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傷,流淌成河(小說)

其實故事還將連續,
  我們只是在等待。
  直到過了許多年后的今天,
  過了許多年后的我,
  才明白許多年前的你,
  為什么有許多許多的沉默
   — 題記
  1
  水庫大壩上。
  人山人海,人們在圍觀一場死亡的盛宴。
  我看到他被全副武裝的法警押著,走向那個終結生命的一片綠油油的草坡。
  他的后背對著心臟的部位有一個白色的繩結,那是方便法警行刑時瞄準的死結。
  一切準備就緒,生命的終結在分秒間徘徊。
  他回頭在人群中尋覓,我根本不用躲避,他早已鎖定了我。
  我們彼此凝視。
  我是不是該掉幾滴眼淚,或者回報悲涼留戀的微笑。
  但我什么也沒做,和他一樣冷漠的表情。
  我看到那雙眼里射出一道寒光,連恐懼也沒有。
  砰!砰砰!槍響過后,那眼神瞬間暗滅了,我竟忘了身處何地。
  那張我曾經無比熟悉的臉,那雙如星光一樣燦爛的眸子,馬上如火苗一樣熄滅了。
  槍聲震碎了我的眼淚,他躺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身下是汩汩流出的鮮血。
  他去了另一個世界,我好心痛,好想抱抱他。
  法警拖著他從我的眼前走過,我傻傻的愣在那,不知所為。陽光晃在草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窄窄的血跡。
  有沒有人知道,剛才那個倒在血泊中的人,是我的摯愛,那個叫小蟲的男孩。
  寫到這里,誰都知道我要回憶了,是的,如今,我只剩下回憶了。
  2
  我讀高中時一個閨蜜,我叫她喵喵。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總喜歡往我肩膀上靠,靠的時候,還要“喵喵”的叫幾聲。我說,你是不是貓咪變的,她就瞇縫著眼睛看我,很有女孩兒味。
  喵喵個子小小的,微胖,但眼睛大大的圓圓的,睫毛還向上翹著,突閃突閃地看人。陽光從窗外爬進來,照在喵喵的身上,萌萌噠可愛極了。
  喵喵叫我豬豬,不是我體型像,而是我懶,總丟三落四,不愛收拾東西,書桌上亂七八糟。豬豬就豬豬吧,反正我又長得不像豬。
  我們每天學習吃飯睡覺,睡覺吃飯學習,有時還到校門口的小攤上陶些鐘愛的小玩意。
  如果日子就這樣平平靜靜的無波無瀾的過下去也挺好的,但生活總喜歡上演影視劇中的很狗血的橋段。
  他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他的出現,讓我的生活和學習一切就亂了。
  3
  那天早上,我正往教室里走去,在教室門口看到一個戴著黑色絨線帽的男孩。
  我一抬頭,便看清了他的面目。個子高高的,臉頰清瘦而輪廓分明。久未修剪的鬢角發絲很長,在風中凌亂。大眼睛黑而明亮,目光溫和而沉靜。
  他正好往我這邊無意一瞥,和我目光不期而遇。就像小說中男女主角的邂逅一樣,我們彼此一愣,在對方的眼里讀到了久違的熟悉,像認識了好久的舊友。
  我一時竟回不過神來,呆愣著。
  他倒先開口,帶著磁性的男聲像從天邊傳過來:
  嗨,你好,我找緣羽。
  緣羽是喵喵的大名。
  啊?…
  我有點慌亂,不知所措。
  喵喵還未來,他便在旁邊等。
  你,你是她?……
  我鼓足勇氣問。
  以前的朋友。
  他寬厚一笑。
  不一會兒,喵喵過來了,看到男孩時,眼睛一亮,很興奮的樣子。
  我想我該回班了。過了好一會兒,喵喵興高采烈的回來了,把一直在發愣的拉回了現實。
  喵喵,他誰啊?
  他呀,我初中時認識的的朋友,比我高兩屆,現在在三中讀高三………
  喵喵開始手舞足蹈的講他們的過往,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喵喵太興奮了,以至于口水都噴到了我的臉上。
  對于喵喵的長篇故事,我聽得心不在焉,我在焉的是那個男孩。
  整個那一天,我無心上課,精神恍恍惚惚,神不守舍。下課的鈴聲把我震醒了,仿佛睡夢中醒來。我一把抓住背書包要走的喵喵:
  今天那個找你的男孩叫什么?
  怎么呢?想認識他嗎?他長得可帥啦。
  喵喵表情復雜的看著我。
  不怎么啊,隨便問問。
  你就叫他小崇吧,艾小崇。
  什么?小蟲?怎么取個這么怪的名字?
  
  4
  從此,我們三個人便玩在一起了。
  我們時常會到護城河河畔玩上一整天。河畔上綠草如茵,楊柳依依;鳥雀兒在樹丫間鳴叫嬉戲;說不出名字的細碎的野花點綴在萬綠叢中;柔風吹拂,親吻著我們的肌膚。
  我們躺在草地上,沒有條理的聊彼此的過去,聊學習,聊未來,聊女孩子喜歡的化妝美食,也聊男孩喜歡的游戲。
  從中我漸漸知道了關于小蟲的一些身世和家庭情況。
  小蟲成長在一個單親家庭,媽媽沒有工作,且有病,常年要吃藥維持。雖有城市低保,但那點微薄的收入,只不過杯水車薪。一家人的生活開銷還得靠小蟲在外打零工來補貼。
  小蟲干過很多活計。給人家拉煤,將藕煤從一樓搬到高樓;給飯店、酒樓送外賣,給人家下水管道疏通維修,…他是一個很懂事很能干很勤快的男孩。
  我們有時會聊到一個感興趣的話題:
  將來有一天我們有錢了,有很多錢了,我們會怎么發呢?
  喵喵說,我要買好多衣服,名牌的新衣服。
  我說,我要吃山珍海味,吃遍天下美食。
  只有小蟲說,我要給媽治病,治好媽的病,帶媽去旅游,然后還要找到我爸。
  小蟲剛一提到“爸”這個字眼,話頭就打住了,定定的看著遠處。
  5
  有一次,我和小蟲來到我們經常來的護城河河畔,這是我和小蟲第一次單獨相處。
  我很興奮,買了好多零食和幾瓶啤酒。我們大口的喝著啤酒,一瓶接一瓶。喝著喝著話就多起來。滿臉緋紅的小蟲竟聊起了他以前從不愿意提及的爸爸。
  那時候我們一家三口挺幸福的,爸爸和媽媽在同一家國營企業上班,我讀幼兒園小班。我記得每個星期天爸爸媽媽都要帶我去市里最大的游樂場玩耍,坐令人驚悚的摩天輪,騎超好玩的旋轉木馬,還有吊秋千,踩蹺蹺板,玩滑梯什么的。每一次都要讓我玩個盡興。
  爸爸媽媽和和睦睦,從沒見他們吵過架,辯過嘴,紅過臉。爸爸對我挺好的,經常給我買各種各樣的玩具,給我講各種各樣的童話故事。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家里的熊貓寶寶,被大人們捧在手里,放在心里。被寵愛著,被呵護著。有爸爸,有媽媽,有我,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不知怎么了,在我上幼兒園大班的時候,爸爸媽媽就開始吵架了,越吵越兇,越吵越大,吵到左鄰右舍都來勸架,甚至鄉下的爺爺奶奶都來了。
  再后來,爸爸就離家出走了。聽媽媽說,爸爸和他的女徒弟私奔了,工作也沒要了,去了南方的城市。
  爸爸的出走,對媽媽的打擊是致命的,整宿整宿的不睡覺,整天整天的不吃東西,對我也是不理不睬,不管不問,精神狀況越來越糟糕。終于,上不成班了,一直病休在家。
  我挺恨我爸的,為了一個女人,為了所謂的愛情,拋家棄子,這是多么自私的男人!一個沒有擔當沒有責任心的男人就不配成家立業!
  但我恨歸恨,那個人畢竟是我爸爸,給了我生命,也曾經陪伴了我一段美好的童年。他那樣做,也許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苦衷。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有爸有媽的孩子,他們有完整的家,完整的愛,多么幸福啊!
  現在我只想考上大學,畢業了找一份好工作。等賺到錢了,治好媽媽的病,好好的孝敬她。
  我們雙手抱膝,背靠著背坐著。我一直沒插話,只是靜靜的傾聽。
  然然,這是我爸的照片,給你看看吧。
  艾小蟲轉過頭,把一張很老舊的彩色照片遞給我。
  這是小蟲他爸年輕時照片,我不禁吃了一驚。
  小蟲,這是你的照片吧?我笑著問。和你一模一樣耶。
  不是的,我爸的。他年輕時的照片。
  清秀的臉,濃黑的眉,大而有神的眼睛,有棱有角的輪廓。小蟲和他爸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小蟲他爸的基因真強大。
  我告訴小蟲,我和他一樣,也是單親家庭。聽媽媽講,爸爸原來也在國營企業上班。那時社會上正興起下海經商的熱潮。爸爸不甘心就這樣在國營企業渾渾噩噩的混一輩子,不顧媽媽的強烈反對,辭職下海了。
  臨走,給媽媽撂下一句狠話:不混個出人頭地,決不回來見我們母女!
  這么多年來,再無關于爸爸的消息,媽媽也漸漸死心,就當這個人從來不曾在我們生命里出現過一樣。
  好在媽媽是一個自尊自強,內心堅強的女人,把悲傷和不幸藏在心里,努力工作,從一個普通工人干到了業務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所以,同樣是單親家庭,我卻比小蟲過得富足而輕松。
  時間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小蟲起身要回家了,我卻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起身。我把頭靠在他的懷里,揚起臉,滿臉嬌羞的看著他:
  小蟲我喜歡你。
  然然,我也是。
  他俯下身子,用手開始溫柔地撫摸我黑發,…
  我把我的初吻獻給了我的初戀,獻給了我的最愛。
  因為彼此相同的家庭背景,相同的人生際遇,我和艾小蟲的關系更加親密融洽了。
  6
  自從我和艾小蟲單獨相處之后,喵喵開始漸漸的疏遠我。放學了,也不再和我一起回家。不是一個人先走了,就是下課鈴響后,裝出埋頭苦讀的樣子賴在教室不走。我想等她,她總是顯得不厭煩的催我先走,說她還要做幾道題目。
  女孩的心思是敏感的,我當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愛情總是自私的,為了愛,我可以拋棄友誼。我干脆光明正大的和小蟲開啟了二人世界的甜蜜之旅,留下形單影只的喵喵。
  人們常說,影視劇的劇情很狗血很傳奇。其實有好多人的生活比影視劇劇情更狗血更富傳奇色彩。比如我,林然然。
  那一天,我放月假在家。這是難得的機會,為備戰高考苦逼了一個月的我,還在睡房里蒙頭大睡。突然,樓下傳來的人群的喧嘩聲把我吵醒了。
  我推開窗戶往下一看,看到的陣勢把我下了一跳:
  樓下的馬路上,一輛深灰色限量版頂級豪車蘭博基尼,停在我家一樓的樓梯口,四個西裝筆挺,戴著墨鏡的平頭男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人,走下車來。
  那男人約莫四十多歲,穿著一身十分考究的名牌運動休閑裝,留著小背頭,頭發雖然已有些花白,但梳理得一絲不茍,油光發亮。
  他身材挺拔,濃眉大眼,輪廓堅硬,皮膚白皙細膩。一看氣質神采,就能猜出這是一個春風得意,事業有成的鉆石級成功人士。
  7
  看到他的模樣,我莫名其妙的覺得這個從天而降的大神,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里見過。但到底在哪里見過了,我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我母親激動得語無倫次,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哭哭滴滴,牽著那個男人的手,欲罷不能。男人和身邊的人耳語了幾句,把媽媽帶進了那一輛豪車里,四周由幾個黑衣人守著,不讓外人靠近。
  這一幕幕看得我懵懵懂懂,云里霧里,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就像是在夢境里,或者在看一部狗血劇。
  良久,媽媽從車里出來,兩眼哭得紅腫的臉上掛著欣慰笑容。
  那男人又走向我,仔細端詳了我一會兒,然后用手輕輕拍了拍我肩膀,高興地說:
  你是林然然吧!長這么高了,真漂亮。
  然然,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媽媽在旁邊催促著我喊爸爸。
  ……我,我,……爸……
  平時伶牙俐齒的我緊張得口吃了。其實也不全是緊張,要我突然對一個陌生的男人開口喊爸爸,我實在開不了口。
  沒關系的,慢慢來。
  男人滿臉慈祥的看著我,親切地說道。
  這位從天而降的爸爸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巨大的問號砸在我頭上,直接把我砸懵了。
  那一行人,并沒有停留多久,就開車離開了。甚至都沒有上樓在我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家常。
  恍然間,我覺得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我的幻覺,在夢里發生的場景。其實,什么也沒有發生。
  然而,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發生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坐在她身邊。和我講了許久,告訴了我許多。
  那個天天在央視頻道,黃金時段播放明星廣告的大名鼎鼎的林川藥業集團的董事長,他竟然是我,林然然———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的爸爸,親爸爸!
  哇塞!這也太魔幻了吧!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時候,生活中的奇幻情節,命運的變化莫測完全超出人的想象,讓人驚訝的大跌眼鏡。
  林川先生,也就我的富豪爸爸,當年拋下我們母女后,趁著海外淘金的熱潮,去了日本。當時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是全世界經濟最繁榮的經濟體之一。爸爸從底層打工干起,一邊打工,一邊堅持學習。后來,讀了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畢業后,和幾個日本的中國人創辦了醫藥公司。隨著公司越做越大,就逐漸發展成一家以藥業為主體的跨國集團公司——林川藥業。
  為什么爸爸這么久都不來找我們母女呢?按爸爸說法:一是他不等到真正的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不會來找我們。二是爸爸找了一個極有背景的女人,成了新家,不想節外生枝。
  由于一心忙于事業,沒注意休息調養,身體一直不太健康。和那個女人沒有生育子女,過著丁克家庭的生活。
  
  8
  對于我的富豪老爸是如何發跡的,他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生究竟是怎樣的?其實我并不在乎也并不關心。我在乎的是我現在成了豪門千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有錢人。
  我開始兌現我對喵喵和小蟲的承諾:
  等我有錢了,我會怎么發?我說等我有錢了,我要請你們兩個小伙伴下館子,進酒樓,海吃胡喝,吃遍天下美食。
  但我并不像那些一夜暴富的暴發戶一樣,到處炫富顯擺,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有錢人。
  我刻意的保持內斂和低調,我沒有和任何人包括喵喵和小蟲,暴露自己有錢人的身份,更不會說在電視上鋪天蓋地做廣告的林川藥業的老板是我的親老爸。其實故事還將連續,
  我們只是在等待。
  直到過了許多年后的今天,
  過了許多年后的我,
  才明白許多年前的你,
  為什么有許多許多的沉默
   — 題記
  1
  水庫大壩上。
  人山人海,人們在圍觀一場死亡的盛宴。
  我看到他被全副武裝的法警押著,走向那個終結生命的一片綠油油的草坡。
  他的后背對著心臟的部位有一個白色的繩結,那是方便法警行刑時瞄準的死結。
  一切準備就緒,生命的終結在分秒間徘徊。
  他回頭在人群中尋覓,我根本不用躲避,他早已鎖定了我。
  我們彼此凝視。
  我是不是該掉幾滴眼淚,或者回報悲涼留戀的微笑。
  但我什么也沒做,和他一樣冷漠的表情。
  我看到那雙眼里射出一道寒光,連恐懼也沒有。
  砰!砰砰!槍響過后,那眼神瞬間暗滅了,我竟忘了身處何地。
  那張我曾經無比熟悉的臉,那雙如星光一樣燦爛的眸子,馬上如火苗一樣熄滅了。
  槍聲震碎了我的眼淚,他躺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身下是汩汩流出的鮮血。
  他去了另一個世界,我好心痛,好想抱抱他。
  法警拖著他從我的眼前走過,我傻傻的愣在那,不知所為。陽光晃在草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窄窄的血跡。
  有沒有人知道,剛才那個倒在血泊中的人,是我的摯愛,那個叫小蟲的男孩。
  寫到這里,誰都知道我要回憶了,是的,如今,我只剩下回憶了。
  2
  我讀高中時一個閨蜜,我叫她喵喵。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總喜歡往我肩膀上靠,靠的時候,還要“喵喵”的叫幾聲。我說,你是不是貓咪變的,她就瞇縫著眼睛看我,很有女孩兒味。
  喵喵個子小小的,微胖,但眼睛大大的圓圓的,睫毛還向上翹著,突閃突閃地看人。陽光從窗外爬進來,照在喵喵的身上,萌萌噠可愛極了。
  喵喵叫我豬豬,不是我體型像,而是我懶,總丟三落四,不愛收拾東西,書桌上亂七八糟。豬豬就豬豬吧,反正我又長得不像豬。
  我們每天學習吃飯睡覺,睡覺吃飯學習,有時還到校門口的小攤上陶些鐘愛的小玩意。
  如果日子就這樣平平靜靜的無波無瀾的過下去也挺好的,但生活總喜歡上演影視劇中的很狗血的橋段。
  他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他的出現,讓我的生活和學習一切就亂了。
  3
  那天早上,我正往教室里走去,在教室門口看到一個戴著黑色絨線帽的男孩。
  我一抬頭,便看清了他的面目。個子高高的,臉頰清瘦而輪廓分明。久未修剪的鬢角發絲很長,在風中凌亂。大眼睛黑而明亮,目光溫和而沉靜。
  他正好往我這邊無意一瞥,和我目光不期而遇。就像小說中男女主角的邂逅一樣,我們彼此一愣,在對方的眼里讀到了久違的熟悉,像認識了好久的舊友。
  我一時竟回不過神來,呆愣著。
  他倒先開口,帶著磁性的男聲像從天邊傳過來:
  嗨,你好,我找緣羽。
  緣羽是喵喵的大名。
  啊?…
  我有點慌亂,不知所措。
  喵喵還未來,他便在旁邊等。
  你,你是她?……
  我鼓足勇氣問。
  以前的朋友。
  他寬厚一笑。
  不一會兒,喵喵過來了,看到男孩時,眼睛一亮,很興奮的樣子。
  我想我該回班了。過了好一會兒,喵喵興高采烈的回來了,把一直在發愣的拉回了現實。
  喵喵,他誰啊?
  他呀,我初中時認識的的朋友,比我高兩屆,現在在三中讀高三………
  喵喵開始手舞足蹈的講他們的過往,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喵喵太興奮了,以至于口水都噴到了我的臉上。
  對于喵喵的長篇故事,我聽得心不在焉,我在焉的是那個男孩。
  整個那一天,我無心上課,精神恍恍惚惚,神不守舍。下課的鈴聲把我震醒了,仿佛睡夢中醒來。我一把抓住背書包要走的喵喵:
  今天那個找你的男孩叫什么?
  怎么呢?想認識他嗎?他長得可帥啦。
  喵喵表情復雜的看著我。
  不怎么啊,隨便問問。
  你就叫他小崇吧,艾小崇。
  什么?小蟲?怎么取個這么怪的名字?
  
  4
  從此,我們三個人便玩在一起了。
  我們時常會到護城河河畔玩上一整天。河畔上綠草如茵,楊柳依依;鳥雀兒在樹丫間鳴叫嬉戲;說不出名字的細碎的野花點綴在萬綠叢中;柔風吹拂,親吻著我們的肌膚。
  我們躺在草地上,沒有條理的聊彼此的過去,聊學習,聊未來,聊女孩子喜歡的化妝美食,也聊男孩喜歡的游戲。
  從中我漸漸知道了關于小蟲的一些身世和家庭情況。
  小蟲成長在一個單親家庭,媽媽沒有工作,且有病,常年要吃藥維持。雖有城市低保,但那點微薄的收入,只不過杯水車薪。一家人的生活開銷還得靠小蟲在外打零工來補貼。
  小蟲干過很多活計。給人家拉煤,將藕煤從一樓搬到高樓;給飯店、酒樓送外賣,給人家下水管道疏通維修,…他是一個很懂事很能干很勤快的男孩。
  我們有時會聊到一個感興趣的話題:
  將來有一天我們有錢了,有很多錢了,我們會怎么發呢?
  喵喵說,我要買好多衣服,名牌的新衣服。
  我說,我要吃山珍海味,吃遍天下美食。
  只有小蟲說,我要給媽治病,治好媽的病,帶媽去旅游,然后還要找到我爸。
  小蟲剛一提到“爸”這個字眼,話頭就打住了,定定的看著遠處。
  5
  有一次,我和小蟲來到我們經常來的護城河河畔,這是我和小蟲第一次單獨相處。
  我很興奮,買了好多零食和幾瓶啤酒。我們大口的喝著啤酒,一瓶接一瓶。喝著喝著話就多起來。滿臉緋紅的小蟲竟聊起了他以前從不愿意提及的爸爸。
  那時候我們一家三口挺幸福的,爸爸和媽媽在同一家國營企業上班,我讀幼兒園小班。我記得每個星期天爸爸媽媽都要帶我去市里最大的游樂場玩耍,坐令人驚悚的摩天輪,騎超好玩的旋轉木馬,還有吊秋千,踩蹺蹺板,玩滑梯什么的。每一次都要讓我玩個盡興。
  爸爸媽媽和和睦睦,從沒見他們吵過架,辯過嘴,紅過臉。爸爸對我挺好的,經常給我買各種各樣的玩具,給我講各種各樣的童話故事。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家里的熊貓寶寶,被大人們捧在手里,放在心里。被寵愛著,被呵護著。有爸爸,有媽媽,有我,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不知怎么了,在我上幼兒園大班的時候,爸爸媽媽就開始吵架了,越吵越兇,越吵越大,吵到左鄰右舍都來勸架,甚至鄉下的爺爺奶奶都來了。
  再后來,爸爸就離家出走了。聽媽媽說,爸爸和他的女徒弟私奔了,工作也沒要了,去了南方的城市。
  爸爸的出走,對媽媽的打擊是致命的,整宿整宿的不睡覺,整天整天的不吃東西,對我也是不理不睬,不管不問,精神狀況越來越糟糕。終于,上不成班了,一直病休在家。
  我挺恨我爸的,為了一個女人,為了所謂的愛情,拋家棄子,這是多么自私的男人!一個沒有擔當沒有責任心的男人就不配成家立業!
  但我恨歸恨,那個人畢竟是我爸爸,給了我生命,也曾經陪伴了我一段美好的童年。他那樣做,也許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苦衷。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有爸有媽的孩子,他們有完整的家,完整的愛,多么幸福啊!
  現在我只想考上大學,畢業了找一份好工作。等賺到錢了,治好媽媽的病,好好的孝敬她。
  我們雙手抱膝,背靠著背坐著。我一直沒插話,只是靜靜的傾聽。
  然然,這是我爸的照片,給你看看吧。
  艾小蟲轉過頭,把一張很老舊的彩色照片遞給我。
  這是小蟲他爸年輕時照片,我不禁吃了一驚。
  小蟲,這是你的照片吧?我笑著問。和你一模一樣耶。
  不是的,我爸的。他年輕時的照片。
  清秀的臉,濃黑的眉,大而有神的眼睛,有棱有角的輪廓。小蟲和他爸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小蟲他爸的基因真強大。
  我告訴小蟲,我和他一樣,也是單親家庭。聽媽媽講,爸爸原來也在國營企業上班。那時社會上正興起下海經商的熱潮。爸爸不甘心就這樣在國營企業渾渾噩噩的混一輩子,不顧媽媽的強烈反對,辭職下海了。
  臨走,給媽媽撂下一句狠話:不混個出人頭地,決不回來見我們母女!
  這么多年來,再無關于爸爸的消息,媽媽也漸漸死心,就當這個人從來不曾在我們生命里出現過一樣。
  好在媽媽是一個自尊自強,內心堅強的女人,把悲傷和不幸藏在心里,努力工作,從一個普通工人干到了業務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所以,同樣是單親家庭,我卻比小蟲過得富足而輕松。
  時間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小蟲起身要回家了,我卻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起身。我把頭靠在他的懷里,揚起臉,滿臉嬌羞的看著他:
  小蟲我喜歡你。
  然然,我也是。
  他俯下身子,用手開始溫柔地撫摸我黑發,…
  我把我的初吻獻給了我的初戀,獻給了我的最愛。
  因為彼此相同的家庭背景,相同的人生際遇,我和艾小蟲的關系更加親密融洽了。
  6
  自從我和艾小蟲單獨相處之后,喵喵開始漸漸的疏遠我。放學了,也不再和我一起回家。不是一個人先走了,就是下課鈴響后,裝出埋頭苦讀的樣子賴在教室不走。我想等她,她總是顯得不厭煩的催我先走,說她還要做幾道題目。
  女孩的心思是敏感的,我當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愛情總是自私的,為了愛,我可以拋棄友誼。我干脆光明正大的和小蟲開啟了二人世界的甜蜜之旅,留下形單影只的喵喵。
  人們常說,影視劇的劇情很狗血很傳奇。其實有好多人的生活比影視劇劇情更狗血更富傳奇色彩。比如我,林然然。
  那一天,我放月假在家。這是難得的機會,為備戰高考苦逼了一個月的我,還在睡房里蒙頭大睡。突然,樓下傳來的人群的喧嘩聲把我吵醒了。
  我推開窗戶往下一看,看到的陣勢把我下了一跳:
  樓下的馬路上,一輛深灰色限量版頂級豪車蘭博基尼,停在我家一樓的樓梯口,四個西裝筆挺,戴著墨鏡的平頭男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人,走下車來。
  那男人約莫四十多歲,穿著一身十分考究的名牌運動休閑裝,留著小背頭,頭發雖然已有些花白,但梳理得一絲不茍,油光發亮。
  他身材挺拔,濃眉大眼,輪廓堅硬,皮膚白皙細膩。一看氣質神采,就能猜出這是一個春風得意,事業有成的鉆石級成功人士。
  7
  看到他的模樣,我莫名其妙的覺得這個從天而降的大神,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里見過。但到底在哪里見過了,我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我母親激動得語無倫次,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哭哭滴滴,牽著那個男人的手,欲罷不能。男人和身邊的人耳語了幾句,把媽媽帶進了那一輛豪車里,四周由幾個黑衣人守著,不讓外人靠近。
  這一幕幕看得我懵懵懂懂,云里霧里,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就像是在夢境里,或者在看一部狗血劇。
  良久,媽媽從車里出來,兩眼哭得紅腫的臉上掛著欣慰笑容。
  那男人又走向我,仔細端詳了我一會兒,然后用手輕輕拍了拍我肩膀,高興地說:
  你是林然然吧!長這么高了,真漂亮。
  然然,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媽媽在旁邊催促著我喊爸爸。
  ……我,我,……爸……
  平時伶牙俐齒的我緊張得口吃了。其實也不全是緊張,要我突然對一個陌生的男人開口喊爸爸,我實在開不了口。
  沒關系的,慢慢來。
  男人滿臉慈祥的看著我,親切地說道。
  這位從天而降的爸爸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巨大的問號砸在我頭上,直接把我砸懵了。
  那一行人,并沒有停留多久,就開車離開了。甚至都沒有上樓在我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家常。
  恍然間,我覺得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我的幻覺,在夢里發生的場景。其實,什么也沒有發生。
  然而,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發生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坐在她身邊。和我講了許久,告訴了我許多。
  那個天天在央視頻道,黃金時段播放明星廣告的大名鼎鼎的林川藥業集團的董事長,他竟然是我,林然然———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的爸爸,親爸爸!
  哇塞!這也太魔幻了吧!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時候,生活中的奇幻情節,命運的變化莫測完全超出人的想象,讓人驚訝的大跌眼鏡。
  林川先生,也就我的富豪爸爸,當年拋下我們母女后,趁著海外淘金的熱潮,去了日本。當時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是全世界經濟最繁榮的經濟體之一。爸爸從底層打工干起,一邊打工,一邊堅持學習。后來,讀了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畢業后,和幾個日本的中國人創辦了醫藥公司。隨著公司越做越大,就逐漸發展成一家以藥業為主體的跨國集團公司——林川藥業。
  為什么爸爸這么久都不來找我們母女呢?按爸爸說法:一是他不等到真正的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不會來找我們。二是爸爸找了一個極有背景的女人,成了新家,不想節外生枝。
  由于一心忙于事業,沒注意休息調養,身體一直不太健康。和那個女人沒有生育子女,過著丁克家庭的生活。
  
  8
  對于我的富豪老爸是如何發跡的,他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生究竟是怎樣的?其實我并不在乎也并不關心。我在乎的是我現在成了豪門千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有錢人。
  我開始兌現我對喵喵和小蟲的承諾:
  等我有錢了,我會怎么發?我說等我有錢了,我要請你們兩個小伙伴下館子,進酒樓,海吃胡喝,吃遍天下美食。
  但我并不像那些一夜暴富的暴發戶一樣,到處炫富顯擺,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有錢人。
  我刻意的保持內斂和低調,我沒有和任何人包括喵喵和小蟲,暴露自己有錢人的身份,更不會說在電視上鋪天蓋地做廣告的林川藥業的老板是我的親老爸。
  我請他們的時候,只是說是在國外刊物上寫稿賺的稿費,西方國家稿酬豐厚。
  我們在市里最豪華最貴的酒樓狠狠吃了一頓山珍海味,喝了超貴的XO,超燃的法國白蘭地。喝得醉醺醺回來,直接進了五星級酒店,住了一宿總統套房。
  第二天從酒店出來后,在高檔的服裝專賣店給小蟲和喵喵買了幾套春夏秋冬四季的名牌服裝。
  最后分手回家的時候,數也沒數,每一個人給了他們一沓百元大鈔。
  雖然最后他們堅決拒收了我的錢,但我一番大神一般的操作,還是讓他們瞠目結舌一愣一愣的盯著我看了好久。
  小蟲還特意關切地問道:
  然然,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就那么有錢呢?你可不要干傻事啊?要賺光明正大的錢哦!
  看你說的,我不偷不搶,不賭不騙,本小姐的錢干干凈凈。
  然然,難道你傍上了一個富豪干爹?
  喵喵腦洞大開。
  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都不由自主的大笑起來。
  那天我剛回到家,媽媽就火急火燎從沙發上蹦起來,一把抓住我,又急又氣說道:
  然然,你這兩天跑到哪里瘋去了?打你電話也不接,急死我了。
  和喵喵和小蟲玩了幾天,我答應過他們的。沒事,不要擔心。
  然然,你要把心放在學習上,你爸爸對你期望很大的。
  媽媽自從有錢老爸回來看了她之后,她一直請假在家,忙于在外應酬。她教訓了我一頓之后,就開車出去了。
  我意猶未盡,在客廳里來回踱步。
  突然,在客廳的墻壁上多出了一個裝幀精美的相框,相框里框著一張老舊的彩色照片。
  我湊近一看,頓時傻眼了:
  怎么小蟲他爸爸年輕的照片會莫名其妙的掛在我家墻壁上呢?我又仔仔細細看了好久,沒錯啊,這就是小蟲他爸的照片啊!!!
  小蟲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給我看過他爸的照片,我很有映象。
  這是怎么回事呢?我陷入沉思。
  良久,我幡然大悟。
  天啦!怎么會這樣呢?一瞬間,我覺得天旋地轉。
  難道我媽就是搶走小蟲他爸的第三者!我的富豪老爸也是小蟲的親爸!我和小蟲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也難怪當我向媽媽問起我爸爸的事情時,媽媽總覺得不厭煩,不是閉口不言,就是大聲說,你爸早死了。
  自己小三的身份總羞于啟口的,更何況自己又被我爸拋棄,成了和小蟲媽媽一樣的被遺棄者。
  我的腦子里翻江倒海,驚濤駭浪。
  而且,而且,小蟲其實是和我有血緣關系的兄妹,我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哥哥談戀愛呢?那不是亂倫嗎?太丟人了!
  更讓我恐懼的是,艾小蟲也是和我一樣是林川藥業集團老板龐大資產的合法繼承人。和他相比,我明顯處于劣勢,我是女孩,他是男孩,中國人的心里普遍存在重男輕女的思想頑疾。爸爸肯定偏向于艾小蟲,如果有朝一日找到了艾小蟲,發現他是一個人品優秀,陽光帥氣的男孩子,一定會更喜歡他。
  讓艾小蟲成為林氏集團的接班人肯定成為富豪爸爸的不二選擇!
  現在,艾小蟲不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競爭者!甚至是仇人!
  這太怕了!我決不接受這樣的結局!決不接受這樣的命運!
  我要絕地反擊!
  那時幾乎要瘋狂的我,也想過這樣一個疑問:
  作為同父異母的兄妹,我們為什么不同姓?我當時是這樣解釋的:
  艾小蟲的媽媽姓艾,那個女人恨透了背叛她的男人,把孩子改姓了。
  9
  我不再和艾小蟲喵喵他們親近,刻意遠遠的避開他們。有時在路上遇到了他們,早早的就躲開了,有時自己沒留神,偶遇了他們,也把眼睛看向別處,裝作沒看見,高傲的仰著頭揚長而去。有一次,喵喵還追上來喊我,我也一副冷漠的表情,不理不睬。
  我變得無心讀書,經常逃課。晚上進卡拉OK廳,泡酒吧,逛溜冰場,和那些染著五顏六色頭發的街頭古惑者混在一起,成天跳舞喝酒嗨皮,把自己活成一個小太妹。
  因為自己有意疏遠,艾小蟲沒有再來找過我,喵喵也開始拼命讀書。有時在課堂上和我無意間對視,那目光不再柔和,陌生而冷漠,我們曾經的友誼和歡樂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
  我清晰的記得那一天晚上,喵喵跑得滿頭大汗的在酒吧找到我,帶著哭腔告訴我一個驚人的事實:
  然然,不好了!艾小蟲出大事了!
  怎么呢?
  我不緊不慢問道。
  小蟲的媽媽的舊病發作了,放學回家的小蟲趕忙跑到藥店去買藥,在回家的路上,被兩個爛崽攔住,說他踩到了其中一個爛崽的鞋,要他賠禮道歉,糾纏了好一會兒。回到家后不久,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突然闖了進來,說有人打電話舉報艾小蟲買賣白粉。
  結果,警察在他買回來的藥品袋子里發現一包錫紙包裹的海洛因毒品。
  整整300G啊!夠槍斃幾回了!
  啊,怎么會呢?真看不出。
  我撇撇嘴角,故作鎮靜。
  一切順理成章的發展下去。艾小蟲被抓了,經過一番艱難的審訊之后,艾小蟲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犯罪證據確鑿,犯罪事實清楚,犯罪后果特別嚴重。年已滿承擔刑責的18歲年齡下限,被一審判了死刑。
  宣判的當天晚上,喵喵找到我,大哭起來,怎么勸也沒用,一直哭,哭得我心煩意亂,最后,我實在忍不住了,朝喵喵大吼:
  別他媽哭喪了,還沒死了!
  被我冷不丁的一聲吼,喵喵止住了哭聲,愣住了好一會兒,看了看我,然后又哭著跑向對面的馬路,她要去探監看小艾。她本來是想邀我一起去的,但一看到我態度,就更難過了。
  也許是太悲傷了,也許是對我的無情無義太寒心了,悲憤欲絕的她崩潰了。完全意識不到自己奔跑在車流涌動的馬路是多么的危險。
  喵喵被一輛疾駛而來的小車撞飛了。
  我看到喵喵嬌小的身軀像樹葉一樣的瓢起來……
  剎那間,整個世界凝固了,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那條馬路,是我們以前經常去護城河河畔必經的路,走了無數遍,那么熟悉。怎么就成了喵喵的黃泉路?
  人們不是說貓貓有九條命的嗎?怎么輕易的就去了呢?
  自從我做了富家小姐,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迷失了自己,我被有錢人的傲慢和偏見蒙蔽了雙眼,蒙蔽了認知!
  我的心痛得猶如萬箭穿心,猶如千刀萬剮。
  喵喵的突然離去,讓我的良知幡然醒悟。還有小蟲,小蟲他不該有那樣的結局……
  可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10
  我經常去看小蟲。每次在探監登記表上有關“與服刑人員關系”一欄,我總是慎重的寫下“兄妹關系”,這一點小蟲是不知道的,他一直把我當他最親密的人,最愛的戀人。
  小蟲消瘦了很多,高高的個子顯得更加單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冷眼的看著我,冷眼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我也不知道怎樣安慰他,對一個即將死去的人安慰還有意義嗎?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他,看一次就少一次吧。我想把每一次的印象都珍藏在心底 。
  他在我生命里成了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最后連背影也會消失無蹤。
  最后一次探監看小蟲,是在他被執行死刑的前一個月。
  我們隔著厚厚的屏障,小蟲把手貼在玻璃窗上,靜靜的看著我。我隨即也把手對準他的手掌放上去,然后無限哀傷的看向他。
  一瞬間,我感受到了來自小蟲手心的溫度,感受到了他的那一顆炙熱心臟的溫度。
  我拿起電話剛想說什么,小蟲卻突然放下電話跑了。
  我在這邊大喊:
  小蟲,我愛你!
  但他已經跑遠了,隔著隔音的玻璃,他永遠聽不到了。
  突然,小蟲停下來,轉過身,用手勢語對我說:
  永別了。
  我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記住他俊朗的面容,憂郁而深邃的目光;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把他完完整整的裝進我的心里。
  在小蟲生命的最后幾天,我幾乎崩潰了,整個世界坍塌了。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沒有曾想要和他生離死別。
  此時此刻,我真的愿意替他去死。
  
  11
  在小蟲的遺物中,有一封專門留給我的信。可我一直不敢撕開看那一封信。我知道我是沒有勇氣,沒有勇氣去面對良心的拷問。
  我一閉上眼,腦海就出現小蟲俊朗的臉,黑亮的眸,寬厚的肩膀,高高的個子。
  還有喵喵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和在陽光下會透明的頭發。
  我們奔跑在護城河河畔,藍天下白云悠悠,柔風送爽,一切那么美好。
  作為富二代,我的人生被安排得前程似錦。我高中畢業后,我留學日本,進入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在新的環境,新的地方,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我的新的同學,新的朋友看到的是一個清高、冷漠的富家大小姐。
  五年后,我回到祖國,進入林川藥業集團中國分部的一家制藥企業實習。
  時間是療治一切創傷的良藥。經過五年異國他鄉的求學經歷,我的曾經波瀾起伏的心里也漸漸平復,我決定開始嶄新的人生。
  當我一次出差經過小蟲的家門口,我不禁鬼使神差的停車下來,我決定去看看小蟲的媽媽艾阿姨。
  還是我熟悉的陳舊的筒子樓,屋里家具還是我熟悉的擺設,讓我有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
  不過我明顯的感覺到屋里流淌著一股溫暖安詳的氛圍。擺在窗臺上的兩盆康乃馨,在冬日暖陽的沐浴下,花開得燦爛多姿。
  艾阿姨的精神狀況比從前大為好轉,人也長胖了不少,見我到來,非常高興。熱情的招待我,把我按在沙發上,招呼我吃水果。
  我心里還是惴惴不安,只想稍坐會兒馬上就走。
  你過來陪陪然然吧!然然以前是小崇最好的朋友。
  艾阿姨朝陽臺上給花澆水的一個男人的背影喊道。
  好的,好的,我就來。那男人轉過身,朝我們走來。
  然然,這是小崇的爸爸,今年回來了。
  艾阿姨高興地介紹道。
  那男人微笑著看向我,我亦抬頭禮貌回應。
  我大吃了一驚,失聲道:
  爸!你怎么在這里?
  啊?你說什么?……
  男人很驚詫的看著我。
  我又看向他:
  這不是我爸!雖然五官相貌很像,但和我爸精神氣質有天然之別!
  我瞬間像被電流擊中,呆若木雞。
  須臾,,猛然醒悟。
  啊!……我大喊一聲,不顧一切的沖了出來。
  開車在馬路上瘋狂的飛馳。
  腦海里塵封的往事一幕幕反反復復的回放,……
  我,一個陰險毒辣的拜金女,為了金錢名利,竟設計陷害了我僅憑一張照片認定為同父異母哥哥的小蟲!
  那個我曾深深愛著的男孩,被我送進了萬丈深淵,我成了他生命的歸途!
  還有喵喵,我至親至愛的死黨,閨蜜,也因蛇蝎心腸的我而隕落在花季的年紀!
  我即使得到了許多年輕人夢寐以求的金錢名利事業,但我卻失去了生而為人最起碼的天良!
  我回到家,翻出了當年小蟲留給我的那一封信:
  然然,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不過,你不要太過悲傷,人生一世,誰都難逃一死。遺憾的是,我走得太早了一點。
  我知道,我是被冤枉的,那白粉是你找那群爛崽干得吧?那天,被那群爛崽糾纏,其中有一個人你經常和他在一起的。
  但你為什么要那樣做?!我最心愛的人卻要置我于死地!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那么狠心一定要我死呢?
  我永遠不知道答案了,就讓這個秘密隨我陪葬吧。
  我爸的照片留給你,我知道我爸會回來的,到時候,你一定要告訴我啊!有空常看看我媽,拜托了。
   ————曾經深愛你的小崇
  林然然呆呆傻坐著,沒有哭泣,沒有喊叫。
  因為眼淚哭干了,嗓子哭啞了。
  悲傷,流淌成河。
  林然然手里拽著那張照片,小蟲爸爸年輕時的照片,傻傻的看著。
  她媽媽走過來,問道:
  你怎么會有你爸的照片?
  媽媽想拿走那張照片,林然然死活不肯。
  照片里的男人,俊朗而溫柔,微笑看著她。
  畫外畫:
  護城河河畔上,三個少年躺在草坡上,問著一個有趣的問題:等有一天有錢了,你怎么發?
  一個說:我要買名牌服裝。
  一個說:我要吃盡天下美食。
  那個男孩說:我先治好我媽的病,然后找到我爸。
   (全篇完)
  
  (經網絡搜索非原創首發,現分享發表。)其實故事還將連續,
  我們只是在等待。
  直到過了許多年后的今天,
  過了許多年后的我,
  才明白許多年前的你,
  為什么有許多許多的沉默
   — 題記
  1
  水庫大壩上。
  人山人海,人們在圍觀一場死亡的盛宴。
  我看到他被全副武裝的法警押著,走向那個終結生命的一片綠油油的草坡。
  他的后背對著心臟的部位有一個白色的繩結,那是方便法警行刑時瞄準的死結。
  一切準備就緒,生命的終結在分秒間徘徊。
  他回頭在人群中尋覓,我根本不用躲避,他早已鎖定了我。
  我們彼此凝視。
  我是不是該掉幾滴眼淚,或者回報悲涼留戀的微笑。
  但我什么也沒做,和他一樣冷漠的表情。
  我看到那雙眼里射出一道寒光,連恐懼也沒有。
  砰!砰砰!槍響過后,那眼神瞬間暗滅了,我竟忘了身處何地。
  那張我曾經無比熟悉的臉,那雙如星光一樣燦爛的眸子,馬上如火苗一樣熄滅了。
  槍聲震碎了我的眼淚,他躺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身下是汩汩流出的鮮血。
  他去了另一個世界,我好心痛,好想抱抱他。
  法警拖著他從我的眼前走過,我傻傻的愣在那,不知所為。陽光晃在草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窄窄的血跡。
  有沒有人知道,剛才那個倒在血泊中的人,是我的摯愛,那個叫小蟲的男孩。
  寫到這里,誰都知道我要回憶了,是的,如今,我只剩下回憶了。
  2
  我讀高中時一個閨蜜,我叫她喵喵。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總喜歡往我肩膀上靠,靠的時候,還要“喵喵”的叫幾聲。我說,你是不是貓咪變的,她就瞇縫著眼睛看我,很有女孩兒味。
  喵喵個子小小的,微胖,但眼睛大大的圓圓的,睫毛還向上翹著,突閃突閃地看人。陽光從窗外爬進來,照在喵喵的身上,萌萌噠可愛極了。
  喵喵叫我豬豬,不是我體型像,而是我懶,總丟三落四,不愛收拾東西,書桌上亂七八糟。豬豬就豬豬吧,反正我又長得不像豬。
  我們每天學習吃飯睡覺,睡覺吃飯學習,有時還到校門口的小攤上陶些鐘愛的小玩意。
  如果日子就這樣平平靜靜的無波無瀾的過下去也挺好的,但生活總喜歡上演影視劇中的很狗血的橋段。
  他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他的出現,讓我的生活和學習一切就亂了。
  3
  那天早上,我正往教室里走去,在教室門口看到一個戴著黑色絨線帽的男孩。
  我一抬頭,便看清了他的面目。個子高高的,臉頰清瘦而輪廓分明。久未修剪的鬢角發絲很長,在風中凌亂。大眼睛黑而明亮,目光溫和而沉靜。
  他正好往我這邊無意一瞥,和我目光不期而遇。就像小說中男女主角的邂逅一樣,我們彼此一愣,在對方的眼里讀到了久違的熟悉,像認識了好久的舊友。
  我一時竟回不過神來,呆愣著。
  他倒先開口,帶著磁性的男聲像從天邊傳過來:
  嗨,你好,我找緣羽。
  緣羽是喵喵的大名。
  啊?…
  我有點慌亂,不知所措。
  喵喵還未來,他便在旁邊等。
  你,你是她?……
  我鼓足勇氣問。
  以前的朋友。
  他寬厚一笑。
  不一會兒,喵喵過來了,看到男孩時,眼睛一亮,很興奮的樣子。
  我想我該回班了。過了好一會兒,喵喵興高采烈的回來了,把一直在發愣的拉回了現實。
  喵喵,他誰啊?
  他呀,我初中時認識的的朋友,比我高兩屆,現在在三中讀高三………
  喵喵開始手舞足蹈的講他們的過往,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喵喵太興奮了,以至于口水都噴到了我的臉上。
  對于喵喵的長篇故事,我聽得心不在焉,我在焉的是那個男孩。
  整個那一天,我無心上課,精神恍恍惚惚,神不守舍。下課的鈴聲把我震醒了,仿佛睡夢中醒來。我一把抓住背書包要走的喵喵:
  今天那個找你的男孩叫什么?
  怎么呢?想認識他嗎?他長得可帥啦。
  喵喵表情復雜的看著我。
  不怎么啊,隨便問問。
  你就叫他小崇吧,艾小崇。
  什么?小蟲?怎么取個這么怪的名字?
  
  4
  從此,我們三個人便玩在一起了。
  我們時常會到護城河河畔玩上一整天。河畔上綠草如茵,楊柳依依;鳥雀兒在樹丫間鳴叫嬉戲;說不出名字的細碎的野花點綴在萬綠叢中;柔風吹拂,親吻著我們的肌膚。
  我們躺在草地上,沒有條理的聊彼此的過去,聊學習,聊未來,聊女孩子喜歡的化妝美食,也聊男孩喜歡的游戲。
  從中我漸漸知道了關于小蟲的一些身世和家庭情況。
  小蟲成長在一個單親家庭,媽媽沒有工作,且有病,常年要吃藥維持。雖有城市低保,但那點微薄的收入,只不過杯水車薪。一家人的生活開銷還得靠小蟲在外打零工來補貼。
  小蟲干過很多活計。給人家拉煤,將藕煤從一樓搬到高樓;給飯店、酒樓送外賣,給人家下水管道疏通維修,…他是一個很懂事很能干很勤快的男孩。
  我們有時會聊到一個感興趣的話題:
  將來有一天我們有錢了,有很多錢了,我們會怎么發呢?
  喵喵說,我要買好多衣服,名牌的新衣服。
  我說,我要吃山珍海味,吃遍天下美食。
  只有小蟲說,我要給媽治病,治好媽的病,帶媽去旅游,然后還要找到我爸。
  小蟲剛一提到“爸”這個字眼,話頭就打住了,定定的看著遠處。
  5
  有一次,我和小蟲來到我們經常來的護城河河畔,這是我和小蟲第一次單獨相處。
  我很興奮,買了好多零食和幾瓶啤酒。我們大口的喝著啤酒,一瓶接一瓶。喝著喝著話就多起來。滿臉緋紅的小蟲竟聊起了他以前從不愿意提及的爸爸。
  那時候我們一家三口挺幸福的,爸爸和媽媽在同一家國營企業上班,我讀幼兒園小班。我記得每個星期天爸爸媽媽都要帶我去市里最大的游樂場玩耍,坐令人驚悚的摩天輪,騎超好玩的旋轉木馬,還有吊秋千,踩蹺蹺板,玩滑梯什么的。每一次都要讓我玩個盡興。
  爸爸媽媽和和睦睦,從沒見他們吵過架,辯過嘴,紅過臉。爸爸對我挺好的,經常給我買各種各樣的玩具,給我講各種各樣的童話故事。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家里的熊貓寶寶,被大人們捧在手里,放在心里。被寵愛著,被呵護著。有爸爸,有媽媽,有我,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不知怎么了,在我上幼兒園大班的時候,爸爸媽媽就開始吵架了,越吵越兇,越吵越大,吵到左鄰右舍都來勸架,甚至鄉下的爺爺奶奶都來了。
  再后來,爸爸就離家出走了。聽媽媽說,爸爸和他的女徒弟私奔了,工作也沒要了,去了南方的城市。
  爸爸的出走,對媽媽的打擊是致命的,整宿整宿的不睡覺,整天整天的不吃東西,對我也是不理不睬,不管不問,精神狀況越來越糟糕。終于,上不成班了,一直病休在家。
  我挺恨我爸的,為了一個女人,為了所謂的愛情,拋家棄子,這是多么自私的男人!一個沒有擔當沒有責任心的男人就不配成家立業!
  但我恨歸恨,那個人畢竟是我爸爸,給了我生命,也曾經陪伴了我一段美好的童年。他那樣做,也許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苦衷。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有爸有媽的孩子,他們有完整的家,完整的愛,多么幸福啊!
  現在我只想考上大學,畢業了找一份好工作。等賺到錢了,治好媽媽的病,好好的孝敬她。
  我們雙手抱膝,背靠著背坐著。我一直沒插話,只是靜靜的傾聽。
  然然,這是我爸的照片,給你看看吧。
  艾小蟲轉過頭,把一張很老舊的彩色照片遞給我。
  這是小蟲他爸年輕時照片,我不禁吃了一驚。
  小蟲,這是你的照片吧?我笑著問。和你一模一樣耶。
  不是的,我爸的。他年輕時的照片。
  清秀的臉,濃黑的眉,大而有神的眼睛,有棱有角的輪廓。小蟲和他爸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小蟲他爸的基因真強大。
  我告訴小蟲,我和他一樣,也是單親家庭。聽媽媽講,爸爸原來也在國營企業上班。那時社會上正興起下海經商的熱潮。爸爸不甘心就這樣在國營企業渾渾噩噩的混一輩子,不顧媽媽的強烈反對,辭職下海了。
  臨走,給媽媽撂下一句狠話:不混個出人頭地,決不回來見我們母女!
  這么多年來,再無關于爸爸的消息,媽媽也漸漸死心,就當這個人從來不曾在我們生命里出現過一樣。
  好在媽媽是一個自尊自強,內心堅強的女人,把悲傷和不幸藏在心里,努力工作,從一個普通工人干到了業務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所以,同樣是單親家庭,我卻比小蟲過得富足而輕松。
  時間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小蟲起身要回家了,我卻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起身。我把頭靠在他的懷里,揚起臉,滿臉嬌羞的看著他:
  小蟲我喜歡你。
  然然,我也是。
  他俯下身子,用手開始溫柔地撫摸我黑發,…
  我把我的初吻獻給了我的初戀,獻給了我的最愛。
  因為彼此相同的家庭背景,相同的人生際遇,我和艾小蟲的關系更加親密融洽了。
  6
  自從我和艾小蟲單獨相處之后,喵喵開始漸漸的疏遠我。放學了,也不再和我一起回家。不是一個人先走了,就是下課鈴響后,裝出埋頭苦讀的樣子賴在教室不走。我想等她,她總是顯得不厭煩的催我先走,說她還要做幾道題目。
  女孩的心思是敏感的,我當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愛情總是自私的,為了愛,我可以拋棄友誼。我干脆光明正大的和小蟲開啟了二人世界的甜蜜之旅,留下形單影只的喵喵。
  人們常說,影視劇的劇情很狗血很傳奇。其實有好多人的生活比影視劇劇情更狗血更富傳奇色彩。比如我,林然然。
  那一天,我放月假在家。這是難得的機會,為備戰高考苦逼了一個月的我,還在睡房里蒙頭大睡。突然,樓下傳來的人群的喧嘩聲把我吵醒了。
  我推開窗戶往下一看,看到的陣勢把我下了一跳:
  樓下的馬路上,一輛深灰色限量版頂級豪車蘭博基尼,停在我家一樓的樓梯口,四個西裝筆挺,戴著墨鏡的平頭男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人,走下車來。
  那男人約莫四十多歲,穿著一身十分考究的名牌運動休閑裝,留著小背頭,頭發雖然已有些花白,但梳理得一絲不茍,油光發亮。
  他身材挺拔,濃眉大眼,輪廓堅硬,皮膚白皙細膩。一看氣質神采,就能猜出這是一個春風得意,事業有成的鉆石級成功人士。
  7
  看到他的模樣,我莫名其妙的覺得這個從天而降的大神,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里見過。但到底在哪里見過了,我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我母親激動得語無倫次,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哭哭滴滴,牽著那個男人的手,欲罷不能。男人和身邊的人耳語了幾句,把媽媽帶進了那一輛豪車里,四周由幾個黑衣人守著,不讓外人靠近。
  這一幕幕看得我懵懵懂懂,云里霧里,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就像是在夢境里,或者在看一部狗血劇。
  良久,媽媽從車里出來,兩眼哭得紅腫的臉上掛著欣慰笑容。
  那男人又走向我,仔細端詳了我一會兒,然后用手輕輕拍了拍我肩膀,高興地說:
  你是林然然吧!長這么高了,真漂亮。
  然然,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媽媽在旁邊催促著我喊爸爸。
  ……我,我,……爸……
  平時伶牙俐齒的我緊張得口吃了。其實也不全是緊張,要我突然對一個陌生的男人開口喊爸爸,我實在開不了口。
  沒關系的,慢慢來。
  男人滿臉慈祥的看著我,親切地說道。
  這位從天而降的爸爸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巨大的問號砸在我頭上,直接把我砸懵了。
  那一行人,并沒有停留多久,就開車離開了。甚至都沒有上樓在我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家常。
  恍然間,我覺得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我的幻覺,在夢里發生的場景。其實,什么也沒有發生。
  然而,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發生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坐在她身邊。和我講了許久,告訴了我許多。
  那個天天在央視頻道,黃金時段播放明星廣告的大名鼎鼎的林川藥業集團的董事長,他竟然是我,林然然———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的爸爸,親爸爸!
  哇塞!這也太魔幻了吧!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時候,生活中的奇幻情節,命運的變化莫測完全超出人的想象,讓人驚訝的大跌眼鏡。
  林川先生,也就我的富豪爸爸,當年拋下我們母女后,趁著海外淘金的熱潮,去了日本。當時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是全世界經濟最繁榮的經濟體之一。爸爸從底層打工干起,一邊打工,一邊堅持學習。后來,讀了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畢業后,和幾個日本的中國人創辦了醫藥公司。隨著公司越做越大,就逐漸發展成一家以藥業為主體的跨國集團公司——林川藥業。
  為什么爸爸這么久都不來找我們母女呢?按爸爸說法:一是他不等到真正的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不會來找我們。二是爸爸找了一個極有背景的女人,成了新家,不想節外生枝。
  由于一心忙于事業,沒注意休息調養,身體一直不太健康。和那個女人沒有生育子女,過著丁克家庭的生活。
  
  8
  對于我的富豪老爸是如何發跡的,他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生究竟是怎樣的?其實我并不在乎也并不關心。我在乎的是我現在成了豪門千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有錢人。
  我開始兌現我對喵喵和小蟲的承諾:
  等我有錢了,我會怎么發?我說等我有錢了,我要請你們兩個小伙伴下館子,進酒樓,海吃胡喝,吃遍天下美食。
  但我并不像那些一夜暴富的暴發戶一樣,到處炫富顯擺,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有錢人。
  我刻意的保持內斂和低調,我沒有和任何人包括喵喵和小蟲,暴露自己有錢人的身份,更不會說在電視上鋪天蓋地做廣告的林川藥業的老板是我的親老爸。
  我請他們的時候,只是說是在國外刊物上寫稿賺的稿費,西方國家稿酬豐厚。
  我們在市里最豪華最貴的酒樓狠狠吃了一頓山珍海味,喝了超貴的XO,超燃的法國白蘭地。喝得醉醺醺回來,直接進了五星級酒店,住了一宿總統套房。
  第二天從酒店出來后,在高檔的服裝專賣店給小蟲和喵喵買了幾套春夏秋冬四季的名牌服裝。
  最后分手回家的時候,數也沒數,每一個人給了他們一沓百元大鈔。
  雖然最后他們堅決拒收了我的錢,但我一番大神一般的操作,還是讓他們瞠目結舌一愣一愣的盯著我看了好久。
  小蟲還特意關切地問道:
  然然,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就那么有錢呢?你可不要干傻事啊?要賺光明正大的錢哦!
  看你說的,我不偷不搶,不賭不騙,本小姐的錢干干凈凈。
  然然,難道你傍上了一個富豪干爹?
  喵喵腦洞大開。
  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都不由自主的大笑起來。
  那天我剛回到家,媽媽就火急火燎從沙發上蹦起來,一把抓住我,又急又氣說道:
  然然,你這兩天跑到哪里瘋去了?打你電話也不接,急死我了。
  和喵喵和小蟲玩了幾天,我答應過他們的。沒事,不要擔心。
  然然,你要把心放在學習上,你爸爸對你期望很大的。
  媽媽自從有錢老爸回來看了她之后,她一直請假在家,忙于在外應酬。她教訓了我一頓之后,就開車出去了。
  我意猶未盡,在客廳里來回踱步。
  突然,在客廳的墻壁上多出了一個裝幀精美的相框,相框里框著一張老舊的彩色照片。
  我湊近一看,頓時傻眼了:
  怎么小蟲他爸爸年輕的照片會莫名其妙的掛在我家墻壁上呢?我又仔仔細細看了好久,沒錯啊,這就是小蟲他爸的照片啊!!!
  小蟲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給我看過他爸的照片,我很有映象。
  這是怎么回事呢?我陷入沉思。
  良久,我幡然大悟。
  天啦!怎么會這樣呢?一瞬間,我覺得天旋地轉。
  難道我媽就是搶走小蟲他爸的第三者!我的富豪老爸也是小蟲的親爸!我和小蟲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也難怪當我向媽媽問起我爸爸的事情時,媽媽總覺得不厭煩,不是閉口不言,就是大聲說,你爸早死了。
  自己小三的身份總羞于啟口的,更何況自己又被我爸拋棄,成了和小蟲媽媽一樣的被遺棄者。
  我的腦子里翻江倒海,驚濤駭浪。
  而且,而且,小蟲其實是和我有血緣關系的兄妹,我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哥哥談戀愛呢?那不是亂倫嗎?太丟人了!
  更讓我恐懼的是,艾小蟲也是和我一樣是林川藥業集團老板龐大資產的合法繼承人。和他相比,我明顯處于劣勢,我是女孩,他是男孩,中國人的心里普遍存在重男輕女的思想頑疾。爸爸肯定偏向于艾小蟲,如果有朝一日找到了艾小蟲,發現他是一個人品優秀,陽光帥氣的男孩子,一定會更喜歡他。
  讓艾小蟲成為林氏集團的接班人肯定成為富豪爸爸的不二選擇!
  現在,艾小蟲不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競爭者!甚至是仇人!
  這太怕了!我決不接受這樣的結局!決不接受這樣的命運!
  我要絕地反擊!
  那時幾乎要瘋狂的我,也想過這樣一個疑問:
  作為同父異母的兄妹,我們為什么不同姓?我當時是這樣解釋的:
  艾小蟲的媽媽姓艾,那個女人恨透了背叛她的男人,把孩子改姓了。
  9
  我不再和艾小蟲喵喵他們親近,刻意遠遠的避開他們。有時在路上遇到了他們,早早的就躲開了,有時自己沒留神,偶遇了他們,也把眼睛看向別處,裝作沒看見,高傲的仰著頭揚長而去。有一次,喵喵還追上來喊我,我也一副冷漠的表情,不理不睬。
  我變得無心讀書,經常逃課。晚上進卡拉OK廳,泡酒吧,逛溜冰場,和那些染著五顏六色頭發的街頭古惑者混在一起,成天跳舞喝酒嗨皮,把自己活成一個小太妹。
  因為自己有意疏遠,艾小蟲沒有再來找過我,喵喵也開始拼命讀書。有時在課堂上和我無意間對視,那目光不再柔和,陌生而冷漠,我們曾經的友誼和歡樂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
  我清晰的記得那一天晚上,喵喵跑得滿頭大汗的在酒吧找到我,帶著哭腔告訴我一個驚人的事實:
  然然,不好了!艾小蟲出大事了!
  怎么呢?
  我不緊不慢問道。
  小蟲的媽媽的舊病發作了,放學回家的小蟲趕忙跑到藥店去買藥,在回家的路上,被兩個爛崽攔住,說他踩到了其中一個爛崽的鞋,要他賠禮道歉,糾纏了好一會兒。回到家后不久,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突然闖了進來,說有人打電話舉報艾小蟲買賣白粉。
  結果,警察在他買回來的藥品袋子里發現一包錫紙包裹的海洛因毒品。
  整整300G啊!夠槍斃幾回了!
  啊,怎么會呢?真看不出。
  我撇撇嘴角,故作鎮靜。
  一切順理成章的發展下去。艾小蟲被抓了,經過一番艱難的審訊之后,艾小蟲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犯罪證據確鑿,犯罪事實清楚,犯罪后果特別嚴重。年已滿承擔刑責的18歲年齡下限,被一審判了死刑。
  宣判的當天晚上,喵喵找到我,大哭起來,怎么勸也沒用,一直哭,哭得我心煩意亂,最后,我實在忍不住了,朝喵喵大吼:
  別他媽哭喪了,還沒死了!
  被我冷不丁的一聲吼,喵喵止住了哭聲,愣住了好一會兒,看了看我,然后又哭著跑向對面的馬路,她要去探監看小艾。她本來是想邀我一起去的,但一看到我態度,就更難過了。
  也許是太悲傷了,也許是對我的無情無義太寒心了,悲憤欲絕的她崩潰了。完全意識不到自己奔跑在車流涌動的馬路是多么的危險。
  喵喵被一輛疾駛而來的小車撞飛了。
  我看到喵喵嬌小的身軀像樹葉一樣的瓢起來……
  剎那間,整個世界凝固了,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那條馬路,是我們以前經常去護城河河畔必經的路,走了無數遍,那么熟悉。怎么就成了喵喵的黃泉路?
  人們不是說貓貓有九條命的嗎?怎么輕易的就去了呢?
  自從我做了富家小姐,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迷失了自己,我被有錢人的傲慢和偏見蒙蔽了雙眼,蒙蔽了認知!
  我的心痛得猶如萬箭穿心,猶如千刀萬剮。
  喵喵的突然離去,讓我的良知幡然醒悟。還有小蟲,小蟲他不該有那樣的結局……
  可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10
  我經常去看小蟲。每次在探監登記表上有關“與服刑人員關系”一欄,我總是慎重的寫下“兄妹關系”,這一點小蟲是不知道的,他一直把我當他最親密的人,最愛的戀人。
  小蟲消瘦了很多,高高的個子顯得更加單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冷眼的看著我,冷眼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我也不知道怎樣安慰他,對一個即將死去的人安慰還有意義嗎?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他,看一次就少一次吧。我想把每一次的印象都珍藏在心底 。
  他在我生命里成了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最后連背影也會消失無蹤。
  最后一次探監看小蟲,是在他被執行死刑的前一個月。
  我們隔著厚厚的屏障,小蟲把手貼在玻璃窗上,靜靜的看著我。我隨即也把手對準他的手掌放上去,然后無限哀傷的看向他。
  一瞬間,我感受到了來自小蟲手心的溫度,感受到了他的那一顆炙熱心臟的溫度。
  我拿起電話剛想說什么,小蟲卻突然放下電話跑了。
  我在這邊大喊:
  小蟲,我愛你!
  但他已經跑遠了,隔著隔音的玻璃,他永遠聽不到了。
  突然,小蟲停下來,轉過身,用手勢語對我說:
  永別了。
  我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記住他俊朗的面容,憂郁而深邃的目光;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把他完完整整的裝進我的心里。
  在小蟲生命的最后幾天,我幾乎崩潰了,整個世界坍塌了。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沒有曾想要和他生離死別。
  此時此刻,我真的愿意替他去死。
  
  11
  在小蟲的遺物中,有一封專門留給我的信。可我一直不敢撕開看那一封信。我知道我是沒有勇氣,沒有勇氣去面對良心的拷問。
  我一閉上眼,腦海就出現小蟲俊朗的臉,黑亮的眸,寬厚的肩膀,高高的個子。
  還有喵喵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和在陽光下會透明的頭發。
  我們奔跑在護城河河畔,藍天下白云悠悠,柔風送爽,一切那么美好。
  作為富二代,我的人生被安排得前程似錦。我高中畢業后,我留學日本,進入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在新的環境,新的地方,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我的新的同學,新的朋友看到的是一個清高、冷漠的富家大小姐。
  五年后,我回到祖國,進入林川藥業集團中國分部的一家制藥企業實習。
  時間是療治一切創傷的良藥。經過五年異國他鄉的求學經歷,我的曾經波瀾起伏的心里也漸漸平復,我決定開始嶄新的人生。
  當我一次出差經過小蟲的家門口,我不禁鬼使神差的停車下來,我決定去看看小蟲的媽媽艾阿姨。
  還是我熟悉的陳舊的筒子樓,屋里家具還是我熟悉的擺設,讓我有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
  不過我明顯的感覺到屋里流淌著一股溫暖安詳的氛圍。擺在窗臺上的兩盆康乃馨,在冬日暖陽的沐浴下,花開得燦爛多姿。
  艾阿姨的精神狀況比從前大為好轉,人也長胖了不少,見我到來,非常高興。熱情的招待我,把我按在沙發上,招呼我吃水果。
  我心里還是惴惴不安,只想稍坐會兒馬上就走。
  你過來陪陪然然吧!然然以前是小崇最好的朋友。
  艾阿姨朝陽臺上給花澆水的一個男人的背影喊道。
  好的,好的,我就來。那男人轉過身,朝我們走來。
  然然,這是小崇的爸爸,今年回來了。
  艾阿姨高興地介紹道。
  那男人微笑著看向我,我亦抬頭禮貌回應。
  我大吃了一驚,失聲道:
  爸!你怎么在這里?
  啊?你說什么?……
  男人很驚詫的看著我。
  我又看向他:
  這不是我爸!雖然五官相貌很像,但和我爸精神氣質有天然之別!
  我瞬間像被電流擊中,呆若木雞。
  須臾,,猛然醒悟。
  啊!……我大喊一聲,不顧一切的沖了出來。
  開車在馬路上瘋狂的飛馳。
  腦海里塵封的往事一幕幕反反復復的回放,……
  我,一個陰險毒辣的拜金女,為了金錢名利,竟設計陷害了我僅憑一張照片認定為同父異母哥哥的小蟲!
  那個我曾深深愛著的男孩,被我送進了萬丈深淵,我成了他生命的歸途!
  還有喵喵,我至親至愛的死黨,閨蜜,也因蛇蝎心腸的我而隕落在花季的年紀!
  我即使得到了許多年輕人夢寐以求的金錢名利事業,但我卻失去了生而為人最起碼的天良!
  我回到家,翻出了當年小蟲留給我的那一封信:
  然然,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不過,你不要太過悲傷,人生一世,誰都難逃一死。遺憾的是,我走得太早了一點。
  我知道,我是被冤枉的,那白粉是你找那群爛崽干得吧?那天,被那群爛崽糾纏,其中有一個人你經常和他在一起的。
  但你為什么要那樣做?!我最心愛的人卻要置我于死地!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那么狠心一定要我死呢?
  我永遠不知道答案了,就讓這個秘密隨我陪葬吧。
  我爸的照片留給你,我知道我爸會回來的,到時候,你一定要告訴我啊!有空常看看我媽,拜托了。
   ————曾經深愛你的小崇
  林然然呆呆傻坐著,沒有哭泣,沒有喊叫。
  因為眼淚哭干了,嗓子哭啞了。
  悲傷,流淌成河。
  林然然手里拽著那張照片,小蟲爸爸年輕時的照片,傻傻的看著。
  她媽媽走過來,問道:
  你怎么會有你爸的照片?
  媽媽想拿走那張照片,林然然死活不肯。
  照片里的男人,俊朗而溫柔,微笑看著她。
  畫外畫:
  護城河河畔上,三個少年躺在草坡上,問著一個有趣的問題:等有一天有錢了,你怎么發?
  一個說:我要買名牌服裝。
  一個說:我要吃盡天下美食。
  那個男孩說:我先治好我媽的病,然后找到我爸。
   (全篇完)
  
  (經網絡搜索非原創首發,現分享發表。)其實故事還將連續,
  我們只是在等待。
  直到過了許多年后的今天,
  過了許多年后的我,
  才明白許多年前的你,
  為什么有許多許多的沉默
   — 題記
  1
  水庫大壩上。
  人山人海,人們在圍觀一場死亡的盛宴。
  我看到他被全副武裝的法警押著,走向那個終結生命的一片綠油油的草坡。
  他的后背對著心臟的部位有一個白色的繩結,那是方便法警行刑時瞄準的死結。
  一切準備就緒,生命的終結在分秒間徘徊。
  他回頭在人群中尋覓,我根本不用躲避,他早已鎖定了我。
  我們彼此凝視。
  我是不是該掉幾滴眼淚,或者回報悲涼留戀的微笑。
  但我什么也沒做,和他一樣冷漠的表情。
  我看到那雙眼里射出一道寒光,連恐懼也沒有。
  砰!砰砰!槍響過后,那眼神瞬間暗滅了,我竟忘了身處何地。
  那張我曾經無比熟悉的臉,那雙如星光一樣燦爛的眸子,馬上如火苗一樣熄滅了。
  槍聲震碎了我的眼淚,他躺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身下是汩汩流出的鮮血。
  他去了另一個世界,我好心痛,好想抱抱他。
  法警拖著他從我的眼前走過,我傻傻的愣在那,不知所為。陽光晃在草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窄窄的血跡。
  有沒有人知道,剛才那個倒在血泊中的人,是我的摯愛,那個叫小蟲的男孩。
  寫到這里,誰都知道我要回憶了,是的,如今,我只剩下回憶了。
  2
  我讀高中時一個閨蜜,我叫她喵喵。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總喜歡往我肩膀上靠,靠的時候,還要“喵喵”的叫幾聲。我說,你是不是貓咪變的,她就瞇縫著眼睛看我,很有女孩兒味。
  喵喵個子小小的,微胖,但眼睛大大的圓圓的,睫毛還向上翹著,突閃突閃地看人。陽光從窗外爬進來,照在喵喵的身上,萌萌噠可愛極了。
  喵喵叫我豬豬,不是我體型像,而是我懶,總丟三落四,不愛收拾東西,書桌上亂七八糟。豬豬就豬豬吧,反正我又長得不像豬。
  我們每天學習吃飯睡覺,睡覺吃飯學習,有時還到校門口的小攤上陶些鐘愛的小玩意。
  如果日子就這樣平平靜靜的無波無瀾的過下去也挺好的,但生活總喜歡上演影視劇中的很狗血的橋段。
  他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他的出現,讓我的生活和學習一切就亂了。
  3
  那天早上,我正往教室里走去,在教室門口看到一個戴著黑色絨線帽的男孩。
  我一抬頭,便看清了他的面目。個子高高的,臉頰清瘦而輪廓分明。久未修剪的鬢角發絲很長,在風中凌亂。大眼睛黑而明亮,目光溫和而沉靜。
  他正好往我這邊無意一瞥,和我目光不期而遇。就像小說中男女主角的邂逅一樣,我們彼此一愣,在對方的眼里讀到了久違的熟悉,像認識了好久的舊友。
  我一時竟回不過神來,呆愣著。
  他倒先開口,帶著磁性的男聲像從天邊傳過來:
  嗨,你好,我找緣羽。
  緣羽是喵喵的大名。
  啊?…
  我有點慌亂,不知所措。
  喵喵還未來,他便在旁邊等。
  你,你是她?……
  我鼓足勇氣問。
  以前的朋友。
  他寬厚一笑。
  不一會兒,喵喵過來了,看到男孩時,眼睛一亮,很興奮的樣子。
  我想我該回班了。過了好一會兒,喵喵興高采烈的回來了,把一直在發愣的拉回了現實。
  喵喵,他誰啊?
  他呀,我初中時認識的的朋友,比我高兩屆,現在在三中讀高三………
  喵喵開始手舞足蹈的講他們的過往,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喵喵太興奮了,以至于口水都噴到了我的臉上。
  對于喵喵的長篇故事,我聽得心不在焉,我在焉的是那個男孩。
  整個那一天,我無心上課,精神恍恍惚惚,神不守舍。下課的鈴聲把我震醒了,仿佛睡夢中醒來。我一把抓住背書包要走的喵喵:
  今天那個找你的男孩叫什么?
  怎么呢?想認識他嗎?他長得可帥啦。
  喵喵表情復雜的看著我。
  不怎么啊,隨便問問。
  你就叫他小崇吧,艾小崇。
  什么?小蟲?怎么取個這么怪的名字?
  
  4
  從此,我們三個人便玩在一起了。
  我們時常會到護城河河畔玩上一整天。河畔上綠草如茵,楊柳依依;鳥雀兒在樹丫間鳴叫嬉戲;說不出名字的細碎的野花點綴在萬綠叢中;柔風吹拂,親吻著我們的肌膚。
  我們躺在草地上,沒有條理的聊彼此的過去,聊學習,聊未來,聊女孩子喜歡的化妝美食,也聊男孩喜歡的游戲。
  從中我漸漸知道了關于小蟲的一些身世和家庭情況。
  小蟲成長在一個單親家庭,媽媽沒有工作,且有病,常年要吃藥維持。雖有城市低保,但那點微薄的收入,只不過杯水車薪。一家人的生活開銷還得靠小蟲在外打零工來補貼。
  小蟲干過很多活計。給人家拉煤,將藕煤從一樓搬到高樓;給飯店、酒樓送外賣,給人家下水管道疏通維修,…他是一個很懂事很能干很勤快的男孩。
  我們有時會聊到一個感興趣的話題:
  將來有一天我們有錢了,有很多錢了,我們會怎么發呢?
  喵喵說,我要買好多衣服,名牌的新衣服。
  我說,我要吃山珍海味,吃遍天下美食。
  只有小蟲說,我要給媽治病,治好媽的病,帶媽去旅游,然后還要找到我爸。
  小蟲剛一提到“爸”這個字眼,話頭就打住了,定定的看著遠處。
  5
  有一次,我和小蟲來到我們經常來的護城河河畔,這是我和小蟲第一次單獨相處。
  我很興奮,買了好多零食和幾瓶啤酒。我們大口的喝著啤酒,一瓶接一瓶。喝著喝著話就多起來。滿臉緋紅的小蟲竟聊起了他以前從不愿意提及的爸爸。
  那時候我們一家三口挺幸福的,爸爸和媽媽在同一家國營企業上班,我讀幼兒園小班。我記得每個星期天爸爸媽媽都要帶我去市里最大的游樂場玩耍,坐令人驚悚的摩天輪,騎超好玩的旋轉木馬,還有吊秋千,踩蹺蹺板,玩滑梯什么的。每一次都要讓我玩個盡興。
  爸爸媽媽和和睦睦,從沒見他們吵過架,辯過嘴,紅過臉。爸爸對我挺好的,經常給我買各種各樣的玩具,給我講各種各樣的童話故事。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家里的熊貓寶寶,被大人們捧在手里,放在心里。被寵愛著,被呵護著。有爸爸,有媽媽,有我,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不知怎么了,在我上幼兒園大班的時候,爸爸媽媽就開始吵架了,越吵越兇,越吵越大,吵到左鄰右舍都來勸架,甚至鄉下的爺爺奶奶都來了。
  再后來,爸爸就離家出走了。聽媽媽說,爸爸和他的女徒弟私奔了,工作也沒要了,去了南方的城市。
  爸爸的出走,對媽媽的打擊是致命的,整宿整宿的不睡覺,整天整天的不吃東西,對我也是不理不睬,不管不問,精神狀況越來越糟糕。終于,上不成班了,一直病休在家。
  我挺恨我爸的,為了一個女人,為了所謂的愛情,拋家棄子,這是多么自私的男人!一個沒有擔當沒有責任心的男人就不配成家立業!
  但我恨歸恨,那個人畢竟是我爸爸,給了我生命,也曾經陪伴了我一段美好的童年。他那樣做,也許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苦衷。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有爸有媽的孩子,他們有完整的家,完整的愛,多么幸福啊!
  現在我只想考上大學,畢業了找一份好工作。等賺到錢了,治好媽媽的病,好好的孝敬她。
  我們雙手抱膝,背靠著背坐著。我一直沒插話,只是靜靜的傾聽。
  然然,這是我爸的照片,給你看看吧。
  艾小蟲轉過頭,把一張很老舊的彩色照片遞給我。
  這是小蟲他爸年輕時照片,我不禁吃了一驚。
  小蟲,這是你的照片吧?我笑著問。和你一模一樣耶。
  不是的,我爸的。他年輕時的照片。
  清秀的臉,濃黑的眉,大而有神的眼睛,有棱有角的輪廓。小蟲和他爸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小蟲他爸的基因真強大。
  我告訴小蟲,我和他一樣,也是單親家庭。聽媽媽講,爸爸原來也在國營企業上班。那時社會上正興起下海經商的熱潮。爸爸不甘心就這樣在國營企業渾渾噩噩的混一輩子,不顧媽媽的強烈反對,辭職下海了。
  臨走,給媽媽撂下一句狠話:不混個出人頭地,決不回來見我們母女!
  這么多年來,再無關于爸爸的消息,媽媽也漸漸死心,就當這個人從來不曾在我們生命里出現過一樣。
  好在媽媽是一個自尊自強,內心堅強的女人,把悲傷和不幸藏在心里,努力工作,從一個普通工人干到了業務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所以,同樣是單親家庭,我卻比小蟲過得富足而輕松。
  時間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小蟲起身要回家了,我卻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起身。我把頭靠在他的懷里,揚起臉,滿臉嬌羞的看著他:
  小蟲我喜歡你。
  然然,我也是。
  他俯下身子,用手開始溫柔地撫摸我黑發,…
  我把我的初吻獻給了我的初戀,獻給了我的最愛。
  因為彼此相同的家庭背景,相同的人生際遇,我和艾小蟲的關系更加親密融洽了。
  6
  自從我和艾小蟲單獨相處之后,喵喵開始漸漸的疏遠我。放學了,也不再和我一起回家。不是一個人先走了,就是下課鈴響后,裝出埋頭苦讀的樣子賴在教室不走。我想等她,她總是顯得不厭煩的催我先走,說她還要做幾道題目。
  女孩的心思是敏感的,我當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愛情總是自私的,為了愛,我可以拋棄友誼。我干脆光明正大的和小蟲開啟了二人世界的甜蜜之旅,留下形單影只的喵喵。
  人們常說,影視劇的劇情很狗血很傳奇。其實有好多人的生活比影視劇劇情更狗血更富傳奇色彩。比如我,林然然。
  那一天,我放月假在家。這是難得的機會,為備戰高考苦逼了一個月的我,還在睡房里蒙頭大睡。突然,樓下傳來的人群的喧嘩聲把我吵醒了。
  我推開窗戶往下一看,看到的陣勢把我下了一跳:
  樓下的馬路上,一輛深灰色限量版頂級豪車蘭博基尼,停在我家一樓的樓梯口,四個西裝筆挺,戴著墨鏡的平頭男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人,走下車來。
  那男人約莫四十多歲,穿著一身十分考究的名牌運動休閑裝,留著小背頭,頭發雖然已有些花白,但梳理得一絲不茍,油光發亮。
  他身材挺拔,濃眉大眼,輪廓堅硬,皮膚白皙細膩。一看氣質神采,就能猜出這是一個春風得意,事業有成的鉆石級成功人士。
  7
  看到他的模樣,我莫名其妙的覺得這個從天而降的大神,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里見過。但到底在哪里見過了,我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我母親激動得語無倫次,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哭哭滴滴,牽著那個男人的手,欲罷不能。男人和身邊的人耳語了幾句,把媽媽帶進了那一輛豪車里,四周由幾個黑衣人守著,不讓外人靠近。
  這一幕幕看得我懵懵懂懂,云里霧里,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就像是在夢境里,或者在看一部狗血劇。
  良久,媽媽從車里出來,兩眼哭得紅腫的臉上掛著欣慰笑容。
  那男人又走向我,仔細端詳了我一會兒,然后用手輕輕拍了拍我肩膀,高興地說:
  你是林然然吧!長這么高了,真漂亮。
  然然,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媽媽在旁邊催促著我喊爸爸。
  ……我,我,……爸……
  平時伶牙俐齒的我緊張得口吃了。其實也不全是緊張,要我突然對一個陌生的男人開口喊爸爸,我實在開不了口。
  沒關系的,慢慢來。
  男人滿臉慈祥的看著我,親切地說道。
  這位從天而降的爸爸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巨大的問號砸在我頭上,直接把我砸懵了。
  那一行人,并沒有停留多久,就開車離開了。甚至都沒有上樓在我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家常。
  恍然間,我覺得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我的幻覺,在夢里發生的場景。其實,什么也沒有發生。
  然而,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發生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坐在她身邊。和我講了許久,告訴了我許多。
  那個天天在央視頻道,黃金時段播放明星廣告的大名鼎鼎的林川藥業集團的董事長,他竟然是我,林然然———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的爸爸,親爸爸!
  哇塞!這也太魔幻了吧!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時候,生活中的奇幻情節,命運的變化莫測完全超出人的想象,讓人驚訝的大跌眼鏡。
  林川先生,也就我的富豪爸爸,當年拋下我們母女后,趁著海外淘金的熱潮,去了日本。當時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是全世界經濟最繁榮的經濟體之一。爸爸從底層打工干起,一邊打工,一邊堅持學習。后來,讀了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畢業后,和幾個日本的中國人創辦了醫藥公司。隨著公司越做越大,就逐漸發展成一家以藥業為主體的跨國集團公司——林川藥業。
  為什么爸爸這么久都不來找我們母女呢?按爸爸說法:一是他不等到真正的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不會來找我們。二是爸爸找了一個極有背景的女人,成了新家,不想節外生枝。
  由于一心忙于事業,沒注意休息調養,身體一直不太健康。和那個女人沒有生育子女,過著丁克家庭的生活。
  
  8
  對于我的富豪老爸是如何發跡的,他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生究竟是怎樣的?其實我并不在乎也并不關心。我在乎的是我現在成了豪門千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有錢人。
  我開始兌現我對喵喵和小蟲的承諾:
  等我有錢了,我會怎么發?我說等我有錢了,我要請你們兩個小伙伴下館子,進酒樓,海吃胡喝,吃遍天下美食。
  但我并不像那些一夜暴富的暴發戶一樣,到處炫富顯擺,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有錢人。
  我刻意的保持內斂和低調,我沒有和任何人包括喵喵和小蟲,暴露自己有錢人的身份,更不會說在電視上鋪天蓋地做廣告的林川藥業的老板是我的親老爸。
  我請他們的時候,只是說是在國外刊物上寫稿賺的稿費,西方國家稿酬豐厚。
  我們在市里最豪華最貴的酒樓狠狠吃了一頓山珍海味,喝了超貴的XO,超燃的法國白蘭地。喝得醉醺醺回來,直接進了五星級酒店,住了一宿總統套房。
  第二天從酒店出來后,在高檔的服裝專賣店給小蟲和喵喵買了幾套春夏秋冬四季的名牌服裝。
  最后分手回家的時候,數也沒數,每一個人給了他們一沓百元大鈔。
  雖然最后他們堅決拒收了我的錢,但我一番大神一般的操作,還是讓他們瞠目結舌一愣一愣的盯著我看了好久。
  小蟲還特意關切地問道:
  然然,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就那么有錢呢?你可不要干傻事啊?要賺光明正大的錢哦!
  看你說的,我不偷不搶,不賭不騙,本小姐的錢干干凈凈。
  然然,難道你傍上了一個富豪干爹?
  喵喵腦洞大開。
  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都不由自主的大笑起來。
  那天我剛回到家,媽媽就火急火燎從沙發上蹦起來,一把抓住我,又急又氣說道:
  然然,你這兩天跑到哪里瘋去了?打你電話也不接,急死我了。
  和喵喵和小蟲玩了幾天,我答應過他們的。沒事,不要擔心。
  然然,你要把心放在學習上,你爸爸對你期望很大的。
  媽媽自從有錢老爸回來看了她之后,她一直請假在家,忙于在外應酬。她教訓了我一頓之后,就開車出去了。
  我意猶未盡,在客廳里來回踱步。
  突然,在客廳的墻壁上多出了一個裝幀精美的相框,相框里框著一張老舊的彩色照片。
  我湊近一看,頓時傻眼了:
  怎么小蟲他爸爸年輕的照片會莫名其妙的掛在我家墻壁上呢?我又仔仔細細看了好久,沒錯啊,這就是小蟲他爸的照片啊!!!
  小蟲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給我看過他爸的照片,我很有映象。
  這是怎么回事呢?我陷入沉思。
  良久,我幡然大悟。
  天啦!怎么會這樣呢?一瞬間,我覺得天旋地轉。
  難道我媽就是搶走小蟲他爸的第三者!我的富豪老爸也是小蟲的親爸!我和小蟲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也難怪當我向媽媽問起我爸爸的事情時,媽媽總覺得不厭煩,不是閉口不言,就是大聲說,你爸早死了。
  自己小三的身份總羞于啟口的,更何況自己又被我爸拋棄,成了和小蟲媽媽一樣的被遺棄者。
  我的腦子里翻江倒海,驚濤駭浪。
  而且,而且,小蟲其實是和我有血緣關系的兄妹,我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哥哥談戀愛呢?那不是亂倫嗎?太丟人了!
  更讓我恐懼的是,艾小蟲也是和我一樣是林川藥業集團老板龐大資產的合法繼承人。和他相比,我明顯處于劣勢,我是女孩,他是男孩,中國人的心里普遍存在重男輕女的思想頑疾。爸爸肯定偏向于艾小蟲,如果有朝一日找到了艾小蟲,發現他是一個人品優秀,陽光帥氣的男孩子,一定會更喜歡他。
  讓艾小蟲成為林氏集團的接班人肯定成為富豪爸爸的不二選擇!
  現在,艾小蟲不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競爭者!甚至是仇人!
  這太怕了!我決不接受這樣的結局!決不接受這樣的命運!
  我要絕地反擊!
  那時幾乎要瘋狂的我,也想過這樣一個疑問:
  作為同父異母的兄妹,我們為什么不同姓?我當時是這樣解釋的:
  艾小蟲的媽媽姓艾,那個女人恨透了背叛她的男人,把孩子改姓了。
  9
  我不再和艾小蟲喵喵他們親近,刻意遠遠的避開他們。有時在路上遇到了他們,早早的就躲開了,有時自己沒留神,偶遇了他們,也把眼睛看向別處,裝作沒看見,高傲的仰著頭揚長而去。有一次,喵喵還追上來喊我,我也一副冷漠的表情,不理不睬。
  我變得無心讀書,經常逃課。晚上進卡拉OK廳,泡酒吧,逛溜冰場,和那些染著五顏六色頭發的街頭古惑者混在一起,成天跳舞喝酒嗨皮,把自己活成一個小太妹。
  因為自己有意疏遠,艾小蟲沒有再來找過我,喵喵也開始拼命讀書。有時在課堂上和我無意間對視,那目光不再柔和,陌生而冷漠,我們曾經的友誼和歡樂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
  我清晰的記得那一天晚上,喵喵跑得滿頭大汗的在酒吧找到我,帶著哭腔告訴我一個驚人的事實:
  然然,不好了!艾小蟲出大事了!
  怎么呢?
  我不緊不慢問道。
  小蟲的媽媽的舊病發作了,放學回家的小蟲趕忙跑到藥店去買藥,在回家的路上,被兩個爛崽攔住,說他踩到了其中一個爛崽的鞋,要他賠禮道歉,糾纏了好一會兒。回到家后不久,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突然闖了進來,說有人打電話舉報艾小蟲買賣白粉。
  結果,警察在他買回來的藥品袋子里發現一包錫紙包裹的海洛因毒品。
  整整300G啊!夠槍斃幾回了!
  啊,怎么會呢?真看不出。
  我撇撇嘴角,故作鎮靜。
  一切順理成章的發展下去。艾小蟲被抓了,經過一番艱難的審訊之后,艾小蟲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犯罪證據確鑿,犯罪事實清楚,犯罪后果特別嚴重。年已滿承擔刑責的18歲年齡下限,被一審判了死刑。
  宣判的當天晚上,喵喵找到我,大哭起來,怎么勸也沒用,一直哭,哭得我心煩意亂,最后,我實在忍不住了,朝喵喵大吼:
  別他媽哭喪了,還沒死了!
  被我冷不丁的一聲吼,喵喵止住了哭聲,愣住了好一會兒,看了看我,然后又哭著跑向對面的馬路,她要去探監看小艾。她本來是想邀我一起去的,但一看到我態度,就更難過了。
  也許是太悲傷了,也許是對我的無情無義太寒心了,悲憤欲絕的她崩潰了。完全意識不到自己奔跑在車流涌動的馬路是多么的危險。
  喵喵被一輛疾駛而來的小車撞飛了。
  我看到喵喵嬌小的身軀像樹葉一樣的瓢起來……
  剎那間,整個世界凝固了,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那條馬路,是我們以前經常去護城河河畔必經的路,走了無數遍,那么熟悉。怎么就成了喵喵的黃泉路?
  人們不是說貓貓有九條命的嗎?怎么輕易的就去了呢?
  自從我做了富家小姐,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迷失了自己,我被有錢人的傲慢和偏見蒙蔽了雙眼,蒙蔽了認知!
  我的心痛得猶如萬箭穿心,猶如千刀萬剮。
  喵喵的突然離去,讓我的良知幡然醒悟。還有小蟲,小蟲他不該有那樣的結局……
  可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10
  我經常去看小蟲。每次在探監登記表上有關“與服刑人員關系”一欄,我總是慎重的寫下“兄妹關系”,這一點小蟲是不知道的,他一直把我當他最親密的人,最愛的戀人。
  小蟲消瘦了很多,高高的個子顯得更加單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冷眼的看著我,冷眼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我也不知道怎樣安慰他,對一個即將死去的人安慰還有意義嗎?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他,看一次就少一次吧。我想把每一次的印象都珍藏在心底 。
  他在我生命里成了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最后連背影也會消失無蹤。
  最后一次探監看小蟲,是在他被執行死刑的前一個月。
  我們隔著厚厚的屏障,小蟲把手貼在玻璃窗上,靜靜的看著我。我隨即也把手對準他的手掌放上去,然后無限哀傷的看向他。
  一瞬間,我感受到了來自小蟲手心的溫度,感受到了他的那一顆炙熱心臟的溫度。
  我拿起電話剛想說什么,小蟲卻突然放下電話跑了。
  我在這邊大喊:
  小蟲,我愛你!
  但他已經跑遠了,隔著隔音的玻璃,他永遠聽不到了。
  突然,小蟲停下來,轉過身,用手勢語對我說:
  永別了。
  我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記住他俊朗的面容,憂郁而深邃的目光;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把他完完整整的裝進我的心里。
  在小蟲生命的最后幾天,我幾乎崩潰了,整個世界坍塌了。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沒有曾想要和他生離死別。
  此時此刻,我真的愿意替他去死。
  
  11
  在小蟲的遺物中,有一封專門留給我的信。可我一直不敢撕開看那一封信。我知道我是沒有勇氣,沒有勇氣去面對良心的拷問。
  我一閉上眼,腦海就出現小蟲俊朗的臉,黑亮的眸,寬厚的肩膀,高高的個子。
  還有喵喵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和在陽光下會透明的頭發。
  我們奔跑在護城河河畔,藍天下白云悠悠,柔風送爽,一切那么美好。
  作為富二代,我的人生被安排得前程似錦。我高中畢業后,我留學日本,進入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在新的環境,新的地方,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我的新的同學,新的朋友看到的是一個清高、冷漠的富家大小姐。
  五年后,我回到祖國,進入林川藥業集團中國分部的一家制藥企業實習。
  時間是療治一切創傷的良藥。經過五年異國他鄉的求學經歷,我的曾經波瀾起伏的心里也漸漸平復,我決定開始嶄新的人生。
  當我一次出差經過小蟲的家門口,我不禁鬼使神差的停車下來,我決定去看看小蟲的媽媽艾阿姨。
  還是我熟悉的陳舊的筒子樓,屋里家具還是我熟悉的擺設,讓我有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
  不過我明顯的感覺到屋里流淌著一股溫暖安詳的氛圍。擺在窗臺上的兩盆康乃馨,在冬日暖陽的沐浴下,花開得燦爛多姿。
  艾阿姨的精神狀況比從前大為好轉,人也長胖了不少,見我到來,非常高興。熱情的招待我,把我按在沙發上,招呼我吃水果。
  我心里還是惴惴不安,只想稍坐會兒馬上就走。
  你過來陪陪然然吧!然然以前是小崇最好的朋友。
  艾阿姨朝陽臺上給花澆水的一個男人的背影喊道。
  好的,好的,我就來。那男人轉過身,朝我們走來。
  然然,這是小崇的爸爸,今年回來了。
  艾阿姨高興地介紹道。
  那男人微笑著看向我,我亦抬頭禮貌回應。
  我大吃了一驚,失聲道:
  爸!你怎么在這里?
  啊?你說什么?……
  男人很驚詫的看著我。
  我又看向他:
  這不是我爸!雖然五官相貌很像,但和我爸精神氣質有天然之別!
  我瞬間像被電流擊中,呆若木雞。
  須臾,,猛然醒悟。
  啊!……我大喊一聲,不顧一切的沖了出來。
  開車在馬路上瘋狂的飛馳。
  腦海里塵封的往事一幕幕反反復復的回放,……
  我,一個陰險毒辣的拜金女,為了金錢名利,竟設計陷害了我僅憑一張照片認定為同父異母哥哥的小蟲!
  那個我曾深深愛著的男孩,被我送進了萬丈深淵,我成了他生命的歸途!
  還有喵喵,我至親至愛的死黨,閨蜜,也因蛇蝎心腸的我而隕落在花季的年紀!
  我即使得到了許多年輕人夢寐以求的金錢名利事業,但我卻失去了生而為人最起碼的天良!
  我回到家,翻出了當年小蟲留給我的那一封信:
  然然,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不過,你不要太過悲傷,人生一世,誰都難逃一死。遺憾的是,我走得太早了一點。
  我知道,我是被冤枉的,那白粉是你找那群爛崽干得吧?那天,被那群爛崽糾纏,其中有一個人你經常和他在一起的。
  但你為什么要那樣做?!我最心愛的人卻要置我于死地!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那么狠心一定要我死呢?
  我永遠不知道答案了,就讓這個秘密隨我陪葬吧。
  我爸的照片留給你,我知道我爸會回來的,到時候,你一定要告訴我啊!有空常看看我媽,拜托了。
   ————曾經深愛你的小崇
  林然然呆呆傻坐著,沒有哭泣,沒有喊叫。
  因為眼淚哭干了,嗓子哭啞了。
  悲傷,流淌成河。
  林然然手里拽著那張照片,小蟲爸爸年輕時的照片,傻傻的看著。
  她媽媽走過來,問道:
  你怎么會有你爸的照片?
  媽媽想拿走那張照片,林然然死活不肯。
  照片里的男人,俊朗而溫柔,微笑看著她。
  畫外畫:
  護城河河畔上,三個少年躺在草坡上,問著一個有趣的問題:等有一天有錢了,你怎么發?
  一個說:我要買名牌服裝。
  一個說:我要吃盡天下美食。
  那個男孩說:我先治好我媽的病,然后找到我爸。
   (全篇完)
  
  (經網絡搜索非原創首發,現分享發表。)其實故事還將連續,
  我們只是在等待。
  直到過了許多年后的今天,
  過了許多年后的我,
  才明白許多年前的你,
  為什么有許多許多的沉默
   — 題記
  1
  水庫大壩上。
  人山人海,人們在圍觀一場死亡的盛宴。
  我看到他被全副武裝的法警押著,走向那個終結生命的一片綠油油的草坡。
  他的后背對著心臟的部位有一個白色的繩結,那是方便法警行刑時瞄準的死結。
  一切準備就緒,生命的終結在分秒間徘徊。
  他回頭在人群中尋覓,我根本不用躲避,他早已鎖定了我。
  我們彼此凝視。
  我是不是該掉幾滴眼淚,或者回報悲涼留戀的微笑。
  但我什么也沒做,和他一樣冷漠的表情。
  我看到那雙眼里射出一道寒光,連恐懼也沒有。
  砰!砰砰!槍響過后,那眼神瞬間暗滅了,我竟忘了身處何地。
  那張我曾經無比熟悉的臉,那雙如星光一樣燦爛的眸子,馬上如火苗一樣熄滅了。
  槍聲震碎了我的眼淚,他躺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身下是汩汩流出的鮮血。
  他去了另一個世界,我好心痛,好想抱抱他。
  法警拖著他從我的眼前走過,我傻傻的愣在那,不知所為。陽光晃在草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窄窄的血跡。
  有沒有人知道,剛才那個倒在血泊中的人,是我的摯愛,那個叫小蟲的男孩。
  寫到這里,誰都知道我要回憶了,是的,如今,我只剩下回憶了。
  2
  我讀高中時一個閨蜜,我叫她喵喵。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總喜歡往我肩膀上靠,靠的時候,還要“喵喵”的叫幾聲。我說,你是不是貓咪變的,她就瞇縫著眼睛看我,很有女孩兒味。
  喵喵個子小小的,微胖,但眼睛大大的圓圓的,睫毛還向上翹著,突閃突閃地看人。陽光從窗外爬進來,照在喵喵的身上,萌萌噠可愛極了。
  喵喵叫我豬豬,不是我體型像,而是我懶,總丟三落四,不愛收拾東西,書桌上亂七八糟。豬豬就豬豬吧,反正我又長得不像豬。
  我們每天學習吃飯睡覺,睡覺吃飯學習,有時還到校門口的小攤上陶些鐘愛的小玩意。
  如果日子就這樣平平靜靜的無波無瀾的過下去也挺好的,但生活總喜歡上演影視劇中的很狗血的橋段。
  他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他的出現,讓我的生活和學習一切就亂了。
  3
  那天早上,我正往教室里走去,在教室門口看到一個戴著黑色絨線帽的男孩。
  我一抬頭,便看清了他的面目。個子高高的,臉頰清瘦而輪廓分明。久未修剪的鬢角發絲很長,在風中凌亂。大眼睛黑而明亮,目光溫和而沉靜。
  他正好往我這邊無意一瞥,和我目光不期而遇。就像小說中男女主角的邂逅一樣,我們彼此一愣,在對方的眼里讀到了久違的熟悉,像認識了好久的舊友。
  我一時竟回不過神來,呆愣著。
  他倒先開口,帶著磁性的男聲像從天邊傳過來:
  嗨,你好,我找緣羽。
  緣羽是喵喵的大名。
  啊?…
  我有點慌亂,不知所措。
  喵喵還未來,他便在旁邊等。
  你,你是她?……
  我鼓足勇氣問。
  以前的朋友。
  他寬厚一笑。
  不一會兒,喵喵過來了,看到男孩時,眼睛一亮,很興奮的樣子。
  我想我該回班了。過了好一會兒,喵喵興高采烈的回來了,把一直在發愣的拉回了現實。
  喵喵,他誰啊?
  他呀,我初中時認識的的朋友,比我高兩屆,現在在三中讀高三………
  喵喵開始手舞足蹈的講他們的過往,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喵喵太興奮了,以至于口水都噴到了我的臉上。
  對于喵喵的長篇故事,我聽得心不在焉,我在焉的是那個男孩。
  整個那一天,我無心上課,精神恍恍惚惚,神不守舍。下課的鈴聲把我震醒了,仿佛睡夢中醒來。我一把抓住背書包要走的喵喵:
  今天那個找你的男孩叫什么?
  怎么呢?想認識他嗎?他長得可帥啦。
  喵喵表情復雜的看著我。
  不怎么啊,隨便問問。
  你就叫他小崇吧,艾小崇。
  什么?小蟲?怎么取個這么怪的名字?
  
  4
  從此,我們三個人便玩在一起了。
  我們時常會到護城河河畔玩上一整天。河畔上綠草如茵,楊柳依依;鳥雀兒在樹丫間鳴叫嬉戲;說不出名字的細碎的野花點綴在萬綠叢中;柔風吹拂,親吻著我們的肌膚。
  我們躺在草地上,沒有條理的聊彼此的過去,聊學習,聊未來,聊女孩子喜歡的化妝美食,也聊男孩喜歡的游戲。
  從中我漸漸知道了關于小蟲的一些身世和家庭情況。
  小蟲成長在一個單親家庭,媽媽沒有工作,且有病,常年要吃藥維持。雖有城市低保,但那點微薄的收入,只不過杯水車薪。一家人的生活開銷還得靠小蟲在外打零工來補貼。
  小蟲干過很多活計。給人家拉煤,將藕煤從一樓搬到高樓;給飯店、酒樓送外賣,給人家下水管道疏通維修,…他是一個很懂事很能干很勤快的男孩。
  我們有時會聊到一個感興趣的話題:
  將來有一天我們有錢了,有很多錢了,我們會怎么發呢?
  喵喵說,我要買好多衣服,名牌的新衣服。
  我說,我要吃山珍海味,吃遍天下美食。
  只有小蟲說,我要給媽治病,治好媽的病,帶媽去旅游,然后還要找到我爸。
  小蟲剛一提到“爸”這個字眼,話頭就打住了,定定的看著遠處。
  5
  有一次,我和小蟲來到我們經常來的護城河河畔,這是我和小蟲第一次單獨相處。
  我很興奮,買了好多零食和幾瓶啤酒。我們大口的喝著啤酒,一瓶接一瓶。喝著喝著話就多起來。滿臉緋紅的小蟲竟聊起了他以前從不愿意提及的爸爸。
  那時候我們一家三口挺幸福的,爸爸和媽媽在同一家國營企業上班,我讀幼兒園小班。我記得每個星期天爸爸媽媽都要帶我去市里最大的游樂場玩耍,坐令人驚悚的摩天輪,騎超好玩的旋轉木馬,還有吊秋千,踩蹺蹺板,玩滑梯什么的。每一次都要讓我玩個盡興。
  爸爸媽媽和和睦睦,從沒見他們吵過架,辯過嘴,紅過臉。爸爸對我挺好的,經常給我買各種各樣的玩具,給我講各種各樣的童話故事。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家里的熊貓寶寶,被大人們捧在手里,放在心里。被寵愛著,被呵護著。有爸爸,有媽媽,有我,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不知怎么了,在我上幼兒園大班的時候,爸爸媽媽就開始吵架了,越吵越兇,越吵越大,吵到左鄰右舍都來勸架,甚至鄉下的爺爺奶奶都來了。
  再后來,爸爸就離家出走了。聽媽媽說,爸爸和他的女徒弟私奔了,工作也沒要了,去了南方的城市。
  爸爸的出走,對媽媽的打擊是致命的,整宿整宿的不睡覺,整天整天的不吃東西,對我也是不理不睬,不管不問,精神狀況越來越糟糕。終于,上不成班了,一直病休在家。
  我挺恨我爸的,為了一個女人,為了所謂的愛情,拋家棄子,這是多么自私的男人!一個沒有擔當沒有責任心的男人就不配成家立業!
  但我恨歸恨,那個人畢竟是我爸爸,給了我生命,也曾經陪伴了我一段美好的童年。他那樣做,也許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苦衷。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有爸有媽的孩子,他們有完整的家,完整的愛,多么幸福啊!
  現在我只想考上大學,畢業了找一份好工作。等賺到錢了,治好媽媽的病,好好的孝敬她。
  我們雙手抱膝,背靠著背坐著。我一直沒插話,只是靜靜的傾聽。
  然然,這是我爸的照片,給你看看吧。
  艾小蟲轉過頭,把一張很老舊的彩色照片遞給我。
  這是小蟲他爸年輕時照片,我不禁吃了一驚。
  小蟲,這是你的照片吧?我笑著問。和你一模一樣耶。
  不是的,我爸的。他年輕時的照片。
  清秀的臉,濃黑的眉,大而有神的眼睛,有棱有角的輪廓。小蟲和他爸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小蟲他爸的基因真強大。
  我告訴小蟲,我和他一樣,也是單親家庭。聽媽媽講,爸爸原來也在國營企業上班。那時社會上正興起下海經商的熱潮。爸爸不甘心就這樣在國營企業渾渾噩噩的混一輩子,不顧媽媽的強烈反對,辭職下海了。
  臨走,給媽媽撂下一句狠話:不混個出人頭地,決不回來見我們母女!
  這么多年來,再無關于爸爸的消息,媽媽也漸漸死心,就當這個人從來不曾在我們生命里出現過一樣。
  好在媽媽是一個自尊自強,內心堅強的女人,把悲傷和不幸藏在心里,努力工作,從一個普通工人干到了業務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所以,同樣是單親家庭,我卻比小蟲過得富足而輕松。
  時間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小蟲起身要回家了,我卻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起身。我把頭靠在他的懷里,揚起臉,滿臉嬌羞的看著他:
  小蟲我喜歡你。
  然然,我也是。
  他俯下身子,用手開始溫柔地撫摸我黑發,…
  我把我的初吻獻給了我的初戀,獻給了我的最愛。
  因為彼此相同的家庭背景,相同的人生際遇,我和艾小蟲的關系更加親密融洽了。
  6
  自從我和艾小蟲單獨相處之后,喵喵開始漸漸的疏遠我。放學了,也不再和我一起回家。不是一個人先走了,就是下課鈴響后,裝出埋頭苦讀的樣子賴在教室不走。我想等她,她總是顯得不厭煩的催我先走,說她還要做幾道題目。
  女孩的心思是敏感的,我當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愛情總是自私的,為了愛,我可以拋棄友誼。我干脆光明正大的和小蟲開啟了二人世界的甜蜜之旅,留下形單影只的喵喵。
  人們常說,影視劇的劇情很狗血很傳奇。其實有好多人的生活比影視劇劇情更狗血更富傳奇色彩。比如我,林然然。
  那一天,我放月假在家。這是難得的機會,為備戰高考苦逼了一個月的我,還在睡房里蒙頭大睡。突然,樓下傳來的人群的喧嘩聲把我吵醒了。
  我推開窗戶往下一看,看到的陣勢把我下了一跳:
  樓下的馬路上,一輛深灰色限量版頂級豪車蘭博基尼,停在我家一樓的樓梯口,四個西裝筆挺,戴著墨鏡的平頭男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人,走下車來。
  那男人約莫四十多歲,穿著一身十分考究的名牌運動休閑裝,留著小背頭,頭發雖然已有些花白,但梳理得一絲不茍,油光發亮。
  他身材挺拔,濃眉大眼,輪廓堅硬,皮膚白皙細膩。一看氣質神采,就能猜出這是一個春風得意,事業有成的鉆石級成功人士。
  7
  看到他的模樣,我莫名其妙的覺得這個從天而降的大神,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里見過。但到底在哪里見過了,我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我母親激動得語無倫次,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哭哭滴滴,牽著那個男人的手,欲罷不能。男人和身邊的人耳語了幾句,把媽媽帶進了那一輛豪車里,四周由幾個黑衣人守著,不讓外人靠近。
  這一幕幕看得我懵懵懂懂,云里霧里,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就像是在夢境里,或者在看一部狗血劇。
  良久,媽媽從車里出來,兩眼哭得紅腫的臉上掛著欣慰笑容。
  那男人又走向我,仔細端詳了我一會兒,然后用手輕輕拍了拍我肩膀,高興地說:
  你是林然然吧!長這么高了,真漂亮。
  然然,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媽媽在旁邊催促著我喊爸爸。
  ……我,我,……爸……
  平時伶牙俐齒的我緊張得口吃了。其實也不全是緊張,要我突然對一個陌生的男人開口喊爸爸,我實在開不了口。
  沒關系的,慢慢來。
  男人滿臉慈祥的看著我,親切地說道。
  這位從天而降的爸爸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巨大的問號砸在我頭上,直接把我砸懵了。
  那一行人,并沒有停留多久,就開車離開了。甚至都沒有上樓在我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家常。
  恍然間,我覺得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我的幻覺,在夢里發生的場景。其實,什么也沒有發生。
  然而,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發生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坐在她身邊。和我講了許久,告訴了我許多。
  那個天天在央視頻道,黃金時段播放明星廣告的大名鼎鼎的林川藥業集團的董事長,他竟然是我,林然然———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的爸爸,親爸爸!
  哇塞!這也太魔幻了吧!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時候,生活中的奇幻情節,命運的變化莫測完全超出人的想象,讓人驚訝的大跌眼鏡。
  林川先生,也就我的富豪爸爸,當年拋下我們母女后,趁著海外淘金的熱潮,去了日本。當時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是全世界經濟最繁榮的經濟體之一。爸爸從底層打工干起,一邊打工,一邊堅持學習。后來,讀了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畢業后,和幾個日本的中國人創辦了醫藥公司。隨著公司越做越大,就逐漸發展成一家以藥業為主體的跨國集團公司——林川藥業。
  為什么爸爸這么久都不來找我們母女呢?按爸爸說法:一是他不等到真正的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不會來找我們。二是爸爸找了一個極有背景的女人,成了新家,不想節外生枝。
  由于一心忙于事業,沒注意休息調養,身體一直不太健康。和那個女人沒有生育子女,過著丁克家庭的生活。
  
  8
  對于我的富豪老爸是如何發跡的,他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生究竟是怎樣的?其實我并不在乎也并不關心。我在乎的是我現在成了豪門千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有錢人。
  我開始兌現我對喵喵和小蟲的承諾:
  等我有錢了,我會怎么發?我說等我有錢了,我要請你們兩個小伙伴下館子,進酒樓,海吃胡喝,吃遍天下美食。
  但我并不像那些一夜暴富的暴發戶一樣,到處炫富顯擺,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有錢人。
  我刻意的保持內斂和低調,我沒有和任何人包括喵喵和小蟲,暴露自己有錢人的身份,更不會說在電視上鋪天蓋地做廣告的林川藥業的老板是我的親老爸。
  我請他們的時候,只是說是在國外刊物上寫稿賺的稿費,西方國家稿酬豐厚。
  我們在市里最豪華最貴的酒樓狠狠吃了一頓山珍海味,喝了超貴的XO,超燃的法國白蘭地。喝得醉醺醺回來,直接進了五星級酒店,住了一宿總統套房。
  第二天從酒店出來后,在高檔的服裝專賣店給小蟲和喵喵買了幾套春夏秋冬四季的名牌服裝。
  最后分手回家的時候,數也沒數,每一個人給了他們一沓百元大鈔。
  雖然最后他們堅決拒收了我的錢,但我一番大神一般的操作,還是讓他們瞠目結舌一愣一愣的盯著我看了好久。
  小蟲還特意關切地問道:
  然然,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就那么有錢呢?你可不要干傻事啊?要賺光明正大的錢哦!
  看你說的,我不偷不搶,不賭不騙,本小姐的錢干干凈凈。
  然然,難道你傍上了一個富豪干爹?
  喵喵腦洞大開。
  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都不由自主的大笑起來。
  那天我剛回到家,媽媽就火急火燎從沙發上蹦起來,一把抓住我,又急又氣說道:
  然然,你這兩天跑到哪里瘋去了?打你電話也不接,急死我了。
  和喵喵和小蟲玩了幾天,我答應過他們的。沒事,不要擔心。
  然然,你要把心放在學習上,你爸爸對你期望很大的。
  媽媽自從有錢老爸回來看了她之后,她一直請假在家,忙于在外應酬。她教訓了我一頓之后,就開車出去了。
  我意猶未盡,在客廳里來回踱步。
  突然,在客廳的墻壁上多出了一個裝幀精美的相框,相框里框著一張老舊的彩色照片。
  我湊近一看,頓時傻眼了:
  怎么小蟲他爸爸年輕的照片會莫名其妙的掛在我家墻壁上呢?我又仔仔細細看了好久,沒錯啊,這就是小蟲他爸的照片啊!!!
  小蟲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給我看過他爸的照片,我很有映象。
  這是怎么回事呢?我陷入沉思。
  良久,我幡然大悟。
  天啦!怎么會這樣呢?一瞬間,我覺得天旋地轉。
  難道我媽就是搶走小蟲他爸的第三者!我的富豪老爸也是小蟲的親爸!我和小蟲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也難怪當我向媽媽問起我爸爸的事情時,媽媽總覺得不厭煩,不是閉口不言,就是大聲說,你爸早死了。
  自己小三的身份總羞于啟口的,更何況自己又被我爸拋棄,成了和小蟲媽媽一樣的被遺棄者。
  我的腦子里翻江倒海,驚濤駭浪。
  而且,而且,小蟲其實是和我有血緣關系的兄妹,我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哥哥談戀愛呢?那不是亂倫嗎?太丟人了!
  更讓我恐懼的是,艾小蟲也是和我一樣是林川藥業集團老板龐大資產的合法繼承人。和他相比,我明顯處于劣勢,我是女孩,他是男孩,中國人的心里普遍存在重男輕女的思想頑疾。爸爸肯定偏向于艾小蟲,如果有朝一日找到了艾小蟲,發現他是一個人品優秀,陽光帥氣的男孩子,一定會更喜歡他。
  讓艾小蟲成為林氏集團的接班人肯定成為富豪爸爸的不二選擇!
  現在,艾小蟲不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競爭者!甚至是仇人!
  這太怕了!我決不接受這樣的結局!決不接受這樣的命運!
  我要絕地反擊!
  那時幾乎要瘋狂的我,也想過這樣一個疑問:
  作為同父異母的兄妹,我們為什么不同姓?我當時是這樣解釋的:
  艾小蟲的媽媽姓艾,那個女人恨透了背叛她的男人,把孩子改姓了。
  9
  我不再和艾小蟲喵喵他們親近,刻意遠遠的避開他們。有時在路上遇到了他們,早早的就躲開了,有時自己沒留神,偶遇了他們,也把眼睛看向別處,裝作沒看見,高傲的仰著頭揚長而去。有一次,喵喵還追上來喊我,我也一副冷漠的表情,不理不睬。
  我變得無心讀書,經常逃課。晚上進卡拉OK廳,泡酒吧,逛溜冰場,和那些染著五顏六色頭發的街頭古惑者混在一起,成天跳舞喝酒嗨皮,把自己活成一個小太妹。
  因為自己有意疏遠,艾小蟲沒有再來找過我,喵喵也開始拼命讀書。有時在課堂上和我無意間對視,那目光不再柔和,陌生而冷漠,我們曾經的友誼和歡樂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
  我清晰的記得那一天晚上,喵喵跑得滿頭大汗的在酒吧找到我,帶著哭腔告訴我一個驚人的事實:
  然然,不好了!艾小蟲出大事了!
  怎么呢?
  我不緊不慢問道。
  小蟲的媽媽的舊病發作了,放學回家的小蟲趕忙跑到藥店去買藥,在回家的路上,被兩個爛崽攔住,說他踩到了其中一個爛崽的鞋,要他賠禮道歉,糾纏了好一會兒。回到家后不久,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突然闖了進來,說有人打電話舉報艾小蟲買賣白粉。
  結果,警察在他買回來的藥品袋子里發現一包錫紙包裹的海洛因毒品。
  整整300G啊!夠槍斃幾回了!
  啊,怎么會呢?真看不出。
  我撇撇嘴角,故作鎮靜。
  一切順理成章的發展下去。艾小蟲被抓了,經過一番艱難的審訊之后,艾小蟲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犯罪證據確鑿,犯罪事實清楚,犯罪后果特別嚴重。年已滿承擔刑責的18歲年齡下限,被一審判了死刑。
  宣判的當天晚上,喵喵找到我,大哭起來,怎么勸也沒用,一直哭,哭得我心煩意亂,最后,我實在忍不住了,朝喵喵大吼:
  別他媽哭喪了,還沒死了!
  被我冷不丁的一聲吼,喵喵止住了哭聲,愣住了好一會兒,看了看我,然后又哭著跑向對面的馬路,她要去探監看小艾。她本來是想邀我一起去的,但一看到我態度,就更難過了。
  也許是太悲傷了,也許是對我的無情無義太寒心了,悲憤欲絕的她崩潰了。完全意識不到自己奔跑在車流涌動的馬路是多么的危險。
  喵喵被一輛疾駛而來的小車撞飛了。
  我看到喵喵嬌小的身軀像樹葉一樣的瓢起來……
  剎那間,整個世界凝固了,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那條馬路,是我們以前經常去護城河河畔必經的路,走了無數遍,那么熟悉。怎么就成了喵喵的黃泉路?
  人們不是說貓貓有九條命的嗎?怎么輕易的就去了呢?
  自從我做了富家小姐,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迷失了自己,我被有錢人的傲慢和偏見蒙蔽了雙眼,蒙蔽了認知!
  我的心痛得猶如萬箭穿心,猶如千刀萬剮。
  喵喵的突然離去,讓我的良知幡然醒悟。還有小蟲,小蟲他不該有那樣的結局……
  可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10
  我經常去看小蟲。每次在探監登記表上有關“與服刑人員關系”一欄,我總是慎重的寫下“兄妹關系”,這一點小蟲是不知道的,他一直把我當他最親密的人,最愛的戀人。
  小蟲消瘦了很多,高高的個子顯得更加單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冷眼的看著我,冷眼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我也不知道怎樣安慰他,對一個即將死去的人安慰還有意義嗎?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他,看一次就少一次吧。我想把每一次的印象都珍藏在心底 。
  他在我生命里成了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最后連背影也會消失無蹤。
  最后一次探監看小蟲,是在他被執行死刑的前一個月。
  我們隔著厚厚的屏障,小蟲把手貼在玻璃窗上,靜靜的看著我。我隨即也把手對準他的手掌放上去,然后無限哀傷的看向他。
  一瞬間,我感受到了來自小蟲手心的溫度,感受到了他的那一顆炙熱心臟的溫度。
  我拿起電話剛想說什么,小蟲卻突然放下電話跑了。
  我在這邊大喊:
  小蟲,我愛你!
  但他已經跑遠了,隔著隔音的玻璃,他永遠聽不到了。
  突然,小蟲停下來,轉過身,用手勢語對我說:
  永別了。
  我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記住他俊朗的面容,憂郁而深邃的目光;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把他完完整整的裝進我的心里。
  在小蟲生命的最后幾天,我幾乎崩潰了,整個世界坍塌了。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沒有曾想要和他生離死別。
  此時此刻,我真的愿意替他去死。
  
  11
  在小蟲的遺物中,有一封專門留給我的信。可我一直不敢撕開看那一封信。我知道我是沒有勇氣,沒有勇氣去面對良心的拷問。
  我一閉上眼,腦海就出現小蟲俊朗的臉,黑亮的眸,寬厚的肩膀,高高的個子。
  還有喵喵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和在陽光下會透明的頭發。
  我們奔跑在護城河河畔,藍天下白云悠悠,柔風送爽,一切那么美好。
  作為富二代,我的人生被安排得前程似錦。我高中畢業后,我留學日本,進入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在新的環境,新的地方,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我的新的同學,新的朋友看到的是一個清高、冷漠的富家大小姐。
  五年后,我回到祖國,進入林川藥業集團中國分部的一家制藥企業實習。
  時間是療治一切創傷的良藥。經過五年異國他鄉的求學經歷,我的曾經波瀾起伏的心里也漸漸平復,我決定開始嶄新的人生。
  當我一次出差經過小蟲的家門口,我不禁鬼使神差的停車下來,我決定去看看小蟲的媽媽艾阿姨。
  還是我熟悉的陳舊的筒子樓,屋里家具還是我熟悉的擺設,讓我有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
  不過我明顯的感覺到屋里流淌著一股溫暖安詳的氛圍。擺在窗臺上的兩盆康乃馨,在冬日暖陽的沐浴下,花開得燦爛多姿。
  艾阿姨的精神狀況比從前大為好轉,人也長胖了不少,見我到來,非常高興。熱情的招待我,把我按在沙發上,招呼我吃水果。
  我心里還是惴惴不安,只想稍坐會兒馬上就走。
  你過來陪陪然然吧!然然以前是小崇最好的朋友。
  艾阿姨朝陽臺上給花澆水的一個男人的背影喊道。
  好的,好的,我就來。那男人轉過身,朝我們走來。
  然然,這是小崇的爸爸,今年回來了。
  艾阿姨高興地介紹道。
  那男人微笑著看向我,我亦抬頭禮貌回應。
  我大吃了一驚,失聲道:
  爸!你怎么在這里?
  啊?你說什么?……
  男人很驚詫的看著我。
  我又看向他:
  這不是我爸!雖然五官相貌很像,但和我爸精神氣質有天然之別!
  我瞬間像被電流擊中,呆若木雞。
  須臾,,猛然醒悟。
  啊!……我大喊一聲,不顧一切的沖了出來。
  開車在馬路上瘋狂的飛馳。
  腦海里塵封的往事一幕幕反反復復的回放,……
  我,一個陰險毒辣的拜金女,為了金錢名利,竟設計陷害了我僅憑一張照片認定為同父異母哥哥的小蟲!
  那個我曾深深愛著的男孩,被我送進了萬丈深淵,我成了他生命的歸途!
  還有喵喵,我至親至愛的死黨,閨蜜,也因蛇蝎心腸的我而隕落在花季的年紀!
  我即使得到了許多年輕人夢寐以求的金錢名利事業,但我卻失去了生而為人最起碼的天良!
  我回到家,翻出了當年小蟲留給我的那一封信:
  然然,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不過,你不要太過悲傷,人生一世,誰都難逃一死。遺憾的是,我走得太早了一點。
  我知道,我是被冤枉的,那白粉是你找那群爛崽干得吧?那天,被那群爛崽糾纏,其中有一個人你經常和他在一起的。
  但你為什么要那樣做?!我最心愛的人卻要置我于死地!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那么狠心一定要我死呢?
  我永遠不知道答案了,就讓這個秘密隨我陪葬吧。
  我爸的照片留給你,我知道我爸會回來的,到時候,你一定要告訴我啊!有空常看看我媽,拜托了。
   ————曾經深愛你的小崇
  林然然呆呆傻坐著,沒有哭泣,沒有喊叫。
  因為眼淚哭干了,嗓子哭啞了。
  悲傷,流淌成河。
  林然然手里拽著那張照片,小蟲爸爸年輕時的照片,傻傻的看著。
  她媽媽走過來,問道:
  你怎么會有你爸的照片?
  媽媽想拿走那張照片,林然然死活不肯。
  照片里的男人,俊朗而溫柔,微笑看著她。
  畫外畫:
  護城河河畔上,三個少年躺在草坡上,問著一個有趣的問題:等有一天有錢了,你怎么發?
  一個說:我要買名牌服裝。
  一個說:我要吃盡天下美食。
  那個男孩說:我先治好我媽的病,然后找到我爸。
   (全篇完)
  
  (經網絡搜索非原創首發,現分享發表。)其實故事還將連續,
  我們只是在等待。
  直到過了許多年后的今天,
  過了許多年后的我,
  才明白許多年前的你,
  為什么有許多許多的沉默
   — 題記
  1
  水庫大壩上。
  人山人海,人們在圍觀一場死亡的盛宴。
  我看到他被全副武裝的法警押著,走向那個終結生命的一片綠油油的草坡。
  他的后背對著心臟的部位有一個白色的繩結,那是方便法警行刑時瞄準的死結。
  一切準備就緒,生命的終結在分秒間徘徊。
  他回頭在人群中尋覓,我根本不用躲避,他早已鎖定了我。
  我們彼此凝視。
  我是不是該掉幾滴眼淚,或者回報悲涼留戀的微笑。
  但我什么也沒做,和他一樣冷漠的表情。
  我看到那雙眼里射出一道寒光,連恐懼也沒有。
  砰!砰砰!槍響過后,那眼神瞬間暗滅了,我竟忘了身處何地。
  那張我曾經無比熟悉的臉,那雙如星光一樣燦爛的眸子,馬上如火苗一樣熄滅了。
  槍聲震碎了我的眼淚,他躺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身下是汩汩流出的鮮血。
  他去了另一個世界,我好心痛,好想抱抱他。
  法警拖著他從我的眼前走過,我傻傻的愣在那,不知所為。陽光晃在草地上,留下一條長長的窄窄的血跡。
  有沒有人知道,剛才那個倒在血泊中的人,是我的摯愛,那個叫小蟲的男孩。
  寫到這里,誰都知道我要回憶了,是的,如今,我只剩下回憶了。
  2
  我讀高中時一個閨蜜,我叫她喵喵。她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總喜歡往我肩膀上靠,靠的時候,還要“喵喵”的叫幾聲。我說,你是不是貓咪變的,她就瞇縫著眼睛看我,很有女孩兒味。
  喵喵個子小小的,微胖,但眼睛大大的圓圓的,睫毛還向上翹著,突閃突閃地看人。陽光從窗外爬進來,照在喵喵的身上,萌萌噠可愛極了。
  喵喵叫我豬豬,不是我體型像,而是我懶,總丟三落四,不愛收拾東西,書桌上亂七八糟。豬豬就豬豬吧,反正我又長得不像豬。
  我們每天學習吃飯睡覺,睡覺吃飯學習,有時還到校門口的小攤上陶些鐘愛的小玩意。
  如果日子就這樣平平靜靜的無波無瀾的過下去也挺好的,但生活總喜歡上演影視劇中的很狗血的橋段。
  他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他的出現,讓我的生活和學習一切就亂了。
  3
  那天早上,我正往教室里走去,在教室門口看到一個戴著黑色絨線帽的男孩。
  我一抬頭,便看清了他的面目。個子高高的,臉頰清瘦而輪廓分明。久未修剪的鬢角發絲很長,在風中凌亂。大眼睛黑而明亮,目光溫和而沉靜。
  他正好往我這邊無意一瞥,和我目光不期而遇。就像小說中男女主角的邂逅一樣,我們彼此一愣,在對方的眼里讀到了久違的熟悉,像認識了好久的舊友。
  我一時竟回不過神來,呆愣著。
  他倒先開口,帶著磁性的男聲像從天邊傳過來:
  嗨,你好,我找緣羽。
  緣羽是喵喵的大名。
  啊?…
  我有點慌亂,不知所措。
  喵喵還未來,他便在旁邊等。
  你,你是她?……
  我鼓足勇氣問。
  以前的朋友。
  他寬厚一笑。
  不一會兒,喵喵過來了,看到男孩時,眼睛一亮,很興奮的樣子。
  我想我該回班了。過了好一會兒,喵喵興高采烈的回來了,把一直在發愣的拉回了現實。
  喵喵,他誰啊?
  他呀,我初中時認識的的朋友,比我高兩屆,現在在三中讀高三………
  喵喵開始手舞足蹈的講他們的過往,喜悅之情溢于言表。
  喵喵太興奮了,以至于口水都噴到了我的臉上。
  對于喵喵的長篇故事,我聽得心不在焉,我在焉的是那個男孩。
  整個那一天,我無心上課,精神恍恍惚惚,神不守舍。下課的鈴聲把我震醒了,仿佛睡夢中醒來。我一把抓住背書包要走的喵喵:
  今天那個找你的男孩叫什么?
  怎么呢?想認識他嗎?他長得可帥啦。
  喵喵表情復雜的看著我。
  不怎么啊,隨便問問。
  你就叫他小崇吧,艾小崇。
  什么?小蟲?怎么取個這么怪的名字?
  
  4
  從此,我們三個人便玩在一起了。
  我們時常會到護城河河畔玩上一整天。河畔上綠草如茵,楊柳依依;鳥雀兒在樹丫間鳴叫嬉戲;說不出名字的細碎的野花點綴在萬綠叢中;柔風吹拂,親吻著我們的肌膚。
  我們躺在草地上,沒有條理的聊彼此的過去,聊學習,聊未來,聊女孩子喜歡的化妝美食,也聊男孩喜歡的游戲。
  從中我漸漸知道了關于小蟲的一些身世和家庭情況。
  小蟲成長在一個單親家庭,媽媽沒有工作,且有病,常年要吃藥維持。雖有城市低保,但那點微薄的收入,只不過杯水車薪。一家人的生活開銷還得靠小蟲在外打零工來補貼。
  小蟲干過很多活計。給人家拉煤,將藕煤從一樓搬到高樓;給飯店、酒樓送外賣,給人家下水管道疏通維修,…他是一個很懂事很能干很勤快的男孩。
  我們有時會聊到一個感興趣的話題:
  將來有一天我們有錢了,有很多錢了,我們會怎么發呢?
  喵喵說,我要買好多衣服,名牌的新衣服。
  我說,我要吃山珍海味,吃遍天下美食。
  只有小蟲說,我要給媽治病,治好媽的病,帶媽去旅游,然后還要找到我爸。
  小蟲剛一提到“爸”這個字眼,話頭就打住了,定定的看著遠處。
  5
  有一次,我和小蟲來到我們經常來的護城河河畔,這是我和小蟲第一次單獨相處。
  我很興奮,買了好多零食和幾瓶啤酒。我們大口的喝著啤酒,一瓶接一瓶。喝著喝著話就多起來。滿臉緋紅的小蟲竟聊起了他以前從不愿意提及的爸爸。
  那時候我們一家三口挺幸福的,爸爸和媽媽在同一家國營企業上班,我讀幼兒園小班。我記得每個星期天爸爸媽媽都要帶我去市里最大的游樂場玩耍,坐令人驚悚的摩天輪,騎超好玩的旋轉木馬,還有吊秋千,踩蹺蹺板,玩滑梯什么的。每一次都要讓我玩個盡興。
  爸爸媽媽和和睦睦,從沒見他們吵過架,辯過嘴,紅過臉。爸爸對我挺好的,經常給我買各種各樣的玩具,給我講各種各樣的童話故事。
  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家里的熊貓寶寶,被大人們捧在手里,放在心里。被寵愛著,被呵護著。有爸爸,有媽媽,有我,一家三口多幸福啊。
  不知怎么了,在我上幼兒園大班的時候,爸爸媽媽就開始吵架了,越吵越兇,越吵越大,吵到左鄰右舍都來勸架,甚至鄉下的爺爺奶奶都來了。
  再后來,爸爸就離家出走了。聽媽媽說,爸爸和他的女徒弟私奔了,工作也沒要了,去了南方的城市。
  爸爸的出走,對媽媽的打擊是致命的,整宿整宿的不睡覺,整天整天的不吃東西,對我也是不理不睬,不管不問,精神狀況越來越糟糕。終于,上不成班了,一直病休在家。
  我挺恨我爸的,為了一個女人,為了所謂的愛情,拋家棄子,這是多么自私的男人!一個沒有擔當沒有責任心的男人就不配成家立業!
  但我恨歸恨,那個人畢竟是我爸爸,給了我生命,也曾經陪伴了我一段美好的童年。他那樣做,也許有他的理由,有他的苦衷。
  我一直很羨慕那些有爸有媽的孩子,他們有完整的家,完整的愛,多么幸福啊!
  現在我只想考上大學,畢業了找一份好工作。等賺到錢了,治好媽媽的病,好好的孝敬她。
  我們雙手抱膝,背靠著背坐著。我一直沒插話,只是靜靜的傾聽。
  然然,這是我爸的照片,給你看看吧。
  艾小蟲轉過頭,把一張很老舊的彩色照片遞給我。
  這是小蟲他爸年輕時照片,我不禁吃了一驚。
  小蟲,這是你的照片吧?我笑著問。和你一模一樣耶。
  不是的,我爸的。他年輕時的照片。
  清秀的臉,濃黑的眉,大而有神的眼睛,有棱有角的輪廓。小蟲和他爸簡直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小蟲他爸的基因真強大。
  我告訴小蟲,我和他一樣,也是單親家庭。聽媽媽講,爸爸原來也在國營企業上班。那時社會上正興起下海經商的熱潮。爸爸不甘心就這樣在國營企業渾渾噩噩的混一輩子,不顧媽媽的強烈反對,辭職下海了。
  臨走,給媽媽撂下一句狠話:不混個出人頭地,決不回來見我們母女!
  這么多年來,再無關于爸爸的消息,媽媽也漸漸死心,就當這個人從來不曾在我們生命里出現過一樣。
  好在媽媽是一個自尊自強,內心堅強的女人,把悲傷和不幸藏在心里,努力工作,從一個普通工人干到了業務辦公室主任的位置。所以,同樣是單親家庭,我卻比小蟲過得富足而輕松。
  時間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小蟲起身要回家了,我卻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讓他起身。我把頭靠在他的懷里,揚起臉,滿臉嬌羞的看著他:
  小蟲我喜歡你。
  然然,我也是。
  他俯下身子,用手開始溫柔地撫摸我黑發,…
  我把我的初吻獻給了我的初戀,獻給了我的最愛。
  因為彼此相同的家庭背景,相同的人生際遇,我和艾小蟲的關系更加親密融洽了。
  6
  自從我和艾小蟲單獨相處之后,喵喵開始漸漸的疏遠我。放學了,也不再和我一起回家。不是一個人先走了,就是下課鈴響后,裝出埋頭苦讀的樣子賴在教室不走。我想等她,她總是顯得不厭煩的催我先走,說她還要做幾道題目。
  女孩的心思是敏感的,我當然知道怎么回事,可愛情總是自私的,為了愛,我可以拋棄友誼。我干脆光明正大的和小蟲開啟了二人世界的甜蜜之旅,留下形單影只的喵喵。
  人們常說,影視劇的劇情很狗血很傳奇。其實有好多人的生活比影視劇劇情更狗血更富傳奇色彩。比如我,林然然。
  那一天,我放月假在家。這是難得的機會,為備戰高考苦逼了一個月的我,還在睡房里蒙頭大睡。突然,樓下傳來的人群的喧嘩聲把我吵醒了。
  我推開窗戶往下一看,看到的陣勢把我下了一跳:
  樓下的馬路上,一輛深灰色限量版頂級豪車蘭博基尼,停在我家一樓的樓梯口,四個西裝筆挺,戴著墨鏡的平頭男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人,走下車來。
  那男人約莫四十多歲,穿著一身十分考究的名牌運動休閑裝,留著小背頭,頭發雖然已有些花白,但梳理得一絲不茍,油光發亮。
  他身材挺拔,濃眉大眼,輪廓堅硬,皮膚白皙細膩。一看氣質神采,就能猜出這是一個春風得意,事業有成的鉆石級成功人士。
  7
  看到他的模樣,我莫名其妙的覺得這個從天而降的大神,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里見過。但到底在哪里見過了,我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我母親激動得語無倫次,結結巴巴,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哭哭滴滴,牽著那個男人的手,欲罷不能。男人和身邊的人耳語了幾句,把媽媽帶進了那一輛豪車里,四周由幾個黑衣人守著,不讓外人靠近。
  這一幕幕看得我懵懵懂懂,云里霧里,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就像是在夢境里,或者在看一部狗血劇。
  良久,媽媽從車里出來,兩眼哭得紅腫的臉上掛著欣慰笑容。
  那男人又走向我,仔細端詳了我一會兒,然后用手輕輕拍了拍我肩膀,高興地說:
  你是林然然吧!長這么高了,真漂亮。
  然然,這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媽媽在旁邊催促著我喊爸爸。
  ……我,我,……爸……
  平時伶牙俐齒的我緊張得口吃了。其實也不全是緊張,要我突然對一個陌生的男人開口喊爸爸,我實在開不了口。
  沒關系的,慢慢來。
  男人滿臉慈祥的看著我,親切地說道。
  這位從天而降的爸爸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個巨大的問號砸在我頭上,直接把我砸懵了。
  那一行人,并沒有停留多久,就開車離開了。甚至都沒有上樓在我家坐坐,喝喝茶,聊聊家常。
  恍然間,我覺得剛才發生的一切不過是我的幻覺,在夢里發生的場景。其實,什么也沒有發生。
  然而,這是真的,真真切切的發生了。媽媽拉著我的手,坐在她身邊。和我講了許久,告訴了我許多。
  那個天天在央視頻道,黃金時段播放明星廣告的大名鼎鼎的林川藥業集團的董事長,他竟然是我,林然然———一個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高中生的爸爸,親爸爸!
  哇塞!這也太魔幻了吧!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時候,生活中的奇幻情節,命運的變化莫測完全超出人的想象,讓人驚訝的大跌眼鏡。
  林川先生,也就我的富豪爸爸,當年拋下我們母女后,趁著海外淘金的熱潮,去了日本。當時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本是全世界經濟最繁榮的經濟體之一。爸爸從底層打工干起,一邊打工,一邊堅持學習。后來,讀了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畢業后,和幾個日本的中國人創辦了醫藥公司。隨著公司越做越大,就逐漸發展成一家以藥業為主體的跨國集團公司——林川藥業。
  為什么爸爸這么久都不來找我們母女呢?按爸爸說法:一是他不等到真正的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他不會來找我們。二是爸爸找了一個極有背景的女人,成了新家,不想節外生枝。
  由于一心忙于事業,沒注意休息調養,身體一直不太健康。和那個女人沒有生育子女,過著丁克家庭的生活。
  
  8
  對于我的富豪老爸是如何發跡的,他極具傳奇色彩的人生究竟是怎樣的?其實我并不在乎也并不關心。我在乎的是我現在成了豪門千金,成了真正意義上的有錢人。
  我開始兌現我對喵喵和小蟲的承諾:
  等我有錢了,我會怎么發?我說等我有錢了,我要請你們兩個小伙伴下館子,進酒樓,海吃胡喝,吃遍天下美食。
  但我并不像那些一夜暴富的暴發戶一樣,到處炫富顯擺,唯恐天下人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了有錢人。
  我刻意的保持內斂和低調,我沒有和任何人包括喵喵和小蟲,暴露自己有錢人的身份,更不會說在電視上鋪天蓋地做廣告的林川藥業的老板是我的親老爸。
  我請他們的時候,只是說是在國外刊物上寫稿賺的稿費,西方國家稿酬豐厚。
  我們在市里最豪華最貴的酒樓狠狠吃了一頓山珍海味,喝了超貴的XO,超燃的法國白蘭地。喝得醉醺醺回來,直接進了五星級酒店,住了一宿總統套房。
  第二天從酒店出來后,在高檔的服裝專賣店給小蟲和喵喵買了幾套春夏秋冬四季的名牌服裝。
  最后分手回家的時候,數也沒數,每一個人給了他們一沓百元大鈔。
  雖然最后他們堅決拒收了我的錢,但我一番大神一般的操作,還是讓他們瞠目結舌一愣一愣的盯著我看了好久。
  小蟲還特意關切地問道:
  然然,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就那么有錢呢?你可不要干傻事啊?要賺光明正大的錢哦!
  看你說的,我不偷不搶,不賭不騙,本小姐的錢干干凈凈。
  然然,難道你傍上了一個富豪干爹?
  喵喵腦洞大開。
  哈哈哈哈哈哈…
  我們都不由自主的大笑起來。
  那天我剛回到家,媽媽就火急火燎從沙發上蹦起來,一把抓住我,又急又氣說道:
  然然,你這兩天跑到哪里瘋去了?打你電話也不接,急死我了。
  和喵喵和小蟲玩了幾天,我答應過他們的。沒事,不要擔心。
  然然,你要把心放在學習上,你爸爸對你期望很大的。
  媽媽自從有錢老爸回來看了她之后,她一直請假在家,忙于在外應酬。她教訓了我一頓之后,就開車出去了。
  我意猶未盡,在客廳里來回踱步。
  突然,在客廳的墻壁上多出了一個裝幀精美的相框,相框里框著一張老舊的彩色照片。
  我湊近一看,頓時傻眼了:
  怎么小蟲他爸爸年輕的照片會莫名其妙的掛在我家墻壁上呢?我又仔仔細細看了好久,沒錯啊,這就是小蟲他爸的照片啊!!!
  小蟲和我在一起的時候,給我看過他爸的照片,我很有映象。
  這是怎么回事呢?我陷入沉思。
  良久,我幡然大悟。
  天啦!怎么會這樣呢?一瞬間,我覺得天旋地轉。
  難道我媽就是搶走小蟲他爸的第三者!我的富豪老爸也是小蟲的親爸!我和小蟲是同父異母的兄妹!
  也難怪當我向媽媽問起我爸爸的事情時,媽媽總覺得不厭煩,不是閉口不言,就是大聲說,你爸早死了。
  自己小三的身份總羞于啟口的,更何況自己又被我爸拋棄,成了和小蟲媽媽一樣的被遺棄者。
  我的腦子里翻江倒海,驚濤駭浪。
  而且,而且,小蟲其實是和我有血緣關系的兄妹,我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哥哥談戀愛呢?那不是亂倫嗎?太丟人了!
  更讓我恐懼的是,艾小蟲也是和我一樣是林川藥業集團老板龐大資產的合法繼承人。和他相比,我明顯處于劣勢,我是女孩,他是男孩,中國人的心里普遍存在重男輕女的思想頑疾。爸爸肯定偏向于艾小蟲,如果有朝一日找到了艾小蟲,發現他是一個人品優秀,陽光帥氣的男孩子,一定會更喜歡他。
  讓艾小蟲成為林氏集團的接班人肯定成為富豪爸爸的不二選擇!
  現在,艾小蟲不是我的男朋友!是我的競爭者!甚至是仇人!
  這太怕了!我決不接受這樣的結局!決不接受這樣的命運!
  我要絕地反擊!
  那時幾乎要瘋狂的我,也想過這樣一個疑問:
  作為同父異母的兄妹,我們為什么不同姓?我當時是這樣解釋的:
  艾小蟲的媽媽姓艾,那個女人恨透了背叛她的男人,把孩子改姓了。
  9
  我不再和艾小蟲喵喵他們親近,刻意遠遠的避開他們。有時在路上遇到了他們,早早的就躲開了,有時自己沒留神,偶遇了他們,也把眼睛看向別處,裝作沒看見,高傲的仰著頭揚長而去。有一次,喵喵還追上來喊我,我也一副冷漠的表情,不理不睬。
  我變得無心讀書,經常逃課。晚上進卡拉OK廳,泡酒吧,逛溜冰場,和那些染著五顏六色頭發的街頭古惑者混在一起,成天跳舞喝酒嗨皮,把自己活成一個小太妹。
  因為自己有意疏遠,艾小蟲沒有再來找過我,喵喵也開始拼命讀書。有時在課堂上和我無意間對視,那目光不再柔和,陌生而冷漠,我們曾經的友誼和歡樂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
  我清晰的記得那一天晚上,喵喵跑得滿頭大汗的在酒吧找到我,帶著哭腔告訴我一個驚人的事實:
  然然,不好了!艾小蟲出大事了!
  怎么呢?
  我不緊不慢問道。
  小蟲的媽媽的舊病發作了,放學回家的小蟲趕忙跑到藥店去買藥,在回家的路上,被兩個爛崽攔住,說他踩到了其中一個爛崽的鞋,要他賠禮道歉,糾纏了好一會兒。回到家后不久,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突然闖了進來,說有人打電話舉報艾小蟲買賣白粉。
  結果,警察在他買回來的藥品袋子里發現一包錫紙包裹的海洛因毒品。
  整整300G啊!夠槍斃幾回了!
  啊,怎么會呢?真看不出。
  我撇撇嘴角,故作鎮靜。
  一切順理成章的發展下去。艾小蟲被抓了,經過一番艱難的審訊之后,艾小蟲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犯罪證據確鑿,犯罪事實清楚,犯罪后果特別嚴重。年已滿承擔刑責的18歲年齡下限,被一審判了死刑。
  宣判的當天晚上,喵喵找到我,大哭起來,怎么勸也沒用,一直哭,哭得我心煩意亂,最后,我實在忍不住了,朝喵喵大吼:
  別他媽哭喪了,還沒死了!
  被我冷不丁的一聲吼,喵喵止住了哭聲,愣住了好一會兒,看了看我,然后又哭著跑向對面的馬路,她要去探監看小艾。她本來是想邀我一起去的,但一看到我態度,就更難過了。
  也許是太悲傷了,也許是對我的無情無義太寒心了,悲憤欲絕的她崩潰了。完全意識不到自己奔跑在車流涌動的馬路是多么的危險。
  喵喵被一輛疾駛而來的小車撞飛了。
  我看到喵喵嬌小的身軀像樹葉一樣的瓢起來……
  剎那間,整個世界凝固了,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那條馬路,是我們以前經常去護城河河畔必經的路,走了無數遍,那么熟悉。怎么就成了喵喵的黃泉路?
  人們不是說貓貓有九條命的嗎?怎么輕易的就去了呢?
  自從我做了富家小姐,我都做了些什么啊!我迷失了自己,我被有錢人的傲慢和偏見蒙蔽了雙眼,蒙蔽了認知!
  我的心痛得猶如萬箭穿心,猶如千刀萬剮。
  喵喵的突然離去,讓我的良知幡然醒悟。還有小蟲,小蟲他不該有那樣的結局……
  可一切都無法挽回了!
  
  10
  我經常去看小蟲。每次在探監登記表上有關“與服刑人員關系”一欄,我總是慎重的寫下“兄妹關系”,這一點小蟲是不知道的,他一直把我當他最親密的人,最愛的戀人。
  小蟲消瘦了很多,高高的個子顯得更加單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冷眼的看著我,冷眼的看著周圍的一切。
  我也不知道怎樣安慰他,對一個即將死去的人安慰還有意義嗎?我只是想好好看看他,看一次就少一次吧。我想把每一次的印象都珍藏在心底 。
  他在我生命里成了一個漸行漸遠的背影,最后連背影也會消失無蹤。
  最后一次探監看小蟲,是在他被執行死刑的前一個月。
  我們隔著厚厚的屏障,小蟲把手貼在玻璃窗上,靜靜的看著我。我隨即也把手對準他的手掌放上去,然后無限哀傷的看向他。
  一瞬間,我感受到了來自小蟲手心的溫度,感受到了他的那一顆炙熱心臟的溫度。
  我拿起電話剛想說什么,小蟲卻突然放下電話跑了。
  我在這邊大喊:
  小蟲,我愛你!
  但他已經跑遠了,隔著隔音的玻璃,他永遠聽不到了。
  突然,小蟲停下來,轉過身,用手勢語對我說:
  永別了。
  我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記住他俊朗的面容,憂郁而深邃的目光;拼命的想在這一瞬間把他完完整整的裝進我的心里。
  在小蟲生命的最后幾天,我幾乎崩潰了,整個世界坍塌了。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沒有曾想要和他生離死別。
  此時此刻,我真的愿意替他去死。
  
  11
  在小蟲的遺物中,有一封專門留給我的信。可我一直不敢撕開看那一封信。我知道我是沒有勇氣,沒有勇氣去面對良心的拷問。
  我一閉上眼,腦海就出現小蟲俊朗的臉,黑亮的眸,寬厚的肩膀,高高的個子。
  還有喵喵撲閃撲閃的大眼睛,和在陽光下會透明的頭發。
  我們奔跑在護城河河畔,藍天下白云悠悠,柔風送爽,一切那么美好。
  作為富二代,我的人生被安排得前程似錦。我高中畢業后,我留學日本,進入日本最好的醫藥大學。在新的環境,新的地方,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我的新的同學,新的朋友看到的是一個清高、冷漠的富家大小姐。
  五年后,我回到祖國,進入林川藥業集團中國分部的一家制藥企業實習。
  時間是療治一切創傷的良藥。經過五年異國他鄉的求學經歷,我的曾經波瀾起伏的心里也漸漸平復,我決定開始嶄新的人生。
  當我一次出差經過小蟲的家門口,我不禁鬼使神差的停車下來,我決定去看看小蟲的媽媽艾阿姨。
  還是我熟悉的陳舊的筒子樓,屋里家具還是我熟悉的擺設,讓我有一種時光倒流的錯覺。
  不過我明顯的感覺到屋里流淌著一股溫暖安詳的氛圍。擺在窗臺上的兩盆康乃馨,在冬日暖陽的沐浴下,花開得燦爛多姿。
  艾阿姨的精神狀況比從前大為好轉,人也長胖了不少,見我到來,非常高興。熱情的招待我,把我按在沙發上,招呼我吃水果。
  我心里還是惴惴不安,只想稍坐會兒馬上就走。
  你過來陪陪然然吧!然然以前是小崇最好的朋友。
  艾阿姨朝陽臺上給花澆水的一個男人的背影喊道。
  好的,好的,我就來。那男人轉過身,朝我們走來。
  然然,這是小崇的爸爸,今年回來了。
  艾阿姨高興地介紹道。
  那男人微笑著看向我,我亦抬頭禮貌回應。
  我大吃了一驚,失聲道:
  爸!你怎么在這里?
  啊?你說什么?……
  男人很驚詫的看著我。
  我又看向他:
  這不是我爸!雖然五官相貌很像,但和我爸精神氣質有天然之別!
  我瞬間像被電流擊中,呆若木雞。
  須臾,,猛然醒悟。
  啊!……我大喊一聲,不顧一切的沖了出來。
  開車在馬路上瘋狂的飛馳。
  腦海里塵封的往事一幕幕反反復復的回放,……
  我,一個陰險毒辣的拜金女,為了金錢名利,竟設計陷害了我僅憑一張照片認定為同父異母哥哥的小蟲!
  那個我曾深深愛著的男孩,被我送進了萬丈深淵,我成了他生命的歸途!
  還有喵喵,我至親至愛的死黨,閨蜜,也因蛇蝎心腸的我而隕落在花季的年紀!
  我即使得到了許多年輕人夢寐以求的金錢名利事業,但我卻失去了生而為人最起碼的天良!
  我回到家,翻出了當年小蟲留給我的那一封信:
  然然,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不過,你不要太過悲傷,人生一世,誰都難逃一死。遺憾的是,我走得太早了一點。
  我知道,我是被冤枉的,那白粉是你找那群爛崽干得吧?那天,被那群爛崽糾纏,其中有一個人你經常和他在一起的。
  但你為什么要那樣做?!我最心愛的人卻要置我于死地!我到底做錯了什么?你那么狠心一定要我死呢?
  我永遠不知道答案了,就讓這個秘密隨我陪葬吧。
  我爸的照片留給你,我知道我爸會回來的,到時候,你一定要告訴我啊!有空常看看我媽,拜托了。
   ————曾經深愛你的小崇
  林然然呆呆傻坐著,沒有哭泣,沒有喊叫。
  因為眼淚哭干了,嗓子哭啞了。
  悲傷,流淌成河。
  林然然手里拽著那張照片,小蟲爸爸年輕時的照片,傻傻的看著。
  她媽媽走過來,問道:
  你怎么會有你爸的照片?
  媽媽想拿走那張照片,林然然死活不肯。
  照片里的男人,俊朗而溫柔,微笑看著她。
  畫外畫:
  護城河河畔上,三個少年躺在草坡上,問著一個有趣的問題:等有一天有錢了,你怎么發?
  一個說:我要買名牌服裝。
  一個說:我要吃盡天下美食。
  那個男孩說:我先治好我媽的病,然后找到我爸。
   (全篇完)
  
  (經網絡搜索非原創首發,現分享發表。)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閨女
下一篇:塬上人(再聚)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