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時間轉盤上

秋天,陽光好的無可挑剔,在燦爛的陽光下,沿著山梁溫柔的曲線望去,到處呈現著山野的清新。在這樣一個安靜的地方,漫無邊際地行走。山野空曠蒼茫,很少有人的歡聲笑語在這里出現,偶爾有摩托車和小車的突突聲回蕩在通往村外世界的這條新修的水泥路上,牛羊的足跡更是少的出奇,肆意延伸生長方向的蔓草牢牢地攀爬在一些大草的莖稈上,接吻一樣甜蜜;村野的農家,一群健壯的公雞在嵩草叢里聚精會神覓食,有的呆頭呆腦地張望,咕咕咕的聲音不知被什么驚擾,一時戛然而止;一群出世不久的小兔茫然地追尋著母兔的足跡;一顆柿子樹孤獨在空蕩蕩的地里,像哨衛一樣癡癡地守衛著不遠處的家園,眼前的孤獨和冷色,即使那個叫梵高的落魄男人站在它面前,僅這一點點枯萎的褐色,也很難表達出他與眾不同的思想

這是多么寧靜的秋日山野,多么單純的秋日午后。看來我的行走不是一種多余,不是一種無端的闖入。秋風不時掠過,掠過山,掠過崖,掠過村莊,四季的風呦就是村莊的使者,守護者。它們涂抹村莊一年四季的色彩,也涂抹著我此時的心情。

行走在即使空曠蒼茫的山野,蜻蜓的薄翅,鳥雀的鳴叫,青蛙的彈翼,蟋蟀的舞蹈……在春夏的季節都曾在這兒找到展示的舞臺。炊煙的裊裊飄蕩,讓我痛快人在自然中的和諧。過往立足于蒼老而又斑駁不堪的一戶農家門前,刻著花紋的一排整齊的枋椽,依稀可見的青磚大瓦,訴說著昔日房東的輝煌,不知多少個帶著露珠晨霧的清早,女主人忙忙碌碌的掃院,生火做飯的聲音和著公雞昂頭的鳴叫聲,叫響了一天的開始,不知多少個打濕屋檐的雨季,飄飛輕盈窗外一地雪的冬天,夜晚昏黃的燈光下不時傳來竊竊私語聲,繁衍生命的蜜意,敲打著窗欞,彌散天外,幼苗不愁長的娃娃們在時間的轉盤上喧鬧成長.。

就是這樣不知名的農家小院,或許曾誕生過什么舉人或者秀才之類光宗耀祖的人物,或許世代經商,家業殷實的有錢人家,或許是世代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莊戶人家,一把銹跡斑斑的門鎖,鎖住了這里曾沉醉不盡的歡樂,越來越老的村莊很少看見年輕力壯的身影,越來越多的人背井離鄉,離開了養息生命的土地,在城市接受另一種新鮮、浪漫、刺激富有激情的生活,同時又夾雜著艱辛、疲憊、酸楚和淚水。幸福與苦痛,總歸是人們辛苦百倍地行走在與時間賽跑的轉盤上。所謂故土難離和地地道道的“農民”這樣的詞也只有在老輩們的身上可追尋得到,對田野的眷顧,恍如隔世般愈來愈陌生。

如今,田間小道上人影漸稀。四通八達的環鄉公路上,奔馳的車輛,神氣地在空曠的田野絕塵而去。提著竹籃的村姑,油嘴滑舌的媒婆,相親回家的小伙,荷鋤晚歸的老農夫……俱已遁入時間的暗流。茫茫田野,只有風的舞步瀟灑而奔放。

一個的游走,有孤寂的美。 在我內心里,像養了一匹匹野馬,它們放縱著自己,任由它們信馬由韁地跑,就像我喜歡背著包到處行走。看山花絢爛,塵埃撲就滿身。我們都是自己的旅人,放縱著自己的精神野馬,在曖昧的纏綿的放縱的黃昏里,隔著小橋流水唱歌。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脫俗的心境,不是每個人都有偉人當年“悵寥廓,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這樣寬廣胸懷和壯志凌云。賞心原本是難事,有時會淺淺地笑,有時會淡淡惆悵。我看著夕陽一點點落在山的后邊,落在枯老的樹上,那脆弱的黃昏的光陰,在日漸消失的傍晚,游蕩著纏綿,風穿過我黑黑的長發,我穿著薄薄的毛衫,有些涼意,剎那間我想流淚。

我突然想起了家里的一款時鐘,每天日夜的奔走,一分一秒,告訴我春夏秋冬,只是時鐘的摸樣每一刻都在激蕩著我的心,一顆紅色“心”依附在一顆白色的“心”上,兩顆疊加在一起的“心”在時間的轉盤上,相依相偎,日夜滴滴答答向前奔走,這款設計新穎的時鐘,給我的人生和我的生活增添了更深的寓意。每天不經意間,無數次地看她,“紅心”印在時間的轉盤上永不停歇。就像我的甜蜜,我的愛情。 望著匆匆的人群,望著蒼茫不盡的遠方,在時間的轉盤上,依然匆匆行走,行走匆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關于寂寞
下一篇:榜不題名誓不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