “嗯,這嘛、”林德祥滿意地點點頭。
  出了院門兒,夫妻倆坐上自家的馬車去了戲院。
  林德祥攜妻王文潔驅車來到戲院門前,機靈的小六子早知信兒,樂顛顛地迎了過去攙扶王文潔下車。林德祥從車那邊拄杖走了過來問小六子:“戲還有多時出演?”小六子眨眨眼說:“快了!馬上就要開場。”他又掏出懷表看了看,轉過臉著急地問文潔:“秉臣他沒回來嗎?”文潔才醒悟過來:“哎喲,我也把這事忘了,他沒回來呀。”他又急著問小六子:“你沒看有車過來嗎?”小六子愣頭愣腦地往前望著:“哦,沒……嗨!你看!那不過來了嘛。”小六子指晃著,一輛小馬車已到了眼前。
  “呵!你倆來的正是時候。”林德祥見了高俊杰夫婦說,“走吧,快進戲院,就要開演了。”
  高俊杰夫人眼快,瞅一眼在旁的王文潔熱情的詢問林德祥:“這位一定是您的夫人嘍?”
  “哦,正是正是。”林德祥歉意地瞅瞅她,“你看,我也沒介紹一下。”
  “嗯”王文潔示意地朝她點點頭,抿嘴一笑:“你來了。”
  “你瞅,嫂子多好哇,真漂亮哦。”她馬上過去拉住王文潔的手,笑盈盈地說。并很介外的眼瞟著王文潔,沖著林德祥笑呵呵地念叨,“哦,有個事得告訴你呀。你家的那小伙子,給我家送完戲票沒有走,嗨,叫我那外甥女留下了陪她,家沒人呀。我得告訴你一聲哦。”
  “喔,我說呢,他到現在還沒回來噢。”林德祥回話說。
  王文潔瞧她穿戴全是洋式打扮,一身拖地的長裙,外套緊身的皮絨毛掛,頭戴一頂小皮絨帽;喜眉弄眼的,一出一出的,瞅著倒是挺開通伶俐,不怪德祥夸耀她。王文潔思忖著,不覺已隨之進了戲院。雖然開場的鑼鼓已響,可人們的眼睛,還是被這驚艷的四位來客所吸引,場內一片喧嘩。小六子引領著上樓進了包廂,各自就位。小六子又給上了茶果,高俊杰夫婦感到十分滿意,更加敬重林德祥。高俊杰夫人和王文潔談笑風聲,處的像一家人似的,林德祥真是樂在心里。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白 狐
下一篇:被封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