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趙國慶進城

趙國慶進城


  東方的朝霞,像大公雞的冠子,鮮紅鮮紅的。在人們的不經意中,播種似的圍著天邊轉了個圈兒。沐浴在霞光中的云朵兒,神奇地變幻延伸,絢麗多彩,五彩斑斕。
  這時候,七道溝的村口,走來了村民趙國慶老兩口。這夫妻倆,一邊走一邊說,不知不覺地就上了進縣城的柏油路。
  “十一那孩子和你一個德性,一條道跑到黑的主。認準的事情啊,別說八頭牛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唉,這真是人大了心也大了,兒大不由娘哇!他的事兒,我再也不管了!”
  “羊倌過節請了假,說明兒過完節才能趕回來。我不在家,豬啊雞的也夠你忙活的,這段日子你也太累了,得開空多歇歇(方言:多休息休息)羊就別出群了。”趙國慶瞅了眼身邊嘮嘮叨叨的妻,眉心之間的川字紋,時而像篆體的,時而又像簡體的,答非所問。
  “早知道羊不出群,讓王嬸幫忙照著,還不如咱倆一起去呢。我要親口問問這個臭小子,就算那天數落他幾句,話說重了,就因為這就不回家了?我看他是在外邊學壞了,野慣了!”
  “十一的人品你這個當媽的莫非不了解?不會的。”
  “哪,這小子處上對象了?”
  “兒子二十剛剛出頭,沒有的事兒!”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說這段日子,咱們累死累活地收割、打草,女婿們都得回來幫忙,他呢,電話要么應付兩句,要么干脆不接,一次也沒回來過!更氣人的是,八月十五團圓節那天連個人影兒都看不見!我真是奇了怪了,十一怎變成這樣了!”
  “別叨叨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嗎。兒子啊,肯定有兒子的大事情!呵呵……聽我的,你回家就把羊肉醒出來,再去菜地拔幾根胡蘿卜大蔥,下午給我們包餃子。陽婆(方言:太陽)落山前,我們回來不就全明白了?”
  “反正今年也誤了,明年實在想走歲數也不超,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我還不是因為疼他愛他舍不得他,才說了那些話?”
  “兒子理解,老趙理解,全家人都理解!老伴兒,回去吧。”
  妻傷感起來,淚眼蒙蒙地:“那幾年在縣城念高中,每到星期天,姐姐家好吃好喝留不住,爬山過梁能回來。如今交通這么方便,總共才幾步步路,(方言:路程不遠的意思)回一次家怎就這么難?”
  “你呀,總有一天,要為咱兒子感到驕傲才是!”趙國慶抬起粗糙的大手,用拇指輕輕拭去妻的淚。
  秋風,輕輕吹拂著妻鬢間的皺紋與白發,老趙由不得聯想起妻曾經的俏模樣,與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由不得眼眶一熱,一陣酸楚涌了上來。歲月流逝,一年一年,不止自己,妻也老了……
  “驕傲?別讓我牽腸掛肚、操心就不錯了!你給我告訴他,他這次要是敢不回來過這個生日,就永遠別回家啦!”
  趙國慶真想來個竹筒倒豆子——干脆利索,不藏不掖。可又怕妻哭哭啼啼,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相思之苦,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還是把“救兵”們搬回來,一起為兒子十一“平反”吧。
  “我走了!”
  “早燒雨,晚燒晴,(方言:早霞陰,晚霞晴)老趙,雨傘也沒帶,小心淋著,你還是坐公交吧!”妻在身后大聲喊。
  “天氣預報說今天沒雨,你就放心吧!”趙國慶朝妻揮了揮手,邁開大步離去。
  
   二
  七道溝因前后左右全是山而得名。
  原先的七道溝,別說公交了,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進一趟縣城需翻五座山過六道嶺拐七個彎兒,除去步行,自行車也得推著走。因交通堵,路難行,凌晨出門,深更半夜才能進縣城。
  幾年前,在村村通好政策的沐浴下,地委下了硬指標,為了造福山溝溝里大大小小幾十個自然村,要大刀闊斧、開山劈石,修路建橋!這不,生生把偏僻的七道溝變成了近郊區!
  如今,站在七道溝村口,就能望見縣城的大煙筒(方言,燈塔)。這要隔早先,做夢都不敢想哇!
  公交最多半小時一趟,可趙國慶還是喜歡走著進縣城。用他的話就是:走在這平展展的柏油路上,聞著兩邊莊稼地的味兒,那真是越走越心寬,越走越高興,越走越有勁兒。再說啦,滿打滿算才十幾里,也就個把鐘頭的事兒,就等于鍛煉身體了!
  秋分已過,寒露將至,明天就是老趙父子的生日——國慶節了。這幾年,老趙專心向畜牧方向發展,在洼地種糧食,坡地全部種草。這樣,既節省了勞力也保證了收成,最重要的是,解決了牲畜的草料問題。如今,他家的莊稼、草料已全部收割并儲存。羊群有羊倌照應,老兩口終于能睡個安穩覺了。
  空曠的田野上,為來年打基礎翻耕土地的人們,稀稀拉拉,三三兩兩的,“吁,吁”吆喝著自家的牲畜。公路兩旁的小樹,在人們的沒留意中悄悄長大。大片大片莊稼的離去,樹葉受了驚嚇似的,從蔥綠色變成了墨綠色。
  太陽升起,白云接了朝霞的班,展示曼妙身姿似的在清朗的天空上變幻著,飄流著。大雁人字一排一字一排,井然有序地向南飛去。
  “嘀嘀……”一輛公交慢悠悠地從老趙身邊駛過,“嘩啦啦”前門打開,司機對趙國慶點了點頭,示意他上車。
  “謝謝師傅,不用了!”趙國慶感激地朝司機揮了揮手,大聲道。
  因車少人稀,鄉村公路上的司機們都很人道,有站牌也好無站牌也罷,見人就按喇叭。路人也方便,隨處都可以上車。
  望著離去的公交,老趙的心飛向了遠方,仿佛又聽到兒子臨別時電話里的聲音:
  “爸,今天,我就光榮入伍,成為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親愛的老爸,謝謝你的支持,敬禮!”
  “十一,好兒子!是你幫爸完成了爸完成不了的遠大抱負!好好學習,刻苦訓練,有國才有家,有家才有你!爸就不去送你了……”
  “放心吧,姐姐、姐夫們都來了。親愛的老爸,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媽媽,再見!”
  想到這里,趙國慶禁不住老淚縱橫,壓抑在心底的思念如大海漲潮掀起的驚濤駭浪,“嘩啦啦”涌遍身體的每寸皮膚,每一根神經……他是多么想念自己的寶貝兒子啊!
  為了穩定情緒,他昂首挺胸,甩動雙臂放聲歌唱: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胸前的紅花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米嗖啦米嗖,啦嗖米都唻,愉快的歌聲滿天飛。一、二、三、四!”
  唱了兩、三遍,老趙的淚水還沒干。
  
   三
  人常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說巧不巧,老趙國慶節黎明出生,兒子國慶節深夜十一點五十五分,拽著國慶尾巴降生!
  從少年起,老趙就覺得自己能與祖國同天生日,為此而得名國慶,心里美滋滋的。可兒子也幸運啊,總不能和他一樣,也叫國慶吧?
  “十一不就是國慶嗎,要不,咱兒子叫趙十一?”別看妻文化淺,關鍵時候特有主見。就拿這三個孩子的名字來說,都沒用趙國慶操過心。
  “十一是國慶不假,可哪有用數字起名的?不好聽。”趙國慶親呢地摸了摸兒子圓乎乎的腦袋,頭搖得撥郞鼓似的。
  “那就小名叫十一,大名不著急,慢慢想。”
  “嘿嘿……還別說,爸爸叫國慶兒子叫十一,細品起來,還有那么點點意思。”
  兩口子正為兒子琢磨名字呢,大門“嘩啦啦”一推,有人進了院子。
  “快去看看,是不是計劃生育的找上門來了?”妻緊張起來。
  “大清早的,不會吧?”
  “肯定是兒子的哭聲,讓人家聽見了。”
  “別怕別怕,我這就去看看。”
  趙國慶開門一看,原來是提著大包小包,連夜趕來侍候月子的岳母啊。
  虛驚一場。
  
   四
  人人都有難唱得的曲,家家都有難念的經。為了生下十一這個兒子,老趙夫妻經歷了許多,許多……
  那年,已經生養了兩個閨女的妻帶頭做了絕育手術。誰曾想多年后出了奇跡,竟然懷孕了!等趙國慶知道后,胎兒已經四個多月了。
  趙國慶好脾氣,妻明事理,倆閨女聽話懂事,家庭雖不算富裕,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日子過得和和睦睦,有滋有味兒。隔平時,兩口子別說打鬧了,拌嘴都少。可為了這件事兒,夫妻倆發生了激烈地爭吵:“早懷孕了,為什么瞞著我?”
  “因為不想告訴你!怎了,不行嗎?”
  “我是共產黨員,大小也是個干部,絕不能干違反政策的事情。你這可是第三胎!明天,就跟我去醫院做引產手術!”
  “已經結扎了,要怪也怪他大夫手術的失誤,又不是我故意超生!要去你去!”
  “這可由不得你!我馬上就去告訴計劃生育工作人員,綁也把你綁上手術臺!”
  “嗚嗚……姓趙的,你好狠心啊!嗚嗚……你想過嗎,咱倆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嗚嗚……做了手術又懷孕,是老天送來的兒子!好,好,告吧告吧,不過啊,兒子在我的肚里頭,打死我也不做,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兒子?”
  “是啊,兒子!我敢肯定是兒子!”
  趙國慶遭電擊似的哆嗦了幾下。
  突如其來的兒子,迫使趙國慶迅速改變了主意。他三步并做兩步飛奔出院門,四下瞅瞅沒人聽見才把那顆“呯呯……”狂跳的心放回到肚子里。返回屋子后,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撫摸著妻微微凸起來的小肚子,聲音柔柔地:“告訴我,小家伙反應大不大?”
  “你給我滾開!你不說要喊計劃生育來嗎?你不說綁也要把我綁上手術臺嗎?反應大與不大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與你有甚相干?”母性的力量不止偉大也很強悍,妻橫眉怒目,仇人似的瞪著趙國慶。連珠炮似的發泄著懷孕以來的壓抑與對丈夫的不滿。
  “你的,良心大大地壞了!狡猾狡猾的!”趙國慶“嘻嘻”笑著,輕輕刮了下妻的鼻子,學了幾句電影地道戰里面日本鬼子山田隊長的臺詞。
  妻“撲哧”一聲,轉悲為喜。
  捫心自問,趙國慶不是封建不是迷信不是愚昧更不是重男輕女,是架不住兒子的誘惑啊。
  那時候,趙國慶兩閨女已經成人,姐妹雙雙在縣城讀高中,除去星期天,其余都住在學校里。加上妻早做了絕育手術,村里人根本就沒人注意這回事兒。隨著胎兒一天天長大,趙國慶只得將妻送回牧區的姑媽家。姑父是少數民族,營子(營子,村子)就她們一戶人家,平時,也很少有人過來串門。
  直到生下兒子三天后,趙國慶翻山越嶺,用小推車將妻兒接了回來。
  沒有不透風的墻。就在人們紛紛議論,多事人告發后,沒等工作人員上門,趙國慶就把家里最值錢的大黃牛送到公社計生辦。同時,主動辭去了村長的職務。
  趙國慶老婆四十五歲,絕育手術后生下第三胎的消息,頭條“新聞”似的,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有人說:趙家兩代單傳,是趙國慶的孝心感動了天;有人說:明明是大夫的失誤,趙國慶卻承擔了責任,是他的誠心感動了地;也有人拿這事兒當笑話來講:結扎懷孕,獨一無二;四十五歲生娃,百里挑一。這真是啊,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啦!
  
   五
  少年時,趙國慶就不止一次夢見自己穿上了草綠色的軍裝,佩戴著鮮紅的領章與帽徽,雄糾糾氣昂昂,大踏步離開了七道梁。
  從電影記錄片的大集體年代到改革開放的電視機,每逢國慶這天,只要逮住機會,趙國慶就會觀看天安門城樓,鮮紅的五星紅旗升起;聆聽毛主席宣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伴著嘹亮的東方紅歌聲,不止一次讓他熱淚盈眶。
  第一次報名參軍,趙國慶剛滿十八歲。公社檢查合格后,氣喘吁吁地狂奔回家:“爸媽,全部合格,明天起身,后天參加縣里復查!”
  望著高大帥氣的趙國慶,父母喜憂參半,熱淚漣漣。喜得是兒子有可能遠走高飛,從此有了出息;憂得是孩子還小,背井離鄉的,能照顧好自己嗎?
  誰料縣里檢查時,大夫說趙國慶血壓有些偏高,沒能過關。趙國慶像只池氣的皮球,慢吞吞地行走在回七道溝的山嶺溝壕中,天快亮才回了家。
  “爸,媽,你們說三柱又瘦又小,猴似的,各方面都合格。我身體這么好,為啥就沒通過!這,這可怎辦啊!”趙國慶雙手抱頭蹲在地下,眼淚汪汪地。
  “國慶,你還小,明年還有機會。”
  “是啊。千萬別灰心,國慶,快吃飯吧。”
  “聽說喝醋能降血壓,明年試試,肯定能過。”
  “只要能把血壓降下來,讓我干啥都行!”趙國慶跳了起來,接過母親手里的大碗,狼吞虎咽,大口朵頤。
  第二年,趙國慶提前三天就喝醋,結果是:血壓下來了,可心律不齊再次被淘汰。
  “連夜進城,沒休息就檢查,心律能齊?”
  “是啊,白天干活兒夜里趕路。孩子太累了。”
  “別掃興,來年還有機會。”父母你一句我一句安慰著趙國慶。
  第三年,征兵工作還沒開始,母親就犯了肚子疼的老毛病。白天,止痛片還管用,到了晚上,止痛片就失去了效果,直疼得滿炕打滾兒,死去活來。赤腳醫生說很可能是闌尾炎引起的腸道穿孔,得馬上送縣醫院進行手術治療。趙國慶父子嚇壞了,慌忙喊來村里幾個后生,連夜抬著擔架,翻山越嶺趕往縣城。他們走哇走哇,起初,趙國慶還能聽見母親的聲音,后來聲音越來越弱,再后來就聽不見了……一
  東方的朝霞,像大公雞的冠子,鮮紅鮮紅的。在人們的不經意中,播種似的圍著天邊轉了個圈兒。沐浴在霞光中的云朵兒,神奇地變幻延伸,絢麗多彩,五彩斑斕。
  這時候,七道溝的村口,走來了村民趙國慶老兩口。這夫妻倆,一邊走一邊說,不知不覺地就上了進縣城的柏油路。
  “十一那孩子和你一個德性,一條道跑到黑的主。認準的事情啊,別說八頭牛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唉,這真是人大了心也大了,兒大不由娘哇!他的事兒,我再也不管了!”
  “羊倌過節請了假,說明兒過完節才能趕回來。我不在家,豬啊雞的也夠你忙活的,這段日子你也太累了,得開空多歇歇(方言:多休息休息)羊就別出群了。”趙國慶瞅了眼身邊嘮嘮叨叨的妻,眉心之間的川字紋,時而像篆體的,時而又像簡體的,答非所問。
  “早知道羊不出群,讓王嬸幫忙照著,還不如咱倆一起去呢。我要親口問問這個臭小子,就算那天數落他幾句,話說重了,就因為這就不回家了?我看他是在外邊學壞了,野慣了!”
  “十一的人品你這個當媽的莫非不了解?不會的。”
  “哪,這小子處上對象了?”
  “兒子二十剛剛出頭,沒有的事兒!”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說這段日子,咱們累死累活地收割、打草,女婿們都得回來幫忙,他呢,電話要么應付兩句,要么干脆不接,一次也沒回來過!更氣人的是,八月十五團圓節那天連個人影兒都看不見!我真是奇了怪了,十一怎變成這樣了!”
  “別叨叨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嗎。兒子啊,肯定有兒子的大事情!呵呵……聽我的,你回家就把羊肉醒出來,再去菜地拔幾根胡蘿卜大蔥,下午給我們包餃子。陽婆(方言:太陽)落山前,我們回來不就全明白了?”
  “反正今年也誤了,明年實在想走歲數也不超,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我還不是因為疼他愛他舍不得他,才說了那些話?”
  “兒子理解,老趙理解,全家人都理解!老伴兒,回去吧。”
  妻傷感起來,淚眼蒙蒙地:“那幾年在縣城念高中,每到星期天,姐姐家好吃好喝留不住,爬山過梁能回來。如今交通這么方便,總共才幾步步路,(方言:路程不遠的意思)回一次家怎就這么難?”
  “你呀,總有一天,要為咱兒子感到驕傲才是!”趙國慶抬起粗糙的大手,用拇指輕輕拭去妻的淚。
  秋風,輕輕吹拂著妻鬢間的皺紋與白發,老趙由不得聯想起妻曾經的俏模樣,與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由不得眼眶一熱,一陣酸楚涌了上來。歲月流逝,一年一年,不止自己,妻也老了……
  “驕傲?別讓我牽腸掛肚、操心就不錯了!你給我告訴他,他這次要是敢不回來過這個生日,就永遠別回家啦!”
  趙國慶真想來個竹筒倒豆子——干脆利索,不藏不掖。可又怕妻哭哭啼啼,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相思之苦,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還是把“救兵”們搬回來,一起為兒子十一“平反”吧。
  “我走了!”
  “早燒雨,晚燒晴,(方言:早霞陰,晚霞晴)老趙,雨傘也沒帶,小心淋著,你還是坐公交吧!”妻在身后大聲喊。
  “天氣預報說今天沒雨,你就放心吧!”趙國慶朝妻揮了揮手,邁開大步離去。
  
   二
  七道溝因前后左右全是山而得名。
  原先的七道溝,別說公交了,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進一趟縣城需翻五座山過六道嶺拐七個彎兒,除去步行,自行車也得推著走。因交通堵,路難行,凌晨出門,深更半夜才能進縣城。
  幾年前,在村村通好政策的沐浴下,地委下了硬指標,為了造福山溝溝里大大小小幾十個自然村,要大刀闊斧、開山劈石,修路建橋!這不,生生把偏僻的七道溝變成了近郊區!
  如今,站在七道溝村口,就能望見縣城的大煙筒(方言,燈塔)。這要隔早先,做夢都不敢想哇!
  公交最多半小時一趟,可趙國慶還是喜歡走著進縣城。用他的話就是:走在這平展展的柏油路上,聞著兩邊莊稼地的味兒,那真是越走越心寬,越走越高興,越走越有勁兒。再說啦,滿打滿算才十幾里,也就個把鐘頭的事兒,就等于鍛煉身體了!
  秋分已過,寒露將至,明天就是老趙父子的生日——國慶節了。這幾年,老趙專心向畜牧方向發展,在洼地種糧食,坡地全部種草。這樣,既節省了勞力也保證了收成,最重要的是,解決了牲畜的草料問題。如今,他家的莊稼、草料已全部收割并儲存。羊群有羊倌照應,老兩口終于能睡個安穩覺了。
  空曠的田野上,為來年打基礎翻耕土地的人們,稀稀拉拉,三三兩兩的,“吁,吁”吆喝著自家的牲畜。公路兩旁的小樹,在人們的沒留意中悄悄長大。大片大片莊稼的離去,樹葉受了驚嚇似的,從蔥綠色變成了墨綠色。
  太陽升起,白云接了朝霞的班,展示曼妙身姿似的在清朗的天空上變幻著,飄流著。大雁人字一排一字一排,井然有序地向南飛去。
  “嘀嘀……”一輛公交慢悠悠地從老趙身邊駛過,“嘩啦啦”前門打開,司機對趙國慶點了點頭,示意他上車。
  “謝謝師傅,不用了!”趙國慶感激地朝司機揮了揮手,大聲道。
  因車少人稀,鄉村公路上的司機們都很人道,有站牌也好無站牌也罷,見人就按喇叭。路人也方便,隨處都可以上車。
  望著離去的公交,老趙的心飛向了遠方,仿佛又聽到兒子臨別時電話里的聲音:
  “爸,今天,我就光榮入伍,成為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親愛的老爸,謝謝你的支持,敬禮!”
  “十一,好兒子!是你幫爸完成了爸完成不了的遠大抱負!好好學習,刻苦訓練,有國才有家,有家才有你!爸就不去送你了……”
  “放心吧,姐姐、姐夫們都來了。親愛的老爸,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媽媽,再見!”
  想到這里,趙國慶禁不住老淚縱橫,壓抑在心底的思念如大海漲潮掀起的驚濤駭浪,“嘩啦啦”涌遍身體的每寸皮膚,每一根神經……他是多么想念自己的寶貝兒子啊!
  為了穩定情緒,他昂首挺胸,甩動雙臂放聲歌唱: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胸前的紅花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米嗖啦米嗖,啦嗖米都唻,愉快的歌聲滿天飛。一、二、三、四!”
  唱了兩、三遍,老趙的淚水還沒干。
  
   三
  人常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說巧不巧,老趙國慶節黎明出生,兒子國慶節深夜十一點五十五分,拽著國慶尾巴降生!
  從少年起,老趙就覺得自己能與祖國同天生日,為此而得名國慶,心里美滋滋的。可兒子也幸運啊,總不能和他一樣,也叫國慶吧?
  “十一不就是國慶嗎,要不,咱兒子叫趙十一?”別看妻文化淺,關鍵時候特有主見。就拿這三個孩子的名字來說,都沒用趙國慶操過心。
  “十一是國慶不假,可哪有用數字起名的?不好聽。”趙國慶親呢地摸了摸兒子圓乎乎的腦袋,頭搖得撥郞鼓似的。
  “那就小名叫十一,大名不著急,慢慢想。”
  “嘿嘿……還別說,爸爸叫國慶兒子叫十一,細品起來,還有那么點點意思。”
  兩口子正為兒子琢磨名字呢,大門“嘩啦啦”一推,有人進了院子。
  “快去看看,是不是計劃生育的找上門來了?”妻緊張起來。
  “大清早的,不會吧?”
  “肯定是兒子的哭聲,讓人家聽見了。”
  “別怕別怕,我這就去看看。”
  趙國慶開門一看,原來是提著大包小包,連夜趕來侍候月子的岳母啊。
  虛驚一場。
  
   四
  人人都有難唱得的曲,家家都有難念的經。為了生下十一這個兒子,老趙夫妻經歷了許多,許多……
  那年,已經生養了兩個閨女的妻帶頭做了絕育手術。誰曾想多年后出了奇跡,竟然懷孕了!等趙國慶知道后,胎兒已經四個多月了。
  趙國慶好脾氣,妻明事理,倆閨女聽話懂事,家庭雖不算富裕,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日子過得和和睦睦,有滋有味兒。隔平時,兩口子別說打鬧了,拌嘴都少。可為了這件事兒,夫妻倆發生了激烈地爭吵:“早懷孕了,為什么瞞著我?”
  “因為不想告訴你!怎了,不行嗎?”
  “我是共產黨員,大小也是個干部,絕不能干違反政策的事情。你這可是第三胎!明天,就跟我去醫院做引產手術!”
  “已經結扎了,要怪也怪他大夫手術的失誤,又不是我故意超生!要去你去!”
  “這可由不得你!我馬上就去告訴計劃生育工作人員,綁也把你綁上手術臺!”
  “嗚嗚……姓趙的,你好狠心啊!嗚嗚……你想過嗎,咱倆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嗚嗚……做了手術又懷孕,是老天送來的兒子!好,好,告吧告吧,不過啊,兒子在我的肚里頭,打死我也不做,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兒子?”
  “是啊,兒子!我敢肯定是兒子!”
  趙國慶遭電擊似的哆嗦了幾下。
  突如其來的兒子,迫使趙國慶迅速改變了主意。他三步并做兩步飛奔出院門,四下瞅瞅沒人聽見才把那顆“呯呯……”狂跳的心放回到肚子里。返回屋子后,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撫摸著妻微微凸起來的小肚子,聲音柔柔地:“告訴我,小家伙反應大不大?”
  “你給我滾開!你不說要喊計劃生育來嗎?你不說綁也要把我綁上手術臺嗎?反應大與不大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與你有甚相干?”母性的力量不止偉大也很強悍,妻橫眉怒目,仇人似的瞪著趙國慶。連珠炮似的發泄著懷孕以來的壓抑與對丈夫的不滿。
  “你的,良心大大地壞了!狡猾狡猾的!”趙國慶“嘻嘻”笑著,輕輕刮了下妻的鼻子,學了幾句電影地道戰里面日本鬼子山田隊長的臺詞。
  妻“撲哧”一聲,轉悲為喜。
  捫心自問,趙國慶不是封建不是迷信不是愚昧更不是重男輕女,是架不住兒子的誘惑啊。
  那時候,趙國慶兩閨女已經成人,姐妹雙雙在縣城讀高中,除去星期天,其余都住在學校里。加上妻早做了絕育手術,村里人根本就沒人注意這回事兒。隨著胎兒一天天長大,趙國慶只得將妻送回牧區的姑媽家。姑父是少數民族,營子(營子,村子)就她們一戶人家,平時,也很少有人過來串門。
  直到生下兒子三天后,趙國慶翻山越嶺,用小推車將妻兒接了回來。
  沒有不透風的墻。就在人們紛紛議論,多事人告發后,沒等工作人員上門,趙國慶就把家里最值錢的大黃牛送到公社計生辦。同時,主動辭去了村長的職務。
  趙國慶老婆四十五歲,絕育手術后生下第三胎的消息,頭條“新聞”似的,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有人說:趙家兩代單傳,是趙國慶的孝心感動了天;有人說:明明是大夫的失誤,趙國慶卻承擔了責任,是他的誠心感動了地;也有人拿這事兒當笑話來講:結扎懷孕,獨一無二;四十五歲生娃,百里挑一。這真是啊,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啦!
  
   五
  少年時,趙國慶就不止一次夢見自己穿上了草綠色的軍裝,佩戴著鮮紅的領章與帽徽,雄糾糾氣昂昂,大踏步離開了七道梁。
  從電影記錄片的大集體年代到改革開放的電視機,每逢國慶這天,只要逮住機會,趙國慶就會觀看天安門城樓,鮮紅的五星紅旗升起;聆聽毛主席宣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伴著嘹亮的東方紅歌聲,不止一次讓他熱淚盈眶。
  第一次報名參軍,趙國慶剛滿十八歲。公社檢查合格后,氣喘吁吁地狂奔回家:“爸媽,全部合格,明天起身,后天參加縣里復查!”
  望著高大帥氣的趙國慶,父母喜憂參半,熱淚漣漣。喜得是兒子有可能遠走高飛,從此有了出息;憂得是孩子還小,背井離鄉的,能照顧好自己嗎?
  誰料縣里檢查時,大夫說趙國慶血壓有些偏高,沒能過關。趙國慶像只池氣的皮球,慢吞吞地行走在回七道溝的山嶺溝壕中,天快亮才回了家。
  “爸,媽,你們說三柱又瘦又小,猴似的,各方面都合格。我身體這么好,為啥就沒通過!這,這可怎辦啊!”趙國慶雙手抱頭蹲在地下,眼淚汪汪地。
  “國慶,你還小,明年還有機會。”
  “是啊。千萬別灰心,國慶,快吃飯吧。”
  “聽說喝醋能降血壓,明年試試,肯定能過。”
  “只要能把血壓降下來,讓我干啥都行!”趙國慶跳了起來,接過母親手里的大碗,狼吞虎咽,大口朵頤。
  第二年,趙國慶提前三天就喝醋,結果是:血壓下來了,可心律不齊再次被淘汰。
  “連夜進城,沒休息就檢查,心律能齊?”
  “是啊,白天干活兒夜里趕路。孩子太累了。”
  “別掃興,來年還有機會。”父母你一句我一句安慰著趙國慶。
  第三年,征兵工作還沒開始,母親就犯了肚子疼的老毛病。白天,止痛片還管用,到了晚上,止痛片就失去了效果,直疼得滿炕打滾兒,死去活來。赤腳醫生說很可能是闌尾炎引起的腸道穿孔,得馬上送縣醫院進行手術治療。趙國慶父子嚇壞了,慌忙喊來村里幾個后生,連夜抬著擔架,翻山越嶺趕往縣城。他們走哇走哇,起初,趙國慶還能聽見母親的聲音,后來聲音越來越弱,再后來就聽不見了……
  剛剛四十出頭的母親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趙國慶父子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爺倆的哭聲,悲悲切切,凄凄慘慘,引得七道溝所有人傷心落淚。
  送走母親后,承受不了打擊的父親病倒在炕上。整天以淚洗面,心灰意冷的趙國慶,徹底打消了參軍的念頭。
  “國慶,沒去公社報名?”
  “爸,我想過了,連續兩年不合格,說明我不適合參軍。”
  “好孩子,爸明白你的心思,是爸連累了你。”
  “不是的。爸,答應我,媽走了,家里還有我呢,你得好好的……”
  “國慶,好兒子,咱們都好好的。”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就這樣,趙國慶最終沒能離開七道溝。
  趙國慶好學,肯干、上進,年紀輕輕就是大隊民兵營長。別看七道溝偏僻,可在鎮、縣組織的民兵訓練、緊急結合、實彈射擊中多次被立為標兵。改革開放后,趙國慶被村民選為第一屆村長。辭職后在近年的開山修路中,每次村里需要義務工,他都來報名。
  “老村長,村里年輕人有的是,用不著你這么大的年紀的人。回去吧。”
  “你就讓我去吧,不為別的,只為看看咱七道溝的路是怎樣修通的。”
  “真拿你沒辦法。好吧,去了工地可得注意安全。”
  “好嘞!”
  是金子哪兒都能發光。
  
   六
  十一長大了。
  十一遺傳了父母全部精華,一米八的個頭、挺直的鼻梁、厚厚的嘴唇像父親;毛茸茸的大眼睛、潔白的玉牙、細膩的皮膚像母親。
  從十一身上,趙國慶發現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沉睡多年的夢想也再次被激活:“十一,告訴爸爸,喜歡軍人不?”
  “喜歡!”
  “別聽你爸的,走那么老遠,媽想你怎么辦!好好念書,將來在縣城找個好工作,到時候,媽給你買樓房!”
  “參軍更得好好念書啊。如果能上軍校,將來有大出息!”
  “是啊媽,我爸說的對,好男兒志在四方!”
  “我不同意!你小子要是敢當兵,老娘就打斷你的腿!”
  十一與父親翻白眼,吐舌頭尖,父子二人相視而笑。
  因成績不理想,十一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立志參軍的他在父親的支持下瞞著母親報了名。幸運的是,十一順利通過各項檢查,光榮入伍。
  妻只知道兒子在幫縣城做買賣的二姐進貨守店,他大姐夫已經托人安排了工作,不久就可以去上班。
  臨走前,十一回了家,本來是與母親告別,說明真實情況,沒想到剛剛開了個頭,就被母親頂了回去:“以后少給我提當兵的事情,說多少回了,我不同意!”
  “別生氣媽,我已經……”
  “好你個臭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在就在,不想在就給我滾!”
  第二天,十一看母親還在他的氣,滿肚子話不敢講出來。想想秋收臨近,八月十五也不能回來過團圓節,十一的心就要碎了。在父親的送別下,他一步三回頭,含淚離開了家。
  十一怕父親年紀大了,送別時傷感,就在電話里囑咐:讓父親在家照顧母親,姐姐們送他上火車就行。
  秋收開始后,十一大姐單位忙,大姐夫請了年休幫忙收割;二姐兩口子是個體戶,就輪流守店賣貨,騰出人手回七道溝幫著搶收。
  十一長時間不回家,妻整天埋怨數落。老趙決定進城把閨女女婿全部喊回來,趁著國慶、生日的熱鬧氣氛告訴她。
  十一新兵集訓,固定時間才能與父親通電話:“爸,我媽呢?告訴你,今天我的耳朵火燒火燎的,媽肯定又數落我了吧?嘻嘻……”
  “哪有哇!你個臭小子,別胡思亂想,婆婆媽媽的。記住,保家衛國是軍人的職責,好好訓練,爭取做一名優秀的人民解放軍!”
  “爸,你就放心吧。保重身體,照顧好媽媽。掛了啊。”
  
   七
  晚霞,像一位美麗的新娘。漂亮的婚紗飄哇飄哇,飛向了太陽,討好似的前呼后擁,拉拉扯扯,直到將最后一線光線淹沒。
  坐在大女婿小車后座的趙國慶,被倆閨女左右相擁,他們親親熱熱,說說笑笑,正在行駛在回七道溝的柏油路上……
  
  
   原創首發

  東方的朝霞,像大公雞的冠子,鮮紅鮮紅的。在人們的不經意中,播種似的圍著天邊轉了個圈兒。沐浴在霞光中的云朵兒,神奇地變幻延伸,絢麗多彩,五彩斑斕。
  這時候,七道溝的村口,走來了村民趙國慶老兩口。這夫妻倆,一邊走一邊說,不知不覺地就上了進縣城的柏油路。
  “十一那孩子和你一個德性,一條道跑到黑的主。認準的事情啊,別說八頭牛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唉,這真是人大了心也大了,兒大不由娘哇!他的事兒,我再也不管了!”
  “羊倌過節請了假,說明兒過完節才能趕回來。我不在家,豬啊雞的也夠你忙活的,這段日子你也太累了,得開空多歇歇(方言:多休息休息)羊就別出群了。”趙國慶瞅了眼身邊嘮嘮叨叨的妻,眉心之間的川字紋,時而像篆體的,時而又像簡體的,答非所問。
  “早知道羊不出群,讓王嬸幫忙照著,還不如咱倆一起去呢。我要親口問問這個臭小子,就算那天數落他幾句,話說重了,就因為這就不回家了?我看他是在外邊學壞了,野慣了!”
  “十一的人品你這個當媽的莫非不了解?不會的。”
  “哪,這小子處上對象了?”
  “兒子二十剛剛出頭,沒有的事兒!”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說這段日子,咱們累死累活地收割、打草,女婿們都得回來幫忙,他呢,電話要么應付兩句,要么干脆不接,一次也沒回來過!更氣人的是,八月十五團圓節那天連個人影兒都看不見!我真是奇了怪了,十一怎變成這樣了!”
  “別叨叨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嗎。兒子啊,肯定有兒子的大事情!呵呵……聽我的,你回家就把羊肉醒出來,再去菜地拔幾根胡蘿卜大蔥,下午給我們包餃子。陽婆(方言:太陽)落山前,我們回來不就全明白了?”
  “反正今年也誤了,明年實在想走歲數也不超,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我還不是因為疼他愛他舍不得他,才說了那些話?”
  “兒子理解,老趙理解,全家人都理解!老伴兒,回去吧。”
  妻傷感起來,淚眼蒙蒙地:“那幾年在縣城念高中,每到星期天,姐姐家好吃好喝留不住,爬山過梁能回來。如今交通這么方便,總共才幾步步路,(方言:路程不遠的意思)回一次家怎就這么難?”
  “你呀,總有一天,要為咱兒子感到驕傲才是!”趙國慶抬起粗糙的大手,用拇指輕輕拭去妻的淚。
  秋風,輕輕吹拂著妻鬢間的皺紋與白發,老趙由不得聯想起妻曾經的俏模樣,與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由不得眼眶一熱,一陣酸楚涌了上來。歲月流逝,一年一年,不止自己,妻也老了……
  “驕傲?別讓我牽腸掛肚、操心就不錯了!你給我告訴他,他這次要是敢不回來過這個生日,就永遠別回家啦!”
  趙國慶真想來個竹筒倒豆子——干脆利索,不藏不掖。可又怕妻哭哭啼啼,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相思之苦,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還是把“救兵”們搬回來,一起為兒子十一“平反”吧。
  “我走了!”
  “早燒雨,晚燒晴,(方言:早霞陰,晚霞晴)老趙,雨傘也沒帶,小心淋著,你還是坐公交吧!”妻在身后大聲喊。
  “天氣預報說今天沒雨,你就放心吧!”趙國慶朝妻揮了揮手,邁開大步離去。
  
   二
  七道溝因前后左右全是山而得名。
  原先的七道溝,別說公交了,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進一趟縣城需翻五座山過六道嶺拐七個彎兒,除去步行,自行車也得推著走。因交通堵,路難行,凌晨出門,深更半夜才能進縣城。
  幾年前,在村村通好政策的沐浴下,地委下了硬指標,為了造福山溝溝里大大小小幾十個自然村,要大刀闊斧、開山劈石,修路建橋!這不,生生把偏僻的七道溝變成了近郊區!
  如今,站在七道溝村口,就能望見縣城的大煙筒(方言,燈塔)。這要隔早先,做夢都不敢想哇!
  公交最多半小時一趟,可趙國慶還是喜歡走著進縣城。用他的話就是:走在這平展展的柏油路上,聞著兩邊莊稼地的味兒,那真是越走越心寬,越走越高興,越走越有勁兒。再說啦,滿打滿算才十幾里,也就個把鐘頭的事兒,就等于鍛煉身體了!
  秋分已過,寒露將至,明天就是老趙父子的生日——國慶節了。這幾年,老趙專心向畜牧方向發展,在洼地種糧食,坡地全部種草。這樣,既節省了勞力也保證了收成,最重要的是,解決了牲畜的草料問題。如今,他家的莊稼、草料已全部收割并儲存。羊群有羊倌照應,老兩口終于能睡個安穩覺了。
  空曠的田野上,為來年打基礎翻耕土地的人們,稀稀拉拉,三三兩兩的,“吁,吁”吆喝著自家的牲畜。公路兩旁的小樹,在人們的沒留意中悄悄長大。大片大片莊稼的離去,樹葉受了驚嚇似的,從蔥綠色變成了墨綠色。
  太陽升起,白云接了朝霞的班,展示曼妙身姿似的在清朗的天空上變幻著,飄流著。大雁人字一排一字一排,井然有序地向南飛去。
  “嘀嘀……”一輛公交慢悠悠地從老趙身邊駛過,“嘩啦啦”前門打開,司機對趙國慶點了點頭,示意他上車。
  “謝謝師傅,不用了!”趙國慶感激地朝司機揮了揮手,大聲道。
  因車少人稀,鄉村公路上的司機們都很人道,有站牌也好無站牌也罷,見人就按喇叭。路人也方便,隨處都可以上車。
  望著離去的公交,老趙的心飛向了遠方,仿佛又聽到兒子臨別時電話里的聲音:
  “爸,今天,我就光榮入伍,成為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親愛的老爸,謝謝你的支持,敬禮!”
  “十一,好兒子!是你幫爸完成了爸完成不了的遠大抱負!好好學習,刻苦訓練,有國才有家,有家才有你!爸就不去送你了……”
  “放心吧,姐姐、姐夫們都來了。親愛的老爸,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媽媽,再見!”
  想到這里,趙國慶禁不住老淚縱橫,壓抑在心底的思念如大海漲潮掀起的驚濤駭浪,“嘩啦啦”涌遍身體的每寸皮膚,每一根神經……他是多么想念自己的寶貝兒子啊!
  為了穩定情緒,他昂首挺胸,甩動雙臂放聲歌唱: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胸前的紅花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米嗖啦米嗖,啦嗖米都唻,愉快的歌聲滿天飛。一、二、三、四!”
  唱了兩、三遍,老趙的淚水還沒干。
  
   三
  人常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說巧不巧,老趙國慶節黎明出生,兒子國慶節深夜十一點五十五分,拽著國慶尾巴降生!
  從少年起,老趙就覺得自己能與祖國同天生日,為此而得名國慶,心里美滋滋的。可兒子也幸運啊,總不能和他一樣,也叫國慶吧?
  “十一不就是國慶嗎,要不,咱兒子叫趙十一?”別看妻文化淺,關鍵時候特有主見。就拿這三個孩子的名字來說,都沒用趙國慶操過心。
  “十一是國慶不假,可哪有用數字起名的?不好聽。”趙國慶親呢地摸了摸兒子圓乎乎的腦袋,頭搖得撥郞鼓似的。
  “那就小名叫十一,大名不著急,慢慢想。”
  “嘿嘿……還別說,爸爸叫國慶兒子叫十一,細品起來,還有那么點點意思。”
  兩口子正為兒子琢磨名字呢,大門“嘩啦啦”一推,有人進了院子。
  “快去看看,是不是計劃生育的找上門來了?”妻緊張起來。
  “大清早的,不會吧?”
  “肯定是兒子的哭聲,讓人家聽見了。”
  “別怕別怕,我這就去看看。”
  趙國慶開門一看,原來是提著大包小包,連夜趕來侍候月子的岳母啊。
  虛驚一場。
  
   四
  人人都有難唱得的曲,家家都有難念的經。為了生下十一這個兒子,老趙夫妻經歷了許多,許多……
  那年,已經生養了兩個閨女的妻帶頭做了絕育手術。誰曾想多年后出了奇跡,竟然懷孕了!等趙國慶知道后,胎兒已經四個多月了。
  趙國慶好脾氣,妻明事理,倆閨女聽話懂事,家庭雖不算富裕,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日子過得和和睦睦,有滋有味兒。隔平時,兩口子別說打鬧了,拌嘴都少。可為了這件事兒,夫妻倆發生了激烈地爭吵:“早懷孕了,為什么瞞著我?”
  “因為不想告訴你!怎了,不行嗎?”
  “我是共產黨員,大小也是個干部,絕不能干違反政策的事情。你這可是第三胎!明天,就跟我去醫院做引產手術!”
  “已經結扎了,要怪也怪他大夫手術的失誤,又不是我故意超生!要去你去!”
  “這可由不得你!我馬上就去告訴計劃生育工作人員,綁也把你綁上手術臺!”
  “嗚嗚……姓趙的,你好狠心啊!嗚嗚……你想過嗎,咱倆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嗚嗚……做了手術又懷孕,是老天送來的兒子!好,好,告吧告吧,不過啊,兒子在我的肚里頭,打死我也不做,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兒子?”
  “是啊,兒子!我敢肯定是兒子!”
  趙國慶遭電擊似的哆嗦了幾下。
  突如其來的兒子,迫使趙國慶迅速改變了主意。他三步并做兩步飛奔出院門,四下瞅瞅沒人聽見才把那顆“呯呯……”狂跳的心放回到肚子里。返回屋子后,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撫摸著妻微微凸起來的小肚子,聲音柔柔地:“告訴我,小家伙反應大不大?”
  “你給我滾開!你不說要喊計劃生育來嗎?你不說綁也要把我綁上手術臺嗎?反應大與不大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與你有甚相干?”母性的力量不止偉大也很強悍,妻橫眉怒目,仇人似的瞪著趙國慶。連珠炮似的發泄著懷孕以來的壓抑與對丈夫的不滿。
  “你的,良心大大地壞了!狡猾狡猾的!”趙國慶“嘻嘻”笑著,輕輕刮了下妻的鼻子,學了幾句電影地道戰里面日本鬼子山田隊長的臺詞。
  妻“撲哧”一聲,轉悲為喜。
  捫心自問,趙國慶不是封建不是迷信不是愚昧更不是重男輕女,是架不住兒子的誘惑啊。
  那時候,趙國慶兩閨女已經成人,姐妹雙雙在縣城讀高中,除去星期天,其余都住在學校里。加上妻早做了絕育手術,村里人根本就沒人注意這回事兒。隨著胎兒一天天長大,趙國慶只得將妻送回牧區的姑媽家。姑父是少數民族,營子(營子,村子)就她們一戶人家,平時,也很少有人過來串門。
  直到生下兒子三天后,趙國慶翻山越嶺,用小推車將妻兒接了回來。
  沒有不透風的墻。就在人們紛紛議論,多事人告發后,沒等工作人員上門,趙國慶就把家里最值錢的大黃牛送到公社計生辦。同時,主動辭去了村長的職務。
  趙國慶老婆四十五歲,絕育手術后生下第三胎的消息,頭條“新聞”似的,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有人說:趙家兩代單傳,是趙國慶的孝心感動了天;有人說:明明是大夫的失誤,趙國慶卻承擔了責任,是他的誠心感動了地;也有人拿這事兒當笑話來講:結扎懷孕,獨一無二;四十五歲生娃,百里挑一。這真是啊,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啦!
  
   五
  少年時,趙國慶就不止一次夢見自己穿上了草綠色的軍裝,佩戴著鮮紅的領章與帽徽,雄糾糾氣昂昂,大踏步離開了七道梁。
  從電影記錄片的大集體年代到改革開放的電視機,每逢國慶這天,只要逮住機會,趙國慶就會觀看天安門城樓,鮮紅的五星紅旗升起;聆聽毛主席宣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伴著嘹亮的東方紅歌聲,不止一次讓他熱淚盈眶。
  第一次報名參軍,趙國慶剛滿十八歲。公社檢查合格后,氣喘吁吁地狂奔回家:“爸媽,全部合格,明天起身,后天參加縣里復查!”
  望著高大帥氣的趙國慶,父母喜憂參半,熱淚漣漣。喜得是兒子有可能遠走高飛,從此有了出息;憂得是孩子還小,背井離鄉的,能照顧好自己嗎?
  誰料縣里檢查時,大夫說趙國慶血壓有些偏高,沒能過關。趙國慶像只池氣的皮球,慢吞吞地行走在回七道溝的山嶺溝壕中,天快亮才回了家。
  “爸,媽,你們說三柱又瘦又小,猴似的,各方面都合格。我身體這么好,為啥就沒通過!這,這可怎辦啊!”趙國慶雙手抱頭蹲在地下,眼淚汪汪地。
  “國慶,你還小,明年還有機會。”
  “是啊。千萬別灰心,國慶,快吃飯吧。”
  “聽說喝醋能降血壓,明年試試,肯定能過。”
  “只要能把血壓降下來,讓我干啥都行!”趙國慶跳了起來,接過母親手里的大碗,狼吞虎咽,大口朵頤。
  第二年,趙國慶提前三天就喝醋,結果是:血壓下來了,可心律不齊再次被淘汰。
  “連夜進城,沒休息就檢查,心律能齊?”
  “是啊,白天干活兒夜里趕路。孩子太累了。”
  “別掃興,來年還有機會。”父母你一句我一句安慰著趙國慶。
  第三年,征兵工作還沒開始,母親就犯了肚子疼的老毛病。白天,止痛片還管用,到了晚上,止痛片就失去了效果,直疼得滿炕打滾兒,死去活來。赤腳醫生說很可能是闌尾炎引起的腸道穿孔,得馬上送縣醫院進行手術治療。趙國慶父子嚇壞了,慌忙喊來村里幾個后生,連夜抬著擔架,翻山越嶺趕往縣城。他們走哇走哇,起初,趙國慶還能聽見母親的聲音,后來聲音越來越弱,再后來就聽不見了……
  剛剛四十出頭的母親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趙國慶父子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爺倆的哭聲,悲悲切切,凄凄慘慘,引得七道溝所有人傷心落淚。
  送走母親后,承受不了打擊的父親病倒在炕上。整天以淚洗面,心灰意冷的趙國慶,徹底打消了參軍的念頭。
  “國慶,沒去公社報名?”
  “爸,我想過了,連續兩年不合格,說明我不適合參軍。”
  “好孩子,爸明白你的心思,是爸連累了你。”
  “不是的。爸,答應我,媽走了,家里還有我呢,你得好好的……”
  “國慶,好兒子,咱們都好好的。”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就這樣,趙國慶最終沒能離開七道溝。
  趙國慶好學,肯干、上進,年紀輕輕就是大隊民兵營長。別看七道溝偏僻,可在鎮、縣組織的民兵訓練、緊急結合、實彈射擊中多次被立為標兵。改革開放后,趙國慶被村民選為第一屆村長。辭職后在近年的開山修路中,每次村里需要義務工,他都來報名。
  “老村長,村里年輕人有的是,用不著你這么大的年紀的人。回去吧。”
  “你就讓我去吧,不為別的,只為看看咱七道溝的路是怎樣修通的。”
  “真拿你沒辦法。好吧,去了工地可得注意安全。”
  “好嘞!”
  是金子哪兒都能發光。
  
   六
  十一長大了。
  十一遺傳了父母全部精華,一米八的個頭、挺直的鼻梁、厚厚的嘴唇像父親;毛茸茸的大眼睛、潔白的玉牙、細膩的皮膚像母親。
  從十一身上,趙國慶發現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沉睡多年的夢想也再次被激活:“十一,告訴爸爸,喜歡軍人不?”
  “喜歡!”
  “別聽你爸的,走那么老遠,媽想你怎么辦!好好念書,將來在縣城找個好工作,到時候,媽給你買樓房!”
  “參軍更得好好念書啊。如果能上軍校,將來有大出息!”
  “是啊媽,我爸說的對,好男兒志在四方!”
  “我不同意!你小子要是敢當兵,老娘就打斷你的腿!”
  十一與父親翻白眼,吐舌頭尖,父子二人相視而笑。
  因成績不理想,十一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立志參軍的他在父親的支持下瞞著母親報了名。幸運的是,十一順利通過各項檢查,光榮入伍。
  妻只知道兒子在幫縣城做買賣的二姐進貨守店,他大姐夫已經托人安排了工作,不久就可以去上班。
  臨走前,十一回了家,本來是與母親告別,說明真實情況,沒想到剛剛開了個頭,就被母親頂了回去:“以后少給我提當兵的事情,說多少回了,我不同意!”
  “別生氣媽,我已經……”
  “好你個臭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在就在,不想在就給我滾!”
  第二天,十一看母親還在他的氣,滿肚子話不敢講出來。想想秋收臨近,八月十五也不能回來過團圓節,十一的心就要碎了。在父親的送別下,他一步三回頭,含淚離開了家。
  十一怕父親年紀大了,送別時傷感,就在電話里囑咐:讓父親在家照顧母親,姐姐們送他上火車就行。
  秋收開始后,十一大姐單位忙,大姐夫請了年休幫忙收割;二姐兩口子是個體戶,就輪流守店賣貨,騰出人手回七道溝幫著搶收。
  十一長時間不回家,妻整天埋怨數落。老趙決定進城把閨女女婿全部喊回來,趁著國慶、生日的熱鬧氣氛告訴她。
  十一新兵集訓,固定時間才能與父親通電話:“爸,我媽呢?告訴你,今天我的耳朵火燒火燎的,媽肯定又數落我了吧?嘻嘻……”
  “哪有哇!你個臭小子,別胡思亂想,婆婆媽媽的。記住,保家衛國是軍人的職責,好好訓練,爭取做一名優秀的人民解放軍!”
  “爸,你就放心吧。保重身體,照顧好媽媽。掛了啊。”
  
   七
  晚霞,像一位美麗的新娘。漂亮的婚紗飄哇飄哇,飛向了太陽,討好似的前呼后擁,拉拉扯扯,直到將最后一線光線淹沒。
  坐在大女婿小車后座的趙國慶,被倆閨女左右相擁,他們親親熱熱,說說笑笑,正在行駛在回七道溝的柏油路上……
  
  
   原創首發

  東方的朝霞,像大公雞的冠子,鮮紅鮮紅的。在人們的不經意中,播種似的圍著天邊轉了個圈兒。沐浴在霞光中的云朵兒,神奇地變幻延伸,絢麗多彩,五彩斑斕。
  這時候,七道溝的村口,走來了村民趙國慶老兩口。這夫妻倆,一邊走一邊說,不知不覺地就上了進縣城的柏油路。
  “十一那孩子和你一個德性,一條道跑到黑的主。認準的事情啊,別說八頭牛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唉,這真是人大了心也大了,兒大不由娘哇!他的事兒,我再也不管了!”
  “羊倌過節請了假,說明兒過完節才能趕回來。我不在家,豬啊雞的也夠你忙活的,這段日子你也太累了,得開空多歇歇(方言:多休息休息)羊就別出群了。”趙國慶瞅了眼身邊嘮嘮叨叨的妻,眉心之間的川字紋,時而像篆體的,時而又像簡體的,答非所問。
  “早知道羊不出群,讓王嬸幫忙照著,還不如咱倆一起去呢。我要親口問問這個臭小子,就算那天數落他幾句,話說重了,就因為這就不回家了?我看他是在外邊學壞了,野慣了!”
  “十一的人品你這個當媽的莫非不了解?不會的。”
  “哪,這小子處上對象了?”
  “兒子二十剛剛出頭,沒有的事兒!”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說這段日子,咱們累死累活地收割、打草,女婿們都得回來幫忙,他呢,電話要么應付兩句,要么干脆不接,一次也沒回來過!更氣人的是,八月十五團圓節那天連個人影兒都看不見!我真是奇了怪了,十一怎變成這樣了!”
  “別叨叨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嗎。兒子啊,肯定有兒子的大事情!呵呵……聽我的,你回家就把羊肉醒出來,再去菜地拔幾根胡蘿卜大蔥,下午給我們包餃子。陽婆(方言:太陽)落山前,我們回來不就全明白了?”
  “反正今年也誤了,明年實在想走歲數也不超,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我還不是因為疼他愛他舍不得他,才說了那些話?”
  “兒子理解,老趙理解,全家人都理解!老伴兒,回去吧。”
  妻傷感起來,淚眼蒙蒙地:“那幾年在縣城念高中,每到星期天,姐姐家好吃好喝留不住,爬山過梁能回來。如今交通這么方便,總共才幾步步路,(方言:路程不遠的意思)回一次家怎就這么難?”
  “你呀,總有一天,要為咱兒子感到驕傲才是!”趙國慶抬起粗糙的大手,用拇指輕輕拭去妻的淚。
  秋風,輕輕吹拂著妻鬢間的皺紋與白發,老趙由不得聯想起妻曾經的俏模樣,與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由不得眼眶一熱,一陣酸楚涌了上來。歲月流逝,一年一年,不止自己,妻也老了……
  “驕傲?別讓我牽腸掛肚、操心就不錯了!你給我告訴他,他這次要是敢不回來過這個生日,就永遠別回家啦!”
  趙國慶真想來個竹筒倒豆子——干脆利索,不藏不掖。可又怕妻哭哭啼啼,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相思之苦,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還是把“救兵”們搬回來,一起為兒子十一“平反”吧。
  “我走了!”
  “早燒雨,晚燒晴,(方言:早霞陰,晚霞晴)老趙,雨傘也沒帶,小心淋著,你還是坐公交吧!”妻在身后大聲喊。
  “天氣預報說今天沒雨,你就放心吧!”趙國慶朝妻揮了揮手,邁開大步離去。
  
   二
  七道溝因前后左右全是山而得名。
  原先的七道溝,別說公交了,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進一趟縣城需翻五座山過六道嶺拐七個彎兒,除去步行,自行車也得推著走。因交通堵,路難行,凌晨出門,深更半夜才能進縣城。
  幾年前,在村村通好政策的沐浴下,地委下了硬指標,為了造福山溝溝里大大小小幾十個自然村,要大刀闊斧、開山劈石,修路建橋!這不,生生把偏僻的七道溝變成了近郊區!
  如今,站在七道溝村口,就能望見縣城的大煙筒(方言,燈塔)。這要隔早先,做夢都不敢想哇!
  公交最多半小時一趟,可趙國慶還是喜歡走著進縣城。用他的話就是:走在這平展展的柏油路上,聞著兩邊莊稼地的味兒,那真是越走越心寬,越走越高興,越走越有勁兒。再說啦,滿打滿算才十幾里,也就個把鐘頭的事兒,就等于鍛煉身體了!
  秋分已過,寒露將至,明天就是老趙父子的生日——國慶節了。這幾年,老趙專心向畜牧方向發展,在洼地種糧食,坡地全部種草。這樣,既節省了勞力也保證了收成,最重要的是,解決了牲畜的草料問題。如今,他家的莊稼、草料已全部收割并儲存。羊群有羊倌照應,老兩口終于能睡個安穩覺了。
  空曠的田野上,為來年打基礎翻耕土地的人們,稀稀拉拉,三三兩兩的,“吁,吁”吆喝著自家的牲畜。公路兩旁的小樹,在人們的沒留意中悄悄長大。大片大片莊稼的離去,樹葉受了驚嚇似的,從蔥綠色變成了墨綠色。
  太陽升起,白云接了朝霞的班,展示曼妙身姿似的在清朗的天空上變幻著,飄流著。大雁人字一排一字一排,井然有序地向南飛去。
  “嘀嘀……”一輛公交慢悠悠地從老趙身邊駛過,“嘩啦啦”前門打開,司機對趙國慶點了點頭,示意他上車。
  “謝謝師傅,不用了!”趙國慶感激地朝司機揮了揮手,大聲道。
  因車少人稀,鄉村公路上的司機們都很人道,有站牌也好無站牌也罷,見人就按喇叭。路人也方便,隨處都可以上車。
  望著離去的公交,老趙的心飛向了遠方,仿佛又聽到兒子臨別時電話里的聲音:
  “爸,今天,我就光榮入伍,成為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親愛的老爸,謝謝你的支持,敬禮!”
  “十一,好兒子!是你幫爸完成了爸完成不了的遠大抱負!好好學習,刻苦訓練,有國才有家,有家才有你!爸就不去送你了……”
  “放心吧,姐姐、姐夫們都來了。親愛的老爸,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媽媽,再見!”
  想到這里,趙國慶禁不住老淚縱橫,壓抑在心底的思念如大海漲潮掀起的驚濤駭浪,“嘩啦啦”涌遍身體的每寸皮膚,每一根神經……他是多么想念自己的寶貝兒子啊!
  為了穩定情緒,他昂首挺胸,甩動雙臂放聲歌唱: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胸前的紅花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米嗖啦米嗖,啦嗖米都唻,愉快的歌聲滿天飛。一、二、三、四!”
  唱了兩、三遍,老趙的淚水還沒干。
  
   三
  人常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說巧不巧,老趙國慶節黎明出生,兒子國慶節深夜十一點五十五分,拽著國慶尾巴降生!
  從少年起,老趙就覺得自己能與祖國同天生日,為此而得名國慶,心里美滋滋的。可兒子也幸運啊,總不能和他一樣,也叫國慶吧?
  “十一不就是國慶嗎,要不,咱兒子叫趙十一?”別看妻文化淺,關鍵時候特有主見。就拿這三個孩子的名字來說,都沒用趙國慶操過心。
  “十一是國慶不假,可哪有用數字起名的?不好聽。”趙國慶親呢地摸了摸兒子圓乎乎的腦袋,頭搖得撥郞鼓似的。
  “那就小名叫十一,大名不著急,慢慢想。”
  “嘿嘿……還別說,爸爸叫國慶兒子叫十一,細品起來,還有那么點點意思。”
  兩口子正為兒子琢磨名字呢,大門“嘩啦啦”一推,有人進了院子。
  “快去看看,是不是計劃生育的找上門來了?”妻緊張起來。
  “大清早的,不會吧?”
  “肯定是兒子的哭聲,讓人家聽見了。”
  “別怕別怕,我這就去看看。”
  趙國慶開門一看,原來是提著大包小包,連夜趕來侍候月子的岳母啊。
  虛驚一場。
  
   四
  人人都有難唱得的曲,家家都有難念的經。為了生下十一這個兒子,老趙夫妻經歷了許多,許多……
  那年,已經生養了兩個閨女的妻帶頭做了絕育手術。誰曾想多年后出了奇跡,竟然懷孕了!等趙國慶知道后,胎兒已經四個多月了。
  趙國慶好脾氣,妻明事理,倆閨女聽話懂事,家庭雖不算富裕,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日子過得和和睦睦,有滋有味兒。隔平時,兩口子別說打鬧了,拌嘴都少。可為了這件事兒,夫妻倆發生了激烈地爭吵:“早懷孕了,為什么瞞著我?”
  “因為不想告訴你!怎了,不行嗎?”
  “我是共產黨員,大小也是個干部,絕不能干違反政策的事情。你這可是第三胎!明天,就跟我去醫院做引產手術!”
  “已經結扎了,要怪也怪他大夫手術的失誤,又不是我故意超生!要去你去!”
  “這可由不得你!我馬上就去告訴計劃生育工作人員,綁也把你綁上手術臺!”
  “嗚嗚……姓趙的,你好狠心啊!嗚嗚……你想過嗎,咱倆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嗚嗚……做了手術又懷孕,是老天送來的兒子!好,好,告吧告吧,不過啊,兒子在我的肚里頭,打死我也不做,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兒子?”
  “是啊,兒子!我敢肯定是兒子!”
  趙國慶遭電擊似的哆嗦了幾下。
  突如其來的兒子,迫使趙國慶迅速改變了主意。他三步并做兩步飛奔出院門,四下瞅瞅沒人聽見才把那顆“呯呯……”狂跳的心放回到肚子里。返回屋子后,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撫摸著妻微微凸起來的小肚子,聲音柔柔地:“告訴我,小家伙反應大不大?”
  “你給我滾開!你不說要喊計劃生育來嗎?你不說綁也要把我綁上手術臺嗎?反應大與不大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與你有甚相干?”母性的力量不止偉大也很強悍,妻橫眉怒目,仇人似的瞪著趙國慶。連珠炮似的發泄著懷孕以來的壓抑與對丈夫的不滿。
  “你的,良心大大地壞了!狡猾狡猾的!”趙國慶“嘻嘻”笑著,輕輕刮了下妻的鼻子,學了幾句電影地道戰里面日本鬼子山田隊長的臺詞。
  妻“撲哧”一聲,轉悲為喜。
  捫心自問,趙國慶不是封建不是迷信不是愚昧更不是重男輕女,是架不住兒子的誘惑啊。
  那時候,趙國慶兩閨女已經成人,姐妹雙雙在縣城讀高中,除去星期天,其余都住在學校里。加上妻早做了絕育手術,村里人根本就沒人注意這回事兒。隨著胎兒一天天長大,趙國慶只得將妻送回牧區的姑媽家。姑父是少數民族,營子(營子,村子)就她們一戶人家,平時,也很少有人過來串門。
  直到生下兒子三天后,趙國慶翻山越嶺,用小推車將妻兒接了回來。
  沒有不透風的墻。就在人們紛紛議論,多事人告發后,沒等工作人員上門,趙國慶就把家里最值錢的大黃牛送到公社計生辦。同時,主動辭去了村長的職務。
  趙國慶老婆四十五歲,絕育手術后生下第三胎的消息,頭條“新聞”似的,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有人說:趙家兩代單傳,是趙國慶的孝心感動了天;有人說:明明是大夫的失誤,趙國慶卻承擔了責任,是他的誠心感動了地;也有人拿這事兒當笑話來講:結扎懷孕,獨一無二;四十五歲生娃,百里挑一。這真是啊,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啦!
  
   五
  少年時,趙國慶就不止一次夢見自己穿上了草綠色的軍裝,佩戴著鮮紅的領章與帽徽,雄糾糾氣昂昂,大踏步離開了七道梁。
  從電影記錄片的大集體年代到改革開放的電視機,每逢國慶這天,只要逮住機會,趙國慶就會觀看天安門城樓,鮮紅的五星紅旗升起;聆聽毛主席宣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伴著嘹亮的東方紅歌聲,不止一次讓他熱淚盈眶。
  第一次報名參軍,趙國慶剛滿十八歲。公社檢查合格后,氣喘吁吁地狂奔回家:“爸媽,全部合格,明天起身,后天參加縣里復查!”
  望著高大帥氣的趙國慶,父母喜憂參半,熱淚漣漣。喜得是兒子有可能遠走高飛,從此有了出息;憂得是孩子還小,背井離鄉的,能照顧好自己嗎?
  誰料縣里檢查時,大夫說趙國慶血壓有些偏高,沒能過關。趙國慶像只池氣的皮球,慢吞吞地行走在回七道溝的山嶺溝壕中,天快亮才回了家。
  “爸,媽,你們說三柱又瘦又小,猴似的,各方面都合格。我身體這么好,為啥就沒通過!這,這可怎辦啊!”趙國慶雙手抱頭蹲在地下,眼淚汪汪地。
  “國慶,你還小,明年還有機會。”
  “是啊。千萬別灰心,國慶,快吃飯吧。”
  “聽說喝醋能降血壓,明年試試,肯定能過。”
  “只要能把血壓降下來,讓我干啥都行!”趙國慶跳了起來,接過母親手里的大碗,狼吞虎咽,大口朵頤。
  第二年,趙國慶提前三天就喝醋,結果是:血壓下來了,可心律不齊再次被淘汰。
  “連夜進城,沒休息就檢查,心律能齊?”
  “是啊,白天干活兒夜里趕路。孩子太累了。”
  “別掃興,來年還有機會。”父母你一句我一句安慰著趙國慶。
  第三年,征兵工作還沒開始,母親就犯了肚子疼的老毛病。白天,止痛片還管用,到了晚上,止痛片就失去了效果,直疼得滿炕打滾兒,死去活來。赤腳醫生說很可能是闌尾炎引起的腸道穿孔,得馬上送縣醫院進行手術治療。趙國慶父子嚇壞了,慌忙喊來村里幾個后生,連夜抬著擔架,翻山越嶺趕往縣城。他們走哇走哇,起初,趙國慶還能聽見母親的聲音,后來聲音越來越弱,再后來就聽不見了……
  剛剛四十出頭的母親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趙國慶父子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爺倆的哭聲,悲悲切切,凄凄慘慘,引得七道溝所有人傷心落淚。
  送走母親后,承受不了打擊的父親病倒在炕上。整天以淚洗面,心灰意冷的趙國慶,徹底打消了參軍的念頭。
  “國慶,沒去公社報名?”
  “爸,我想過了,連續兩年不合格,說明我不適合參軍。”
  “好孩子,爸明白你的心思,是爸連累了你。”
  “不是的。爸,答應我,媽走了,家里還有我呢,你得好好的……”
  “國慶,好兒子,咱們都好好的。”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就這樣,趙國慶最終沒能離開七道溝。
  趙國慶好學,肯干、上進,年紀輕輕就是大隊民兵營長。別看七道溝偏僻,可在鎮、縣組織的民兵訓練、緊急結合、實彈射擊中多次被立為標兵。改革開放后,趙國慶被村民選為第一屆村長。辭職后在近年的開山修路中,每次村里需要義務工,他都來報名。
  “老村長,村里年輕人有的是,用不著你這么大的年紀的人。回去吧。”
  “你就讓我去吧,不為別的,只為看看咱七道溝的路是怎樣修通的。”
  “真拿你沒辦法。好吧,去了工地可得注意安全。”
  “好嘞!”
  是金子哪兒都能發光。
  
   六
  十一長大了。
  十一遺傳了父母全部精華,一米八的個頭、挺直的鼻梁、厚厚的嘴唇像父親;毛茸茸的大眼睛、潔白的玉牙、細膩的皮膚像母親。
  從十一身上,趙國慶發現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沉睡多年的夢想也再次被激活:“十一,告訴爸爸,喜歡軍人不?”
  “喜歡!”
  “別聽你爸的,走那么老遠,媽想你怎么辦!好好念書,將來在縣城找個好工作,到時候,媽給你買樓房!”
  “參軍更得好好念書啊。如果能上軍校,將來有大出息!”
  “是啊媽,我爸說的對,好男兒志在四方!”
  “我不同意!你小子要是敢當兵,老娘就打斷你的腿!”
  十一與父親翻白眼,吐舌頭尖,父子二人相視而笑。
  因成績不理想,十一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立志參軍的他在父親的支持下瞞著母親報了名。幸運的是,十一順利通過各項檢查,光榮入伍。
  妻只知道兒子在幫縣城做買賣的二姐進貨守店,他大姐夫已經托人安排了工作,不久就可以去上班。
  臨走前,十一回了家,本來是與母親告別,說明真實情況,沒想到剛剛開了個頭,就被母親頂了回去:“以后少給我提當兵的事情,說多少回了,我不同意!”
  “別生氣媽,我已經……”
  “好你個臭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在就在,不想在就給我滾!”
  第二天,十一看母親還在他的氣,滿肚子話不敢講出來。想想秋收臨近,八月十五也不能回來過團圓節,十一的心就要碎了。在父親的送別下,他一步三回頭,含淚離開了家。
  十一怕父親年紀大了,送別時傷感,就在電話里囑咐:讓父親在家照顧母親,姐姐們送他上火車就行。
  秋收開始后,十一大姐單位忙,大姐夫請了年休幫忙收割;二姐兩口子是個體戶,就輪流守店賣貨,騰出人手回七道溝幫著搶收。
  十一長時間不回家,妻整天埋怨數落。老趙決定進城把閨女女婿全部喊回來,趁著國慶、生日的熱鬧氣氛告訴她。
  十一新兵集訓,固定時間才能與父親通電話:“爸,我媽呢?告訴你,今天我的耳朵火燒火燎的,媽肯定又數落我了吧?嘻嘻……”
  “哪有哇!你個臭小子,別胡思亂想,婆婆媽媽的。記住,保家衛國是軍人的職責,好好訓練,爭取做一名優秀的人民解放軍!”
  “爸,你就放心吧。保重身體,照顧好媽媽。掛了啊。”
  
   七
  晚霞,像一位美麗的新娘。漂亮的婚紗飄哇飄哇,飛向了太陽,討好似的前呼后擁,拉拉扯扯,直到將最后一線光線淹沒。
  坐在大女婿小車后座的趙國慶,被倆閨女左右相擁,他們親親熱熱,說說笑笑,正在行駛在回七道溝的柏油路上……
  
  
   原創首發

  東方的朝霞,像大公雞的冠子,鮮紅鮮紅的。在人們的不經意中,播種似的圍著天邊轉了個圈兒。沐浴在霞光中的云朵兒,神奇地變幻延伸,絢麗多彩,五彩斑斕。
  這時候,七道溝的村口,走來了村民趙國慶老兩口。這夫妻倆,一邊走一邊說,不知不覺地就上了進縣城的柏油路。
  “十一那孩子和你一個德性,一條道跑到黑的主。認準的事情啊,別說八頭牛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唉,這真是人大了心也大了,兒大不由娘哇!他的事兒,我再也不管了!”
  “羊倌過節請了假,說明兒過完節才能趕回來。我不在家,豬啊雞的也夠你忙活的,這段日子你也太累了,得開空多歇歇(方言:多休息休息)羊就別出群了。”趙國慶瞅了眼身邊嘮嘮叨叨的妻,眉心之間的川字紋,時而像篆體的,時而又像簡體的,答非所問。
  “早知道羊不出群,讓王嬸幫忙照著,還不如咱倆一起去呢。我要親口問問這個臭小子,就算那天數落他幾句,話說重了,就因為這就不回家了?我看他是在外邊學壞了,野慣了!”
  “十一的人品你這個當媽的莫非不了解?不會的。”
  “哪,這小子處上對象了?”
  “兒子二十剛剛出頭,沒有的事兒!”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說這段日子,咱們累死累活地收割、打草,女婿們都得回來幫忙,他呢,電話要么應付兩句,要么干脆不接,一次也沒回來過!更氣人的是,八月十五團圓節那天連個人影兒都看不見!我真是奇了怪了,十一怎變成這樣了!”
  “別叨叨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嗎。兒子啊,肯定有兒子的大事情!呵呵……聽我的,你回家就把羊肉醒出來,再去菜地拔幾根胡蘿卜大蔥,下午給我們包餃子。陽婆(方言:太陽)落山前,我們回來不就全明白了?”
  “反正今年也誤了,明年實在想走歲數也不超,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我還不是因為疼他愛他舍不得他,才說了那些話?”
  “兒子理解,老趙理解,全家人都理解!老伴兒,回去吧。”
  妻傷感起來,淚眼蒙蒙地:“那幾年在縣城念高中,每到星期天,姐姐家好吃好喝留不住,爬山過梁能回來。如今交通這么方便,總共才幾步步路,(方言:路程不遠的意思)回一次家怎就這么難?”
  “你呀,總有一天,要為咱兒子感到驕傲才是!”趙國慶抬起粗糙的大手,用拇指輕輕拭去妻的淚。
  秋風,輕輕吹拂著妻鬢間的皺紋與白發,老趙由不得聯想起妻曾經的俏模樣,與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由不得眼眶一熱,一陣酸楚涌了上來。歲月流逝,一年一年,不止自己,妻也老了……
  “驕傲?別讓我牽腸掛肚、操心就不錯了!你給我告訴他,他這次要是敢不回來過這個生日,就永遠別回家啦!”
  趙國慶真想來個竹筒倒豆子——干脆利索,不藏不掖。可又怕妻哭哭啼啼,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相思之苦,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還是把“救兵”們搬回來,一起為兒子十一“平反”吧。
  “我走了!”
  “早燒雨,晚燒晴,(方言:早霞陰,晚霞晴)老趙,雨傘也沒帶,小心淋著,你還是坐公交吧!”妻在身后大聲喊。
  “天氣預報說今天沒雨,你就放心吧!”趙國慶朝妻揮了揮手,邁開大步離去。
  
   二
  七道溝因前后左右全是山而得名。
  原先的七道溝,別說公交了,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進一趟縣城需翻五座山過六道嶺拐七個彎兒,除去步行,自行車也得推著走。因交通堵,路難行,凌晨出門,深更半夜才能進縣城。
  幾年前,在村村通好政策的沐浴下,地委下了硬指標,為了造福山溝溝里大大小小幾十個自然村,要大刀闊斧、開山劈石,修路建橋!這不,生生把偏僻的七道溝變成了近郊區!
  如今,站在七道溝村口,就能望見縣城的大煙筒(方言,燈塔)。這要隔早先,做夢都不敢想哇!
  公交最多半小時一趟,可趙國慶還是喜歡走著進縣城。用他的話就是:走在這平展展的柏油路上,聞著兩邊莊稼地的味兒,那真是越走越心寬,越走越高興,越走越有勁兒。再說啦,滿打滿算才十幾里,也就個把鐘頭的事兒,就等于鍛煉身體了!
  秋分已過,寒露將至,明天就是老趙父子的生日——國慶節了。這幾年,老趙專心向畜牧方向發展,在洼地種糧食,坡地全部種草。這樣,既節省了勞力也保證了收成,最重要的是,解決了牲畜的草料問題。如今,他家的莊稼、草料已全部收割并儲存。羊群有羊倌照應,老兩口終于能睡個安穩覺了。
  空曠的田野上,為來年打基礎翻耕土地的人們,稀稀拉拉,三三兩兩的,“吁,吁”吆喝著自家的牲畜。公路兩旁的小樹,在人們的沒留意中悄悄長大。大片大片莊稼的離去,樹葉受了驚嚇似的,從蔥綠色變成了墨綠色。
  太陽升起,白云接了朝霞的班,展示曼妙身姿似的在清朗的天空上變幻著,飄流著。大雁人字一排一字一排,井然有序地向南飛去。
  “嘀嘀……”一輛公交慢悠悠地從老趙身邊駛過,“嘩啦啦”前門打開,司機對趙國慶點了點頭,示意他上車。
  “謝謝師傅,不用了!”趙國慶感激地朝司機揮了揮手,大聲道。
  因車少人稀,鄉村公路上的司機們都很人道,有站牌也好無站牌也罷,見人就按喇叭。路人也方便,隨處都可以上車。
  望著離去的公交,老趙的心飛向了遠方,仿佛又聽到兒子臨別時電話里的聲音:
  “爸,今天,我就光榮入伍,成為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親愛的老爸,謝謝你的支持,敬禮!”
  “十一,好兒子!是你幫爸完成了爸完成不了的遠大抱負!好好學習,刻苦訓練,有國才有家,有家才有你!爸就不去送你了……”
  “放心吧,姐姐、姐夫們都來了。親愛的老爸,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媽媽,再見!”
  想到這里,趙國慶禁不住老淚縱橫,壓抑在心底的思念如大海漲潮掀起的驚濤駭浪,“嘩啦啦”涌遍身體的每寸皮膚,每一根神經……他是多么想念自己的寶貝兒子啊!
  為了穩定情緒,他昂首挺胸,甩動雙臂放聲歌唱: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胸前的紅花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米嗖啦米嗖,啦嗖米都唻,愉快的歌聲滿天飛。一、二、三、四!”
  唱了兩、三遍,老趙的淚水還沒干。
  
   三
  人常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說巧不巧,老趙國慶節黎明出生,兒子國慶節深夜十一點五十五分,拽著國慶尾巴降生!
  從少年起,老趙就覺得自己能與祖國同天生日,為此而得名國慶,心里美滋滋的。可兒子也幸運啊,總不能和他一樣,也叫國慶吧?
  “十一不就是國慶嗎,要不,咱兒子叫趙十一?”別看妻文化淺,關鍵時候特有主見。就拿這三個孩子的名字來說,都沒用趙國慶操過心。
  “十一是國慶不假,可哪有用數字起名的?不好聽。”趙國慶親呢地摸了摸兒子圓乎乎的腦袋,頭搖得撥郞鼓似的。
  “那就小名叫十一,大名不著急,慢慢想。”
  “嘿嘿……還別說,爸爸叫國慶兒子叫十一,細品起來,還有那么點點意思。”
  兩口子正為兒子琢磨名字呢,大門“嘩啦啦”一推,有人進了院子。
  “快去看看,是不是計劃生育的找上門來了?”妻緊張起來。
  “大清早的,不會吧?”
  “肯定是兒子的哭聲,讓人家聽見了。”
  “別怕別怕,我這就去看看。”
  趙國慶開門一看,原來是提著大包小包,連夜趕來侍候月子的岳母啊。
  虛驚一場。
  
   四
  人人都有難唱得的曲,家家都有難念的經。為了生下十一這個兒子,老趙夫妻經歷了許多,許多……
  那年,已經生養了兩個閨女的妻帶頭做了絕育手術。誰曾想多年后出了奇跡,竟然懷孕了!等趙國慶知道后,胎兒已經四個多月了。
  趙國慶好脾氣,妻明事理,倆閨女聽話懂事,家庭雖不算富裕,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日子過得和和睦睦,有滋有味兒。隔平時,兩口子別說打鬧了,拌嘴都少。可為了這件事兒,夫妻倆發生了激烈地爭吵:“早懷孕了,為什么瞞著我?”
  “因為不想告訴你!怎了,不行嗎?”
  “我是共產黨員,大小也是個干部,絕不能干違反政策的事情。你這可是第三胎!明天,就跟我去醫院做引產手術!”
  “已經結扎了,要怪也怪他大夫手術的失誤,又不是我故意超生!要去你去!”
  “這可由不得你!我馬上就去告訴計劃生育工作人員,綁也把你綁上手術臺!”
  “嗚嗚……姓趙的,你好狠心啊!嗚嗚……你想過嗎,咱倆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嗚嗚……做了手術又懷孕,是老天送來的兒子!好,好,告吧告吧,不過啊,兒子在我的肚里頭,打死我也不做,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兒子?”
  “是啊,兒子!我敢肯定是兒子!”
  趙國慶遭電擊似的哆嗦了幾下。
  突如其來的兒子,迫使趙國慶迅速改變了主意。他三步并做兩步飛奔出院門,四下瞅瞅沒人聽見才把那顆“呯呯……”狂跳的心放回到肚子里。返回屋子后,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撫摸著妻微微凸起來的小肚子,聲音柔柔地:“告訴我,小家伙反應大不大?”
  “你給我滾開!你不說要喊計劃生育來嗎?你不說綁也要把我綁上手術臺嗎?反應大與不大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與你有甚相干?”母性的力量不止偉大也很強悍,妻橫眉怒目,仇人似的瞪著趙國慶。連珠炮似的發泄著懷孕以來的壓抑與對丈夫的不滿。
  “你的,良心大大地壞了!狡猾狡猾的!”趙國慶“嘻嘻”笑著,輕輕刮了下妻的鼻子,學了幾句電影地道戰里面日本鬼子山田隊長的臺詞。
  妻“撲哧”一聲,轉悲為喜。
  捫心自問,趙國慶不是封建不是迷信不是愚昧更不是重男輕女,是架不住兒子的誘惑啊。
  那時候,趙國慶兩閨女已經成人,姐妹雙雙在縣城讀高中,除去星期天,其余都住在學校里。加上妻早做了絕育手術,村里人根本就沒人注意這回事兒。隨著胎兒一天天長大,趙國慶只得將妻送回牧區的姑媽家。姑父是少數民族,營子(營子,村子)就她們一戶人家,平時,也很少有人過來串門。
  直到生下兒子三天后,趙國慶翻山越嶺,用小推車將妻兒接了回來。
  沒有不透風的墻。就在人們紛紛議論,多事人告發后,沒等工作人員上門,趙國慶就把家里最值錢的大黃牛送到公社計生辦。同時,主動辭去了村長的職務。
  趙國慶老婆四十五歲,絕育手術后生下第三胎的消息,頭條“新聞”似的,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有人說:趙家兩代單傳,是趙國慶的孝心感動了天;有人說:明明是大夫的失誤,趙國慶卻承擔了責任,是他的誠心感動了地;也有人拿這事兒當笑話來講:結扎懷孕,獨一無二;四十五歲生娃,百里挑一。這真是啊,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啦!
  
   五
  少年時,趙國慶就不止一次夢見自己穿上了草綠色的軍裝,佩戴著鮮紅的領章與帽徽,雄糾糾氣昂昂,大踏步離開了七道梁。
  從電影記錄片的大集體年代到改革開放的電視機,每逢國慶這天,只要逮住機會,趙國慶就會觀看天安門城樓,鮮紅的五星紅旗升起;聆聽毛主席宣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伴著嘹亮的東方紅歌聲,不止一次讓他熱淚盈眶。
  第一次報名參軍,趙國慶剛滿十八歲。公社檢查合格后,氣喘吁吁地狂奔回家:“爸媽,全部合格,明天起身,后天參加縣里復查!”
  望著高大帥氣的趙國慶,父母喜憂參半,熱淚漣漣。喜得是兒子有可能遠走高飛,從此有了出息;憂得是孩子還小,背井離鄉的,能照顧好自己嗎?
  誰料縣里檢查時,大夫說趙國慶血壓有些偏高,沒能過關。趙國慶像只池氣的皮球,慢吞吞地行走在回七道溝的山嶺溝壕中,天快亮才回了家。
  “爸,媽,你們說三柱又瘦又小,猴似的,各方面都合格。我身體這么好,為啥就沒通過!這,這可怎辦啊!”趙國慶雙手抱頭蹲在地下,眼淚汪汪地。
  “國慶,你還小,明年還有機會。”
  “是啊。千萬別灰心,國慶,快吃飯吧。”
  “聽說喝醋能降血壓,明年試試,肯定能過。”
  “只要能把血壓降下來,讓我干啥都行!”趙國慶跳了起來,接過母親手里的大碗,狼吞虎咽,大口朵頤。
  第二年,趙國慶提前三天就喝醋,結果是:血壓下來了,可心律不齊再次被淘汰。
  “連夜進城,沒休息就檢查,心律能齊?”
  “是啊,白天干活兒夜里趕路。孩子太累了。”
  “別掃興,來年還有機會。”父母你一句我一句安慰著趙國慶。
  第三年,征兵工作還沒開始,母親就犯了肚子疼的老毛病。白天,止痛片還管用,到了晚上,止痛片就失去了效果,直疼得滿炕打滾兒,死去活來。赤腳醫生說很可能是闌尾炎引起的腸道穿孔,得馬上送縣醫院進行手術治療。趙國慶父子嚇壞了,慌忙喊來村里幾個后生,連夜抬著擔架,翻山越嶺趕往縣城。他們走哇走哇,起初,趙國慶還能聽見母親的聲音,后來聲音越來越弱,再后來就聽不見了……
  剛剛四十出頭的母親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趙國慶父子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爺倆的哭聲,悲悲切切,凄凄慘慘,引得七道溝所有人傷心落淚。
  送走母親后,承受不了打擊的父親病倒在炕上。整天以淚洗面,心灰意冷的趙國慶,徹底打消了參軍的念頭。
  “國慶,沒去公社報名?”
  “爸,我想過了,連續兩年不合格,說明我不適合參軍。”
  “好孩子,爸明白你的心思,是爸連累了你。”
  “不是的。爸,答應我,媽走了,家里還有我呢,你得好好的……”
  “國慶,好兒子,咱們都好好的。”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就這樣,趙國慶最終沒能離開七道溝。
  趙國慶好學,肯干、上進,年紀輕輕就是大隊民兵營長。別看七道溝偏僻,可在鎮、縣組織的民兵訓練、緊急結合、實彈射擊中多次被立為標兵。改革開放后,趙國慶被村民選為第一屆村長。辭職后在近年的開山修路中,每次村里需要義務工,他都來報名。
  “老村長,村里年輕人有的是,用不著你這么大的年紀的人。回去吧。”
  “你就讓我去吧,不為別的,只為看看咱七道溝的路是怎樣修通的。”
  “真拿你沒辦法。好吧,去了工地可得注意安全。”
  “好嘞!”
  是金子哪兒都能發光。
  
   六
  十一長大了。
  十一遺傳了父母全部精華,一米八的個頭、挺直的鼻梁、厚厚的嘴唇像父親;毛茸茸的大眼睛、潔白的玉牙、細膩的皮膚像母親。
  從十一身上,趙國慶發現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沉睡多年的夢想也再次被激活:“十一,告訴爸爸,喜歡軍人不?”
  “喜歡!”
  “別聽你爸的,走那么老遠,媽想你怎么辦!好好念書,將來在縣城找個好工作,到時候,媽給你買樓房!”
  “參軍更得好好念書啊。如果能上軍校,將來有大出息!”
  “是啊媽,我爸說的對,好男兒志在四方!”
  “我不同意!你小子要是敢當兵,老娘就打斷你的腿!”
  十一與父親翻白眼,吐舌頭尖,父子二人相視而笑。
  因成績不理想,十一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立志參軍的他在父親的支持下瞞著母親報了名。幸運的是,十一順利通過各項檢查,光榮入伍。
  妻只知道兒子在幫縣城做買賣的二姐進貨守店,他大姐夫已經托人安排了工作,不久就可以去上班。
  臨走前,十一回了家,本來是與母親告別,說明真實情況,沒想到剛剛開了個頭,就被母親頂了回去:“以后少給我提當兵的事情,說多少回了,我不同意!”
  “別生氣媽,我已經……”
  “好你個臭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在就在,不想在就給我滾!”
  第二天,十一看母親還在他的氣,滿肚子話不敢講出來。想想秋收臨近,八月十五也不能回來過團圓節,十一的心就要碎了。在父親的送別下,他一步三回頭,含淚離開了家。
  十一怕父親年紀大了,送別時傷感,就在電話里囑咐:讓父親在家照顧母親,姐姐們送他上火車就行。
  秋收開始后,十一大姐單位忙,大姐夫請了年休幫忙收割;二姐兩口子是個體戶,就輪流守店賣貨,騰出人手回七道溝幫著搶收。
  十一長時間不回家,妻整天埋怨數落。老趙決定進城把閨女女婿全部喊回來,趁著國慶、生日的熱鬧氣氛告訴她。
  十一新兵集訓,固定時間才能與父親通電話:“爸,我媽呢?告訴你,今天我的耳朵火燒火燎的,媽肯定又數落我了吧?嘻嘻……”
  “哪有哇!你個臭小子,別胡思亂想,婆婆媽媽的。記住,保家衛國是軍人的職責,好好訓練,爭取做一名優秀的人民解放軍!”
  “爸,你就放心吧。保重身體,照顧好媽媽。掛了啊。”
  
   七
  晚霞,像一位美麗的新娘。漂亮的婚紗飄哇飄哇,飛向了太陽,討好似的前呼后擁,拉拉扯扯,直到將最后一線光線淹沒。
  坐在大女婿小車后座的趙國慶,被倆閨女左右相擁,他們親親熱熱,說說笑笑,正在行駛在回七道溝的柏油路上……
  
  
   原創首發

  東方的朝霞,像大公雞的冠子,鮮紅鮮紅的。在人們的不經意中,播種似的圍著天邊轉了個圈兒。沐浴在霞光中的云朵兒,神奇地變幻延伸,絢麗多彩,五彩斑斕。
  這時候,七道溝的村口,走來了村民趙國慶老兩口。這夫妻倆,一邊走一邊說,不知不覺地就上了進縣城的柏油路。
  “十一那孩子和你一個德性,一條道跑到黑的主。認準的事情啊,別說八頭牛了,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唉,這真是人大了心也大了,兒大不由娘哇!他的事兒,我再也不管了!”
  “羊倌過節請了假,說明兒過完節才能趕回來。我不在家,豬啊雞的也夠你忙活的,這段日子你也太累了,得開空多歇歇(方言:多休息休息)羊就別出群了。”趙國慶瞅了眼身邊嘮嘮叨叨的妻,眉心之間的川字紋,時而像篆體的,時而又像簡體的,答非所問。
  “早知道羊不出群,讓王嬸幫忙照著,還不如咱倆一起去呢。我要親口問問這個臭小子,就算那天數落他幾句,話說重了,就因為這就不回家了?我看他是在外邊學壞了,野慣了!”
  “十一的人品你這個當媽的莫非不了解?不會的。”
  “哪,這小子處上對象了?”
  “兒子二十剛剛出頭,沒有的事兒!”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說這段日子,咱們累死累活地收割、打草,女婿們都得回來幫忙,他呢,電話要么應付兩句,要么干脆不接,一次也沒回來過!更氣人的是,八月十五團圓節那天連個人影兒都看不見!我真是奇了怪了,十一怎變成這樣了!”
  “別叨叨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嗎。兒子啊,肯定有兒子的大事情!呵呵……聽我的,你回家就把羊肉醒出來,再去菜地拔幾根胡蘿卜大蔥,下午給我們包餃子。陽婆(方言:太陽)落山前,我們回來不就全明白了?”
  “反正今年也誤了,明年實在想走歲數也不超,你說是不是這個理?我還不是因為疼他愛他舍不得他,才說了那些話?”
  “兒子理解,老趙理解,全家人都理解!老伴兒,回去吧。”
  妻傷感起來,淚眼蒙蒙地:“那幾年在縣城念高中,每到星期天,姐姐家好吃好喝留不住,爬山過梁能回來。如今交通這么方便,總共才幾步步路,(方言:路程不遠的意思)回一次家怎就這么難?”
  “你呀,總有一天,要為咱兒子感到驕傲才是!”趙國慶抬起粗糙的大手,用拇指輕輕拭去妻的淚。
  秋風,輕輕吹拂著妻鬢間的皺紋與白發,老趙由不得聯想起妻曾經的俏模樣,與她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由不得眼眶一熱,一陣酸楚涌了上來。歲月流逝,一年一年,不止自己,妻也老了……
  “驕傲?別讓我牽腸掛肚、操心就不錯了!你給我告訴他,他這次要是敢不回來過這個生日,就永遠別回家啦!”
  趙國慶真想來個竹筒倒豆子——干脆利索,不藏不掖。可又怕妻哭哭啼啼,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相思之苦,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還是把“救兵”們搬回來,一起為兒子十一“平反”吧。
  “我走了!”
  “早燒雨,晚燒晴,(方言:早霞陰,晚霞晴)老趙,雨傘也沒帶,小心淋著,你還是坐公交吧!”妻在身后大聲喊。
  “天氣預報說今天沒雨,你就放心吧!”趙國慶朝妻揮了揮手,邁開大步離去。
  
   二
  七道溝因前后左右全是山而得名。
  原先的七道溝,別說公交了,連條像樣的路都沒有。進一趟縣城需翻五座山過六道嶺拐七個彎兒,除去步行,自行車也得推著走。因交通堵,路難行,凌晨出門,深更半夜才能進縣城。
  幾年前,在村村通好政策的沐浴下,地委下了硬指標,為了造福山溝溝里大大小小幾十個自然村,要大刀闊斧、開山劈石,修路建橋!這不,生生把偏僻的七道溝變成了近郊區!
  如今,站在七道溝村口,就能望見縣城的大煙筒(方言,燈塔)。這要隔早先,做夢都不敢想哇!
  公交最多半小時一趟,可趙國慶還是喜歡走著進縣城。用他的話就是:走在這平展展的柏油路上,聞著兩邊莊稼地的味兒,那真是越走越心寬,越走越高興,越走越有勁兒。再說啦,滿打滿算才十幾里,也就個把鐘頭的事兒,就等于鍛煉身體了!
  秋分已過,寒露將至,明天就是老趙父子的生日——國慶節了。這幾年,老趙專心向畜牧方向發展,在洼地種糧食,坡地全部種草。這樣,既節省了勞力也保證了收成,最重要的是,解決了牲畜的草料問題。如今,他家的莊稼、草料已全部收割并儲存。羊群有羊倌照應,老兩口終于能睡個安穩覺了。
  空曠的田野上,為來年打基礎翻耕土地的人們,稀稀拉拉,三三兩兩的,“吁,吁”吆喝著自家的牲畜。公路兩旁的小樹,在人們的沒留意中悄悄長大。大片大片莊稼的離去,樹葉受了驚嚇似的,從蔥綠色變成了墨綠色。
  太陽升起,白云接了朝霞的班,展示曼妙身姿似的在清朗的天空上變幻著,飄流著。大雁人字一排一字一排,井然有序地向南飛去。
  “嘀嘀……”一輛公交慢悠悠地從老趙身邊駛過,“嘩啦啦”前門打開,司機對趙國慶點了點頭,示意他上車。
  “謝謝師傅,不用了!”趙國慶感激地朝司機揮了揮手,大聲道。
  因車少人稀,鄉村公路上的司機們都很人道,有站牌也好無站牌也罷,見人就按喇叭。路人也方便,隨處都可以上車。
  望著離去的公交,老趙的心飛向了遠方,仿佛又聽到兒子臨別時電話里的聲音:
  “爸,今天,我就光榮入伍,成為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親愛的老爸,謝謝你的支持,敬禮!”
  “十一,好兒子!是你幫爸完成了爸完成不了的遠大抱負!好好學習,刻苦訓練,有國才有家,有家才有你!爸就不去送你了……”
  “放心吧,姐姐、姐夫們都來了。親愛的老爸,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媽媽,再見!”
  想到這里,趙國慶禁不住老淚縱橫,壓抑在心底的思念如大海漲潮掀起的驚濤駭浪,“嘩啦啦”涌遍身體的每寸皮膚,每一根神經……他是多么想念自己的寶貝兒子啊!
  為了穩定情緒,他昂首挺胸,甩動雙臂放聲歌唱:
  “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把營歸,胸前的紅花映彩霞,愉快的歌聲滿天飛,米嗖啦米嗖,啦嗖米都唻,愉快的歌聲滿天飛。一、二、三、四!”
  唱了兩、三遍,老趙的淚水還沒干。
  
   三
  人常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說巧不巧,老趙國慶節黎明出生,兒子國慶節深夜十一點五十五分,拽著國慶尾巴降生!
  從少年起,老趙就覺得自己能與祖國同天生日,為此而得名國慶,心里美滋滋的。可兒子也幸運啊,總不能和他一樣,也叫國慶吧?
  “十一不就是國慶嗎,要不,咱兒子叫趙十一?”別看妻文化淺,關鍵時候特有主見。就拿這三個孩子的名字來說,都沒用趙國慶操過心。
  “十一是國慶不假,可哪有用數字起名的?不好聽。”趙國慶親呢地摸了摸兒子圓乎乎的腦袋,頭搖得撥郞鼓似的。
  “那就小名叫十一,大名不著急,慢慢想。”
  “嘿嘿……還別說,爸爸叫國慶兒子叫十一,細品起來,還有那么點點意思。”
  兩口子正為兒子琢磨名字呢,大門“嘩啦啦”一推,有人進了院子。
  “快去看看,是不是計劃生育的找上門來了?”妻緊張起來。
  “大清早的,不會吧?”
  “肯定是兒子的哭聲,讓人家聽見了。”
  “別怕別怕,我這就去看看。”
  趙國慶開門一看,原來是提著大包小包,連夜趕來侍候月子的岳母啊。
  虛驚一場。
  
   四
  人人都有難唱得的曲,家家都有難念的經。為了生下十一這個兒子,老趙夫妻經歷了許多,許多……
  那年,已經生養了兩個閨女的妻帶頭做了絕育手術。誰曾想多年后出了奇跡,竟然懷孕了!等趙國慶知道后,胎兒已經四個多月了。
  趙國慶好脾氣,妻明事理,倆閨女聽話懂事,家庭雖不算富裕,可夫妻同心,其利斷金,日子過得和和睦睦,有滋有味兒。隔平時,兩口子別說打鬧了,拌嘴都少。可為了這件事兒,夫妻倆發生了激烈地爭吵:“早懷孕了,為什么瞞著我?”
  “因為不想告訴你!怎了,不行嗎?”
  “我是共產黨員,大小也是個干部,絕不能干違反政策的事情。你這可是第三胎!明天,就跟我去醫院做引產手術!”
  “已經結扎了,要怪也怪他大夫手術的失誤,又不是我故意超生!要去你去!”
  “這可由不得你!我馬上就去告訴計劃生育工作人員,綁也把你綁上手術臺!”
  “嗚嗚……姓趙的,你好狠心啊!嗚嗚……你想過嗎,咱倆都四十多歲的人了,嗚嗚……做了手術又懷孕,是老天送來的兒子!好,好,告吧告吧,不過啊,兒子在我的肚里頭,打死我也不做,看你能把我怎么樣!”
  “兒子?”
  “是啊,兒子!我敢肯定是兒子!”
  趙國慶遭電擊似的哆嗦了幾下。
  突如其來的兒子,迫使趙國慶迅速改變了主意。他三步并做兩步飛奔出院門,四下瞅瞅沒人聽見才把那顆“呯呯……”狂跳的心放回到肚子里。返回屋子后,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撫摸著妻微微凸起來的小肚子,聲音柔柔地:“告訴我,小家伙反應大不大?”
  “你給我滾開!你不說要喊計劃生育來嗎?你不說綁也要把我綁上手術臺嗎?反應大與不大是我一個人的事情,與你有甚相干?”母性的力量不止偉大也很強悍,妻橫眉怒目,仇人似的瞪著趙國慶。連珠炮似的發泄著懷孕以來的壓抑與對丈夫的不滿。
  “你的,良心大大地壞了!狡猾狡猾的!”趙國慶“嘻嘻”笑著,輕輕刮了下妻的鼻子,學了幾句電影地道戰里面日本鬼子山田隊長的臺詞。
  妻“撲哧”一聲,轉悲為喜。
  捫心自問,趙國慶不是封建不是迷信不是愚昧更不是重男輕女,是架不住兒子的誘惑啊。
  那時候,趙國慶兩閨女已經成人,姐妹雙雙在縣城讀高中,除去星期天,其余都住在學校里。加上妻早做了絕育手術,村里人根本就沒人注意這回事兒。隨著胎兒一天天長大,趙國慶只得將妻送回牧區的姑媽家。姑父是少數民族,營子(營子,村子)就她們一戶人家,平時,也很少有人過來串門。
  直到生下兒子三天后,趙國慶翻山越嶺,用小推車將妻兒接了回來。
  沒有不透風的墻。就在人們紛紛議論,多事人告發后,沒等工作人員上門,趙國慶就把家里最值錢的大黃牛送到公社計生辦。同時,主動辭去了村長的職務。
  趙國慶老婆四十五歲,絕育手術后生下第三胎的消息,頭條“新聞”似的,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有人說:趙家兩代單傳,是趙國慶的孝心感動了天;有人說:明明是大夫的失誤,趙國慶卻承擔了責任,是他的誠心感動了地;也有人拿這事兒當笑話來講:結扎懷孕,獨一無二;四十五歲生娃,百里挑一。這真是啊,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離譜到家啦!
  
   五
  少年時,趙國慶就不止一次夢見自己穿上了草綠色的軍裝,佩戴著鮮紅的領章與帽徽,雄糾糾氣昂昂,大踏步離開了七道梁。
  從電影記錄片的大集體年代到改革開放的電視機,每逢國慶這天,只要逮住機會,趙國慶就會觀看天安門城樓,鮮紅的五星紅旗升起;聆聽毛主席宣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伴著嘹亮的東方紅歌聲,不止一次讓他熱淚盈眶。
  第一次報名參軍,趙國慶剛滿十八歲。公社檢查合格后,氣喘吁吁地狂奔回家:“爸媽,全部合格,明天起身,后天參加縣里復查!”
  望著高大帥氣的趙國慶,父母喜憂參半,熱淚漣漣。喜得是兒子有可能遠走高飛,從此有了出息;憂得是孩子還小,背井離鄉的,能照顧好自己嗎?
  誰料縣里檢查時,大夫說趙國慶血壓有些偏高,沒能過關。趙國慶像只池氣的皮球,慢吞吞地行走在回七道溝的山嶺溝壕中,天快亮才回了家。
  “爸,媽,你們說三柱又瘦又小,猴似的,各方面都合格。我身體這么好,為啥就沒通過!這,這可怎辦啊!”趙國慶雙手抱頭蹲在地下,眼淚汪汪地。
  “國慶,你還小,明年還有機會。”
  “是啊。千萬別灰心,國慶,快吃飯吧。”
  “聽說喝醋能降血壓,明年試試,肯定能過。”
  “只要能把血壓降下來,讓我干啥都行!”趙國慶跳了起來,接過母親手里的大碗,狼吞虎咽,大口朵頤。
  第二年,趙國慶提前三天就喝醋,結果是:血壓下來了,可心律不齊再次被淘汰。
  “連夜進城,沒休息就檢查,心律能齊?”
  “是啊,白天干活兒夜里趕路。孩子太累了。”
  “別掃興,來年還有機會。”父母你一句我一句安慰著趙國慶。
  第三年,征兵工作還沒開始,母親就犯了肚子疼的老毛病。白天,止痛片還管用,到了晚上,止痛片就失去了效果,直疼得滿炕打滾兒,死去活來。赤腳醫生說很可能是闌尾炎引起的腸道穿孔,得馬上送縣醫院進行手術治療。趙國慶父子嚇壞了,慌忙喊來村里幾個后生,連夜抬著擔架,翻山越嶺趕往縣城。他們走哇走哇,起初,趙國慶還能聽見母親的聲音,后來聲音越來越弱,再后來就聽不見了……
  剛剛四十出頭的母親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趙國慶父子接受不了這個事實,爺倆的哭聲,悲悲切切,凄凄慘慘,引得七道溝所有人傷心落淚。
  送走母親后,承受不了打擊的父親病倒在炕上。整天以淚洗面,心灰意冷的趙國慶,徹底打消了參軍的念頭。
  “國慶,沒去公社報名?”
  “爸,我想過了,連續兩年不合格,說明我不適合參軍。”
  “好孩子,爸明白你的心思,是爸連累了你。”
  “不是的。爸,答應我,媽走了,家里還有我呢,你得好好的……”
  “國慶,好兒子,咱們都好好的。”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就這樣,趙國慶最終沒能離開七道溝。
  趙國慶好學,肯干、上進,年紀輕輕就是大隊民兵營長。別看七道溝偏僻,可在鎮、縣組織的民兵訓練、緊急結合、實彈射擊中多次被立為標兵。改革開放后,趙國慶被村民選為第一屆村長。辭職后在近年的開山修路中,每次村里需要義務工,他都來報名。
  “老村長,村里年輕人有的是,用不著你這么大的年紀的人。回去吧。”
  “你就讓我去吧,不為別的,只為看看咱七道溝的路是怎樣修通的。”
  “真拿你沒辦法。好吧,去了工地可得注意安全。”
  “好嘞!”
  是金子哪兒都能發光。
  
   六
  十一長大了。
  十一遺傳了父母全部精華,一米八的個頭、挺直的鼻梁、厚厚的嘴唇像父親;毛茸茸的大眼睛、潔白的玉牙、細膩的皮膚像母親。
  從十一身上,趙國慶發現了自己年輕時的影子,沉睡多年的夢想也再次被激活:“十一,告訴爸爸,喜歡軍人不?”
  “喜歡!”
  “別聽你爸的,走那么老遠,媽想你怎么辦!好好念書,將來在縣城找個好工作,到時候,媽給你買樓房!”
  “參軍更得好好念書啊。如果能上軍校,將來有大出息!”
  “是啊媽,我爸說的對,好男兒志在四方!”
  “我不同意!你小子要是敢當兵,老娘就打斷你的腿!”
  十一與父親翻白眼,吐舌頭尖,父子二人相視而笑。
  因成績不理想,十一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立志參軍的他在父親的支持下瞞著母親報了名。幸運的是,十一順利通過各項檢查,光榮入伍。
  妻只知道兒子在幫縣城做買賣的二姐進貨守店,他大姐夫已經托人安排了工作,不久就可以去上班。
  臨走前,十一回了家,本來是與母親告別,說明真實情況,沒想到剛剛開了個頭,就被母親頂了回去:“以后少給我提當兵的事情,說多少回了,我不同意!”
  “別生氣媽,我已經……”
  “好你個臭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想在就在,不想在就給我滾!”
  第二天,十一看母親還在他的氣,滿肚子話不敢講出來。想想秋收臨近,八月十五也不能回來過團圓節,十一的心就要碎了。在父親的送別下,他一步三回頭,含淚離開了家。
  十一怕父親年紀大了,送別時傷感,就在電話里囑咐:讓父親在家照顧母親,姐姐們送他上火車就行。
  秋收開始后,十一大姐單位忙,大姐夫請了年休幫忙收割;二姐兩口子是個體戶,就輪流守店賣貨,騰出人手回七道溝幫著搶收。
  十一長時間不回家,妻整天埋怨數落。老趙決定進城把閨女女婿全部喊回來,趁著國慶、生日的熱鬧氣氛告訴她。
  十一新兵集訓,固定時間才能與父親通電話:“爸,我媽呢?告訴你,今天我的耳朵火燒火燎的,媽肯定又數落我了吧?嘻嘻……”
  “哪有哇!你個臭小子,別胡思亂想,婆婆媽媽的。記住,保家衛國是軍人的職責,好好訓練,爭取做一名優秀的人民解放軍!”
  “爸,你就放心吧。保重身體,照顧好媽媽。掛了啊。”
  
   七
  晚霞,像一位美麗的新娘。漂亮的婚紗飄哇飄哇,飛向了太陽,討好似的前呼后擁,拉拉扯扯,直到將最后一線光線淹沒。
  坐在大女婿小車后座的趙國慶,被倆閨女左右相擁,他們親親熱熱,說說笑笑,正在行駛在回七道溝的柏油路上……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