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過年

過年

今天是大年三十。
  當天空剛剛染上縷縷淺淡的墨色,零星的爆竹聲便次第響起。似是聽到了遙遠的號角,陽光匆匆收起了最后一抹光束,悄然離場。
  夜色如洇染的墨,由淡而濃,一寸一寸地吞噬著光的影子,用墨色裝點著整座城市。對面的樓群漸次亮起了燈光,伴隨著零零碎碎的爆竹聲,黑色的夜空綻開了大片大片五彩的煙花。自從“禁放令”以來,城市便少了爆竹聲,取而代之的是集中燃放點的煙花。好看,但卻少了些過年該有的熱鬧。
  小小的出租屋內,肖云靜靜地站在窗前,默默地望著絢爛的夜空,心中突然涌起一陣濃濃的失落,眼前的一切似是一道陌生的風景,在她心中掀不起半點波瀾——她想家了。
  今年是肖云在這個陌生的城市過的第一個除夕。
  畢業半年了,最初的新鮮感之后,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群、陌生的工作,帶給她太多的壓力。盡管帶她的師父對她很好,同事也都很友善,但第一次離開父母的肖云還是感覺各種不適應,無法融入這個陌生的城市。每當夜靜之時,她無數次地想起那個生她養她的熟悉的小山村,想自己的父親母親、同學朋友。她想放棄,想回家,但想到父母那充滿希冀的眼神,濃濃的不甘心阻住了她邁出的腳步。
  為了今年的回家過年,她準備了好長的時間。提前一個月就買好了帶給父母的禮物,又和帶她的師父打好了招呼,訂好了車票,處理好了一切的人事往來。誰知,就在這時,沉寂大半年的新冠病毒突然大面積爆發,疫情再度嚴重。
  她和母親通了電話,得知家鄉的疫情更嚴重,好多人已經感染,街上幾乎看不到人。“云,要不……今年你就別回來了吧……不安全。我和你爸挺好的,家里什么都不缺。”聽到母親的這句話,她的心一點一點地沉下去了。她知道母親說得對,在這敏感的時期,聚集就意味著傳染,都怕。既怕被人傳染,也怕傳染了別人。但她還是過不了心里那道坎,母親怎么能不想讓她回去?
  窗外,盛放的煙花還在持續,熱鬧著黑色的夜空。屋內,驟然響起的微信鈴聲拉回了肖云黯然失落的心。點開視頻,母親的笑臉占滿了整張手機屏幕,但隨即,又擠進了父親略顯蒼老的面龐。
  “云啊,在那邊過得怎么樣啊?”屏幕上,母親和父親搶奪著手機的使用權,滿是關心的問候,就這么鋪滿了整間屋子。
  “媽,挺好的,你不用擔心啊。我……我正在看節目呢。”對母親的不滿剎那間消失殆盡,肖云的眼眶有一瞬的熱,眼淚就想擠出來:母親并沒有不管自己,母親的關心隔著小小的手機屏幕都能溢出來。
  “哦,那就好,那就好……你一個人在外面,別不舍得花錢,該吃就吃,該玩就玩,錢不夠了說一聲,媽有錢……”
  “知道了媽,我挺好的,真挺好的。這幾天加班,單位發三倍的工資呢……”肖云努力讓自己笑得燦爛,就像平時在家中面對母親時那副沒心沒肺的樣子。
  “媽,你們還沒吃飯吧,你去忙吧,忙完了咱再視頻啊。”肖云看了眼時間,以前在家過年的時候,這個時間父親通常在院里放鞭炮。“禁放令”對農村并沒有多大影響,過年放鞭炮,放的越多代表日子過得越紅火,拼的就是這個熱鬧勁。
  “好好,我去煮餃子啊,該放鞭炮了。云啊,我開著語音,你今年不回來,媽在這邊給你過年……哦,你別忘了吃餃子啊。”餃子下鍋鞭炮響,這是父母一直保持的習慣,也是獨屬于年夜飯的儀式。肖云以前總是不理解一個簡單的年夜飯,為什么就不能隨心隨性一些,偏要搞那些繁瑣的儀式。但這一刻,她有點明白了。
  隔著手機屏幕,對面的聲音嘈雜起來,過了一會兒,震耳欲聾的鞭炮聲響起,劈里啪啦地炸了好久,肖云知道,這是父親最喜歡的大地紅,在遠方那個熟悉的院子里,此時一定是通紅的一片。父親說過,這滿院的鞭炮紙是不能清掃的,得留到正月初一,取的就是“紅紅火火”這個意思。
  這才是過年該有的樣子。肖云的嘴角彎了起來,心中的孤獨失落散了許多。她站起身,將桌上那盤早已涼掉的餃子重新熱了一下,她知道,放完了鞭炮,父母該吃餃子了,她得陪他們一塊吃。果然,手機屏幕動了,畫面轉換成一盤盤熱騰騰的餃子,一個個如小元寶一般,白生生的,看著都讓人流口水。母親的大嗓門也跟著傳了過來:“餃子餃子,團團圓圓,招財進寶,吉祥如意。來,吃餃子,咱一塊吃啊。”
  肖云夾起一個餃子。超市買來的餃子皮厚,餡料的味道也一般,但她卻覺得這次吃到嘴里的餃子格外鮮美。
  聊天語音一直開著,肖云可以清晰地聽到一屏之隔的父母任何一點細微的聲音。飯后照例是看春晚,母親照例對春晚沒有多大興趣,一會泡茶,一會拿瓜子,嘴里絮絮叨叨地跟她說這說那,一如她在家時一般。父親照例嫌母親吵,時不時地和母親逗嘴,并不時向她告狀,也如她在家時一般。肖云破開荒地對喜歡的明星沒了興趣,全部精神集中在小小的手機屏幕上。
  時間在這溫馨和諧的氛圍中悄然滑過,肖云有點犯困,這幾天心中有事,她一直沒睡好,但她強撐著不讓自己睡過去。她知道,過年的儀式還沒完,午夜十二點,父母還要祭祖。父母每年除夕的祭祖是很虔誠的,在供桌上擺放豐盛的飯菜,點燃香燭,然后放鞭炮,跪拜。肖云小時候,也曾和父母一同跪拜的,后來讀的書多了,見解也多了,便見不得父母擺供桌點香燭跪拜的行為,斥之為封建迷信。在有一年守歲和父母吵翻后,父母也不再勉強她隨著跪拜,她也曾因此得意過很長時間,覺得自己戰勝了封建迷信。
  可此時,肖云心中充滿了期待。除夕祭祖,除了表達對祖先的心意,感恩他們的庇佑,何嘗不是對逝去親人的一種緬懷和追思。自己當年,分明是踐踏了父母的一腔思親孝親的情懷啊。
  她靜靜地等著,等著那神圣時刻的到來。今夜,她會獻上自己最虔誠的跪拜。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力度
下一篇:黃師父(小小說)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