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页 > 情感 >
寫給她,寫給自己

寫給她,寫給自己

近日夢多頗為真實,一夜可連做幾夢,難分真假,狀態極差 有時候在想,你是真是存在的,還是只是筆下的精神之友,一直以來你不說話,也無動靜,倒是我一人嘮東嗑北。像電影里的場景,抱著…

愛情的幸福

愛情的幸福

幸福對我來說已不再是憧憬,我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遙望南方那片靜藍的星空,讓我感受你摯純的情愫和星月爭輝,耳邊不再想起鄧麗君的那首《星夜淚痕》。 幸福是你和我的心靈彼此傾訴,…

我想家了

我想家了

再過6個小時,2011年的鐘聲就要敲響了,想家的念頭也更加瘋狂了。 新的一年就要來了,單位同事們的情緒異常的興奮,QQ群里賀詞更是鋪天蓋地、五花八門,家人、同學時不時的打來電話問我元…

秋天的風,吹來飄零的黃葉

秋天的風,吹來飄零的黃葉

秋天的風,吹來飄零的黃葉 風兒吹,吹走了溫度,帶來了思緒,吹散了樹葉,帶來回了秋。又是一年好景,家家戶戶都忙著沉浸在秋收的豐腴,面露喜色。在村角落的一小塊田里,中年男人吃力地…

讓子彈再飛一會吧

讓子彈再飛一會吧

明天不去了,我拿起手機打開了這條剛來的短信,是大學同學小東發給我的,本來說好周末一起去看最近上映的賀歲片《讓子彈飛》的,看來計劃又得泡湯了。一條短信就這五個字,沒有過多的說…

看病記

看病記

老王早上起床,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打開手機翻看了一下微信,接著去看頭條新聞,這習慣多年了。 突然一條被子扔進了客廳,老王的一些私人物品皮帶、皮鞋、還有一只挎包被扔了出來。后面睡…

如意和麻煩

如意和麻煩

如意是一個七年級的女生,和她的名字一樣,從出生起,她不管做什么都事事如意,一帆風順:走路去上學,樓上潑下來一盆水,剛好潑在如意前面,如意身上卻一點水沒有;和同學一起手挽手過…

迷茫

迷茫

“告別今宵,告別今宵。” 隨著李谷一的歌聲響起,這年的春晚結束了。 妻子抱著早已熟睡在她懷里的孫子進到臥室睡覺去了,寧遠秋沒有一點睡意,坐在沙發上抽著煙,眼睛還是看著電視。 這…

當兵夢

當兵夢

這是我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的往事。記得在讀小學的時侯,有一天放學回家的途中,忽然聽見機關大樓門前的球場上,鑼鼓喧天鞭炮轟鳴。一輛解放牌汽車車頭上、圍桿邊上,插滿了紅色、粉紅色、…

許愿燈

許愿燈

西方的圣誕節讓國人,乃至煤城銅川人為之瘋狂。多年來,總渴望有機會在美麗的大城市體驗一下所謂平安夜、狂歡夜的刺激,在人群喧囂中體驗一下那份狂熱,點一盞許愿燈,許下心中美好的祝…

帶淚梨花

帶淚梨花

諾瑪山上的梨花開放了,一片一片,潔白如玉,陽光下的梨花,綻放鮮活無瑕、青春美麗。連天底下最懶的蜂兒也煽動了翅膀,走出家門,前去梨花里尋找自我的價值。 鄉村的早晨清凌凌,水生生…

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

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

喂,亞君,好久不見,想你了好朋友在電話的另一端輕柔地說。一句輕柔的想你了,溫暖了我的心,勾起了曾經一起走過的日子。 我和她同窗七年,度過了人生中最美的年華。同學你好,請問繳費…

老叔,愿天堂里沒有病痛

老叔,愿天堂里沒有病痛

上周,我回家鄉參加了老叔的葬禮。老叔因為突發疾病而離開了,87歲,在農村也算是長壽了。 老叔是父親的表弟,干了一輩子木工活。在80年代的農村,木工可算是個能人。老叔手藝好,帶著幾…

油榨房的回憶

油榨房的回憶

為了能買到真正的純壓榨茶油,我昨天吃完午餐后就在油榨房等了一下午,說是等,其實是監督油榨房老板從烤茶子到最后榨茶油的每一道程序都不要攙假。坐在油榨房里,看到有些熟悉的油榨工…

陪母親走路

陪母親走路

長安車在我不斷的詢問中聲中緩緩地停了下來,母親終于是下了車,精神已沒有剛上車時那般的矍鑠,一下子仿佛蒼老了許多。 站在泥濘的路面上,望著漸漸遠去的長安車,我突然間有了點真實的…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