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峨眉客

峨眉客

“峨眉天下秀”,此言真不謬。才進山中幾個鐘頭,這一行大興安嶺來的“半邊天”,就嘰嘰喳喳嚷翻了話匣子,整個兒就是異口同聲了。
   “莊主任,這峨眉山簡直太美了!”
   學習之余,東道主安排游覽峨眉山,我當聯絡員,可把大伙兒樂壞了。
   按說大興安嶺的綿延林海,還有漠河夏至的北極光,都同樣美不勝收,引人神往。但峨眉盛景別有洞天,那種從未見到過的,從山麓到山頂,飛瀑流泉,云霧繚繞,雨絲霏霏的空靈毓秀,卻還是以完全不同的南國風韻,讓高喉嚨大嗓門兒的東北巾幗不迭聲地贊嘆。
  “聯絡員,早聽說峨眉山的猴子精靈八怪,能不能先領我們上猴山看猴兒去呀?”
  對大興安嶺深山老林的大牲口沒覺得有啥稀奇,可說到峨眉山的猴子,她們簡直就是迫不及待了。
  從報國寺出發,經廣福寺,離生態猴區的猴山就不太遠了。畢竟都是在城市生活工作,少有爬坡上山的機會,不一會兒她們就都有點兒氣喘吁吁了。一見路旁有守著滑竿兒招攬客人的抬夫,兩個快知“天命”的帶隊人,就再也不想挪步了。
  “聯絡員,俺們來一趟不容易,想坐上去體驗體驗生活,幫俺們聯絡聯絡唄。”說著一屁股坐石頭上就不停地擦汗了。我竊想,懶的不愿走就是了,還得弄一個“體驗生活”的高帽子戴上,虛榮的“半邊天”。
  “師傅,從這兒去猴山抬一趟要多少錢?”我離開她們和抬夫搭訕。
  好幾個抬夫一下子圍上來,其中一個小個兒不高,體格不壯的瘦子,右手大拇指和小指同時一翹,做了一個“六”的手勢,先給我報了價。
  “六十?”我猜問道,抬夫點點頭。
  “不行,太貴了,能不能便宜點兒?我們有兩個人要坐呢。”話音未落,身邊又一個抬夫,簡直與剛報價的像是雙胞胎,搶上前,“五十。”
   “四十五。”我斬釘截鐵。
  “要得。”先報價的抬夫一句川腔蜀調便接了生意。
  “你倆請稍等。”我快步走到了兩個帶隊人身邊,把砍好的價錢告訴了她倆。
  “記住,是四十五塊。砍了十五塊錢,估計把水分擠得差不多了。”
  看著她倆樂顛顛,顫悠悠地被抬夫抬上了滑竿兒先走了,我招呼著其他人也要向猴山進發。
  “哎呀,怎么少了一大一小,明明還有一個帶著七八歲孩子的呀!”把人落下這可不是小事兒。
  隊伍里一個梳著倆羊角辮兒的姑娘朝前手一指,嘴一撇:
  “聯絡員,別咸吃蘿卜淡操心了,人家抱著孩子也坐滑竿兒走啦。”聲音明顯透著鄙夷和不屑。
  本來,臨行之前再三強調,不允許帶家屬,可偏偏就在哈爾濱太平機場匯合,要過安檢的時候,她卻領孩子出現了,再攆回加格達奇,上千里地,就是太不厚道了。
   飛到四川,吃團隊包餐,又爆出了一個大冷門兒。還沒等大家動筷子,她卻搶先一步,挨著個兒盤子,都先扒拉了一遍,挑揀著精華,把孩子面前的大盤子堆得都冒了尖兒。
  一邊挑揀,還一邊甜甜地像個開心果似的發著嗲:
  “兒子,你看姑姑阿姨對你多好啊,你可要多吃一點兒啊,要不然她們會不高興的。”
  雖然已汗流浹背,但峨眉秀色卻還是引人咂舌。層巒疊嶂,山勢雄偉,氣象萬千。那“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 ”的妙喻,開始步移景換,撲面而來,使人目不暇接。分分秒秒都在博弈著本已不斷閃回,疲勞難耐的神經。
  終于又見到已經下了滑竿兒,正等我們上來的帶隊人。還沒等我開口問“體驗生活”的感覺如何,她倆卻先滔滔不絕了:
  “感覺不好,俺們再也不想體驗了。”
  “怎么啦?是不是抬夫服務態度不好,惹你倆不痛快了?說出來我去給你們找投訴的地方!”
  “不是人家惹俺,是俺自己惹自己啦。”另一個插上話,
  “哎呀媽呀,你是不知道啊聯絡員,一上滑竿兒,沒坐幾分鐘,那感覺就不好了。看著前邊抬夫那精瘦的小體格,瘦骨嶙峋的小身板兒,特別是往下瞅,那前后倒蹬著的,就剩了骨頭棒的小干腿兒,我這心里就翻了個兒啦!你想呵,那么單薄的倆小人兒,抬著我這個身高一米七,體重一百六的大塊頭兒,壓得肩膀直晃蕩,身子直趔趄,俺能落忍嗎。”
  另一個又搶上話,“我就是覺著自己這不成了黃世仁他媽那個地主婆了嗎,這么一體驗,是不是有點兒欺負人啦,哪還有什么心思看風景,就是讓這種趕也趕不走的負疚感折磨了一道。”
  “那你們到末了付了多少錢?”我心里忽悠一下,腦子涌上來一個不好的感覺,肯定是白費口舌,白砍了價了。
  “我給了六十,她給了七十。”
  得。果不其然,歸零還原了不說,還多搭了十塊。可面對她倆這么一說,我倒無語了。
  “乖兒子,滑竿兒坐的好不好啊?”
  “不好不好,你老讓那倆抬得上下顛,顛得我腦袋都迷糊了。”
  “哎呀,乖兒子,媽不是抱著你呢嗎?你咋還不舒服了,哦,是媽錯了,媽就是想讓他們顛起來,你更爽更酷更自在嘛。”那母子倆招搖著走了過來。
  “你怎么能自由行動呢?這萬一出點兒什么事兒……”我想鄭重給她提個醒兒,可話還沒說完,就給打斷了,
  “聯絡員大哥,我這哪是單獨行動啊,她倆能坐,我為啥不能坐!不過,我還真是應該謝謝你,這要是我自己去砍價,我們娘倆一大一小,四十五哪下得來呀!”
  我又無語了,她真是順風耳,咋就能聽到我砍的四十五,沒吱一聲,咋就“呲溜”一下,這么快就能逮住機會摻和進去。
  峨眉山傳說是普賢菩薩的道場圣境,峰峰廟宇金碧輝煌,寺山門里的天王殿,大雄寶殿香火都不是一般的盛。按說應該是無神論者的信仰,遇此場合還真是挺難為人的。可這里是香客的世界,人頭攢動,而且幾乎就是人手一炷香。瞅了一圈兒,才發現不捻香的倒顯得成了另類。于是隊伍里的多數人也都不管不顧,秒變香客,紛紛捻上三支細香,去心誠則靈了。
  “哎,你們瞅瞅,人家可買了一箍大高香,心真是誠啊!”隊伍里有人拉著長聲指著前邊。
  我往大方鼎香爐那兒一看,只見帶孩子的那個開心果,正手持點燃的一箍可能是最貴的那種大高香,沒先沒后旁若無人地擠進了大殿門檻,朝著蓮臺上的金身菩薩三跪九叩,虔心朝拜。
   “哎呀!”沒想到梳羊角辮兒的又一驚一乍起來,
  “你們瞧啊,上面的菩薩閉眼啦!”
    
  (2023年1月再改于紐約)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長脖子
下一篇:小巷深深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