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页 > 故事 >
為難

為難

當我拿到這本卷宗的時候,原告的那個名字馬XX,我就特別的眼熟的了……如果,我還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前妻芬的二姐的女兒了。那么,萬一是同名同姓的呢?是啊,于是,我也就不語了。通…

哪個重要

哪個重要

“這世界有那么多人,人群里敞著一扇門……”電話突然響起來,剛上班在庫房里點貨的柳君昆拿起手機,看到是大舅舅的電話,忙接通。 大舅舅聲音嘶啞,還有些氣急敗壞:“小昆,是你和你爸…

紅包

紅包

小謝腦子里塞滿了亂七八糟的的東西,弄得他頭昏眼花。眼看著女神節要到了,他想給女友珍發一個大紅包,三千八百元,可他無法發送出去。 前一陣子,女友珍與前男友復合,他知道后,感覺心…

露臉

露臉

十二月四日是法制宣傳日,這不,這個日子又到了,王局長又迎來一次露臉的機會。 王局長總這樣說:無論什么時候,做工作,領導就是標記。王局長看過許多歷史書籍,似乎自古以來都這樣——…

施舍

施舍

從前,铚城縣有個人叫達山仁,大家都叫他大善人。 大年初一,大善人剛打開大門,見門口蹲個乞丐,嚇了一跳。乞丐衣服單薄,面色鐵青,在寒風中瑟瑟發抖。見有人開門,乞丐站起身強打精神…

小巷深深

小巷深深

寂寞的胡同熱鬧起來,外出打工的人都回來了,回來過年了,胡同有了生機歡樂。胡同里只有老張一人高興不起來,碰到一個熟悉的人,老張主動跟他們打招呼,對方卻唯唯退卻,眼光上挑,眼神…

峨眉客

峨眉客

“峨眉天下秀”,此言真不謬。才進山中幾個鐘頭,這一行大興安嶺來的“半邊天”,就嘰嘰喳喳嚷翻了話匣子,整個兒就是異口同聲了。 “莊主任,這峨眉山簡直太美了!” 學習之余,東道主安…

長脖子

長脖子

女人站在鏡子前,拿尺子量自己的脖子。她告訴男人,她的脖子又長長了。 男人扭過頭來。從煙霧中看著女人。男人讓女人去醫院,女人搖搖頭。 男人深吸一口煙。男人擔心女人。若有所思。 女…

江山情

江山情

除夕,被家溫暖氛圍包圍著,陳落仍有一絲孤獨。吃完年夜飯,家人們看著喜慶的電視節目,陳落并沒有加入。上床休息前,他給幾年前買的小兔兔準備了充足的吃食,留它慢慢享用。 喂完小兔,…

情人

情人

一 窗外的天色不知什么時候陰了,懸鈴木的葉子在風中不停搖曳,雨隨時都會可能下起來。 她和他面對面坐在咖啡屋的一張桌子旁。她臉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語氣輕描淡寫,說著不痛不癢的話兒…

買畫(微型小說)

買畫(微型小說)

夏天快要結束的時候,一喜一愁的情緒像兩條平行線在這個家庭延伸、蔓延。 喜是大喜,高考發榜后,女兒被北方某名牌大學錄取了。她和丈夫都是從農村來的,進城務工十多年,在這個城市堅強…

郁悶

郁悶

昨天,遇到一件讓我很郁悶的事情,真不知道應該向誰訴說。 大學畢業以后,一直沒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好不容易進了一家培訓機構,做內勤,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機構就停了,我又失業了。呆在…

血色殘陽 (小說)

血色殘陽 (小說)

昏暗的囚室里,李斯琦,滿臉的胡須,已經有許久不曾剃了,凌亂的長發躲在沙發里,眼鏡片后面的雙眼,目光不再淡定,一縷憂傷寫在臉上。 一 八年前,李斯琦還在燈紅酒綠的香港任職,是某部門派駐南…

女孩掉深井

女孩掉深井

深秋一日,天氣已轉冷,江南H市一位四歲女孩不慎栽進深井,只剩雙腳浮在水面不停掙扎……。一位大伯發現后大喊∶“救命啊!小孩掉進井里了”,當周圍鄰里圍在井口,束手無策時,正在千鈞…

王二賴

王二賴

王二爺在小街是出了名的懶漢。吃了早飯,往光板的炕上一躺,能一整天不動一下。大家給他起了個名“王二懶”,真名倒被人們給忘了。 前幾年鄰居張媒婆幫助他張羅了一個媳婦,是個寡婦。二…

返回頂部