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金絲雀兒

金絲雀兒


  蘇芹坐在宛達廣場中央噴泉左側的綠蔭下的一條長木椅上,悄然望著街上喧囂的車水馬龍發呆。此刻,夕陽正將萬道霞光傾瀉在馬路對面skp商場的玻璃幕墻上,蘇芹仿佛聽見金屬散落撞擊的聲響。那是一家頂級的奢侈品商場,是遠離大多數人的另一個陌生世界。蘇芹是到身后的這座購物廣場中心來做兼職的,時間從六點到十點。她每天從另一家公司下班,再坐十幾分鐘時間的地鐵到達這里,這時,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于是這里的長椅就成為她一天兩份工作中間喘息換氣的驛站。
  蘇芹正低頭看手機,突然感覺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撲鼻而來,一抬頭,正好與一位穿著白色一字露肩蕾絲連衣裙的青年女子目光相遇。女子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看蘇芹看她,便迅速將目光移開。這時,她的電話響了,女子便停下腳步開始接電話……
  “米佳,是你嗎?”等女人打完電話,蘇芹站起來,上前兩步問道。
  “芹姐——你怎么會在這兒?”女人驚叫著,一面扯下口套,露出一張精致完美的臉。
  她們拉著手在那條木椅上坐下來。或許,只有在這鬧市一角靜心坐下來,才不至讓自己瞬間被淹沒在洶涌的人潮中,也不至讓這兩位已五六年未曾謀面的舊同事擦肩而過,轉瞬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五六年不是很長,但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特別對多情又愛美的女人,歲月這把無情的刻刀總要在她們那顆脆弱易碎的心靈上和那嬌嫩易老的容顏上留下點什么痕跡。
  “芹姐身材還是以前那么完美,只是你好像比過去消瘦了。”米佳說。
  “快四十歲的人了,老了——倒是你越來越年輕漂亮了。”蘇芹重新戴好口罩說。
  蘇芹仔細端詳著米佳那張精描細畫過的粉臉,總感覺多了點什么又少了點什么。
  六年前那是一張蘋果色的臉,沒有這么蒼白;總洋溢著青春活力的氣息,流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那笑容甜潤而細膩,不像今天這么僵硬和浮淺。六年前的那雙美眸顧盼生輝,清澈又干凈,不像現在這么深邃、冷冽逼人。
  米佳眼里的蘇芹也不是當年那個精明干練、溫婉優雅的上司和大姐了。她說話的語速明顯慢多了,連聲音都變弱了。再看她的穿著打扮:上身普通的茶色圓領短袖汗衫,下身淺色寬松直筒薄款牛仔褲。這不是她過去的風格。為什么不是緊身彈力褲?或者裙裝?米佳冬天都喜歡穿裙裝,她認為穿裙裝才能展示出女性飄逸優雅的美。
  蘇芹:“結婚了吧?”
  米佳:“嗯。你,你們這些年過的還好嗎?”
  蘇芹:“馬馬虎虎。哦,你住在哪里?”
  米佳:“翰林路的九號公館。”
  “哦,那可是有名的富人小區!他是做什么的這么不差錢?"
  米佳說,那年在海星房產公司她認識了一位開房產中介公司的老板。老板這些年倒賣二手房子,早就賺得盆滿缽滿。他對她一見鐘情,兩年后他們便結婚了。婚后他們沒要孩子,近兩年她也再沒工作,因為她那位嫌她累。
  “你太有福氣了!”蘇芹說,“找了這么一個會疼你的老公。”
  “你應該說,他真有福氣,娶到這么一位又美麗又聰明的好妻子,哈哈……”
  蘇芹看到,往昔那種天真無邪的表情再次在她的臉上浮現,眸子里也有了明亮的一閃……但笑聲很快止住了,仿佛水龍頭的閥門重新被關上了,米佳又恢復到以前的那種矜持狀態。蘇芹的思緒也被帶回到在海星房產銷售部的那段生活。
  “你來的時候大概二十二三歲吧,我們搞室內團建活動,最不配合的就是你,不僅紅過臉,還哭過鼻子,為此我事后還跟你談過心。”蘇芹說。
  “想起來了,你說他們搞的那叫什么名堂?太不尊重人了!讓彼此不大熟悉的男女互相擁抱,把腿挷在一起,兩個人用身體擠破氣球,最惡俗的是聽指令用手指對方的身體器官。”米佳接著說,“只有到最后我才知道,這家公司所謂的企業文化是什么,那就是為了公司的利益——當然包含個人利益——要敢于犧牲一切。聽聽他們的口號:放下面子,拿下客戶。僅僅是面子嗎?”
  “實際我們已連同尊嚴都賣給他們了。接受客戶電話和語言的騷撓,陪笑陪吃陪酒,甚至忍受他們當面的調戲……還好,我們沒有放下自己的羞恥之心,好在我最后離開了。”蘇芹說。
  “我來半年后你就走了,其實你走后不久房子就成了稀缺品,大家搶到搶不上呢,我們再也不用看人臉色了。當然,話說回來,我也要感謝海星給我的成長,今天我還記得姚總說的那句話:你一個會把蟲草當薺菜根扔的人,有什么資格要面子?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你用實力掙回來的。姐,如今這話被多少人當作了座右銘!我無悔當初放下了面子和尊嚴,如今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米佳說。
  “可是,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生活呢?我們寒窗十幾載,為了考上大學,為了找份安穩的工作,等到這些目標實現后,我們像小鳥般撲騰亂跳、喜不自勝,慶幸自己終于飛出了農村的山溝溝。接下來就夢想著給自己在城市安個窩,但這卻成了我們大多數人的人生終極目標,要耗盡我們畢生之力,去為之奮斗——并非每個人都像你這么幸運。”蘇芹說。
  “芹姐,我記得你當時是住在名城華府,那兒地段還不錯。”
  “有什么用?正因為那兒位置好,房價漲得快,我老公才在四年前把它賣了,為我們重新置換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但這讓我們又背負上了近百萬的債務。而這兩年的大環境,你知道的。”蘇芹說著,用手按了按口套上的鼻夾條。
  “相信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生活總是這么充滿矛盾和奇幻。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東西,當有一天你得到它的時候,卻發現那東西根本不值得你去苦苦追求。以前,我夢想有一天不用再上班,每天想睡到幾點起就幾點起;想去哪兒旅游就去哪兒旅游;喜歡什么就買什么。如今,這一切都已成為現實,可是,有時侯,我覺得這一切毫無意義。”米佳說完,苦笑了一下。
  “你不應該有這種想法,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你,就會用心好好享受生活恩賜的這一切,珍惜每一天每一刻的時光。”蘇芹說。
  也許這句話激發了對方的自信和優越感,米佳的話多起來,圍繞著老公疼她寵她的主題,她從自己去過的北戴河鴿子窩公園談到三亞的亞龍灣和南天熱帶植物園,再從路東的skp商場里的Lv包、愛馬仕絲巾談到雅詩蘭黛護膚品,最后又談了皇后大酒店的酥皮羊肚菌燴遼參和喜多屋國際海鮮自助餐廳里的龍蝦。
  蘇芹感覺她說的一切都是和自己生活毫不相關的內容,她聽不下去了,站起來,說:“我上班時間到了,我們改天再聊。”
  米佳熱情地和她重新留了電話加了微信,說以后再聯系。
  
  二
  蘇芹日日忙著上班賺錢養家,她要還房貸,要供兩個孩子念書。這兩年她們公司效益不好,她才被迫做兼職,一天忙得暈頭轉向。老公是做汽車銷售的,同樣受大環境影響,一年一年都做不出什么好業績,多數時間,每個月只能拿到一點微薄的基本工資。
  這些年,她幾乎斷絕了一切社交,若談旅游未免有點奢侈。上班,做飯,洗衣,給孩子輔導功課,睡覺,時間對她來說,就像剛出爐的烤鴨,已經擠不出一點水分;生活像一輛戰車捆挷著她,轟隆隆一路向前,不留給她任何思考余地。
  那個只剩馬爾代夫沒去過的舊日同事,她只把她當作生命里的一個過客,從離開海星房產銷售部之后,她們大概就已注定會各自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上次的街頭邂逅,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僅把這看作生活對自己的嘲弄。
  然而,意外的是,米佳似乎還誠心把她當作姐妹和朋友了,經常主動聯系她,關心她,并讓她們之間的交往逐漸由精神世界轉入到物質生活的領域。短短兩個多月,她先后送給她一桶5升裝的精品菜籽油,兩件自己買下沒怎么穿的長裙和呢子大衣,一套普通的護膚品;最奇怪的是,還有一只可愛的紅嘴紅腿全身潔白的金絲雀。她送給她的這些都是她認為多余的東西,比如,這只金絲雀吧,雖然名貴,但她有了一只會說話的虎皮鸚鵡之后,就不需要它了。她說,他們家小馬喜歡養鳥,且鐘情芙蓉鳥。這些年,淺黃、灰白、藍綠、辣椒紅各色都養過。米佳說,她可不喜歡養貓狗之類的動物,她喜歡鳥類。這倒不是因為愛屋及烏,而是她堅信,小鳥是有靈魂的動物。貓狗雖通人性,但在城市作為寵物,它們只能被視作一堆依附人類的行尸走肉罷了;不像鳥類,給它們天空便可自由飛翔,且自食其力。
  米佳可能因為一天無所事事,她隔三岔五就找蘇芹聊天,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對她的依賴越來越強,仿佛倆人已是深交多年的閨密。
  初冬周六的一個深夜,蘇芹突然收到米佳發來的消息,一看嚇了她一跳:姐,我想把自己剁成兩半分給這兩個男人。
  蘇芹趕忙打電話過去,米佳已處在醉酒狀態,情緒幾近失控。在她的耐心勸導下,米佳終于平靜下來,跟她傾吐了心里話。
  原來,米佳跟小馬并沒有結婚。小馬確實很有錢,但他有自己的家庭,米佳這幾年只能充當他的“地下情人”。住豪宅,開豪車,穿名牌衣服,用名牌產品,跟著馬老板,米佳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但像米佳這么漂亮的女人,身邊不可能沒有其他追求者,明里暗里喜歡她的人排長隊呢。抗拒不了豐厚的物質利益的誘惑,米佳拒絕了所有愛慕者的追求。不過她有拒絕的權利,人家也有追求的權利,畢竟于法于理,她的確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拒絕理由。再則,她天生善良柔弱的本性使她的拒絕態度不夠決斷有力,致使她和周圍的某些人際關系總處在一種曖昧不明糾纏不清的狀態中。這些關系流露出來的某些蛛絲馬跡被稱為小馬的那個男人捕捉到之后,便產生了矛盾與沖突,甚至爆發了“戰爭”。以金錢為籌碼的“談判”,使她失去了工作的權力和社交的自由。房子裝上了監控,車上裝了監控,手機自帶監控,她變成了“帶電子鐐銬的犯人”。時間久了,她開始厭倦這種生活,但又擺脫不了對這個男人的依附和對這種生活的依賴。而最近另一個男人的出現,又再次加劇了她的矛盾心理,簡直要把她撕裂。男人就是她喜歡的那種外型、性格、思想;能力、家庭條件,放在六年前也算合格。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魚他所欲也,熊掌也不能不要啊!
  放在當今社會,蘇芹能理解米佳的糾結痛苦。六年前,她在海星房產公司當銷售經理時,認識了一位吳老板。吳老板大她十幾歲,是一家房產中介公司的老總,也是他們海星的生意合作伙伴,經常從他們這里買房子或者代售。吳老板為人沉穩持重,卻又不失風趣幽默,還懂得尊重女性,頗具君子風度。一直以來,無論在工作來往還是酒局飯桌上,吳老板都給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然而,突然有一天,他以介紹客戶為由約她吃飯。等去了之后,她才發現原來吳總介紹的就是他自己,他想把他多年來深藏不露的愛推銷給她。不可否認,吳總的表白深情而浪漫,她差點都淪陷了。短暫的掙扎之后,她終究舉起理性的盾牌將那支所謂的丘比特之箭擋了回去。她說,吳總這話對小姑娘說,她們也許會信的,但對她這樣的有夫之婦,這愛情未免來的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她離職走了。而同樣的事又在另外兩個人身上發生了,那個叫米佳的姑娘就信了姓馬的男人。
  想打開套在脖子上的枷鎖,先試著從慢慢適應普通人的生活方式開始吧:這是她給她的藥方。
  蘇芹掛了電話,站在陽臺上凝望著窗外夜幕籠罩下的那一片影影綽綽的鋼筋水泥的森林,心緒久久不能平靜。回臥室時,她無意中瞥了一眼那只蜷縮在籠子里無精打采的打著磕睡的金絲鳥,心里想,其實,她和米佳與這只鳥又有什么區別呢?只不過是一種本質的不同表象罷了。
  
  三
  春天來臨的時候,路邊的金葉女貞樹開始褪去冬天翠綠的西裝,換上亮眼的金黃色禮服,它似乎要以無比莊重的儀式感來迎接早已啟幕這場春天的盛典。街角的幾樹白玉蘭花點綴在一片紅艷艷的櫻花之中,紅白爭奇斗艷,又交相輝映。
  蘇芹和米佳漫步在郊外一條僻靜的小街,此時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很適合一切美好的事情發生,比如,放飛一只風箏,亦或一顆心靈。
  “佳佳,非常感謝你去年冬天借我的那兩萬塊錢,要不然,別說還房貸,上不了班,我家的生活都成了問題。”蘇芹雙手插在西裝上衣的口袋里,看了一眼身邊的米佳說。
  “姐,你跟我就別客氣了。”米佳說。
  “你開始上班了,這是個很好的開端,值得祝賀。其實人走什么路都是自己選的,可能會有人誘導你,但沒有人逼你。怎么說呢,我這個人可不喜歡講大道理,因為那是另一幫先生和太太們的專長。”蘇芹說。
  “調整方向,我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不過我現在非常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米佳說。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蕾絲連衣裙,外加杏色雙排扣西裝,肩挎櫻桃色Lv包。
  “不,你先要明白自己得放下什么,有舍才有得。”蘇芹放慢腳步說。
  倆人不再說話,她們過了一個紅綠燈,然后向南一拐,路西有座新建的城市生態公園。倆人沿著青灰色的石板路往里走了十幾米,最后在草坪前的一把扶手椅上坐下來。一
  蘇芹坐在宛達廣場中央噴泉左側的綠蔭下的一條長木椅上,悄然望著街上喧囂的車水馬龍發呆。此刻,夕陽正將萬道霞光傾瀉在馬路對面skp商場的玻璃幕墻上,蘇芹仿佛聽見金屬散落撞擊的聲響。那是一家頂級的奢侈品商場,是遠離大多數人的另一個陌生世界。蘇芹是到身后的這座購物廣場中心來做兼職的,時間從六點到十點。她每天從另一家公司下班,再坐十幾分鐘時間的地鐵到達這里,這時,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于是這里的長椅就成為她一天兩份工作中間喘息換氣的驛站。
  蘇芹正低頭看手機,突然感覺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撲鼻而來,一抬頭,正好與一位穿著白色一字露肩蕾絲連衣裙的青年女子目光相遇。女子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看蘇芹看她,便迅速將目光移開。這時,她的電話響了,女子便停下腳步開始接電話……
  “米佳,是你嗎?”等女人打完電話,蘇芹站起來,上前兩步問道。
  “芹姐——你怎么會在這兒?”女人驚叫著,一面扯下口套,露出一張精致完美的臉。
  她們拉著手在那條木椅上坐下來。或許,只有在這鬧市一角靜心坐下來,才不至讓自己瞬間被淹沒在洶涌的人潮中,也不至讓這兩位已五六年未曾謀面的舊同事擦肩而過,轉瞬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五六年不是很長,但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特別對多情又愛美的女人,歲月這把無情的刻刀總要在她們那顆脆弱易碎的心靈上和那嬌嫩易老的容顏上留下點什么痕跡。
  “芹姐身材還是以前那么完美,只是你好像比過去消瘦了。”米佳說。
  “快四十歲的人了,老了——倒是你越來越年輕漂亮了。”蘇芹重新戴好口罩說。
  蘇芹仔細端詳著米佳那張精描細畫過的粉臉,總感覺多了點什么又少了點什么。
  六年前那是一張蘋果色的臉,沒有這么蒼白;總洋溢著青春活力的氣息,流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那笑容甜潤而細膩,不像今天這么僵硬和浮淺。六年前的那雙美眸顧盼生輝,清澈又干凈,不像現在這么深邃、冷冽逼人。
  米佳眼里的蘇芹也不是當年那個精明干練、溫婉優雅的上司和大姐了。她說話的語速明顯慢多了,連聲音都變弱了。再看她的穿著打扮:上身普通的茶色圓領短袖汗衫,下身淺色寬松直筒薄款牛仔褲。這不是她過去的風格。為什么不是緊身彈力褲?或者裙裝?米佳冬天都喜歡穿裙裝,她認為穿裙裝才能展示出女性飄逸優雅的美。
  蘇芹:“結婚了吧?”
  米佳:“嗯。你,你們這些年過的還好嗎?”
  蘇芹:“馬馬虎虎。哦,你住在哪里?”
  米佳:“翰林路的九號公館。”
  “哦,那可是有名的富人小區!他是做什么的這么不差錢?"
  米佳說,那年在海星房產公司她認識了一位開房產中介公司的老板。老板這些年倒賣二手房子,早就賺得盆滿缽滿。他對她一見鐘情,兩年后他們便結婚了。婚后他們沒要孩子,近兩年她也再沒工作,因為她那位嫌她累。
  “你太有福氣了!”蘇芹說,“找了這么一個會疼你的老公。”
  “你應該說,他真有福氣,娶到這么一位又美麗又聰明的好妻子,哈哈……”
  蘇芹看到,往昔那種天真無邪的表情再次在她的臉上浮現,眸子里也有了明亮的一閃……但笑聲很快止住了,仿佛水龍頭的閥門重新被關上了,米佳又恢復到以前的那種矜持狀態。蘇芹的思緒也被帶回到在海星房產銷售部的那段生活。
  “你來的時候大概二十二三歲吧,我們搞室內團建活動,最不配合的就是你,不僅紅過臉,還哭過鼻子,為此我事后還跟你談過心。”蘇芹說。
  “想起來了,你說他們搞的那叫什么名堂?太不尊重人了!讓彼此不大熟悉的男女互相擁抱,把腿挷在一起,兩個人用身體擠破氣球,最惡俗的是聽指令用手指對方的身體器官。”米佳接著說,“只有到最后我才知道,這家公司所謂的企業文化是什么,那就是為了公司的利益——當然包含個人利益——要敢于犧牲一切。聽聽他們的口號:放下面子,拿下客戶。僅僅是面子嗎?”
  “實際我們已連同尊嚴都賣給他們了。接受客戶電話和語言的騷撓,陪笑陪吃陪酒,甚至忍受他們當面的調戲……還好,我們沒有放下自己的羞恥之心,好在我最后離開了。”蘇芹說。
  “我來半年后你就走了,其實你走后不久房子就成了稀缺品,大家搶到搶不上呢,我們再也不用看人臉色了。當然,話說回來,我也要感謝海星給我的成長,今天我還記得姚總說的那句話:你一個會把蟲草當薺菜根扔的人,有什么資格要面子?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你用實力掙回來的。姐,如今這話被多少人當作了座右銘!我無悔當初放下了面子和尊嚴,如今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米佳說。
  “可是,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生活呢?我們寒窗十幾載,為了考上大學,為了找份安穩的工作,等到這些目標實現后,我們像小鳥般撲騰亂跳、喜不自勝,慶幸自己終于飛出了農村的山溝溝。接下來就夢想著給自己在城市安個窩,但這卻成了我們大多數人的人生終極目標,要耗盡我們畢生之力,去為之奮斗——并非每個人都像你這么幸運。”蘇芹說。
  “芹姐,我記得你當時是住在名城華府,那兒地段還不錯。”
  “有什么用?正因為那兒位置好,房價漲得快,我老公才在四年前把它賣了,為我們重新置換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但這讓我們又背負上了近百萬的債務。而這兩年的大環境,你知道的。”蘇芹說著,用手按了按口套上的鼻夾條。
  “相信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生活總是這么充滿矛盾和奇幻。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東西,當有一天你得到它的時候,卻發現那東西根本不值得你去苦苦追求。以前,我夢想有一天不用再上班,每天想睡到幾點起就幾點起;想去哪兒旅游就去哪兒旅游;喜歡什么就買什么。如今,這一切都已成為現實,可是,有時侯,我覺得這一切毫無意義。”米佳說完,苦笑了一下。
  “你不應該有這種想法,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你,就會用心好好享受生活恩賜的這一切,珍惜每一天每一刻的時光。”蘇芹說。
  也許這句話激發了對方的自信和優越感,米佳的話多起來,圍繞著老公疼她寵她的主題,她從自己去過的北戴河鴿子窩公園談到三亞的亞龍灣和南天熱帶植物園,再從路東的skp商場里的Lv包、愛馬仕絲巾談到雅詩蘭黛護膚品,最后又談了皇后大酒店的酥皮羊肚菌燴遼參和喜多屋國際海鮮自助餐廳里的龍蝦。
  蘇芹感覺她說的一切都是和自己生活毫不相關的內容,她聽不下去了,站起來,說:“我上班時間到了,我們改天再聊。”
  米佳熱情地和她重新留了電話加了微信,說以后再聯系。
  
  二
  蘇芹日日忙著上班賺錢養家,她要還房貸,要供兩個孩子念書。這兩年她們公司效益不好,她才被迫做兼職,一天忙得暈頭轉向。老公是做汽車銷售的,同樣受大環境影響,一年一年都做不出什么好業績,多數時間,每個月只能拿到一點微薄的基本工資。
  這些年,她幾乎斷絕了一切社交,若談旅游未免有點奢侈。上班,做飯,洗衣,給孩子輔導功課,睡覺,時間對她來說,就像剛出爐的烤鴨,已經擠不出一點水分;生活像一輛戰車捆挷著她,轟隆隆一路向前,不留給她任何思考余地。
  那個只剩馬爾代夫沒去過的舊日同事,她只把她當作生命里的一個過客,從離開海星房產銷售部之后,她們大概就已注定會各自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上次的街頭邂逅,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僅把這看作生活對自己的嘲弄。
  然而,意外的是,米佳似乎還誠心把她當作姐妹和朋友了,經常主動聯系她,關心她,并讓她們之間的交往逐漸由精神世界轉入到物質生活的領域。短短兩個多月,她先后送給她一桶5升裝的精品菜籽油,兩件自己買下沒怎么穿的長裙和呢子大衣,一套普通的護膚品;最奇怪的是,還有一只可愛的紅嘴紅腿全身潔白的金絲雀。她送給她的這些都是她認為多余的東西,比如,這只金絲雀吧,雖然名貴,但她有了一只會說話的虎皮鸚鵡之后,就不需要它了。她說,他們家小馬喜歡養鳥,且鐘情芙蓉鳥。這些年,淺黃、灰白、藍綠、辣椒紅各色都養過。米佳說,她可不喜歡養貓狗之類的動物,她喜歡鳥類。這倒不是因為愛屋及烏,而是她堅信,小鳥是有靈魂的動物。貓狗雖通人性,但在城市作為寵物,它們只能被視作一堆依附人類的行尸走肉罷了;不像鳥類,給它們天空便可自由飛翔,且自食其力。
  米佳可能因為一天無所事事,她隔三岔五就找蘇芹聊天,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對她的依賴越來越強,仿佛倆人已是深交多年的閨密。
  初冬周六的一個深夜,蘇芹突然收到米佳發來的消息,一看嚇了她一跳:姐,我想把自己剁成兩半分給這兩個男人。
  蘇芹趕忙打電話過去,米佳已處在醉酒狀態,情緒幾近失控。在她的耐心勸導下,米佳終于平靜下來,跟她傾吐了心里話。
  原來,米佳跟小馬并沒有結婚。小馬確實很有錢,但他有自己的家庭,米佳這幾年只能充當他的“地下情人”。住豪宅,開豪車,穿名牌衣服,用名牌產品,跟著馬老板,米佳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但像米佳這么漂亮的女人,身邊不可能沒有其他追求者,明里暗里喜歡她的人排長隊呢。抗拒不了豐厚的物質利益的誘惑,米佳拒絕了所有愛慕者的追求。不過她有拒絕的權利,人家也有追求的權利,畢竟于法于理,她的確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拒絕理由。再則,她天生善良柔弱的本性使她的拒絕態度不夠決斷有力,致使她和周圍的某些人際關系總處在一種曖昧不明糾纏不清的狀態中。這些關系流露出來的某些蛛絲馬跡被稱為小馬的那個男人捕捉到之后,便產生了矛盾與沖突,甚至爆發了“戰爭”。以金錢為籌碼的“談判”,使她失去了工作的權力和社交的自由。房子裝上了監控,車上裝了監控,手機自帶監控,她變成了“帶電子鐐銬的犯人”。時間久了,她開始厭倦這種生活,但又擺脫不了對這個男人的依附和對這種生活的依賴。而最近另一個男人的出現,又再次加劇了她的矛盾心理,簡直要把她撕裂。男人就是她喜歡的那種外型、性格、思想;能力、家庭條件,放在六年前也算合格。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魚他所欲也,熊掌也不能不要啊!
  放在當今社會,蘇芹能理解米佳的糾結痛苦。六年前,她在海星房產公司當銷售經理時,認識了一位吳老板。吳老板大她十幾歲,是一家房產中介公司的老總,也是他們海星的生意合作伙伴,經常從他們這里買房子或者代售。吳老板為人沉穩持重,卻又不失風趣幽默,還懂得尊重女性,頗具君子風度。一直以來,無論在工作來往還是酒局飯桌上,吳老板都給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然而,突然有一天,他以介紹客戶為由約她吃飯。等去了之后,她才發現原來吳總介紹的就是他自己,他想把他多年來深藏不露的愛推銷給她。不可否認,吳總的表白深情而浪漫,她差點都淪陷了。短暫的掙扎之后,她終究舉起理性的盾牌將那支所謂的丘比特之箭擋了回去。她說,吳總這話對小姑娘說,她們也許會信的,但對她這樣的有夫之婦,這愛情未免來的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她離職走了。而同樣的事又在另外兩個人身上發生了,那個叫米佳的姑娘就信了姓馬的男人。
  想打開套在脖子上的枷鎖,先試著從慢慢適應普通人的生活方式開始吧:這是她給她的藥方。
  蘇芹掛了電話,站在陽臺上凝望著窗外夜幕籠罩下的那一片影影綽綽的鋼筋水泥的森林,心緒久久不能平靜。回臥室時,她無意中瞥了一眼那只蜷縮在籠子里無精打采的打著磕睡的金絲鳥,心里想,其實,她和米佳與這只鳥又有什么區別呢?只不過是一種本質的不同表象罷了。
  
  三
  春天來臨的時候,路邊的金葉女貞樹開始褪去冬天翠綠的西裝,換上亮眼的金黃色禮服,它似乎要以無比莊重的儀式感來迎接早已啟幕這場春天的盛典。街角的幾樹白玉蘭花點綴在一片紅艷艷的櫻花之中,紅白爭奇斗艷,又交相輝映。
  蘇芹和米佳漫步在郊外一條僻靜的小街,此時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很適合一切美好的事情發生,比如,放飛一只風箏,亦或一顆心靈。
  “佳佳,非常感謝你去年冬天借我的那兩萬塊錢,要不然,別說還房貸,上不了班,我家的生活都成了問題。”蘇芹雙手插在西裝上衣的口袋里,看了一眼身邊的米佳說。
  “姐,你跟我就別客氣了。”米佳說。
  “你開始上班了,這是個很好的開端,值得祝賀。其實人走什么路都是自己選的,可能會有人誘導你,但沒有人逼你。怎么說呢,我這個人可不喜歡講大道理,因為那是另一幫先生和太太們的專長。”蘇芹說。
  “調整方向,我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不過我現在非常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米佳說。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蕾絲連衣裙,外加杏色雙排扣西裝,肩挎櫻桃色Lv包。
  “不,你先要明白自己得放下什么,有舍才有得。”蘇芹放慢腳步說。
  倆人不再說話,她們過了一個紅綠燈,然后向南一拐,路西有座新建的城市生態公園。倆人沿著青灰色的石板路往里走了十幾米,最后在草坪前的一把扶手椅上坐下來。
  “姐,不是你說,我還真不知身邊有這么個好去處,以后有時間就常來這兒玩。”米佳說,臉上露出孩子般純真的笑容。
  “可惜,我想來,卻抽不出時間。”蘇芹說。
  “哦,你知道不?姐,我前段時間送爸媽回老家,在農村待了五天,已經兩三年沒回老家了。”米佳說。
  “你有的是時間。”蘇芹說。
  “我哥一家常年都在這邊生活,每年秋收之后,我父母都會被接來在城市過冬,直到年后春暖花開,他們才回去。因此,我一年平常也不回老家,除非家族或親戚辦紅白喜事。去年我表弟結婚,是在縣城舉辦婚禮,我回去打了個轉身,吃完酒席就回來了。”
  “我們一直都在老家過年。盡管農村這些年年味比以前淡多了,但一大家人歡歡喜喜聚在一起吃著自己和親人親手做的飯菜,那種幸福感歸屬感是在城里體會不到的。”
  “芹姐,我給你說,這短短五天的歸鄉之旅讓我感觸很深,我沒想到,原來我是可以放下繁華都市里的一切,回歸那種曾有過的、平淡樸實的普通人的生活,盡管這是暫時的,但也算是一種嘗試。”米佳繼續說,“那幾天,我換上了平底布鞋,穿上學生時代的橘色套頭衫,陪父母走進了田間地頭……姐,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我所熟悉的那片故土就像一臺舊式電影放映機,它讓舊日時光重現,無憂無慮的童年和天真爛漫的少年時代生活都列隊在我的腦海里浮現。那時候,我們窮卻快樂著,像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鳥,總幻想著有一天到更廣闊的天地間去飛翔。那時候,我們渾身充滿向上的力量,以為外面的世界真的能給人自由和幸福。然而,今天……姐,如果時光真可以倒流,我就會做不一樣的選擇。不過話說回來,你沒吃過魚,怎么會知道它有那么多刺呢?哦,姐,如果你不明白我那幾天的心境,你可以想像一個長時間生活在底下室里的人,突然有一天走出去站在室外的陽光下的那種心情。我該怎樣向你描述呢?站在父親的果園里,腳下的泥土是那么松軟,頭頂蔚藍色的天空是那么明凈闊遠,祥和的微風輕輕地撫摸著大地……母親手中的小剪刀咔嚓咔察一響,樹底下瞬間落滿一層帶紅暈的白色蘋果花,空氣中都充滿了清甜的花香味。不遠處的麥田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綠色的麥浪。姐,這是仼何一個農家女孩都熟悉不過的田園風景,可在我眼里它從來沒有如此美好和珍貴。”
  蘇芹說:“今早從地鐵口出來,看見十幾輛出租車像一群麻雀覓食一樣擠在那里搶顧客,我就禁不住熱淚盈眶。在另一處地方,聚集著大批找活的農民工,他們看著比鳥兒還自由,卻被無形的高墻圍困。佳佳,我在想,一個人如果沒去過馬爾代夫,那是因為他的財務不夠自由,這并不可笑;如果一個人連像親近土地莊稼感受平凡渺小的快樂的能力都喪失殆盡,那說明他已被無形的精神枷鎖所禁錮了,活在這世上,只不過是別人手中的一只提線木偶而已。”
  遠處傳來一陣歡聲笑語,倆人循聲望去,只見三兩個大人領著四五個孩子,手中各自拿著風箏、漁具,歡呼雀躍地一路往公園深處走去。
  “走,我們到里邊去轉轉。”米佳站起來說。
  倆人起身正欲往里走,米佳電話響了。只聽她對著電話說:“我已經給你說過了,一個姐妹,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就在附近……可以啊,但看了之后你得給我一個說法。”
  蘇芹望著米佳那張被氣得像柿子一樣通紅的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問:“小馬又查你崗了?”
  米佳說了句“還能有誰”,再一句話也說不出。
  蘇芹跟在米佳身后,倆人一前一后來到馬路邊,沿著人行道漫無目的朝南走著。
  突然一輛黑色路虎車“呼”地靠停在她們左側的非機動車道上,車窗玻璃落下,一張泄了氣的皮球般的圓臉探到副駕這邊,露出狡黠的笑意。
  “老吳?”蘇芹脫口而出。
  “蘇芹啊!沒想到……快,你倆上車,我是來接你們去參加一個飯局。”
  米佳驚愕地望著他們:“你們認識?”
  “老熟人。小蘇還記得我的微信名嗎?愛騎白馬的王子,加個微信,大家以后方便聯系。”老吳說。
  “因此,你一直稱他‘小馬’?”蘇芹看著米佳問。
  米佳點了點頭。一
  蘇芹坐在宛達廣場中央噴泉左側的綠蔭下的一條長木椅上,悄然望著街上喧囂的車水馬龍發呆。此刻,夕陽正將萬道霞光傾瀉在馬路對面skp商場的玻璃幕墻上,蘇芹仿佛聽見金屬散落撞擊的聲響。那是一家頂級的奢侈品商場,是遠離大多數人的另一個陌生世界。蘇芹是到身后的這座購物廣場中心來做兼職的,時間從六點到十點。她每天從另一家公司下班,再坐十幾分鐘時間的地鐵到達這里,這時,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于是這里的長椅就成為她一天兩份工作中間喘息換氣的驛站。
  蘇芹正低頭看手機,突然感覺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撲鼻而來,一抬頭,正好與一位穿著白色一字露肩蕾絲連衣裙的青年女子目光相遇。女子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看蘇芹看她,便迅速將目光移開。這時,她的電話響了,女子便停下腳步開始接電話……
  “米佳,是你嗎?”等女人打完電話,蘇芹站起來,上前兩步問道。
  “芹姐——你怎么會在這兒?”女人驚叫著,一面扯下口套,露出一張精致完美的臉。
  她們拉著手在那條木椅上坐下來。或許,只有在這鬧市一角靜心坐下來,才不至讓自己瞬間被淹沒在洶涌的人潮中,也不至讓這兩位已五六年未曾謀面的舊同事擦肩而過,轉瞬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五六年不是很長,但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特別對多情又愛美的女人,歲月這把無情的刻刀總要在她們那顆脆弱易碎的心靈上和那嬌嫩易老的容顏上留下點什么痕跡。
  “芹姐身材還是以前那么完美,只是你好像比過去消瘦了。”米佳說。
  “快四十歲的人了,老了——倒是你越來越年輕漂亮了。”蘇芹重新戴好口罩說。
  蘇芹仔細端詳著米佳那張精描細畫過的粉臉,總感覺多了點什么又少了點什么。
  六年前那是一張蘋果色的臉,沒有這么蒼白;總洋溢著青春活力的氣息,流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那笑容甜潤而細膩,不像今天這么僵硬和浮淺。六年前的那雙美眸顧盼生輝,清澈又干凈,不像現在這么深邃、冷冽逼人。
  米佳眼里的蘇芹也不是當年那個精明干練、溫婉優雅的上司和大姐了。她說話的語速明顯慢多了,連聲音都變弱了。再看她的穿著打扮:上身普通的茶色圓領短袖汗衫,下身淺色寬松直筒薄款牛仔褲。這不是她過去的風格。為什么不是緊身彈力褲?或者裙裝?米佳冬天都喜歡穿裙裝,她認為穿裙裝才能展示出女性飄逸優雅的美。
  蘇芹:“結婚了吧?”
  米佳:“嗯。你,你們這些年過的還好嗎?”
  蘇芹:“馬馬虎虎。哦,你住在哪里?”
  米佳:“翰林路的九號公館。”
  “哦,那可是有名的富人小區!他是做什么的這么不差錢?"
  米佳說,那年在海星房產公司她認識了一位開房產中介公司的老板。老板這些年倒賣二手房子,早就賺得盆滿缽滿。他對她一見鐘情,兩年后他們便結婚了。婚后他們沒要孩子,近兩年她也再沒工作,因為她那位嫌她累。
  “你太有福氣了!”蘇芹說,“找了這么一個會疼你的老公。”
  “你應該說,他真有福氣,娶到這么一位又美麗又聰明的好妻子,哈哈……”
  蘇芹看到,往昔那種天真無邪的表情再次在她的臉上浮現,眸子里也有了明亮的一閃……但笑聲很快止住了,仿佛水龍頭的閥門重新被關上了,米佳又恢復到以前的那種矜持狀態。蘇芹的思緒也被帶回到在海星房產銷售部的那段生活。
  “你來的時候大概二十二三歲吧,我們搞室內團建活動,最不配合的就是你,不僅紅過臉,還哭過鼻子,為此我事后還跟你談過心。”蘇芹說。
  “想起來了,你說他們搞的那叫什么名堂?太不尊重人了!讓彼此不大熟悉的男女互相擁抱,把腿挷在一起,兩個人用身體擠破氣球,最惡俗的是聽指令用手指對方的身體器官。”米佳接著說,“只有到最后我才知道,這家公司所謂的企業文化是什么,那就是為了公司的利益——當然包含個人利益——要敢于犧牲一切。聽聽他們的口號:放下面子,拿下客戶。僅僅是面子嗎?”
  “實際我們已連同尊嚴都賣給他們了。接受客戶電話和語言的騷撓,陪笑陪吃陪酒,甚至忍受他們當面的調戲……還好,我們沒有放下自己的羞恥之心,好在我最后離開了。”蘇芹說。
  “我來半年后你就走了,其實你走后不久房子就成了稀缺品,大家搶到搶不上呢,我們再也不用看人臉色了。當然,話說回來,我也要感謝海星給我的成長,今天我還記得姚總說的那句話:你一個會把蟲草當薺菜根扔的人,有什么資格要面子?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你用實力掙回來的。姐,如今這話被多少人當作了座右銘!我無悔當初放下了面子和尊嚴,如今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米佳說。
  “可是,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生活呢?我們寒窗十幾載,為了考上大學,為了找份安穩的工作,等到這些目標實現后,我們像小鳥般撲騰亂跳、喜不自勝,慶幸自己終于飛出了農村的山溝溝。接下來就夢想著給自己在城市安個窩,但這卻成了我們大多數人的人生終極目標,要耗盡我們畢生之力,去為之奮斗——并非每個人都像你這么幸運。”蘇芹說。
  “芹姐,我記得你當時是住在名城華府,那兒地段還不錯。”
  “有什么用?正因為那兒位置好,房價漲得快,我老公才在四年前把它賣了,為我們重新置換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但這讓我們又背負上了近百萬的債務。而這兩年的大環境,你知道的。”蘇芹說著,用手按了按口套上的鼻夾條。
  “相信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生活總是這么充滿矛盾和奇幻。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東西,當有一天你得到它的時候,卻發現那東西根本不值得你去苦苦追求。以前,我夢想有一天不用再上班,每天想睡到幾點起就幾點起;想去哪兒旅游就去哪兒旅游;喜歡什么就買什么。如今,這一切都已成為現實,可是,有時侯,我覺得這一切毫無意義。”米佳說完,苦笑了一下。
  “你不應該有這種想法,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你,就會用心好好享受生活恩賜的這一切,珍惜每一天每一刻的時光。”蘇芹說。
  也許這句話激發了對方的自信和優越感,米佳的話多起來,圍繞著老公疼她寵她的主題,她從自己去過的北戴河鴿子窩公園談到三亞的亞龍灣和南天熱帶植物園,再從路東的skp商場里的Lv包、愛馬仕絲巾談到雅詩蘭黛護膚品,最后又談了皇后大酒店的酥皮羊肚菌燴遼參和喜多屋國際海鮮自助餐廳里的龍蝦。
  蘇芹感覺她說的一切都是和自己生活毫不相關的內容,她聽不下去了,站起來,說:“我上班時間到了,我們改天再聊。”
  米佳熱情地和她重新留了電話加了微信,說以后再聯系。
  
  二
  蘇芹日日忙著上班賺錢養家,她要還房貸,要供兩個孩子念書。這兩年她們公司效益不好,她才被迫做兼職,一天忙得暈頭轉向。老公是做汽車銷售的,同樣受大環境影響,一年一年都做不出什么好業績,多數時間,每個月只能拿到一點微薄的基本工資。
  這些年,她幾乎斷絕了一切社交,若談旅游未免有點奢侈。上班,做飯,洗衣,給孩子輔導功課,睡覺,時間對她來說,就像剛出爐的烤鴨,已經擠不出一點水分;生活像一輛戰車捆挷著她,轟隆隆一路向前,不留給她任何思考余地。
  那個只剩馬爾代夫沒去過的舊日同事,她只把她當作生命里的一個過客,從離開海星房產銷售部之后,她們大概就已注定會各自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上次的街頭邂逅,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僅把這看作生活對自己的嘲弄。
  然而,意外的是,米佳似乎還誠心把她當作姐妹和朋友了,經常主動聯系她,關心她,并讓她們之間的交往逐漸由精神世界轉入到物質生活的領域。短短兩個多月,她先后送給她一桶5升裝的精品菜籽油,兩件自己買下沒怎么穿的長裙和呢子大衣,一套普通的護膚品;最奇怪的是,還有一只可愛的紅嘴紅腿全身潔白的金絲雀。她送給她的這些都是她認為多余的東西,比如,這只金絲雀吧,雖然名貴,但她有了一只會說話的虎皮鸚鵡之后,就不需要它了。她說,他們家小馬喜歡養鳥,且鐘情芙蓉鳥。這些年,淺黃、灰白、藍綠、辣椒紅各色都養過。米佳說,她可不喜歡養貓狗之類的動物,她喜歡鳥類。這倒不是因為愛屋及烏,而是她堅信,小鳥是有靈魂的動物。貓狗雖通人性,但在城市作為寵物,它們只能被視作一堆依附人類的行尸走肉罷了;不像鳥類,給它們天空便可自由飛翔,且自食其力。
  米佳可能因為一天無所事事,她隔三岔五就找蘇芹聊天,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對她的依賴越來越強,仿佛倆人已是深交多年的閨密。
  初冬周六的一個深夜,蘇芹突然收到米佳發來的消息,一看嚇了她一跳:姐,我想把自己剁成兩半分給這兩個男人。
  蘇芹趕忙打電話過去,米佳已處在醉酒狀態,情緒幾近失控。在她的耐心勸導下,米佳終于平靜下來,跟她傾吐了心里話。
  原來,米佳跟小馬并沒有結婚。小馬確實很有錢,但他有自己的家庭,米佳這幾年只能充當他的“地下情人”。住豪宅,開豪車,穿名牌衣服,用名牌產品,跟著馬老板,米佳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但像米佳這么漂亮的女人,身邊不可能沒有其他追求者,明里暗里喜歡她的人排長隊呢。抗拒不了豐厚的物質利益的誘惑,米佳拒絕了所有愛慕者的追求。不過她有拒絕的權利,人家也有追求的權利,畢竟于法于理,她的確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拒絕理由。再則,她天生善良柔弱的本性使她的拒絕態度不夠決斷有力,致使她和周圍的某些人際關系總處在一種曖昧不明糾纏不清的狀態中。這些關系流露出來的某些蛛絲馬跡被稱為小馬的那個男人捕捉到之后,便產生了矛盾與沖突,甚至爆發了“戰爭”。以金錢為籌碼的“談判”,使她失去了工作的權力和社交的自由。房子裝上了監控,車上裝了監控,手機自帶監控,她變成了“帶電子鐐銬的犯人”。時間久了,她開始厭倦這種生活,但又擺脫不了對這個男人的依附和對這種生活的依賴。而最近另一個男人的出現,又再次加劇了她的矛盾心理,簡直要把她撕裂。男人就是她喜歡的那種外型、性格、思想;能力、家庭條件,放在六年前也算合格。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魚他所欲也,熊掌也不能不要啊!
  放在當今社會,蘇芹能理解米佳的糾結痛苦。六年前,她在海星房產公司當銷售經理時,認識了一位吳老板。吳老板大她十幾歲,是一家房產中介公司的老總,也是他們海星的生意合作伙伴,經常從他們這里買房子或者代售。吳老板為人沉穩持重,卻又不失風趣幽默,還懂得尊重女性,頗具君子風度。一直以來,無論在工作來往還是酒局飯桌上,吳老板都給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然而,突然有一天,他以介紹客戶為由約她吃飯。等去了之后,她才發現原來吳總介紹的就是他自己,他想把他多年來深藏不露的愛推銷給她。不可否認,吳總的表白深情而浪漫,她差點都淪陷了。短暫的掙扎之后,她終究舉起理性的盾牌將那支所謂的丘比特之箭擋了回去。她說,吳總這話對小姑娘說,她們也許會信的,但對她這樣的有夫之婦,這愛情未免來的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她離職走了。而同樣的事又在另外兩個人身上發生了,那個叫米佳的姑娘就信了姓馬的男人。
  想打開套在脖子上的枷鎖,先試著從慢慢適應普通人的生活方式開始吧:這是她給她的藥方。
  蘇芹掛了電話,站在陽臺上凝望著窗外夜幕籠罩下的那一片影影綽綽的鋼筋水泥的森林,心緒久久不能平靜。回臥室時,她無意中瞥了一眼那只蜷縮在籠子里無精打采的打著磕睡的金絲鳥,心里想,其實,她和米佳與這只鳥又有什么區別呢?只不過是一種本質的不同表象罷了。
  
  三
  春天來臨的時候,路邊的金葉女貞樹開始褪去冬天翠綠的西裝,換上亮眼的金黃色禮服,它似乎要以無比莊重的儀式感來迎接早已啟幕這場春天的盛典。街角的幾樹白玉蘭花點綴在一片紅艷艷的櫻花之中,紅白爭奇斗艷,又交相輝映。
  蘇芹和米佳漫步在郊外一條僻靜的小街,此時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很適合一切美好的事情發生,比如,放飛一只風箏,亦或一顆心靈。
  “佳佳,非常感謝你去年冬天借我的那兩萬塊錢,要不然,別說還房貸,上不了班,我家的生活都成了問題。”蘇芹雙手插在西裝上衣的口袋里,看了一眼身邊的米佳說。
  “姐,你跟我就別客氣了。”米佳說。
  “你開始上班了,這是個很好的開端,值得祝賀。其實人走什么路都是自己選的,可能會有人誘導你,但沒有人逼你。怎么說呢,我這個人可不喜歡講大道理,因為那是另一幫先生和太太們的專長。”蘇芹說。
  “調整方向,我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不過我現在非常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米佳說。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蕾絲連衣裙,外加杏色雙排扣西裝,肩挎櫻桃色Lv包。
  “不,你先要明白自己得放下什么,有舍才有得。”蘇芹放慢腳步說。
  倆人不再說話,她們過了一個紅綠燈,然后向南一拐,路西有座新建的城市生態公園。倆人沿著青灰色的石板路往里走了十幾米,最后在草坪前的一把扶手椅上坐下來。
  “姐,不是你說,我還真不知身邊有這么個好去處,以后有時間就常來這兒玩。”米佳說,臉上露出孩子般純真的笑容。
  “可惜,我想來,卻抽不出時間。”蘇芹說。
  “哦,你知道不?姐,我前段時間送爸媽回老家,在農村待了五天,已經兩三年沒回老家了。”米佳說。
  “你有的是時間。”蘇芹說。
  “我哥一家常年都在這邊生活,每年秋收之后,我父母都會被接來在城市過冬,直到年后春暖花開,他們才回去。因此,我一年平常也不回老家,除非家族或親戚辦紅白喜事。去年我表弟結婚,是在縣城舉辦婚禮,我回去打了個轉身,吃完酒席就回來了。”
  “我們一直都在老家過年。盡管農村這些年年味比以前淡多了,但一大家人歡歡喜喜聚在一起吃著自己和親人親手做的飯菜,那種幸福感歸屬感是在城里體會不到的。”
  “芹姐,我給你說,這短短五天的歸鄉之旅讓我感觸很深,我沒想到,原來我是可以放下繁華都市里的一切,回歸那種曾有過的、平淡樸實的普通人的生活,盡管這是暫時的,但也算是一種嘗試。”米佳繼續說,“那幾天,我換上了平底布鞋,穿上學生時代的橘色套頭衫,陪父母走進了田間地頭……姐,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我所熟悉的那片故土就像一臺舊式電影放映機,它讓舊日時光重現,無憂無慮的童年和天真爛漫的少年時代生活都列隊在我的腦海里浮現。那時候,我們窮卻快樂著,像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鳥,總幻想著有一天到更廣闊的天地間去飛翔。那時候,我們渾身充滿向上的力量,以為外面的世界真的能給人自由和幸福。然而,今天……姐,如果時光真可以倒流,我就會做不一樣的選擇。不過話說回來,你沒吃過魚,怎么會知道它有那么多刺呢?哦,姐,如果你不明白我那幾天的心境,你可以想像一個長時間生活在底下室里的人,突然有一天走出去站在室外的陽光下的那種心情。我該怎樣向你描述呢?站在父親的果園里,腳下的泥土是那么松軟,頭頂蔚藍色的天空是那么明凈闊遠,祥和的微風輕輕地撫摸著大地……母親手中的小剪刀咔嚓咔察一響,樹底下瞬間落滿一層帶紅暈的白色蘋果花,空氣中都充滿了清甜的花香味。不遠處的麥田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綠色的麥浪。姐,這是仼何一個農家女孩都熟悉不過的田園風景,可在我眼里它從來沒有如此美好和珍貴。”
  蘇芹說:“今早從地鐵口出來,看見十幾輛出租車像一群麻雀覓食一樣擠在那里搶顧客,我就禁不住熱淚盈眶。在另一處地方,聚集著大批找活的農民工,他們看著比鳥兒還自由,卻被無形的高墻圍困。佳佳,我在想,一個人如果沒去過馬爾代夫,那是因為他的財務不夠自由,這并不可笑;如果一個人連像親近土地莊稼感受平凡渺小的快樂的能力都喪失殆盡,那說明他已被無形的精神枷鎖所禁錮了,活在這世上,只不過是別人手中的一只提線木偶而已。”
  遠處傳來一陣歡聲笑語,倆人循聲望去,只見三兩個大人領著四五個孩子,手中各自拿著風箏、漁具,歡呼雀躍地一路往公園深處走去。
  “走,我們到里邊去轉轉。”米佳站起來說。
  倆人起身正欲往里走,米佳電話響了。只聽她對著電話說:“我已經給你說過了,一個姐妹,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就在附近……可以啊,但看了之后你得給我一個說法。”
  蘇芹望著米佳那張被氣得像柿子一樣通紅的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問:“小馬又查你崗了?”
  米佳說了句“還能有誰”,再一句話也說不出。
  蘇芹跟在米佳身后,倆人一前一后來到馬路邊,沿著人行道漫無目的朝南走著。
  突然一輛黑色路虎車“呼”地靠停在她們左側的非機動車道上,車窗玻璃落下,一張泄了氣的皮球般的圓臉探到副駕這邊,露出狡黠的笑意。
  “老吳?”蘇芹脫口而出。
  “蘇芹啊!沒想到……快,你倆上車,我是來接你們去參加一個飯局。”
  米佳驚愕地望著他們:“你們認識?”
  “老熟人。小蘇還記得我的微信名嗎?愛騎白馬的王子,加個微信,大家以后方便聯系。”老吳說。
  “因此,你一直稱他‘小馬’?”蘇芹看著米佳問。
  米佳點了點頭。一
  蘇芹坐在宛達廣場中央噴泉左側的綠蔭下的一條長木椅上,悄然望著街上喧囂的車水馬龍發呆。此刻,夕陽正將萬道霞光傾瀉在馬路對面skp商場的玻璃幕墻上,蘇芹仿佛聽見金屬散落撞擊的聲響。那是一家頂級的奢侈品商場,是遠離大多數人的另一個陌生世界。蘇芹是到身后的這座購物廣場中心來做兼職的,時間從六點到十點。她每天從另一家公司下班,再坐十幾分鐘時間的地鐵到達這里,這時,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于是這里的長椅就成為她一天兩份工作中間喘息換氣的驛站。
  蘇芹正低頭看手機,突然感覺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撲鼻而來,一抬頭,正好與一位穿著白色一字露肩蕾絲連衣裙的青年女子目光相遇。女子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看蘇芹看她,便迅速將目光移開。這時,她的電話響了,女子便停下腳步開始接電話……
  “米佳,是你嗎?”等女人打完電話,蘇芹站起來,上前兩步問道。
  “芹姐——你怎么會在這兒?”女人驚叫著,一面扯下口套,露出一張精致完美的臉。
  她們拉著手在那條木椅上坐下來。或許,只有在這鬧市一角靜心坐下來,才不至讓自己瞬間被淹沒在洶涌的人潮中,也不至讓這兩位已五六年未曾謀面的舊同事擦肩而過,轉瞬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五六年不是很長,但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特別對多情又愛美的女人,歲月這把無情的刻刀總要在她們那顆脆弱易碎的心靈上和那嬌嫩易老的容顏上留下點什么痕跡。
  “芹姐身材還是以前那么完美,只是你好像比過去消瘦了。”米佳說。
  “快四十歲的人了,老了——倒是你越來越年輕漂亮了。”蘇芹重新戴好口罩說。
  蘇芹仔細端詳著米佳那張精描細畫過的粉臉,總感覺多了點什么又少了點什么。
  六年前那是一張蘋果色的臉,沒有這么蒼白;總洋溢著青春活力的氣息,流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那笑容甜潤而細膩,不像今天這么僵硬和浮淺。六年前的那雙美眸顧盼生輝,清澈又干凈,不像現在這么深邃、冷冽逼人。
  米佳眼里的蘇芹也不是當年那個精明干練、溫婉優雅的上司和大姐了。她說話的語速明顯慢多了,連聲音都變弱了。再看她的穿著打扮:上身普通的茶色圓領短袖汗衫,下身淺色寬松直筒薄款牛仔褲。這不是她過去的風格。為什么不是緊身彈力褲?或者裙裝?米佳冬天都喜歡穿裙裝,她認為穿裙裝才能展示出女性飄逸優雅的美。
  蘇芹:“結婚了吧?”
  米佳:“嗯。你,你們這些年過的還好嗎?”
  蘇芹:“馬馬虎虎。哦,你住在哪里?”
  米佳:“翰林路的九號公館。”
  “哦,那可是有名的富人小區!他是做什么的這么不差錢?"
  米佳說,那年在海星房產公司她認識了一位開房產中介公司的老板。老板這些年倒賣二手房子,早就賺得盆滿缽滿。他對她一見鐘情,兩年后他們便結婚了。婚后他們沒要孩子,近兩年她也再沒工作,因為她那位嫌她累。
  “你太有福氣了!”蘇芹說,“找了這么一個會疼你的老公。”
  “你應該說,他真有福氣,娶到這么一位又美麗又聰明的好妻子,哈哈……”
  蘇芹看到,往昔那種天真無邪的表情再次在她的臉上浮現,眸子里也有了明亮的一閃……但笑聲很快止住了,仿佛水龍頭的閥門重新被關上了,米佳又恢復到以前的那種矜持狀態。蘇芹的思緒也被帶回到在海星房產銷售部的那段生活。
  “你來的時候大概二十二三歲吧,我們搞室內團建活動,最不配合的就是你,不僅紅過臉,還哭過鼻子,為此我事后還跟你談過心。”蘇芹說。
  “想起來了,你說他們搞的那叫什么名堂?太不尊重人了!讓彼此不大熟悉的男女互相擁抱,把腿挷在一起,兩個人用身體擠破氣球,最惡俗的是聽指令用手指對方的身體器官。”米佳接著說,“只有到最后我才知道,這家公司所謂的企業文化是什么,那就是為了公司的利益——當然包含個人利益——要敢于犧牲一切。聽聽他們的口號:放下面子,拿下客戶。僅僅是面子嗎?”
  “實際我們已連同尊嚴都賣給他們了。接受客戶電話和語言的騷撓,陪笑陪吃陪酒,甚至忍受他們當面的調戲……還好,我們沒有放下自己的羞恥之心,好在我最后離開了。”蘇芹說。
  “我來半年后你就走了,其實你走后不久房子就成了稀缺品,大家搶到搶不上呢,我們再也不用看人臉色了。當然,話說回來,我也要感謝海星給我的成長,今天我還記得姚總說的那句話:你一個會把蟲草當薺菜根扔的人,有什么資格要面子?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你用實力掙回來的。姐,如今這話被多少人當作了座右銘!我無悔當初放下了面子和尊嚴,如今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米佳說。
  “可是,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生活呢?我們寒窗十幾載,為了考上大學,為了找份安穩的工作,等到這些目標實現后,我們像小鳥般撲騰亂跳、喜不自勝,慶幸自己終于飛出了農村的山溝溝。接下來就夢想著給自己在城市安個窩,但這卻成了我們大多數人的人生終極目標,要耗盡我們畢生之力,去為之奮斗——并非每個人都像你這么幸運。”蘇芹說。
  “芹姐,我記得你當時是住在名城華府,那兒地段還不錯。”
  “有什么用?正因為那兒位置好,房價漲得快,我老公才在四年前把它賣了,為我們重新置換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但這讓我們又背負上了近百萬的債務。而這兩年的大環境,你知道的。”蘇芹說著,用手按了按口套上的鼻夾條。
  “相信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生活總是這么充滿矛盾和奇幻。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東西,當有一天你得到它的時候,卻發現那東西根本不值得你去苦苦追求。以前,我夢想有一天不用再上班,每天想睡到幾點起就幾點起;想去哪兒旅游就去哪兒旅游;喜歡什么就買什么。如今,這一切都已成為現實,可是,有時侯,我覺得這一切毫無意義。”米佳說完,苦笑了一下。
  “你不應該有這種想法,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你,就會用心好好享受生活恩賜的這一切,珍惜每一天每一刻的時光。”蘇芹說。
  也許這句話激發了對方的自信和優越感,米佳的話多起來,圍繞著老公疼她寵她的主題,她從自己去過的北戴河鴿子窩公園談到三亞的亞龍灣和南天熱帶植物園,再從路東的skp商場里的Lv包、愛馬仕絲巾談到雅詩蘭黛護膚品,最后又談了皇后大酒店的酥皮羊肚菌燴遼參和喜多屋國際海鮮自助餐廳里的龍蝦。
  蘇芹感覺她說的一切都是和自己生活毫不相關的內容,她聽不下去了,站起來,說:“我上班時間到了,我們改天再聊。”
  米佳熱情地和她重新留了電話加了微信,說以后再聯系。
  
  二
  蘇芹日日忙著上班賺錢養家,她要還房貸,要供兩個孩子念書。這兩年她們公司效益不好,她才被迫做兼職,一天忙得暈頭轉向。老公是做汽車銷售的,同樣受大環境影響,一年一年都做不出什么好業績,多數時間,每個月只能拿到一點微薄的基本工資。
  這些年,她幾乎斷絕了一切社交,若談旅游未免有點奢侈。上班,做飯,洗衣,給孩子輔導功課,睡覺,時間對她來說,就像剛出爐的烤鴨,已經擠不出一點水分;生活像一輛戰車捆挷著她,轟隆隆一路向前,不留給她任何思考余地。
  那個只剩馬爾代夫沒去過的舊日同事,她只把她當作生命里的一個過客,從離開海星房產銷售部之后,她們大概就已注定會各自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上次的街頭邂逅,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僅把這看作生活對自己的嘲弄。
  然而,意外的是,米佳似乎還誠心把她當作姐妹和朋友了,經常主動聯系她,關心她,并讓她們之間的交往逐漸由精神世界轉入到物質生活的領域。短短兩個多月,她先后送給她一桶5升裝的精品菜籽油,兩件自己買下沒怎么穿的長裙和呢子大衣,一套普通的護膚品;最奇怪的是,還有一只可愛的紅嘴紅腿全身潔白的金絲雀。她送給她的這些都是她認為多余的東西,比如,這只金絲雀吧,雖然名貴,但她有了一只會說話的虎皮鸚鵡之后,就不需要它了。她說,他們家小馬喜歡養鳥,且鐘情芙蓉鳥。這些年,淺黃、灰白、藍綠、辣椒紅各色都養過。米佳說,她可不喜歡養貓狗之類的動物,她喜歡鳥類。這倒不是因為愛屋及烏,而是她堅信,小鳥是有靈魂的動物。貓狗雖通人性,但在城市作為寵物,它們只能被視作一堆依附人類的行尸走肉罷了;不像鳥類,給它們天空便可自由飛翔,且自食其力。
  米佳可能因為一天無所事事,她隔三岔五就找蘇芹聊天,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對她的依賴越來越強,仿佛倆人已是深交多年的閨密。
  初冬周六的一個深夜,蘇芹突然收到米佳發來的消息,一看嚇了她一跳:姐,我想把自己剁成兩半分給這兩個男人。
  蘇芹趕忙打電話過去,米佳已處在醉酒狀態,情緒幾近失控。在她的耐心勸導下,米佳終于平靜下來,跟她傾吐了心里話。
  原來,米佳跟小馬并沒有結婚。小馬確實很有錢,但他有自己的家庭,米佳這幾年只能充當他的“地下情人”。住豪宅,開豪車,穿名牌衣服,用名牌產品,跟著馬老板,米佳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但像米佳這么漂亮的女人,身邊不可能沒有其他追求者,明里暗里喜歡她的人排長隊呢。抗拒不了豐厚的物質利益的誘惑,米佳拒絕了所有愛慕者的追求。不過她有拒絕的權利,人家也有追求的權利,畢竟于法于理,她的確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拒絕理由。再則,她天生善良柔弱的本性使她的拒絕態度不夠決斷有力,致使她和周圍的某些人際關系總處在一種曖昧不明糾纏不清的狀態中。這些關系流露出來的某些蛛絲馬跡被稱為小馬的那個男人捕捉到之后,便產生了矛盾與沖突,甚至爆發了“戰爭”。以金錢為籌碼的“談判”,使她失去了工作的權力和社交的自由。房子裝上了監控,車上裝了監控,手機自帶監控,她變成了“帶電子鐐銬的犯人”。時間久了,她開始厭倦這種生活,但又擺脫不了對這個男人的依附和對這種生活的依賴。而最近另一個男人的出現,又再次加劇了她的矛盾心理,簡直要把她撕裂。男人就是她喜歡的那種外型、性格、思想;能力、家庭條件,放在六年前也算合格。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魚他所欲也,熊掌也不能不要啊!
  放在當今社會,蘇芹能理解米佳的糾結痛苦。六年前,她在海星房產公司當銷售經理時,認識了一位吳老板。吳老板大她十幾歲,是一家房產中介公司的老總,也是他們海星的生意合作伙伴,經常從他們這里買房子或者代售。吳老板為人沉穩持重,卻又不失風趣幽默,還懂得尊重女性,頗具君子風度。一直以來,無論在工作來往還是酒局飯桌上,吳老板都給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然而,突然有一天,他以介紹客戶為由約她吃飯。等去了之后,她才發現原來吳總介紹的就是他自己,他想把他多年來深藏不露的愛推銷給她。不可否認,吳總的表白深情而浪漫,她差點都淪陷了。短暫的掙扎之后,她終究舉起理性的盾牌將那支所謂的丘比特之箭擋了回去。她說,吳總這話對小姑娘說,她們也許會信的,但對她這樣的有夫之婦,這愛情未免來的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她離職走了。而同樣的事又在另外兩個人身上發生了,那個叫米佳的姑娘就信了姓馬的男人。
  想打開套在脖子上的枷鎖,先試著從慢慢適應普通人的生活方式開始吧:這是她給她的藥方。
  蘇芹掛了電話,站在陽臺上凝望著窗外夜幕籠罩下的那一片影影綽綽的鋼筋水泥的森林,心緒久久不能平靜。回臥室時,她無意中瞥了一眼那只蜷縮在籠子里無精打采的打著磕睡的金絲鳥,心里想,其實,她和米佳與這只鳥又有什么區別呢?只不過是一種本質的不同表象罷了。
  
  三
  春天來臨的時候,路邊的金葉女貞樹開始褪去冬天翠綠的西裝,換上亮眼的金黃色禮服,它似乎要以無比莊重的儀式感來迎接早已啟幕這場春天的盛典。街角的幾樹白玉蘭花點綴在一片紅艷艷的櫻花之中,紅白爭奇斗艷,又交相輝映。
  蘇芹和米佳漫步在郊外一條僻靜的小街,此時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很適合一切美好的事情發生,比如,放飛一只風箏,亦或一顆心靈。
  “佳佳,非常感謝你去年冬天借我的那兩萬塊錢,要不然,別說還房貸,上不了班,我家的生活都成了問題。”蘇芹雙手插在西裝上衣的口袋里,看了一眼身邊的米佳說。
  “姐,你跟我就別客氣了。”米佳說。
  “你開始上班了,這是個很好的開端,值得祝賀。其實人走什么路都是自己選的,可能會有人誘導你,但沒有人逼你。怎么說呢,我這個人可不喜歡講大道理,因為那是另一幫先生和太太們的專長。”蘇芹說。
  “調整方向,我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不過我現在非常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米佳說。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蕾絲連衣裙,外加杏色雙排扣西裝,肩挎櫻桃色Lv包。
  “不,你先要明白自己得放下什么,有舍才有得。”蘇芹放慢腳步說。
  倆人不再說話,她們過了一個紅綠燈,然后向南一拐,路西有座新建的城市生態公園。倆人沿著青灰色的石板路往里走了十幾米,最后在草坪前的一把扶手椅上坐下來。
  “姐,不是你說,我還真不知身邊有這么個好去處,以后有時間就常來這兒玩。”米佳說,臉上露出孩子般純真的笑容。
  “可惜,我想來,卻抽不出時間。”蘇芹說。
  “哦,你知道不?姐,我前段時間送爸媽回老家,在農村待了五天,已經兩三年沒回老家了。”米佳說。
  “你有的是時間。”蘇芹說。
  “我哥一家常年都在這邊生活,每年秋收之后,我父母都會被接來在城市過冬,直到年后春暖花開,他們才回去。因此,我一年平常也不回老家,除非家族或親戚辦紅白喜事。去年我表弟結婚,是在縣城舉辦婚禮,我回去打了個轉身,吃完酒席就回來了。”
  “我們一直都在老家過年。盡管農村這些年年味比以前淡多了,但一大家人歡歡喜喜聚在一起吃著自己和親人親手做的飯菜,那種幸福感歸屬感是在城里體會不到的。”
  “芹姐,我給你說,這短短五天的歸鄉之旅讓我感觸很深,我沒想到,原來我是可以放下繁華都市里的一切,回歸那種曾有過的、平淡樸實的普通人的生活,盡管這是暫時的,但也算是一種嘗試。”米佳繼續說,“那幾天,我換上了平底布鞋,穿上學生時代的橘色套頭衫,陪父母走進了田間地頭……姐,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我所熟悉的那片故土就像一臺舊式電影放映機,它讓舊日時光重現,無憂無慮的童年和天真爛漫的少年時代生活都列隊在我的腦海里浮現。那時候,我們窮卻快樂著,像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鳥,總幻想著有一天到更廣闊的天地間去飛翔。那時候,我們渾身充滿向上的力量,以為外面的世界真的能給人自由和幸福。然而,今天……姐,如果時光真可以倒流,我就會做不一樣的選擇。不過話說回來,你沒吃過魚,怎么會知道它有那么多刺呢?哦,姐,如果你不明白我那幾天的心境,你可以想像一個長時間生活在底下室里的人,突然有一天走出去站在室外的陽光下的那種心情。我該怎樣向你描述呢?站在父親的果園里,腳下的泥土是那么松軟,頭頂蔚藍色的天空是那么明凈闊遠,祥和的微風輕輕地撫摸著大地……母親手中的小剪刀咔嚓咔察一響,樹底下瞬間落滿一層帶紅暈的白色蘋果花,空氣中都充滿了清甜的花香味。不遠處的麥田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綠色的麥浪。姐,這是仼何一個農家女孩都熟悉不過的田園風景,可在我眼里它從來沒有如此美好和珍貴。”
  蘇芹說:“今早從地鐵口出來,看見十幾輛出租車像一群麻雀覓食一樣擠在那里搶顧客,我就禁不住熱淚盈眶。在另一處地方,聚集著大批找活的農民工,他們看著比鳥兒還自由,卻被無形的高墻圍困。佳佳,我在想,一個人如果沒去過馬爾代夫,那是因為他的財務不夠自由,這并不可笑;如果一個人連像親近土地莊稼感受平凡渺小的快樂的能力都喪失殆盡,那說明他已被無形的精神枷鎖所禁錮了,活在這世上,只不過是別人手中的一只提線木偶而已。”
  遠處傳來一陣歡聲笑語,倆人循聲望去,只見三兩個大人領著四五個孩子,手中各自拿著風箏、漁具,歡呼雀躍地一路往公園深處走去。
  “走,我們到里邊去轉轉。”米佳站起來說。
  倆人起身正欲往里走,米佳電話響了。只聽她對著電話說:“我已經給你說過了,一個姐妹,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就在附近……可以啊,但看了之后你得給我一個說法。”
  蘇芹望著米佳那張被氣得像柿子一樣通紅的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問:“小馬又查你崗了?”
  米佳說了句“還能有誰”,再一句話也說不出。
  蘇芹跟在米佳身后,倆人一前一后來到馬路邊,沿著人行道漫無目的朝南走著。
  突然一輛黑色路虎車“呼”地靠停在她們左側的非機動車道上,車窗玻璃落下,一張泄了氣的皮球般的圓臉探到副駕這邊,露出狡黠的笑意。
  “老吳?”蘇芹脫口而出。
  “蘇芹啊!沒想到……快,你倆上車,我是來接你們去參加一個飯局。”
  米佳驚愕地望著他們:“你們認識?”
  “老熟人。小蘇還記得我的微信名嗎?愛騎白馬的王子,加個微信,大家以后方便聯系。”老吳說。
  “因此,你一直稱他‘小馬’?”蘇芹看著米佳問。
  米佳點了點頭。一
  蘇芹坐在宛達廣場中央噴泉左側的綠蔭下的一條長木椅上,悄然望著街上喧囂的車水馬龍發呆。此刻,夕陽正將萬道霞光傾瀉在馬路對面skp商場的玻璃幕墻上,蘇芹仿佛聽見金屬散落撞擊的聲響。那是一家頂級的奢侈品商場,是遠離大多數人的另一個陌生世界。蘇芹是到身后的這座購物廣場中心來做兼職的,時間從六點到十點。她每天從另一家公司下班,再坐十幾分鐘時間的地鐵到達這里,這時,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于是這里的長椅就成為她一天兩份工作中間喘息換氣的驛站。
  蘇芹正低頭看手機,突然感覺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撲鼻而來,一抬頭,正好與一位穿著白色一字露肩蕾絲連衣裙的青年女子目光相遇。女子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看蘇芹看她,便迅速將目光移開。這時,她的電話響了,女子便停下腳步開始接電話……
  “米佳,是你嗎?”等女人打完電話,蘇芹站起來,上前兩步問道。
  “芹姐——你怎么會在這兒?”女人驚叫著,一面扯下口套,露出一張精致完美的臉。
  她們拉著手在那條木椅上坐下來。或許,只有在這鬧市一角靜心坐下來,才不至讓自己瞬間被淹沒在洶涌的人潮中,也不至讓這兩位已五六年未曾謀面的舊同事擦肩而過,轉瞬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五六年不是很長,但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特別對多情又愛美的女人,歲月這把無情的刻刀總要在她們那顆脆弱易碎的心靈上和那嬌嫩易老的容顏上留下點什么痕跡。
  “芹姐身材還是以前那么完美,只是你好像比過去消瘦了。”米佳說。
  “快四十歲的人了,老了——倒是你越來越年輕漂亮了。”蘇芹重新戴好口罩說。
  蘇芹仔細端詳著米佳那張精描細畫過的粉臉,總感覺多了點什么又少了點什么。
  六年前那是一張蘋果色的臉,沒有這么蒼白;總洋溢著青春活力的氣息,流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那笑容甜潤而細膩,不像今天這么僵硬和浮淺。六年前的那雙美眸顧盼生輝,清澈又干凈,不像現在這么深邃、冷冽逼人。
  米佳眼里的蘇芹也不是當年那個精明干練、溫婉優雅的上司和大姐了。她說話的語速明顯慢多了,連聲音都變弱了。再看她的穿著打扮:上身普通的茶色圓領短袖汗衫,下身淺色寬松直筒薄款牛仔褲。這不是她過去的風格。為什么不是緊身彈力褲?或者裙裝?米佳冬天都喜歡穿裙裝,她認為穿裙裝才能展示出女性飄逸優雅的美。
  蘇芹:“結婚了吧?”
  米佳:“嗯。你,你們這些年過的還好嗎?”
  蘇芹:“馬馬虎虎。哦,你住在哪里?”
  米佳:“翰林路的九號公館。”
  “哦,那可是有名的富人小區!他是做什么的這么不差錢?"
  米佳說,那年在海星房產公司她認識了一位開房產中介公司的老板。老板這些年倒賣二手房子,早就賺得盆滿缽滿。他對她一見鐘情,兩年后他們便結婚了。婚后他們沒要孩子,近兩年她也再沒工作,因為她那位嫌她累。
  “你太有福氣了!”蘇芹說,“找了這么一個會疼你的老公。”
  “你應該說,他真有福氣,娶到這么一位又美麗又聰明的好妻子,哈哈……”
  蘇芹看到,往昔那種天真無邪的表情再次在她的臉上浮現,眸子里也有了明亮的一閃……但笑聲很快止住了,仿佛水龍頭的閥門重新被關上了,米佳又恢復到以前的那種矜持狀態。蘇芹的思緒也被帶回到在海星房產銷售部的那段生活。
  “你來的時候大概二十二三歲吧,我們搞室內團建活動,最不配合的就是你,不僅紅過臉,還哭過鼻子,為此我事后還跟你談過心。”蘇芹說。
  “想起來了,你說他們搞的那叫什么名堂?太不尊重人了!讓彼此不大熟悉的男女互相擁抱,把腿挷在一起,兩個人用身體擠破氣球,最惡俗的是聽指令用手指對方的身體器官。”米佳接著說,“只有到最后我才知道,這家公司所謂的企業文化是什么,那就是為了公司的利益——當然包含個人利益——要敢于犧牲一切。聽聽他們的口號:放下面子,拿下客戶。僅僅是面子嗎?”
  “實際我們已連同尊嚴都賣給他們了。接受客戶電話和語言的騷撓,陪笑陪吃陪酒,甚至忍受他們當面的調戲……還好,我們沒有放下自己的羞恥之心,好在我最后離開了。”蘇芹說。
  “我來半年后你就走了,其實你走后不久房子就成了稀缺品,大家搶到搶不上呢,我們再也不用看人臉色了。當然,話說回來,我也要感謝海星給我的成長,今天我還記得姚總說的那句話:你一個會把蟲草當薺菜根扔的人,有什么資格要面子?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你用實力掙回來的。姐,如今這話被多少人當作了座右銘!我無悔當初放下了面子和尊嚴,如今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米佳說。
  “可是,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生活呢?我們寒窗十幾載,為了考上大學,為了找份安穩的工作,等到這些目標實現后,我們像小鳥般撲騰亂跳、喜不自勝,慶幸自己終于飛出了農村的山溝溝。接下來就夢想著給自己在城市安個窩,但這卻成了我們大多數人的人生終極目標,要耗盡我們畢生之力,去為之奮斗——并非每個人都像你這么幸運。”蘇芹說。
  “芹姐,我記得你當時是住在名城華府,那兒地段還不錯。”
  “有什么用?正因為那兒位置好,房價漲得快,我老公才在四年前把它賣了,為我們重新置換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但這讓我們又背負上了近百萬的債務。而這兩年的大環境,你知道的。”蘇芹說著,用手按了按口套上的鼻夾條。
  “相信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生活總是這么充滿矛盾和奇幻。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東西,當有一天你得到它的時候,卻發現那東西根本不值得你去苦苦追求。以前,我夢想有一天不用再上班,每天想睡到幾點起就幾點起;想去哪兒旅游就去哪兒旅游;喜歡什么就買什么。如今,這一切都已成為現實,可是,有時侯,我覺得這一切毫無意義。”米佳說完,苦笑了一下。
  “你不應該有這種想法,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你,就會用心好好享受生活恩賜的這一切,珍惜每一天每一刻的時光。”蘇芹說。
  也許這句話激發了對方的自信和優越感,米佳的話多起來,圍繞著老公疼她寵她的主題,她從自己去過的北戴河鴿子窩公園談到三亞的亞龍灣和南天熱帶植物園,再從路東的skp商場里的Lv包、愛馬仕絲巾談到雅詩蘭黛護膚品,最后又談了皇后大酒店的酥皮羊肚菌燴遼參和喜多屋國際海鮮自助餐廳里的龍蝦。
  蘇芹感覺她說的一切都是和自己生活毫不相關的內容,她聽不下去了,站起來,說:“我上班時間到了,我們改天再聊。”
  米佳熱情地和她重新留了電話加了微信,說以后再聯系。
  
  二
  蘇芹日日忙著上班賺錢養家,她要還房貸,要供兩個孩子念書。這兩年她們公司效益不好,她才被迫做兼職,一天忙得暈頭轉向。老公是做汽車銷售的,同樣受大環境影響,一年一年都做不出什么好業績,多數時間,每個月只能拿到一點微薄的基本工資。
  這些年,她幾乎斷絕了一切社交,若談旅游未免有點奢侈。上班,做飯,洗衣,給孩子輔導功課,睡覺,時間對她來說,就像剛出爐的烤鴨,已經擠不出一點水分;生活像一輛戰車捆挷著她,轟隆隆一路向前,不留給她任何思考余地。
  那個只剩馬爾代夫沒去過的舊日同事,她只把她當作生命里的一個過客,從離開海星房產銷售部之后,她們大概就已注定會各自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上次的街頭邂逅,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僅把這看作生活對自己的嘲弄。
  然而,意外的是,米佳似乎還誠心把她當作姐妹和朋友了,經常主動聯系她,關心她,并讓她們之間的交往逐漸由精神世界轉入到物質生活的領域。短短兩個多月,她先后送給她一桶5升裝的精品菜籽油,兩件自己買下沒怎么穿的長裙和呢子大衣,一套普通的護膚品;最奇怪的是,還有一只可愛的紅嘴紅腿全身潔白的金絲雀。她送給她的這些都是她認為多余的東西,比如,這只金絲雀吧,雖然名貴,但她有了一只會說話的虎皮鸚鵡之后,就不需要它了。她說,他們家小馬喜歡養鳥,且鐘情芙蓉鳥。這些年,淺黃、灰白、藍綠、辣椒紅各色都養過。米佳說,她可不喜歡養貓狗之類的動物,她喜歡鳥類。這倒不是因為愛屋及烏,而是她堅信,小鳥是有靈魂的動物。貓狗雖通人性,但在城市作為寵物,它們只能被視作一堆依附人類的行尸走肉罷了;不像鳥類,給它們天空便可自由飛翔,且自食其力。
  米佳可能因為一天無所事事,她隔三岔五就找蘇芹聊天,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對她的依賴越來越強,仿佛倆人已是深交多年的閨密。
  初冬周六的一個深夜,蘇芹突然收到米佳發來的消息,一看嚇了她一跳:姐,我想把自己剁成兩半分給這兩個男人。
  蘇芹趕忙打電話過去,米佳已處在醉酒狀態,情緒幾近失控。在她的耐心勸導下,米佳終于平靜下來,跟她傾吐了心里話。
  原來,米佳跟小馬并沒有結婚。小馬確實很有錢,但他有自己的家庭,米佳這幾年只能充當他的“地下情人”。住豪宅,開豪車,穿名牌衣服,用名牌產品,跟著馬老板,米佳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但像米佳這么漂亮的女人,身邊不可能沒有其他追求者,明里暗里喜歡她的人排長隊呢。抗拒不了豐厚的物質利益的誘惑,米佳拒絕了所有愛慕者的追求。不過她有拒絕的權利,人家也有追求的權利,畢竟于法于理,她的確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拒絕理由。再則,她天生善良柔弱的本性使她的拒絕態度不夠決斷有力,致使她和周圍的某些人際關系總處在一種曖昧不明糾纏不清的狀態中。這些關系流露出來的某些蛛絲馬跡被稱為小馬的那個男人捕捉到之后,便產生了矛盾與沖突,甚至爆發了“戰爭”。以金錢為籌碼的“談判”,使她失去了工作的權力和社交的自由。房子裝上了監控,車上裝了監控,手機自帶監控,她變成了“帶電子鐐銬的犯人”。時間久了,她開始厭倦這種生活,但又擺脫不了對這個男人的依附和對這種生活的依賴。而最近另一個男人的出現,又再次加劇了她的矛盾心理,簡直要把她撕裂。男人就是她喜歡的那種外型、性格、思想;能力、家庭條件,放在六年前也算合格。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魚他所欲也,熊掌也不能不要啊!
  放在當今社會,蘇芹能理解米佳的糾結痛苦。六年前,她在海星房產公司當銷售經理時,認識了一位吳老板。吳老板大她十幾歲,是一家房產中介公司的老總,也是他們海星的生意合作伙伴,經常從他們這里買房子或者代售。吳老板為人沉穩持重,卻又不失風趣幽默,還懂得尊重女性,頗具君子風度。一直以來,無論在工作來往還是酒局飯桌上,吳老板都給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然而,突然有一天,他以介紹客戶為由約她吃飯。等去了之后,她才發現原來吳總介紹的就是他自己,他想把他多年來深藏不露的愛推銷給她。不可否認,吳總的表白深情而浪漫,她差點都淪陷了。短暫的掙扎之后,她終究舉起理性的盾牌將那支所謂的丘比特之箭擋了回去。她說,吳總這話對小姑娘說,她們也許會信的,但對她這樣的有夫之婦,這愛情未免來的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她離職走了。而同樣的事又在另外兩個人身上發生了,那個叫米佳的姑娘就信了姓馬的男人。
  想打開套在脖子上的枷鎖,先試著從慢慢適應普通人的生活方式開始吧:這是她給她的藥方。
  蘇芹掛了電話,站在陽臺上凝望著窗外夜幕籠罩下的那一片影影綽綽的鋼筋水泥的森林,心緒久久不能平靜。回臥室時,她無意中瞥了一眼那只蜷縮在籠子里無精打采的打著磕睡的金絲鳥,心里想,其實,她和米佳與這只鳥又有什么區別呢?只不過是一種本質的不同表象罷了。
  
  三
  春天來臨的時候,路邊的金葉女貞樹開始褪去冬天翠綠的西裝,換上亮眼的金黃色禮服,它似乎要以無比莊重的儀式感來迎接早已啟幕這場春天的盛典。街角的幾樹白玉蘭花點綴在一片紅艷艷的櫻花之中,紅白爭奇斗艷,又交相輝映。
  蘇芹和米佳漫步在郊外一條僻靜的小街,此時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很適合一切美好的事情發生,比如,放飛一只風箏,亦或一顆心靈。
  “佳佳,非常感謝你去年冬天借我的那兩萬塊錢,要不然,別說還房貸,上不了班,我家的生活都成了問題。”蘇芹雙手插在西裝上衣的口袋里,看了一眼身邊的米佳說。
  “姐,你跟我就別客氣了。”米佳說。
  “你開始上班了,這是個很好的開端,值得祝賀。其實人走什么路都是自己選的,可能會有人誘導你,但沒有人逼你。怎么說呢,我這個人可不喜歡講大道理,因為那是另一幫先生和太太們的專長。”蘇芹說。
  “調整方向,我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不過我現在非常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米佳說。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蕾絲連衣裙,外加杏色雙排扣西裝,肩挎櫻桃色Lv包。
  “不,你先要明白自己得放下什么,有舍才有得。”蘇芹放慢腳步說。
  倆人不再說話,她們過了一個紅綠燈,然后向南一拐,路西有座新建的城市生態公園。倆人沿著青灰色的石板路往里走了十幾米,最后在草坪前的一把扶手椅上坐下來。
  “姐,不是你說,我還真不知身邊有這么個好去處,以后有時間就常來這兒玩。”米佳說,臉上露出孩子般純真的笑容。
  “可惜,我想來,卻抽不出時間。”蘇芹說。
  “哦,你知道不?姐,我前段時間送爸媽回老家,在農村待了五天,已經兩三年沒回老家了。”米佳說。
  “你有的是時間。”蘇芹說。
  “我哥一家常年都在這邊生活,每年秋收之后,我父母都會被接來在城市過冬,直到年后春暖花開,他們才回去。因此,我一年平常也不回老家,除非家族或親戚辦紅白喜事。去年我表弟結婚,是在縣城舉辦婚禮,我回去打了個轉身,吃完酒席就回來了。”
  “我們一直都在老家過年。盡管農村這些年年味比以前淡多了,但一大家人歡歡喜喜聚在一起吃著自己和親人親手做的飯菜,那種幸福感歸屬感是在城里體會不到的。”
  “芹姐,我給你說,這短短五天的歸鄉之旅讓我感觸很深,我沒想到,原來我是可以放下繁華都市里的一切,回歸那種曾有過的、平淡樸實的普通人的生活,盡管這是暫時的,但也算是一種嘗試。”米佳繼續說,“那幾天,我換上了平底布鞋,穿上學生時代的橘色套頭衫,陪父母走進了田間地頭……姐,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我所熟悉的那片故土就像一臺舊式電影放映機,它讓舊日時光重現,無憂無慮的童年和天真爛漫的少年時代生活都列隊在我的腦海里浮現。那時候,我們窮卻快樂著,像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鳥,總幻想著有一天到更廣闊的天地間去飛翔。那時候,我們渾身充滿向上的力量,以為外面的世界真的能給人自由和幸福。然而,今天……姐,如果時光真可以倒流,我就會做不一樣的選擇。不過話說回來,你沒吃過魚,怎么會知道它有那么多刺呢?哦,姐,如果你不明白我那幾天的心境,你可以想像一個長時間生活在底下室里的人,突然有一天走出去站在室外的陽光下的那種心情。我該怎樣向你描述呢?站在父親的果園里,腳下的泥土是那么松軟,頭頂蔚藍色的天空是那么明凈闊遠,祥和的微風輕輕地撫摸著大地……母親手中的小剪刀咔嚓咔察一響,樹底下瞬間落滿一層帶紅暈的白色蘋果花,空氣中都充滿了清甜的花香味。不遠處的麥田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綠色的麥浪。姐,這是仼何一個農家女孩都熟悉不過的田園風景,可在我眼里它從來沒有如此美好和珍貴。”
  蘇芹說:“今早從地鐵口出來,看見十幾輛出租車像一群麻雀覓食一樣擠在那里搶顧客,我就禁不住熱淚盈眶。在另一處地方,聚集著大批找活的農民工,他們看著比鳥兒還自由,卻被無形的高墻圍困。佳佳,我在想,一個人如果沒去過馬爾代夫,那是因為他的財務不夠自由,這并不可笑;如果一個人連像親近土地莊稼感受平凡渺小的快樂的能力都喪失殆盡,那說明他已被無形的精神枷鎖所禁錮了,活在這世上,只不過是別人手中的一只提線木偶而已。”
  遠處傳來一陣歡聲笑語,倆人循聲望去,只見三兩個大人領著四五個孩子,手中各自拿著風箏、漁具,歡呼雀躍地一路往公園深處走去。
  “走,我們到里邊去轉轉。”米佳站起來說。
  倆人起身正欲往里走,米佳電話響了。只聽她對著電話說:“我已經給你說過了,一個姐妹,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就在附近……可以啊,但看了之后你得給我一個說法。”
  蘇芹望著米佳那張被氣得像柿子一樣通紅的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問:“小馬又查你崗了?”
  米佳說了句“還能有誰”,再一句話也說不出。
  蘇芹跟在米佳身后,倆人一前一后來到馬路邊,沿著人行道漫無目的朝南走著。
  突然一輛黑色路虎車“呼”地靠停在她們左側的非機動車道上,車窗玻璃落下,一張泄了氣的皮球般的圓臉探到副駕這邊,露出狡黠的笑意。
  “老吳?”蘇芹脫口而出。
  “蘇芹啊!沒想到……快,你倆上車,我是來接你們去參加一個飯局。”
  米佳驚愕地望著他們:“你們認識?”
  “老熟人。小蘇還記得我的微信名嗎?愛騎白馬的王子,加個微信,大家以后方便聯系。”老吳說。
  “因此,你一直稱他‘小馬’?”蘇芹看著米佳問。
  米佳點了點頭。一
  蘇芹坐在宛達廣場中央噴泉左側的綠蔭下的一條長木椅上,悄然望著街上喧囂的車水馬龍發呆。此刻,夕陽正將萬道霞光傾瀉在馬路對面skp商場的玻璃幕墻上,蘇芹仿佛聽見金屬散落撞擊的聲響。那是一家頂級的奢侈品商場,是遠離大多數人的另一個陌生世界。蘇芹是到身后的這座購物廣場中心來做兼職的,時間從六點到十點。她每天從另一家公司下班,再坐十幾分鐘時間的地鐵到達這里,這時,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于是這里的長椅就成為她一天兩份工作中間喘息換氣的驛站。
  蘇芹正低頭看手機,突然感覺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撲鼻而來,一抬頭,正好與一位穿著白色一字露肩蕾絲連衣裙的青年女子目光相遇。女子皮膚白皙,身材高挑,看蘇芹看她,便迅速將目光移開。這時,她的電話響了,女子便停下腳步開始接電話……
  “米佳,是你嗎?”等女人打完電話,蘇芹站起來,上前兩步問道。
  “芹姐——你怎么會在這兒?”女人驚叫著,一面扯下口套,露出一張精致完美的臉。
  她們拉著手在那條木椅上坐下來。或許,只有在這鬧市一角靜心坐下來,才不至讓自己瞬間被淹沒在洶涌的人潮中,也不至讓這兩位已五六年未曾謀面的舊同事擦肩而過,轉瞬消失在彼此的生命里。
  五六年不是很長,但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特別對多情又愛美的女人,歲月這把無情的刻刀總要在她們那顆脆弱易碎的心靈上和那嬌嫩易老的容顏上留下點什么痕跡。
  “芹姐身材還是以前那么完美,只是你好像比過去消瘦了。”米佳說。
  “快四十歲的人了,老了——倒是你越來越年輕漂亮了。”蘇芹重新戴好口罩說。
  蘇芹仔細端詳著米佳那張精描細畫過的粉臉,總感覺多了點什么又少了點什么。
  六年前那是一張蘋果色的臉,沒有這么蒼白;總洋溢著青春活力的氣息,流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那笑容甜潤而細膩,不像今天這么僵硬和浮淺。六年前的那雙美眸顧盼生輝,清澈又干凈,不像現在這么深邃、冷冽逼人。
  米佳眼里的蘇芹也不是當年那個精明干練、溫婉優雅的上司和大姐了。她說話的語速明顯慢多了,連聲音都變弱了。再看她的穿著打扮:上身普通的茶色圓領短袖汗衫,下身淺色寬松直筒薄款牛仔褲。這不是她過去的風格。為什么不是緊身彈力褲?或者裙裝?米佳冬天都喜歡穿裙裝,她認為穿裙裝才能展示出女性飄逸優雅的美。
  蘇芹:“結婚了吧?”
  米佳:“嗯。你,你們這些年過的還好嗎?”
  蘇芹:“馬馬虎虎。哦,你住在哪里?”
  米佳:“翰林路的九號公館。”
  “哦,那可是有名的富人小區!他是做什么的這么不差錢?"
  米佳說,那年在海星房產公司她認識了一位開房產中介公司的老板。老板這些年倒賣二手房子,早就賺得盆滿缽滿。他對她一見鐘情,兩年后他們便結婚了。婚后他們沒要孩子,近兩年她也再沒工作,因為她那位嫌她累。
  “你太有福氣了!”蘇芹說,“找了這么一個會疼你的老公。”
  “你應該說,他真有福氣,娶到這么一位又美麗又聰明的好妻子,哈哈……”
  蘇芹看到,往昔那種天真無邪的表情再次在她的臉上浮現,眸子里也有了明亮的一閃……但笑聲很快止住了,仿佛水龍頭的閥門重新被關上了,米佳又恢復到以前的那種矜持狀態。蘇芹的思緒也被帶回到在海星房產銷售部的那段生活。
  “你來的時候大概二十二三歲吧,我們搞室內團建活動,最不配合的就是你,不僅紅過臉,還哭過鼻子,為此我事后還跟你談過心。”蘇芹說。
  “想起來了,你說他們搞的那叫什么名堂?太不尊重人了!讓彼此不大熟悉的男女互相擁抱,把腿挷在一起,兩個人用身體擠破氣球,最惡俗的是聽指令用手指對方的身體器官。”米佳接著說,“只有到最后我才知道,這家公司所謂的企業文化是什么,那就是為了公司的利益——當然包含個人利益——要敢于犧牲一切。聽聽他們的口號:放下面子,拿下客戶。僅僅是面子嗎?”
  “實際我們已連同尊嚴都賣給他們了。接受客戶電話和語言的騷撓,陪笑陪吃陪酒,甚至忍受他們當面的調戲……還好,我們沒有放下自己的羞恥之心,好在我最后離開了。”蘇芹說。
  “我來半年后你就走了,其實你走后不久房子就成了稀缺品,大家搶到搶不上呢,我們再也不用看人臉色了。當然,話說回來,我也要感謝海星給我的成長,今天我還記得姚總說的那句話:你一個會把蟲草當薺菜根扔的人,有什么資格要面子?面子不是別人給的,是你用實力掙回來的。姐,如今這話被多少人當作了座右銘!我無悔當初放下了面子和尊嚴,如今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米佳說。
  “可是,我們究竟需要什么樣的生活呢?我們寒窗十幾載,為了考上大學,為了找份安穩的工作,等到這些目標實現后,我們像小鳥般撲騰亂跳、喜不自勝,慶幸自己終于飛出了農村的山溝溝。接下來就夢想著給自己在城市安個窩,但這卻成了我們大多數人的人生終極目標,要耗盡我們畢生之力,去為之奮斗——并非每個人都像你這么幸運。”蘇芹說。
  “芹姐,我記得你當時是住在名城華府,那兒地段還不錯。”
  “有什么用?正因為那兒位置好,房價漲得快,我老公才在四年前把它賣了,為我們重新置換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但這讓我們又背負上了近百萬的債務。而這兩年的大環境,你知道的。”蘇芹說著,用手按了按口套上的鼻夾條。
  “相信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生活總是這么充滿矛盾和奇幻。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東西,當有一天你得到它的時候,卻發現那東西根本不值得你去苦苦追求。以前,我夢想有一天不用再上班,每天想睡到幾點起就幾點起;想去哪兒旅游就去哪兒旅游;喜歡什么就買什么。如今,這一切都已成為現實,可是,有時侯,我覺得這一切毫無意義。”米佳說完,苦笑了一下。
  “你不應該有這種想法,別身在福中不知福,我要是你,就會用心好好享受生活恩賜的這一切,珍惜每一天每一刻的時光。”蘇芹說。
  也許這句話激發了對方的自信和優越感,米佳的話多起來,圍繞著老公疼她寵她的主題,她從自己去過的北戴河鴿子窩公園談到三亞的亞龍灣和南天熱帶植物園,再從路東的skp商場里的Lv包、愛馬仕絲巾談到雅詩蘭黛護膚品,最后又談了皇后大酒店的酥皮羊肚菌燴遼參和喜多屋國際海鮮自助餐廳里的龍蝦。
  蘇芹感覺她說的一切都是和自己生活毫不相關的內容,她聽不下去了,站起來,說:“我上班時間到了,我們改天再聊。”
  米佳熱情地和她重新留了電話加了微信,說以后再聯系。
  
  二
  蘇芹日日忙著上班賺錢養家,她要還房貸,要供兩個孩子念書。這兩年她們公司效益不好,她才被迫做兼職,一天忙得暈頭轉向。老公是做汽車銷售的,同樣受大環境影響,一年一年都做不出什么好業績,多數時間,每個月只能拿到一點微薄的基本工資。
  這些年,她幾乎斷絕了一切社交,若談旅游未免有點奢侈。上班,做飯,洗衣,給孩子輔導功課,睡覺,時間對她來說,就像剛出爐的烤鴨,已經擠不出一點水分;生活像一輛戰車捆挷著她,轟隆隆一路向前,不留給她任何思考余地。
  那個只剩馬爾代夫沒去過的舊日同事,她只把她當作生命里的一個過客,從離開海星房產銷售部之后,她們大概就已注定會各自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中。上次的街頭邂逅,她根本就沒放在心上,僅把這看作生活對自己的嘲弄。
  然而,意外的是,米佳似乎還誠心把她當作姐妹和朋友了,經常主動聯系她,關心她,并讓她們之間的交往逐漸由精神世界轉入到物質生活的領域。短短兩個多月,她先后送給她一桶5升裝的精品菜籽油,兩件自己買下沒怎么穿的長裙和呢子大衣,一套普通的護膚品;最奇怪的是,還有一只可愛的紅嘴紅腿全身潔白的金絲雀。她送給她的這些都是她認為多余的東西,比如,這只金絲雀吧,雖然名貴,但她有了一只會說話的虎皮鸚鵡之后,就不需要它了。她說,他們家小馬喜歡養鳥,且鐘情芙蓉鳥。這些年,淺黃、灰白、藍綠、辣椒紅各色都養過。米佳說,她可不喜歡養貓狗之類的動物,她喜歡鳥類。這倒不是因為愛屋及烏,而是她堅信,小鳥是有靈魂的動物。貓狗雖通人性,但在城市作為寵物,它們只能被視作一堆依附人類的行尸走肉罷了;不像鳥類,給它們天空便可自由飛翔,且自食其力。
  米佳可能因為一天無所事事,她隔三岔五就找蘇芹聊天,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對她的依賴越來越強,仿佛倆人已是深交多年的閨密。
  初冬周六的一個深夜,蘇芹突然收到米佳發來的消息,一看嚇了她一跳:姐,我想把自己剁成兩半分給這兩個男人。
  蘇芹趕忙打電話過去,米佳已處在醉酒狀態,情緒幾近失控。在她的耐心勸導下,米佳終于平靜下來,跟她傾吐了心里話。
  原來,米佳跟小馬并沒有結婚。小馬確實很有錢,但他有自己的家庭,米佳這幾年只能充當他的“地下情人”。住豪宅,開豪車,穿名牌衣服,用名牌產品,跟著馬老板,米佳過上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但像米佳這么漂亮的女人,身邊不可能沒有其他追求者,明里暗里喜歡她的人排長隊呢。抗拒不了豐厚的物質利益的誘惑,米佳拒絕了所有愛慕者的追求。不過她有拒絕的權利,人家也有追求的權利,畢竟于法于理,她的確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拒絕理由。再則,她天生善良柔弱的本性使她的拒絕態度不夠決斷有力,致使她和周圍的某些人際關系總處在一種曖昧不明糾纏不清的狀態中。這些關系流露出來的某些蛛絲馬跡被稱為小馬的那個男人捕捉到之后,便產生了矛盾與沖突,甚至爆發了“戰爭”。以金錢為籌碼的“談判”,使她失去了工作的權力和社交的自由。房子裝上了監控,車上裝了監控,手機自帶監控,她變成了“帶電子鐐銬的犯人”。時間久了,她開始厭倦這種生活,但又擺脫不了對這個男人的依附和對這種生活的依賴。而最近另一個男人的出現,又再次加劇了她的矛盾心理,簡直要把她撕裂。男人就是她喜歡的那種外型、性格、思想;能力、家庭條件,放在六年前也算合格。她現在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魚他所欲也,熊掌也不能不要啊!
  放在當今社會,蘇芹能理解米佳的糾結痛苦。六年前,她在海星房產公司當銷售經理時,認識了一位吳老板。吳老板大她十幾歲,是一家房產中介公司的老總,也是他們海星的生意合作伙伴,經常從他們這里買房子或者代售。吳老板為人沉穩持重,卻又不失風趣幽默,還懂得尊重女性,頗具君子風度。一直以來,無論在工作來往還是酒局飯桌上,吳老板都給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然而,突然有一天,他以介紹客戶為由約她吃飯。等去了之后,她才發現原來吳總介紹的就是他自己,他想把他多年來深藏不露的愛推銷給她。不可否認,吳總的表白深情而浪漫,她差點都淪陷了。短暫的掙扎之后,她終究舉起理性的盾牌將那支所謂的丘比特之箭擋了回去。她說,吳總這話對小姑娘說,她們也許會信的,但對她這樣的有夫之婦,這愛情未免來的太突然了,她接受不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她離職走了。而同樣的事又在另外兩個人身上發生了,那個叫米佳的姑娘就信了姓馬的男人。
  想打開套在脖子上的枷鎖,先試著從慢慢適應普通人的生活方式開始吧:這是她給她的藥方。
  蘇芹掛了電話,站在陽臺上凝望著窗外夜幕籠罩下的那一片影影綽綽的鋼筋水泥的森林,心緒久久不能平靜。回臥室時,她無意中瞥了一眼那只蜷縮在籠子里無精打采的打著磕睡的金絲鳥,心里想,其實,她和米佳與這只鳥又有什么區別呢?只不過是一種本質的不同表象罷了。
  
  三
  春天來臨的時候,路邊的金葉女貞樹開始褪去冬天翠綠的西裝,換上亮眼的金黃色禮服,它似乎要以無比莊重的儀式感來迎接早已啟幕這場春天的盛典。街角的幾樹白玉蘭花點綴在一片紅艷艷的櫻花之中,紅白爭奇斗艷,又交相輝映。
  蘇芹和米佳漫步在郊外一條僻靜的小街,此時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很適合一切美好的事情發生,比如,放飛一只風箏,亦或一顆心靈。
  “佳佳,非常感謝你去年冬天借我的那兩萬塊錢,要不然,別說還房貸,上不了班,我家的生活都成了問題。”蘇芹雙手插在西裝上衣的口袋里,看了一眼身邊的米佳說。
  “姐,你跟我就別客氣了。”米佳說。
  “你開始上班了,這是個很好的開端,值得祝賀。其實人走什么路都是自己選的,可能會有人誘導你,但沒有人逼你。怎么說呢,我這個人可不喜歡講大道理,因為那是另一幫先生和太太們的專長。”蘇芹說。
  “調整方向,我可能需要一定的時間,不過我現在非常明白,自己需要什么。”米佳說。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蕾絲連衣裙,外加杏色雙排扣西裝,肩挎櫻桃色Lv包。
  “不,你先要明白自己得放下什么,有舍才有得。”蘇芹放慢腳步說。
  倆人不再說話,她們過了一個紅綠燈,然后向南一拐,路西有座新建的城市生態公園。倆人沿著青灰色的石板路往里走了十幾米,最后在草坪前的一把扶手椅上坐下來。
  “姐,不是你說,我還真不知身邊有這么個好去處,以后有時間就常來這兒玩。”米佳說,臉上露出孩子般純真的笑容。
  “可惜,我想來,卻抽不出時間。”蘇芹說。
  “哦,你知道不?姐,我前段時間送爸媽回老家,在農村待了五天,已經兩三年沒回老家了。”米佳說。
  “你有的是時間。”蘇芹說。
  “我哥一家常年都在這邊生活,每年秋收之后,我父母都會被接來在城市過冬,直到年后春暖花開,他們才回去。因此,我一年平常也不回老家,除非家族或親戚辦紅白喜事。去年我表弟結婚,是在縣城舉辦婚禮,我回去打了個轉身,吃完酒席就回來了。”
  “我們一直都在老家過年。盡管農村這些年年味比以前淡多了,但一大家人歡歡喜喜聚在一起吃著自己和親人親手做的飯菜,那種幸福感歸屬感是在城里體會不到的。”
  “芹姐,我給你說,這短短五天的歸鄉之旅讓我感觸很深,我沒想到,原來我是可以放下繁華都市里的一切,回歸那種曾有過的、平淡樸實的普通人的生活,盡管這是暫時的,但也算是一種嘗試。”米佳繼續說,“那幾天,我換上了平底布鞋,穿上學生時代的橘色套頭衫,陪父母走進了田間地頭……姐,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我所熟悉的那片故土就像一臺舊式電影放映機,它讓舊日時光重現,無憂無慮的童年和天真爛漫的少年時代生活都列隊在我的腦海里浮現。那時候,我們窮卻快樂著,像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鳥,總幻想著有一天到更廣闊的天地間去飛翔。那時候,我們渾身充滿向上的力量,以為外面的世界真的能給人自由和幸福。然而,今天……姐,如果時光真可以倒流,我就會做不一樣的選擇。不過話說回來,你沒吃過魚,怎么會知道它有那么多刺呢?哦,姐,如果你不明白我那幾天的心境,你可以想像一個長時間生活在底下室里的人,突然有一天走出去站在室外的陽光下的那種心情。我該怎樣向你描述呢?站在父親的果園里,腳下的泥土是那么松軟,頭頂蔚藍色的天空是那么明凈闊遠,祥和的微風輕輕地撫摸著大地……母親手中的小剪刀咔嚓咔察一響,樹底下瞬間落滿一層帶紅暈的白色蘋果花,空氣中都充滿了清甜的花香味。不遠處的麥田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耀著綠色的麥浪。姐,這是仼何一個農家女孩都熟悉不過的田園風景,可在我眼里它從來沒有如此美好和珍貴。”
  蘇芹說:“今早從地鐵口出來,看見十幾輛出租車像一群麻雀覓食一樣擠在那里搶顧客,我就禁不住熱淚盈眶。在另一處地方,聚集著大批找活的農民工,他們看著比鳥兒還自由,卻被無形的高墻圍困。佳佳,我在想,一個人如果沒去過馬爾代夫,那是因為他的財務不夠自由,這并不可笑;如果一個人連像親近土地莊稼感受平凡渺小的快樂的能力都喪失殆盡,那說明他已被無形的精神枷鎖所禁錮了,活在這世上,只不過是別人手中的一只提線木偶而已。”
  遠處傳來一陣歡聲笑語,倆人循聲望去,只見三兩個大人領著四五個孩子,手中各自拿著風箏、漁具,歡呼雀躍地一路往公園深處走去。
  “走,我們到里邊去轉轉。”米佳站起來說。
  倆人起身正欲往里走,米佳電話響了。只聽她對著電話說:“我已經給你說過了,一個姐妹,不信,那是你自己的事……你就在附近……可以啊,但看了之后你得給我一個說法。”
  蘇芹望著米佳那張被氣得像柿子一樣通紅的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問:“小馬又查你崗了?”
  米佳說了句“還能有誰”,再一句話也說不出。
  蘇芹跟在米佳身后,倆人一前一后來到馬路邊,沿著人行道漫無目的朝南走著。
  突然一輛黑色路虎車“呼”地靠停在她們左側的非機動車道上,車窗玻璃落下,一張泄了氣的皮球般的圓臉探到副駕這邊,露出狡黠的笑意。
  “老吳?”蘇芹脫口而出。
  “蘇芹啊!沒想到……快,你倆上車,我是來接你們去參加一個飯局。”
  米佳驚愕地望著他們:“你們認識?”
  “老熟人。小蘇還記得我的微信名嗎?愛騎白馬的王子,加個微信,大家以后方便聯系。”老吳說。
  “因此,你一直稱他‘小馬’?”蘇芹看著米佳問。
  米佳點了點頭。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