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誰說的對呢

誰說的對呢


  老李頭有一年時間沒有看見老趙頭、老孫頭了,一直想敘敘舊。前幾天,把這哥倆請到酒店喝點酒。酒倒杯里了,菜還沒有上來,老趙頭和老李頭就爭論起來,弄得老李頭滿頭霧水,也插不上嘴,顯得有些尷尬。
  老李頭和老趙頭、老孫頭是大學同學,畢業時一起分配到東川市工程機械廠設計室。老趙頭和老孫頭有個共同的愛好,喜歡舞文弄墨。在崗時,利用工余時間愛寫些詩歌、散文,經常在廠報和行業報發表。2017年5月后,老哥仨相繼退休。退休后,老趙頭和老孫頭仍然筆耕不輟,堅持文學創作,而老李頭沒有這方面的特長,與老趙頭和老孫頭相比總覺得自愧不如。
  老李頭請老趙頭、老孫頭他們哥倆喝酒本來是一件高興的事,可剛點完菜,老孫頭好像想起什么事似的,突然說了一句:“老趙,你咋把你的征文作品總往文友群里發,總告訴群友你都給誰點贊了,點評了,還把數量標明。特別總提醒別人給你點贊、點評。你這樣做讓人家煩不煩啊!”老孫頭的話音剛落,老趙頭頓時沉下臉,很不高興地反駁道:“寫文章不就是讓別人看嗎,不發咋讓讀者看,這有啥大驚小怪呀!”
  聽了老趙頭的話,老孫頭又接著說:“那你也不能天天連續發幾次,有時一次發六篇,一天就發五六次,刷屏啊!有的群友都提醒你注點意,可你還是我行我素。”老趙頭一聽,情緒有些激動地說:“不天天發,能增加閱讀嗎?不增加閱讀量我能獲獎嗎?”老趙頭這么一講,老孫頭反駁說:“你看這些微刊舉辦的征文,要求上百、上千個閱讀量還不算完,還有附加條件:打賞15人次,一元錢增加10個閱讀量;點亮50個“在看”,點亮1個“在看”增加2個閱讀量……文學原本是一片凈土,讓這些人弄得烏煙瘴氣。”隨后和風細雨地勸說道:“你可以投給文學雜志試一試,有些報紙現在都有副刊,還可以各級文聯、作協舉辦的不定期的征文活動也不錯,你干嗎非得在微刊這棵樹上吊死啊?整天還費心操勞,惦記著評選結果,有什么實際意思嗎?”
  老孫頭這么一說,老趙頭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氣鼓鼓地說:“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現在的雜志投稿信箱都滿了,根本投不進去,即使投進去了,編輯也不看。再說給報紙副刊投稿,我又不認識編輯,更不知道編輯私人信箱。就是文聯、作協舉辦征文,你不認識評委,作品再好也白扯。去年,我好不容易把作品通過信箱投給了一家雜志,編輯也回話了,說可以發表,讓我花錢訂閱雜志或者花錢買雜志頁。我哪有這個錢,你說,這叫什么事啊!再說,這些微刊只要閱讀量,也不用我花錢,多發一些群,就是多增加點閱讀量,萬一碰大運,弄個好彩頭,何樂而不為呢!”
  其實,老孫頭和老趙頭性格不一樣,文學創作的初衷也不相同。老趙頭這些年就爭強好勝,過去在廠報和行業報發表的文學作品也得過獎。退休后,參加征文總想弄個酸甜、爭個高低!而老孫頭,心態比較平和,也知道自己的那點文學功底充其量是個文學愛好者,作品的水平根本達不到專作家的要求,很難在報刊上發表。沒退休時,他有自己的QQ和博客,退休后,與時俱進,建立了自己公眾號,每當對自己所見所聞,來了靈感后,就動動腦,構思一下、然后動動手打字,寫出的詩歌、散文等作品,就發在自己的公眾號上,與親朋好友分享。用老孫頭自己的話說就是預防患上阿爾茨海默病。
  看著老趙頭如此態度,老孫頭不想在這節骨眼再說什么,怕再刺激到老趙頭的肺管,傷了哥倆的感情,影響酒局氣氛,也對不住老李頭的一片用心。于是換了一種口氣說:“這些年慚愧呀!老李啊,你在單位業務上比我過硬!老趙呢,文學作品比我寫得好!我真得好好地向你們二位學習啊!”
  聽了老孫頭的一番客氣話,一直沒有吱聲老李頭這才接過話茬,慢聲慢語地說:“老孫啊,你這是哪和哪呀,咱們老哥仨誰和誰呀!還沒有開始喝呢,你咋就說上酒話了……”老李頭說完,好像還要想說點什么。老趙頭聽到老孫頭表揚了他,有些興奮,帶頭鼓起掌來,并拍著老孫頭的肩膀大聲搶著說:“老李說得對,老孫你說呢?”。
  “菜來了,三位老先生請慢用!”隨著話音,兩位服務生把四盤菜熟練地放在餐桌上。
  老李頭拿起酒杯說:“時間過得好快呀!一晃又一年多沒有見你們哥倆了,感謝你們賞光。”說完將自己的酒杯與老趙頭和老孫頭端起的酒杯撞在一起……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好像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在融洽氣氛中,老趙頭和老孫頭推杯換盞,又與老孫頭聊起文學創作上的事,好像忘記了老李頭的存在。
  對于文學創作上的事,老李頭是門外漢。一邊傾聽,一邊在思慮中反問自己:他們倆到底誰說的對呢
  
   (原創非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賣老鼠藥的
下一篇:發誓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