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回憶我的父親

回憶我的父親

許多時候,看著家中與父親有關的物體,感覺一切的一切仿佛是在昨天,真的不敢相信這個世界上最愛我的人已經去得那么遙遠了。而父親卻是真真切切永遠地離開了我們,成為星際中那閃爍的星光,那明亮溫暖的光,照耀著守望著我,使我不能忘卻。

而只能在夢中半夢半醒的狀態中,我才能真真切切地看到父親,看他那默契風趣,愛走快步的樣子。這種亦真亦幻的感覺讓我的回憶和思念很純粹,它蕩滌了眼前的一切雜色,所有的往昔在眼前陡然清晰。每當看到存放在他書桌抽屜里一大沓各種榮譽稱號的證書(獎狀),我就會想起父親生前在煤礦安監員崗位上嚴肅認真、恪守工作職責的態度,還有那寬厚仁慈的容貌……

我的父親1969年從部隊復員就招工來到了煤礦當了一名采掘工,第二年就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組織,不久并擔任了采煤隊長職務。由于他能吃苦耐勞工作責任心強,工區領導選拔他擔任了安監員,沒想到一干就是28年春秋,一直到他退休。在我腦海中,記憶最深的就是他對工作的癡愛之情,他那種把全部身心傾注入平凡崗位的敬業精神無時無刻不在感染著我。父親為了做好安監員這份工作,經常是廢寢忘食,工區領導同志們都說他是個“工作狂”。我的父親沒有高深的知識,也沒有什么驚人之舉,但他對工作極端負責的態度使我不得不折服。有一次,父親出班后,在準備交礦燈洗澡時,聽到接他班的安監員家中有急事不能來交接班,他二話沒說,接著又投入了打連班,而我們全家人卻在期盼父親回來吃飯。他執愛自己這份安監工作,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無私地獻給了這個平凡的工作崗位。在他從事28年的春秋歲月里,他負責安全監察的范圍從未發生過重大人身傷亡事故,保證了千百個家庭的幸福安寧。父親也因此20多次榮獲礦區的“安全生產標兵”“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我的父親是一個堅強而又寬容的人,他把感情深藏在具體而又細微的生活及工作之中。只有當你遠離他、想念他的時候才可以體會他的厚愛、他的親情與細膩。小時候記憶中,總記得父親上班前,他一個人搬一張椅子認真地檢查瓦斯檢測器的完好性。那個時候我在讀小學,不懂得瓦斯檢測器是個什么玩意兒。后來是我讀書畢業在礦山參加工作從事團工作后的一天,我上班就看到父親手里拿著瓦斯檢測器在看,我便覺得好奇,要父親教我看瓦斯檢測器。父親把我叫到他跟前,他摸著我的頭邊教邊告訴我,“孩子,這東西可是保命的呀!這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在井下800米深處,它是排除事故隱患,保證井下安全生產的“法寶”,保證井下工友們平安的‘保護神’。

我的父親做安監工作認真扎實,多次避免了重大安全事故。記得有一次,他在井下工作現場做安檢工作時,報警檢測器發出了緊急報警聲,憑他多年摸索的工作經驗,敏銳地發現這個掘進面有冒頂的危險。在這緊急關頭,他馬上喝令工友們撤離工作面,在他們全部轉移安全地帶,瞬時,工作面發生了較大的冒頂,撤離工作現場的工友們被巨大的冒落聲嚇得臉色蒼白,個個驚異,還有的撞倒在地。待粉塵清理后,整個工作面的工友們安然無恙。在煤海奮戰中,正是有像父親那樣的許許多多恪守工作職責的安監員,才換來了煤礦千百萬個家庭的幸福平安。 斗轉星移,歲月悠悠。這些年來,我從事過宣傳工作和共青團工作,也做過新聞記者。無論是在礦區還是在斗室深夜筆耕,也不管是在節奏感極強的礦區現場,還是身處企業單位的機關,我父親他那精神抖擻的雙眼審視我的一切,他那無私敬業的情懷總在不斷地激勵指引我走充滿希望的人生之路。

我的父親走了,在睡夢中耳畔還時常回蕩著他的聲音,幻覺里他帶著那種慈祥的笑容向我走來。父親走了,但他的光亮會永遠照耀、指引著我。我知道他是我靈魂中最忠實的朋友,無論在什么時候,只要我需要他,就一定能牽住他的手。他溫暖的手讓我自信快樂和勇敢,在自己的人生旅程里,我會永遠牢記著父親的教誨和他說過的話,不斷地勤奮努力奮斗,開拓充滿希望的事業前程!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榜不題名誓不休
下一篇:劫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