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同妻

同妻


  有曰:
  本想投胎做女身,
   未想多長一男根,
  愛男莫把美娘娶,
  逼妻一世千古恨。
  
  又云:
  如花似玉美嬌娘,
  夜夜獨影守空房,
  可嘆雄鴛不戲水,
  背地流淚哭斷腸。
  
  一
  話說張曉娟得知老公李斌今晚要回家休息,早早請了假,把孩子成成也提前從托兒所接出來,送到娘家。回家的路上,又專門去把剛做不久的頭發重新捯飭了一下。
  回到家已是晚上七點。吃罷飯,在浴盆里泡了澡,出來又在身上灑了點淡淡的香水。這香水還是她托一個去法國旅游的朋友買的,花了她一個月的工資。平時都舍不得用。接著,她又有些害羞的從柜子底部翻出來一件幾乎透明,且非常性感的睡衣,穿上。看著落地鏡里的自己,剛剛洗浴出來的臉龐面帶潮紅。紅撲撲的瓜子臉上,柳眉杏眼,櫻桃小口。一米六七的個子,身材勻稱,前凸后翹。剛剛打理過的、略帶卷曲的長發自由地散落在肩后。由于平時注重保養,生過孩子的小腹沒有絲毫贅肉,雖然說不上天姿國色,卻也秀色可餐。加之一身淡紫色的超短睡裙,讓其白皙成熟的酮體隱隱呈現,更增添了一份人成熟女性的嫵媚和誘惑。
  曉娟感覺非常滿意。信心滿滿地期待著丈夫的歸來。興奮之余,心中又涌起一絲忐忑和懷疑。
  自打孩子出生之后,丈夫李斌就再也沒有和自己做過夫妻那事,二人平時就如同兄妹一樣。曉娟懷疑李斌有外遇,卻發現他對周邊的女性一點興趣都沒有。再以為他的生理功能是不是有了問題,曾多次要求他去醫院找大夫看看,反被他罵做神經病。曉娟又考慮是不是自己只顧照料孩子,忽視了丈夫,或自己在丈夫面前,每天都是素面朝天,穿戴樸素,讓丈夫缺乏了激情和刺激。為此,曉娟專門從網上情趣內衣店買了幾套性感而暴露的服裝,想通過新鮮感來喚起丈夫的雄起,共享夫妻魚水之歡。這樣的動作,曉娟已經做過二次了,但都未成功。
  從浴室出來,曉娟有意識的把三臥一廳的另外二個房門鎖上,回房又把臥室的燈光調暗,打開一首浪漫溫馨的輕音樂,然后才靜靜的地躺在床上,等丈夫李斌的歸來。
  
   二
   晚上九點半時,朦朦朧朧快要睡著的曉娟,聽見丈夫李斌輕輕推門走了進來。
   “曉娟,沒睡吧?”
   李斌躡手躡腳走進門,面對粉紅色下,床上幾乎裸呈的曉娟沒有絲毫的波瀾和動作,只是輕言細語地說道:
   “你怎么把那兩個臥室的門給鎖了?給我鑰匙,我要拿件衣服。”
   “斌,孩子今天不在,過來抱抱我好嗎?”
   曉娟看著站在門口,這個被稱做自己丈夫的男人,輕輕地把燈又調亮了一點,似乎怕他看不清自己今天特意而為的打扮,邊向他招手邊溫柔可愛的扭扭腰身說:
   “過來。過來,我告你。”
   “不用,不用。你給我鑰匙就行。”
  李斌面對曉娟此時表現出的風情萬種,妖嬈嫵媚竟然視若無睹,好像一個鄰居進來借點東西,借到馬上就走的樣子。
   “李斌,你是不是我的男人?”
  曉娟的內心此時再次被李斌如此的無視,似刀刮過一般難受。在單位的女人堆里,她自信自己也算數一數二的美貌,現在幾乎全裸一樣的求著面前的這個男人要了自己,而對方卻不搭不理,無動于衷。曉娟忽然感覺自己特別的淫蕩和下流。可是,面前的這個男人又是法律上都承認的、親朋好友公認的、自己的丈夫啊!自己是一個正常的女人,有自己正常的生理需求,又有著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傳統觀念,明明有丈夫,卻又和沒有一樣。尤其是今天,自己精心準備,卻又是這樣一個結果,曉娟氣就不打一出來,聲音也立即高了八度質問李斌道:
   “既然你不愛我,為什么要娶我?你說,我這和守寡有什么區別?”
   “我,我。”
  李斌面對曉娟的質問,無言以對,默默地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你娶我就是為了讓我給你生個孩子?就是為了給大家證明一下你是男人?”
  曉娟把燈打開,套上一件連衣裙,繼續質問并非常生氣地對李斌道:
   “你說,我長得不好看么?我不溫柔么?我對你家父母不好嗎?說,你說呀!你多長時間沒和我溫存了?”
  “我,我沒說的。”
  李斌在曉娟的逼問下,吞吞吐吐、心無底氣、略帶慚愧地回道:
   “你~都~好!是我對不起你。”
   “不用你對不起我。來,來,現在上床。”
   曉娟重新燃起希望,降下語音和李斌說道:
   “我是你的女人,你不滿足我,難道讓我去找別的男人么?”
   曉娟說完此話,李斌到是嘟嘟囔囔,不假思索地回道:
   “如果你想,我倒是不反對。”
  正準備重新脫衣服上床的曉娟聞聽此言,頓時火冒三丈。大聲斥責道:
   “李斌,你混蛋!你這是人話么?你是男人么?”
   “寶貝,怎么還沒拿上衣服?”
   正當曉娟大發雷霆,怒罵李斌的時候,忽然從門外走進一個男人,伸手攬住李斌的腰說道:
   “走,別拿了!想穿什么樣的,我給你買好了。”
  李斌扭過頭,看著那個男人,笑笑,竟然非常聽話地跟著走了。
   曉娟見狀,驚的合不攏嘴,徹底懵了,也徹底明白了自己為什么對李斌沒有吸引力。
  
  三
  自從那天曉娟徹底知道丈夫李斌的性取向之后,一段時間,曉娟不知不覺瘦了很多。
  她非常苦惱,每天晚上需要一粒藥物才能幫助她進入睡眠。
  她不知道和誰能夠述說自己無法排泄的痛苦。
  離婚?在當今非常現實的社會,有哪個男人會和她一起真心撫養自己的兒子?承擔撫養兒子帶來的、不確定的額外支出呢?她身邊有好幾個離婚的單身女友,結果都不是很好,再婚的也是經常矛盾不斷,見面就和她述說種種不易。
  婚外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從小的家庭傳統教育在曉娟心里根深蒂固,認為那是非常不齒,讓人看低看賤的事情。再說,父母家、公婆家都住的不遠,一旦讓人知道,父母顏面何在?還怎么出來見人?
   將就過?人常講: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自己正值青舂年華,有正常的生理需求。難道就這樣守一輩子活寡?
  想到這里,曉娟心里不禁恨恨地罵道:
   “李斌呀,李斌!你真TM不是個東西。你真的嘎嘣了,我給你守寡也算了。可你偏偏還活著。我是上不上,下不下,卡在這中間!憋屈死了。”
  一段時間,一有空閑,曉娟就在這三個選項間思考,每每想起就特別地煩惱,也是造成她失眠的重要原因之一。
  時間長了,曉娟也就不想了。每天只是把大量的精力放到孩子和工作身上,盡可能地把自己搞得非常疲憊,躺倒就能睡著。
  因為孩子和家里需要男人做的事情,李斌也常會回來和曉娟商量或去處理,但是,倆人卻真的是相敬如賓。
  李斌回來,自己獨住。看電視,沙發二邊,倆人各坐各的。出來進去,李斌連手都不會碰曉娟一下。曉娟那手那身體就如滾燙的烙鐵一般,李斌唯恐避之不及。逢年過節的時候,倆人也一起去曉娟娘家和公婆家送禮看望,但一般飯后就會找理由出來,然后各忙各的。
   時間長了,和曉娟熟慣的對門也知道了此事。有一天,曉娟去對門串門,對門男人老張看著曉娟由不得搖著頭感嘆道:
   “哎!小李真是暴殄天物啊!”
  羞的曉娟不知說啥是好!
   ……
   四
  常言道: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這天晚上,寂寞無聊,有氣無處釋放的曉娟,在QQ上隨意加了一位網名叫“紅辣椒”的外省網友開始了聊天。
  “哦,你是同妻啊!”
  通過聊天,曉娟得知對方是一個比自己大四五歲,且見多識廣的大姐。倆人用文字交流一會兒后,“紅辣椒”在屏幕上給她打過來一段文字:
   “小妹,你在聯系人里搜索一下‘同妻’,會出現好多類似的群,比如同妻家園,同妻聊吧等!那里有很多和你一樣遭遇的人!我感覺你去哪里會有更多的人和你同述苦衷,共話艱難。”
  曉娟按照“紅辣椒”的指點,搜索后,以“迷途”的網名進了一個叫“同妻家園”的群。并和這些“似曾相識的知音”開始了聊天。
  風雪麗人:歡迎新人進群。
  夢嬌嬌:歡迎,歡迎。
  有緣無分:“迷途”,確認一下,你是同妻么?
  迷途:是的,請各位姐妹關照。
  愛己:我們怎么這么倒霉呢?嫁了一個不是男人的男人。
  風雪麗人:“愛己”,你帶相好回家,他也不管?
  愛己:不管。他們那種人,最見不得陽光。還不如找個小三呢!
  迷途:我們這樣的人多么?
  夢嬌嬌:“迷途”你自己到百度里面搜一下同妻,你就知道有多少了。
  有緣無分:“迷途”,你離婚了沒有?他對你好嗎?
  迷途:還沒有,為了孩子在將就(大哭)。對我么?就如哥哥一樣。
  有緣無分:“迷途”,那你還算幸運!我家那“女人”,不高興的時候還老是打我,(流淚)我準備離婚啊。
  夢嬌嬌:“有緣無分”,你離婚后,要不咱倆也做夫妻(壞笑) )吧?總比一個人晚上“自摸”好吧?
  風雪麗人:“有緣無分”,孩子怎么辦?你帶么?
  有緣無分:“風雪麗人”離婚后,我得先去找工作!我現在沒有能力養活孩子([流淚][流淚]),那變態也不讓我帶孩子走!
  夢嬌嬌:我們TM就是那些變態騙來為他們生兒育女的工具,一旦有了孩子,我們就成了他們手中可有可無的累贅!再也享受不到我們女人生理上應該得到的樂趣!要么承受冷暴力,要么憋屈一生,要么離婚。我覺的想離就早離。
  ……
  那天晚上,曉娟在群里待了很久很久。正如那位“紅辣椒”網友說的,共同的身份,共同的苦衷,共同的話題,讓曉娟在這里找到了一絲絲的安慰和平衡。
  
   五
  翌日清晨,曉娟一起床就打開手機,在百度搜索欄里輸入了同妻二字。當看到搜索結果時,她當即目瞪口呆。
   “從哈工大社會人類學研究小組在2015年公布的跟蹤調查報告結果來看,幾乎九成同妻都遭遇過家暴,三成同妻沒有一次性生活,但最終也只有三成同妻選擇了離婚。這些殘酷數據的背后,是1600萬同妻的空殼婚姻生活”
  全國有近1600萬同妻?而自己僅是這1600萬中的一員?這也太恐怖了吧?
  接著,她翻到了一位署名“悔婚”的同妻寫的一篇名為《同妻淚》的文章。文章是這樣寫的:
   “尋尋覓覓幾多年,竟嫁了一個同性戀,我不過是他生育的工具,婚姻,不過是他用來掩飾自己卑鄙行為的手段。六年了
  沒有性愛,沒有溫情,有的只是婚姻牢籠的羈絆。我的孩子,請你現在和將來都不要對媽媽埋怨,因為你不會理解媽媽遭遇的憋屈,無奈暴力和心靈蒙受的凄慘。你更不會體驗到媽媽人前裝笑,人后流淚的心酸。甚至有那么幾天,我都想一躍橋下,給自己的生命最后一個了斷。為了生養你,媽媽放棄了優越的工作條件,而現在又必須去拼命賺錢,只有這樣,媽媽才有可能把你重新接回身邊。六年了我的眼眶內再也沒有多余的淚水,因為,它已被我無法忍受的現實榨干。”
  ……
  這天,曉娟請了假,沒去上班。
  她在困惑之中再次重新思考自己的未來。
  
  真應了古人所言:
   畫虎畫皮難畫骨,
   知人知面不知心,
   媒婆打盹亂牽線,
   嬌娘墮淵半世枯。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長大
下一篇:風雨之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