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風雨之后

風雨之后


  下午一點鐘光景,日頭像一塊烙鐵炙烤著大地,知了在樹蔭里拼命叫喚,狗子們比任何時候都老實,趴在樹底伸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已經鋪了柏油路的大街上沒有幾個人,都躲在陰涼地兒打撲克或者拉呱去了。老滿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一只大公雞領著五只母雞在石槽前扒拉食吃,老滿狠狠地剜了公雞一眼,龜孫子,就你活得滋潤,小母雞前呼后擁的。大壯回來,你就瀟灑不了嘍!老滿說著,朝大公雞輕輕踹了一腳,惹得母雞咯咯咯吼叫,表示抗議。
  你真是個賤胚子,踢雞干嘛?還不幫我拾掇拾掇屋,人家城里姑娘嬌氣著呢,這鄉下的蒼蠅蚊子也多,可不能咬著她,細皮嫩肉的。老婆秀華手里捏著一把掃炕笤帚從屋里出來,嘟囔了老滿一句。
  老滿捏了捏酒糟鼻子,甕聲甕氣地說,八字沒一撇,現在的年輕人哪有準?再說,恁俊的一個女子咱大壯呆頭呆腦的能養活住嗎?
  秀華將老滿拽進了堂屋,在院子粗聲大氣的給馬三兩口子聽到笑話死了!你不要老臉,我還要。
  老滿就不吱聲了,一絲干巴巴的風順著敞開的窗戶卷來,炕面鋪著的一層稻草有些霉爛了,散發著不好聞的氣味。秀華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將稻草捯飭到窗外,紛紛揚揚的灰塵,在日影中舞蹈。老滿在壁櫥的抽屜找來瓦刀,挑著土籃子去房后的土坎挖了一擔黃泥,用井水攪和均勻,秀華這邊把炕面打掃得干干凈凈,好幾年沒翻修炕體了,炕上裂著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縫隙,一燒火那黑煙沿著裂縫往外竄,響晴天還好燒點,特別是陰雨天,煙霧繚繞,熗瞎眼珠子,本來想過了雨季,晚秋谷物歸倉后掀了炕體,拓幾十塊土坯,重新整理一下炕,大壯昨晚七點半打來的電話說暑假帶個人回來待些日子。電話是老滿接的,大壯一聽是爹,就問俺娘呢。老滿說在廚房,大壯說讓俺娘來說話。老滿心啪嗒落冰窟窿里了,死崽子每回打電話不愿和他嘮扯,和他娘親。吶,你兒子喊你來說話。老滿沒好氣地沖廚房嚎了一嗓子,秀華顛兒顛兒跑過來,嗯,大壯有啥事和你爹說不就得了。大壯說,娘,不一樣的,俺爹心粗得像口大瓦缸,說吧,啥事?急三火四的。大壯吞吞吐吐說,娘,俺同學要來,你和爹把家好好收拾收拾,不要的老物什該扔就扔了,請師傅吊個棚,啥年代了誰家還有報紙糊的頂棚?秀華剛想說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大壯那端就掛了。
  秀華暗自嘀咕,兒子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痛,有花哪個不戴頭上,有胭脂誰不擦臉蛋兒?錢呢?老滿也沒啥能耐,連個手藝也沒有,靠一身蠻力氣給人打小工養家糊口,秀華擱家一年養兩頭豬,長到二百來斤重時,賣一頭湊付整數給大壯打進卡里,留一頭殺年豬。居家過日子,沒個柴草垛大伙笑話,不養雞鴨豬狗也缺了煙火氣兒。秀華要強,老滿沒本事不要緊,肯干就中。天老爺餓不死瞎眼家雀,有手有腳的撓點啥不是錢?大壯來年就大學畢業了,以往花銷不大,兩口子還可以承受,今年返校后,隔三差五打電話叫老滿夫婦打錢去,老滿話到嘴邊想問問錢怎么花那么快,又咽回去了。家里也沒積蓄,兒子讀書用錢是大事,眼目前來錢快的活兒,就是給鎮里一家建材商行搬運水泥,一包一元,一小天搬運二百包不成問題。老滿累得腰酸背疼,晚上躺炕上直哼唧,畢竟是年過半百的人了,不年輕了。圖省電費,秀華太陽剛落山就做好飯菜吃了,雞鴨鵝豬喂飽了,關進圈里。也不能睡那么早,老滿就叼著煙袋鍋,在屯子那條街遛達,和坐在梁磕巴日雜店門口的老少爺們扯會兒不咸不淡的嗑兒,一輪象牙月爬上天空,踩著如水的月光回家,房里沒撐燈,秀華在月影里搖著蒲扇,家里有臺八成新的電風扇,還是大壯的舅舅用過的,準備賣給收破爛的,趕巧秀華回娘家看老爹,攔住了弟弟,寶貝似的抱了回來。同新買的沒啥兩樣,弟弟秀文是大工匠,蓋樓修橋看圖紙樣樣拿得起放得下,娘幾年前腦溢血走了,爹就一直在秀文那里生活,弟媳婦棗核人不錯,性子柔,有想法也不說,埋在肚子里。爹很喜歡這個兒媳婦,秀華條件不好,逢年過節拎點煙酒啥的回去給爹,臨走,棗核又打理比較貴的海魚,南方運來的水果讓秀華大姑姐帶回去,秀華不拿,棗核就差咐女兒豆豆騎自行車送過來,兩家也不遠,一個在河這岸,一個在河那岸。當初,秀華嫁給老滿也是爹的意思,老滿和幾個勞力在秀華的屯子立電線桿,他一身疙瘩肉,干活虎虎生風,也不多言多語,就埋頭干活,秀華的爹就看上了,秀華當時在苞米地鋤第一遍草,晌午時,往回走,老滿和勞力們蹲在地邊吃面包,赤裸著上身的老滿,見水靈靈的秀華走過來了,急忙穿衣服,秀華羞紅著臉,低著頭跑開了。身后,誰打趣老滿說,還別說,你倆挺般配的。
  那時候青年男女談婚論嫁,一定要請個媒人牽線搭橋,秀華和老滿早就認識,前后屯住著,只是很少交集。對老滿的印象不好也不壞,爹在飯桌上提到老滿,探尋秀華的意思,秀華臉騰地紅了,爹俺不想嫁。為啥?滿子不賴,體格子也棒實。秀華說,俺想在家多呆兩年。爹說,女大不中留,該嫁了。秀華扭身去院子剁紅薯梗喂豬了,那天傍黑,老滿家就打發他們屯子的大麻臉媒婆來了,把大籮筐腚朝炕沿一落,就說了老滿爹娘囑咐她給兒子提親的事兒,爹瞅了一眼戳在風門口的秀華,嗯了一聲,成。叫滿子折個黃道吉日訂親。
  爹也往老滿要了四大件:一臺長虹電視,,一套楊木家具,四鋪四蓋被褥,一輛飛鴿自行車。老滿借梁磕巴的大馬車過了河,將秀華拉家來了。
  現在,那臺長虹電視早壞了,老滿想賣個廢品收購站,秀華不肯。多少也留個念想,人一輩子眨眼就過去了,大壯!唉!這崽子不知隨誰?花錢大手大腳,就像他爹是搖錢樹似的,還沒發批評,說狠了怕大壯不回家了,大壯打小就氣性大,在外給人家小雞小鴨拍死了,秀華掄起巴掌抹兩下,他撒潑打滾在地上,氣死過去好幾回。咋辦?不能不教育吧。秀華好話說了一火車,大壯是磕了傷疤,忘了疼。好在他聰明,是個讀書的料子。在學習上,不用秀華和老滿督促。貓養貓親,狗養狗親。秀華也想過,大壯成家立業,他們也算是老兒子娶媳婦--妥事了。大壯就是個瓷瓶,又怕刮又怕碰。炕盤好了,一股新泥土的味兒竄進鼻孔,院里的幾棵蘋果樹,結滿鵪鶉蛋大的果子,樹葉蓊郁,碎銀般的陽光將樹影折射在大地上。黃瓜架綴滿長短不一的瓜,辣椒枝上剛吐出一枚枚指甲蓋大的小辣椒,茄子也剛坐胎兒,兩洼花生蔓兒也是綠意葳蕤,圈里的兩頭豬在哼哼討食吃,年景不差,秀華看著肥嘟嘟的杜洛克豬,心豁然亮堂了。
  老房子的墻體裂紋了,最普通的裝修也得二三萬,還不算人工費。大壯沒敲定啥時候回,如果請人拾掇,少到家也要一周時間。手里緊巴巴的,離了錢寸步難行。老滿每天騎電動車去鎮里扛水泥包,哪有空請瓦匠?
  屋里犄角旮旯清塵完畢,生火做疙瘩湯,新盤的炕頂好燒,不反煙了。火苗舔著鍋底嗶嗶啵啵響,老滿進菜園摘了兩根黃瓜,割了一刀子韭菜,夏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唯恐遭地蛆,老滿倒了兩滴樂果拌在沙子內,撒在韭菜根系部位,面疙瘩在湯鍋里噗嗤噗嗤熱鬧,躺在堂屋紅柜上的宅機滴鈴鈴叫了,秀華往圍裙上擦了擦手,接通電話,大壯的聲音急火火的,像狼攆了似的,娘,我是大壯。忘了告訴你,把灰頭土臉的房子簡單裝修一下,不能讓小梅住磕磣的屋子!大壯,你……你和小梅哪天回?趕趟嗎?裝修不是一天兩天就完成的。放假就回去,再過七八天吧。秀華想問問大壯還要準備啥?大壯旁邊有人喊他出去吃燒烤喝扎啤。
  一盆疙瘩湯擺在桌子上,秀華將大壯電話的意思一說,老滿一點胃口也沒有了,放下碗筷,老滿換了一件擦汗背心,就朝外走。秀華說,你一口也不吃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老滿也不回頭,悶雷樣的砸了一句:死不了!禍害千年,罪還沒遭夠,天老爺也不收。你和秀文好好說話,別忘了跟棗核多說幾句小話。一鋪炕滾了恁多年,老滿一張嘴,就清楚他伸啥舌頭。秀文入夏時,就從工地回來避暑,他有眩暈癥,老日頭一爆熱,他就犯病。每年夏天秀文必請假擱家待兩月,自己姐姐家裝修,即使不給工錢也得幫襯!
  
  二
  老滿是在天潑墨黑的時候,顛兒顛兒回來的,秀華聽他的腳步聲就知道這事妥了,果然,老滿呲著一口煙牙樂呵呵地說,我小舅子就是夠意思,沒說的。答應了,明個就帶幾個人過來干。
  秀華沒挪身子,搖了一下蒲扇說,親兄弟明算賬,咱給工錢,別撂下巴給棗核打。俺爹那坎也不好看!
  老滿吸拉吸拉嘴,你老娘們就是頭發長見識短,給秀文錢他能要?再不濟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壯領媳婦回來,他做舅舅的不高興?
  秀華說,你是屬屎殼郎的,拉了自己吃,一點不掉鏈子,秀文出力出人,該得的工錢咱必須出!
  老滿說,好好好,我不和你巴巴,裝修完再說。
  秀文天還麻麻亮就來了,秀華才往鍋里倒苞米碴子熬粥,這么早,你吃了嗎?秀文抹了一把額頭的汗,喝了兩雞蛋洛水,姐姐夫這屋子裝修不能太差了,大壯的對象是城里人,磕磣了她看不上咱家,黃了多不好。老滿搓搓牙說,可可拿不出那么多錢啊?秀文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倒了杯涼開水,咕嘟咕嘟灌下肚,不是有我嗎?那那你說按你的裝修程度要多少錢?老滿問,秀文計算了一下,也得三萬左右。秀文,這事不行這么辦,大壯的書還沒讀完,領回來個同學,不一定就是準媳婦,別咱忙乎一大頓,竹籃打水一場空咋整?秀華塞了一把秸稈鍋底接過話茬。秀文說,姐,這房子早晚都得修繕,發昏也是個死,就坡下驢拾掇拾掇得了。錢這方面我負責掏。秀華嘆了口氣,秀文吶,欠人的總要還,你不是外人,但姐也不想為難你,棗核不說啥,咱良心過不去。
  哎呀,姐,行了行了。要不你和姐夫多會有再慢慢給我就是了,走走姐夫,我開車去把水泥瓷磚先運回來,沒有材料咋裝修?秀文也不等姐姐說話,扭身出去了,老滿只好跟著秀文的四輪車去他干活的那家建材商行買。
  老板一聽是老滿家裝修房子,價錢也沒要狠,比別人購買的價位低了一點說是照顧照顧老滿,自己的員工應該得到優惠。老滿自然是千恩萬謝,來回運了三趟,日上三竿子,秀文請的幾個瓦匠和力工到位。又是一個響晴天,一絲云彩也沒有。秀文說,趁著風涼抓緊干,你們跟了我好多年,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是我一奶同胞的親姐家,做事手底留個情,日后好繼續。
  中,頭。咱們都不是傻子,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如果干砸了,一分錢工錢不要,我們倒賠你!其中一個瓦匠拍著胸脯說。
  有秀文親自壓陣,裝修的速度很快,質量也不錯。中午秀華炒幾個菜,燜一鍋米飯,啤酒伺候著,早晚都在家吃。老滿給他們拉下手,遞物什。這期間,大壯打來兩次電話,就是問裝修進展情況,每次說不上幾句就撂下了,秀華想問問姑娘愛吃啥?父母做什么的,大壯也不給機會。
  一晃七天過去了,裝修也接近尾聲,這天晌午,秀文囑咐老滿去鎮里割點排骨,勻二斤豬頭肉,秀華殺了一只不生蛋的母雞,犒勞一下裝修的工人們。老滿摸了摸兜,沒走。秀文從上衣口袋內掏了二百元拍在姐夫手里,麻溜去買,這頓飯擱哪都該有,工匠們行走江湖的規矩,不能因為你是我姐夫破了規矩,去吧。
  一路下來,購買原材料錢,吃吃喝喝錢,全是秀文墊付的,一筆一筆賬,一枚螺絲釘也記著,繡花翻看一次賬單,腦瓜就嗡嗡的,像要爆炸,人工費還沒算就填進去二萬七千五百三十六,秀文和幾個人推杯換盞之后,告訴他們工錢由他付,不是現在,等他回工地后再說。都沒說什么,表示兄弟一場,就是幫忙也得幫。人家說得是客套話,秀文是他們的頭,不得不捧場。
  秀文說,姐,不用你管了,鐵哥們,再說我又不是不給,回工地就支付到位。在一起混的,不會差事。
  秀華覺得不合適,執意要給,秀文拗不過說,那你就照量辦吧,我算好了,攏共一萬多一點,你拿得出?
  秀華得臉像被狠狠摑了一掌,嘴張得能塞進一枚鴨蛋,這么一大筆錢?她沒叫出聲,死勁咽了回去。家里只有老滿一周前卸水泥掙得三百元,一下子上哪弄一萬?
  秀文看透了姐的心思,姐,別打腫臉充胖子,就按著我說的辦,幾位不放心先寫個條子收著,該咋的是咋的,工匠們也沒反對,老滿取來紙筆和紅泥,秀文寫了欠條,都簽字,秀文畫押。曲終人散后,秀文說,姐姐夫,裝修的錢不急著還,啥時候寬綽了再說,我就大壯一個外甥,不能看玩意。秀華唉了一聲,沒說什么,有什么說呢?欠誰的都該還上,自家弟弟也不例外。秀華說,裝修花你的錢一筆筆記在本子里,咱也走走程序,打個欠條。
  秀文一開始不同意,后來就松動了,好吧,既然姐和姐夫都有這個意思,我恭敬不如從命。
  欠條寫好,互相按了手印。秀文揣著欠條走了,秀華和老滿看著煥然一新的房子,既高興又煩憂。
  白瓷磚墻體,也把頂棚吊了,西間還修了洗澡池,馬桶,秀文說,城里女孩哪天都要洗澡,必須修這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秀華的心里卻壓了一座大山,不知道如何面對城里來的姑娘。好不容易熬到夜晚,大壯沒來電話,秀華和老滿守在座機旁,等啊等。都九點了座機睡死了似的,愣是沒響。老滿捅了一把秀華,要不你給大壯打過去?秀華白了他一眼,你咋不打?你不是他爹?老滿搓搓手,嘿嘿,兔崽子也不愿搭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一
  下午一點鐘光景,日頭像一塊烙鐵炙烤著大地,知了在樹蔭里拼命叫喚,狗子們比任何時候都老實,趴在樹底伸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已經鋪了柏油路的大街上沒有幾個人,都躲在陰涼地兒打撲克或者拉呱去了。老滿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一只大公雞領著五只母雞在石槽前扒拉食吃,老滿狠狠地剜了公雞一眼,龜孫子,就你活得滋潤,小母雞前呼后擁的。大壯回來,你就瀟灑不了嘍!老滿說著,朝大公雞輕輕踹了一腳,惹得母雞咯咯咯吼叫,表示抗議。
  你真是個賤胚子,踢雞干嘛?還不幫我拾掇拾掇屋,人家城里姑娘嬌氣著呢,這鄉下的蒼蠅蚊子也多,可不能咬著她,細皮嫩肉的。老婆秀華手里捏著一把掃炕笤帚從屋里出來,嘟囔了老滿一句。
  老滿捏了捏酒糟鼻子,甕聲甕氣地說,八字沒一撇,現在的年輕人哪有準?再說,恁俊的一個女子咱大壯呆頭呆腦的能養活住嗎?
  秀華將老滿拽進了堂屋,在院子粗聲大氣的給馬三兩口子聽到笑話死了!你不要老臉,我還要。
  老滿就不吱聲了,一絲干巴巴的風順著敞開的窗戶卷來,炕面鋪著的一層稻草有些霉爛了,散發著不好聞的氣味。秀華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將稻草捯飭到窗外,紛紛揚揚的灰塵,在日影中舞蹈。老滿在壁櫥的抽屜找來瓦刀,挑著土籃子去房后的土坎挖了一擔黃泥,用井水攪和均勻,秀華這邊把炕面打掃得干干凈凈,好幾年沒翻修炕體了,炕上裂著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縫隙,一燒火那黑煙沿著裂縫往外竄,響晴天還好燒點,特別是陰雨天,煙霧繚繞,熗瞎眼珠子,本來想過了雨季,晚秋谷物歸倉后掀了炕體,拓幾十塊土坯,重新整理一下炕,大壯昨晚七點半打來的電話說暑假帶個人回來待些日子。電話是老滿接的,大壯一聽是爹,就問俺娘呢。老滿說在廚房,大壯說讓俺娘來說話。老滿心啪嗒落冰窟窿里了,死崽子每回打電話不愿和他嘮扯,和他娘親。吶,你兒子喊你來說話。老滿沒好氣地沖廚房嚎了一嗓子,秀華顛兒顛兒跑過來,嗯,大壯有啥事和你爹說不就得了。大壯說,娘,不一樣的,俺爹心粗得像口大瓦缸,說吧,啥事?急三火四的。大壯吞吞吐吐說,娘,俺同學要來,你和爹把家好好收拾收拾,不要的老物什該扔就扔了,請師傅吊個棚,啥年代了誰家還有報紙糊的頂棚?秀華剛想說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大壯那端就掛了。
  秀華暗自嘀咕,兒子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痛,有花哪個不戴頭上,有胭脂誰不擦臉蛋兒?錢呢?老滿也沒啥能耐,連個手藝也沒有,靠一身蠻力氣給人打小工養家糊口,秀華擱家一年養兩頭豬,長到二百來斤重時,賣一頭湊付整數給大壯打進卡里,留一頭殺年豬。居家過日子,沒個柴草垛大伙笑話,不養雞鴨豬狗也缺了煙火氣兒。秀華要強,老滿沒本事不要緊,肯干就中。天老爺餓不死瞎眼家雀,有手有腳的撓點啥不是錢?大壯來年就大學畢業了,以往花銷不大,兩口子還可以承受,今年返校后,隔三差五打電話叫老滿夫婦打錢去,老滿話到嘴邊想問問錢怎么花那么快,又咽回去了。家里也沒積蓄,兒子讀書用錢是大事,眼目前來錢快的活兒,就是給鎮里一家建材商行搬運水泥,一包一元,一小天搬運二百包不成問題。老滿累得腰酸背疼,晚上躺炕上直哼唧,畢竟是年過半百的人了,不年輕了。圖省電費,秀華太陽剛落山就做好飯菜吃了,雞鴨鵝豬喂飽了,關進圈里。也不能睡那么早,老滿就叼著煙袋鍋,在屯子那條街遛達,和坐在梁磕巴日雜店門口的老少爺們扯會兒不咸不淡的嗑兒,一輪象牙月爬上天空,踩著如水的月光回家,房里沒撐燈,秀華在月影里搖著蒲扇,家里有臺八成新的電風扇,還是大壯的舅舅用過的,準備賣給收破爛的,趕巧秀華回娘家看老爹,攔住了弟弟,寶貝似的抱了回來。同新買的沒啥兩樣,弟弟秀文是大工匠,蓋樓修橋看圖紙樣樣拿得起放得下,娘幾年前腦溢血走了,爹就一直在秀文那里生活,弟媳婦棗核人不錯,性子柔,有想法也不說,埋在肚子里。爹很喜歡這個兒媳婦,秀華條件不好,逢年過節拎點煙酒啥的回去給爹,臨走,棗核又打理比較貴的海魚,南方運來的水果讓秀華大姑姐帶回去,秀華不拿,棗核就差咐女兒豆豆騎自行車送過來,兩家也不遠,一個在河這岸,一個在河那岸。當初,秀華嫁給老滿也是爹的意思,老滿和幾個勞力在秀華的屯子立電線桿,他一身疙瘩肉,干活虎虎生風,也不多言多語,就埋頭干活,秀華的爹就看上了,秀華當時在苞米地鋤第一遍草,晌午時,往回走,老滿和勞力們蹲在地邊吃面包,赤裸著上身的老滿,見水靈靈的秀華走過來了,急忙穿衣服,秀華羞紅著臉,低著頭跑開了。身后,誰打趣老滿說,還別說,你倆挺般配的。
  那時候青年男女談婚論嫁,一定要請個媒人牽線搭橋,秀華和老滿早就認識,前后屯住著,只是很少交集。對老滿的印象不好也不壞,爹在飯桌上提到老滿,探尋秀華的意思,秀華臉騰地紅了,爹俺不想嫁。為啥?滿子不賴,體格子也棒實。秀華說,俺想在家多呆兩年。爹說,女大不中留,該嫁了。秀華扭身去院子剁紅薯梗喂豬了,那天傍黑,老滿家就打發他們屯子的大麻臉媒婆來了,把大籮筐腚朝炕沿一落,就說了老滿爹娘囑咐她給兒子提親的事兒,爹瞅了一眼戳在風門口的秀華,嗯了一聲,成。叫滿子折個黃道吉日訂親。
  爹也往老滿要了四大件:一臺長虹電視,,一套楊木家具,四鋪四蓋被褥,一輛飛鴿自行車。老滿借梁磕巴的大馬車過了河,將秀華拉家來了。
  現在,那臺長虹電視早壞了,老滿想賣個廢品收購站,秀華不肯。多少也留個念想,人一輩子眨眼就過去了,大壯!唉!這崽子不知隨誰?花錢大手大腳,就像他爹是搖錢樹似的,還沒發批評,說狠了怕大壯不回家了,大壯打小就氣性大,在外給人家小雞小鴨拍死了,秀華掄起巴掌抹兩下,他撒潑打滾在地上,氣死過去好幾回。咋辦?不能不教育吧。秀華好話說了一火車,大壯是磕了傷疤,忘了疼。好在他聰明,是個讀書的料子。在學習上,不用秀華和老滿督促。貓養貓親,狗養狗親。秀華也想過,大壯成家立業,他們也算是老兒子娶媳婦--妥事了。大壯就是個瓷瓶,又怕刮又怕碰。炕盤好了,一股新泥土的味兒竄進鼻孔,院里的幾棵蘋果樹,結滿鵪鶉蛋大的果子,樹葉蓊郁,碎銀般的陽光將樹影折射在大地上。黃瓜架綴滿長短不一的瓜,辣椒枝上剛吐出一枚枚指甲蓋大的小辣椒,茄子也剛坐胎兒,兩洼花生蔓兒也是綠意葳蕤,圈里的兩頭豬在哼哼討食吃,年景不差,秀華看著肥嘟嘟的杜洛克豬,心豁然亮堂了。
  老房子的墻體裂紋了,最普通的裝修也得二三萬,還不算人工費。大壯沒敲定啥時候回,如果請人拾掇,少到家也要一周時間。手里緊巴巴的,離了錢寸步難行。老滿每天騎電動車去鎮里扛水泥包,哪有空請瓦匠?
  屋里犄角旮旯清塵完畢,生火做疙瘩湯,新盤的炕頂好燒,不反煙了。火苗舔著鍋底嗶嗶啵啵響,老滿進菜園摘了兩根黃瓜,割了一刀子韭菜,夏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唯恐遭地蛆,老滿倒了兩滴樂果拌在沙子內,撒在韭菜根系部位,面疙瘩在湯鍋里噗嗤噗嗤熱鬧,躺在堂屋紅柜上的宅機滴鈴鈴叫了,秀華往圍裙上擦了擦手,接通電話,大壯的聲音急火火的,像狼攆了似的,娘,我是大壯。忘了告訴你,把灰頭土臉的房子簡單裝修一下,不能讓小梅住磕磣的屋子!大壯,你……你和小梅哪天回?趕趟嗎?裝修不是一天兩天就完成的。放假就回去,再過七八天吧。秀華想問問大壯還要準備啥?大壯旁邊有人喊他出去吃燒烤喝扎啤。
  一盆疙瘩湯擺在桌子上,秀華將大壯電話的意思一說,老滿一點胃口也沒有了,放下碗筷,老滿換了一件擦汗背心,就朝外走。秀華說,你一口也不吃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老滿也不回頭,悶雷樣的砸了一句:死不了!禍害千年,罪還沒遭夠,天老爺也不收。你和秀文好好說話,別忘了跟棗核多說幾句小話。一鋪炕滾了恁多年,老滿一張嘴,就清楚他伸啥舌頭。秀文入夏時,就從工地回來避暑,他有眩暈癥,老日頭一爆熱,他就犯病。每年夏天秀文必請假擱家待兩月,自己姐姐家裝修,即使不給工錢也得幫襯!
  
  二
  老滿是在天潑墨黑的時候,顛兒顛兒回來的,秀華聽他的腳步聲就知道這事妥了,果然,老滿呲著一口煙牙樂呵呵地說,我小舅子就是夠意思,沒說的。答應了,明個就帶幾個人過來干。
  秀華沒挪身子,搖了一下蒲扇說,親兄弟明算賬,咱給工錢,別撂下巴給棗核打。俺爹那坎也不好看!
  老滿吸拉吸拉嘴,你老娘們就是頭發長見識短,給秀文錢他能要?再不濟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壯領媳婦回來,他做舅舅的不高興?
  秀華說,你是屬屎殼郎的,拉了自己吃,一點不掉鏈子,秀文出力出人,該得的工錢咱必須出!
  老滿說,好好好,我不和你巴巴,裝修完再說。
  秀文天還麻麻亮就來了,秀華才往鍋里倒苞米碴子熬粥,這么早,你吃了嗎?秀文抹了一把額頭的汗,喝了兩雞蛋洛水,姐姐夫這屋子裝修不能太差了,大壯的對象是城里人,磕磣了她看不上咱家,黃了多不好。老滿搓搓牙說,可可拿不出那么多錢啊?秀文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倒了杯涼開水,咕嘟咕嘟灌下肚,不是有我嗎?那那你說按你的裝修程度要多少錢?老滿問,秀文計算了一下,也得三萬左右。秀文,這事不行這么辦,大壯的書還沒讀完,領回來個同學,不一定就是準媳婦,別咱忙乎一大頓,竹籃打水一場空咋整?秀華塞了一把秸稈鍋底接過話茬。秀文說,姐,這房子早晚都得修繕,發昏也是個死,就坡下驢拾掇拾掇得了。錢這方面我負責掏。秀華嘆了口氣,秀文吶,欠人的總要還,你不是外人,但姐也不想為難你,棗核不說啥,咱良心過不去。
  哎呀,姐,行了行了。要不你和姐夫多會有再慢慢給我就是了,走走姐夫,我開車去把水泥瓷磚先運回來,沒有材料咋裝修?秀文也不等姐姐說話,扭身出去了,老滿只好跟著秀文的四輪車去他干活的那家建材商行買。
  老板一聽是老滿家裝修房子,價錢也沒要狠,比別人購買的價位低了一點說是照顧照顧老滿,自己的員工應該得到優惠。老滿自然是千恩萬謝,來回運了三趟,日上三竿子,秀文請的幾個瓦匠和力工到位。又是一個響晴天,一絲云彩也沒有。秀文說,趁著風涼抓緊干,你們跟了我好多年,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是我一奶同胞的親姐家,做事手底留個情,日后好繼續。
  中,頭。咱們都不是傻子,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如果干砸了,一分錢工錢不要,我們倒賠你!其中一個瓦匠拍著胸脯說。
  有秀文親自壓陣,裝修的速度很快,質量也不錯。中午秀華炒幾個菜,燜一鍋米飯,啤酒伺候著,早晚都在家吃。老滿給他們拉下手,遞物什。這期間,大壯打來兩次電話,就是問裝修進展情況,每次說不上幾句就撂下了,秀華想問問姑娘愛吃啥?父母做什么的,大壯也不給機會。
  一晃七天過去了,裝修也接近尾聲,這天晌午,秀文囑咐老滿去鎮里割點排骨,勻二斤豬頭肉,秀華殺了一只不生蛋的母雞,犒勞一下裝修的工人們。老滿摸了摸兜,沒走。秀文從上衣口袋內掏了二百元拍在姐夫手里,麻溜去買,這頓飯擱哪都該有,工匠們行走江湖的規矩,不能因為你是我姐夫破了規矩,去吧。
  一路下來,購買原材料錢,吃吃喝喝錢,全是秀文墊付的,一筆一筆賬,一枚螺絲釘也記著,繡花翻看一次賬單,腦瓜就嗡嗡的,像要爆炸,人工費還沒算就填進去二萬七千五百三十六,秀文和幾個人推杯換盞之后,告訴他們工錢由他付,不是現在,等他回工地后再說。都沒說什么,表示兄弟一場,就是幫忙也得幫。人家說得是客套話,秀文是他們的頭,不得不捧場。
  秀文說,姐,不用你管了,鐵哥們,再說我又不是不給,回工地就支付到位。在一起混的,不會差事。
  秀華覺得不合適,執意要給,秀文拗不過說,那你就照量辦吧,我算好了,攏共一萬多一點,你拿得出?
  秀華得臉像被狠狠摑了一掌,嘴張得能塞進一枚鴨蛋,這么一大筆錢?她沒叫出聲,死勁咽了回去。家里只有老滿一周前卸水泥掙得三百元,一下子上哪弄一萬?
  秀文看透了姐的心思,姐,別打腫臉充胖子,就按著我說的辦,幾位不放心先寫個條子收著,該咋的是咋的,工匠們也沒反對,老滿取來紙筆和紅泥,秀文寫了欠條,都簽字,秀文畫押。曲終人散后,秀文說,姐姐夫,裝修的錢不急著還,啥時候寬綽了再說,我就大壯一個外甥,不能看玩意。秀華唉了一聲,沒說什么,有什么說呢?欠誰的都該還上,自家弟弟也不例外。秀華說,裝修花你的錢一筆筆記在本子里,咱也走走程序,打個欠條。
  秀文一開始不同意,后來就松動了,好吧,既然姐和姐夫都有這個意思,我恭敬不如從命。
  欠條寫好,互相按了手印。秀文揣著欠條走了,秀華和老滿看著煥然一新的房子,既高興又煩憂。
  白瓷磚墻體,也把頂棚吊了,西間還修了洗澡池,馬桶,秀文說,城里女孩哪天都要洗澡,必須修這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秀華的心里卻壓了一座大山,不知道如何面對城里來的姑娘。好不容易熬到夜晚,大壯沒來電話,秀華和老滿守在座機旁,等啊等。都九點了座機睡死了似的,愣是沒響。老滿捅了一把秀華,要不你給大壯打過去?秀華白了他一眼,你咋不打?你不是他爹?老滿搓搓手,嘿嘿,兔崽子也不愿搭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
  秀華想想也是,就把電話撥過去了,鈴聲響了老半天,最后有個女的說,該用戶不在服務區,無法接通。秀華心咯噔一下,媽呀!這大壯去哪了,深經半夜的?一個不祥的預感蛇一樣在體內爬動,停了五分鐘,秀華又打,還是沒接,連著打了六次全是不在服務區。老滿也是嚇壞了,電視里常講大學生被騙到傳銷組織怎么怎么的,再則大壯和那個叫梅子的閨女到底咋事?兩口子坐不住了,挨到夜里十點半了,座機突然響了,驚得秀華打了個冷顫,抓起話機,喂?娘,我是大壯,我們晚上去唱歌了,手機關機,才回來……秀華捂著砰砰亂跳的心臟,你個完犢子嚇死老娘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對了,家里裝修好了,你和同學什么時候來家?大壯今晚的心情不錯,和秀華說話的語速也慢了許多,娘,大概后天就能回去,你抽空去鎮里化妝品專賣店買一套歐萊雅,梅子一直用這個牌子的,還有梅子不喜歡小貓小狗,嫌臟,咱家的花花送人吧。去鎮里別忘了再給我倆買一套睡衣睡褲,脫鞋,要布做的穿著輕快,還有水果挑剛上市的,荔枝獼猴桃各買幾斤。大壯你等等,我讓你爹記下來,不然一會兒就忘了。大壯那邊說,老滿在這邊記著,掛了電話,兩人望著紙上記得要買的東西,火又上來了。歐萊雅是啥?秀華聽都沒聽過,荔枝獼猴桃他倆活了半輩子,也沒吃過。就是有賣的,也沒買過,舍不得錢啊!不管了,明個一早去鎮上打聽打聽不就清楚了。躺下誰也沒睡踏實,雞叫二遍秀華就起來了,買這些需要人民幣,大壯張嘴閉嘴買買買,他爹娘開銀行啊!
  一早扒拉兩口飯,為了啞巴畜,老滿就騎電動車去鎮里卸水泥,秀華坐他車來給買大壯吩咐的東西,兩人說好了,老滿先給建材商行的老板借點,秀華等在外面,老滿進了商行,老半天才出來,沒有垂頭喪氣,秀華就明白老板借錢給他了。
  老板還湊合,給老滿拿了二千,說不急著還,從工資里扣也行。老滿說了幾句就去等著卸水泥,秀華找到化妝品專賣店,問了歐萊雅,一套最低價位都上千,秀華吐了吐舌頭,這么貴,那就挑最便宜的一檔買吧!買了一套歐萊雅,手里就剩四百元,秀華又去了服裝精品店,找營業員幫挑了兩套睡衣睡褲,轉身去賣水果的店買了荔枝獼猴桃,還有十元錢,不能等老滿下班一起走了,家里雞鴨鵝豬需要喂,還有兩畝苞米地的草沒鋤完。秀華就坐小客車回去了。
  家里沒有冰箱,秀華怕日頭毒辣,荔枝獼猴桃擱不住,就找來空水桶,把水果放桶里,用繩子掉在老井里,這樣擱個三五天不成問題。
  看著歐萊雅化妝品花花綠綠的包裝盒,秀華心底一陣子酸楚,活了半輩子從沒給自己買一瓶貴一點的化妝品,基本都是擦八元一瓶的友誼雪花膏,友誼雪花膏原先才賣五元,就是最近兩年漲價的,為了身上掉下的這塊肉,秀華也只能打掉門牙煙肚里。
  大壯說了明天就能回來,想想兒子帶著漂亮的媳婦走在屯子的大街上,會羨慕死多少人?秀華就覺得那些辛苦沒白付出。
  第二天,老滿請假沒上班,擱家等著大壯他們回來,睜開眼就盼著,到中午也沒影兒,秀華坐不住了,給大壯去電話,打了好幾遍才通,大壯輕描淡寫地說,娘,我正和梅子去北戴河度假區的路上,我暑假就不回去了,嘿嘿,你和爹打點錢給我就行。
  秀華一腚蹲坐在炕沿上,盯著那一堆借錢買來的物什發呆,風從敞開的窗口灌了進來,干巴巴的燥熱令人喘不上氣兒。一
  下午一點鐘光景,日頭像一塊烙鐵炙烤著大地,知了在樹蔭里拼命叫喚,狗子們比任何時候都老實,趴在樹底伸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已經鋪了柏油路的大街上沒有幾個人,都躲在陰涼地兒打撲克或者拉呱去了。老滿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一只大公雞領著五只母雞在石槽前扒拉食吃,老滿狠狠地剜了公雞一眼,龜孫子,就你活得滋潤,小母雞前呼后擁的。大壯回來,你就瀟灑不了嘍!老滿說著,朝大公雞輕輕踹了一腳,惹得母雞咯咯咯吼叫,表示抗議。
  你真是個賤胚子,踢雞干嘛?還不幫我拾掇拾掇屋,人家城里姑娘嬌氣著呢,這鄉下的蒼蠅蚊子也多,可不能咬著她,細皮嫩肉的。老婆秀華手里捏著一把掃炕笤帚從屋里出來,嘟囔了老滿一句。
  老滿捏了捏酒糟鼻子,甕聲甕氣地說,八字沒一撇,現在的年輕人哪有準?再說,恁俊的一個女子咱大壯呆頭呆腦的能養活住嗎?
  秀華將老滿拽進了堂屋,在院子粗聲大氣的給馬三兩口子聽到笑話死了!你不要老臉,我還要。
  老滿就不吱聲了,一絲干巴巴的風順著敞開的窗戶卷來,炕面鋪著的一層稻草有些霉爛了,散發著不好聞的氣味。秀華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將稻草捯飭到窗外,紛紛揚揚的灰塵,在日影中舞蹈。老滿在壁櫥的抽屜找來瓦刀,挑著土籃子去房后的土坎挖了一擔黃泥,用井水攪和均勻,秀華這邊把炕面打掃得干干凈凈,好幾年沒翻修炕體了,炕上裂著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縫隙,一燒火那黑煙沿著裂縫往外竄,響晴天還好燒點,特別是陰雨天,煙霧繚繞,熗瞎眼珠子,本來想過了雨季,晚秋谷物歸倉后掀了炕體,拓幾十塊土坯,重新整理一下炕,大壯昨晚七點半打來的電話說暑假帶個人回來待些日子。電話是老滿接的,大壯一聽是爹,就問俺娘呢。老滿說在廚房,大壯說讓俺娘來說話。老滿心啪嗒落冰窟窿里了,死崽子每回打電話不愿和他嘮扯,和他娘親。吶,你兒子喊你來說話。老滿沒好氣地沖廚房嚎了一嗓子,秀華顛兒顛兒跑過來,嗯,大壯有啥事和你爹說不就得了。大壯說,娘,不一樣的,俺爹心粗得像口大瓦缸,說吧,啥事?急三火四的。大壯吞吞吐吐說,娘,俺同學要來,你和爹把家好好收拾收拾,不要的老物什該扔就扔了,請師傅吊個棚,啥年代了誰家還有報紙糊的頂棚?秀華剛想說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大壯那端就掛了。
  秀華暗自嘀咕,兒子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痛,有花哪個不戴頭上,有胭脂誰不擦臉蛋兒?錢呢?老滿也沒啥能耐,連個手藝也沒有,靠一身蠻力氣給人打小工養家糊口,秀華擱家一年養兩頭豬,長到二百來斤重時,賣一頭湊付整數給大壯打進卡里,留一頭殺年豬。居家過日子,沒個柴草垛大伙笑話,不養雞鴨豬狗也缺了煙火氣兒。秀華要強,老滿沒本事不要緊,肯干就中。天老爺餓不死瞎眼家雀,有手有腳的撓點啥不是錢?大壯來年就大學畢業了,以往花銷不大,兩口子還可以承受,今年返校后,隔三差五打電話叫老滿夫婦打錢去,老滿話到嘴邊想問問錢怎么花那么快,又咽回去了。家里也沒積蓄,兒子讀書用錢是大事,眼目前來錢快的活兒,就是給鎮里一家建材商行搬運水泥,一包一元,一小天搬運二百包不成問題。老滿累得腰酸背疼,晚上躺炕上直哼唧,畢竟是年過半百的人了,不年輕了。圖省電費,秀華太陽剛落山就做好飯菜吃了,雞鴨鵝豬喂飽了,關進圈里。也不能睡那么早,老滿就叼著煙袋鍋,在屯子那條街遛達,和坐在梁磕巴日雜店門口的老少爺們扯會兒不咸不淡的嗑兒,一輪象牙月爬上天空,踩著如水的月光回家,房里沒撐燈,秀華在月影里搖著蒲扇,家里有臺八成新的電風扇,還是大壯的舅舅用過的,準備賣給收破爛的,趕巧秀華回娘家看老爹,攔住了弟弟,寶貝似的抱了回來。同新買的沒啥兩樣,弟弟秀文是大工匠,蓋樓修橋看圖紙樣樣拿得起放得下,娘幾年前腦溢血走了,爹就一直在秀文那里生活,弟媳婦棗核人不錯,性子柔,有想法也不說,埋在肚子里。爹很喜歡這個兒媳婦,秀華條件不好,逢年過節拎點煙酒啥的回去給爹,臨走,棗核又打理比較貴的海魚,南方運來的水果讓秀華大姑姐帶回去,秀華不拿,棗核就差咐女兒豆豆騎自行車送過來,兩家也不遠,一個在河這岸,一個在河那岸。當初,秀華嫁給老滿也是爹的意思,老滿和幾個勞力在秀華的屯子立電線桿,他一身疙瘩肉,干活虎虎生風,也不多言多語,就埋頭干活,秀華的爹就看上了,秀華當時在苞米地鋤第一遍草,晌午時,往回走,老滿和勞力們蹲在地邊吃面包,赤裸著上身的老滿,見水靈靈的秀華走過來了,急忙穿衣服,秀華羞紅著臉,低著頭跑開了。身后,誰打趣老滿說,還別說,你倆挺般配的。
  那時候青年男女談婚論嫁,一定要請個媒人牽線搭橋,秀華和老滿早就認識,前后屯住著,只是很少交集。對老滿的印象不好也不壞,爹在飯桌上提到老滿,探尋秀華的意思,秀華臉騰地紅了,爹俺不想嫁。為啥?滿子不賴,體格子也棒實。秀華說,俺想在家多呆兩年。爹說,女大不中留,該嫁了。秀華扭身去院子剁紅薯梗喂豬了,那天傍黑,老滿家就打發他們屯子的大麻臉媒婆來了,把大籮筐腚朝炕沿一落,就說了老滿爹娘囑咐她給兒子提親的事兒,爹瞅了一眼戳在風門口的秀華,嗯了一聲,成。叫滿子折個黃道吉日訂親。
  爹也往老滿要了四大件:一臺長虹電視,,一套楊木家具,四鋪四蓋被褥,一輛飛鴿自行車。老滿借梁磕巴的大馬車過了河,將秀華拉家來了。
  現在,那臺長虹電視早壞了,老滿想賣個廢品收購站,秀華不肯。多少也留個念想,人一輩子眨眼就過去了,大壯!唉!這崽子不知隨誰?花錢大手大腳,就像他爹是搖錢樹似的,還沒發批評,說狠了怕大壯不回家了,大壯打小就氣性大,在外給人家小雞小鴨拍死了,秀華掄起巴掌抹兩下,他撒潑打滾在地上,氣死過去好幾回。咋辦?不能不教育吧。秀華好話說了一火車,大壯是磕了傷疤,忘了疼。好在他聰明,是個讀書的料子。在學習上,不用秀華和老滿督促。貓養貓親,狗養狗親。秀華也想過,大壯成家立業,他們也算是老兒子娶媳婦--妥事了。大壯就是個瓷瓶,又怕刮又怕碰。炕盤好了,一股新泥土的味兒竄進鼻孔,院里的幾棵蘋果樹,結滿鵪鶉蛋大的果子,樹葉蓊郁,碎銀般的陽光將樹影折射在大地上。黃瓜架綴滿長短不一的瓜,辣椒枝上剛吐出一枚枚指甲蓋大的小辣椒,茄子也剛坐胎兒,兩洼花生蔓兒也是綠意葳蕤,圈里的兩頭豬在哼哼討食吃,年景不差,秀華看著肥嘟嘟的杜洛克豬,心豁然亮堂了。
  老房子的墻體裂紋了,最普通的裝修也得二三萬,還不算人工費。大壯沒敲定啥時候回,如果請人拾掇,少到家也要一周時間。手里緊巴巴的,離了錢寸步難行。老滿每天騎電動車去鎮里扛水泥包,哪有空請瓦匠?
  屋里犄角旮旯清塵完畢,生火做疙瘩湯,新盤的炕頂好燒,不反煙了。火苗舔著鍋底嗶嗶啵啵響,老滿進菜園摘了兩根黃瓜,割了一刀子韭菜,夏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唯恐遭地蛆,老滿倒了兩滴樂果拌在沙子內,撒在韭菜根系部位,面疙瘩在湯鍋里噗嗤噗嗤熱鬧,躺在堂屋紅柜上的宅機滴鈴鈴叫了,秀華往圍裙上擦了擦手,接通電話,大壯的聲音急火火的,像狼攆了似的,娘,我是大壯。忘了告訴你,把灰頭土臉的房子簡單裝修一下,不能讓小梅住磕磣的屋子!大壯,你……你和小梅哪天回?趕趟嗎?裝修不是一天兩天就完成的。放假就回去,再過七八天吧。秀華想問問大壯還要準備啥?大壯旁邊有人喊他出去吃燒烤喝扎啤。
  一盆疙瘩湯擺在桌子上,秀華將大壯電話的意思一說,老滿一點胃口也沒有了,放下碗筷,老滿換了一件擦汗背心,就朝外走。秀華說,你一口也不吃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老滿也不回頭,悶雷樣的砸了一句:死不了!禍害千年,罪還沒遭夠,天老爺也不收。你和秀文好好說話,別忘了跟棗核多說幾句小話。一鋪炕滾了恁多年,老滿一張嘴,就清楚他伸啥舌頭。秀文入夏時,就從工地回來避暑,他有眩暈癥,老日頭一爆熱,他就犯病。每年夏天秀文必請假擱家待兩月,自己姐姐家裝修,即使不給工錢也得幫襯!
  
  二
  老滿是在天潑墨黑的時候,顛兒顛兒回來的,秀華聽他的腳步聲就知道這事妥了,果然,老滿呲著一口煙牙樂呵呵地說,我小舅子就是夠意思,沒說的。答應了,明個就帶幾個人過來干。
  秀華沒挪身子,搖了一下蒲扇說,親兄弟明算賬,咱給工錢,別撂下巴給棗核打。俺爹那坎也不好看!
  老滿吸拉吸拉嘴,你老娘們就是頭發長見識短,給秀文錢他能要?再不濟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壯領媳婦回來,他做舅舅的不高興?
  秀華說,你是屬屎殼郎的,拉了自己吃,一點不掉鏈子,秀文出力出人,該得的工錢咱必須出!
  老滿說,好好好,我不和你巴巴,裝修完再說。
  秀文天還麻麻亮就來了,秀華才往鍋里倒苞米碴子熬粥,這么早,你吃了嗎?秀文抹了一把額頭的汗,喝了兩雞蛋洛水,姐姐夫這屋子裝修不能太差了,大壯的對象是城里人,磕磣了她看不上咱家,黃了多不好。老滿搓搓牙說,可可拿不出那么多錢啊?秀文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倒了杯涼開水,咕嘟咕嘟灌下肚,不是有我嗎?那那你說按你的裝修程度要多少錢?老滿問,秀文計算了一下,也得三萬左右。秀文,這事不行這么辦,大壯的書還沒讀完,領回來個同學,不一定就是準媳婦,別咱忙乎一大頓,竹籃打水一場空咋整?秀華塞了一把秸稈鍋底接過話茬。秀文說,姐,這房子早晚都得修繕,發昏也是個死,就坡下驢拾掇拾掇得了。錢這方面我負責掏。秀華嘆了口氣,秀文吶,欠人的總要還,你不是外人,但姐也不想為難你,棗核不說啥,咱良心過不去。
  哎呀,姐,行了行了。要不你和姐夫多會有再慢慢給我就是了,走走姐夫,我開車去把水泥瓷磚先運回來,沒有材料咋裝修?秀文也不等姐姐說話,扭身出去了,老滿只好跟著秀文的四輪車去他干活的那家建材商行買。
  老板一聽是老滿家裝修房子,價錢也沒要狠,比別人購買的價位低了一點說是照顧照顧老滿,自己的員工應該得到優惠。老滿自然是千恩萬謝,來回運了三趟,日上三竿子,秀文請的幾個瓦匠和力工到位。又是一個響晴天,一絲云彩也沒有。秀文說,趁著風涼抓緊干,你們跟了我好多年,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是我一奶同胞的親姐家,做事手底留個情,日后好繼續。
  中,頭。咱們都不是傻子,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如果干砸了,一分錢工錢不要,我們倒賠你!其中一個瓦匠拍著胸脯說。
  有秀文親自壓陣,裝修的速度很快,質量也不錯。中午秀華炒幾個菜,燜一鍋米飯,啤酒伺候著,早晚都在家吃。老滿給他們拉下手,遞物什。這期間,大壯打來兩次電話,就是問裝修進展情況,每次說不上幾句就撂下了,秀華想問問姑娘愛吃啥?父母做什么的,大壯也不給機會。
  一晃七天過去了,裝修也接近尾聲,這天晌午,秀文囑咐老滿去鎮里割點排骨,勻二斤豬頭肉,秀華殺了一只不生蛋的母雞,犒勞一下裝修的工人們。老滿摸了摸兜,沒走。秀文從上衣口袋內掏了二百元拍在姐夫手里,麻溜去買,這頓飯擱哪都該有,工匠們行走江湖的規矩,不能因為你是我姐夫破了規矩,去吧。
  一路下來,購買原材料錢,吃吃喝喝錢,全是秀文墊付的,一筆一筆賬,一枚螺絲釘也記著,繡花翻看一次賬單,腦瓜就嗡嗡的,像要爆炸,人工費還沒算就填進去二萬七千五百三十六,秀文和幾個人推杯換盞之后,告訴他們工錢由他付,不是現在,等他回工地后再說。都沒說什么,表示兄弟一場,就是幫忙也得幫。人家說得是客套話,秀文是他們的頭,不得不捧場。
  秀文說,姐,不用你管了,鐵哥們,再說我又不是不給,回工地就支付到位。在一起混的,不會差事。
  秀華覺得不合適,執意要給,秀文拗不過說,那你就照量辦吧,我算好了,攏共一萬多一點,你拿得出?
  秀華得臉像被狠狠摑了一掌,嘴張得能塞進一枚鴨蛋,這么一大筆錢?她沒叫出聲,死勁咽了回去。家里只有老滿一周前卸水泥掙得三百元,一下子上哪弄一萬?
  秀文看透了姐的心思,姐,別打腫臉充胖子,就按著我說的辦,幾位不放心先寫個條子收著,該咋的是咋的,工匠們也沒反對,老滿取來紙筆和紅泥,秀文寫了欠條,都簽字,秀文畫押。曲終人散后,秀文說,姐姐夫,裝修的錢不急著還,啥時候寬綽了再說,我就大壯一個外甥,不能看玩意。秀華唉了一聲,沒說什么,有什么說呢?欠誰的都該還上,自家弟弟也不例外。秀華說,裝修花你的錢一筆筆記在本子里,咱也走走程序,打個欠條。
  秀文一開始不同意,后來就松動了,好吧,既然姐和姐夫都有這個意思,我恭敬不如從命。
  欠條寫好,互相按了手印。秀文揣著欠條走了,秀華和老滿看著煥然一新的房子,既高興又煩憂。
  白瓷磚墻體,也把頂棚吊了,西間還修了洗澡池,馬桶,秀文說,城里女孩哪天都要洗澡,必須修這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秀華的心里卻壓了一座大山,不知道如何面對城里來的姑娘。好不容易熬到夜晚,大壯沒來電話,秀華和老滿守在座機旁,等啊等。都九點了座機睡死了似的,愣是沒響。老滿捅了一把秀華,要不你給大壯打過去?秀華白了他一眼,你咋不打?你不是他爹?老滿搓搓手,嘿嘿,兔崽子也不愿搭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
  秀華想想也是,就把電話撥過去了,鈴聲響了老半天,最后有個女的說,該用戶不在服務區,無法接通。秀華心咯噔一下,媽呀!這大壯去哪了,深經半夜的?一個不祥的預感蛇一樣在體內爬動,停了五分鐘,秀華又打,還是沒接,連著打了六次全是不在服務區。老滿也是嚇壞了,電視里常講大學生被騙到傳銷組織怎么怎么的,再則大壯和那個叫梅子的閨女到底咋事?兩口子坐不住了,挨到夜里十點半了,座機突然響了,驚得秀華打了個冷顫,抓起話機,喂?娘,我是大壯,我們晚上去唱歌了,手機關機,才回來……秀華捂著砰砰亂跳的心臟,你個完犢子嚇死老娘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對了,家里裝修好了,你和同學什么時候來家?大壯今晚的心情不錯,和秀華說話的語速也慢了許多,娘,大概后天就能回去,你抽空去鎮里化妝品專賣店買一套歐萊雅,梅子一直用這個牌子的,還有梅子不喜歡小貓小狗,嫌臟,咱家的花花送人吧。去鎮里別忘了再給我倆買一套睡衣睡褲,脫鞋,要布做的穿著輕快,還有水果挑剛上市的,荔枝獼猴桃各買幾斤。大壯你等等,我讓你爹記下來,不然一會兒就忘了。大壯那邊說,老滿在這邊記著,掛了電話,兩人望著紙上記得要買的東西,火又上來了。歐萊雅是啥?秀華聽都沒聽過,荔枝獼猴桃他倆活了半輩子,也沒吃過。就是有賣的,也沒買過,舍不得錢啊!不管了,明個一早去鎮上打聽打聽不就清楚了。躺下誰也沒睡踏實,雞叫二遍秀華就起來了,買這些需要人民幣,大壯張嘴閉嘴買買買,他爹娘開銀行啊!
  一早扒拉兩口飯,為了啞巴畜,老滿就騎電動車去鎮里卸水泥,秀華坐他車來給買大壯吩咐的東西,兩人說好了,老滿先給建材商行的老板借點,秀華等在外面,老滿進了商行,老半天才出來,沒有垂頭喪氣,秀華就明白老板借錢給他了。
  老板還湊合,給老滿拿了二千,說不急著還,從工資里扣也行。老滿說了幾句就去等著卸水泥,秀華找到化妝品專賣店,問了歐萊雅,一套最低價位都上千,秀華吐了吐舌頭,這么貴,那就挑最便宜的一檔買吧!買了一套歐萊雅,手里就剩四百元,秀華又去了服裝精品店,找營業員幫挑了兩套睡衣睡褲,轉身去賣水果的店買了荔枝獼猴桃,還有十元錢,不能等老滿下班一起走了,家里雞鴨鵝豬需要喂,還有兩畝苞米地的草沒鋤完。秀華就坐小客車回去了。
  家里沒有冰箱,秀華怕日頭毒辣,荔枝獼猴桃擱不住,就找來空水桶,把水果放桶里,用繩子掉在老井里,這樣擱個三五天不成問題。
  看著歐萊雅化妝品花花綠綠的包裝盒,秀華心底一陣子酸楚,活了半輩子從沒給自己買一瓶貴一點的化妝品,基本都是擦八元一瓶的友誼雪花膏,友誼雪花膏原先才賣五元,就是最近兩年漲價的,為了身上掉下的這塊肉,秀華也只能打掉門牙煙肚里。
  大壯說了明天就能回來,想想兒子帶著漂亮的媳婦走在屯子的大街上,會羨慕死多少人?秀華就覺得那些辛苦沒白付出。
  第二天,老滿請假沒上班,擱家等著大壯他們回來,睜開眼就盼著,到中午也沒影兒,秀華坐不住了,給大壯去電話,打了好幾遍才通,大壯輕描淡寫地說,娘,我正和梅子去北戴河度假區的路上,我暑假就不回去了,嘿嘿,你和爹打點錢給我就行。
  秀華一腚蹲坐在炕沿上,盯著那一堆借錢買來的物什發呆,風從敞開的窗口灌了進來,干巴巴的燥熱令人喘不上氣兒。一
  下午一點鐘光景,日頭像一塊烙鐵炙烤著大地,知了在樹蔭里拼命叫喚,狗子們比任何時候都老實,趴在樹底伸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已經鋪了柏油路的大街上沒有幾個人,都躲在陰涼地兒打撲克或者拉呱去了。老滿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一只大公雞領著五只母雞在石槽前扒拉食吃,老滿狠狠地剜了公雞一眼,龜孫子,就你活得滋潤,小母雞前呼后擁的。大壯回來,你就瀟灑不了嘍!老滿說著,朝大公雞輕輕踹了一腳,惹得母雞咯咯咯吼叫,表示抗議。
  你真是個賤胚子,踢雞干嘛?還不幫我拾掇拾掇屋,人家城里姑娘嬌氣著呢,這鄉下的蒼蠅蚊子也多,可不能咬著她,細皮嫩肉的。老婆秀華手里捏著一把掃炕笤帚從屋里出來,嘟囔了老滿一句。
  老滿捏了捏酒糟鼻子,甕聲甕氣地說,八字沒一撇,現在的年輕人哪有準?再說,恁俊的一個女子咱大壯呆頭呆腦的能養活住嗎?
  秀華將老滿拽進了堂屋,在院子粗聲大氣的給馬三兩口子聽到笑話死了!你不要老臉,我還要。
  老滿就不吱聲了,一絲干巴巴的風順著敞開的窗戶卷來,炕面鋪著的一層稻草有些霉爛了,散發著不好聞的氣味。秀華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將稻草捯飭到窗外,紛紛揚揚的灰塵,在日影中舞蹈。老滿在壁櫥的抽屜找來瓦刀,挑著土籃子去房后的土坎挖了一擔黃泥,用井水攪和均勻,秀華這邊把炕面打掃得干干凈凈,好幾年沒翻修炕體了,炕上裂著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縫隙,一燒火那黑煙沿著裂縫往外竄,響晴天還好燒點,特別是陰雨天,煙霧繚繞,熗瞎眼珠子,本來想過了雨季,晚秋谷物歸倉后掀了炕體,拓幾十塊土坯,重新整理一下炕,大壯昨晚七點半打來的電話說暑假帶個人回來待些日子。電話是老滿接的,大壯一聽是爹,就問俺娘呢。老滿說在廚房,大壯說讓俺娘來說話。老滿心啪嗒落冰窟窿里了,死崽子每回打電話不愿和他嘮扯,和他娘親。吶,你兒子喊你來說話。老滿沒好氣地沖廚房嚎了一嗓子,秀華顛兒顛兒跑過來,嗯,大壯有啥事和你爹說不就得了。大壯說,娘,不一樣的,俺爹心粗得像口大瓦缸,說吧,啥事?急三火四的。大壯吞吞吐吐說,娘,俺同學要來,你和爹把家好好收拾收拾,不要的老物什該扔就扔了,請師傅吊個棚,啥年代了誰家還有報紙糊的頂棚?秀華剛想說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大壯那端就掛了。
  秀華暗自嘀咕,兒子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痛,有花哪個不戴頭上,有胭脂誰不擦臉蛋兒?錢呢?老滿也沒啥能耐,連個手藝也沒有,靠一身蠻力氣給人打小工養家糊口,秀華擱家一年養兩頭豬,長到二百來斤重時,賣一頭湊付整數給大壯打進卡里,留一頭殺年豬。居家過日子,沒個柴草垛大伙笑話,不養雞鴨豬狗也缺了煙火氣兒。秀華要強,老滿沒本事不要緊,肯干就中。天老爺餓不死瞎眼家雀,有手有腳的撓點啥不是錢?大壯來年就大學畢業了,以往花銷不大,兩口子還可以承受,今年返校后,隔三差五打電話叫老滿夫婦打錢去,老滿話到嘴邊想問問錢怎么花那么快,又咽回去了。家里也沒積蓄,兒子讀書用錢是大事,眼目前來錢快的活兒,就是給鎮里一家建材商行搬運水泥,一包一元,一小天搬運二百包不成問題。老滿累得腰酸背疼,晚上躺炕上直哼唧,畢竟是年過半百的人了,不年輕了。圖省電費,秀華太陽剛落山就做好飯菜吃了,雞鴨鵝豬喂飽了,關進圈里。也不能睡那么早,老滿就叼著煙袋鍋,在屯子那條街遛達,和坐在梁磕巴日雜店門口的老少爺們扯會兒不咸不淡的嗑兒,一輪象牙月爬上天空,踩著如水的月光回家,房里沒撐燈,秀華在月影里搖著蒲扇,家里有臺八成新的電風扇,還是大壯的舅舅用過的,準備賣給收破爛的,趕巧秀華回娘家看老爹,攔住了弟弟,寶貝似的抱了回來。同新買的沒啥兩樣,弟弟秀文是大工匠,蓋樓修橋看圖紙樣樣拿得起放得下,娘幾年前腦溢血走了,爹就一直在秀文那里生活,弟媳婦棗核人不錯,性子柔,有想法也不說,埋在肚子里。爹很喜歡這個兒媳婦,秀華條件不好,逢年過節拎點煙酒啥的回去給爹,臨走,棗核又打理比較貴的海魚,南方運來的水果讓秀華大姑姐帶回去,秀華不拿,棗核就差咐女兒豆豆騎自行車送過來,兩家也不遠,一個在河這岸,一個在河那岸。當初,秀華嫁給老滿也是爹的意思,老滿和幾個勞力在秀華的屯子立電線桿,他一身疙瘩肉,干活虎虎生風,也不多言多語,就埋頭干活,秀華的爹就看上了,秀華當時在苞米地鋤第一遍草,晌午時,往回走,老滿和勞力們蹲在地邊吃面包,赤裸著上身的老滿,見水靈靈的秀華走過來了,急忙穿衣服,秀華羞紅著臉,低著頭跑開了。身后,誰打趣老滿說,還別說,你倆挺般配的。
  那時候青年男女談婚論嫁,一定要請個媒人牽線搭橋,秀華和老滿早就認識,前后屯住著,只是很少交集。對老滿的印象不好也不壞,爹在飯桌上提到老滿,探尋秀華的意思,秀華臉騰地紅了,爹俺不想嫁。為啥?滿子不賴,體格子也棒實。秀華說,俺想在家多呆兩年。爹說,女大不中留,該嫁了。秀華扭身去院子剁紅薯梗喂豬了,那天傍黑,老滿家就打發他們屯子的大麻臉媒婆來了,把大籮筐腚朝炕沿一落,就說了老滿爹娘囑咐她給兒子提親的事兒,爹瞅了一眼戳在風門口的秀華,嗯了一聲,成。叫滿子折個黃道吉日訂親。
  爹也往老滿要了四大件:一臺長虹電視,,一套楊木家具,四鋪四蓋被褥,一輛飛鴿自行車。老滿借梁磕巴的大馬車過了河,將秀華拉家來了。
  現在,那臺長虹電視早壞了,老滿想賣個廢品收購站,秀華不肯。多少也留個念想,人一輩子眨眼就過去了,大壯!唉!這崽子不知隨誰?花錢大手大腳,就像他爹是搖錢樹似的,還沒發批評,說狠了怕大壯不回家了,大壯打小就氣性大,在外給人家小雞小鴨拍死了,秀華掄起巴掌抹兩下,他撒潑打滾在地上,氣死過去好幾回。咋辦?不能不教育吧。秀華好話說了一火車,大壯是磕了傷疤,忘了疼。好在他聰明,是個讀書的料子。在學習上,不用秀華和老滿督促。貓養貓親,狗養狗親。秀華也想過,大壯成家立業,他們也算是老兒子娶媳婦--妥事了。大壯就是個瓷瓶,又怕刮又怕碰。炕盤好了,一股新泥土的味兒竄進鼻孔,院里的幾棵蘋果樹,結滿鵪鶉蛋大的果子,樹葉蓊郁,碎銀般的陽光將樹影折射在大地上。黃瓜架綴滿長短不一的瓜,辣椒枝上剛吐出一枚枚指甲蓋大的小辣椒,茄子也剛坐胎兒,兩洼花生蔓兒也是綠意葳蕤,圈里的兩頭豬在哼哼討食吃,年景不差,秀華看著肥嘟嘟的杜洛克豬,心豁然亮堂了。
  老房子的墻體裂紋了,最普通的裝修也得二三萬,還不算人工費。大壯沒敲定啥時候回,如果請人拾掇,少到家也要一周時間。手里緊巴巴的,離了錢寸步難行。老滿每天騎電動車去鎮里扛水泥包,哪有空請瓦匠?
  屋里犄角旮旯清塵完畢,生火做疙瘩湯,新盤的炕頂好燒,不反煙了。火苗舔著鍋底嗶嗶啵啵響,老滿進菜園摘了兩根黃瓜,割了一刀子韭菜,夏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唯恐遭地蛆,老滿倒了兩滴樂果拌在沙子內,撒在韭菜根系部位,面疙瘩在湯鍋里噗嗤噗嗤熱鬧,躺在堂屋紅柜上的宅機滴鈴鈴叫了,秀華往圍裙上擦了擦手,接通電話,大壯的聲音急火火的,像狼攆了似的,娘,我是大壯。忘了告訴你,把灰頭土臉的房子簡單裝修一下,不能讓小梅住磕磣的屋子!大壯,你……你和小梅哪天回?趕趟嗎?裝修不是一天兩天就完成的。放假就回去,再過七八天吧。秀華想問問大壯還要準備啥?大壯旁邊有人喊他出去吃燒烤喝扎啤。
  一盆疙瘩湯擺在桌子上,秀華將大壯電話的意思一說,老滿一點胃口也沒有了,放下碗筷,老滿換了一件擦汗背心,就朝外走。秀華說,你一口也不吃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老滿也不回頭,悶雷樣的砸了一句:死不了!禍害千年,罪還沒遭夠,天老爺也不收。你和秀文好好說話,別忘了跟棗核多說幾句小話。一鋪炕滾了恁多年,老滿一張嘴,就清楚他伸啥舌頭。秀文入夏時,就從工地回來避暑,他有眩暈癥,老日頭一爆熱,他就犯病。每年夏天秀文必請假擱家待兩月,自己姐姐家裝修,即使不給工錢也得幫襯!
  
  二
  老滿是在天潑墨黑的時候,顛兒顛兒回來的,秀華聽他的腳步聲就知道這事妥了,果然,老滿呲著一口煙牙樂呵呵地說,我小舅子就是夠意思,沒說的。答應了,明個就帶幾個人過來干。
  秀華沒挪身子,搖了一下蒲扇說,親兄弟明算賬,咱給工錢,別撂下巴給棗核打。俺爹那坎也不好看!
  老滿吸拉吸拉嘴,你老娘們就是頭發長見識短,給秀文錢他能要?再不濟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壯領媳婦回來,他做舅舅的不高興?
  秀華說,你是屬屎殼郎的,拉了自己吃,一點不掉鏈子,秀文出力出人,該得的工錢咱必須出!
  老滿說,好好好,我不和你巴巴,裝修完再說。
  秀文天還麻麻亮就來了,秀華才往鍋里倒苞米碴子熬粥,這么早,你吃了嗎?秀文抹了一把額頭的汗,喝了兩雞蛋洛水,姐姐夫這屋子裝修不能太差了,大壯的對象是城里人,磕磣了她看不上咱家,黃了多不好。老滿搓搓牙說,可可拿不出那么多錢啊?秀文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倒了杯涼開水,咕嘟咕嘟灌下肚,不是有我嗎?那那你說按你的裝修程度要多少錢?老滿問,秀文計算了一下,也得三萬左右。秀文,這事不行這么辦,大壯的書還沒讀完,領回來個同學,不一定就是準媳婦,別咱忙乎一大頓,竹籃打水一場空咋整?秀華塞了一把秸稈鍋底接過話茬。秀文說,姐,這房子早晚都得修繕,發昏也是個死,就坡下驢拾掇拾掇得了。錢這方面我負責掏。秀華嘆了口氣,秀文吶,欠人的總要還,你不是外人,但姐也不想為難你,棗核不說啥,咱良心過不去。
  哎呀,姐,行了行了。要不你和姐夫多會有再慢慢給我就是了,走走姐夫,我開車去把水泥瓷磚先運回來,沒有材料咋裝修?秀文也不等姐姐說話,扭身出去了,老滿只好跟著秀文的四輪車去他干活的那家建材商行買。
  老板一聽是老滿家裝修房子,價錢也沒要狠,比別人購買的價位低了一點說是照顧照顧老滿,自己的員工應該得到優惠。老滿自然是千恩萬謝,來回運了三趟,日上三竿子,秀文請的幾個瓦匠和力工到位。又是一個響晴天,一絲云彩也沒有。秀文說,趁著風涼抓緊干,你們跟了我好多年,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是我一奶同胞的親姐家,做事手底留個情,日后好繼續。
  中,頭。咱們都不是傻子,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如果干砸了,一分錢工錢不要,我們倒賠你!其中一個瓦匠拍著胸脯說。
  有秀文親自壓陣,裝修的速度很快,質量也不錯。中午秀華炒幾個菜,燜一鍋米飯,啤酒伺候著,早晚都在家吃。老滿給他們拉下手,遞物什。這期間,大壯打來兩次電話,就是問裝修進展情況,每次說不上幾句就撂下了,秀華想問問姑娘愛吃啥?父母做什么的,大壯也不給機會。
  一晃七天過去了,裝修也接近尾聲,這天晌午,秀文囑咐老滿去鎮里割點排骨,勻二斤豬頭肉,秀華殺了一只不生蛋的母雞,犒勞一下裝修的工人們。老滿摸了摸兜,沒走。秀文從上衣口袋內掏了二百元拍在姐夫手里,麻溜去買,這頓飯擱哪都該有,工匠們行走江湖的規矩,不能因為你是我姐夫破了規矩,去吧。
  一路下來,購買原材料錢,吃吃喝喝錢,全是秀文墊付的,一筆一筆賬,一枚螺絲釘也記著,繡花翻看一次賬單,腦瓜就嗡嗡的,像要爆炸,人工費還沒算就填進去二萬七千五百三十六,秀文和幾個人推杯換盞之后,告訴他們工錢由他付,不是現在,等他回工地后再說。都沒說什么,表示兄弟一場,就是幫忙也得幫。人家說得是客套話,秀文是他們的頭,不得不捧場。
  秀文說,姐,不用你管了,鐵哥們,再說我又不是不給,回工地就支付到位。在一起混的,不會差事。
  秀華覺得不合適,執意要給,秀文拗不過說,那你就照量辦吧,我算好了,攏共一萬多一點,你拿得出?
  秀華得臉像被狠狠摑了一掌,嘴張得能塞進一枚鴨蛋,這么一大筆錢?她沒叫出聲,死勁咽了回去。家里只有老滿一周前卸水泥掙得三百元,一下子上哪弄一萬?
  秀文看透了姐的心思,姐,別打腫臉充胖子,就按著我說的辦,幾位不放心先寫個條子收著,該咋的是咋的,工匠們也沒反對,老滿取來紙筆和紅泥,秀文寫了欠條,都簽字,秀文畫押。曲終人散后,秀文說,姐姐夫,裝修的錢不急著還,啥時候寬綽了再說,我就大壯一個外甥,不能看玩意。秀華唉了一聲,沒說什么,有什么說呢?欠誰的都該還上,自家弟弟也不例外。秀華說,裝修花你的錢一筆筆記在本子里,咱也走走程序,打個欠條。
  秀文一開始不同意,后來就松動了,好吧,既然姐和姐夫都有這個意思,我恭敬不如從命。
  欠條寫好,互相按了手印。秀文揣著欠條走了,秀華和老滿看著煥然一新的房子,既高興又煩憂。
  白瓷磚墻體,也把頂棚吊了,西間還修了洗澡池,馬桶,秀文說,城里女孩哪天都要洗澡,必須修這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秀華的心里卻壓了一座大山,不知道如何面對城里來的姑娘。好不容易熬到夜晚,大壯沒來電話,秀華和老滿守在座機旁,等啊等。都九點了座機睡死了似的,愣是沒響。老滿捅了一把秀華,要不你給大壯打過去?秀華白了他一眼,你咋不打?你不是他爹?老滿搓搓手,嘿嘿,兔崽子也不愿搭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
  秀華想想也是,就把電話撥過去了,鈴聲響了老半天,最后有個女的說,該用戶不在服務區,無法接通。秀華心咯噔一下,媽呀!這大壯去哪了,深經半夜的?一個不祥的預感蛇一樣在體內爬動,停了五分鐘,秀華又打,還是沒接,連著打了六次全是不在服務區。老滿也是嚇壞了,電視里常講大學生被騙到傳銷組織怎么怎么的,再則大壯和那個叫梅子的閨女到底咋事?兩口子坐不住了,挨到夜里十點半了,座機突然響了,驚得秀華打了個冷顫,抓起話機,喂?娘,我是大壯,我們晚上去唱歌了,手機關機,才回來……秀華捂著砰砰亂跳的心臟,你個完犢子嚇死老娘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對了,家里裝修好了,你和同學什么時候來家?大壯今晚的心情不錯,和秀華說話的語速也慢了許多,娘,大概后天就能回去,你抽空去鎮里化妝品專賣店買一套歐萊雅,梅子一直用這個牌子的,還有梅子不喜歡小貓小狗,嫌臟,咱家的花花送人吧。去鎮里別忘了再給我倆買一套睡衣睡褲,脫鞋,要布做的穿著輕快,還有水果挑剛上市的,荔枝獼猴桃各買幾斤。大壯你等等,我讓你爹記下來,不然一會兒就忘了。大壯那邊說,老滿在這邊記著,掛了電話,兩人望著紙上記得要買的東西,火又上來了。歐萊雅是啥?秀華聽都沒聽過,荔枝獼猴桃他倆活了半輩子,也沒吃過。就是有賣的,也沒買過,舍不得錢啊!不管了,明個一早去鎮上打聽打聽不就清楚了。躺下誰也沒睡踏實,雞叫二遍秀華就起來了,買這些需要人民幣,大壯張嘴閉嘴買買買,他爹娘開銀行啊!
  一早扒拉兩口飯,為了啞巴畜,老滿就騎電動車去鎮里卸水泥,秀華坐他車來給買大壯吩咐的東西,兩人說好了,老滿先給建材商行的老板借點,秀華等在外面,老滿進了商行,老半天才出來,沒有垂頭喪氣,秀華就明白老板借錢給他了。
  老板還湊合,給老滿拿了二千,說不急著還,從工資里扣也行。老滿說了幾句就去等著卸水泥,秀華找到化妝品專賣店,問了歐萊雅,一套最低價位都上千,秀華吐了吐舌頭,這么貴,那就挑最便宜的一檔買吧!買了一套歐萊雅,手里就剩四百元,秀華又去了服裝精品店,找營業員幫挑了兩套睡衣睡褲,轉身去賣水果的店買了荔枝獼猴桃,還有十元錢,不能等老滿下班一起走了,家里雞鴨鵝豬需要喂,還有兩畝苞米地的草沒鋤完。秀華就坐小客車回去了。
  家里沒有冰箱,秀華怕日頭毒辣,荔枝獼猴桃擱不住,就找來空水桶,把水果放桶里,用繩子掉在老井里,這樣擱個三五天不成問題。
  看著歐萊雅化妝品花花綠綠的包裝盒,秀華心底一陣子酸楚,活了半輩子從沒給自己買一瓶貴一點的化妝品,基本都是擦八元一瓶的友誼雪花膏,友誼雪花膏原先才賣五元,就是最近兩年漲價的,為了身上掉下的這塊肉,秀華也只能打掉門牙煙肚里。
  大壯說了明天就能回來,想想兒子帶著漂亮的媳婦走在屯子的大街上,會羨慕死多少人?秀華就覺得那些辛苦沒白付出。
  第二天,老滿請假沒上班,擱家等著大壯他們回來,睜開眼就盼著,到中午也沒影兒,秀華坐不住了,給大壯去電話,打了好幾遍才通,大壯輕描淡寫地說,娘,我正和梅子去北戴河度假區的路上,我暑假就不回去了,嘿嘿,你和爹打點錢給我就行。
  秀華一腚蹲坐在炕沿上,盯著那一堆借錢買來的物什發呆,風從敞開的窗口灌了進來,干巴巴的燥熱令人喘不上氣兒。一
  下午一點鐘光景,日頭像一塊烙鐵炙烤著大地,知了在樹蔭里拼命叫喚,狗子們比任何時候都老實,趴在樹底伸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已經鋪了柏油路的大街上沒有幾個人,都躲在陰涼地兒打撲克或者拉呱去了。老滿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一只大公雞領著五只母雞在石槽前扒拉食吃,老滿狠狠地剜了公雞一眼,龜孫子,就你活得滋潤,小母雞前呼后擁的。大壯回來,你就瀟灑不了嘍!老滿說著,朝大公雞輕輕踹了一腳,惹得母雞咯咯咯吼叫,表示抗議。
  你真是個賤胚子,踢雞干嘛?還不幫我拾掇拾掇屋,人家城里姑娘嬌氣著呢,這鄉下的蒼蠅蚊子也多,可不能咬著她,細皮嫩肉的。老婆秀華手里捏著一把掃炕笤帚從屋里出來,嘟囔了老滿一句。
  老滿捏了捏酒糟鼻子,甕聲甕氣地說,八字沒一撇,現在的年輕人哪有準?再說,恁俊的一個女子咱大壯呆頭呆腦的能養活住嗎?
  秀華將老滿拽進了堂屋,在院子粗聲大氣的給馬三兩口子聽到笑話死了!你不要老臉,我還要。
  老滿就不吱聲了,一絲干巴巴的風順著敞開的窗戶卷來,炕面鋪著的一層稻草有些霉爛了,散發著不好聞的氣味。秀華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將稻草捯飭到窗外,紛紛揚揚的灰塵,在日影中舞蹈。老滿在壁櫥的抽屜找來瓦刀,挑著土籃子去房后的土坎挖了一擔黃泥,用井水攪和均勻,秀華這邊把炕面打掃得干干凈凈,好幾年沒翻修炕體了,炕上裂著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縫隙,一燒火那黑煙沿著裂縫往外竄,響晴天還好燒點,特別是陰雨天,煙霧繚繞,熗瞎眼珠子,本來想過了雨季,晚秋谷物歸倉后掀了炕體,拓幾十塊土坯,重新整理一下炕,大壯昨晚七點半打來的電話說暑假帶個人回來待些日子。電話是老滿接的,大壯一聽是爹,就問俺娘呢。老滿說在廚房,大壯說讓俺娘來說話。老滿心啪嗒落冰窟窿里了,死崽子每回打電話不愿和他嘮扯,和他娘親。吶,你兒子喊你來說話。老滿沒好氣地沖廚房嚎了一嗓子,秀華顛兒顛兒跑過來,嗯,大壯有啥事和你爹說不就得了。大壯說,娘,不一樣的,俺爹心粗得像口大瓦缸,說吧,啥事?急三火四的。大壯吞吞吐吐說,娘,俺同學要來,你和爹把家好好收拾收拾,不要的老物什該扔就扔了,請師傅吊個棚,啥年代了誰家還有報紙糊的頂棚?秀華剛想說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大壯那端就掛了。
  秀華暗自嘀咕,兒子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痛,有花哪個不戴頭上,有胭脂誰不擦臉蛋兒?錢呢?老滿也沒啥能耐,連個手藝也沒有,靠一身蠻力氣給人打小工養家糊口,秀華擱家一年養兩頭豬,長到二百來斤重時,賣一頭湊付整數給大壯打進卡里,留一頭殺年豬。居家過日子,沒個柴草垛大伙笑話,不養雞鴨豬狗也缺了煙火氣兒。秀華要強,老滿沒本事不要緊,肯干就中。天老爺餓不死瞎眼家雀,有手有腳的撓點啥不是錢?大壯來年就大學畢業了,以往花銷不大,兩口子還可以承受,今年返校后,隔三差五打電話叫老滿夫婦打錢去,老滿話到嘴邊想問問錢怎么花那么快,又咽回去了。家里也沒積蓄,兒子讀書用錢是大事,眼目前來錢快的活兒,就是給鎮里一家建材商行搬運水泥,一包一元,一小天搬運二百包不成問題。老滿累得腰酸背疼,晚上躺炕上直哼唧,畢竟是年過半百的人了,不年輕了。圖省電費,秀華太陽剛落山就做好飯菜吃了,雞鴨鵝豬喂飽了,關進圈里。也不能睡那么早,老滿就叼著煙袋鍋,在屯子那條街遛達,和坐在梁磕巴日雜店門口的老少爺們扯會兒不咸不淡的嗑兒,一輪象牙月爬上天空,踩著如水的月光回家,房里沒撐燈,秀華在月影里搖著蒲扇,家里有臺八成新的電風扇,還是大壯的舅舅用過的,準備賣給收破爛的,趕巧秀華回娘家看老爹,攔住了弟弟,寶貝似的抱了回來。同新買的沒啥兩樣,弟弟秀文是大工匠,蓋樓修橋看圖紙樣樣拿得起放得下,娘幾年前腦溢血走了,爹就一直在秀文那里生活,弟媳婦棗核人不錯,性子柔,有想法也不說,埋在肚子里。爹很喜歡這個兒媳婦,秀華條件不好,逢年過節拎點煙酒啥的回去給爹,臨走,棗核又打理比較貴的海魚,南方運來的水果讓秀華大姑姐帶回去,秀華不拿,棗核就差咐女兒豆豆騎自行車送過來,兩家也不遠,一個在河這岸,一個在河那岸。當初,秀華嫁給老滿也是爹的意思,老滿和幾個勞力在秀華的屯子立電線桿,他一身疙瘩肉,干活虎虎生風,也不多言多語,就埋頭干活,秀華的爹就看上了,秀華當時在苞米地鋤第一遍草,晌午時,往回走,老滿和勞力們蹲在地邊吃面包,赤裸著上身的老滿,見水靈靈的秀華走過來了,急忙穿衣服,秀華羞紅著臉,低著頭跑開了。身后,誰打趣老滿說,還別說,你倆挺般配的。
  那時候青年男女談婚論嫁,一定要請個媒人牽線搭橋,秀華和老滿早就認識,前后屯住著,只是很少交集。對老滿的印象不好也不壞,爹在飯桌上提到老滿,探尋秀華的意思,秀華臉騰地紅了,爹俺不想嫁。為啥?滿子不賴,體格子也棒實。秀華說,俺想在家多呆兩年。爹說,女大不中留,該嫁了。秀華扭身去院子剁紅薯梗喂豬了,那天傍黑,老滿家就打發他們屯子的大麻臉媒婆來了,把大籮筐腚朝炕沿一落,就說了老滿爹娘囑咐她給兒子提親的事兒,爹瞅了一眼戳在風門口的秀華,嗯了一聲,成。叫滿子折個黃道吉日訂親。
  爹也往老滿要了四大件:一臺長虹電視,,一套楊木家具,四鋪四蓋被褥,一輛飛鴿自行車。老滿借梁磕巴的大馬車過了河,將秀華拉家來了。
  現在,那臺長虹電視早壞了,老滿想賣個廢品收購站,秀華不肯。多少也留個念想,人一輩子眨眼就過去了,大壯!唉!這崽子不知隨誰?花錢大手大腳,就像他爹是搖錢樹似的,還沒發批評,說狠了怕大壯不回家了,大壯打小就氣性大,在外給人家小雞小鴨拍死了,秀華掄起巴掌抹兩下,他撒潑打滾在地上,氣死過去好幾回。咋辦?不能不教育吧。秀華好話說了一火車,大壯是磕了傷疤,忘了疼。好在他聰明,是個讀書的料子。在學習上,不用秀華和老滿督促。貓養貓親,狗養狗親。秀華也想過,大壯成家立業,他們也算是老兒子娶媳婦--妥事了。大壯就是個瓷瓶,又怕刮又怕碰。炕盤好了,一股新泥土的味兒竄進鼻孔,院里的幾棵蘋果樹,結滿鵪鶉蛋大的果子,樹葉蓊郁,碎銀般的陽光將樹影折射在大地上。黃瓜架綴滿長短不一的瓜,辣椒枝上剛吐出一枚枚指甲蓋大的小辣椒,茄子也剛坐胎兒,兩洼花生蔓兒也是綠意葳蕤,圈里的兩頭豬在哼哼討食吃,年景不差,秀華看著肥嘟嘟的杜洛克豬,心豁然亮堂了。
  老房子的墻體裂紋了,最普通的裝修也得二三萬,還不算人工費。大壯沒敲定啥時候回,如果請人拾掇,少到家也要一周時間。手里緊巴巴的,離了錢寸步難行。老滿每天騎電動車去鎮里扛水泥包,哪有空請瓦匠?
  屋里犄角旮旯清塵完畢,生火做疙瘩湯,新盤的炕頂好燒,不反煙了。火苗舔著鍋底嗶嗶啵啵響,老滿進菜園摘了兩根黃瓜,割了一刀子韭菜,夏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唯恐遭地蛆,老滿倒了兩滴樂果拌在沙子內,撒在韭菜根系部位,面疙瘩在湯鍋里噗嗤噗嗤熱鬧,躺在堂屋紅柜上的宅機滴鈴鈴叫了,秀華往圍裙上擦了擦手,接通電話,大壯的聲音急火火的,像狼攆了似的,娘,我是大壯。忘了告訴你,把灰頭土臉的房子簡單裝修一下,不能讓小梅住磕磣的屋子!大壯,你……你和小梅哪天回?趕趟嗎?裝修不是一天兩天就完成的。放假就回去,再過七八天吧。秀華想問問大壯還要準備啥?大壯旁邊有人喊他出去吃燒烤喝扎啤。
  一盆疙瘩湯擺在桌子上,秀華將大壯電話的意思一說,老滿一點胃口也沒有了,放下碗筷,老滿換了一件擦汗背心,就朝外走。秀華說,你一口也不吃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老滿也不回頭,悶雷樣的砸了一句:死不了!禍害千年,罪還沒遭夠,天老爺也不收。你和秀文好好說話,別忘了跟棗核多說幾句小話。一鋪炕滾了恁多年,老滿一張嘴,就清楚他伸啥舌頭。秀文入夏時,就從工地回來避暑,他有眩暈癥,老日頭一爆熱,他就犯病。每年夏天秀文必請假擱家待兩月,自己姐姐家裝修,即使不給工錢也得幫襯!
  
  二
  老滿是在天潑墨黑的時候,顛兒顛兒回來的,秀華聽他的腳步聲就知道這事妥了,果然,老滿呲著一口煙牙樂呵呵地說,我小舅子就是夠意思,沒說的。答應了,明個就帶幾個人過來干。
  秀華沒挪身子,搖了一下蒲扇說,親兄弟明算賬,咱給工錢,別撂下巴給棗核打。俺爹那坎也不好看!
  老滿吸拉吸拉嘴,你老娘們就是頭發長見識短,給秀文錢他能要?再不濟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壯領媳婦回來,他做舅舅的不高興?
  秀華說,你是屬屎殼郎的,拉了自己吃,一點不掉鏈子,秀文出力出人,該得的工錢咱必須出!
  老滿說,好好好,我不和你巴巴,裝修完再說。
  秀文天還麻麻亮就來了,秀華才往鍋里倒苞米碴子熬粥,這么早,你吃了嗎?秀文抹了一把額頭的汗,喝了兩雞蛋洛水,姐姐夫這屋子裝修不能太差了,大壯的對象是城里人,磕磣了她看不上咱家,黃了多不好。老滿搓搓牙說,可可拿不出那么多錢啊?秀文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倒了杯涼開水,咕嘟咕嘟灌下肚,不是有我嗎?那那你說按你的裝修程度要多少錢?老滿問,秀文計算了一下,也得三萬左右。秀文,這事不行這么辦,大壯的書還沒讀完,領回來個同學,不一定就是準媳婦,別咱忙乎一大頓,竹籃打水一場空咋整?秀華塞了一把秸稈鍋底接過話茬。秀文說,姐,這房子早晚都得修繕,發昏也是個死,就坡下驢拾掇拾掇得了。錢這方面我負責掏。秀華嘆了口氣,秀文吶,欠人的總要還,你不是外人,但姐也不想為難你,棗核不說啥,咱良心過不去。
  哎呀,姐,行了行了。要不你和姐夫多會有再慢慢給我就是了,走走姐夫,我開車去把水泥瓷磚先運回來,沒有材料咋裝修?秀文也不等姐姐說話,扭身出去了,老滿只好跟著秀文的四輪車去他干活的那家建材商行買。
  老板一聽是老滿家裝修房子,價錢也沒要狠,比別人購買的價位低了一點說是照顧照顧老滿,自己的員工應該得到優惠。老滿自然是千恩萬謝,來回運了三趟,日上三竿子,秀文請的幾個瓦匠和力工到位。又是一個響晴天,一絲云彩也沒有。秀文說,趁著風涼抓緊干,你們跟了我好多年,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是我一奶同胞的親姐家,做事手底留個情,日后好繼續。
  中,頭。咱們都不是傻子,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如果干砸了,一分錢工錢不要,我們倒賠你!其中一個瓦匠拍著胸脯說。
  有秀文親自壓陣,裝修的速度很快,質量也不錯。中午秀華炒幾個菜,燜一鍋米飯,啤酒伺候著,早晚都在家吃。老滿給他們拉下手,遞物什。這期間,大壯打來兩次電話,就是問裝修進展情況,每次說不上幾句就撂下了,秀華想問問姑娘愛吃啥?父母做什么的,大壯也不給機會。
  一晃七天過去了,裝修也接近尾聲,這天晌午,秀文囑咐老滿去鎮里割點排骨,勻二斤豬頭肉,秀華殺了一只不生蛋的母雞,犒勞一下裝修的工人們。老滿摸了摸兜,沒走。秀文從上衣口袋內掏了二百元拍在姐夫手里,麻溜去買,這頓飯擱哪都該有,工匠們行走江湖的規矩,不能因為你是我姐夫破了規矩,去吧。
  一路下來,購買原材料錢,吃吃喝喝錢,全是秀文墊付的,一筆一筆賬,一枚螺絲釘也記著,繡花翻看一次賬單,腦瓜就嗡嗡的,像要爆炸,人工費還沒算就填進去二萬七千五百三十六,秀文和幾個人推杯換盞之后,告訴他們工錢由他付,不是現在,等他回工地后再說。都沒說什么,表示兄弟一場,就是幫忙也得幫。人家說得是客套話,秀文是他們的頭,不得不捧場。
  秀文說,姐,不用你管了,鐵哥們,再說我又不是不給,回工地就支付到位。在一起混的,不會差事。
  秀華覺得不合適,執意要給,秀文拗不過說,那你就照量辦吧,我算好了,攏共一萬多一點,你拿得出?
  秀華得臉像被狠狠摑了一掌,嘴張得能塞進一枚鴨蛋,這么一大筆錢?她沒叫出聲,死勁咽了回去。家里只有老滿一周前卸水泥掙得三百元,一下子上哪弄一萬?
  秀文看透了姐的心思,姐,別打腫臉充胖子,就按著我說的辦,幾位不放心先寫個條子收著,該咋的是咋的,工匠們也沒反對,老滿取來紙筆和紅泥,秀文寫了欠條,都簽字,秀文畫押。曲終人散后,秀文說,姐姐夫,裝修的錢不急著還,啥時候寬綽了再說,我就大壯一個外甥,不能看玩意。秀華唉了一聲,沒說什么,有什么說呢?欠誰的都該還上,自家弟弟也不例外。秀華說,裝修花你的錢一筆筆記在本子里,咱也走走程序,打個欠條。
  秀文一開始不同意,后來就松動了,好吧,既然姐和姐夫都有這個意思,我恭敬不如從命。
  欠條寫好,互相按了手印。秀文揣著欠條走了,秀華和老滿看著煥然一新的房子,既高興又煩憂。
  白瓷磚墻體,也把頂棚吊了,西間還修了洗澡池,馬桶,秀文說,城里女孩哪天都要洗澡,必須修這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秀華的心里卻壓了一座大山,不知道如何面對城里來的姑娘。好不容易熬到夜晚,大壯沒來電話,秀華和老滿守在座機旁,等啊等。都九點了座機睡死了似的,愣是沒響。老滿捅了一把秀華,要不你給大壯打過去?秀華白了他一眼,你咋不打?你不是他爹?老滿搓搓手,嘿嘿,兔崽子也不愿搭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
  秀華想想也是,就把電話撥過去了,鈴聲響了老半天,最后有個女的說,該用戶不在服務區,無法接通。秀華心咯噔一下,媽呀!這大壯去哪了,深經半夜的?一個不祥的預感蛇一樣在體內爬動,停了五分鐘,秀華又打,還是沒接,連著打了六次全是不在服務區。老滿也是嚇壞了,電視里常講大學生被騙到傳銷組織怎么怎么的,再則大壯和那個叫梅子的閨女到底咋事?兩口子坐不住了,挨到夜里十點半了,座機突然響了,驚得秀華打了個冷顫,抓起話機,喂?娘,我是大壯,我們晚上去唱歌了,手機關機,才回來……秀華捂著砰砰亂跳的心臟,你個完犢子嚇死老娘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對了,家里裝修好了,你和同學什么時候來家?大壯今晚的心情不錯,和秀華說話的語速也慢了許多,娘,大概后天就能回去,你抽空去鎮里化妝品專賣店買一套歐萊雅,梅子一直用這個牌子的,還有梅子不喜歡小貓小狗,嫌臟,咱家的花花送人吧。去鎮里別忘了再給我倆買一套睡衣睡褲,脫鞋,要布做的穿著輕快,還有水果挑剛上市的,荔枝獼猴桃各買幾斤。大壯你等等,我讓你爹記下來,不然一會兒就忘了。大壯那邊說,老滿在這邊記著,掛了電話,兩人望著紙上記得要買的東西,火又上來了。歐萊雅是啥?秀華聽都沒聽過,荔枝獼猴桃他倆活了半輩子,也沒吃過。就是有賣的,也沒買過,舍不得錢啊!不管了,明個一早去鎮上打聽打聽不就清楚了。躺下誰也沒睡踏實,雞叫二遍秀華就起來了,買這些需要人民幣,大壯張嘴閉嘴買買買,他爹娘開銀行啊!
  一早扒拉兩口飯,為了啞巴畜,老滿就騎電動車去鎮里卸水泥,秀華坐他車來給買大壯吩咐的東西,兩人說好了,老滿先給建材商行的老板借點,秀華等在外面,老滿進了商行,老半天才出來,沒有垂頭喪氣,秀華就明白老板借錢給他了。
  老板還湊合,給老滿拿了二千,說不急著還,從工資里扣也行。老滿說了幾句就去等著卸水泥,秀華找到化妝品專賣店,問了歐萊雅,一套最低價位都上千,秀華吐了吐舌頭,這么貴,那就挑最便宜的一檔買吧!買了一套歐萊雅,手里就剩四百元,秀華又去了服裝精品店,找營業員幫挑了兩套睡衣睡褲,轉身去賣水果的店買了荔枝獼猴桃,還有十元錢,不能等老滿下班一起走了,家里雞鴨鵝豬需要喂,還有兩畝苞米地的草沒鋤完。秀華就坐小客車回去了。
  家里沒有冰箱,秀華怕日頭毒辣,荔枝獼猴桃擱不住,就找來空水桶,把水果放桶里,用繩子掉在老井里,這樣擱個三五天不成問題。
  看著歐萊雅化妝品花花綠綠的包裝盒,秀華心底一陣子酸楚,活了半輩子從沒給自己買一瓶貴一點的化妝品,基本都是擦八元一瓶的友誼雪花膏,友誼雪花膏原先才賣五元,就是最近兩年漲價的,為了身上掉下的這塊肉,秀華也只能打掉門牙煙肚里。
  大壯說了明天就能回來,想想兒子帶著漂亮的媳婦走在屯子的大街上,會羨慕死多少人?秀華就覺得那些辛苦沒白付出。
  第二天,老滿請假沒上班,擱家等著大壯他們回來,睜開眼就盼著,到中午也沒影兒,秀華坐不住了,給大壯去電話,打了好幾遍才通,大壯輕描淡寫地說,娘,我正和梅子去北戴河度假區的路上,我暑假就不回去了,嘿嘿,你和爹打點錢給我就行。
  秀華一腚蹲坐在炕沿上,盯著那一堆借錢買來的物什發呆,風從敞開的窗口灌了進來,干巴巴的燥熱令人喘不上氣兒。一
  下午一點鐘光景,日頭像一塊烙鐵炙烤著大地,知了在樹蔭里拼命叫喚,狗子們比任何時候都老實,趴在樹底伸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已經鋪了柏油路的大街上沒有幾個人,都躲在陰涼地兒打撲克或者拉呱去了。老滿在院子里走來走去,一只大公雞領著五只母雞在石槽前扒拉食吃,老滿狠狠地剜了公雞一眼,龜孫子,就你活得滋潤,小母雞前呼后擁的。大壯回來,你就瀟灑不了嘍!老滿說著,朝大公雞輕輕踹了一腳,惹得母雞咯咯咯吼叫,表示抗議。
  你真是個賤胚子,踢雞干嘛?還不幫我拾掇拾掇屋,人家城里姑娘嬌氣著呢,這鄉下的蒼蠅蚊子也多,可不能咬著她,細皮嫩肉的。老婆秀華手里捏著一把掃炕笤帚從屋里出來,嘟囔了老滿一句。
  老滿捏了捏酒糟鼻子,甕聲甕氣地說,八字沒一撇,現在的年輕人哪有準?再說,恁俊的一個女子咱大壯呆頭呆腦的能養活住嗎?
  秀華將老滿拽進了堂屋,在院子粗聲大氣的給馬三兩口子聽到笑話死了!你不要老臉,我還要。
  老滿就不吱聲了,一絲干巴巴的風順著敞開的窗戶卷來,炕面鋪著的一層稻草有些霉爛了,散發著不好聞的氣味。秀華蹲下身小心翼翼地將稻草捯飭到窗外,紛紛揚揚的灰塵,在日影中舞蹈。老滿在壁櫥的抽屜找來瓦刀,挑著土籃子去房后的土坎挖了一擔黃泥,用井水攪和均勻,秀華這邊把炕面打掃得干干凈凈,好幾年沒翻修炕體了,炕上裂著一道道大小不一的縫隙,一燒火那黑煙沿著裂縫往外竄,響晴天還好燒點,特別是陰雨天,煙霧繚繞,熗瞎眼珠子,本來想過了雨季,晚秋谷物歸倉后掀了炕體,拓幾十塊土坯,重新整理一下炕,大壯昨晚七點半打來的電話說暑假帶個人回來待些日子。電話是老滿接的,大壯一聽是爹,就問俺娘呢。老滿說在廚房,大壯說讓俺娘來說話。老滿心啪嗒落冰窟窿里了,死崽子每回打電話不愿和他嘮扯,和他娘親。吶,你兒子喊你來說話。老滿沒好氣地沖廚房嚎了一嗓子,秀華顛兒顛兒跑過來,嗯,大壯有啥事和你爹說不就得了。大壯說,娘,不一樣的,俺爹心粗得像口大瓦缸,說吧,啥事?急三火四的。大壯吞吞吐吐說,娘,俺同學要來,你和爹把家好好收拾收拾,不要的老物什該扔就扔了,請師傅吊個棚,啥年代了誰家還有報紙糊的頂棚?秀華剛想說你們什么時候回來,大壯那端就掛了。
  秀華暗自嘀咕,兒子是站著說話不嫌腰痛,有花哪個不戴頭上,有胭脂誰不擦臉蛋兒?錢呢?老滿也沒啥能耐,連個手藝也沒有,靠一身蠻力氣給人打小工養家糊口,秀華擱家一年養兩頭豬,長到二百來斤重時,賣一頭湊付整數給大壯打進卡里,留一頭殺年豬。居家過日子,沒個柴草垛大伙笑話,不養雞鴨豬狗也缺了煙火氣兒。秀華要強,老滿沒本事不要緊,肯干就中。天老爺餓不死瞎眼家雀,有手有腳的撓點啥不是錢?大壯來年就大學畢業了,以往花銷不大,兩口子還可以承受,今年返校后,隔三差五打電話叫老滿夫婦打錢去,老滿話到嘴邊想問問錢怎么花那么快,又咽回去了。家里也沒積蓄,兒子讀書用錢是大事,眼目前來錢快的活兒,就是給鎮里一家建材商行搬運水泥,一包一元,一小天搬運二百包不成問題。老滿累得腰酸背疼,晚上躺炕上直哼唧,畢竟是年過半百的人了,不年輕了。圖省電費,秀華太陽剛落山就做好飯菜吃了,雞鴨鵝豬喂飽了,關進圈里。也不能睡那么早,老滿就叼著煙袋鍋,在屯子那條街遛達,和坐在梁磕巴日雜店門口的老少爺們扯會兒不咸不淡的嗑兒,一輪象牙月爬上天空,踩著如水的月光回家,房里沒撐燈,秀華在月影里搖著蒲扇,家里有臺八成新的電風扇,還是大壯的舅舅用過的,準備賣給收破爛的,趕巧秀華回娘家看老爹,攔住了弟弟,寶貝似的抱了回來。同新買的沒啥兩樣,弟弟秀文是大工匠,蓋樓修橋看圖紙樣樣拿得起放得下,娘幾年前腦溢血走了,爹就一直在秀文那里生活,弟媳婦棗核人不錯,性子柔,有想法也不說,埋在肚子里。爹很喜歡這個兒媳婦,秀華條件不好,逢年過節拎點煙酒啥的回去給爹,臨走,棗核又打理比較貴的海魚,南方運來的水果讓秀華大姑姐帶回去,秀華不拿,棗核就差咐女兒豆豆騎自行車送過來,兩家也不遠,一個在河這岸,一個在河那岸。當初,秀華嫁給老滿也是爹的意思,老滿和幾個勞力在秀華的屯子立電線桿,他一身疙瘩肉,干活虎虎生風,也不多言多語,就埋頭干活,秀華的爹就看上了,秀華當時在苞米地鋤第一遍草,晌午時,往回走,老滿和勞力們蹲在地邊吃面包,赤裸著上身的老滿,見水靈靈的秀華走過來了,急忙穿衣服,秀華羞紅著臉,低著頭跑開了。身后,誰打趣老滿說,還別說,你倆挺般配的。
  那時候青年男女談婚論嫁,一定要請個媒人牽線搭橋,秀華和老滿早就認識,前后屯住著,只是很少交集。對老滿的印象不好也不壞,爹在飯桌上提到老滿,探尋秀華的意思,秀華臉騰地紅了,爹俺不想嫁。為啥?滿子不賴,體格子也棒實。秀華說,俺想在家多呆兩年。爹說,女大不中留,該嫁了。秀華扭身去院子剁紅薯梗喂豬了,那天傍黑,老滿家就打發他們屯子的大麻臉媒婆來了,把大籮筐腚朝炕沿一落,就說了老滿爹娘囑咐她給兒子提親的事兒,爹瞅了一眼戳在風門口的秀華,嗯了一聲,成。叫滿子折個黃道吉日訂親。
  爹也往老滿要了四大件:一臺長虹電視,,一套楊木家具,四鋪四蓋被褥,一輛飛鴿自行車。老滿借梁磕巴的大馬車過了河,將秀華拉家來了。
  現在,那臺長虹電視早壞了,老滿想賣個廢品收購站,秀華不肯。多少也留個念想,人一輩子眨眼就過去了,大壯!唉!這崽子不知隨誰?花錢大手大腳,就像他爹是搖錢樹似的,還沒發批評,說狠了怕大壯不回家了,大壯打小就氣性大,在外給人家小雞小鴨拍死了,秀華掄起巴掌抹兩下,他撒潑打滾在地上,氣死過去好幾回。咋辦?不能不教育吧。秀華好話說了一火車,大壯是磕了傷疤,忘了疼。好在他聰明,是個讀書的料子。在學習上,不用秀華和老滿督促。貓養貓親,狗養狗親。秀華也想過,大壯成家立業,他們也算是老兒子娶媳婦--妥事了。大壯就是個瓷瓶,又怕刮又怕碰。炕盤好了,一股新泥土的味兒竄進鼻孔,院里的幾棵蘋果樹,結滿鵪鶉蛋大的果子,樹葉蓊郁,碎銀般的陽光將樹影折射在大地上。黃瓜架綴滿長短不一的瓜,辣椒枝上剛吐出一枚枚指甲蓋大的小辣椒,茄子也剛坐胎兒,兩洼花生蔓兒也是綠意葳蕤,圈里的兩頭豬在哼哼討食吃,年景不差,秀華看著肥嘟嘟的杜洛克豬,心豁然亮堂了。
  老房子的墻體裂紋了,最普通的裝修也得二三萬,還不算人工費。大壯沒敲定啥時候回,如果請人拾掇,少到家也要一周時間。手里緊巴巴的,離了錢寸步難行。老滿每天騎電動車去鎮里扛水泥包,哪有空請瓦匠?
  屋里犄角旮旯清塵完畢,生火做疙瘩湯,新盤的炕頂好燒,不反煙了。火苗舔著鍋底嗶嗶啵啵響,老滿進菜園摘了兩根黃瓜,割了一刀子韭菜,夏天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唯恐遭地蛆,老滿倒了兩滴樂果拌在沙子內,撒在韭菜根系部位,面疙瘩在湯鍋里噗嗤噗嗤熱鬧,躺在堂屋紅柜上的宅機滴鈴鈴叫了,秀華往圍裙上擦了擦手,接通電話,大壯的聲音急火火的,像狼攆了似的,娘,我是大壯。忘了告訴你,把灰頭土臉的房子簡單裝修一下,不能讓小梅住磕磣的屋子!大壯,你……你和小梅哪天回?趕趟嗎?裝修不是一天兩天就完成的。放假就回去,再過七八天吧。秀華想問問大壯還要準備啥?大壯旁邊有人喊他出去吃燒烤喝扎啤。
  一盆疙瘩湯擺在桌子上,秀華將大壯電話的意思一說,老滿一點胃口也沒有了,放下碗筷,老滿換了一件擦汗背心,就朝外走。秀華說,你一口也不吃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老滿也不回頭,悶雷樣的砸了一句:死不了!禍害千年,罪還沒遭夠,天老爺也不收。你和秀文好好說話,別忘了跟棗核多說幾句小話。一鋪炕滾了恁多年,老滿一張嘴,就清楚他伸啥舌頭。秀文入夏時,就從工地回來避暑,他有眩暈癥,老日頭一爆熱,他就犯病。每年夏天秀文必請假擱家待兩月,自己姐姐家裝修,即使不給工錢也得幫襯!
  
  二
  老滿是在天潑墨黑的時候,顛兒顛兒回來的,秀華聽他的腳步聲就知道這事妥了,果然,老滿呲著一口煙牙樂呵呵地說,我小舅子就是夠意思,沒說的。答應了,明個就帶幾個人過來干。
  秀華沒挪身子,搖了一下蒲扇說,親兄弟明算賬,咱給工錢,別撂下巴給棗核打。俺爹那坎也不好看!
  老滿吸拉吸拉嘴,你老娘們就是頭發長見識短,給秀文錢他能要?再不濟不看僧面看佛面,大壯領媳婦回來,他做舅舅的不高興?
  秀華說,你是屬屎殼郎的,拉了自己吃,一點不掉鏈子,秀文出力出人,該得的工錢咱必須出!
  老滿說,好好好,我不和你巴巴,裝修完再說。
  秀文天還麻麻亮就來了,秀華才往鍋里倒苞米碴子熬粥,這么早,你吃了嗎?秀文抹了一把額頭的汗,喝了兩雞蛋洛水,姐姐夫這屋子裝修不能太差了,大壯的對象是城里人,磕磣了她看不上咱家,黃了多不好。老滿搓搓牙說,可可拿不出那么多錢啊?秀文抓起桌子上的水杯,倒了杯涼開水,咕嘟咕嘟灌下肚,不是有我嗎?那那你說按你的裝修程度要多少錢?老滿問,秀文計算了一下,也得三萬左右。秀文,這事不行這么辦,大壯的書還沒讀完,領回來個同學,不一定就是準媳婦,別咱忙乎一大頓,竹籃打水一場空咋整?秀華塞了一把秸稈鍋底接過話茬。秀文說,姐,這房子早晚都得修繕,發昏也是個死,就坡下驢拾掇拾掇得了。錢這方面我負責掏。秀華嘆了口氣,秀文吶,欠人的總要還,你不是外人,但姐也不想為難你,棗核不說啥,咱良心過不去。
  哎呀,姐,行了行了。要不你和姐夫多會有再慢慢給我就是了,走走姐夫,我開車去把水泥瓷磚先運回來,沒有材料咋裝修?秀文也不等姐姐說話,扭身出去了,老滿只好跟著秀文的四輪車去他干活的那家建材商行買。
  老板一聽是老滿家裝修房子,價錢也沒要狠,比別人購買的價位低了一點說是照顧照顧老滿,自己的員工應該得到優惠。老滿自然是千恩萬謝,來回運了三趟,日上三竿子,秀文請的幾個瓦匠和力工到位。又是一個響晴天,一絲云彩也沒有。秀文說,趁著風涼抓緊干,你們跟了我好多年,別的話我就不多說了,這是我一奶同胞的親姐家,做事手底留個情,日后好繼續。
  中,頭。咱們都不是傻子,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如果干砸了,一分錢工錢不要,我們倒賠你!其中一個瓦匠拍著胸脯說。
  有秀文親自壓陣,裝修的速度很快,質量也不錯。中午秀華炒幾個菜,燜一鍋米飯,啤酒伺候著,早晚都在家吃。老滿給他們拉下手,遞物什。這期間,大壯打來兩次電話,就是問裝修進展情況,每次說不上幾句就撂下了,秀華想問問姑娘愛吃啥?父母做什么的,大壯也不給機會。
  一晃七天過去了,裝修也接近尾聲,這天晌午,秀文囑咐老滿去鎮里割點排骨,勻二斤豬頭肉,秀華殺了一只不生蛋的母雞,犒勞一下裝修的工人們。老滿摸了摸兜,沒走。秀文從上衣口袋內掏了二百元拍在姐夫手里,麻溜去買,這頓飯擱哪都該有,工匠們行走江湖的規矩,不能因為你是我姐夫破了規矩,去吧。
  一路下來,購買原材料錢,吃吃喝喝錢,全是秀文墊付的,一筆一筆賬,一枚螺絲釘也記著,繡花翻看一次賬單,腦瓜就嗡嗡的,像要爆炸,人工費還沒算就填進去二萬七千五百三十六,秀文和幾個人推杯換盞之后,告訴他們工錢由他付,不是現在,等他回工地后再說。都沒說什么,表示兄弟一場,就是幫忙也得幫。人家說得是客套話,秀文是他們的頭,不得不捧場。
  秀文說,姐,不用你管了,鐵哥們,再說我又不是不給,回工地就支付到位。在一起混的,不會差事。
  秀華覺得不合適,執意要給,秀文拗不過說,那你就照量辦吧,我算好了,攏共一萬多一點,你拿得出?
  秀華得臉像被狠狠摑了一掌,嘴張得能塞進一枚鴨蛋,這么一大筆錢?她沒叫出聲,死勁咽了回去。家里只有老滿一周前卸水泥掙得三百元,一下子上哪弄一萬?
  秀文看透了姐的心思,姐,別打腫臉充胖子,就按著我說的辦,幾位不放心先寫個條子收著,該咋的是咋的,工匠們也沒反對,老滿取來紙筆和紅泥,秀文寫了欠條,都簽字,秀文畫押。曲終人散后,秀文說,姐姐夫,裝修的錢不急著還,啥時候寬綽了再說,我就大壯一個外甥,不能看玩意。秀華唉了一聲,沒說什么,有什么說呢?欠誰的都該還上,自家弟弟也不例外。秀華說,裝修花你的錢一筆筆記在本子里,咱也走走程序,打個欠條。
  秀文一開始不同意,后來就松動了,好吧,既然姐和姐夫都有這個意思,我恭敬不如從命。
  欠條寫好,互相按了手印。秀文揣著欠條走了,秀華和老滿看著煥然一新的房子,既高興又煩憂。
  白瓷磚墻體,也把頂棚吊了,西間還修了洗澡池,馬桶,秀文說,城里女孩哪天都要洗澡,必須修這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秀華的心里卻壓了一座大山,不知道如何面對城里來的姑娘。好不容易熬到夜晚,大壯沒來電話,秀華和老滿守在座機旁,等啊等。都九點了座機睡死了似的,愣是沒響。老滿捅了一把秀華,要不你給大壯打過去?秀華白了他一眼,你咋不打?你不是他爹?老滿搓搓手,嘿嘿,兔崽子也不愿搭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
  秀華想想也是,就把電話撥過去了,鈴聲響了老半天,最后有個女的說,該用戶不在服務區,無法接通。秀華心咯噔一下,媽呀!這大壯去哪了,深經半夜的?一個不祥的預感蛇一樣在體內爬動,停了五分鐘,秀華又打,還是沒接,連著打了六次全是不在服務區。老滿也是嚇壞了,電視里常講大學生被騙到傳銷組織怎么怎么的,再則大壯和那個叫梅子的閨女到底咋事?兩口子坐不住了,挨到夜里十點半了,座機突然響了,驚得秀華打了個冷顫,抓起話機,喂?娘,我是大壯,我們晚上去唱歌了,手機關機,才回來……秀華捂著砰砰亂跳的心臟,你個完犢子嚇死老娘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對了,家里裝修好了,你和同學什么時候來家?大壯今晚的心情不錯,和秀華說話的語速也慢了許多,娘,大概后天就能回去,你抽空去鎮里化妝品專賣店買一套歐萊雅,梅子一直用這個牌子的,還有梅子不喜歡小貓小狗,嫌臟,咱家的花花送人吧。去鎮里別忘了再給我倆買一套睡衣睡褲,脫鞋,要布做的穿著輕快,還有水果挑剛上市的,荔枝獼猴桃各買幾斤。大壯你等等,我讓你爹記下來,不然一會兒就忘了。大壯那邊說,老滿在這邊記著,掛了電話,兩人望著紙上記得要買的東西,火又上來了。歐萊雅是啥?秀華聽都沒聽過,荔枝獼猴桃他倆活了半輩子,也沒吃過。就是有賣的,也沒買過,舍不得錢啊!不管了,明個一早去鎮上打聽打聽不就清楚了。躺下誰也沒睡踏實,雞叫二遍秀華就起來了,買這些需要人民幣,大壯張嘴閉嘴買買買,他爹娘開銀行啊!
  一早扒拉兩口飯,為了啞巴畜,老滿就騎電動車去鎮里卸水泥,秀華坐他車來給買大壯吩咐的東西,兩人說好了,老滿先給建材商行的老板借點,秀華等在外面,老滿進了商行,老半天才出來,沒有垂頭喪氣,秀華就明白老板借錢給他了。
  老板還湊合,給老滿拿了二千,說不急著還,從工資里扣也行。老滿說了幾句就去等著卸水泥,秀華找到化妝品專賣店,問了歐萊雅,一套最低價位都上千,秀華吐了吐舌頭,這么貴,那就挑最便宜的一檔買吧!買了一套歐萊雅,手里就剩四百元,秀華又去了服裝精品店,找營業員幫挑了兩套睡衣睡褲,轉身去賣水果的店買了荔枝獼猴桃,還有十元錢,不能等老滿下班一起走了,家里雞鴨鵝豬需要喂,還有兩畝苞米地的草沒鋤完。秀華就坐小客車回去了。
  家里沒有冰箱,秀華怕日頭毒辣,荔枝獼猴桃擱不住,就找來空水桶,把水果放桶里,用繩子掉在老井里,這樣擱個三五天不成問題。
  看著歐萊雅化妝品花花綠綠的包裝盒,秀華心底一陣子酸楚,活了半輩子從沒給自己買一瓶貴一點的化妝品,基本都是擦八元一瓶的友誼雪花膏,友誼雪花膏原先才賣五元,就是最近兩年漲價的,為了身上掉下的這塊肉,秀華也只能打掉門牙煙肚里。
  大壯說了明天就能回來,想想兒子帶著漂亮的媳婦走在屯子的大街上,會羨慕死多少人?秀華就覺得那些辛苦沒白付出。
  第二天,老滿請假沒上班,擱家等著大壯他們回來,睜開眼就盼著,到中午也沒影兒,秀華坐不住了,給大壯去電話,打了好幾遍才通,大壯輕描淡寫地說,娘,我正和梅子去北戴河度假區的路上,我暑假就不回去了,嘿嘿,你和爹打點錢給我就行。
  秀華一腚蹲坐在炕沿上,盯著那一堆借錢買來的物什發呆,風從敞開的窗口灌了進來,干巴巴的燥熱令人喘不上氣兒。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同妻
下一篇:難忘那年生日會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