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勝老漢的心事


  天剛蒙蒙亮,德勝老漢就睡不著了,他摸索著穿好衣服下了地,匆匆洗了把臉就出了門。
  德勝老漢來到院里,從窗臺下拎了把鐵鍬來到街上。這時候,村里還靜悄悄的,整條街筒子里沒有一個人影,偶爾能聽到一兩聲雞啼和狗犬。德勝老漢搖搖頭,不由地嘆了口氣,心想,現在的人們都懶了,要是在過去,街筒子里早就有人朝地里走了。
  德勝老漢扭回頭,看了看自家那兩扇寬厚的大門,朦朧之中,那兩扇大門顯得也不那么厚實了,倒是讓人感覺到有點像他一樣風燭殘年了。他記得那年剛蓋好房子的時候,為了這個大門,幾乎用盡了他的精力。那時他想到更多的是,房子要蓋得寬敞明亮,大門更是要氣派,絕不能因為一個大門讓村里人笑話。所以在當時大門修好后,村里人都羨慕過,也嫉妒過。都說德勝老漢做事有派頭,修個大門也比其他人修得好。德勝老漢在當時確實是高興了一番,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
  德勝老漢有兩個兒子,一個姑娘。五間房子蓋好后,本以為夠給兩個兒子結婚用了,可誰曾想到,兒子們長成人后,對他蓋的這幾間房根本不屑一顧,早早跑到城里打工去了。兒子們還真有出息,在城里奮斗了幾年就買了房。那時候,德勝老漢真不敢相信兒子們在短短幾年里,就能賺下買房的錢。后來才聽說他們都向銀行貸了款,賺的那幾個錢,剛剛交了個首付。為此,德勝老漢罵過他們敗家子,貸下款,看你們怎么還!誰曾想到,兒子們沒過多久就還完了貸款,而且還娶了媳婦。兒子們在城里干啥,直到兒子們領回來媳婦,他才知道了兒子們在城里做起了買賣。起初是倒騰賣衣服,后來賺了點錢,就租了門面房,搞起了經營。
  出息了,兒子們出息了,比他這個只會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死受強多了。他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在地里受了一輩子的苦,才賺下眼前的這五間大瓦房和這個看起來很氣派的門樓子。兒子們是不回來住了,這么大的房子留給了他和老伴。白天還好說,在地里動彈了一天也不覺得悶人,可每天到了晚上,就覺得空落落的,連個說話的人也沒有。前些年還好,兒子們剛成家,老伴在家還能陪著說說話兒,后來有了孫子,老伴就進城幫兒子們看孩子去了,丟下他一個人,更覺得空了。就是這樣,他也不愿意和老伴進城去住,兒子們幾次回來叫他,他都不去。因為他知道那不是他的家,他的家就是眼前這五間房子。住在自己的家里,他想咋樣就咋樣,想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最主要的是,他離不開村里的土地,離不開村里那些熟悉的老伙計們。平時沒事的時候,出去和老伙計們聊聊天也有個聊的,如果住到城里,人生地不熟的,找誰去聊呢?在村里多么的自在,種上兩畝地,在地里種點谷子玉茭子和蔬菜,一來自己吃,二來還能給城里的兒子們吃,這么好的田園生活,是多么的舒服和愉快。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有一家的門開了。德勝老漢一看是同村的福有家。福有和他同年把歲,是從小一起玩大的伙伴。福有也和他一樣,兒女們都出外打工去了,家里只剩下老兩口。于是,他問道:福有,這么早就起來了,是要去哪兒?
  福有見是德勝,笑著說:進一趟城。德勝說:進城干嘛?福有搖搖頭:看看病去,這幾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老是咳嗽,給兒子打電話,兒子讓進城拍個片子。德勝嘆了口氣:唉,人老了,病就找上門。我也是,已經有好長時間了,老是睡不著覺,早上起來,心就慌慌的,兒子們也叫我進城看看病,我總覺得沒什么事。
  福有聽了,勸說道:該看病還是要看的,不要再為你那二畝地費心了。咱年齡大了,也干不動了,進城享幾年清福有什么不好?
  德勝一聽,心想,這個福有,原來可不是這個樣子,口口聲聲說他就是死,也要死在村里,哪里也不去。如今卻說出了這樣的話?想到這里,他也沒再說什么,只含糊地說了一句:那你去吧。說完,抗起鐵鍬就走了。
  
  二
  這時候,天光已經大亮,從東邊的大山后面隱隱地露出了一抹紅色。德勝老漢倒沒有去注意此刻的天色,整個腦海里始終在翻騰著福有那幾句話。進城享福?能享個屁福!不把人憋死才怪!可是,村里現實的情況確實如此,這真讓他想不通。城里有什么好?為什么村里的人都愛往城里跑?原來他們村真是紅火熱鬧,全村一千多口子人,每天天一明,就會聽到村里的鍋碗瓢盆聲和孩子的哭鬧聲。勤快點的人早就抗著鋤頭趕著牲口下地了。現在呢,村里就剩下些老頭老婆子,年輕點的除了農忙時回來打理一下地里的活計,也就那么幾天,村里似乎有點人氣,可農活一干完,村里又恢復了少有的寂靜。
  每天太陽升得老高,那些和他一樣的老漢老婆們才出來聚集在一起拉拉家常,或者有喜歡下棋的下幾盤棋。他們有的和他一樣,不愿意離開家,有的是他們想和兒女們一起住,可兒女們卻不讓他們去,沒辦法,他們只好留在村子,不能去過福有老漢說的那個享福的日子。村里眼看著就成了老人村了,這些老年人,現在還能動彈,將來有一天不能動彈了怎么辦?兒女們又不在身邊,誰去照顧他們?這是現實中的現實,誰也分擔不了他們的憂愁。
  想到這里,德勝老漢不由得嘆了口氣,望著東邊的日出,心勁卻怎么也提不起來。德勝老漢繼續往前走著,忽地聽到身后有人在叫他:德勝哥,你這是要去哪?
  德勝老漢扭回頭一看,是同村的本家兄弟德才。德勝說:去地里看看,現在都開春了,那些個地塊也該整修整修了。
  德才點了點頭說:也是,再不整修就要耽誤農時了。你等一下我,我回家拿把鐵鍬去。德才剛要走,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于是就隨口問了一句:德勝哥,這么早,你大概還沒吃飯吧。
  德才不說吃飯還不打緊,一說吃飯,德勝的肚子咕咕咕地叫了起來。是呀,早上光顧著急著走,咋就忘了從家里拿個餅子。德才說:我順便給你捎點吃的來。
  德勝老漢來到地里,他手搭涼棚一望,休息了一冬的土地,由于沒人來光顧,顯得非常凄涼。去年整好的那些地塄上,長滿了蒿草。德勝老漢此刻的心情,就像那些蒿草一樣凄涼。這塊地,在全村來說,算是一塊好地,因為它的位置,在村里最平坦的地方。說起來,村里的土地也不算少,但大部分是坡梁地,那些地只能靠天吃飯,而眼下的這塊地,地勢低凹,就算是遇到干旱年景,也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他記得當時分配土地時,全村人都在爭搶這塊地,可土地是有限的,分到每家每戶,也就那么三、二分地。他家連兒女們和老伴,共五口人,才分了二分多。而那些梁坡上的地,他家就分了二畝多。因此,他種地的重心就放在了這二分多的土地上。在這塊面積不大的土地上,種些蔬菜,而在那些坡梁地里,隨便灑些玉米和谷子。他總覺得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舍不得丟掉那些坡梁地,可村里由于年輕點的差不多全出去打工了,留下些老漢老婆們,就不愿意爬梁上坡去作務那些地了,因此,村里的坡梁地大部分都荒了,只有少數人家和他一樣,種些玉米谷子。想到這里,德勝老漢也就不再去回顧那些夠不著的事,拿起鐵鍬修起了地堰。
  忙活了一上午,地里的雜草終于鋤盡了,地堰也修整好了,德勝老漢松了口氣。他抬頭看看日頭,快晌午了,該回家做飯了。
  他剛要準備回家,突然感到一陣暈眩,不由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時候,他覺得自己就像是騰云駕霧一般,整個身子隨著輕輕吹來的微風飄到了天上。
  德才家的地和他家緊挨著,德才看到德勝老漢跌坐在地上,就跑了過來問道:德勝哥,你咋了?
  你德勝老漢也不言語。德才著急了,看到不遠處也有兩個老漢在動彈,就大聲喊到:你們快過來。那兩個老漢跑過來,三個人架著德勝老漢回到村里。然后德才用德勝家的坐機給德勝老漢的兒子打了電話。
  
  三
  德勝老漢的兒子一接到電話,就叫了弟弟和他媽趕緊跑了回來。這幾年,德勝老漢的大兒子混得不錯,車也買下了,所以從縣城往村里趕也沒用多長時間。他們回到家時,德勝老漢已經蘇醒過來。他看著兒子和老伴,就問:你們都回來干甚?
  老伴說:你可嚇死我了,咋回事呢?
  德勝老漢不解地問:我咋了?旁邊的德才說:你還問咋了?上午你在地里暈倒不醒人事,是我們幾個老漢把你架回來的,又給他們打了電話。
  德勝仍然疑惑地問:我暈倒了?
  德才說:可不是嘛。德勝老漢的大兒子說:走吧,咱們上醫院吧。
  德勝老漢說:為甚要上醫院,我不去。
  大兒子說:這回可由不得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兩個兒子不容德勝老漢再解釋,抬起他父親就上了車。
  德勝老漢住院了,經過檢查,德勝老漢是腦梗了,造成短暫的供血不足,所以才暈倒的。
  住了幾天院,德勝老漢感覺好多了,頭也不怎么暈了。這幾天他才知道,他的腦梗并不厲害,只是輕微的腦梗。他知道了他的病情不嚴重后,就每天鬧著要出院回家。
  兒子們說,你不能回去,你必須要留下來,我們也好照顧你。
  德勝老漢卻不同意,他堅持要回村里,他說,要是留在城里,家里的地誰來種?如果你們放心不下,讓你媽跟我回去。
  老伴聽到他這么說,不高興的嘟囔著:我才不跟你回去呢,村里有啥好,連個跳廣場舞的也沒有。
  原來是這樣,這個死老婆子,進了幾天城,倒學會跳舞了。德勝老漢瞪了老伴一眼,生氣地說道:你去跳哇,沒有你我照樣活得好好的。說完,德勝老漢就要收拾東西。
  這個時候,德才和村支書進城看他來了。德勝老漢見村支書和德才進來,才坐在了床上。村支書一進門就問道:德勝叔,好點了沒有?德勝老漢笑了笑:小毛病,早沒事了。
  德勝的老伴拉了一下村支書:他鬧著要回去,回去誰照顧他哩,住在城里多好,無論是干什么都方便。他年齡大了,跟著兒女們有吃有喝的,跟前又有人照顧。你勸勸他吧,讓他不用回村里了。
  村支書笑笑:德勝嬸子,這可由不得我,德勝叔怎么想的,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作務了一輩子莊稼,土地是他的命根子,是三言兩語能勸得動嗎?你說是不是德勝叔。村支書真會順著德勝老漢的心思說,說得他心花怒放。
  誰也不知道,村支書是另有他的主意。他們又說笑了一會后,村支書才把話轉向正題:這回通過德勝叔的病,使我想到了一個問題,你們看,咱村現在年輕人都外出打工了,留下些老婆老漢種那些地,如果身體好還行,萬一不好呢,誰來照顧他們?讓他們去跟著兒女們吧,有的不愿意去,更有的兒女們不想讓他們去。所以我想在村里辦一個養老院,把這些留守老人們集中起來。身體好的,還是各回各家住,身體不好的,住在養老院里,這樣一來,大家也好有個照應,二來作務那些個莊稼人多力量大,今天突擊完成這塊地,明天突擊完成那快地,這樣下來,地也種了,大家在一起也能相互照應。農忙時,大家一起忙,農閑時,聚在一起下下棋,打打牌,唱唱歌,也學著人家城里人,跳個舞什么的。
  好主意!村支書還沒說完,德勝老漢就打斷了他的話題。把養老院辦在我家吧,反正我家那五間房子閑著也是閑著。讓那些孤寡老人住在我家,在村里找幾個老婆們,給他們做飯吃,我看挺好的。
  德勝老漢剛說完,他大兒子就走了進來,當他聽到辦養老院時,就插話道:辦養老院我大力支持,咱村的老人就能互相照顧了。現在城里流行著一種養老的辦法,叫抱團養老,咱也趕趕時髦。雇人做飯的人工費我來出,另外養老院的設備我給置辦,你們看怎么樣?
  村支書一聽,高興得合不攏嘴:這下好了,剛才我還尋思著辦養老院的話好說,可經費從哪里來?現在資金和設備都有了著落,就差干了。
  德勝老漢跳下地,收拾好了東西,招呼上村支書和德才就往出走。他兒子要開車去送他們,德勝老漢不讓送,他今天要走著回去,因為他內心里有說不出的高興。
  他們一行人走在回村的路上,德勝老漢感到今天的日頭十分暖和,路邊的樹木和那些干枯了一冬的蒿草都好像發出了綠色的嫰芽。心情一好,德勝老漢不由地就吼了起來:桃花紅開杏花白,老漢我心情好唱起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石頭·2
下一篇:衛生院的那檔子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