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故事 > 靈魂的重量

靈魂的重量

養老院的每位老人都登記了臨終愿望,有死后捐獻遺體作醫學研究的,有捐獻身體有用器官的,有死后捐獻遺物贈送他人的。做這些登記的的老人大多是那些沒兒沒女的孤寡老人,無須征得親人同意,以防萬一有什么不測,口不能言、手不能動、患上老年癡呆說不清楚,到時兩腳一伸去了,免得留下人生最大的遺憾。
  王娭毑在院長那里登記的遺愿是死后把遺產送人,可是沒有寫贈送對象。院長當時就問她送給什么人,王娭毑說還沒想好。院長笑笑,也沒深究,一個孤寡老人有多少值錢的東西送人?
  一年后,王娭毑悄悄找到院長,要院長把遺囑寫清楚些:遺體火化,所有財物贈送護工張大嫂。院長改過后,王娭毑又要他念一遍給自己聽,并叮囑院長保密。
  “娭毑,你有值錢的東西現在多花點,吃點喝點。我看張大嫂也不會要你的東西。”
  “沒啥值錢的東西,去年我崴了腳,張嫂像我女兒服侍我,我這輩子沒兒沒女,老伴去得早,真有個女兒也不知有沒有張嫂這么孝順。”
  “有錢你還是弄得好的吃下,活有年限,別留下遺憾。”
  “我也不能把今生吃的干干凈凈走,我也要留點念想給世人。”
  院長覺得她像孩子一樣執拗可愛,笑笑也就作罷。他也非常清楚娭毑的身世家底,無兒無女,一個箱子,除了幾件衣服,哪里有啥值錢的東西?
  
  有回張嫂把王娭毑等幾個老人推到院子曬太陽,院子里的樹木掉光了葉子,張伸著欲望的枝桿。大家聊起生前死后事。
  “張嫂,我死后你把我葬到你的村子里,逢年過節,給我燒香寄錢。我死后有東西送你。”王娭毑說。
  “好咧,東西嘛我不要。”
  “你要啥?”
  “我要你世世代代保佑我家。”
  “行,這事我現在就可以做主。”
  大家笑。
  “現在做得了主,將來做不了主。”
  “你有什么東西送人,吃的在別人的鍋里,穿的在自己的身上。你可不能騙人家啊。”細娭毑說。
  “我的寶貝在身上,你們懂個啥,窮人還有三擔?”
  “古代有個秀才,臨死前騙侄媳們的服侍照顧,說死后要送她們一樣東西一生一世都用不完。”李老頭說。李老頭是個故事簍子,沒事就講故事。
  “你們猜秀才死后送侄媳婦們的是什么東西?”
  “啥東西?”
  “一只舊籮筐。”
  “有啥用?”
  “用來剔燈盞里的燈芯。”
  “這就合了一生一世用不完。”
  大家聽了哈哈大笑。
  “你們的太損了,我不跟你們說。張嫂扶我進去。”
  王娭毑走后,大伙猜測,她的值錢的東西到底是啥。房子不是,衣服也不是,金銀首飾她也沒有。是不是她口里的那副假牙?
  “不像,那副假牙有好幾顆,若果是真金起碼也有十多克,不太可能吧。”
  “她自己也說是假牙,有時還見她晚上取下來放在箱子上,不像是真金。”
  “是不是真金,難說,又沒檢驗過。”
  一天,王娭毑起床后,發現放在床頭柜子上的假牙不見了。同寢的兩個娭毑幫忙把室內包括每人的衣箱都翻了個遍,沒有找到。難道王娭毑要送人的值錢的東西就真的是這幅假牙?誰有心瞧上了這幅假牙?
  
  張嫂聽說王娭毑的假牙丟了,心里著了急,不早不晚,剛好就在點破要送自己遺物后不久,就不見了,得趕快找到才是,自己才好擺脫嫌疑。張嫂在房里仔細找尋一遍,還是沒有。窗戶房門也是好好的,沒有小偷會光顧一家鄉村福利院,也不會是其他老人偷了,老人多數都沒兒沒女,他們再也不會看上這些身外之物的。王娭毑的假牙就是找不到,她坐在床上嗚嗚地哭了,張開豁牙的嘴,空洞洞的,發出一種寒磣人的聲音。
  張嫂沒有找到王娭毑的假牙,心里很難過。養老院的人不少人都懷疑是張嫂偷了假牙。王娭毑不信,她在院長那里留下了遺囑,她死后所有的財物都要贈送給張嫂,張嫂的人品自己非常清楚,張嫂不是那樣的人。院長也不信張嫂會偷王娭毑的假牙。
  沒有假牙的王娭毑,每天只好喝稀粥。假牙丟失后,心情又不好,常哭鬧。這跟張嫂帶來不少麻煩,院里不可能餐餐吃稀粥,張嫂只好常常給她另做,還要像哄小孩樣哄老人,張嫂心里盤算著給老人配一副假牙。
  一天,張嫂把王娭毑的床上的被子拿出去曬,發現床底下有個鼠洞,洞口好像有閃亮的東西。用棍子一掏,掏出了一副假牙,正是王娭毑丟失的那副。找到了假牙,張嫂心里輕松了許多。王娭毑又戴上假牙,張開嘴笑得金光燦爛。
  大伙問她的假牙是不是真金的?
  “假牙,假牙,就是假牙,哪里有真金?假的。”王娭毑好像很忌諱大家提她的假牙
  “那你身上還有啥寶貝?”
  “我哪里有寶貝?”
  “你以前不是說過你身上有寶貝嗎?”
  “我哪里說過?王娭毑好像故意裝癡賣傻。
  大家不解,這老娭毑老糊涂了?好像又不是。后來,王娭毑無疾而終。院長當眾宣讀了王娭毑留下的遺囑,可是她哪里有值錢的東西留下來?臨終后,王娭毑的舊衣服、被子、床鋪草都丟到外面燒了,并沒有值錢的東西。是不是她嘴里的那副假牙是真金的?可是她嘴唇緊閉,再也不能開口說話了。有人提議弄開她的嘴看看真假,張嫂說,死者為大,老人也許是說的就是要贈送那些舊衣服被子,當不了真。張嫂給她沐浴、穿壽衣,遺體按規定要要火化。張嫂以前答應把王娭毑的骨灰葬在自己的村子里,她和院里的幾個人送娭毑的遺體去火化。
  火化后,殯儀工掏骨灰時意外掏到一副假牙,黃橙橙的,真金,稱量2l克。
  有人說那是靈魂的重量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一灘趣夢
下一篇:七日追捕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