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是對王偉人生學的通俗演義

《天書》是一部以王偉創立的人生學為主題的短篇小說,也是一部對人類首部《人生學》巨著深入淺出解讀的通俗演義。作者何競通過虛構與創作,講述了小說主人公阿箬幸福美滿的人生故事,讀者可以從作品神秘而有趣的敘述中,輕松愉快地領悟《人生學》巨著的意義和價值,找到追求幸福人生的方向和途徑。
  少女阿箬,十六歲時在夢境中從“生命能量研究所”得到一本曠世天書。這就是所長贈送給她的《人生學》。她一覺醒來,扭過頭,看到與自己腦袋齊平處,躺著一本厚厚的精裝書,這就是王偉主編的《人生學》。她十分驚奇,畢竟連續數晚夢見“生命能量研究所”,已足夠讓人詫異,那位“所長”夢中贈書,居然變成現實,躺在她身邊。阿箬將這本書收藏起來,遇到困惑迷茫的時候就拿出來看看。
  于是,在《人生學》指引下,阿箬的學業、事業、婚姻、家庭都很順利。《天書》的作者選擇阿箬十六歲、二十四歲、身懷六甲、金婚紀念幾個生活片段,反映她從花季少女到年近八十的老婦人,整整六十余年的人生經歷,濃縮在六千余字的小故事中,充分展現了文學敘述的藝術魅力。
  生活要求文學既要有遠距離的歷史思考,也要有近距離的現實關注。如果說長篇小說是在廣闊時空展示出一幅幅較為完整的歷史畫卷來滿足讀者的需求,那么,短篇小說則是以幾個鏡頭或幾個片段來反映五彩繽紛的社會人生,從而適應當代生活快節奏的需要。因為短篇小說是擷取生活長河中幾朵跳躍的浪花,時代花叢中幾片鮮艷的花瓣,茫茫草原上幾顆晶瑩的露珠,來反映時代的脈搏,閃現思想的光芒。
  短篇小說《天書》篇幅不長,卻是阿箬人生經歷的一個縮影,凝聚著作者獨具的匠心,給讀者以藝術的美感和生活的啟迪,它具有立意清新、結構嚴謹、結尾驚奇的特點。
  十六歲的阿箬,像身邊大多數花季少女一樣,憧憬某天遇見到自己的白馬王子。作者用優美的文筆,含蓄地描寫了少女阿箬初戀的內心活動。九月的一天,她在教學樓下看到了林凱,林凱母親帶著他來辦理轉學手續。林凱轉過頭來,看到阿箬一笑。阿箬心中忽然有了一種奇妙的朦朧感覺。小說敘述道:“阿箬放下書包,胸口像是住了一只蝴蝶,忽上忽下撲騰翅膀,半天才平靜下來,她拿出小鏡子偷偷一照,……她對著鏡子不好意思地輕輕一笑,笑過之后,胸口的蝴蝶再度翻飛,帶來新一波甜蜜的惆悵:還能見到他嗎?”神奇的是,上天像是聽到阿箬心聲,幾分鐘后,班主任領進一位翩翩少年。這就是跟隨調動工作的父母,轉學到了這個班的林凱。
  初戀來得猝不及防,平生第一次心動,阿箬暗戀林凱,成績從班上前十名掉到第四十一名。拿到成績單,她才恍然發覺,自己很久沒有認真看書了,這些日子以來,她將學習一事拋之腦后,滿心想的都是如何向林凱表白。
  小說要好看,就要有沖突。從讀者的角度來說,沖突是一個吸引力很強的看點。因為沖突有延伸的特性,沖突設計得越好,期待感就越強,讀者就越想往下看。沖突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出人意料,矛盾激化。而這些情節設計得越好,就越好看,小說的代入感和畫面感就越強。《天書》的作者善于設計阿箬與林凱的雙胞胎妹妹的沖突,描寫阿箬見到林凱跟“背帶褲”女孩交談時的心理斗爭,這個情節既有懸念又合情理。本來兄妹之間親切交談,再加上一點親熱動作都是很正常很自然的事情,阿箬卻因不知“背帶褲”女孩是林凱的妹妹,而心中有一種難言的隱痛。
  故事講述到這里,作者留下一個伏筆,故意不說出林凱與“背帶褲”女孩是兄妹關系,卻繼續敘述到:禍不單行,在阿箬為成績退步黯然神傷時,她悶頭走出教室,想在操場走一走、散散心,卻又看到令她心碎的一幕:操場旁的白楊樹下,林凱與一個身穿咖啡色背帶褲的嬌小女孩說話,不知講了什么有趣話題,兩人相視大笑,林凱伸手寵溺地拍拍女孩頭頂。這個情景使阿箬醋意大發,感覺很不舒服,她幾乎是逃離學校的。回到家里,她坐在書桌前,把《人生學》拿出來,隨意翻開一頁,這一頁,正好對應了“早戀”。書中的講述像一位導師,給阿箬指明了方向:“愛情是美好情感的一種,少女心動并非有錯,但求學階段,一切應以學業為重,若一味沉溺于苦戀,只會耽誤大好光陰。”得到《人生學》指點,阿箬輕輕揉捻書頁,自語道:“一年半之后高考,我不該此刻分心。”
  小說敘述到這里,不在贅述阿箬如何正確對待“早戀”,如何努力學習的細節,而是將時間轉換到八年以后,講述二十四歲的阿箬,偶爾想到當年的自己,會有一種“幸虧當初沒有執迷”的慶幸。她并不后悔自己在花季歲月戀上了林凱,林凱與“背帶褲”女孩是否偷偷戀愛。阿箬到現在也不清楚,林凱只在他們高中呆了一學期,寒假之后他就再也沒有來過,聽說他被送出國外念書了。自始至終,阿箬沒對林凱說過表白的話,她固執地相信,如果林凱也有心肝,應該記得她。相處的短短數月,阿箬與林凱的視線一旦相遇,總會忍不住微笑,表現早就泄露了她的心事和秘密,哪怕他喜歡的是“背帶褲”女孩,阿箬也不悔曾付出過一腔真心。
  當年受到《人生學》指引,阿箬將走偏的精力再度放回學業之上,她以優異成績通過高考,進入名校,如今畢業兩年,在一家外企工作。可以說,阿箬不僅學業順利完成,她在事業上也有了起色。然而,她的父母在為自己的女兒感到滿意和自豪之時,也流露出憂心之處,因為阿箬快要滿二十五歲了,身邊還沒有一個男朋友,難道她想當剩女?當阿箬自己也有些困惑和糾結的時候,她又想起《人生學》這本書。她拿起來捧書細讀,字字句句,猶如至交老友與她對面交流。《人生學》猶如一本天書,使她懂得職場交往的藝術,該如何構建人際關系,該如何整理負面情緒,面對壓力又何去何從?她明白了,同事不喜歡跟她交流,更沒人愿意成為她的朋友,是因為她一心追求自我的完美,卻忘記用心澆灌友誼的花朵,她的優秀成為一座屏障,遠遠隔開了自己與同事。
  《人生學》給予阿箬啟悟,她自然醍醐灌頂,茅塞頓開。于是,在同事中一位熱愛做媒的大姐幫助下,她與一家公司的單身高管相親了。奇妙的是,來相親的人竟是林凱。這是多么地巧合!作者在小說中把這個情節設計得這么精彩!命運兜兜轉轉,竟然又將他送到自己身邊。時隔多年,海歸精英林凱退去了少年時的青澀感,談興頗佳,他坦言告訴阿箬,當初自己初見她,就覺得曾在哪里見過,有種莫名的熟稔感。可惜阿箬寡言,他也不敢靠得太近,怕她生氣。
  通過交談,阿箬方才曉得“我愛他,而他也剛好愛我。”他倆的緣分竟然是世間最為美好之事。她為這遲來的情愫怦怦心跳,也因為想起那個“背帶褲”女孩心中感覺有一根刺。當她剛要問林凱,當年他在校園是否已有一位心愛的“背帶褲”女孩,林凱已掏出手機,對她說:“我的雙胞胎妹妹還在國外讀研,你看看是否認得她?”阿箬側頭一看,竟然是長大了的“背帶褲”。經過林凱的講述,她終于明白林凱和那個“背帶褲”女孩是異卵雙生,從小就長得不像。當年“背帶褲”在二班。這樣一說,阿箬對林凱多年前的誤會消除了。他們終于喜結良緣。
  阿箬身懷六甲的時候,又找出《人生學》認真學習尋求智者指點迷津。這本書有一章詳細講解“婦幼保健”,從胎兒在母腹中娓娓道來,猶如一位知識淵博的大姐,拉著阿箬的手,細語叮囑。
  短篇小說《天書》故事發展的順序來結構情節的。這篇作品的主題是表現王偉創立的人生學對人類的貢獻,詮釋王偉主編的人類首部《人生學》巨著的價值和意義。
  何競是一位青年優秀作家。我在認識她之前,讀過她創作的小說和報告文學,從她那嫻熟老練的寫作技巧來看,我還以為何競是一個小伙子。直到有一次作家交流活動中,我見到何競,才知道她是工學學士、文學碩士,是一位功底扎實、具有寫作實力的美女作家。
  《天書》主要寫了兩個人物,一位是女主人公阿箬,一位是男主角林凱。作者以阿箬的人生經歷為明線,以林凱的人生經歷為暗線,將兩條線巧妙地貫穿于《人生學》巨著作為天書的演繹過程中,對人在成長路上遇到的困惑和迷茫解疑答難,指引讀者沿著幸福的人生道路前行。短篇小說《天書》是根據《人生學》巨著而再度創作的優秀文學作品,它將豐富的人生學知識濃縮在一個神秘而有趣的故事中,以人們喜聞樂見的形式普及人生科學,起到了良好的效果。
  小說《天書》的結構總的來看是按照故事本身發展的節奏和順序來安排的。事件的發展是順敘的,但并不顯得平鋪直敘,因為作者巧妙自然的插敘、補敘,和善于使用伏筆、設置懸念、制作巧合,讀起作品來,依然感到情節的委婉曲折,尤其是出人意料又合情理的故事結局,特別是作者將小說人物的夢境與現實穿插融合,運用心理描寫表現矛盾沖突,使我們不能不感到作者結構作品的巧妙和敘述技巧的高明。人們在快樂的閱讀中就能夠獲得人生學知識。
  《天書》最后描寫了阿箬和林凱金婚紀念日的人生片斷。那一天,阿箬想把珍藏和受用了一輩子的《人生學》作為禮物送給林凱,哪知道林凱也有一本相同的書。林凱少年時代也跟阿箬有著相同的經歷。林凱也是在夢境中走進“生命能量研究所”,遇見同一位身穿白衣的所長,得到“白所長”贈送的《人生學》巨著。這本奇書像一本天書,包羅萬象,如同一位智者,在他遇到迷茫困惑時,給他釋疑解惑,指引他走過幸福美滿的人生路。如此的巧合,如此的神奇,完全出于作者精心的構思,巧妙的敘述,給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回眸
下一篇:誰是觀世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