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是我想多了

是我想多了

我醒來時正躺在一個男人懷里。男人喘著粗氣抱著我在奔跑。我嘴里含著一塊糖,卻聞見一股令人惡心的臭味,如果沒有說錯的話,應該是男人身上的雞屎味。
  我厲聲叫道,放下我,你趕緊放下我,你是誰?
  男人停下腳步,小心翼翼地把我放在地上,貓著腰,捂著肚子,張著嘴大口大口地喘氣。
  我大概是嚇傻了,盯著男人看。男人大概有三十多歲,黑皮膚,大腦門,小眼睛,面疙瘩鼻子,厚嘴唇。
  相由心生,這家伙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他要干嘛呢?劫財還是劫色,仿佛這都不太可能。你說劫財吧,手機里有錢,可手機還在。你說劫色吧,他一個大男人,我也是一個大男人。天吶,他是個同性戀吧,乖乖,如此重口味!
  我摸摸褲腰帶。嗯,還好,褲腰帶勒得緊緊地,并沒有被非禮過的跡象。
  我說,兄弟,你放我走吧。很抱歉,我身上一個子兒也沒有,更沒有什么值錢的東西值得你惦記,我只有一個半死不活的身子,爹娘給的,它將屬于我未來的夫人。
  男人堅持說,你不能走,你的病很嚴重,必須要到醫院去。
  我想,壞了壞了,聽說近來有拐人賣腎的騙子,一個腎能值幾萬塊錢,老子就兩個腎,倘若割掉一個還剩一個,倘若割掉兩個小命怕是也保不住了。
  男人說,大爺,你現在能走路了,我扶你去醫院吧,醫院不遠了,就在斜對面。讓醫生給你檢查一下,有病治病,沒病更好。
  男人一副極其誠肯的樣子,更是讓我摸不著頭腦了。哼,裝,你就裝吧,反正我以不變應萬變,就是不吃你這一套。你喊我大爺,誰是你大爺,我還喊你大爺呢,我有那么老嗎?我今年才四十一歲。
  大爺,你是不是餓了?如果你餓了,我去給你買點吃的和喝的?
  是的,我是餓了。我的肚子咕嚕咕嚕在叫,我的胃也在一縮一緊地隱隱作疼。可是,我不會吃你的任何東西,萬一你耍了詭計,下了蒙汗藥之類的東西,我豈不成了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我才沒有那么愚蠢呢。
  男人抬頭看天,伸出焦黑的手胡亂地抹著臉上的汗水,嘆了口氣,蹲在地上。
  我也抬頭看天。天上有太陽。中午的太陽明晃晃的有些刺眼。我坐在地上,手里緊緊地握著半截磚頭,心中瞬間有了些許安全感。你這騙子膽敢靠近,看我不砸破你的狗頭,不給點顏色瞧瞧,你都不清楚馬王爺有幾只眼。
  男人好像是怕了,原地蹲著不再靠近我,只是拿眼時不時地觀察我,仿佛我是個外星人,身上有許多值得他研究的地方。
  我很不自在。我說,你走吧。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要騙就去騙別人吧,我可是走南闖北見過世面的人,你的伎倆在我面前只是雕蟲小技。如果你再想跟我糾纏不清,別怪我用磚頭把你拍成一堆爛泥。
  男人眼神里現出驚恐,抖動著嘴唇囁嚅道,好好好,我走,我走。你這人狼心狗肺,還把別人想得那么壞。當時你暈倒在路邊,那么多人圍觀,是我抱著你上醫院。現在你活過來了,就自求多福吧,再見!
  我把頭扭向一邊懶得再去搭理他。嘴長在你頭上,你想怎么說就怎么說,誰來證明你說的是真的。壞人從來不說自己是壞人,總能找一個理直氣壯的借口。我承認,我的腦子現在不好使了,記不清自己怎么暈倒的。可是,你說你救我你就救我了嗎?即便你真的救我,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你救活我,然后再割我的腎,還可以把我當成你的奴隸,也有可能為了討個好名聲,借以掩蓋你丑陋的靈魂。
  男人走了,搖搖晃晃,瘦小的身子像秋風里的一株枯草。我真是納悶,他是哪來的力氣抱著我奔跑的呢?滾吧,滾得越遠越好,省得老子為你鬧心了。
  一陣警笛聲響起。我回過神來,爬起來想要逃跑,可是還沒跑幾步就被人抓住了。我沒有掙扎,我知道掙扎也是徒勞,他們這幫壞東西絕對不會放過我的。
  簡,你怎么跑出來了,害得我們好找。如果萬一你要出了什么事,我們可擔當不起。
  說這話的是小青。小青是我的女神,說話柔聲細語,尤其是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很動人。小青和她那個有眼無珠的丈夫離婚了,可人前看不到她有任何傷感,像沒事一樣,有一次和我聊天聊到傷心處卻哭成了淚人,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給她一個擁抱。
  瘋人院里有好多男人迷戀小青,我一直在警惕著。大麻臉偷了小青的奶罩,被我按在地上狠狠地揍了一頓。長頭毛罵小青是狐貍精,我打不過他,把他的飯盒偷偷地扔到茅坑里了。
  簡,你怎么不說話?你的手機怎么關機了?如果不是我們查了一路上的監控,真不一定能找到你。你暈倒在路邊,一個黑瘦的男人抱你去醫院。對了,那個黑瘦的男人呢?
  別人說的話我可以不信,小青的話我信。天吶,原來真是那男人救了我,我錯怪了男人。我向男人離去的方向望去,人來人往,卻不見我的救命恩人。
  小青說,簡,回去吧,該吃藥了。
  我說,小青,我真的不想在瘋人院呆了。如果不是瘋人院有你,那鬼地方我一刻也呆不下去的。我如道,我愛你,一個老男人愛上一個年輕貌美的護士仿佛不大合適,可是,沒人能給我一個不愛你的理由……
  我的話還沒說完,引來一陣哄笑。
  小青紅著臉低頭不語。我挺了挺胸脯怒斥道,你們這些俗物,笑什么笑。你們知道什么是愛嗎?你們知道什么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嗎?你們知道耶穌為什么被釘在十字架嗎?你們知道釋迦牟尼佛為什么割肉喂鷹嗎?
  有人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腳,罵道,媽的,神經病,別費話,上車。
  小青趕忙上前制止,大聲說,有話好好說,不要打人,簡會上車的,我跟他說。
  小青說,簡,你跟我回去,你目前表現良好,已經是正常人了,過兩天你就可以出院了。
  我點點頭。
  車上,小青問我,簡,你這次跑出去有什么事嗎?我說,沒什么事,馬上情人節要到了,我想給你買束鮮花。小青眼圈一紅生氣地說,什么呀你是搞什么呀,差點連命都丟了。我說,是呀,多虧那個男人,他救了我。小青說,救人救到底呀,為什么不把你送到醫院,卻把你丟在半路走了?我說,是我不愿意,怪不得他的。小青說,嗯,怪不得,三哥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我驚叫起來,什么,三哥,是你一個娘的三哥嗎?
  小青沉默了一會,平靜地說,對,我一個娘的三哥,我在調出的監控視頻里看見三哥還往你嘴里塞了一塊糖果。三哥在養雞場打工,低血糖。簡,你的血糖可能也低,平時要多注意了。
  嗯,我會的。我點點頭說,小青,三哥救了我的命,我連聲謝也沒說,還誤會了他,臭罵了他一通,這樣多不好,我真是……
  小青咯咯地笑起來,笑了一陣,認真地說,簡,等過兩天你出院了,我陪你去見三哥,是應該謝謝他。
  我感激地說,小青真好!真不知道怎么報答你,報答三哥!
  小青說,簡,不要客氣,你一直是我心中的大哥。
  大哥?我是你心中的大哥,難道我只是你心中的大哥嗎?為什么不是別的呢,或者說是朋友,或者說是知己,或者說……難道是在說我老了,或者故意用大哥來告訴我不要有其它的想法。我能有什么想法呢,愛不是占有,不會連你也把我想得多么齷齪吧?
  我陷入思考。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還是個雛啊
下一篇:女孩掉深井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