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不題名誓不休

大凡參加過高考的人,誰人沒有一番發奮苦讀的經歷,甚或挫敗和失利呢!說起來,我還算是高考的幸運兒。

我1963年6月生人,已經虛齡48歲,再過些時日,就要迎來有生以來的第四個本命年。在過去的將近50載光陰歲月中,對我人生際遇產生重大影響的事件,恐怕莫過于高考了。

我是農民的兒子,家在農村,祖輩世代務農。是1977年國家高考制度的恢復,為包括我在內的千千萬萬的農家子弟打開了一扇改變命運的門戶。

1977年7月19日,我初中畢業,8月2日升入高中。那個時候,高中還是兩年制。記得是1978年的秋天,也就是我高中畢業的頭一年,我所在的縣為了提高升學率,在全縣范圍內選拔應屆高中尖子生到縣一中辦重點班。經過選拔考試,我們公社兩所高中共有7名學生入選。我就讀的是一處由初中升格辦的“戴帽”高中,只有兩人入選,我就是學校兩名入選的學生之一。當時,由于家庭經濟條件極差,到縣城上學路遠,交通不便,住校又沒有行李可帶,加之我所在的學校希望有學生在高考中被錄取,以重點培養為允諾,極力勸阻我們放棄去縣一中學習,我便放棄了去縣一中,繼續留在本校學習。結果,1979年首次參加山東省招生委員會組織的中等專業學校的招生考試,以11分之差而名落孫山。后來得知,我們公社其他凡是被選拔到縣一中學習的,都在當年就考入了大中專院校。

首次參加高考失利,看著差距并不大的分數,老師惋惜,父母扼腕,自己心有不甘。經過思慮,跑到鄉鎮高中繼續復讀(我所就讀的戴帽高中,只招了兩屆學生)。復讀一年的效果并不理想,1980年我第二次參加中專招考,再次失利,但考分與錄取分數的距離進一步拉近。

就在這一年,我們村出了第一個大學生。原以為考中專比考大專、大學容易,實踐證明并非這樣。1980年山東中專考試的語文卷與大學理科相同,數學卷與大學文科相同,政治卷大學文科、理科、中專完全一致。我跟我村第一位大學生的成績作了比對,我的三科成績都不比他差,有的還在他分數之上。為什么我中專都考不上,而他卻考上了大專?不比不知道,一比才明白:差就差在我報考中專考的是物理與化學,他報考的大學文科考的是歷史與地理。這不明顯擺著嘛:理科偏科唄!于是乎,1980年我再次返校復讀的時候,跟學校教務主任商量,毅然改學文科專業。

從1980年9月到1981年7月高考,去掉寒假,只有不到10個月的復讀時間。我要補學地理課本4冊、歷史課本6冊,共10冊書。以前從來沒接觸過歷史、地理知識,我便廢寢忘食地惡補起來。經過努力,1981年我首次報考文科,分數比初選線高出24分,其中,從來沒學過地理的我,單科成績考了全縣第一。任我地理課教學的門守本老師,因為他教的學生考了個全縣狀元,很是感到自豪!時至今日,我還經常在親友面前以高考全縣地理科狀元自居。

隨后,經填報志愿、政審、體檢,我被一所師范專科學校錄取。1981年9月,在我虛齡19歲那年,我踏上了外出求學的道路。

三年后,我以優異的成績順利畢業。經過組織分配,我來到了一所海濱礦山工作,從此開始了至今為期長達26年的漫漫礦山工作生涯……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