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殘陽 (小說)

昏暗的囚室里,李斯琦,滿臉的胡須,已經有許久不曾剃了,凌亂的長發躲在沙發里,眼鏡片后面的雙眼,目光不再淡定,一縷憂傷寫在臉上。
  一
   八年前,李斯琦還在燈紅酒綠的香港任職,是某部門派駐南方的代表,作為公職人員,他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慢慢地,在寸土寸金的金融大都會,任何人都會有一些自慚形穢,富麗堂皇的商業大廈,不是李嘉誠的長江集團的,就是霍氏家族,抑或是其他財富新貴的地產項目。
   除了豐富的奢侈品,還有美味珍饈的誘惑,法式大餐等世界各地的美味應有盡有,除了地方小吃,各派系的中華美食也競相爭奇斗妍。
  在交際中,精致的西裝,掩飾不住他的英氣,在推杯換盞間,談笑風聲,配合得體的手勢,一切都是自然,恰到好處。不分膚色、人種,大家都很優雅,用欣賞的眼光看著他,這是多么美妙的感覺啊,斯琦享受這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滋味。
   在交談中,在琥珀色的液體沁潤下,他有些微醺,但又不乏理智,反而妙語連珠,盡顯幽默睿智。他的座上賓,有各國的政客和商界精英,熟知瞬息萬變的政治經濟社會,他們是行走在金融領域的牧羊人。
  
  二
   北京的夜晚,燈光闌珊,喧囂的城市,終于在夜晚來臨之后稍稍安靜下來,在住宅區,高樓里的燈光亮起來了,家家人影婆娑,忙碌的家庭生活開始上演。
   王婧獨自一人在幽靜的房間收拾著屋內的雜物,落寞的眼神,淡定而從容,訴說著她的無助和憂傷。
   四周是一家家團圓和睦的家庭,平日里,忙得不亦樂乎,節日里一家外出游玩,享受大自然的恩賜,過著甜蜜的日子,而王婧思念自己的愛人了,就打個電話,聊會天,問問遠在南方的斯琦,近來可好,是否在某個夜晚,偶爾想起她,想起他們一起在校園漫步的浪漫時刻,抑或婚后在一起的甜蜜歲月,雖然偶爾李斯琦半年一載也能回家一趟,但短暫的停留之后,還是毅然決然地回到他的工作地。
   日子在一天天的溜走,李斯琦從當初的熱切,漸漸地變得忽冷忽熱。時間長了,斯琦對待妻子顯得冷漠,對她的問候和關心有些極不厭煩,或者著急要掛斷電話,似乎有更重要的人在等著他,在召喚他。她很疑惑、焦慮。
   時間在不知不覺過去了三四年。這遙遠的距離,硬生生把一對有情人逐漸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經過這樣漫長的糾纏,王婧有些心神俱疲了。
  
   三
   兩年前,一次回國后的交流,改變了斯琦的足跡。他不再涉足富麗堂皇的金融之都,而是回到了闊別數十載的家鄉,這里是他求學成長的地方,是他從萌動少年嬗變為男人的居所,他為此激動,興奮,甚至徹夜難眠。
  回到家鄉,是榮歸故里,一時春風得意,他被提拔,當上了令人艷羨的部門領導,一言九鼎,一呼百應的感覺有些讓人陶醉,他享受著權力帶給他的愉悅。偶爾,他也會想起王婧,他的前妻,她無法體會、分享他的成功和喜悅了,在閑暇時,他到處追尋著獵物,滿足他感官的刺激,這讓他陶醉其中,不能自拔。
   在他眾多的獵物中,有一個名叫周佟的女子,讓他迷戀,是她的妖艷,抑或是她的嫵媚,從她的呻吟中,他感受到了雄性的力量,和無限的樂趣。斯琦為周佟一擲千金,毫不吝惜,哪怕山窮水盡,他也讓她滿足一切欲望。在家鄉城市的高新技術開發區,別墅和精裝高檔小區云集,各路奢侈品店和豪華餐飲遍布其中。為了方便他和周佟約會,他在斯蒂藍天買了一棟近千平米的獨棟別墅,室內的裝修極度奢華,他們陶醉在這二人歡愉里。
  
   四
   一聲炸響,在冬季來臨之時,總部審查部門空降省會,在一番日夜不停的談話中,他成為了焦點,其他人多是走馬觀花式的就結束了,只有他被滯留下來,陷入漫長的問訊,他試圖掩蓋幾年前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已經離開那個讓他困惑迷失而冒險的境地,還有那時的一切物品,他都銷毀滅跡了,心里想,難道有人能讓死灰復燃?
   在和妻子分開后,一直無法擺脫失落,失望,斯琦試圖尋找一種精神的寄托,追尋屬于他自己的靈魂伴侶。
  在嘗試了很多事情之后,在景色迷人的澳門,他迷上了本地的游戲,看到彩色的轉盤在飛舞,妖艷的侍者,嫵媚地看他豪氣的推出籌碼的眼神令他心醉,一次一次的豪擲千金后,他開始在游戲場賒賬,就像酒徒一樣癡迷著這種感覺。
  在一次一次的放縱之后,他除了欠下巨額債務外,內心的彷徨和郁悶有增無減,如何還債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心理負擔。
  他會峰回路轉,重回人生的巔峰嗎?
  
   五
   在香港街頭,繁華的霓虹燈下,行人步履匆匆,下班后的時光,也是如此的匆忙。
  一間粵式早茶店里,人來人往,雖然是晚市,各式點心一應俱全,蝦餃、叉燒包、干蒸燒賣、蛋撻,這是本地人最熱衷的點心,其它像豬手黃豆湯,牛肉酸辣湯都是極好的補品,斯琦早早地在早茶店坐定,吃著要來的點心,喝口美味的高湯,似乎很享受這晚餐。在品味美食的間隙,他不時看一眼餐桌上的手機,似乎在等待手機的悅耳音樂響起,難道有人要和他見面?,但為什么不像以往出入高檔餐廳,而是人來人往的早茶店呢?
   大街上,雙層巴士呼嘯而過。街邊人行道上,一位衣著考究的外籍男士,邁著堅實的步伐,緩步邁入早茶店,坐定之后,用熟練的粵語點了幾樣點心。他翻開放在一邊的手提包,拿出一部黑色的黑莓手機,從手提包的夾層里取出一張紙,上邊寫著一串數字,他看著紙,發了一條信息,就開始享用美味的叉燒包,不一會,他吃完了桌子上的點心,從手提包里拿出一個信封,放在西服的內口袋里,站起身,朝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衛生間的小便池旁,幾位男士正在方便,在最里邊的池位上,正是那位在餐桌上無心用餐的主人公,他看見外籍男士進入衛生間,便微微點了下頭,旁邊的人很難注意到。外籍男士徑直走到他邊上的池位,一陣刷刷的聲音伴隨著一股臊味撲面而來。整理好衣服后,外籍男士拿出信封,放在了李斯琦便池正上方的平臺上,換走了他早已放好的另外一個信封,很從容地走出了衛生間。
   夜色沉沉,耀眼的霓虹燈,能點亮他的黎明嗎?
  
  六
   大鐵門的嘎吱聲,傳入囚室,李斯琦睡眼朦朧地坐在詢問室的帶扶手的椅子上,持續地訊問,他已經分不清白天黑夜,身體極度虛弱,似乎要昏死過去了,他實在抗不住輪番轟炸般的訊問了。
   他清醒了一下,對坐在主位的年長的男子說了一句,“我回憶一下”,至此,為時兩月的預審工作,有了巨大的突破。
  經過訊問,他交待了發生的一切。為了滿足他的欲望,為了還清游戲所欠的債務,他處心積慮,私自留存公司的大量文件,秘密聯系境外的競爭對手,把自己掌握的公司核心資料賣給了境外,換取了數量驚人的酬金,供他在澳門游戲,在香港隨意揮霍。
   回到家鄉后,一切順風順水,在一群人的擁簇下,李斯琦正回味他人生的又一次跳躍。他以為八年前這骯臟的交易就此翻過,沒人會知道在早茶店里發生的一幕幕,就像在早茶店衛生間的一陣腥臊伴隨著一聲長嘯,他的排泄物頃刻間消逝的無影蹤,而他做出的一切就會隕滅在伶仃洋里一樣。
   歷史的車輪,不因任何人的想法而改變,它總是無情的碾壓過違背人性和正義的勾當,還原歷史該有的公平和正義。
  看守所的高墻上,生銹的鋼絲網似明似暗,冬日的寒風呼嘯著,黃昏時分了,太陽無力的光照著大地,天邊的云朵在夕陽下泛出一片片紅暈,哨兵站在高高的瞭望臺上,剛毅的眼神注視著遠方,身影和天邊的云朵融為一體。
  李斯琦蜷縮在囚室的窗口下,晚霞的光,透過小小的窗口,映在他長亂的頭發上,像冬日陽光下的枯草,荒蕪中透著肅殺之氣,在等待高院核準的兩月之后,他將毫無懸念地走上一條不歸路。
  遠處的夕陽更紅了,透著一股難以名狀的血色,這難熬的日子啊!
  
  【原創首發】昏暗的囚室里,李斯琦,滿臉的胡須,已經有許久不曾剃了,凌亂的長發躲在沙發里,眼鏡片后面的雙眼,目光不再淡定,一縷憂傷寫在臉上。
  一
   八年前,李斯琦還在燈紅酒綠的香港任職,是某部門派駐南方的代表,作為公職人員,他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慢慢地,在寸土寸金的金融大都會,任何人都會有一些自慚形穢,富麗堂皇的商業大廈,不是李嘉誠的長江集團的,就是霍氏家族,抑或是其他財富新貴的地產項目。
   除了豐富的奢侈品,還有美味珍饈的誘惑,法式大餐等世界各地的美味應有盡有,除了地方小吃,各派系的中華美食也競相爭奇斗妍。
  在交際中,精致的西裝,掩飾不住他的英氣,在推杯換盞間,談笑風聲,配合得體的手勢,一切都是自然,恰到好處。不分膚色、人種,大家都很優雅,用欣賞的眼光看著他,這是多么美妙的感覺啊,斯琦享受這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滋味。
   在交談中,在琥珀色的液體沁潤下,他有些微醺,但又不乏理智,反而妙語連珠,盡顯幽默睿智。他的座上賓,有各國的政客和商界精英,熟知瞬息萬變的政治經濟社會,他們是行走在金融領域的牧羊人。
  
  二
   北京的夜晚,燈光闌珊,喧囂的城市,終于在夜晚來臨之后稍稍安靜下來,在住宅區,高樓里的燈光亮起來了,家家人影婆娑,忙碌的家庭生活開始上演。
   王婧獨自一人在幽靜的房間收拾著屋內的雜物,落寞的眼神,淡定而從容,訴說著她的無助和憂傷。
   四周是一家家團圓和睦的家庭,平日里,忙得不亦樂乎,節日里一家外出游玩,享受大自然的恩賜,過著甜蜜的日子,而王婧思念自己的愛人了,就打個電話,聊會天,問問遠在南方的斯琦,近來可好,是否在某個夜晚,偶爾想起她,想起他們一起在校園漫步的浪漫時刻,抑或婚后在一起的甜蜜歲月,雖然偶爾李斯琦半年一載也能回家一趟,但短暫的停留之后,還是毅然決然地回到他的工作地。
   日子在一天天的溜走,李斯琦從當初的熱切,漸漸地變得忽冷忽熱。時間長了,斯琦對待妻子顯得冷漠,對她的問候和關心有些極不厭煩,或者著急要掛斷電話,似乎有更重要的人在等著他,在召喚他。她很疑惑、焦慮。
   時間在不知不覺過去了三四年。這遙遠的距離,硬生生把一對有情人逐漸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經過這樣漫長的糾纏,王婧有些心神俱疲了。
  
   三
   兩年前,一次回國后的交流,改變了斯琦的足跡。他不再涉足富麗堂皇的金融之都,而是回到了闊別數十載的家鄉,這里是他求學成長的地方,是他從萌動少年嬗變為男人的居所,他為此激動,興奮,甚至徹夜難眠。
  回到家鄉,是榮歸故里,一時春風得意,他被提拔,當上了令人艷羨的部門領導,一言九鼎,一呼百應的感覺有些讓人陶醉,他享受著權力帶給他的愉悅。偶爾,他也會想起王婧,他的前妻,她無法體會、分享他的成功和喜悅了,在閑暇時,他到處追尋著獵物,滿足他感官的刺激,這讓他陶醉其中,不能自拔。
   在他眾多的獵物中,有一個名叫周佟的女子,讓他迷戀,是她的妖艷,抑或是她的嫵媚,從她的呻吟中,他感受到了雄性的力量,和無限的樂趣。斯琦為周佟一擲千金,毫不吝惜,哪怕山窮水盡,他也讓她滿足一切欲望。在家鄉城市的高新技術開發區,別墅和精裝高檔小區云集,各路奢侈品店和豪華餐飲遍布其中。為了方便他和周佟約會,他在斯蒂藍天買了一棟近千平米的獨棟別墅,室內的裝修極度奢華,他們陶醉在這二人歡愉里。
  
   四
   一聲炸響,在冬季來臨之時,總部審查部門空降省會,在一番日夜不停的談話中,他成為了焦點,其他人多是走馬觀花式的就結束了,只有他被滯留下來,陷入漫長的問訊,他試圖掩蓋幾年前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已經離開那個讓他困惑迷失而冒險的境地,還有那時的一切物品,他都銷毀滅跡了,心里想,難道有人能讓死灰復燃?
   在和妻子分開后,一直無法擺脫失落,失望,斯琦試圖尋找一種精神的寄托,追尋屬于他自己的靈魂伴侶。
  在嘗試了很多事情之后,在景色迷人的澳門,他迷上了本地的游戲,看到彩色的轉盤在飛舞,妖艷的侍者,嫵媚地看他豪氣的推出籌碼的眼神令他心醉,一次一次的豪擲千金后,他開始在游戲場賒賬,就像酒徒一樣癡迷著這種感覺。
  在一次一次的放縱之后,他除了欠下巨額債務外,內心的彷徨和郁悶有增無減,如何還債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心理負擔。
  他會峰回路轉,重回人生的巔峰嗎?
  
   五
   在香港街頭,繁華的霓虹燈下,行人步履匆匆,下班后的時光,也是如此的匆忙。
  一間粵式早茶店里,人來人往,雖然是晚市,各式點心一應俱全,蝦餃、叉燒包、干蒸燒賣、蛋撻,這是本地人最熱衷的點心,其它像豬手黃豆湯,牛肉酸辣湯都是極好的補品,斯琦早早地在早茶店坐定,吃著要來的點心,喝口美味的高湯,似乎很享受這晚餐。在品味美食的間隙,他不時看一眼餐桌上的手機,似乎在等待手機的悅耳音樂響起,難道有人要和他見面?,但為什么不像以往出入高檔餐廳,而是人來人往的早茶店呢?
   大街上,雙層巴士呼嘯而過。街邊人行道上,一位衣著考究的外籍男士,邁著堅實的步伐,緩步邁入早茶店,坐定之后,用熟練的粵語點了幾樣點心。他翻開放在一邊的手提包,拿出一部黑色的黑莓手機,從手提包的夾層里取出一張紙,上邊寫著一串數字,他看著紙,發了一條信息,就開始享用美味的叉燒包,不一會,他吃完了桌子上的點心,從手提包里拿出一個信封,放在西服的內口袋里,站起身,朝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衛生間的小便池旁,幾位男士正在方便,在最里邊的池位上,正是那位在餐桌上無心用餐的主人公,他看見外籍男士進入衛生間,便微微點了下頭,旁邊的人很難注意到。外籍男士徑直走到他邊上的池位,一陣刷刷的聲音伴隨著一股臊味撲面而來。整理好衣服后,外籍男士拿出信封,放在了李斯琦便池正上方的平臺上,換走了他早已放好的另外一個信封,很從容地走出了衛生間。
   夜色沉沉,耀眼的霓虹燈,能點亮他的黎明嗎?
  
  六
   大鐵門的嘎吱聲,傳入囚室,李斯琦睡眼朦朧地坐在詢問室的帶扶手的椅子上,持續地訊問,他已經分不清白天黑夜,身體極度虛弱,似乎要昏死過去了,他實在抗不住輪番轟炸般的訊問了。
   他清醒了一下,對坐在主位的年長的男子說了一句,“我回憶一下”,至此,為時兩月的預審工作,有了巨大的突破。
  經過訊問,他交待了發生的一切。為了滿足他的欲望,為了還清游戲所欠的債務,他處心積慮,私自留存公司的大量文件,秘密聯系境外的競爭對手,把自己掌握的公司核心資料賣給了境外,換取了數量驚人的酬金,供他在澳門游戲,在香港隨意揮霍。
   回到家鄉后,一切順風順水,在一群人的擁簇下,李斯琦正回味他人生的又一次跳躍。他以為八年前這骯臟的交易就此翻過,沒人會知道在早茶店里發生的一幕幕,就像在早茶店衛生間的一陣腥臊伴隨著一聲長嘯,他的排泄物頃刻間消逝的無影蹤,而他做出的一切就會隕滅在伶仃洋里一樣。
   歷史的車輪,不因任何人的想法而改變,它總是無情的碾壓過違背人性和正義的勾當,還原歷史該有的公平和正義。
  看守所的高墻上,生銹的鋼絲網似明似暗,冬日的寒風呼嘯著,黃昏時分了,太陽無力的光照著大地,天邊的云朵在夕陽下泛出一片片紅暈,哨兵站在高高的瞭望臺上,剛毅的眼神注視著遠方,身影和天邊的云朵融為一體。
  李斯琦蜷縮在囚室的窗口下,晚霞的光,透過小小的窗口,映在他長亂的頭發上,像冬日陽光下的枯草,荒蕪中透著肅殺之氣,在等待高院核準的兩月之后,他將毫無懸念地走上一條不歸路。
  遠處的夕陽更紅了,透著一股難以名狀的血色,這難熬的日子啊!
  
  【原創首發】昏暗的囚室里,李斯琦,滿臉的胡須,已經有許久不曾剃了,凌亂的長發躲在沙發里,眼鏡片后面的雙眼,目光不再淡定,一縷憂傷寫在臉上。
  一
   八年前,李斯琦還在燈紅酒綠的香港任職,是某部門派駐南方的代表,作為公職人員,他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慢慢地,在寸土寸金的金融大都會,任何人都會有一些自慚形穢,富麗堂皇的商業大廈,不是李嘉誠的長江集團的,就是霍氏家族,抑或是其他財富新貴的地產項目。
   除了豐富的奢侈品,還有美味珍饈的誘惑,法式大餐等世界各地的美味應有盡有,除了地方小吃,各派系的中華美食也競相爭奇斗妍。
  在交際中,精致的西裝,掩飾不住他的英氣,在推杯換盞間,談笑風聲,配合得體的手勢,一切都是自然,恰到好處。不分膚色、人種,大家都很優雅,用欣賞的眼光看著他,這是多么美妙的感覺啊,斯琦享受這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滋味。
   在交談中,在琥珀色的液體沁潤下,他有些微醺,但又不乏理智,反而妙語連珠,盡顯幽默睿智。他的座上賓,有各國的政客和商界精英,熟知瞬息萬變的政治經濟社會,他們是行走在金融領域的牧羊人。
  
  二
   北京的夜晚,燈光闌珊,喧囂的城市,終于在夜晚來臨之后稍稍安靜下來,在住宅區,高樓里的燈光亮起來了,家家人影婆娑,忙碌的家庭生活開始上演。
   王婧獨自一人在幽靜的房間收拾著屋內的雜物,落寞的眼神,淡定而從容,訴說著她的無助和憂傷。
   四周是一家家團圓和睦的家庭,平日里,忙得不亦樂乎,節日里一家外出游玩,享受大自然的恩賜,過著甜蜜的日子,而王婧思念自己的愛人了,就打個電話,聊會天,問問遠在南方的斯琦,近來可好,是否在某個夜晚,偶爾想起她,想起他們一起在校園漫步的浪漫時刻,抑或婚后在一起的甜蜜歲月,雖然偶爾李斯琦半年一載也能回家一趟,但短暫的停留之后,還是毅然決然地回到他的工作地。
   日子在一天天的溜走,李斯琦從當初的熱切,漸漸地變得忽冷忽熱。時間長了,斯琦對待妻子顯得冷漠,對她的問候和關心有些極不厭煩,或者著急要掛斷電話,似乎有更重要的人在等著他,在召喚他。她很疑惑、焦慮。
   時間在不知不覺過去了三四年。這遙遠的距離,硬生生把一對有情人逐漸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經過這樣漫長的糾纏,王婧有些心神俱疲了。
  
   三
   兩年前,一次回國后的交流,改變了斯琦的足跡。他不再涉足富麗堂皇的金融之都,而是回到了闊別數十載的家鄉,這里是他求學成長的地方,是他從萌動少年嬗變為男人的居所,他為此激動,興奮,甚至徹夜難眠。
  回到家鄉,是榮歸故里,一時春風得意,他被提拔,當上了令人艷羨的部門領導,一言九鼎,一呼百應的感覺有些讓人陶醉,他享受著權力帶給他的愉悅。偶爾,他也會想起王婧,他的前妻,她無法體會、分享他的成功和喜悅了,在閑暇時,他到處追尋著獵物,滿足他感官的刺激,這讓他陶醉其中,不能自拔。
   在他眾多的獵物中,有一個名叫周佟的女子,讓他迷戀,是她的妖艷,抑或是她的嫵媚,從她的呻吟中,他感受到了雄性的力量,和無限的樂趣。斯琦為周佟一擲千金,毫不吝惜,哪怕山窮水盡,他也讓她滿足一切欲望。在家鄉城市的高新技術開發區,別墅和精裝高檔小區云集,各路奢侈品店和豪華餐飲遍布其中。為了方便他和周佟約會,他在斯蒂藍天買了一棟近千平米的獨棟別墅,室內的裝修極度奢華,他們陶醉在這二人歡愉里。
  
   四
   一聲炸響,在冬季來臨之時,總部審查部門空降省會,在一番日夜不停的談話中,他成為了焦點,其他人多是走馬觀花式的就結束了,只有他被滯留下來,陷入漫長的問訊,他試圖掩蓋幾年前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已經離開那個讓他困惑迷失而冒險的境地,還有那時的一切物品,他都銷毀滅跡了,心里想,難道有人能讓死灰復燃?
   在和妻子分開后,一直無法擺脫失落,失望,斯琦試圖尋找一種精神的寄托,追尋屬于他自己的靈魂伴侶。
  在嘗試了很多事情之后,在景色迷人的澳門,他迷上了本地的游戲,看到彩色的轉盤在飛舞,妖艷的侍者,嫵媚地看他豪氣的推出籌碼的眼神令他心醉,一次一次的豪擲千金后,他開始在游戲場賒賬,就像酒徒一樣癡迷著這種感覺。
  在一次一次的放縱之后,他除了欠下巨額債務外,內心的彷徨和郁悶有增無減,如何還債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心理負擔。
  他會峰回路轉,重回人生的巔峰嗎?
  
   五
   在香港街頭,繁華的霓虹燈下,行人步履匆匆,下班后的時光,也是如此的匆忙。
  一間粵式早茶店里,人來人往,雖然是晚市,各式點心一應俱全,蝦餃、叉燒包、干蒸燒賣、蛋撻,這是本地人最熱衷的點心,其它像豬手黃豆湯,牛肉酸辣湯都是極好的補品,斯琦早早地在早茶店坐定,吃著要來的點心,喝口美味的高湯,似乎很享受這晚餐。在品味美食的間隙,他不時看一眼餐桌上的手機,似乎在等待手機的悅耳音樂響起,難道有人要和他見面?,但為什么不像以往出入高檔餐廳,而是人來人往的早茶店呢?
   大街上,雙層巴士呼嘯而過。街邊人行道上,一位衣著考究的外籍男士,邁著堅實的步伐,緩步邁入早茶店,坐定之后,用熟練的粵語點了幾樣點心。他翻開放在一邊的手提包,拿出一部黑色的黑莓手機,從手提包的夾層里取出一張紙,上邊寫著一串數字,他看著紙,發了一條信息,就開始享用美味的叉燒包,不一會,他吃完了桌子上的點心,從手提包里拿出一個信封,放在西服的內口袋里,站起身,朝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衛生間的小便池旁,幾位男士正在方便,在最里邊的池位上,正是那位在餐桌上無心用餐的主人公,他看見外籍男士進入衛生間,便微微點了下頭,旁邊的人很難注意到。外籍男士徑直走到他邊上的池位,一陣刷刷的聲音伴隨著一股臊味撲面而來。整理好衣服后,外籍男士拿出信封,放在了李斯琦便池正上方的平臺上,換走了他早已放好的另外一個信封,很從容地走出了衛生間。
   夜色沉沉,耀眼的霓虹燈,能點亮他的黎明嗎?
  
  六
   大鐵門的嘎吱聲,傳入囚室,李斯琦睡眼朦朧地坐在詢問室的帶扶手的椅子上,持續地訊問,他已經分不清白天黑夜,身體極度虛弱,似乎要昏死過去了,他實在抗不住輪番轟炸般的訊問了。
   他清醒了一下,對坐在主位的年長的男子說了一句,“我回憶一下”,至此,為時兩月的預審工作,有了巨大的突破。
  經過訊問,他交待了發生的一切。為了滿足他的欲望,為了還清游戲所欠的債務,他處心積慮,私自留存公司的大量文件,秘密聯系境外的競爭對手,把自己掌握的公司核心資料賣給了境外,換取了數量驚人的酬金,供他在澳門游戲,在香港隨意揮霍。
   回到家鄉后,一切順風順水,在一群人的擁簇下,李斯琦正回味他人生的又一次跳躍。他以為八年前這骯臟的交易就此翻過,沒人會知道在早茶店里發生的一幕幕,就像在早茶店衛生間的一陣腥臊伴隨著一聲長嘯,他的排泄物頃刻間消逝的無影蹤,而他做出的一切就會隕滅在伶仃洋里一樣。
   歷史的車輪,不因任何人的想法而改變,它總是無情的碾壓過違背人性和正義的勾當,還原歷史該有的公平和正義。
  看守所的高墻上,生銹的鋼絲網似明似暗,冬日的寒風呼嘯著,黃昏時分了,太陽無力的光照著大地,天邊的云朵在夕陽下泛出一片片紅暈,哨兵站在高高的瞭望臺上,剛毅的眼神注視著遠方,身影和天邊的云朵融為一體。
  李斯琦蜷縮在囚室的窗口下,晚霞的光,透過小小的窗口,映在他長亂的頭發上,像冬日陽光下的枯草,荒蕪中透著肅殺之氣,在等待高院核準的兩月之后,他將毫無懸念地走上一條不歸路。
  遠處的夕陽更紅了,透著一股難以名狀的血色,這難熬的日子啊!
  
  【原創首發】昏暗的囚室里,李斯琦,滿臉的胡須,已經有許久不曾剃了,凌亂的長發躲在沙發里,眼鏡片后面的雙眼,目光不再淡定,一縷憂傷寫在臉上。
  一
   八年前,李斯琦還在燈紅酒綠的香港任職,是某部門派駐南方的代表,作為公職人員,他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慢慢地,在寸土寸金的金融大都會,任何人都會有一些自慚形穢,富麗堂皇的商業大廈,不是李嘉誠的長江集團的,就是霍氏家族,抑或是其他財富新貴的地產項目。
   除了豐富的奢侈品,還有美味珍饈的誘惑,法式大餐等世界各地的美味應有盡有,除了地方小吃,各派系的中華美食也競相爭奇斗妍。
  在交際中,精致的西裝,掩飾不住他的英氣,在推杯換盞間,談笑風聲,配合得體的手勢,一切都是自然,恰到好處。不分膚色、人種,大家都很優雅,用欣賞的眼光看著他,這是多么美妙的感覺啊,斯琦享受這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滋味。
   在交談中,在琥珀色的液體沁潤下,他有些微醺,但又不乏理智,反而妙語連珠,盡顯幽默睿智。他的座上賓,有各國的政客和商界精英,熟知瞬息萬變的政治經濟社會,他們是行走在金融領域的牧羊人。
  
  二
   北京的夜晚,燈光闌珊,喧囂的城市,終于在夜晚來臨之后稍稍安靜下來,在住宅區,高樓里的燈光亮起來了,家家人影婆娑,忙碌的家庭生活開始上演。
   王婧獨自一人在幽靜的房間收拾著屋內的雜物,落寞的眼神,淡定而從容,訴說著她的無助和憂傷。
   四周是一家家團圓和睦的家庭,平日里,忙得不亦樂乎,節日里一家外出游玩,享受大自然的恩賜,過著甜蜜的日子,而王婧思念自己的愛人了,就打個電話,聊會天,問問遠在南方的斯琦,近來可好,是否在某個夜晚,偶爾想起她,想起他們一起在校園漫步的浪漫時刻,抑或婚后在一起的甜蜜歲月,雖然偶爾李斯琦半年一載也能回家一趟,但短暫的停留之后,還是毅然決然地回到他的工作地。
   日子在一天天的溜走,李斯琦從當初的熱切,漸漸地變得忽冷忽熱。時間長了,斯琦對待妻子顯得冷漠,對她的問候和關心有些極不厭煩,或者著急要掛斷電話,似乎有更重要的人在等著他,在召喚他。她很疑惑、焦慮。
   時間在不知不覺過去了三四年。這遙遠的距離,硬生生把一對有情人逐漸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經過這樣漫長的糾纏,王婧有些心神俱疲了。
  
   三
   兩年前,一次回國后的交流,改變了斯琦的足跡。他不再涉足富麗堂皇的金融之都,而是回到了闊別數十載的家鄉,這里是他求學成長的地方,是他從萌動少年嬗變為男人的居所,他為此激動,興奮,甚至徹夜難眠。
  回到家鄉,是榮歸故里,一時春風得意,他被提拔,當上了令人艷羨的部門領導,一言九鼎,一呼百應的感覺有些讓人陶醉,他享受著權力帶給他的愉悅。偶爾,他也會想起王婧,他的前妻,她無法體會、分享他的成功和喜悅了,在閑暇時,他到處追尋著獵物,滿足他感官的刺激,這讓他陶醉其中,不能自拔。
   在他眾多的獵物中,有一個名叫周佟的女子,讓他迷戀,是她的妖艷,抑或是她的嫵媚,從她的呻吟中,他感受到了雄性的力量,和無限的樂趣。斯琦為周佟一擲千金,毫不吝惜,哪怕山窮水盡,他也讓她滿足一切欲望。在家鄉城市的高新技術開發區,別墅和精裝高檔小區云集,各路奢侈品店和豪華餐飲遍布其中。為了方便他和周佟約會,他在斯蒂藍天買了一棟近千平米的獨棟別墅,室內的裝修極度奢華,他們陶醉在這二人歡愉里。
  
   四
   一聲炸響,在冬季來臨之時,總部審查部門空降省會,在一番日夜不停的談話中,他成為了焦點,其他人多是走馬觀花式的就結束了,只有他被滯留下來,陷入漫長的問訊,他試圖掩蓋幾年前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已經離開那個讓他困惑迷失而冒險的境地,還有那時的一切物品,他都銷毀滅跡了,心里想,難道有人能讓死灰復燃?
   在和妻子分開后,一直無法擺脫失落,失望,斯琦試圖尋找一種精神的寄托,追尋屬于他自己的靈魂伴侶。
  在嘗試了很多事情之后,在景色迷人的澳門,他迷上了本地的游戲,看到彩色的轉盤在飛舞,妖艷的侍者,嫵媚地看他豪氣的推出籌碼的眼神令他心醉,一次一次的豪擲千金后,他開始在游戲場賒賬,就像酒徒一樣癡迷著這種感覺。
  在一次一次的放縱之后,他除了欠下巨額債務外,內心的彷徨和郁悶有增無減,如何還債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心理負擔。
  他會峰回路轉,重回人生的巔峰嗎?
  
   五
   在香港街頭,繁華的霓虹燈下,行人步履匆匆,下班后的時光,也是如此的匆忙。
  一間粵式早茶店里,人來人往,雖然是晚市,各式點心一應俱全,蝦餃、叉燒包、干蒸燒賣、蛋撻,這是本地人最熱衷的點心,其它像豬手黃豆湯,牛肉酸辣湯都是極好的補品,斯琦早早地在早茶店坐定,吃著要來的點心,喝口美味的高湯,似乎很享受這晚餐。在品味美食的間隙,他不時看一眼餐桌上的手機,似乎在等待手機的悅耳音樂響起,難道有人要和他見面?,但為什么不像以往出入高檔餐廳,而是人來人往的早茶店呢?
   大街上,雙層巴士呼嘯而過。街邊人行道上,一位衣著考究的外籍男士,邁著堅實的步伐,緩步邁入早茶店,坐定之后,用熟練的粵語點了幾樣點心。他翻開放在一邊的手提包,拿出一部黑色的黑莓手機,從手提包的夾層里取出一張紙,上邊寫著一串數字,他看著紙,發了一條信息,就開始享用美味的叉燒包,不一會,他吃完了桌子上的點心,從手提包里拿出一個信封,放在西服的內口袋里,站起身,朝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衛生間的小便池旁,幾位男士正在方便,在最里邊的池位上,正是那位在餐桌上無心用餐的主人公,他看見外籍男士進入衛生間,便微微點了下頭,旁邊的人很難注意到。外籍男士徑直走到他邊上的池位,一陣刷刷的聲音伴隨著一股臊味撲面而來。整理好衣服后,外籍男士拿出信封,放在了李斯琦便池正上方的平臺上,換走了他早已放好的另外一個信封,很從容地走出了衛生間。
   夜色沉沉,耀眼的霓虹燈,能點亮他的黎明嗎?
  
  六
   大鐵門的嘎吱聲,傳入囚室,李斯琦睡眼朦朧地坐在詢問室的帶扶手的椅子上,持續地訊問,他已經分不清白天黑夜,身體極度虛弱,似乎要昏死過去了,他實在抗不住輪番轟炸般的訊問了。
   他清醒了一下,對坐在主位的年長的男子說了一句,“我回憶一下”,至此,為時兩月的預審工作,有了巨大的突破。
  經過訊問,他交待了發生的一切。為了滿足他的欲望,為了還清游戲所欠的債務,他處心積慮,私自留存公司的大量文件,秘密聯系境外的競爭對手,把自己掌握的公司核心資料賣給了境外,換取了數量驚人的酬金,供他在澳門游戲,在香港隨意揮霍。
   回到家鄉后,一切順風順水,在一群人的擁簇下,李斯琦正回味他人生的又一次跳躍。他以為八年前這骯臟的交易就此翻過,沒人會知道在早茶店里發生的一幕幕,就像在早茶店衛生間的一陣腥臊伴隨著一聲長嘯,他的排泄物頃刻間消逝的無影蹤,而他做出的一切就會隕滅在伶仃洋里一樣。
   歷史的車輪,不因任何人的想法而改變,它總是無情的碾壓過違背人性和正義的勾當,還原歷史該有的公平和正義。
  看守所的高墻上,生銹的鋼絲網似明似暗,冬日的寒風呼嘯著,黃昏時分了,太陽無力的光照著大地,天邊的云朵在夕陽下泛出一片片紅暈,哨兵站在高高的瞭望臺上,剛毅的眼神注視著遠方,身影和天邊的云朵融為一體。
  李斯琦蜷縮在囚室的窗口下,晚霞的光,透過小小的窗口,映在他長亂的頭發上,像冬日陽光下的枯草,荒蕪中透著肅殺之氣,在等待高院核準的兩月之后,他將毫無懸念地走上一條不歸路。
  遠處的夕陽更紅了,透著一股難以名狀的血色,這難熬的日子啊!
  
  【原創首發】昏暗的囚室里,李斯琦,滿臉的胡須,已經有許久不曾剃了,凌亂的長發躲在沙發里,眼鏡片后面的雙眼,目光不再淡定,一縷憂傷寫在臉上。
  一
   八年前,李斯琦還在燈紅酒綠的香港任職,是某部門派駐南方的代表,作為公職人員,他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慢慢地,在寸土寸金的金融大都會,任何人都會有一些自慚形穢,富麗堂皇的商業大廈,不是李嘉誠的長江集團的,就是霍氏家族,抑或是其他財富新貴的地產項目。
   除了豐富的奢侈品,還有美味珍饈的誘惑,法式大餐等世界各地的美味應有盡有,除了地方小吃,各派系的中華美食也競相爭奇斗妍。
  在交際中,精致的西裝,掩飾不住他的英氣,在推杯換盞間,談笑風聲,配合得體的手勢,一切都是自然,恰到好處。不分膚色、人種,大家都很優雅,用欣賞的眼光看著他,這是多么美妙的感覺啊,斯琦享受這萬千寵愛于一身的滋味。
   在交談中,在琥珀色的液體沁潤下,他有些微醺,但又不乏理智,反而妙語連珠,盡顯幽默睿智。他的座上賓,有各國的政客和商界精英,熟知瞬息萬變的政治經濟社會,他們是行走在金融領域的牧羊人。
  
  二
   北京的夜晚,燈光闌珊,喧囂的城市,終于在夜晚來臨之后稍稍安靜下來,在住宅區,高樓里的燈光亮起來了,家家人影婆娑,忙碌的家庭生活開始上演。
   王婧獨自一人在幽靜的房間收拾著屋內的雜物,落寞的眼神,淡定而從容,訴說著她的無助和憂傷。
   四周是一家家團圓和睦的家庭,平日里,忙得不亦樂乎,節日里一家外出游玩,享受大自然的恩賜,過著甜蜜的日子,而王婧思念自己的愛人了,就打個電話,聊會天,問問遠在南方的斯琦,近來可好,是否在某個夜晚,偶爾想起她,想起他們一起在校園漫步的浪漫時刻,抑或婚后在一起的甜蜜歲月,雖然偶爾李斯琦半年一載也能回家一趟,但短暫的停留之后,還是毅然決然地回到他的工作地。
   日子在一天天的溜走,李斯琦從當初的熱切,漸漸地變得忽冷忽熱。時間長了,斯琦對待妻子顯得冷漠,對她的問候和關心有些極不厭煩,或者著急要掛斷電話,似乎有更重要的人在等著他,在召喚他。她很疑惑、焦慮。
   時間在不知不覺過去了三四年。這遙遠的距離,硬生生把一對有情人逐漸變成了熟悉的陌生人。經過這樣漫長的糾纏,王婧有些心神俱疲了。
  
   三
   兩年前,一次回國后的交流,改變了斯琦的足跡。他不再涉足富麗堂皇的金融之都,而是回到了闊別數十載的家鄉,這里是他求學成長的地方,是他從萌動少年嬗變為男人的居所,他為此激動,興奮,甚至徹夜難眠。
  回到家鄉,是榮歸故里,一時春風得意,他被提拔,當上了令人艷羨的部門領導,一言九鼎,一呼百應的感覺有些讓人陶醉,他享受著權力帶給他的愉悅。偶爾,他也會想起王婧,他的前妻,她無法體會、分享他的成功和喜悅了,在閑暇時,他到處追尋著獵物,滿足他感官的刺激,這讓他陶醉其中,不能自拔。
   在他眾多的獵物中,有一個名叫周佟的女子,讓他迷戀,是她的妖艷,抑或是她的嫵媚,從她的呻吟中,他感受到了雄性的力量,和無限的樂趣。斯琦為周佟一擲千金,毫不吝惜,哪怕山窮水盡,他也讓她滿足一切欲望。在家鄉城市的高新技術開發區,別墅和精裝高檔小區云集,各路奢侈品店和豪華餐飲遍布其中。為了方便他和周佟約會,他在斯蒂藍天買了一棟近千平米的獨棟別墅,室內的裝修極度奢華,他們陶醉在這二人歡愉里。
  
   四
   一聲炸響,在冬季來臨之時,總部審查部門空降省會,在一番日夜不停的談話中,他成為了焦點,其他人多是走馬觀花式的就結束了,只有他被滯留下來,陷入漫長的問訊,他試圖掩蓋幾年前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已經離開那個讓他困惑迷失而冒險的境地,還有那時的一切物品,他都銷毀滅跡了,心里想,難道有人能讓死灰復燃?
   在和妻子分開后,一直無法擺脫失落,失望,斯琦試圖尋找一種精神的寄托,追尋屬于他自己的靈魂伴侶。
  在嘗試了很多事情之后,在景色迷人的澳門,他迷上了本地的游戲,看到彩色的轉盤在飛舞,妖艷的侍者,嫵媚地看他豪氣的推出籌碼的眼神令他心醉,一次一次的豪擲千金后,他開始在游戲場賒賬,就像酒徒一樣癡迷著這種感覺。
  在一次一次的放縱之后,他除了欠下巨額債務外,內心的彷徨和郁悶有增無減,如何還債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心理負擔。
  他會峰回路轉,重回人生的巔峰嗎?
  
   五
   在香港街頭,繁華的霓虹燈下,行人步履匆匆,下班后的時光,也是如此的匆忙。
  一間粵式早茶店里,人來人往,雖然是晚市,各式點心一應俱全,蝦餃、叉燒包、干蒸燒賣、蛋撻,這是本地人最熱衷的點心,其它像豬手黃豆湯,牛肉酸辣湯都是極好的補品,斯琦早早地在早茶店坐定,吃著要來的點心,喝口美味的高湯,似乎很享受這晚餐。在品味美食的間隙,他不時看一眼餐桌上的手機,似乎在等待手機的悅耳音樂響起,難道有人要和他見面?,但為什么不像以往出入高檔餐廳,而是人來人往的早茶店呢?
   大街上,雙層巴士呼嘯而過。街邊人行道上,一位衣著考究的外籍男士,邁著堅實的步伐,緩步邁入早茶店,坐定之后,用熟練的粵語點了幾樣點心。他翻開放在一邊的手提包,拿出一部黑色的黑莓手機,從手提包的夾層里取出一張紙,上邊寫著一串數字,他看著紙,發了一條信息,就開始享用美味的叉燒包,不一會,他吃完了桌子上的點心,從手提包里拿出一個信封,放在西服的內口袋里,站起身,朝衛生間的方向走去。
   衛生間的小便池旁,幾位男士正在方便,在最里邊的池位上,正是那位在餐桌上無心用餐的主人公,他看見外籍男士進入衛生間,便微微點了下頭,旁邊的人很難注意到。外籍男士徑直走到他邊上的池位,一陣刷刷的聲音伴隨著一股臊味撲面而來。整理好衣服后,外籍男士拿出信封,放在了李斯琦便池正上方的平臺上,換走了他早已放好的另外一個信封,很從容地走出了衛生間。
   夜色沉沉,耀眼的霓虹燈,能點亮他的黎明嗎?
  
  六
   大鐵門的嘎吱聲,傳入囚室,李斯琦睡眼朦朧地坐在詢問室的帶扶手的椅子上,持續地訊問,他已經分不清白天黑夜,身體極度虛弱,似乎要昏死過去了,他實在抗不住輪番轟炸般的訊問了。
   他清醒了一下,對坐在主位的年長的男子說了一句,“我回憶一下”,至此,為時兩月的預審工作,有了巨大的突破。
  經過訊問,他交待了發生的一切。為了滿足他的欲望,為了還清游戲所欠的債務,他處心積慮,私自留存公司的大量文件,秘密聯系境外的競爭對手,把自己掌握的公司核心資料賣給了境外,換取了數量驚人的酬金,供他在澳門游戲,在香港隨意揮霍。
   回到家鄉后,一切順風順水,在一群人的擁簇下,李斯琦正回味他人生的又一次跳躍。他以為八年前這骯臟的交易就此翻過,沒人會知道在早茶店里發生的一幕幕,就像在早茶店衛生間的一陣腥臊伴隨著一聲長嘯,他的排泄物頃刻間消逝的無影蹤,而他做出的一切就會隕滅在伶仃洋里一樣。
   歷史的車輪,不因任何人的想法而改變,它總是無情的碾壓過違背人性和正義的勾當,還原歷史該有的公平和正義。
  看守所的高墻上,生銹的鋼絲網似明似暗,冬日的寒風呼嘯著,黃昏時分了,太陽無力的光照著大地,天邊的云朵在夕陽下泛出一片片紅暈,哨兵站在高高的瞭望臺上,剛毅的眼神注視著遠方,身影和天邊的云朵融為一體。
  李斯琦蜷縮在囚室的窗口下,晚霞的光,透過小小的窗口,映在他長亂的頭發上,像冬日陽光下的枯草,荒蕪中透著肅殺之氣,在等待高院核準的兩月之后,他將毫無懸念地走上一條不歸路。
  遠處的夕陽更紅了,透著一股難以名狀的血色,這難熬的日子啊!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女孩掉深井
下一篇:郁悶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