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賣老鼠藥的

賣老鼠藥的

本來人到中年,床上之事便有了幾分節制。可一到晚上,滿地的老鼠上竄下跳,嘰哩咕咚,唧唧吜吜,不時發出淫亂的怪音兒,鬼知道它們在發生幾角戀愛。每每此時,玍古和蕾蕾便被這條件反射撩撥得春情勃發,欲火中燒。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直至由老鼠把他倆發動起來最后又讓他倆把老鼠嚇得消聲匿跡,甘拜下風,之后,他像是對著自己掩護下的妻子又像是對著窩里的老鼠說道:“誰怕誰吔!”
  “明天你去縣城買點老鼠藥吧,看來是到了非治不可的時候了。”妻子說。
  “明早起來,你把屋里所有吃的東西都藏好,不管生的熟的,該捂的捂,該蓋的蓋,該上鎖的要上鎖,該用石頭壓的用石頭壓。餓上它一天,晚上把老鼠藥一放,第二天你就等著捉老鼠就是了。”
  “沾!”她說。
  縣城。集貿市場以里,一位四十多歲的瘦肉型中年人正抻著脖子使勁兒地喊哪!他喊得假音兒假音兒,似乎那聲音不是從喉嚨里呼出,而是用脖子抻出來的。
  “趕集買包老鼠藥,回家不怕老鼠鬧。買藥買靈哩,趕集上城里,攢忙找行哩,不行哩不能干,去了崩了大碗兒面。沒喝了酒,沒抽了煙,回家不挨老婆搧……”這位賣老鼠藥的不厭其煩,一刻也不住嗓兒。
  玍古直沖著他走了過來。
  “多少錢一包?”
  “老不糊弄少不瞞,公公道道一塊錢。”
  “頂事不?”
  “不買藥不知道靈,不拉口不知道疼。真金不怕火里煉,好貨不怕做實驗。”
  “這一包管多大事?”
  “一塊錢管三間,管你仨月一百天。管捉完管捉凈,大小老鼠不能剩,不給你留下后遺癥。”
  “嘿嘿。”玍古不得不笑了。他從上衣口袋里噌地掏出一張五十元,“買你十包!”
  “人民幣真吃香,五十票子整一張。五十元花不了,拿著四十往外找。銀行里多戶里少,路上走著別丟咾。”
  “好好好,對對對。”
  “好好好,對對對,曹錕打死段祺瑞,山大王,三姐妹,小放牛,天河配,王三姐挖菜寒窯睡,薛寶打雁薛平貴。”
  “這哪兒跟哪兒啊……”玍古自言自語一句,又說,“頂事咾我給你好好宣傳宣傳。”
  “傳傳名,掛掛號,讓各位同志都知道。敬一尺,還一丈,我把你㨄到電桿上。”
  “哎呀,這老鼠多咾成黑價窟嗵,搞得你連覺都睡不好。”
  “你一說我就知道是啥事兒,兩口子和老鼠叫上了勁兒。”
  “嗨嗨,你這掌柜的,怎么連這都給編上了。”玍古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他把老鼠藥裝好在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往回走去。
  玍古剛一走開,賣老鼠藥的又使勁兒吆喝起來:
  “多養雞,多養羊,多積肥,多打糧,總比喂著老鼠強。養活老鼠沒有用,老鼠多咾凈背幸。東屋里來,西屋里去,好像家里跑馬戲。咬的卡,咬的綸,老鼠多了氣死人,咬了維棉凡爾丁,穿在身上凈窟窿,又找針,又找線,縫上補丁不好看……”
  玍古深為賣老鼠藥的伶俐的口齒所折服,他像得了神經病似地一路傻笑著回到了家里。
  連續和老鼠較量了幾晚上的真功夫,玍古感到有些疲軟。妻子為免遭因老鼠帶來的重負而感到釋然。當天晚上,玍古把那些老鼠藥全部放好在屋里的犄角旮旯之后,給妻子背了幾句從集上學來的順口溜兒,便一個老老實實,一個輕輕松松地睡著了。
  半夜里,蕾蕾突然把玍古搖醒:“你聽,老鼠們又鬧騰開了,勁頭兒比頭天晚上還大,這是怎么回事?”
  “別理它,這就好,這叫藥物反應!”玍古說。
  第二天一早,兩口子臉沒洗,頭沒梳,一人手拿電筒,一人手拿棍子,找啊找,直找了個頭碰頭,腳碰腳,既不見了一顆用做藥餌的玉米粒和小麥粒,也不見半只死鼠……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
下一篇:誰說的對呢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