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老常家的事

老常家的事

一、
  第一次,老常絕早地就爬起了床。之所以用絕早,因為,此刻才是凌晨的五點,老常的不變作息時間是六點半,早起了一個半小時。
  惦記著一年一度的今天,顧不得洗臉刷牙,老常穿好衣服就急忙走向東窗,向外展目張望,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由心中大喜,時機恰好,不差分毫。只見碩大的一輪紅日自天臺峰的峰頂上緩緩升起,僅瞬間,萬里浩空立刻被彩霞滿布,遠山近水,密林叢谷,都被籠罩在金燦燦的光闌之中。這一番美奐的佳境,猶似水墨丹青喚醒了姹紫嫣紅,將大自然粉染的愈加燦爛繽紛,融匯成一幅最具天然藝術的美妙畫卷。此情此景,令老常觀來陶醉。
  看著眼前的這種勝如畫中的情景,讓老常有些亢奮,按捺不住,脫口就來了一句“果然唯秋最動人矣,這美色,太讓人醉心迷戀了”。
  “哎呦呦,你說說,從春到冬,再從夏到秋,哪個季節在你的嘴里不都是最美的呢?怎么,秋又讓你春心欲動了?”在老常身后說話的是他的青梅竹馬老伴,龔曉蘭。
  清脆切音量偏高的語音,把正聚精會神的老常嚇了一跳。他回身瞪了一眼說話者,不滿地說“你蔫不出溜地,像個幽靈一樣。突然在人身后一嗓子,能不能先咳嗽上一聲,讓我提前采取一點預防措施”,口吻帶著責備。
  都說,老伴老伴,到老常拌,龔曉蘭也不例外,不論事大事小的總要和老常較量上一番,那怕老常不經意一間回個嘴。這不,龔曉蘭立馬嗆了老常一句“不服氣呀,要不彩排一下,再來一遍?”說話的口氣是不冷不熱。
  老常瞅瞅龔曉蘭,沒接她的話茬,知道接了準落下風,不會有好氣受。索性,依著往常,沉默為好,不跟婦道人家一個樣。
  龔曉蘭今天看來心情不爽,看老常閉口不語,就接著搗起老常的心窩子,話力滿室嘲諷:“今天起這么早,挺稀罕的,怕不是只為著看太陽出山那么簡單,或者是在追悔那年的秋未能圓月吧。”
  老常聽出來龔曉蘭的話意有所指,老賬本又要翻出來了,知道不能繼續瞎驢推磨,得扳正一下了。他忙把目光移向了窗外,一邊自言自語著“秋那么具有深闃的魅力,其秋色勝景,不僅僅讓人領略后心生愜意,感到滿足”,還一邊很詩意地補充著“秋,讓人感覺到完美,更讓人心中的那個最愛化作蓮荷溫馨終身。蓮也,蓮也,蓮也,實為四季中花之冠也”。老常自己都感覺這番說辭,就像在溜須拍馬。
  老常連叫幾遍的兩個蓮,意在指龔曉蘭,蓮是龔曉蘭的小名。其意也是討好龔曉蘭。用老常的話說:誰叫咱死皮賴臉拼命追的人家呢?
  雖然,龔曉蘭被老常說的心里暖融融的,但還是祭出敲打老常的老一套方式,以贈刺梅為主,她贊譽老常“不錯呀,你的心情好瀟灑,三冬臘月開桃花,這是打算香飄萬里呀。”
  老常咧咧嘴,回了一嘴:“我家咋還出了一個女太白?”
  “你這是找碴和我吵架不是?”龔曉蘭睜圓了一雙大眼。
  繞一下嘴可以,吵架,老常自是不會也不愿意,這一輩子,還沒愛夠呢,吵架多無聊啊?何況,就憑自己繞口令都說不了一句的那點才華,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便趕緊轉換了話題:“該上飯早餐了吧?在下等著品嘗高廚的佳肴美味呢。”說著,老常還特意地吧唧了一下嘴,順帶吸溜了一下口水。
  老常這一說,龔曉蘭不再說話,嘆了口氣,顯得很低落。
  “這是怎么啦?來來,快坐下,告訴我,”老常見狀,忙關心地問,“你哪不舒服了?”他擔心她的胃。
  “我有啥毛病,一天到晚傻吃憨睡的,還不是因為你家那寶貝閨女。”常曉蕓說著,又嘆了口氣。
  龔曉蘭一提女兒,老常不再打哈哈:“蕓蕓咋了?電話還沒打通嗎?”
  “都三四天了,我打電話她不接,到現在一個字的音信都沒有。”龔曉蘭回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前一段時間蕓蕓回來,我就看出她的情緒有些低沉,回家來都沒幾句話說。這孩子,真讓人操心。”
  老常笑笑,說:“嘿嘿,蕓蕓像我,從不給家添煩亂。兒大不由爹,女大不由娘,兒女自有兒女福,你也不必太過操心。”
  常曉蕓瞪圓了雙眼,這狀況,顯然是對老常已經不滿了:“我說的話你沒聽明白嗎?你是不是也應該關心關心蕓蕓一下了呢?”
  老常看看龔曉蘭,說蕓蕓可能是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吧,蕓蕓她又不是小孩子了,遇到什么問題,她會有自己的主張,也會有自己的解決辦法,做父母的不能事不事、時不時地都要去干涉子女,要給她一點自由空間,要相信她,相信蕓蕓能處理好自己的事。
  老常的所說讓龔曉蘭有些反感,表現出的不滿有些強烈,她用很生氣的語氣問老常說的是啥意思,說這是家事,不是老常的工作單位,說老常講政治課有什么用,她是她閨女,不是他的下屬,這是家事。
  龔曉蘭的話,讓老常有些無奈,又不便頂撞她,就沉默起來。其實,老常也有些擔心,女兒的性格并不脆弱,父母再她的心里位置很重要,連續幾天沒音信,也確實有點不正常,但這話又不能對龔曉蘭說。
  龔曉蘭繼續嘮叨老常,誰家做父親的會像他這樣,家里的活不干也就算了,孩子的事竟也甩手不管了,這么瀟灑,他把這家當啥了?
  老常看龔曉蘭要說器個沒完,連忙舉起了雙手:“知道了,直到了,不用動氣,我這就打電話和蕓蕓聊聊,多大點事?”
  “不是讓你去和蕓蕓聊聊,是要你去好好了解一下,蕓蕓究竟出了什么事。馬上過十五了,蕓蕓還回不回來呀?”
  老常本想說“男孩父教,女孩母管”,思襯了一下沒敢說出口,便應付性地說了句“那就過會再吃飯,我先給蕓蕓打電話去”。
  正巧,正說著間,老常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二、
  “嗡嗡嗡”,寫字臺上的一部反扣著的手機振動起來,紅色的手機背面印著“內部專用手機”的字樣。常曉蕓忙把手從鍵盤上移開,拿起手機一看,來電的顯示是總編。
  “常曉蕓責編,麻煩你現在到我的辦公室里來一下,有事和你商量。”總編撂下這一句,就掛了電話。
  總編所說的商量就是命令,不容置疑。常曉蕓沒敢怠慢,放下手頭資料,來到總編辦公室。
  看到常曉蕓進來,總編滿臉笑意地請她坐下,用手輕輕拍了拍辦公桌上的一沓稿紙,聲音很溫和地對她說道:“常曉蕓啊,你寫的這篇批評論文造假的文稿我看了,立意和深度都有,也和犀利。只不過呢,論文造假已經不算是什么新鮮事了,能不能換個新題材,比如說,某項新技術在經濟領域里的應用等。”
  常曉蕓一聽,立刻明白了總編的意思,便在腦海里斟酌了一下造詞,說道:“總編,那篇論文我認真核查過,也仔細地進行了對照,同時,我與原作者已經做過溝通,確定是篇造假論文。而且,它不是一般的編撰造假,也不是部分剽竊的造假,純粹是一字不拉的照抄,包括那些實驗數據,也都是重復一下圖像,從一張紙上移動到另一張紙上而已。這篇假論文,不僅在國內發表,而且也在國外多處發表,產生的不良影響很大,是一種違背科研誠信要求的行為,必須對此進行譴責和批判,以杜絕此類現象。”
  總編笑了笑,沒馬上接常曉蕓的話,起身為常曉蕓倒了杯水,坐下來,看著常曉蕓和顏悅色地說道:“聽說,那篇有點爭議的論文本人已經撤回了,主管領導也對其本人進行了批評,本人也認了錯。考慮到我們要面對的政治影響,不宜過度追究,再繼續下去就有點小題大做了。何況,你又能掀起多大的浪?”
  常曉蕓疑惑地看看總編,她不理解總編怎么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便據理反駁起來:“總編,我沒聽明白,這怎么能算是小題大做呢?這可不是有點爭議的論文,這是涉及有關醫學的科研發展,有關知識產權,以及有關中國科研的信譽,不能不以示正聽。”
  總編聽了常曉蕓的這番話,臉色暗淡下來,心里顯得有些不悅,但很快又畫上一幅更祥和的笑容,耐心地引導起常曉蕓來:“你說的和做的都沒問題,職業準則要求就是如此嘛。但是呢,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也就是說人無完人嘛,不要上來就是一棍子。要考慮全面,注重每一個環節。不要抓住一件過錯,去否定一個人的全盤。”
  常曉蕓聽得出總編所說的話不無所指,恐怕不單單是輕描淡寫一篇造假論文的事,其中肯定有其他隱情。
  看常曉蕓不說話,只是在聽,總編顯得嚴肅起來:“老劉同志呢,是領導重點考慮的下步醫療系統的主任人選,這關系到醫療部門的今后。要相信領導的眼光,要相信老劉同志一定能擔當起這個重任。常曉蕓責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多從正面引導和鼓勵,而不是較真在小事小非上。你說呢?”
  常曉蕓從總編語無倫次的話語中明顯地感覺到,總編說話的底氣一點也不足,找出的一大堆理由,都毫無說服力。
  常曉蕓搖搖頭:“這怎么能說是小事小非呢?”
  “就這樣定了,別揪小辮子了,我把你這篇稿子撤了。”總編看常曉蕓仍然不順從他的意思,便不再做思想工作,自己做了決定。
  對總編的這種做法,常曉蕓很反對,她一咬牙,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怎么叫揪小辮子?撤稿的事我堅決不同意,這是向不正之風妥協。”
  總編一聽,愣怔了好半天,自他坐上總編的位置后,還沒有人這樣當面頂撞他,特別是言語不多但最富才華的常曉蕓,堅持原則但行事低調,平日里只是埋頭工作,是他準備培養提拔的主編苗子。沒想到,今天竟然和自己作起對來,不由心中不滿。他用手指用力地敲敲桌子,訓斥起常曉蕓:“我向不正之風妥協?就一篇抄了一遍的論文,這種現象滿大街都是,這算什么不正之風?”
  見總編為論文造假者辯護,常曉蕓站起身,沿著自己的觀點一字一句地說了起來:“總編,您難道看不出來,造假論文這里邊會引發出危害嗎?論文造假,不是小學生抄別人的作業,性質十分惡劣,既破壞了學術研究的氛圍,屬于學術不端行為。論文造假,會損傷健康教育在學術界的發展。更重要的,是論文造假會影響科學文化的進步。總編,這個嚴重性您不清楚嗎?”
  常曉蕓的這番話,激怒了總編,讓總編的臉無處擱放:“你覺得你很正確是嗎?正確不正確,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枝芽再多,樹葉再茂密,還得樹干說了算,這就是事物規則。你和我,都必須順從這個事物規則。”
  雖然,總編沒有說得很直白,但常曉蕓十分清楚總編話中的含意,總編用樹的結構喻作事物規則,說明論文造假者的背景是很硬實的,同時也現露出總編的一種心態,是逃避,或是在迎和某種勢力。
  年輕氣盛的常曉蕓沒去在意總編的態度,很強硬地問總編:“總編,您說的事物規則這個詞我不懂,也沒聽說過。但是,如果為了溜須討好,為了頭頂的紗帽,放棄正氣,容忍邪風,就是昧了做人的良心。總編,您每次開會,總要教育我們做人要有原則,經常對我們說,要保持初心,那原則何在,初心又何在?如果容忍造假而不……”
  再業忍耐不住的總編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顧不了自己的總眼尊嚴了,氣急敗壞地打斷了常曉蕓的指責,朝門口一揮手,大喊了一聲:“你,你,你給我出去!”
  
  三、
  “嘿嘿,怒容滿臉的,帶著一股要把全世界都燒毀的火,這是怎么啦?”
  常曉蕓抬起頭,用淚眼望了望他,繼續氣狠狠地撕著稿紙。
  來人是常曉蕓就要與之偕老的未婚夫,叫李慶豐,在文旅局工作,得知常曉蕓惹怒總編,被總編發配到檔案室去管理檔案,心里委屈,忍受不了,請了假,一連幾天不出門,電話也不解,有點擔心她,便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李慶豐從龔曉蘭手里拿過稿紙,放在桌上,拿起掃把將地上的碎紙屑歸攏到垃圾筐里,從冰箱里拿出兩罐飲料,對龔曉蘭說道:“來,坐下,讓火山慢慢地爆發。或者,”李慶豐遞給龔曉蘭一罐,“喝一杯,以涼制熱,把火山冰化。”
  龔曉蘭用手背使勁抹了一把眼淚,對李慶豐喊道:“你了解情況嗎?”
  李慶豐電點頭:“我去你單位找你不在,你的同事大概地對我說了一下。”
  “我錯了嗎,為什么呢,為什么都不堅持原則呢?這不算腐敗嗎?”
  李慶豐沒有直接回答的心內憤怒,坐到常曉蕓身旁,看著她的眼睛,來了一句:“我試著跟你說說勸慰的話吧。”
  常曉蕓感到很傷心,沒再理會李慶豐。
  對于勸慰人,李慶豐并不在行,可眼前心里受傷的是自己所愛得人,不能不去開解,只有拿出撰寫景區導游稿的家底來撥云見天了:“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說是不是呢?”
  常曉蕓望了一眼李慶豐,心想,你這叫什么勸解話啊,牛頭不對馬尾,這是哪跟哪的事,凈往一起瞎扯。
  李慶豐要得是常曉蕓能聽自己的說話,便漸入主題:“受了委屈,遇到煩惱,這些在工作中都是很難避免的,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怎么去駕馭它。”
  常曉蕓瞪了李慶豐一眼:“你是演員呀,說的比唱的好聽。”
  李慶豐“嘿嘿嘿”地一笑,站起身,瀟灑地轉了一個圈,爽朗地說道:“許多事情,不會按你想要的方式進行,會讓你不理解,讓你迷惑,甚至讓你失望,冷酷地就像專堵塞人們心靈的冰凌。但是,”李慶豐加重了“但是”這兩個字的字音,“但是,不代表那些冰凌就能抗住太陽的照射而不融化。”一、
  第一次,老常絕早地就爬起了床。之所以用絕早,因為,此刻才是凌晨的五點,老常的不變作息時間是六點半,早起了一個半小時。
  惦記著一年一度的今天,顧不得洗臉刷牙,老常穿好衣服就急忙走向東窗,向外展目張望,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由心中大喜,時機恰好,不差分毫。只見碩大的一輪紅日自天臺峰的峰頂上緩緩升起,僅瞬間,萬里浩空立刻被彩霞滿布,遠山近水,密林叢谷,都被籠罩在金燦燦的光闌之中。這一番美奐的佳境,猶似水墨丹青喚醒了姹紫嫣紅,將大自然粉染的愈加燦爛繽紛,融匯成一幅最具天然藝術的美妙畫卷。此情此景,令老常觀來陶醉。
  看著眼前的這種勝如畫中的情景,讓老常有些亢奮,按捺不住,脫口就來了一句“果然唯秋最動人矣,這美色,太讓人醉心迷戀了”。
  “哎呦呦,你說說,從春到冬,再從夏到秋,哪個季節在你的嘴里不都是最美的呢?怎么,秋又讓你春心欲動了?”在老常身后說話的是他的青梅竹馬老伴,龔曉蘭。
  清脆切音量偏高的語音,把正聚精會神的老常嚇了一跳。他回身瞪了一眼說話者,不滿地說“你蔫不出溜地,像個幽靈一樣。突然在人身后一嗓子,能不能先咳嗽上一聲,讓我提前采取一點預防措施”,口吻帶著責備。
  都說,老伴老伴,到老常拌,龔曉蘭也不例外,不論事大事小的總要和老常較量上一番,那怕老常不經意一間回個嘴。這不,龔曉蘭立馬嗆了老常一句“不服氣呀,要不彩排一下,再來一遍?”說話的口氣是不冷不熱。
  老常瞅瞅龔曉蘭,沒接她的話茬,知道接了準落下風,不會有好氣受。索性,依著往常,沉默為好,不跟婦道人家一個樣。
  龔曉蘭今天看來心情不爽,看老常閉口不語,就接著搗起老常的心窩子,話力滿室嘲諷:“今天起這么早,挺稀罕的,怕不是只為著看太陽出山那么簡單,或者是在追悔那年的秋未能圓月吧。”
  老常聽出來龔曉蘭的話意有所指,老賬本又要翻出來了,知道不能繼續瞎驢推磨,得扳正一下了。他忙把目光移向了窗外,一邊自言自語著“秋那么具有深闃的魅力,其秋色勝景,不僅僅讓人領略后心生愜意,感到滿足”,還一邊很詩意地補充著“秋,讓人感覺到完美,更讓人心中的那個最愛化作蓮荷溫馨終身。蓮也,蓮也,蓮也,實為四季中花之冠也”。老常自己都感覺這番說辭,就像在溜須拍馬。
  老常連叫幾遍的兩個蓮,意在指龔曉蘭,蓮是龔曉蘭的小名。其意也是討好龔曉蘭。用老常的話說:誰叫咱死皮賴臉拼命追的人家呢?
  雖然,龔曉蘭被老常說的心里暖融融的,但還是祭出敲打老常的老一套方式,以贈刺梅為主,她贊譽老常“不錯呀,你的心情好瀟灑,三冬臘月開桃花,這是打算香飄萬里呀。”
  老常咧咧嘴,回了一嘴:“我家咋還出了一個女太白?”
  “你這是找碴和我吵架不是?”龔曉蘭睜圓了一雙大眼。
  繞一下嘴可以,吵架,老常自是不會也不愿意,這一輩子,還沒愛夠呢,吵架多無聊啊?何況,就憑自己繞口令都說不了一句的那點才華,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便趕緊轉換了話題:“該上飯早餐了吧?在下等著品嘗高廚的佳肴美味呢。”說著,老常還特意地吧唧了一下嘴,順帶吸溜了一下口水。
  老常這一說,龔曉蘭不再說話,嘆了口氣,顯得很低落。
  “這是怎么啦?來來,快坐下,告訴我,”老常見狀,忙關心地問,“你哪不舒服了?”他擔心她的胃。
  “我有啥毛病,一天到晚傻吃憨睡的,還不是因為你家那寶貝閨女。”常曉蕓說著,又嘆了口氣。
  龔曉蘭一提女兒,老常不再打哈哈:“蕓蕓咋了?電話還沒打通嗎?”
  “都三四天了,我打電話她不接,到現在一個字的音信都沒有。”龔曉蘭回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前一段時間蕓蕓回來,我就看出她的情緒有些低沉,回家來都沒幾句話說。這孩子,真讓人操心。”
  老常笑笑,說:“嘿嘿,蕓蕓像我,從不給家添煩亂。兒大不由爹,女大不由娘,兒女自有兒女福,你也不必太過操心。”
  常曉蕓瞪圓了雙眼,這狀況,顯然是對老常已經不滿了:“我說的話你沒聽明白嗎?你是不是也應該關心關心蕓蕓一下了呢?”
  老常看看龔曉蘭,說蕓蕓可能是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吧,蕓蕓她又不是小孩子了,遇到什么問題,她會有自己的主張,也會有自己的解決辦法,做父母的不能事不事、時不時地都要去干涉子女,要給她一點自由空間,要相信她,相信蕓蕓能處理好自己的事。
  老常的所說讓龔曉蘭有些反感,表現出的不滿有些強烈,她用很生氣的語氣問老常說的是啥意思,說這是家事,不是老常的工作單位,說老常講政治課有什么用,她是她閨女,不是他的下屬,這是家事。
  龔曉蘭的話,讓老常有些無奈,又不便頂撞她,就沉默起來。其實,老常也有些擔心,女兒的性格并不脆弱,父母再她的心里位置很重要,連續幾天沒音信,也確實有點不正常,但這話又不能對龔曉蘭說。
  龔曉蘭繼續嘮叨老常,誰家做父親的會像他這樣,家里的活不干也就算了,孩子的事竟也甩手不管了,這么瀟灑,他把這家當啥了?
  老常看龔曉蘭要說器個沒完,連忙舉起了雙手:“知道了,直到了,不用動氣,我這就打電話和蕓蕓聊聊,多大點事?”
  “不是讓你去和蕓蕓聊聊,是要你去好好了解一下,蕓蕓究竟出了什么事。馬上過十五了,蕓蕓還回不回來呀?”
  老常本想說“男孩父教,女孩母管”,思襯了一下沒敢說出口,便應付性地說了句“那就過會再吃飯,我先給蕓蕓打電話去”。
  正巧,正說著間,老常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二、
  “嗡嗡嗡”,寫字臺上的一部反扣著的手機振動起來,紅色的手機背面印著“內部專用手機”的字樣。常曉蕓忙把手從鍵盤上移開,拿起手機一看,來電的顯示是總編。
  “常曉蕓責編,麻煩你現在到我的辦公室里來一下,有事和你商量。”總編撂下這一句,就掛了電話。
  總編所說的商量就是命令,不容置疑。常曉蕓沒敢怠慢,放下手頭資料,來到總編辦公室。
  看到常曉蕓進來,總編滿臉笑意地請她坐下,用手輕輕拍了拍辦公桌上的一沓稿紙,聲音很溫和地對她說道:“常曉蕓啊,你寫的這篇批評論文造假的文稿我看了,立意和深度都有,也和犀利。只不過呢,論文造假已經不算是什么新鮮事了,能不能換個新題材,比如說,某項新技術在經濟領域里的應用等。”
  常曉蕓一聽,立刻明白了總編的意思,便在腦海里斟酌了一下造詞,說道:“總編,那篇論文我認真核查過,也仔細地進行了對照,同時,我與原作者已經做過溝通,確定是篇造假論文。而且,它不是一般的編撰造假,也不是部分剽竊的造假,純粹是一字不拉的照抄,包括那些實驗數據,也都是重復一下圖像,從一張紙上移動到另一張紙上而已。這篇假論文,不僅在國內發表,而且也在國外多處發表,產生的不良影響很大,是一種違背科研誠信要求的行為,必須對此進行譴責和批判,以杜絕此類現象。”
  總編笑了笑,沒馬上接常曉蕓的話,起身為常曉蕓倒了杯水,坐下來,看著常曉蕓和顏悅色地說道:“聽說,那篇有點爭議的論文本人已經撤回了,主管領導也對其本人進行了批評,本人也認了錯。考慮到我們要面對的政治影響,不宜過度追究,再繼續下去就有點小題大做了。何況,你又能掀起多大的浪?”
  常曉蕓疑惑地看看總編,她不理解總編怎么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便據理反駁起來:“總編,我沒聽明白,這怎么能算是小題大做呢?這可不是有點爭議的論文,這是涉及有關醫學的科研發展,有關知識產權,以及有關中國科研的信譽,不能不以示正聽。”
  總編聽了常曉蕓的這番話,臉色暗淡下來,心里顯得有些不悅,但很快又畫上一幅更祥和的笑容,耐心地引導起常曉蕓來:“你說的和做的都沒問題,職業準則要求就是如此嘛。但是呢,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也就是說人無完人嘛,不要上來就是一棍子。要考慮全面,注重每一個環節。不要抓住一件過錯,去否定一個人的全盤。”
  常曉蕓聽得出總編所說的話不無所指,恐怕不單單是輕描淡寫一篇造假論文的事,其中肯定有其他隱情。
  看常曉蕓不說話,只是在聽,總編顯得嚴肅起來:“老劉同志呢,是領導重點考慮的下步醫療系統的主任人選,這關系到醫療部門的今后。要相信領導的眼光,要相信老劉同志一定能擔當起這個重任。常曉蕓責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多從正面引導和鼓勵,而不是較真在小事小非上。你說呢?”
  常曉蕓從總編語無倫次的話語中明顯地感覺到,總編說話的底氣一點也不足,找出的一大堆理由,都毫無說服力。
  常曉蕓搖搖頭:“這怎么能說是小事小非呢?”
  “就這樣定了,別揪小辮子了,我把你這篇稿子撤了。”總編看常曉蕓仍然不順從他的意思,便不再做思想工作,自己做了決定。
  對總編的這種做法,常曉蕓很反對,她一咬牙,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怎么叫揪小辮子?撤稿的事我堅決不同意,這是向不正之風妥協。”
  總編一聽,愣怔了好半天,自他坐上總編的位置后,還沒有人這樣當面頂撞他,特別是言語不多但最富才華的常曉蕓,堅持原則但行事低調,平日里只是埋頭工作,是他準備培養提拔的主編苗子。沒想到,今天竟然和自己作起對來,不由心中不滿。他用手指用力地敲敲桌子,訓斥起常曉蕓:“我向不正之風妥協?就一篇抄了一遍的論文,這種現象滿大街都是,這算什么不正之風?”
  見總編為論文造假者辯護,常曉蕓站起身,沿著自己的觀點一字一句地說了起來:“總編,您難道看不出來,造假論文這里邊會引發出危害嗎?論文造假,不是小學生抄別人的作業,性質十分惡劣,既破壞了學術研究的氛圍,屬于學術不端行為。論文造假,會損傷健康教育在學術界的發展。更重要的,是論文造假會影響科學文化的進步。總編,這個嚴重性您不清楚嗎?”
  常曉蕓的這番話,激怒了總編,讓總編的臉無處擱放:“你覺得你很正確是嗎?正確不正確,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枝芽再多,樹葉再茂密,還得樹干說了算,這就是事物規則。你和我,都必須順從這個事物規則。”
  雖然,總編沒有說得很直白,但常曉蕓十分清楚總編話中的含意,總編用樹的結構喻作事物規則,說明論文造假者的背景是很硬實的,同時也現露出總編的一種心態,是逃避,或是在迎和某種勢力。
  年輕氣盛的常曉蕓沒去在意總編的態度,很強硬地問總編:“總編,您說的事物規則這個詞我不懂,也沒聽說過。但是,如果為了溜須討好,為了頭頂的紗帽,放棄正氣,容忍邪風,就是昧了做人的良心。總編,您每次開會,總要教育我們做人要有原則,經常對我們說,要保持初心,那原則何在,初心又何在?如果容忍造假而不……”
  再業忍耐不住的總編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顧不了自己的總眼尊嚴了,氣急敗壞地打斷了常曉蕓的指責,朝門口一揮手,大喊了一聲:“你,你,你給我出去!”
  
  三、
  “嘿嘿,怒容滿臉的,帶著一股要把全世界都燒毀的火,這是怎么啦?”
  常曉蕓抬起頭,用淚眼望了望他,繼續氣狠狠地撕著稿紙。
  來人是常曉蕓就要與之偕老的未婚夫,叫李慶豐,在文旅局工作,得知常曉蕓惹怒總編,被總編發配到檔案室去管理檔案,心里委屈,忍受不了,請了假,一連幾天不出門,電話也不解,有點擔心她,便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李慶豐從龔曉蘭手里拿過稿紙,放在桌上,拿起掃把將地上的碎紙屑歸攏到垃圾筐里,從冰箱里拿出兩罐飲料,對龔曉蘭說道:“來,坐下,讓火山慢慢地爆發。或者,”李慶豐遞給龔曉蘭一罐,“喝一杯,以涼制熱,把火山冰化。”
  龔曉蘭用手背使勁抹了一把眼淚,對李慶豐喊道:“你了解情況嗎?”
  李慶豐電點頭:“我去你單位找你不在,你的同事大概地對我說了一下。”
  “我錯了嗎,為什么呢,為什么都不堅持原則呢?這不算腐敗嗎?”
  李慶豐沒有直接回答的心內憤怒,坐到常曉蕓身旁,看著她的眼睛,來了一句:“我試著跟你說說勸慰的話吧。”
  常曉蕓感到很傷心,沒再理會李慶豐。
  對于勸慰人,李慶豐并不在行,可眼前心里受傷的是自己所愛得人,不能不去開解,只有拿出撰寫景區導游稿的家底來撥云見天了:“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說是不是呢?”
  常曉蕓望了一眼李慶豐,心想,你這叫什么勸解話啊,牛頭不對馬尾,這是哪跟哪的事,凈往一起瞎扯。
  李慶豐要得是常曉蕓能聽自己的說話,便漸入主題:“受了委屈,遇到煩惱,這些在工作中都是很難避免的,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怎么去駕馭它。”
  常曉蕓瞪了李慶豐一眼:“你是演員呀,說的比唱的好聽。”
  李慶豐“嘿嘿嘿”地一笑,站起身,瀟灑地轉了一個圈,爽朗地說道:“許多事情,不會按你想要的方式進行,會讓你不理解,讓你迷惑,甚至讓你失望,冷酷地就像專堵塞人們心靈的冰凌。但是,”李慶豐加重了“但是”這兩個字的字音,“但是,不代表那些冰凌就能抗住太陽的照射而不融化。”
  常曉蕓的傷感被李慶豐這番頗有創意的勸慰吸引了過去,雖然,在常曉蕓聽來,李慶豐的說辭有些幼稚,但的確耐聽,能引起共鳴,常曉蕓“唉”了一聲。
  李慶豐坐了下來,為常曉蕓打開飲料,繼續說道:“很多事情都有簡單和復雜的兩面性,不是你我能掌控了的。就拿令你十分憤慨的論文造假的事來說吧,望淺里說,領導已經處理過了,不論是做樣子或是走過場,總算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也算給造假者了一個教訓吧。”
  常曉蕓問李慶豐:“往淺學說,就是如此了?那往深里說呢?”
  李慶豐喝了一口飲料,吧唧了一下嘴,侃侃而談起來,并拿東山水庫來做例,說水庫的水很深吧?表面看起來,這水十分清浙,但里面難免會有一些沉渣。有些被人們看到了,心里很不舒服。有些人們看不到呢?它就會在暗中影響人們的情緒,甚至影響人們的身心健康,是一個比較大的污染源。說完這些話,李慶豐不忘順勢贊揚了常曉蕓,稱她做的是對的,應該將這種現象曝光。
  不再生悶氣的常曉蕓朝李慶豐撇了撇嘴,刺了他一頓,說他比喻的有鼻子有眼,夠有深度,問他在文旅局就是這樣做思想工作的嗎?
  李慶豐撓撓頭,顯示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包:“嘿嘿,抬舉了。”
  “抬舉你個頭。”常曉蕓捶了一下李慶豐的胳膊,“這就算完了?”
  如果再這么說下去,李慶豐知道自己會很難應付常曉蕓了,便準備結束太介于實際的談話,換了一種方式,說道:“想喝潔凈的水嗎?那就從源頭將污染源徹底切斷,不是發現一點就過濾一點,污染是有傳染性的。”
  “怎么切斷?”常曉蕓問李慶豐。
  李慶豐展開雙臂,聳聳肩:“這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有關部門的事了。”
  聽罷李慶豐的一番話,常曉蕓不由得點點頭,她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看著常曉蕓的臉色變的好多了,心情也有所好轉,李慶豐放下了心,他把嘴向常曉蕓的耳邊伸了過去。
  常曉蕓輕輕推了一把李慶豐,黑著臉:“你不知道人家還在心煩嗎?”
  李慶豐笑了笑,有些神秘,說常曉蕓想多了,他要和她說句悄悄話。
  常曉蕓被逗樂了:“屋里就咱兩個人,有啥話怕被四面墻壁聽到?”
  李慶豐攬過常曉蕓,很認真地說:“馬上就要過八月十五了,連皮帶肉的算起來有三天假,你也該回家一趟了吧?你算算,有多少天沒回去了,我的準岳父準岳母又該擔心了。”
  經李慶豐這一說,常曉蕓才想起來,光顧著自己不開心了,都忘了給家里回電話了。常曉蕓埋怨起李慶豐,說著一切都怪他,說他為什么不早提醒她。
  “瞧瞧我,一天到晚馬大哈的,把這茬個給整忘了,該受懲罰,該受懲罰。”李慶豐邊說邊叢茶幾上拿起常曉蕓的手機遞給她,“大人不記小人過,給爸媽打個電話,說這個禮拜天就趕回去,陪爸媽過十五,專車專司機,確保安全。”
  正說著,李慶豐的手機響了起來。
  
  四、
  “誰的電話呀?”老常打開手機一看,忙對龔曉蘭說:“說曹操曹操到,我回房間接一下,你去叫蕓蕓出來吃早餐。”老常說著就進了屋,關上房門。約莫著十幾分鐘的時間,老常拉開房門走了出來,看見龔曉蘭一個人坐在餐桌旁,問她蕓蕓呢,怎么沒叫她出來吃飯。
  龔曉蘭看看蕓蕓的房間門,搖搖頭,對老常說已經叫了,蕓蕓說她不吃了。
  老常聽了,說那怎么行,催著龔曉蘭再去叫常曉蕓,強調飯總是要吃的嘛,昨天晚上她就沒怎么吃東西,再大的事也不能餓著肚子呀,讓龔曉蘭再去叫叫。
  龔曉蘭沒好氣地頂了老常一句,嫌他朝她吼叫了,讓老常去叫。
  “瞅瞅,又上勁了不是?不就是請你去喊個蕓蕓嗎,火就來了。”老常雖然對龔曉蘭的態度有些不滿,但口氣還是比較溫和的。
  龔曉蘭本來心里就不爽,老常這一數落,就更不開心了,說話的聲音也大了許多,意思是老常存心跟她找別扭,如果看她不順,她就出去。
  “媽,”一臉疲憊的蕓蕓走了過來,懶慵慵地說道:“爸,媽,不要爭竟了,我沒事,就想睡個懶覺。”
  看女兒出屋了,龔曉蘭的心平和了許多,轉身進了廚房。
  老常看看蕓蕓,輕聲說道:“沒事就好,那還不趕緊去洗漱一下,早餐都做好了,你媽都等的著急。”
  蕓蕓朝老常笑笑:“爸,我不吃早餐啦,也不是很餓,我再躺會,等我睡起來喝點酸奶就行了。爸,您和媽去吃吧。”
  老常一聽,斷定蕓蕓是煩惱入心了。想了想,對蕓蕓說道:“蕓蕓啊,陪我去公園走走吧,聽說公園又增添什么新玩藝了。”
  常曉蕓無精打采地告訴老常,她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說她單位要進行職能考核,還要上報個人月總結和半年自我評價,夠她忙一陣子了,現在的確沒時間。
  老常一聽不樂意了,為女兒打抱不平起來,說這是個啥單位呀,咋是這種狀態呢?下屬一點空閑時間都沒了,這純粹室違反勞動法等等。
  常曉蕓看看老常,苦笑著問:“爸,您領導的單位不也是這樣嗎?”
  女兒的話把老常的臉說紅了,他“這能一樣嗎”的支吾起來。
  常曉蕓挽住老常的胳膊,提議讓媽媽陪他去公園去轉轉,她確實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必須完成任務。否則,會挨批。
  老常撇了一下嘴,對常曉蕓的話予以否定,說:“讓你媽陪我出去轉?人家嫌我個子矮,你沒看到嗎,你媽的心都放你身上了,還有那功夫?這還不是你媽逼著我來輔導你,你要是不振奮起來,我就得萎靡下去。下次請求去公園的是你而不是我了,這叫一元二次方陣。”
  老常的話把常曉蕓逗樂了,她笑了起來:“爸,您從哪學來的這些知識呀,雖然不靠譜,但挺有趣味的。爸,我就是心里部痛快,過兩天就好了。”
  女兒的話讓老常放下了心,繼續堅持要求:“要是這樣,更得和爸爸出去走走了,為了你媽。當然,也為了你爸我,讓你媽也知道你爸不是吃醋的,作思想工作可是真正的一流,特別是家庭問題的處理,沒人比得上。”
  老常的詼諧讓常曉蕓開心了不少,她答應了陪老常出去轉轉,但提出的一個要求是,媽媽必須陪同一起去。
  老常高興地喊叫了起來:“哈哈哈,還是我女兒懂事,我雙手贊成。”
  當老常一家三口來到公園,剛走進大門不遠時,看見李慶豐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手里還提著一大包東西:“伯父伯母好。”
  看李慶豐滿頭大汗,龔曉蘭有點心疼,趕緊掏處紙巾遞給他:“這孩子,像淋了雨一樣,跑公園作啥來了?”
  老常沒等李慶豐解釋,推推常曉蕓,笑著說:“能不能給我和你媽一點私人空間,讓我們也敘敘舊情?”
  常曉蕓一看這場景就明白了,爸媽是李慶豐搬來的救兵:“爸,你和我媽去轉吧,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顧好我媽。”
  龔曉蘭張張嘴,想問這是咋回事,老常接過來李慶豐的東西:“你倆去劃劃船吧,小心別掉水里了。”
  “放心,伯父伯母,我們去劃船啦。”
  “去吧。蕓蕓,別玩的太晚,我做好飯等你們。”
  等蕓蕓和李慶豐離開后,龔曉蘭問老常這是怎么回事,老常笑呵呵地說,李慶豐和蕓蕓鬧了點矛盾,原因是常曉蕓因工作上的事鉆牛角,鬧著要辭職,李慶豐不同意,說現在反腐越來越深入,形勢越來越好,常曉蕓這個想法是逃避,是不負責任,應該堅持崗位,與不良作斗爭。常曉蕓認為李慶豐唱高調,為此倆人鬧了點矛盾。雖然常曉蕓沒再堅持辭職,但也不理睬李慶豐了。一連好幾天躲著不見,讓李慶豐如坐針氈。知道蕓蕓回家了,李慶豐想上門賠罪道歉,但怕被常曉蕓拒之門外,事情鬧的更僵,沒法子,只好給老常打電話求救,老常就安排了這次公園和談。
  最后,老常感嘆了一句:“家事呀,不好處理。”
  龔曉蘭一聽,笑了:“你呀,總算沒活糊涂。”
  
  
一、
  第一次,老常絕早地就爬起了床。之所以用絕早,因為,此刻才是凌晨的五點,老常的不變作息時間是六點半,早起了一個半小時。
  惦記著一年一度的今天,顧不得洗臉刷牙,老常穿好衣服就急忙走向東窗,向外展目張望,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由心中大喜,時機恰好,不差分毫。只見碩大的一輪紅日自天臺峰的峰頂上緩緩升起,僅瞬間,萬里浩空立刻被彩霞滿布,遠山近水,密林叢谷,都被籠罩在金燦燦的光闌之中。這一番美奐的佳境,猶似水墨丹青喚醒了姹紫嫣紅,將大自然粉染的愈加燦爛繽紛,融匯成一幅最具天然藝術的美妙畫卷。此情此景,令老常觀來陶醉。
  看著眼前的這種勝如畫中的情景,讓老常有些亢奮,按捺不住,脫口就來了一句“果然唯秋最動人矣,這美色,太讓人醉心迷戀了”。
  “哎呦呦,你說說,從春到冬,再從夏到秋,哪個季節在你的嘴里不都是最美的呢?怎么,秋又讓你春心欲動了?”在老常身后說話的是他的青梅竹馬老伴,龔曉蘭。
  清脆切音量偏高的語音,把正聚精會神的老常嚇了一跳。他回身瞪了一眼說話者,不滿地說“你蔫不出溜地,像個幽靈一樣。突然在人身后一嗓子,能不能先咳嗽上一聲,讓我提前采取一點預防措施”,口吻帶著責備。
  都說,老伴老伴,到老常拌,龔曉蘭也不例外,不論事大事小的總要和老常較量上一番,那怕老常不經意一間回個嘴。這不,龔曉蘭立馬嗆了老常一句“不服氣呀,要不彩排一下,再來一遍?”說話的口氣是不冷不熱。
  老常瞅瞅龔曉蘭,沒接她的話茬,知道接了準落下風,不會有好氣受。索性,依著往常,沉默為好,不跟婦道人家一個樣。
  龔曉蘭今天看來心情不爽,看老常閉口不語,就接著搗起老常的心窩子,話力滿室嘲諷:“今天起這么早,挺稀罕的,怕不是只為著看太陽出山那么簡單,或者是在追悔那年的秋未能圓月吧。”
  老常聽出來龔曉蘭的話意有所指,老賬本又要翻出來了,知道不能繼續瞎驢推磨,得扳正一下了。他忙把目光移向了窗外,一邊自言自語著“秋那么具有深闃的魅力,其秋色勝景,不僅僅讓人領略后心生愜意,感到滿足”,還一邊很詩意地補充著“秋,讓人感覺到完美,更讓人心中的那個最愛化作蓮荷溫馨終身。蓮也,蓮也,蓮也,實為四季中花之冠也”。老常自己都感覺這番說辭,就像在溜須拍馬。
  老常連叫幾遍的兩個蓮,意在指龔曉蘭,蓮是龔曉蘭的小名。其意也是討好龔曉蘭。用老常的話說:誰叫咱死皮賴臉拼命追的人家呢?
  雖然,龔曉蘭被老常說的心里暖融融的,但還是祭出敲打老常的老一套方式,以贈刺梅為主,她贊譽老常“不錯呀,你的心情好瀟灑,三冬臘月開桃花,這是打算香飄萬里呀。”
  老常咧咧嘴,回了一嘴:“我家咋還出了一個女太白?”
  “你這是找碴和我吵架不是?”龔曉蘭睜圓了一雙大眼。
  繞一下嘴可以,吵架,老常自是不會也不愿意,這一輩子,還沒愛夠呢,吵架多無聊啊?何況,就憑自己繞口令都說不了一句的那點才華,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便趕緊轉換了話題:“該上飯早餐了吧?在下等著品嘗高廚的佳肴美味呢。”說著,老常還特意地吧唧了一下嘴,順帶吸溜了一下口水。
  老常這一說,龔曉蘭不再說話,嘆了口氣,顯得很低落。
  “這是怎么啦?來來,快坐下,告訴我,”老常見狀,忙關心地問,“你哪不舒服了?”他擔心她的胃。
  “我有啥毛病,一天到晚傻吃憨睡的,還不是因為你家那寶貝閨女。”常曉蕓說著,又嘆了口氣。
  龔曉蘭一提女兒,老常不再打哈哈:“蕓蕓咋了?電話還沒打通嗎?”
  “都三四天了,我打電話她不接,到現在一個字的音信都沒有。”龔曉蘭回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前一段時間蕓蕓回來,我就看出她的情緒有些低沉,回家來都沒幾句話說。這孩子,真讓人操心。”
  老常笑笑,說:“嘿嘿,蕓蕓像我,從不給家添煩亂。兒大不由爹,女大不由娘,兒女自有兒女福,你也不必太過操心。”
  常曉蕓瞪圓了雙眼,這狀況,顯然是對老常已經不滿了:“我說的話你沒聽明白嗎?你是不是也應該關心關心蕓蕓一下了呢?”
  老常看看龔曉蘭,說蕓蕓可能是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吧,蕓蕓她又不是小孩子了,遇到什么問題,她會有自己的主張,也會有自己的解決辦法,做父母的不能事不事、時不時地都要去干涉子女,要給她一點自由空間,要相信她,相信蕓蕓能處理好自己的事。
  老常的所說讓龔曉蘭有些反感,表現出的不滿有些強烈,她用很生氣的語氣問老常說的是啥意思,說這是家事,不是老常的工作單位,說老常講政治課有什么用,她是她閨女,不是他的下屬,這是家事。
  龔曉蘭的話,讓老常有些無奈,又不便頂撞她,就沉默起來。其實,老常也有些擔心,女兒的性格并不脆弱,父母再她的心里位置很重要,連續幾天沒音信,也確實有點不正常,但這話又不能對龔曉蘭說。
  龔曉蘭繼續嘮叨老常,誰家做父親的會像他這樣,家里的活不干也就算了,孩子的事竟也甩手不管了,這么瀟灑,他把這家當啥了?
  老常看龔曉蘭要說器個沒完,連忙舉起了雙手:“知道了,直到了,不用動氣,我這就打電話和蕓蕓聊聊,多大點事?”
  “不是讓你去和蕓蕓聊聊,是要你去好好了解一下,蕓蕓究竟出了什么事。馬上過十五了,蕓蕓還回不回來呀?”
  老常本想說“男孩父教,女孩母管”,思襯了一下沒敢說出口,便應付性地說了句“那就過會再吃飯,我先給蕓蕓打電話去”。
  正巧,正說著間,老常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二、
  “嗡嗡嗡”,寫字臺上的一部反扣著的手機振動起來,紅色的手機背面印著“內部專用手機”的字樣。常曉蕓忙把手從鍵盤上移開,拿起手機一看,來電的顯示是總編。
  “常曉蕓責編,麻煩你現在到我的辦公室里來一下,有事和你商量。”總編撂下這一句,就掛了電話。
  總編所說的商量就是命令,不容置疑。常曉蕓沒敢怠慢,放下手頭資料,來到總編辦公室。
  看到常曉蕓進來,總編滿臉笑意地請她坐下,用手輕輕拍了拍辦公桌上的一沓稿紙,聲音很溫和地對她說道:“常曉蕓啊,你寫的這篇批評論文造假的文稿我看了,立意和深度都有,也和犀利。只不過呢,論文造假已經不算是什么新鮮事了,能不能換個新題材,比如說,某項新技術在經濟領域里的應用等。”
  常曉蕓一聽,立刻明白了總編的意思,便在腦海里斟酌了一下造詞,說道:“總編,那篇論文我認真核查過,也仔細地進行了對照,同時,我與原作者已經做過溝通,確定是篇造假論文。而且,它不是一般的編撰造假,也不是部分剽竊的造假,純粹是一字不拉的照抄,包括那些實驗數據,也都是重復一下圖像,從一張紙上移動到另一張紙上而已。這篇假論文,不僅在國內發表,而且也在國外多處發表,產生的不良影響很大,是一種違背科研誠信要求的行為,必須對此進行譴責和批判,以杜絕此類現象。”
  總編笑了笑,沒馬上接常曉蕓的話,起身為常曉蕓倒了杯水,坐下來,看著常曉蕓和顏悅色地說道:“聽說,那篇有點爭議的論文本人已經撤回了,主管領導也對其本人進行了批評,本人也認了錯。考慮到我們要面對的政治影響,不宜過度追究,再繼續下去就有點小題大做了。何況,你又能掀起多大的浪?”
  常曉蕓疑惑地看看總編,她不理解總編怎么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便據理反駁起來:“總編,我沒聽明白,這怎么能算是小題大做呢?這可不是有點爭議的論文,這是涉及有關醫學的科研發展,有關知識產權,以及有關中國科研的信譽,不能不以示正聽。”
  總編聽了常曉蕓的這番話,臉色暗淡下來,心里顯得有些不悅,但很快又畫上一幅更祥和的笑容,耐心地引導起常曉蕓來:“你說的和做的都沒問題,職業準則要求就是如此嘛。但是呢,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也就是說人無完人嘛,不要上來就是一棍子。要考慮全面,注重每一個環節。不要抓住一件過錯,去否定一個人的全盤。”
  常曉蕓聽得出總編所說的話不無所指,恐怕不單單是輕描淡寫一篇造假論文的事,其中肯定有其他隱情。
  看常曉蕓不說話,只是在聽,總編顯得嚴肅起來:“老劉同志呢,是領導重點考慮的下步醫療系統的主任人選,這關系到醫療部門的今后。要相信領導的眼光,要相信老劉同志一定能擔當起這個重任。常曉蕓責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多從正面引導和鼓勵,而不是較真在小事小非上。你說呢?”
  常曉蕓從總編語無倫次的話語中明顯地感覺到,總編說話的底氣一點也不足,找出的一大堆理由,都毫無說服力。
  常曉蕓搖搖頭:“這怎么能說是小事小非呢?”
  “就這樣定了,別揪小辮子了,我把你這篇稿子撤了。”總編看常曉蕓仍然不順從他的意思,便不再做思想工作,自己做了決定。
  對總編的這種做法,常曉蕓很反對,她一咬牙,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怎么叫揪小辮子?撤稿的事我堅決不同意,這是向不正之風妥協。”
  總編一聽,愣怔了好半天,自他坐上總編的位置后,還沒有人這樣當面頂撞他,特別是言語不多但最富才華的常曉蕓,堅持原則但行事低調,平日里只是埋頭工作,是他準備培養提拔的主編苗子。沒想到,今天竟然和自己作起對來,不由心中不滿。他用手指用力地敲敲桌子,訓斥起常曉蕓:“我向不正之風妥協?就一篇抄了一遍的論文,這種現象滿大街都是,這算什么不正之風?”
  見總編為論文造假者辯護,常曉蕓站起身,沿著自己的觀點一字一句地說了起來:“總編,您難道看不出來,造假論文這里邊會引發出危害嗎?論文造假,不是小學生抄別人的作業,性質十分惡劣,既破壞了學術研究的氛圍,屬于學術不端行為。論文造假,會損傷健康教育在學術界的發展。更重要的,是論文造假會影響科學文化的進步。總編,這個嚴重性您不清楚嗎?”
  常曉蕓的這番話,激怒了總編,讓總編的臉無處擱放:“你覺得你很正確是嗎?正確不正確,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枝芽再多,樹葉再茂密,還得樹干說了算,這就是事物規則。你和我,都必須順從這個事物規則。”
  雖然,總編沒有說得很直白,但常曉蕓十分清楚總編話中的含意,總編用樹的結構喻作事物規則,說明論文造假者的背景是很硬實的,同時也現露出總編的一種心態,是逃避,或是在迎和某種勢力。
  年輕氣盛的常曉蕓沒去在意總編的態度,很強硬地問總編:“總編,您說的事物規則這個詞我不懂,也沒聽說過。但是,如果為了溜須討好,為了頭頂的紗帽,放棄正氣,容忍邪風,就是昧了做人的良心。總編,您每次開會,總要教育我們做人要有原則,經常對我們說,要保持初心,那原則何在,初心又何在?如果容忍造假而不……”
  再業忍耐不住的總編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顧不了自己的總眼尊嚴了,氣急敗壞地打斷了常曉蕓的指責,朝門口一揮手,大喊了一聲:“你,你,你給我出去!”
  
  三、
  “嘿嘿,怒容滿臉的,帶著一股要把全世界都燒毀的火,這是怎么啦?”
  常曉蕓抬起頭,用淚眼望了望他,繼續氣狠狠地撕著稿紙。
  來人是常曉蕓就要與之偕老的未婚夫,叫李慶豐,在文旅局工作,得知常曉蕓惹怒總編,被總編發配到檔案室去管理檔案,心里委屈,忍受不了,請了假,一連幾天不出門,電話也不解,有點擔心她,便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李慶豐從龔曉蘭手里拿過稿紙,放在桌上,拿起掃把將地上的碎紙屑歸攏到垃圾筐里,從冰箱里拿出兩罐飲料,對龔曉蘭說道:“來,坐下,讓火山慢慢地爆發。或者,”李慶豐遞給龔曉蘭一罐,“喝一杯,以涼制熱,把火山冰化。”
  龔曉蘭用手背使勁抹了一把眼淚,對李慶豐喊道:“你了解情況嗎?”
  李慶豐電點頭:“我去你單位找你不在,你的同事大概地對我說了一下。”
  “我錯了嗎,為什么呢,為什么都不堅持原則呢?這不算腐敗嗎?”
  李慶豐沒有直接回答的心內憤怒,坐到常曉蕓身旁,看著她的眼睛,來了一句:“我試著跟你說說勸慰的話吧。”
  常曉蕓感到很傷心,沒再理會李慶豐。
  對于勸慰人,李慶豐并不在行,可眼前心里受傷的是自己所愛得人,不能不去開解,只有拿出撰寫景區導游稿的家底來撥云見天了:“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說是不是呢?”
  常曉蕓望了一眼李慶豐,心想,你這叫什么勸解話啊,牛頭不對馬尾,這是哪跟哪的事,凈往一起瞎扯。
  李慶豐要得是常曉蕓能聽自己的說話,便漸入主題:“受了委屈,遇到煩惱,這些在工作中都是很難避免的,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怎么去駕馭它。”
  常曉蕓瞪了李慶豐一眼:“你是演員呀,說的比唱的好聽。”
  李慶豐“嘿嘿嘿”地一笑,站起身,瀟灑地轉了一個圈,爽朗地說道:“許多事情,不會按你想要的方式進行,會讓你不理解,讓你迷惑,甚至讓你失望,冷酷地就像專堵塞人們心靈的冰凌。但是,”李慶豐加重了“但是”這兩個字的字音,“但是,不代表那些冰凌就能抗住太陽的照射而不融化。”
  常曉蕓的傷感被李慶豐這番頗有創意的勸慰吸引了過去,雖然,在常曉蕓聽來,李慶豐的說辭有些幼稚,但的確耐聽,能引起共鳴,常曉蕓“唉”了一聲。
  李慶豐坐了下來,為常曉蕓打開飲料,繼續說道:“很多事情都有簡單和復雜的兩面性,不是你我能掌控了的。就拿令你十分憤慨的論文造假的事來說吧,望淺里說,領導已經處理過了,不論是做樣子或是走過場,總算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也算給造假者了一個教訓吧。”
  常曉蕓問李慶豐:“往淺學說,就是如此了?那往深里說呢?”
  李慶豐喝了一口飲料,吧唧了一下嘴,侃侃而談起來,并拿東山水庫來做例,說水庫的水很深吧?表面看起來,這水十分清浙,但里面難免會有一些沉渣。有些被人們看到了,心里很不舒服。有些人們看不到呢?它就會在暗中影響人們的情緒,甚至影響人們的身心健康,是一個比較大的污染源。說完這些話,李慶豐不忘順勢贊揚了常曉蕓,稱她做的是對的,應該將這種現象曝光。
  不再生悶氣的常曉蕓朝李慶豐撇了撇嘴,刺了他一頓,說他比喻的有鼻子有眼,夠有深度,問他在文旅局就是這樣做思想工作的嗎?
  李慶豐撓撓頭,顯示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包:“嘿嘿,抬舉了。”
  “抬舉你個頭。”常曉蕓捶了一下李慶豐的胳膊,“這就算完了?”
  如果再這么說下去,李慶豐知道自己會很難應付常曉蕓了,便準備結束太介于實際的談話,換了一種方式,說道:“想喝潔凈的水嗎?那就從源頭將污染源徹底切斷,不是發現一點就過濾一點,污染是有傳染性的。”
  “怎么切斷?”常曉蕓問李慶豐。
  李慶豐展開雙臂,聳聳肩:“這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有關部門的事了。”
  聽罷李慶豐的一番話,常曉蕓不由得點點頭,她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看著常曉蕓的臉色變的好多了,心情也有所好轉,李慶豐放下了心,他把嘴向常曉蕓的耳邊伸了過去。
  常曉蕓輕輕推了一把李慶豐,黑著臉:“你不知道人家還在心煩嗎?”
  李慶豐笑了笑,有些神秘,說常曉蕓想多了,他要和她說句悄悄話。
  常曉蕓被逗樂了:“屋里就咱兩個人,有啥話怕被四面墻壁聽到?”
  李慶豐攬過常曉蕓,很認真地說:“馬上就要過八月十五了,連皮帶肉的算起來有三天假,你也該回家一趟了吧?你算算,有多少天沒回去了,我的準岳父準岳母又該擔心了。”
  經李慶豐這一說,常曉蕓才想起來,光顧著自己不開心了,都忘了給家里回電話了。常曉蕓埋怨起李慶豐,說著一切都怪他,說他為什么不早提醒她。
  “瞧瞧我,一天到晚馬大哈的,把這茬個給整忘了,該受懲罰,該受懲罰。”李慶豐邊說邊叢茶幾上拿起常曉蕓的手機遞給她,“大人不記小人過,給爸媽打個電話,說這個禮拜天就趕回去,陪爸媽過十五,專車專司機,確保安全。”
  正說著,李慶豐的手機響了起來。
  
  四、
  “誰的電話呀?”老常打開手機一看,忙對龔曉蘭說:“說曹操曹操到,我回房間接一下,你去叫蕓蕓出來吃早餐。”老常說著就進了屋,關上房門。約莫著十幾分鐘的時間,老常拉開房門走了出來,看見龔曉蘭一個人坐在餐桌旁,問她蕓蕓呢,怎么沒叫她出來吃飯。
  龔曉蘭看看蕓蕓的房間門,搖搖頭,對老常說已經叫了,蕓蕓說她不吃了。
  老常聽了,說那怎么行,催著龔曉蘭再去叫常曉蕓,強調飯總是要吃的嘛,昨天晚上她就沒怎么吃東西,再大的事也不能餓著肚子呀,讓龔曉蘭再去叫叫。
  龔曉蘭沒好氣地頂了老常一句,嫌他朝她吼叫了,讓老常去叫。
  “瞅瞅,又上勁了不是?不就是請你去喊個蕓蕓嗎,火就來了。”老常雖然對龔曉蘭的態度有些不滿,但口氣還是比較溫和的。
  龔曉蘭本來心里就不爽,老常這一數落,就更不開心了,說話的聲音也大了許多,意思是老常存心跟她找別扭,如果看她不順,她就出去。
  “媽,”一臉疲憊的蕓蕓走了過來,懶慵慵地說道:“爸,媽,不要爭竟了,我沒事,就想睡個懶覺。”
  看女兒出屋了,龔曉蘭的心平和了許多,轉身進了廚房。
  老常看看蕓蕓,輕聲說道:“沒事就好,那還不趕緊去洗漱一下,早餐都做好了,你媽都等的著急。”
  蕓蕓朝老常笑笑:“爸,我不吃早餐啦,也不是很餓,我再躺會,等我睡起來喝點酸奶就行了。爸,您和媽去吃吧。”
  老常一聽,斷定蕓蕓是煩惱入心了。想了想,對蕓蕓說道:“蕓蕓啊,陪我去公園走走吧,聽說公園又增添什么新玩藝了。”
  常曉蕓無精打采地告訴老常,她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說她單位要進行職能考核,還要上報個人月總結和半年自我評價,夠她忙一陣子了,現在的確沒時間。
  老常一聽不樂意了,為女兒打抱不平起來,說這是個啥單位呀,咋是這種狀態呢?下屬一點空閑時間都沒了,這純粹室違反勞動法等等。
  常曉蕓看看老常,苦笑著問:“爸,您領導的單位不也是這樣嗎?”
  女兒的話把老常的臉說紅了,他“這能一樣嗎”的支吾起來。
  常曉蕓挽住老常的胳膊,提議讓媽媽陪他去公園去轉轉,她確實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必須完成任務。否則,會挨批。
  老常撇了一下嘴,對常曉蕓的話予以否定,說:“讓你媽陪我出去轉?人家嫌我個子矮,你沒看到嗎,你媽的心都放你身上了,還有那功夫?這還不是你媽逼著我來輔導你,你要是不振奮起來,我就得萎靡下去。下次請求去公園的是你而不是我了,這叫一元二次方陣。”
  老常的話把常曉蕓逗樂了,她笑了起來:“爸,您從哪學來的這些知識呀,雖然不靠譜,但挺有趣味的。爸,我就是心里部痛快,過兩天就好了。”
  女兒的話讓老常放下了心,繼續堅持要求:“要是這樣,更得和爸爸出去走走了,為了你媽。當然,也為了你爸我,讓你媽也知道你爸不是吃醋的,作思想工作可是真正的一流,特別是家庭問題的處理,沒人比得上。”
  老常的詼諧讓常曉蕓開心了不少,她答應了陪老常出去轉轉,但提出的一個要求是,媽媽必須陪同一起去。
  老常高興地喊叫了起來:“哈哈哈,還是我女兒懂事,我雙手贊成。”
  當老常一家三口來到公園,剛走進大門不遠時,看見李慶豐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手里還提著一大包東西:“伯父伯母好。”
  看李慶豐滿頭大汗,龔曉蘭有點心疼,趕緊掏處紙巾遞給他:“這孩子,像淋了雨一樣,跑公園作啥來了?”
  老常沒等李慶豐解釋,推推常曉蕓,笑著說:“能不能給我和你媽一點私人空間,讓我們也敘敘舊情?”
  常曉蕓一看這場景就明白了,爸媽是李慶豐搬來的救兵:“爸,你和我媽去轉吧,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顧好我媽。”
  龔曉蘭張張嘴,想問這是咋回事,老常接過來李慶豐的東西:“你倆去劃劃船吧,小心別掉水里了。”
  “放心,伯父伯母,我們去劃船啦。”
  “去吧。蕓蕓,別玩的太晚,我做好飯等你們。”
  等蕓蕓和李慶豐離開后,龔曉蘭問老常這是怎么回事,老常笑呵呵地說,李慶豐和蕓蕓鬧了點矛盾,原因是常曉蕓因工作上的事鉆牛角,鬧著要辭職,李慶豐不同意,說現在反腐越來越深入,形勢越來越好,常曉蕓這個想法是逃避,是不負責任,應該堅持崗位,與不良作斗爭。常曉蕓認為李慶豐唱高調,為此倆人鬧了點矛盾。雖然常曉蕓沒再堅持辭職,但也不理睬李慶豐了。一連好幾天躲著不見,讓李慶豐如坐針氈。知道蕓蕓回家了,李慶豐想上門賠罪道歉,但怕被常曉蕓拒之門外,事情鬧的更僵,沒法子,只好給老常打電話求救,老常就安排了這次公園和談。
  最后,老常感嘆了一句:“家事呀,不好處理。”
  龔曉蘭一聽,笑了:“你呀,總算沒活糊涂。”
  
  
一、
  第一次,老常絕早地就爬起了床。之所以用絕早,因為,此刻才是凌晨的五點,老常的不變作息時間是六點半,早起了一個半小時。
  惦記著一年一度的今天,顧不得洗臉刷牙,老常穿好衣服就急忙走向東窗,向外展目張望,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由心中大喜,時機恰好,不差分毫。只見碩大的一輪紅日自天臺峰的峰頂上緩緩升起,僅瞬間,萬里浩空立刻被彩霞滿布,遠山近水,密林叢谷,都被籠罩在金燦燦的光闌之中。這一番美奐的佳境,猶似水墨丹青喚醒了姹紫嫣紅,將大自然粉染的愈加燦爛繽紛,融匯成一幅最具天然藝術的美妙畫卷。此情此景,令老常觀來陶醉。
  看著眼前的這種勝如畫中的情景,讓老常有些亢奮,按捺不住,脫口就來了一句“果然唯秋最動人矣,這美色,太讓人醉心迷戀了”。
  “哎呦呦,你說說,從春到冬,再從夏到秋,哪個季節在你的嘴里不都是最美的呢?怎么,秋又讓你春心欲動了?”在老常身后說話的是他的青梅竹馬老伴,龔曉蘭。
  清脆切音量偏高的語音,把正聚精會神的老常嚇了一跳。他回身瞪了一眼說話者,不滿地說“你蔫不出溜地,像個幽靈一樣。突然在人身后一嗓子,能不能先咳嗽上一聲,讓我提前采取一點預防措施”,口吻帶著責備。
  都說,老伴老伴,到老常拌,龔曉蘭也不例外,不論事大事小的總要和老常較量上一番,那怕老常不經意一間回個嘴。這不,龔曉蘭立馬嗆了老常一句“不服氣呀,要不彩排一下,再來一遍?”說話的口氣是不冷不熱。
  老常瞅瞅龔曉蘭,沒接她的話茬,知道接了準落下風,不會有好氣受。索性,依著往常,沉默為好,不跟婦道人家一個樣。
  龔曉蘭今天看來心情不爽,看老常閉口不語,就接著搗起老常的心窩子,話力滿室嘲諷:“今天起這么早,挺稀罕的,怕不是只為著看太陽出山那么簡單,或者是在追悔那年的秋未能圓月吧。”
  老常聽出來龔曉蘭的話意有所指,老賬本又要翻出來了,知道不能繼續瞎驢推磨,得扳正一下了。他忙把目光移向了窗外,一邊自言自語著“秋那么具有深闃的魅力,其秋色勝景,不僅僅讓人領略后心生愜意,感到滿足”,還一邊很詩意地補充著“秋,讓人感覺到完美,更讓人心中的那個最愛化作蓮荷溫馨終身。蓮也,蓮也,蓮也,實為四季中花之冠也”。老常自己都感覺這番說辭,就像在溜須拍馬。
  老常連叫幾遍的兩個蓮,意在指龔曉蘭,蓮是龔曉蘭的小名。其意也是討好龔曉蘭。用老常的話說:誰叫咱死皮賴臉拼命追的人家呢?
  雖然,龔曉蘭被老常說的心里暖融融的,但還是祭出敲打老常的老一套方式,以贈刺梅為主,她贊譽老常“不錯呀,你的心情好瀟灑,三冬臘月開桃花,這是打算香飄萬里呀。”
  老常咧咧嘴,回了一嘴:“我家咋還出了一個女太白?”
  “你這是找碴和我吵架不是?”龔曉蘭睜圓了一雙大眼。
  繞一下嘴可以,吵架,老常自是不會也不愿意,這一輩子,還沒愛夠呢,吵架多無聊啊?何況,就憑自己繞口令都說不了一句的那點才華,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便趕緊轉換了話題:“該上飯早餐了吧?在下等著品嘗高廚的佳肴美味呢。”說著,老常還特意地吧唧了一下嘴,順帶吸溜了一下口水。
  老常這一說,龔曉蘭不再說話,嘆了口氣,顯得很低落。
  “這是怎么啦?來來,快坐下,告訴我,”老常見狀,忙關心地問,“你哪不舒服了?”他擔心她的胃。
  “我有啥毛病,一天到晚傻吃憨睡的,還不是因為你家那寶貝閨女。”常曉蕓說著,又嘆了口氣。
  龔曉蘭一提女兒,老常不再打哈哈:“蕓蕓咋了?電話還沒打通嗎?”
  “都三四天了,我打電話她不接,到現在一個字的音信都沒有。”龔曉蘭回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前一段時間蕓蕓回來,我就看出她的情緒有些低沉,回家來都沒幾句話說。這孩子,真讓人操心。”
  老常笑笑,說:“嘿嘿,蕓蕓像我,從不給家添煩亂。兒大不由爹,女大不由娘,兒女自有兒女福,你也不必太過操心。”
  常曉蕓瞪圓了雙眼,這狀況,顯然是對老常已經不滿了:“我說的話你沒聽明白嗎?你是不是也應該關心關心蕓蕓一下了呢?”
  老常看看龔曉蘭,說蕓蕓可能是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吧,蕓蕓她又不是小孩子了,遇到什么問題,她會有自己的主張,也會有自己的解決辦法,做父母的不能事不事、時不時地都要去干涉子女,要給她一點自由空間,要相信她,相信蕓蕓能處理好自己的事。
  老常的所說讓龔曉蘭有些反感,表現出的不滿有些強烈,她用很生氣的語氣問老常說的是啥意思,說這是家事,不是老常的工作單位,說老常講政治課有什么用,她是她閨女,不是他的下屬,這是家事。
  龔曉蘭的話,讓老常有些無奈,又不便頂撞她,就沉默起來。其實,老常也有些擔心,女兒的性格并不脆弱,父母再她的心里位置很重要,連續幾天沒音信,也確實有點不正常,但這話又不能對龔曉蘭說。
  龔曉蘭繼續嘮叨老常,誰家做父親的會像他這樣,家里的活不干也就算了,孩子的事竟也甩手不管了,這么瀟灑,他把這家當啥了?
  老常看龔曉蘭要說器個沒完,連忙舉起了雙手:“知道了,直到了,不用動氣,我這就打電話和蕓蕓聊聊,多大點事?”
  “不是讓你去和蕓蕓聊聊,是要你去好好了解一下,蕓蕓究竟出了什么事。馬上過十五了,蕓蕓還回不回來呀?”
  老常本想說“男孩父教,女孩母管”,思襯了一下沒敢說出口,便應付性地說了句“那就過會再吃飯,我先給蕓蕓打電話去”。
  正巧,正說著間,老常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二、
  “嗡嗡嗡”,寫字臺上的一部反扣著的手機振動起來,紅色的手機背面印著“內部專用手機”的字樣。常曉蕓忙把手從鍵盤上移開,拿起手機一看,來電的顯示是總編。
  “常曉蕓責編,麻煩你現在到我的辦公室里來一下,有事和你商量。”總編撂下這一句,就掛了電話。
  總編所說的商量就是命令,不容置疑。常曉蕓沒敢怠慢,放下手頭資料,來到總編辦公室。
  看到常曉蕓進來,總編滿臉笑意地請她坐下,用手輕輕拍了拍辦公桌上的一沓稿紙,聲音很溫和地對她說道:“常曉蕓啊,你寫的這篇批評論文造假的文稿我看了,立意和深度都有,也和犀利。只不過呢,論文造假已經不算是什么新鮮事了,能不能換個新題材,比如說,某項新技術在經濟領域里的應用等。”
  常曉蕓一聽,立刻明白了總編的意思,便在腦海里斟酌了一下造詞,說道:“總編,那篇論文我認真核查過,也仔細地進行了對照,同時,我與原作者已經做過溝通,確定是篇造假論文。而且,它不是一般的編撰造假,也不是部分剽竊的造假,純粹是一字不拉的照抄,包括那些實驗數據,也都是重復一下圖像,從一張紙上移動到另一張紙上而已。這篇假論文,不僅在國內發表,而且也在國外多處發表,產生的不良影響很大,是一種違背科研誠信要求的行為,必須對此進行譴責和批判,以杜絕此類現象。”
  總編笑了笑,沒馬上接常曉蕓的話,起身為常曉蕓倒了杯水,坐下來,看著常曉蕓和顏悅色地說道:“聽說,那篇有點爭議的論文本人已經撤回了,主管領導也對其本人進行了批評,本人也認了錯。考慮到我們要面對的政治影響,不宜過度追究,再繼續下去就有點小題大做了。何況,你又能掀起多大的浪?”
  常曉蕓疑惑地看看總編,她不理解總編怎么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便據理反駁起來:“總編,我沒聽明白,這怎么能算是小題大做呢?這可不是有點爭議的論文,這是涉及有關醫學的科研發展,有關知識產權,以及有關中國科研的信譽,不能不以示正聽。”
  總編聽了常曉蕓的這番話,臉色暗淡下來,心里顯得有些不悅,但很快又畫上一幅更祥和的笑容,耐心地引導起常曉蕓來:“你說的和做的都沒問題,職業準則要求就是如此嘛。但是呢,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也就是說人無完人嘛,不要上來就是一棍子。要考慮全面,注重每一個環節。不要抓住一件過錯,去否定一個人的全盤。”
  常曉蕓聽得出總編所說的話不無所指,恐怕不單單是輕描淡寫一篇造假論文的事,其中肯定有其他隱情。
  看常曉蕓不說話,只是在聽,總編顯得嚴肅起來:“老劉同志呢,是領導重點考慮的下步醫療系統的主任人選,這關系到醫療部門的今后。要相信領導的眼光,要相信老劉同志一定能擔當起這個重任。常曉蕓責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多從正面引導和鼓勵,而不是較真在小事小非上。你說呢?”
  常曉蕓從總編語無倫次的話語中明顯地感覺到,總編說話的底氣一點也不足,找出的一大堆理由,都毫無說服力。
  常曉蕓搖搖頭:“這怎么能說是小事小非呢?”
  “就這樣定了,別揪小辮子了,我把你這篇稿子撤了。”總編看常曉蕓仍然不順從他的意思,便不再做思想工作,自己做了決定。
  對總編的這種做法,常曉蕓很反對,她一咬牙,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怎么叫揪小辮子?撤稿的事我堅決不同意,這是向不正之風妥協。”
  總編一聽,愣怔了好半天,自他坐上總編的位置后,還沒有人這樣當面頂撞他,特別是言語不多但最富才華的常曉蕓,堅持原則但行事低調,平日里只是埋頭工作,是他準備培養提拔的主編苗子。沒想到,今天竟然和自己作起對來,不由心中不滿。他用手指用力地敲敲桌子,訓斥起常曉蕓:“我向不正之風妥協?就一篇抄了一遍的論文,這種現象滿大街都是,這算什么不正之風?”
  見總編為論文造假者辯護,常曉蕓站起身,沿著自己的觀點一字一句地說了起來:“總編,您難道看不出來,造假論文這里邊會引發出危害嗎?論文造假,不是小學生抄別人的作業,性質十分惡劣,既破壞了學術研究的氛圍,屬于學術不端行為。論文造假,會損傷健康教育在學術界的發展。更重要的,是論文造假會影響科學文化的進步。總編,這個嚴重性您不清楚嗎?”
  常曉蕓的這番話,激怒了總編,讓總編的臉無處擱放:“你覺得你很正確是嗎?正確不正確,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枝芽再多,樹葉再茂密,還得樹干說了算,這就是事物規則。你和我,都必須順從這個事物規則。”
  雖然,總編沒有說得很直白,但常曉蕓十分清楚總編話中的含意,總編用樹的結構喻作事物規則,說明論文造假者的背景是很硬實的,同時也現露出總編的一種心態,是逃避,或是在迎和某種勢力。
  年輕氣盛的常曉蕓沒去在意總編的態度,很強硬地問總編:“總編,您說的事物規則這個詞我不懂,也沒聽說過。但是,如果為了溜須討好,為了頭頂的紗帽,放棄正氣,容忍邪風,就是昧了做人的良心。總編,您每次開會,總要教育我們做人要有原則,經常對我們說,要保持初心,那原則何在,初心又何在?如果容忍造假而不……”
  再業忍耐不住的總編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顧不了自己的總眼尊嚴了,氣急敗壞地打斷了常曉蕓的指責,朝門口一揮手,大喊了一聲:“你,你,你給我出去!”
  
  三、
  “嘿嘿,怒容滿臉的,帶著一股要把全世界都燒毀的火,這是怎么啦?”
  常曉蕓抬起頭,用淚眼望了望他,繼續氣狠狠地撕著稿紙。
  來人是常曉蕓就要與之偕老的未婚夫,叫李慶豐,在文旅局工作,得知常曉蕓惹怒總編,被總編發配到檔案室去管理檔案,心里委屈,忍受不了,請了假,一連幾天不出門,電話也不解,有點擔心她,便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李慶豐從龔曉蘭手里拿過稿紙,放在桌上,拿起掃把將地上的碎紙屑歸攏到垃圾筐里,從冰箱里拿出兩罐飲料,對龔曉蘭說道:“來,坐下,讓火山慢慢地爆發。或者,”李慶豐遞給龔曉蘭一罐,“喝一杯,以涼制熱,把火山冰化。”
  龔曉蘭用手背使勁抹了一把眼淚,對李慶豐喊道:“你了解情況嗎?”
  李慶豐電點頭:“我去你單位找你不在,你的同事大概地對我說了一下。”
  “我錯了嗎,為什么呢,為什么都不堅持原則呢?這不算腐敗嗎?”
  李慶豐沒有直接回答的心內憤怒,坐到常曉蕓身旁,看著她的眼睛,來了一句:“我試著跟你說說勸慰的話吧。”
  常曉蕓感到很傷心,沒再理會李慶豐。
  對于勸慰人,李慶豐并不在行,可眼前心里受傷的是自己所愛得人,不能不去開解,只有拿出撰寫景區導游稿的家底來撥云見天了:“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說是不是呢?”
  常曉蕓望了一眼李慶豐,心想,你這叫什么勸解話啊,牛頭不對馬尾,這是哪跟哪的事,凈往一起瞎扯。
  李慶豐要得是常曉蕓能聽自己的說話,便漸入主題:“受了委屈,遇到煩惱,這些在工作中都是很難避免的,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怎么去駕馭它。”
  常曉蕓瞪了李慶豐一眼:“你是演員呀,說的比唱的好聽。”
  李慶豐“嘿嘿嘿”地一笑,站起身,瀟灑地轉了一個圈,爽朗地說道:“許多事情,不會按你想要的方式進行,會讓你不理解,讓你迷惑,甚至讓你失望,冷酷地就像專堵塞人們心靈的冰凌。但是,”李慶豐加重了“但是”這兩個字的字音,“但是,不代表那些冰凌就能抗住太陽的照射而不融化。”
  常曉蕓的傷感被李慶豐這番頗有創意的勸慰吸引了過去,雖然,在常曉蕓聽來,李慶豐的說辭有些幼稚,但的確耐聽,能引起共鳴,常曉蕓“唉”了一聲。
  李慶豐坐了下來,為常曉蕓打開飲料,繼續說道:“很多事情都有簡單和復雜的兩面性,不是你我能掌控了的。就拿令你十分憤慨的論文造假的事來說吧,望淺里說,領導已經處理過了,不論是做樣子或是走過場,總算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也算給造假者了一個教訓吧。”
  常曉蕓問李慶豐:“往淺學說,就是如此了?那往深里說呢?”
  李慶豐喝了一口飲料,吧唧了一下嘴,侃侃而談起來,并拿東山水庫來做例,說水庫的水很深吧?表面看起來,這水十分清浙,但里面難免會有一些沉渣。有些被人們看到了,心里很不舒服。有些人們看不到呢?它就會在暗中影響人們的情緒,甚至影響人們的身心健康,是一個比較大的污染源。說完這些話,李慶豐不忘順勢贊揚了常曉蕓,稱她做的是對的,應該將這種現象曝光。
  不再生悶氣的常曉蕓朝李慶豐撇了撇嘴,刺了他一頓,說他比喻的有鼻子有眼,夠有深度,問他在文旅局就是這樣做思想工作的嗎?
  李慶豐撓撓頭,顯示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包:“嘿嘿,抬舉了。”
  “抬舉你個頭。”常曉蕓捶了一下李慶豐的胳膊,“這就算完了?”
  如果再這么說下去,李慶豐知道自己會很難應付常曉蕓了,便準備結束太介于實際的談話,換了一種方式,說道:“想喝潔凈的水嗎?那就從源頭將污染源徹底切斷,不是發現一點就過濾一點,污染是有傳染性的。”
  “怎么切斷?”常曉蕓問李慶豐。
  李慶豐展開雙臂,聳聳肩:“這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有關部門的事了。”
  聽罷李慶豐的一番話,常曉蕓不由得點點頭,她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看著常曉蕓的臉色變的好多了,心情也有所好轉,李慶豐放下了心,他把嘴向常曉蕓的耳邊伸了過去。
  常曉蕓輕輕推了一把李慶豐,黑著臉:“你不知道人家還在心煩嗎?”
  李慶豐笑了笑,有些神秘,說常曉蕓想多了,他要和她說句悄悄話。
  常曉蕓被逗樂了:“屋里就咱兩個人,有啥話怕被四面墻壁聽到?”
  李慶豐攬過常曉蕓,很認真地說:“馬上就要過八月十五了,連皮帶肉的算起來有三天假,你也該回家一趟了吧?你算算,有多少天沒回去了,我的準岳父準岳母又該擔心了。”
  經李慶豐這一說,常曉蕓才想起來,光顧著自己不開心了,都忘了給家里回電話了。常曉蕓埋怨起李慶豐,說著一切都怪他,說他為什么不早提醒她。
  “瞧瞧我,一天到晚馬大哈的,把這茬個給整忘了,該受懲罰,該受懲罰。”李慶豐邊說邊叢茶幾上拿起常曉蕓的手機遞給她,“大人不記小人過,給爸媽打個電話,說這個禮拜天就趕回去,陪爸媽過十五,專車專司機,確保安全。”
  正說著,李慶豐的手機響了起來。
  
  四、
  “誰的電話呀?”老常打開手機一看,忙對龔曉蘭說:“說曹操曹操到,我回房間接一下,你去叫蕓蕓出來吃早餐。”老常說著就進了屋,關上房門。約莫著十幾分鐘的時間,老常拉開房門走了出來,看見龔曉蘭一個人坐在餐桌旁,問她蕓蕓呢,怎么沒叫她出來吃飯。
  龔曉蘭看看蕓蕓的房間門,搖搖頭,對老常說已經叫了,蕓蕓說她不吃了。
  老常聽了,說那怎么行,催著龔曉蘭再去叫常曉蕓,強調飯總是要吃的嘛,昨天晚上她就沒怎么吃東西,再大的事也不能餓著肚子呀,讓龔曉蘭再去叫叫。
  龔曉蘭沒好氣地頂了老常一句,嫌他朝她吼叫了,讓老常去叫。
  “瞅瞅,又上勁了不是?不就是請你去喊個蕓蕓嗎,火就來了。”老常雖然對龔曉蘭的態度有些不滿,但口氣還是比較溫和的。
  龔曉蘭本來心里就不爽,老常這一數落,就更不開心了,說話的聲音也大了許多,意思是老常存心跟她找別扭,如果看她不順,她就出去。
  “媽,”一臉疲憊的蕓蕓走了過來,懶慵慵地說道:“爸,媽,不要爭竟了,我沒事,就想睡個懶覺。”
  看女兒出屋了,龔曉蘭的心平和了許多,轉身進了廚房。
  老常看看蕓蕓,輕聲說道:“沒事就好,那還不趕緊去洗漱一下,早餐都做好了,你媽都等的著急。”
  蕓蕓朝老常笑笑:“爸,我不吃早餐啦,也不是很餓,我再躺會,等我睡起來喝點酸奶就行了。爸,您和媽去吃吧。”
  老常一聽,斷定蕓蕓是煩惱入心了。想了想,對蕓蕓說道:“蕓蕓啊,陪我去公園走走吧,聽說公園又增添什么新玩藝了。”
  常曉蕓無精打采地告訴老常,她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說她單位要進行職能考核,還要上報個人月總結和半年自我評價,夠她忙一陣子了,現在的確沒時間。
  老常一聽不樂意了,為女兒打抱不平起來,說這是個啥單位呀,咋是這種狀態呢?下屬一點空閑時間都沒了,這純粹室違反勞動法等等。
  常曉蕓看看老常,苦笑著問:“爸,您領導的單位不也是這樣嗎?”
  女兒的話把老常的臉說紅了,他“這能一樣嗎”的支吾起來。
  常曉蕓挽住老常的胳膊,提議讓媽媽陪他去公園去轉轉,她確實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必須完成任務。否則,會挨批。
  老常撇了一下嘴,對常曉蕓的話予以否定,說:“讓你媽陪我出去轉?人家嫌我個子矮,你沒看到嗎,你媽的心都放你身上了,還有那功夫?這還不是你媽逼著我來輔導你,你要是不振奮起來,我就得萎靡下去。下次請求去公園的是你而不是我了,這叫一元二次方陣。”
  老常的話把常曉蕓逗樂了,她笑了起來:“爸,您從哪學來的這些知識呀,雖然不靠譜,但挺有趣味的。爸,我就是心里部痛快,過兩天就好了。”
  女兒的話讓老常放下了心,繼續堅持要求:“要是這樣,更得和爸爸出去走走了,為了你媽。當然,也為了你爸我,讓你媽也知道你爸不是吃醋的,作思想工作可是真正的一流,特別是家庭問題的處理,沒人比得上。”
  老常的詼諧讓常曉蕓開心了不少,她答應了陪老常出去轉轉,但提出的一個要求是,媽媽必須陪同一起去。
  老常高興地喊叫了起來:“哈哈哈,還是我女兒懂事,我雙手贊成。”
  當老常一家三口來到公園,剛走進大門不遠時,看見李慶豐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手里還提著一大包東西:“伯父伯母好。”
  看李慶豐滿頭大汗,龔曉蘭有點心疼,趕緊掏處紙巾遞給他:“這孩子,像淋了雨一樣,跑公園作啥來了?”
  老常沒等李慶豐解釋,推推常曉蕓,笑著說:“能不能給我和你媽一點私人空間,讓我們也敘敘舊情?”
  常曉蕓一看這場景就明白了,爸媽是李慶豐搬來的救兵:“爸,你和我媽去轉吧,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顧好我媽。”
  龔曉蘭張張嘴,想問這是咋回事,老常接過來李慶豐的東西:“你倆去劃劃船吧,小心別掉水里了。”
  “放心,伯父伯母,我們去劃船啦。”
  “去吧。蕓蕓,別玩的太晚,我做好飯等你們。”
  等蕓蕓和李慶豐離開后,龔曉蘭問老常這是怎么回事,老常笑呵呵地說,李慶豐和蕓蕓鬧了點矛盾,原因是常曉蕓因工作上的事鉆牛角,鬧著要辭職,李慶豐不同意,說現在反腐越來越深入,形勢越來越好,常曉蕓這個想法是逃避,是不負責任,應該堅持崗位,與不良作斗爭。常曉蕓認為李慶豐唱高調,為此倆人鬧了點矛盾。雖然常曉蕓沒再堅持辭職,但也不理睬李慶豐了。一連好幾天躲著不見,讓李慶豐如坐針氈。知道蕓蕓回家了,李慶豐想上門賠罪道歉,但怕被常曉蕓拒之門外,事情鬧的更僵,沒法子,只好給老常打電話求救,老常就安排了這次公園和談。
  最后,老常感嘆了一句:“家事呀,不好處理。”
  龔曉蘭一聽,笑了:“你呀,總算沒活糊涂。”
  
  
一、
  第一次,老常絕早地就爬起了床。之所以用絕早,因為,此刻才是凌晨的五點,老常的不變作息時間是六點半,早起了一個半小時。
  惦記著一年一度的今天,顧不得洗臉刷牙,老常穿好衣服就急忙走向東窗,向外展目張望,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由心中大喜,時機恰好,不差分毫。只見碩大的一輪紅日自天臺峰的峰頂上緩緩升起,僅瞬間,萬里浩空立刻被彩霞滿布,遠山近水,密林叢谷,都被籠罩在金燦燦的光闌之中。這一番美奐的佳境,猶似水墨丹青喚醒了姹紫嫣紅,將大自然粉染的愈加燦爛繽紛,融匯成一幅最具天然藝術的美妙畫卷。此情此景,令老常觀來陶醉。
  看著眼前的這種勝如畫中的情景,讓老常有些亢奮,按捺不住,脫口就來了一句“果然唯秋最動人矣,這美色,太讓人醉心迷戀了”。
  “哎呦呦,你說說,從春到冬,再從夏到秋,哪個季節在你的嘴里不都是最美的呢?怎么,秋又讓你春心欲動了?”在老常身后說話的是他的青梅竹馬老伴,龔曉蘭。
  清脆切音量偏高的語音,把正聚精會神的老常嚇了一跳。他回身瞪了一眼說話者,不滿地說“你蔫不出溜地,像個幽靈一樣。突然在人身后一嗓子,能不能先咳嗽上一聲,讓我提前采取一點預防措施”,口吻帶著責備。
  都說,老伴老伴,到老常拌,龔曉蘭也不例外,不論事大事小的總要和老常較量上一番,那怕老常不經意一間回個嘴。這不,龔曉蘭立馬嗆了老常一句“不服氣呀,要不彩排一下,再來一遍?”說話的口氣是不冷不熱。
  老常瞅瞅龔曉蘭,沒接她的話茬,知道接了準落下風,不會有好氣受。索性,依著往常,沉默為好,不跟婦道人家一個樣。
  龔曉蘭今天看來心情不爽,看老常閉口不語,就接著搗起老常的心窩子,話力滿室嘲諷:“今天起這么早,挺稀罕的,怕不是只為著看太陽出山那么簡單,或者是在追悔那年的秋未能圓月吧。”
  老常聽出來龔曉蘭的話意有所指,老賬本又要翻出來了,知道不能繼續瞎驢推磨,得扳正一下了。他忙把目光移向了窗外,一邊自言自語著“秋那么具有深闃的魅力,其秋色勝景,不僅僅讓人領略后心生愜意,感到滿足”,還一邊很詩意地補充著“秋,讓人感覺到完美,更讓人心中的那個最愛化作蓮荷溫馨終身。蓮也,蓮也,蓮也,實為四季中花之冠也”。老常自己都感覺這番說辭,就像在溜須拍馬。
  老常連叫幾遍的兩個蓮,意在指龔曉蘭,蓮是龔曉蘭的小名。其意也是討好龔曉蘭。用老常的話說:誰叫咱死皮賴臉拼命追的人家呢?
  雖然,龔曉蘭被老常說的心里暖融融的,但還是祭出敲打老常的老一套方式,以贈刺梅為主,她贊譽老常“不錯呀,你的心情好瀟灑,三冬臘月開桃花,這是打算香飄萬里呀。”
  老常咧咧嘴,回了一嘴:“我家咋還出了一個女太白?”
  “你這是找碴和我吵架不是?”龔曉蘭睜圓了一雙大眼。
  繞一下嘴可以,吵架,老常自是不會也不愿意,這一輩子,還沒愛夠呢,吵架多無聊啊?何況,就憑自己繞口令都說不了一句的那點才華,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便趕緊轉換了話題:“該上飯早餐了吧?在下等著品嘗高廚的佳肴美味呢。”說著,老常還特意地吧唧了一下嘴,順帶吸溜了一下口水。
  老常這一說,龔曉蘭不再說話,嘆了口氣,顯得很低落。
  “這是怎么啦?來來,快坐下,告訴我,”老常見狀,忙關心地問,“你哪不舒服了?”他擔心她的胃。
  “我有啥毛病,一天到晚傻吃憨睡的,還不是因為你家那寶貝閨女。”常曉蕓說著,又嘆了口氣。
  龔曉蘭一提女兒,老常不再打哈哈:“蕓蕓咋了?電話還沒打通嗎?”
  “都三四天了,我打電話她不接,到現在一個字的音信都沒有。”龔曉蘭回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前一段時間蕓蕓回來,我就看出她的情緒有些低沉,回家來都沒幾句話說。這孩子,真讓人操心。”
  老常笑笑,說:“嘿嘿,蕓蕓像我,從不給家添煩亂。兒大不由爹,女大不由娘,兒女自有兒女福,你也不必太過操心。”
  常曉蕓瞪圓了雙眼,這狀況,顯然是對老常已經不滿了:“我說的話你沒聽明白嗎?你是不是也應該關心關心蕓蕓一下了呢?”
  老常看看龔曉蘭,說蕓蕓可能是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吧,蕓蕓她又不是小孩子了,遇到什么問題,她會有自己的主張,也會有自己的解決辦法,做父母的不能事不事、時不時地都要去干涉子女,要給她一點自由空間,要相信她,相信蕓蕓能處理好自己的事。
  老常的所說讓龔曉蘭有些反感,表現出的不滿有些強烈,她用很生氣的語氣問老常說的是啥意思,說這是家事,不是老常的工作單位,說老常講政治課有什么用,她是她閨女,不是他的下屬,這是家事。
  龔曉蘭的話,讓老常有些無奈,又不便頂撞她,就沉默起來。其實,老常也有些擔心,女兒的性格并不脆弱,父母再她的心里位置很重要,連續幾天沒音信,也確實有點不正常,但這話又不能對龔曉蘭說。
  龔曉蘭繼續嘮叨老常,誰家做父親的會像他這樣,家里的活不干也就算了,孩子的事竟也甩手不管了,這么瀟灑,他把這家當啥了?
  老常看龔曉蘭要說器個沒完,連忙舉起了雙手:“知道了,直到了,不用動氣,我這就打電話和蕓蕓聊聊,多大點事?”
  “不是讓你去和蕓蕓聊聊,是要你去好好了解一下,蕓蕓究竟出了什么事。馬上過十五了,蕓蕓還回不回來呀?”
  老常本想說“男孩父教,女孩母管”,思襯了一下沒敢說出口,便應付性地說了句“那就過會再吃飯,我先給蕓蕓打電話去”。
  正巧,正說著間,老常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二、
  “嗡嗡嗡”,寫字臺上的一部反扣著的手機振動起來,紅色的手機背面印著“內部專用手機”的字樣。常曉蕓忙把手從鍵盤上移開,拿起手機一看,來電的顯示是總編。
  “常曉蕓責編,麻煩你現在到我的辦公室里來一下,有事和你商量。”總編撂下這一句,就掛了電話。
  總編所說的商量就是命令,不容置疑。常曉蕓沒敢怠慢,放下手頭資料,來到總編辦公室。
  看到常曉蕓進來,總編滿臉笑意地請她坐下,用手輕輕拍了拍辦公桌上的一沓稿紙,聲音很溫和地對她說道:“常曉蕓啊,你寫的這篇批評論文造假的文稿我看了,立意和深度都有,也和犀利。只不過呢,論文造假已經不算是什么新鮮事了,能不能換個新題材,比如說,某項新技術在經濟領域里的應用等。”
  常曉蕓一聽,立刻明白了總編的意思,便在腦海里斟酌了一下造詞,說道:“總編,那篇論文我認真核查過,也仔細地進行了對照,同時,我與原作者已經做過溝通,確定是篇造假論文。而且,它不是一般的編撰造假,也不是部分剽竊的造假,純粹是一字不拉的照抄,包括那些實驗數據,也都是重復一下圖像,從一張紙上移動到另一張紙上而已。這篇假論文,不僅在國內發表,而且也在國外多處發表,產生的不良影響很大,是一種違背科研誠信要求的行為,必須對此進行譴責和批判,以杜絕此類現象。”
  總編笑了笑,沒馬上接常曉蕓的話,起身為常曉蕓倒了杯水,坐下來,看著常曉蕓和顏悅色地說道:“聽說,那篇有點爭議的論文本人已經撤回了,主管領導也對其本人進行了批評,本人也認了錯。考慮到我們要面對的政治影響,不宜過度追究,再繼續下去就有點小題大做了。何況,你又能掀起多大的浪?”
  常曉蕓疑惑地看看總編,她不理解總編怎么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便據理反駁起來:“總編,我沒聽明白,這怎么能算是小題大做呢?這可不是有點爭議的論文,這是涉及有關醫學的科研發展,有關知識產權,以及有關中國科研的信譽,不能不以示正聽。”
  總編聽了常曉蕓的這番話,臉色暗淡下來,心里顯得有些不悅,但很快又畫上一幅更祥和的笑容,耐心地引導起常曉蕓來:“你說的和做的都沒問題,職業準則要求就是如此嘛。但是呢,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也就是說人無完人嘛,不要上來就是一棍子。要考慮全面,注重每一個環節。不要抓住一件過錯,去否定一個人的全盤。”
  常曉蕓聽得出總編所說的話不無所指,恐怕不單單是輕描淡寫一篇造假論文的事,其中肯定有其他隱情。
  看常曉蕓不說話,只是在聽,總編顯得嚴肅起來:“老劉同志呢,是領導重點考慮的下步醫療系統的主任人選,這關系到醫療部門的今后。要相信領導的眼光,要相信老劉同志一定能擔當起這個重任。常曉蕓責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多從正面引導和鼓勵,而不是較真在小事小非上。你說呢?”
  常曉蕓從總編語無倫次的話語中明顯地感覺到,總編說話的底氣一點也不足,找出的一大堆理由,都毫無說服力。
  常曉蕓搖搖頭:“這怎么能說是小事小非呢?”
  “就這樣定了,別揪小辮子了,我把你這篇稿子撤了。”總編看常曉蕓仍然不順從他的意思,便不再做思想工作,自己做了決定。
  對總編的這種做法,常曉蕓很反對,她一咬牙,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怎么叫揪小辮子?撤稿的事我堅決不同意,這是向不正之風妥協。”
  總編一聽,愣怔了好半天,自他坐上總編的位置后,還沒有人這樣當面頂撞他,特別是言語不多但最富才華的常曉蕓,堅持原則但行事低調,平日里只是埋頭工作,是他準備培養提拔的主編苗子。沒想到,今天竟然和自己作起對來,不由心中不滿。他用手指用力地敲敲桌子,訓斥起常曉蕓:“我向不正之風妥協?就一篇抄了一遍的論文,這種現象滿大街都是,這算什么不正之風?”
  見總編為論文造假者辯護,常曉蕓站起身,沿著自己的觀點一字一句地說了起來:“總編,您難道看不出來,造假論文這里邊會引發出危害嗎?論文造假,不是小學生抄別人的作業,性質十分惡劣,既破壞了學術研究的氛圍,屬于學術不端行為。論文造假,會損傷健康教育在學術界的發展。更重要的,是論文造假會影響科學文化的進步。總編,這個嚴重性您不清楚嗎?”
  常曉蕓的這番話,激怒了總編,讓總編的臉無處擱放:“你覺得你很正確是嗎?正確不正確,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枝芽再多,樹葉再茂密,還得樹干說了算,這就是事物規則。你和我,都必須順從這個事物規則。”
  雖然,總編沒有說得很直白,但常曉蕓十分清楚總編話中的含意,總編用樹的結構喻作事物規則,說明論文造假者的背景是很硬實的,同時也現露出總編的一種心態,是逃避,或是在迎和某種勢力。
  年輕氣盛的常曉蕓沒去在意總編的態度,很強硬地問總編:“總編,您說的事物規則這個詞我不懂,也沒聽說過。但是,如果為了溜須討好,為了頭頂的紗帽,放棄正氣,容忍邪風,就是昧了做人的良心。總編,您每次開會,總要教育我們做人要有原則,經常對我們說,要保持初心,那原則何在,初心又何在?如果容忍造假而不……”
  再業忍耐不住的總編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顧不了自己的總眼尊嚴了,氣急敗壞地打斷了常曉蕓的指責,朝門口一揮手,大喊了一聲:“你,你,你給我出去!”
  
  三、
  “嘿嘿,怒容滿臉的,帶著一股要把全世界都燒毀的火,這是怎么啦?”
  常曉蕓抬起頭,用淚眼望了望他,繼續氣狠狠地撕著稿紙。
  來人是常曉蕓就要與之偕老的未婚夫,叫李慶豐,在文旅局工作,得知常曉蕓惹怒總編,被總編發配到檔案室去管理檔案,心里委屈,忍受不了,請了假,一連幾天不出門,電話也不解,有點擔心她,便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李慶豐從龔曉蘭手里拿過稿紙,放在桌上,拿起掃把將地上的碎紙屑歸攏到垃圾筐里,從冰箱里拿出兩罐飲料,對龔曉蘭說道:“來,坐下,讓火山慢慢地爆發。或者,”李慶豐遞給龔曉蘭一罐,“喝一杯,以涼制熱,把火山冰化。”
  龔曉蘭用手背使勁抹了一把眼淚,對李慶豐喊道:“你了解情況嗎?”
  李慶豐電點頭:“我去你單位找你不在,你的同事大概地對我說了一下。”
  “我錯了嗎,為什么呢,為什么都不堅持原則呢?這不算腐敗嗎?”
  李慶豐沒有直接回答的心內憤怒,坐到常曉蕓身旁,看著她的眼睛,來了一句:“我試著跟你說說勸慰的話吧。”
  常曉蕓感到很傷心,沒再理會李慶豐。
  對于勸慰人,李慶豐并不在行,可眼前心里受傷的是自己所愛得人,不能不去開解,只有拿出撰寫景區導游稿的家底來撥云見天了:“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說是不是呢?”
  常曉蕓望了一眼李慶豐,心想,你這叫什么勸解話啊,牛頭不對馬尾,這是哪跟哪的事,凈往一起瞎扯。
  李慶豐要得是常曉蕓能聽自己的說話,便漸入主題:“受了委屈,遇到煩惱,這些在工作中都是很難避免的,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怎么去駕馭它。”
  常曉蕓瞪了李慶豐一眼:“你是演員呀,說的比唱的好聽。”
  李慶豐“嘿嘿嘿”地一笑,站起身,瀟灑地轉了一個圈,爽朗地說道:“許多事情,不會按你想要的方式進行,會讓你不理解,讓你迷惑,甚至讓你失望,冷酷地就像專堵塞人們心靈的冰凌。但是,”李慶豐加重了“但是”這兩個字的字音,“但是,不代表那些冰凌就能抗住太陽的照射而不融化。”
  常曉蕓的傷感被李慶豐這番頗有創意的勸慰吸引了過去,雖然,在常曉蕓聽來,李慶豐的說辭有些幼稚,但的確耐聽,能引起共鳴,常曉蕓“唉”了一聲。
  李慶豐坐了下來,為常曉蕓打開飲料,繼續說道:“很多事情都有簡單和復雜的兩面性,不是你我能掌控了的。就拿令你十分憤慨的論文造假的事來說吧,望淺里說,領導已經處理過了,不論是做樣子或是走過場,總算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也算給造假者了一個教訓吧。”
  常曉蕓問李慶豐:“往淺學說,就是如此了?那往深里說呢?”
  李慶豐喝了一口飲料,吧唧了一下嘴,侃侃而談起來,并拿東山水庫來做例,說水庫的水很深吧?表面看起來,這水十分清浙,但里面難免會有一些沉渣。有些被人們看到了,心里很不舒服。有些人們看不到呢?它就會在暗中影響人們的情緒,甚至影響人們的身心健康,是一個比較大的污染源。說完這些話,李慶豐不忘順勢贊揚了常曉蕓,稱她做的是對的,應該將這種現象曝光。
  不再生悶氣的常曉蕓朝李慶豐撇了撇嘴,刺了他一頓,說他比喻的有鼻子有眼,夠有深度,問他在文旅局就是這樣做思想工作的嗎?
  李慶豐撓撓頭,顯示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包:“嘿嘿,抬舉了。”
  “抬舉你個頭。”常曉蕓捶了一下李慶豐的胳膊,“這就算完了?”
  如果再這么說下去,李慶豐知道自己會很難應付常曉蕓了,便準備結束太介于實際的談話,換了一種方式,說道:“想喝潔凈的水嗎?那就從源頭將污染源徹底切斷,不是發現一點就過濾一點,污染是有傳染性的。”
  “怎么切斷?”常曉蕓問李慶豐。
  李慶豐展開雙臂,聳聳肩:“這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有關部門的事了。”
  聽罷李慶豐的一番話,常曉蕓不由得點點頭,她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看著常曉蕓的臉色變的好多了,心情也有所好轉,李慶豐放下了心,他把嘴向常曉蕓的耳邊伸了過去。
  常曉蕓輕輕推了一把李慶豐,黑著臉:“你不知道人家還在心煩嗎?”
  李慶豐笑了笑,有些神秘,說常曉蕓想多了,他要和她說句悄悄話。
  常曉蕓被逗樂了:“屋里就咱兩個人,有啥話怕被四面墻壁聽到?”
  李慶豐攬過常曉蕓,很認真地說:“馬上就要過八月十五了,連皮帶肉的算起來有三天假,你也該回家一趟了吧?你算算,有多少天沒回去了,我的準岳父準岳母又該擔心了。”
  經李慶豐這一說,常曉蕓才想起來,光顧著自己不開心了,都忘了給家里回電話了。常曉蕓埋怨起李慶豐,說著一切都怪他,說他為什么不早提醒她。
  “瞧瞧我,一天到晚馬大哈的,把這茬個給整忘了,該受懲罰,該受懲罰。”李慶豐邊說邊叢茶幾上拿起常曉蕓的手機遞給她,“大人不記小人過,給爸媽打個電話,說這個禮拜天就趕回去,陪爸媽過十五,專車專司機,確保安全。”
  正說著,李慶豐的手機響了起來。
  
  四、
  “誰的電話呀?”老常打開手機一看,忙對龔曉蘭說:“說曹操曹操到,我回房間接一下,你去叫蕓蕓出來吃早餐。”老常說著就進了屋,關上房門。約莫著十幾分鐘的時間,老常拉開房門走了出來,看見龔曉蘭一個人坐在餐桌旁,問她蕓蕓呢,怎么沒叫她出來吃飯。
  龔曉蘭看看蕓蕓的房間門,搖搖頭,對老常說已經叫了,蕓蕓說她不吃了。
  老常聽了,說那怎么行,催著龔曉蘭再去叫常曉蕓,強調飯總是要吃的嘛,昨天晚上她就沒怎么吃東西,再大的事也不能餓著肚子呀,讓龔曉蘭再去叫叫。
  龔曉蘭沒好氣地頂了老常一句,嫌他朝她吼叫了,讓老常去叫。
  “瞅瞅,又上勁了不是?不就是請你去喊個蕓蕓嗎,火就來了。”老常雖然對龔曉蘭的態度有些不滿,但口氣還是比較溫和的。
  龔曉蘭本來心里就不爽,老常這一數落,就更不開心了,說話的聲音也大了許多,意思是老常存心跟她找別扭,如果看她不順,她就出去。
  “媽,”一臉疲憊的蕓蕓走了過來,懶慵慵地說道:“爸,媽,不要爭竟了,我沒事,就想睡個懶覺。”
  看女兒出屋了,龔曉蘭的心平和了許多,轉身進了廚房。
  老常看看蕓蕓,輕聲說道:“沒事就好,那還不趕緊去洗漱一下,早餐都做好了,你媽都等的著急。”
  蕓蕓朝老常笑笑:“爸,我不吃早餐啦,也不是很餓,我再躺會,等我睡起來喝點酸奶就行了。爸,您和媽去吃吧。”
  老常一聽,斷定蕓蕓是煩惱入心了。想了想,對蕓蕓說道:“蕓蕓啊,陪我去公園走走吧,聽說公園又增添什么新玩藝了。”
  常曉蕓無精打采地告訴老常,她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說她單位要進行職能考核,還要上報個人月總結和半年自我評價,夠她忙一陣子了,現在的確沒時間。
  老常一聽不樂意了,為女兒打抱不平起來,說這是個啥單位呀,咋是這種狀態呢?下屬一點空閑時間都沒了,這純粹室違反勞動法等等。
  常曉蕓看看老常,苦笑著問:“爸,您領導的單位不也是這樣嗎?”
  女兒的話把老常的臉說紅了,他“這能一樣嗎”的支吾起來。
  常曉蕓挽住老常的胳膊,提議讓媽媽陪他去公園去轉轉,她確實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必須完成任務。否則,會挨批。
  老常撇了一下嘴,對常曉蕓的話予以否定,說:“讓你媽陪我出去轉?人家嫌我個子矮,你沒看到嗎,你媽的心都放你身上了,還有那功夫?這還不是你媽逼著我來輔導你,你要是不振奮起來,我就得萎靡下去。下次請求去公園的是你而不是我了,這叫一元二次方陣。”
  老常的話把常曉蕓逗樂了,她笑了起來:“爸,您從哪學來的這些知識呀,雖然不靠譜,但挺有趣味的。爸,我就是心里部痛快,過兩天就好了。”
  女兒的話讓老常放下了心,繼續堅持要求:“要是這樣,更得和爸爸出去走走了,為了你媽。當然,也為了你爸我,讓你媽也知道你爸不是吃醋的,作思想工作可是真正的一流,特別是家庭問題的處理,沒人比得上。”
  老常的詼諧讓常曉蕓開心了不少,她答應了陪老常出去轉轉,但提出的一個要求是,媽媽必須陪同一起去。
  老常高興地喊叫了起來:“哈哈哈,還是我女兒懂事,我雙手贊成。”
  當老常一家三口來到公園,剛走進大門不遠時,看見李慶豐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手里還提著一大包東西:“伯父伯母好。”
  看李慶豐滿頭大汗,龔曉蘭有點心疼,趕緊掏處紙巾遞給他:“這孩子,像淋了雨一樣,跑公園作啥來了?”
  老常沒等李慶豐解釋,推推常曉蕓,笑著說:“能不能給我和你媽一點私人空間,讓我們也敘敘舊情?”
  常曉蕓一看這場景就明白了,爸媽是李慶豐搬來的救兵:“爸,你和我媽去轉吧,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顧好我媽。”
  龔曉蘭張張嘴,想問這是咋回事,老常接過來李慶豐的東西:“你倆去劃劃船吧,小心別掉水里了。”
  “放心,伯父伯母,我們去劃船啦。”
  “去吧。蕓蕓,別玩的太晚,我做好飯等你們。”
  等蕓蕓和李慶豐離開后,龔曉蘭問老常這是怎么回事,老常笑呵呵地說,李慶豐和蕓蕓鬧了點矛盾,原因是常曉蕓因工作上的事鉆牛角,鬧著要辭職,李慶豐不同意,說現在反腐越來越深入,形勢越來越好,常曉蕓這個想法是逃避,是不負責任,應該堅持崗位,與不良作斗爭。常曉蕓認為李慶豐唱高調,為此倆人鬧了點矛盾。雖然常曉蕓沒再堅持辭職,但也不理睬李慶豐了。一連好幾天躲著不見,讓李慶豐如坐針氈。知道蕓蕓回家了,李慶豐想上門賠罪道歉,但怕被常曉蕓拒之門外,事情鬧的更僵,沒法子,只好給老常打電話求救,老常就安排了這次公園和談。
  最后,老常感嘆了一句:“家事呀,不好處理。”
  龔曉蘭一聽,笑了:“你呀,總算沒活糊涂。”
  
  
一、
  第一次,老常絕早地就爬起了床。之所以用絕早,因為,此刻才是凌晨的五點,老常的不變作息時間是六點半,早起了一個半小時。
  惦記著一年一度的今天,顧不得洗臉刷牙,老常穿好衣服就急忙走向東窗,向外展目張望,眼前的景象讓他不由心中大喜,時機恰好,不差分毫。只見碩大的一輪紅日自天臺峰的峰頂上緩緩升起,僅瞬間,萬里浩空立刻被彩霞滿布,遠山近水,密林叢谷,都被籠罩在金燦燦的光闌之中。這一番美奐的佳境,猶似水墨丹青喚醒了姹紫嫣紅,將大自然粉染的愈加燦爛繽紛,融匯成一幅最具天然藝術的美妙畫卷。此情此景,令老常觀來陶醉。
  看著眼前的這種勝如畫中的情景,讓老常有些亢奮,按捺不住,脫口就來了一句“果然唯秋最動人矣,這美色,太讓人醉心迷戀了”。
  “哎呦呦,你說說,從春到冬,再從夏到秋,哪個季節在你的嘴里不都是最美的呢?怎么,秋又讓你春心欲動了?”在老常身后說話的是他的青梅竹馬老伴,龔曉蘭。
  清脆切音量偏高的語音,把正聚精會神的老常嚇了一跳。他回身瞪了一眼說話者,不滿地說“你蔫不出溜地,像個幽靈一樣。突然在人身后一嗓子,能不能先咳嗽上一聲,讓我提前采取一點預防措施”,口吻帶著責備。
  都說,老伴老伴,到老常拌,龔曉蘭也不例外,不論事大事小的總要和老常較量上一番,那怕老常不經意一間回個嘴。這不,龔曉蘭立馬嗆了老常一句“不服氣呀,要不彩排一下,再來一遍?”說話的口氣是不冷不熱。
  老常瞅瞅龔曉蘭,沒接她的話茬,知道接了準落下風,不會有好氣受。索性,依著往常,沉默為好,不跟婦道人家一個樣。
  龔曉蘭今天看來心情不爽,看老常閉口不語,就接著搗起老常的心窩子,話力滿室嘲諷:“今天起這么早,挺稀罕的,怕不是只為著看太陽出山那么簡單,或者是在追悔那年的秋未能圓月吧。”
  老常聽出來龔曉蘭的話意有所指,老賬本又要翻出來了,知道不能繼續瞎驢推磨,得扳正一下了。他忙把目光移向了窗外,一邊自言自語著“秋那么具有深闃的魅力,其秋色勝景,不僅僅讓人領略后心生愜意,感到滿足”,還一邊很詩意地補充著“秋,讓人感覺到完美,更讓人心中的那個最愛化作蓮荷溫馨終身。蓮也,蓮也,蓮也,實為四季中花之冠也”。老常自己都感覺這番說辭,就像在溜須拍馬。
  老常連叫幾遍的兩個蓮,意在指龔曉蘭,蓮是龔曉蘭的小名。其意也是討好龔曉蘭。用老常的話說:誰叫咱死皮賴臉拼命追的人家呢?
  雖然,龔曉蘭被老常說的心里暖融融的,但還是祭出敲打老常的老一套方式,以贈刺梅為主,她贊譽老常“不錯呀,你的心情好瀟灑,三冬臘月開桃花,這是打算香飄萬里呀。”
  老常咧咧嘴,回了一嘴:“我家咋還出了一個女太白?”
  “你這是找碴和我吵架不是?”龔曉蘭睜圓了一雙大眼。
  繞一下嘴可以,吵架,老常自是不會也不愿意,這一輩子,還沒愛夠呢,吵架多無聊啊?何況,就憑自己繞口令都說不了一句的那點才華,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便趕緊轉換了話題:“該上飯早餐了吧?在下等著品嘗高廚的佳肴美味呢。”說著,老常還特意地吧唧了一下嘴,順帶吸溜了一下口水。
  老常這一說,龔曉蘭不再說話,嘆了口氣,顯得很低落。
  “這是怎么啦?來來,快坐下,告訴我,”老常見狀,忙關心地問,“你哪不舒服了?”他擔心她的胃。
  “我有啥毛病,一天到晚傻吃憨睡的,還不是因為你家那寶貝閨女。”常曉蕓說著,又嘆了口氣。
  龔曉蘭一提女兒,老常不再打哈哈:“蕓蕓咋了?電話還沒打通嗎?”
  “都三四天了,我打電話她不接,到現在一個字的音信都沒有。”龔曉蘭回道,“也不知道咋回事,前一段時間蕓蕓回來,我就看出她的情緒有些低沉,回家來都沒幾句話說。這孩子,真讓人操心。”
  老常笑笑,說:“嘿嘿,蕓蕓像我,從不給家添煩亂。兒大不由爹,女大不由娘,兒女自有兒女福,你也不必太過操心。”
  常曉蕓瞪圓了雙眼,這狀況,顯然是對老常已經不滿了:“我說的話你沒聽明白嗎?你是不是也應該關心關心蕓蕓一下了呢?”
  老常看看龔曉蘭,說蕓蕓可能是工作上遇到不順心的事了吧,蕓蕓她又不是小孩子了,遇到什么問題,她會有自己的主張,也會有自己的解決辦法,做父母的不能事不事、時不時地都要去干涉子女,要給她一點自由空間,要相信她,相信蕓蕓能處理好自己的事。
  老常的所說讓龔曉蘭有些反感,表現出的不滿有些強烈,她用很生氣的語氣問老常說的是啥意思,說這是家事,不是老常的工作單位,說老常講政治課有什么用,她是她閨女,不是他的下屬,這是家事。
  龔曉蘭的話,讓老常有些無奈,又不便頂撞她,就沉默起來。其實,老常也有些擔心,女兒的性格并不脆弱,父母再她的心里位置很重要,連續幾天沒音信,也確實有點不正常,但這話又不能對龔曉蘭說。
  龔曉蘭繼續嘮叨老常,誰家做父親的會像他這樣,家里的活不干也就算了,孩子的事竟也甩手不管了,這么瀟灑,他把這家當啥了?
  老常看龔曉蘭要說器個沒完,連忙舉起了雙手:“知道了,直到了,不用動氣,我這就打電話和蕓蕓聊聊,多大點事?”
  “不是讓你去和蕓蕓聊聊,是要你去好好了解一下,蕓蕓究竟出了什么事。馬上過十五了,蕓蕓還回不回來呀?”
  老常本想說“男孩父教,女孩母管”,思襯了一下沒敢說出口,便應付性地說了句“那就過會再吃飯,我先給蕓蕓打電話去”。
  正巧,正說著間,老常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二、
  “嗡嗡嗡”,寫字臺上的一部反扣著的手機振動起來,紅色的手機背面印著“內部專用手機”的字樣。常曉蕓忙把手從鍵盤上移開,拿起手機一看,來電的顯示是總編。
  “常曉蕓責編,麻煩你現在到我的辦公室里來一下,有事和你商量。”總編撂下這一句,就掛了電話。
  總編所說的商量就是命令,不容置疑。常曉蕓沒敢怠慢,放下手頭資料,來到總編辦公室。
  看到常曉蕓進來,總編滿臉笑意地請她坐下,用手輕輕拍了拍辦公桌上的一沓稿紙,聲音很溫和地對她說道:“常曉蕓啊,你寫的這篇批評論文造假的文稿我看了,立意和深度都有,也和犀利。只不過呢,論文造假已經不算是什么新鮮事了,能不能換個新題材,比如說,某項新技術在經濟領域里的應用等。”
  常曉蕓一聽,立刻明白了總編的意思,便在腦海里斟酌了一下造詞,說道:“總編,那篇論文我認真核查過,也仔細地進行了對照,同時,我與原作者已經做過溝通,確定是篇造假論文。而且,它不是一般的編撰造假,也不是部分剽竊的造假,純粹是一字不拉的照抄,包括那些實驗數據,也都是重復一下圖像,從一張紙上移動到另一張紙上而已。這篇假論文,不僅在國內發表,而且也在國外多處發表,產生的不良影響很大,是一種違背科研誠信要求的行為,必須對此進行譴責和批判,以杜絕此類現象。”
  總編笑了笑,沒馬上接常曉蕓的話,起身為常曉蕓倒了杯水,坐下來,看著常曉蕓和顏悅色地說道:“聽說,那篇有點爭議的論文本人已經撤回了,主管領導也對其本人進行了批評,本人也認了錯。考慮到我們要面對的政治影響,不宜過度追究,再繼續下去就有點小題大做了。何況,你又能掀起多大的浪?”
  常曉蕓疑惑地看看總編,她不理解總編怎么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便據理反駁起來:“總編,我沒聽明白,這怎么能算是小題大做呢?這可不是有點爭議的論文,這是涉及有關醫學的科研發展,有關知識產權,以及有關中國科研的信譽,不能不以示正聽。”
  總編聽了常曉蕓的這番話,臉色暗淡下來,心里顯得有些不悅,但很快又畫上一幅更祥和的笑容,耐心地引導起常曉蕓來:“你說的和做的都沒問題,職業準則要求就是如此嘛。但是呢,人都有做錯事的時候,也就是說人無完人嘛,不要上來就是一棍子。要考慮全面,注重每一個環節。不要抓住一件過錯,去否定一個人的全盤。”
  常曉蕓聽得出總編所說的話不無所指,恐怕不單單是輕描淡寫一篇造假論文的事,其中肯定有其他隱情。
  看常曉蕓不說話,只是在聽,總編顯得嚴肅起來:“老劉同志呢,是領導重點考慮的下步醫療系統的主任人選,這關系到醫療部門的今后。要相信領導的眼光,要相信老劉同志一定能擔當起這個重任。常曉蕓責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多從正面引導和鼓勵,而不是較真在小事小非上。你說呢?”
  常曉蕓從總編語無倫次的話語中明顯地感覺到,總編說話的底氣一點也不足,找出的一大堆理由,都毫無說服力。
  常曉蕓搖搖頭:“這怎么能說是小事小非呢?”
  “就這樣定了,別揪小辮子了,我把你這篇稿子撤了。”總編看常曉蕓仍然不順從他的意思,便不再做思想工作,自己做了決定。
  對總編的這種做法,常曉蕓很反對,她一咬牙,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怎么叫揪小辮子?撤稿的事我堅決不同意,這是向不正之風妥協。”
  總編一聽,愣怔了好半天,自他坐上總編的位置后,還沒有人這樣當面頂撞他,特別是言語不多但最富才華的常曉蕓,堅持原則但行事低調,平日里只是埋頭工作,是他準備培養提拔的主編苗子。沒想到,今天竟然和自己作起對來,不由心中不滿。他用手指用力地敲敲桌子,訓斥起常曉蕓:“我向不正之風妥協?就一篇抄了一遍的論文,這種現象滿大街都是,這算什么不正之風?”
  見總編為論文造假者辯護,常曉蕓站起身,沿著自己的觀點一字一句地說了起來:“總編,您難道看不出來,造假論文這里邊會引發出危害嗎?論文造假,不是小學生抄別人的作業,性質十分惡劣,既破壞了學術研究的氛圍,屬于學術不端行為。論文造假,會損傷健康教育在學術界的發展。更重要的,是論文造假會影響科學文化的進步。總編,這個嚴重性您不清楚嗎?”
  常曉蕓的這番話,激怒了總編,讓總編的臉無處擱放:“你覺得你很正確是嗎?正確不正確,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枝芽再多,樹葉再茂密,還得樹干說了算,這就是事物規則。你和我,都必須順從這個事物規則。”
  雖然,總編沒有說得很直白,但常曉蕓十分清楚總編話中的含意,總編用樹的結構喻作事物規則,說明論文造假者的背景是很硬實的,同時也現露出總編的一種心態,是逃避,或是在迎和某種勢力。
  年輕氣盛的常曉蕓沒去在意總編的態度,很強硬地問總編:“總編,您說的事物規則這個詞我不懂,也沒聽說過。但是,如果為了溜須討好,為了頭頂的紗帽,放棄正氣,容忍邪風,就是昧了做人的良心。總編,您每次開會,總要教育我們做人要有原則,經常對我們說,要保持初心,那原則何在,初心又何在?如果容忍造假而不……”
  再業忍耐不住的總編騰地一下站了起來,顧不了自己的總眼尊嚴了,氣急敗壞地打斷了常曉蕓的指責,朝門口一揮手,大喊了一聲:“你,你,你給我出去!”
  
  三、
  “嘿嘿,怒容滿臉的,帶著一股要把全世界都燒毀的火,這是怎么啦?”
  常曉蕓抬起頭,用淚眼望了望他,繼續氣狠狠地撕著稿紙。
  來人是常曉蕓就要與之偕老的未婚夫,叫李慶豐,在文旅局工作,得知常曉蕓惹怒總編,被總編發配到檔案室去管理檔案,心里委屈,忍受不了,請了假,一連幾天不出門,電話也不解,有點擔心她,便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李慶豐從龔曉蘭手里拿過稿紙,放在桌上,拿起掃把將地上的碎紙屑歸攏到垃圾筐里,從冰箱里拿出兩罐飲料,對龔曉蘭說道:“來,坐下,讓火山慢慢地爆發。或者,”李慶豐遞給龔曉蘭一罐,“喝一杯,以涼制熱,把火山冰化。”
  龔曉蘭用手背使勁抹了一把眼淚,對李慶豐喊道:“你了解情況嗎?”
  李慶豐電點頭:“我去你單位找你不在,你的同事大概地對我說了一下。”
  “我錯了嗎,為什么呢,為什么都不堅持原則呢?這不算腐敗嗎?”
  李慶豐沒有直接回答的心內憤怒,坐到常曉蕓身旁,看著她的眼睛,來了一句:“我試著跟你說說勸慰的話吧。”
  常曉蕓感到很傷心,沒再理會李慶豐。
  對于勸慰人,李慶豐并不在行,可眼前心里受傷的是自己所愛得人,不能不去開解,只有拿出撰寫景區導游稿的家底來撥云見天了:“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你說是不是呢?”
  常曉蕓望了一眼李慶豐,心想,你這叫什么勸解話啊,牛頭不對馬尾,這是哪跟哪的事,凈往一起瞎扯。
  李慶豐要得是常曉蕓能聽自己的說話,便漸入主題:“受了委屈,遇到煩惱,這些在工作中都是很難避免的,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怎么去駕馭它。”
  常曉蕓瞪了李慶豐一眼:“你是演員呀,說的比唱的好聽。”
  李慶豐“嘿嘿嘿”地一笑,站起身,瀟灑地轉了一個圈,爽朗地說道:“許多事情,不會按你想要的方式進行,會讓你不理解,讓你迷惑,甚至讓你失望,冷酷地就像專堵塞人們心靈的冰凌。但是,”李慶豐加重了“但是”這兩個字的字音,“但是,不代表那些冰凌就能抗住太陽的照射而不融化。”
  常曉蕓的傷感被李慶豐這番頗有創意的勸慰吸引了過去,雖然,在常曉蕓聽來,李慶豐的說辭有些幼稚,但的確耐聽,能引起共鳴,常曉蕓“唉”了一聲。
  李慶豐坐了下來,為常曉蕓打開飲料,繼續說道:“很多事情都有簡單和復雜的兩面性,不是你我能掌控了的。就拿令你十分憤慨的論文造假的事來說吧,望淺里說,領導已經處理過了,不論是做樣子或是走過場,總算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也算給造假者了一個教訓吧。”
  常曉蕓問李慶豐:“往淺學說,就是如此了?那往深里說呢?”
  李慶豐喝了一口飲料,吧唧了一下嘴,侃侃而談起來,并拿東山水庫來做例,說水庫的水很深吧?表面看起來,這水十分清浙,但里面難免會有一些沉渣。有些被人們看到了,心里很不舒服。有些人們看不到呢?它就會在暗中影響人們的情緒,甚至影響人們的身心健康,是一個比較大的污染源。說完這些話,李慶豐不忘順勢贊揚了常曉蕓,稱她做的是對的,應該將這種現象曝光。
  不再生悶氣的常曉蕓朝李慶豐撇了撇嘴,刺了他一頓,說他比喻的有鼻子有眼,夠有深度,問他在文旅局就是這樣做思想工作的嗎?
  李慶豐撓撓頭,顯示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包:“嘿嘿,抬舉了。”
  “抬舉你個頭。”常曉蕓捶了一下李慶豐的胳膊,“這就算完了?”
  如果再這么說下去,李慶豐知道自己會很難應付常曉蕓了,便準備結束太介于實際的談話,換了一種方式,說道:“想喝潔凈的水嗎?那就從源頭將污染源徹底切斷,不是發現一點就過濾一點,污染是有傳染性的。”
  “怎么切斷?”常曉蕓問李慶豐。
  李慶豐展開雙臂,聳聳肩:“這我就不知道了,應該是有關部門的事了。”
  聽罷李慶豐的一番話,常曉蕓不由得點點頭,她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看著常曉蕓的臉色變的好多了,心情也有所好轉,李慶豐放下了心,他把嘴向常曉蕓的耳邊伸了過去。
  常曉蕓輕輕推了一把李慶豐,黑著臉:“你不知道人家還在心煩嗎?”
  李慶豐笑了笑,有些神秘,說常曉蕓想多了,他要和她說句悄悄話。
  常曉蕓被逗樂了:“屋里就咱兩個人,有啥話怕被四面墻壁聽到?”
  李慶豐攬過常曉蕓,很認真地說:“馬上就要過八月十五了,連皮帶肉的算起來有三天假,你也該回家一趟了吧?你算算,有多少天沒回去了,我的準岳父準岳母又該擔心了。”
  經李慶豐這一說,常曉蕓才想起來,光顧著自己不開心了,都忘了給家里回電話了。常曉蕓埋怨起李慶豐,說著一切都怪他,說他為什么不早提醒她。
  “瞧瞧我,一天到晚馬大哈的,把這茬個給整忘了,該受懲罰,該受懲罰。”李慶豐邊說邊叢茶幾上拿起常曉蕓的手機遞給她,“大人不記小人過,給爸媽打個電話,說這個禮拜天就趕回去,陪爸媽過十五,專車專司機,確保安全。”
  正說著,李慶豐的手機響了起來。
  
  四、
  “誰的電話呀?”老常打開手機一看,忙對龔曉蘭說:“說曹操曹操到,我回房間接一下,你去叫蕓蕓出來吃早餐。”老常說著就進了屋,關上房門。約莫著十幾分鐘的時間,老常拉開房門走了出來,看見龔曉蘭一個人坐在餐桌旁,問她蕓蕓呢,怎么沒叫她出來吃飯。
  龔曉蘭看看蕓蕓的房間門,搖搖頭,對老常說已經叫了,蕓蕓說她不吃了。
  老常聽了,說那怎么行,催著龔曉蘭再去叫常曉蕓,強調飯總是要吃的嘛,昨天晚上她就沒怎么吃東西,再大的事也不能餓著肚子呀,讓龔曉蘭再去叫叫。
  龔曉蘭沒好氣地頂了老常一句,嫌他朝她吼叫了,讓老常去叫。
  “瞅瞅,又上勁了不是?不就是請你去喊個蕓蕓嗎,火就來了。”老常雖然對龔曉蘭的態度有些不滿,但口氣還是比較溫和的。
  龔曉蘭本來心里就不爽,老常這一數落,就更不開心了,說話的聲音也大了許多,意思是老常存心跟她找別扭,如果看她不順,她就出去。
  “媽,”一臉疲憊的蕓蕓走了過來,懶慵慵地說道:“爸,媽,不要爭竟了,我沒事,就想睡個懶覺。”
  看女兒出屋了,龔曉蘭的心平和了許多,轉身進了廚房。
  老常看看蕓蕓,輕聲說道:“沒事就好,那還不趕緊去洗漱一下,早餐都做好了,你媽都等的著急。”
  蕓蕓朝老常笑笑:“爸,我不吃早餐啦,也不是很餓,我再躺會,等我睡起來喝點酸奶就行了。爸,您和媽去吃吧。”
  老常一聽,斷定蕓蕓是煩惱入心了。想了想,對蕓蕓說道:“蕓蕓啊,陪我去公園走走吧,聽說公園又增添什么新玩藝了。”
  常曉蕓無精打采地告訴老常,她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說她單位要進行職能考核,還要上報個人月總結和半年自我評價,夠她忙一陣子了,現在的確沒時間。
  老常一聽不樂意了,為女兒打抱不平起來,說這是個啥單位呀,咋是這種狀態呢?下屬一點空閑時間都沒了,這純粹室違反勞動法等等。
  常曉蕓看看老常,苦笑著問:“爸,您領導的單位不也是這樣嗎?”
  女兒的話把老常的臉說紅了,他“這能一樣嗎”的支吾起來。
  常曉蕓挽住老常的胳膊,提議讓媽媽陪他去公園去轉轉,她確實要復習一些有關資料,必須完成任務。否則,會挨批。
  老常撇了一下嘴,對常曉蕓的話予以否定,說:“讓你媽陪我出去轉?人家嫌我個子矮,你沒看到嗎,你媽的心都放你身上了,還有那功夫?這還不是你媽逼著我來輔導你,你要是不振奮起來,我就得萎靡下去。下次請求去公園的是你而不是我了,這叫一元二次方陣。”
  老常的話把常曉蕓逗樂了,她笑了起來:“爸,您從哪學來的這些知識呀,雖然不靠譜,但挺有趣味的。爸,我就是心里部痛快,過兩天就好了。”
  女兒的話讓老常放下了心,繼續堅持要求:“要是這樣,更得和爸爸出去走走了,為了你媽。當然,也為了你爸我,讓你媽也知道你爸不是吃醋的,作思想工作可是真正的一流,特別是家庭問題的處理,沒人比得上。”
  老常的詼諧讓常曉蕓開心了不少,她答應了陪老常出去轉轉,但提出的一個要求是,媽媽必須陪同一起去。
  老常高興地喊叫了起來:“哈哈哈,還是我女兒懂事,我雙手贊成。”
  當老常一家三口來到公園,剛走進大門不遠時,看見李慶豐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手里還提著一大包東西:“伯父伯母好。”
  看李慶豐滿頭大汗,龔曉蘭有點心疼,趕緊掏處紙巾遞給他:“這孩子,像淋了雨一樣,跑公園作啥來了?”
  老常沒等李慶豐解釋,推推常曉蕓,笑著說:“能不能給我和你媽一點私人空間,讓我們也敘敘舊情?”
  常曉蕓一看這場景就明白了,爸媽是李慶豐搬來的救兵:“爸,你和我媽去轉吧,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顧好我媽。”
  龔曉蘭張張嘴,想問這是咋回事,老常接過來李慶豐的東西:“你倆去劃劃船吧,小心別掉水里了。”
  “放心,伯父伯母,我們去劃船啦。”
  “去吧。蕓蕓,別玩的太晚,我做好飯等你們。”
  等蕓蕓和李慶豐離開后,龔曉蘭問老常這是怎么回事,老常笑呵呵地說,李慶豐和蕓蕓鬧了點矛盾,原因是常曉蕓因工作上的事鉆牛角,鬧著要辭職,李慶豐不同意,說現在反腐越來越深入,形勢越來越好,常曉蕓這個想法是逃避,是不負責任,應該堅持崗位,與不良作斗爭。常曉蕓認為李慶豐唱高調,為此倆人鬧了點矛盾。雖然常曉蕓沒再堅持辭職,但也不理睬李慶豐了。一連好幾天躲著不見,讓李慶豐如坐針氈。知道蕓蕓回家了,李慶豐想上門賠罪道歉,但怕被常曉蕓拒之門外,事情鬧的更僵,沒法子,只好給老常打電話求救,老常就安排了這次公園和談。
  最后,老常感嘆了一句:“家事呀,不好處理。”
  龔曉蘭一聽,笑了:“你呀,總算沒活糊涂。”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欠你一個擁抱
下一篇:趙國慶進城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