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平凡的一天

平凡的一天

葉子收拾好地攤,丈夫大軍也已經把自己嚴嚴實實地裹住了。天冷沒賣到幾個錢,他們倆都不說話,一路的沉默,也許這是所有夫妻間的共性。
  葉子騎著電動三輪車走在前面,時不時地回頭看看大軍,就這樣默默的回到她們的家。
  大軍的雙腿在萌萌三歲時就因病癱瘓了。還好現在科技發達,前年大軍丟棄了吃力的手動輪椅,換上了一輛電動遙控輪椅。這給他帶來了很多驚喜,他終于可以給葉子減輕好多負擔。
  他們有低保,如今萌萌也已經成家,但生活的艱辛不是低保就能解決的。
  每天天不亮,葉子依舊去大市場批菜,然后到早市攤位去賣菜。十點半早市結束,葉子就去竄街,沒有注定地點,一般時各小區門口。
  吃過午飯,可以休息兩個小時,然后趕到人們下班之前再到人員流動大的地方去賣。天黑了葉子收拾菜攤子回家,做飯,照顧大軍的飲食起居,年復一年,這樣的生活二十多年如一日,重重疊疊編織出大院里最純最真的人間神話。
  葉子其實是個很漂亮的女人,細高個,白皙的皮膚,鵝蛋型的臉,一對水靈靈的大眼睛好像會說話。她和大軍倆人是同學,自由戀愛。那時候大軍和葉子都是重組家庭里長大的孩子。大軍媽由于實在無法忍受酒鬼丈夫的家暴惡習,跟人跑了。兩年后大軍爸爸也在一次醉酒后滾到水溝里,睡過去再也沒有醒來。
  那天葉子和媽媽爭吵了幾句,在街上溜達,碰見大軍,倆人同病相憐,很快便走到了一起。由于大軍一無所有,后來干脆私奔了。
  兩年后兩人抱著萌萌回來了。雖然沒有體面的婚禮,但大軍兌現著他的承諾,他養著萌萌和葉子。大軍在礦上干活,日子也過得充足踏實。那幾天受了些風寒,腰疼得歷害,到醫院檢查是腰椎出了問題,醫院要求住院做進一步檢查,為了省錢,大軍沒有告訴葉子實情,開了些藥又去上班了。
  這樣的日子堅持了兩年。那段時間礦上活多,加上風寒,大軍的腰疼已經不能靠藥來堅持了。他的腰嚴重彎曲,人也不能行走了。葉子抱著萌萌,借了鄰居家的腳踏三輪車把大軍送到醫院,這一住就是三個月。三個月后腰不疼了,可大軍再也站不起來了。
  原來這是大軍的家族遺傳病,大軍爸爸那時候貪酒也是為了減輕疼痛。大軍直接無法接受,便向葉子提出了離婚,葉子太年輕了,她沒有必要跟著自己受苦,可葉子死活不同意。太多的道理她不懂,她只知道大軍一無所有了,她是大軍的全部,更是他生命的延續的支柱,等大軍情緒安定后,葉子抱著萌萌便往街道,婦聯,殘聯到處跑,三個月后拿到了微薄的補助款。
  萌萌三歲了,秋天的時候就可以去上幼兒園了。他們曾無數次的幻想過,扎著羊角辮穿著公主裙的萌萌,幸福地牽著爸爸媽媽的手去上學的情景,而此刻……
  安頓好大軍,葉子帶著萌萌去買菜,實際上她想找個工作。可是帶著孩子,還要按時回家給大軍做飯,根本找不到工作。
  每當夜深人靜,葉子聽著大軍的鼾聲和萌萌均勻的呼吸,淚如雨下。她該怎么辦,她仿佛看到了大軍媽媽的影子,但她決不會辜負大軍,更不會讓萌萌像自己一樣成長在重組家庭的陰影里。大軍病了,也許以后都給不了萌萌更好的生活,但他可以給萌萌最真摯的父愛,這一點在葉子心里沒有任何質疑。
  一次偶然的機會葉子決定去賣菜。
  摸清門路后,葉子借了鄰居的腳踏三輪車。天不亮就去大市場批菜,然后隨著商販們去早市販賣。因為是別人的車子,葉子不能整天使用,從早市回來后,葉子就把三輪車還了,把菜擺在大院門囗。大院里的人看著他們的處境后,也會特意照顧她的生意。
  葉子是個勤快人,總是把菜打理得新鮮亮麗,勤勞的人,上天總是會眷顧,葉子的生意越來越好,她計劃著等攢了錢,就給自己買一輛腳踏三輪車。
  等到萌萌開學的時候,葉子擁有了一輛腳踏三輪車。在人們質疑的目光中撐起了屬于她和大軍的家。那天葉子正常出攤。到批發市場買菜,然后送萌萌去上學,回來照顧大軍吃了早飯,騎著腳踏三輪車去早市。當她到早市的時候才發現攤位又被人占了。
  搶占葉子攤位的是早市出了名的賴皮白癜風。其實白癜風真名叫張輝,由于全身起滿了白癜風,加上做人又無賴,慢慢的大家就叫他白癜風(瘋)了。白癜風為了逃稅沒有固定的攤位,他轉動著一雙鼠眼,讓人生厭,商販們都很少跟他打交道。
  此刻正是賣菜高峰,葉子急得團團轉。鄰居李大娘遠遠的就給葉子遞眼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全家人就靠著賣菜為生呢,這白癜風也不是頭一回搶攤位了。葉子心里憋著火,徑直走到他前面穩穩地站著賣菜。葉子想好了,就算城管來了,攤位她交過費了,不怕,她占理,踏實。
  眼看著葉子擋了他財路,白癜風一副臭流氓的樣子:“我說哪里的一股子騷味,原來是你,想男人了?賴上我了?那好,收攤咱就去開房。也是,這么個美人跟著個廢人確實委屈了。”說著伸出布滿白癜風的爪子在葉子臉蛋上蹭了一下。因為是賣菜高峰,葉子并沒搭理他。葉子只想趁著人多,盡量把菜賣完。
  這只單身狗還真以為在葉子身上可以沾到油水,越發放肆。
  他一屁股坐到葉子三輪車的車沿上,說:“走啊,跟著老子去吃香的喝辣的,把老子伺候舒服了,以后就不用賣菜了,干脆跟你家那個廢物離了,老子養著你。”說著伸出爪子在葉子胸前捏了一下。葉子徹底被激怒了,順手拿起一個尺把長的愣頭青順著白癜風的頭砸下去,不知是葉子用力過猛,還是蘿卜太脆成了碎渣渣子。白癜風頓時抱著頭哇哇叫喚著,一屁股坐在腳下的爛菜葉上。
  “罵我可以,憑什么罵我男人,他吃你一口飯了嗎?什么東西。”葉子狠狠地瞪著他。頓時人都圍著看熱鬧。
  城管一邊吹著哨子驅散人群,一邊說:“怎么回事?怎么動手打人?”一個啤酒肚的城管拿著警棍詢問。
  “領導,他占我位子。”其余的話,葉子實在說不出口。她憋紅了臉,不停地打理著被顧客翻亂的菜,以此來掩蓋慌亂的心。
  “這位老板,有話好好說嘛,打人是你不對,得向人家道歉,今年這行情誰都不容易。”
  這時候白癜風站起來了,理直氣壯的說:“就是嘛,誰叫你來的那么遲。”說完他又抱住了頭。
  “秩序是大家維護的,以后你早點來,就沒人占你的位子了。”
  葉子低著頭:“我得送娃娃上學,還得照顧我家男人吃喝,這不就來晚了。這攤位我是交過稅的。他不止一次占我的攤位,今天還出囗罵我男人,罵得委實過份了。我老公命不由人,他也不愿意生病啊,可命不饒人嘛,他把我男人罵得那么慘,今天這算是輕的。再有下次你試試看。”
  誰都沒有想到一個瘦瘦弱弱的女子,發起脾氣來竟是這般強悍。
  葉子固定在這里賣菜有小半年了,關于她的事左鄰右舍還真不知情,只知道無論多忙都不見她男人,今天這一說,聽得更是摸不著頭腦。
  葉子收拾好了菜,抬頭對著白癜風說:“以后踏踏實實做人,我男人我頂著,不關你半毛錢關系。以后若再敢說我男人半點不是,你這頭挨得可不是這么一下的事,你給我記牢了。今天就讓你了。”說完葉子騎上三輪車走了。
  啤酒肚疑惑地問白癜風:“到處都是你惹事,說吧到底怎么回事兒?你罵他男人干嘛?”
  白癜風揉揉他雞窩似的頭,抖出來些愣頭青渣渣子:“這婆姨不好惹。他男子癱瘓在床,是個廢人,有個丫頭今年剛上幼兒園,就這么簡單。我就納悶了,跟個廢人過個什么日子嘛,怎么就不正眼看我一眼呢?”
  啤酒肚總算聽了個所以,打趣道:“你小子心術不正,得改,不然挨十次打都是活該。”說著在白癜風頭上敲了一下。“唉呀媽呀,我的頭……”
  白癜風連忙抱住了頭。
  啤酒肚轉過身滑稽的向他說:“活該。”!
  自那次以后再沒有任何人對葉子以及她的攤位動過歪心思。日子就這樣波瀾不驚的過著,葉子就這樣二十年如一日地賣菜,倒也安逸。這期間她給大軍買了輪椅,大軍學會了做飯,給葉子減輕了些許的負擔。
  后來流行起了電動三輪車,葉子有了一定的積蓄后就換了一輛,天氣好的時候,她帶著大軍去攤位賣菜,也讓大軍透透氣,散散心。
  葉子這樣一個美人,卻有這樣一個男人,這成了早市上人們的談資,更是一道亮麗的風景。
  萌萌上大學那年,葉子給大軍買了一輛電動遙控輪椅。這樣,葉子每天去大市場批菜時就把大軍挪到輪椅上,葉子批好菜就直接去早市了。當大軍坐著電動搖控輪椅第一次提著早餐去早市時,看到的人不再是指指點點,而是響亮的掌聲!而葉子更是濕了眼眶,此刻她吃得何止是圍城中最豐盛的早餐,她為今天的大軍而驕傲!其實濕了眼眶的又何止是葉子。
  生活不會偏愛任何人,風雨人生,相遇不易,相愛容易,相處更難!葉子飽含自身經歷,為大軍,為萌萌有個圓滿的人生,付出了一生最美的年華;大軍的不幸人生蘊含著萬幸,沒有葉子,就不會大軍的今天。面對病魔他們是不幸的,而面對實實在在的人間煙火,也許他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因為比起那些四肢健全而逃避生活中困難的人,他們的人生是傳奇,更是現實中的神話!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桃花雪
下一篇:肋骨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