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郁悶

郁悶

昨天,遇到一件讓我很郁悶的事情,真不知道應該向誰訴說。
  大學畢業以后,一直沒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好不容易進了一家培訓機構,做內勤,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機構就停了,我又失業了。呆在家里,媽媽雖然不明說,但是話里話外我都聽得出來:我這個年齡,不能呆在家里吃閑飯。其實,我自己比她更著急:二十多歲了,站在事業的起點,除了寒窗苦讀十多年留下的看不見也摸不著的所謂的知識,其它一無所有;滿眼望去,身邊似乎也沒有一個自己可以投靠的人;真的不知道屬于我的路在何方。我現在算是想通了:什么理想、抱負和興趣全部要拋開,什么面子和自尊全部放到一邊去,趕緊找事做,至少要能養活自己吧。半個月前從網上看到這個菜店招聘收銀員,也不管它多少錢一個月,先找個事干了再說,總比閑呆在家里強。
  上班的第一天還比較順利,第二天我就遇到了麻煩。
  “我沒有帶手機,只能用現金支付了。”
  一位女士立在我面前,一陣壓抑向我襲來。四五十歲的樣子,脖子上的項鏈和耳根下面的墜子都很得體,不夸張又不失高雅。一條紫紅色披肩很自然得搭在肩上,和她那紫色的上衣搭配得很好。眉宇間透著一股知識分子的氣質。她遞給我一張一百元的現金,我應找她五塊多,但現金抽屜里沒有多少現金(現在大多數人用手機支付,用現金支付的人越來越少,現金抽屜里面的備用錢也少了),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張五元的,還有幾張一毛的,遞了過去。
  “你這個錢要換一下。”
  一個生硬的聲音在說。她用兩個指頭夾著那張五元的票子,好像票子是從糞溝里撿起來的一樣,五元的票子被捏住一個角懸停在空中,像一片即將離開樹枝要飄落的,孤苦伶仃的殘葉,又像一只被檸住尾巴懸在空中的可伶的小動物。錢的對角似乎有傷,在菜店強烈日光燈的照射下,也很明顯。
  我有點慌,趕緊去現金抽屜里找五元的票子,但沒有找到。我不知所措,茫然的立著。
  “像這樣的錢,你們應該拿到銀行去換的。”
  “是的,是的……”我一邊應付著,一邊在想解決問題的法子,整個臉到脖子根部都在莫名地發熱,憑經驗我知道自己的臉又不爭氣地變紅了。好像我自己做了天大的錯事。我不停地暗示自己:不要這么沒有出息。但沒有用,臉上似乎燒得更厲害。
  “你是收銀員,應該懂財務知識的。”對方見我不好意思,沒有絲毫的憐憫,反而越說越有勁。
  “我覺得你應該懂,但是我看你好像不懂。”不管她怎么說,我都不說什么,我希望能以我的沉默來結束這一尷尬的場面。想從自己的口袋里找到五元的票子,但是沒有找到。我急得四處張望,像是丟了魂一樣,那張五元的票子依然孤苦伶仃地懸在那里,我也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我感覺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讓人窒息。
  這時,我看到郝姐走進了店子,郝姐是店里的雜工,什么活都干,最主要任務就是在店門打開前,把所有的菜都擺好。紅色制服外面套了個黑色圍裙,把她那本來很壯實的身體包裹得稍顯臃腫。整個人透出一股青菜被壓碎后釋放出來的味道,我和她還不熟,只是知道她姓郝,周圍人都叫她郝姐。她給我的初步的印象就是大大咧咧,身體好,有幾分像男人。郝姐進來瞟了那人一眼,然后目光鎖定在我臉上。似乎覺察到了這里的尷尬。
  “妹子,怎么了?”
  “這個阿姨說那張五元的錢不行。”我象是撈到一根稻草,向她投去求援的目光。郝姐看了一眼還懸停在空中的票子。馬上用左手從她圍裙中間夾層里掏出一把錢,右手從中揀了一張較新的五元票子,直接向那個人伸了過去,但那人并不急于接這五元錢,還在一個勁地說她的所謂道理。
  “我是消費者,你們是運營者,你們應該去銀行進行兌換,你是收銀員。你應該懂這些,但是我看你好像不懂。”
  郝姐見她不肯接那五元錢,狠勁地暼了那人一眼,把錢放在柜臺上,走了。
  這個人好像是找到了她理想的獵物一樣,還在不依不饒的重復同樣的話,眼睛不停環視店里,想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她的精力,已不在這五元的票子上,而是在她的這一番高論上,她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聽到她的很專業的說辭。一來顯示他的專業性,二來可以進一步打擊到我,打擊像我這樣已經投降繳械,沒有任何防衛能力的人。這,能讓她產生心理上的快感。面對這咄咄逼人的氣勢,我卻只能不停的憨笑。上班前老板就有交代:盡量不要和顧客產生糾紛,因為一旦產生糾紛,不管誰對誰錯,最后都會影響到店里的生意。要是我上班第二天就和顧客吵起來,結果是可想而知的。
  她愛怎么說就怎么說,由她去吧。再說,我自己的準備工作確實沒有做好。她說的這些名詞,什么“消費者”、“運營者”。我從來沒有琢磨過它們的區別和聯系,那到底和我有什么關系。我只知道自己只是為了討生活,在這店里打工而已,難道我還是什么“運營者”。我更不知道,在錢的使用問題上,還有這么深的學問。我很想逃跑,恨不得有條地縫讓我鉆進去,我甚至連說對不起的勇氣都沒有了,或許說,說對不起的資格都沒有,我只能一個勁地憨笑。我希望她盡快離開,但她還在重復著她的那些話,一邊說一邊環視周圍。我依然保持著自己的憨笑;那人的臉上連一絲笑意都找不到,伊然像一個教父在嚴肅的說教。
  “你們是運營者,你們有這個義務,而我只是消費者……”
  我實在是聽不下去,她說話的口氣更是讓我難以接受。我忍受不了這樣的氣氛了,趕緊拿起柜臺上那五元錢,給那人遞了過去,那人才肯接了錢,慢慢地走出了店門,像是收獲滿滿的樣子,嘴里還在不停地說著,留給我的卻是滿肚子的郁悶。
  從昨天到現在,我時刻都有唱那首老歌《愛的奉獻》的沖動,里面的歌詞寫得多好呀,“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雖不便大聲哼唱,我就在心里輕輕地哼著。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