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謠心聲,文化傳承


  三天前,我收到1956年10月同在重慶炮校畢業的老鄉戰友戴從生之女戴軍剛出版的佳作《心謠》,因曾聽說此書的轟動效應、非凡影響,故而倍加關注,如獲至寶,愛不釋手,即刻瀏覽,以釋情懷。讀罷280頁,20余萬字,讓我驚訝了,被深深地打動了。書中寫的是我故鄉——宜興市,之前稱為陽羨縣的古老文化民謠的再現,曲曲折折的那事那情那景,塞滿了我的腦袋,并勾起了對往昔的記憶,翻來覆去,揮之不去,贊嘆不已!
  《心謠》是江蘇省作協重點扶持的文學作品,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國家一級作家、著名文學評論家、江蘇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汪政作序。此書一經上市就成熱銷,好評如潮。我作為一個文學愛好者,又是書中情景的過來人,出生在陽羨,生活17年后從軍離鄉,對書中所描述的鄉音鄉情鄉景鄉愁,以至于民謠,都有所記憶,故而讀來分外親切隨和,說的好像就是我身邊的人和事,極易入心入腦,頗有感慨。如何評論?我難以把握分寸,怕評不到位,只能就作品的結構、內容、編撰、影響力等方面,談點印象,抒發感懷。
  結構的獨特性。翻書首先看目錄,《心謠》映入眼簾就感目錄獨特,別出心裁,別有洞天。將所要闡述的民謠,分類按序插入一年24個相應的有關節氣中,如谷雨、立夏、夏至、小暑、大暑、白露、秋分、霜降、立冬、冬至、春分,楔子•谷雨,首先展露文章主角、關鍵人物,引出民謠話題。這就預先給讀者一個循序漸進的視角定位,讓你定心定神地循循善誘地搭界入境,走進民謠殿堂,舒緩展望,迸發心靈的震蕩。要是按照一般的編排,會依照所要反映的民謠,歸類排列,而后逐個展開。如果那樣,就會呆板失色平庸,缺乏靈動了。所以,我以為作者在全書的結構上,是費了腦子、做足了功課的。不拘一格的架構,必然順風順水,水到渠成,恰當準確,新鮮新穎。
  內容的可讀性。民謠,來自民間,它緊貼著民眾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人生百態,凝聚著人們的性情智慧、興趣愛好、思維方式,蘊含著生產勞動、日常生活情愫,同時承載著民族的悠久歷史、文化修養。怎么把這些豐碩的內涵要素、本質特征,恰如其分地反映出來,給予清晰詮釋,又形象生動地表白,易被大眾所接納、消化呢?這是著書立說的關鍵。一般情況下,會以說理的方式,逐條地表達詮釋,能夠說明問題即可。然而,作者戴軍卻不如此。她以文學的故事性質,搬出眾多民謠研究者、精通者、愛好者來,以他們的生活情趣、志向愛好、人生追求、愛情經歷等等為珠子、情結,以民謠為紅線,串聯起跌宕起伏的敘事說理,恰到好處的領悟、挖掘、組合,表現一個個民謠歌賦的內涵,揭示其本質真諦,反映出風土人情、情感糾葛,并賦予一個完滿理想的結局。
  我從中清晰看到了作者高尚的思想情操、深厚的文字功底、豐富的文學修養、高超的寫作技巧,不得不佩服這位文學碩士、主任記者、中國作協會員、無錫市作協副主席、宜興市作協主席的厚積薄發,妙筆生花。以文載道,以虛帶實,以實掩虛,打通虛構與非虛構之間的隔膜,真情實感地、合情合理地以個體記憶再現年代已久、幾乎失傳的民謠習得與意外收益;以平常人的見識表達非尋常的民間風情,并利用現代化的網絡平臺、鄉村習俗的發展特色、對文明美好的追求,不落俗套、淋漓盡致地表達新時代新農村人樂觀向上的心態、對幸福生活的憧憬,重返鄉村熱熱鬧鬧的高雅趣味、充滿正能量的氣概,以及豐沛的精神生活場景。
  我看著想著,深深地被各種人物、多種境遇、人生遭際所感動感慨,亦悲亦喜,悲喜交加,激蕩心靈,不時地叫好叫絕,忍俊不禁,嘆為觀止,被作者的創作情感和文字駕馭能力所折服。淳樸的文風,細膩的描繪,言簡意賅的敘談,宜興方言的精當,使文章增色靈動,極富感染力。
  一部作品的哲理性、趣味性和可讀性,乃是作品成功的根基與生命。《心謠》已然直達三性,是作者對民謠的專注、專心、熱愛、執著、追隨的赤誠之心的結晶,是花了心血造就的,是心聲的表達流暢所致。
  編撰的嚴謹性。通讀全篇,洋洋灑灑,幾十個民謠,幾十個人物,幾十個故事,編排得體,表達精當,沒見瑕疵,即使文字的運用,亦是準確無誤的。作者贈書在扉頁上寫著讓我“雅正”。為不負期望,我倒是真想挑點毛病,于是認真細致閱讀,但就是沒找出明顯的紕漏,連個錯別字也沒找著,這在“無錯不成書”的當今,達到如此精準,確實不易。說起經歷,我曾校過億萬余字書稿,也曾編校過幾十部達幾千萬字的書,平時看書讀報還有捉錯的嗜好,即使如此,自己出版的幾部文集,事后再看或文友閱覽,也還發現有一些錯處,但就是沒捉出《心謠》的差錯,這讓我佩服出版人、編輯者的嚴肅性、謹慎度,難能可貴,經典就有經典的標準。
  嗷,上面的話說得似乎太滿了,我寫罷再細看,真還是找到了一點兒應予商榷之處:第227頁兩處標明為《思郎歌》,而230頁則出現“和《思情郎》的一波三折不同”。這里應該是指前面的《思郎歌》,而非《思情郎》。“思郎”與“思情郎”雖無本質的區別,但既是用書引號表達,應該一致為妥。愚還以為,“思郎”明指思念“丈夫郎君”;而“思情郎”還有指思念未婚的意中人、心上人或戀人之意。嚴格說兩者似有程度之別。
  影響的示范性。一部書的出版,必然引起一定程度和范圍的反響,高質量的書影響就更大更廣。《心謠》的出版一下就入圍了2022年12月中國文學好書榜。“好書榜”是由中國出版協會文學藝術出版工作委員會下屬的50余家專業文學出版機構聯合推薦的,每月精選出最新文學好書15本,定期權威推薦。《心謠》為什么能列入其中?我認為,不只是書寫得生動感人,奪人眼目,具有滲透力與感染力,給人以可感可信的視覺觀照、精神享受,不亞于一部光彩照人、振奮人心的電影電視劇,啟迪心智,難以忘懷,久久在心中蕩漾等因素外,它還有個影響度、示范性,起著榜樣的引領作用所致。
  在多種媒體茂盛、影視頻道如潮的新時代,能窺見出幾乎被人遺忘的先輩們豐富生動的文化底蘊、思維深邃的民間藝術瑰寶,會使人思想煥然一新,精神為之一振,發出由衷的慨嘆,會說“久違了”的那就是——民謠,我們難以割舍的鄉情鄉音鄉思鄉愁!
  作者對民謠,通過大量深入慎密的田野調查,進行深刻的文學觀照,給以綿密雅致的栩栩如生的訴說,以文學的審美方式,串聯與詮釋了民謠的雅趣意蘊以及江南人間萬象、智慧、信仰與人生體驗,讓那些行將消沉、淹沒的世道人心在一個個動人故事中得以復活,再次泛起激情的浪花!
  啊!高山流水、平湖泛浪,這就是歷史的再現,基因的激活,文化的傳承。這足可給眾多資深學者、文史專家、文化名人,一個不小的提示:中華民族歷史悠久、文學文功博大精深,絕不能忘記老祖宗創造的文學精粹、豐碩成就。
  列寧說:“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現代文人作家們有責任有使命有義務,大力挖掘、廣泛激活、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提升和豐富精神文明建設。歷史與現實、故鄉與鄉愁、個體與時代,是一脈相承、須臾不可分割的,只有以堅定的信念、執著的追思,去救贖、開采歷史的珍寶,與時代相融,才能煥發新的活力,有所創造、大有作為,獲得人民大眾的贊賞,在文學文化上作出應有的貢獻。《心謠》就是范例與榜樣!
  
  (2023年1月17日于北京市朝陽區軍休十五所,作者系87歲休干)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誰是觀世音
下一篇:天道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